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人物动态 > 正文

李利安教授出席“一带一路”与多元宗教交往学术研讨会并作大会学术总结

本文作者: 1周前 (11-30)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中国宗教学会、西北大学等单位联合举办的“一带一路”与多元宗教交往 […]

李利安教授出席“一带一路”与多元宗教交往学术研讨会并作大会学术总结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中国宗教学会、西北大学等单位联合举办的“一带一路”与多元宗教交往学术研讨会于2018年11月24日在古城西安召开。会议收到论文50多篇,来自全国各地的学者共60多人与会。中国宗教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卓新平研究员、西北大学党委副书记赵作纽等有关领导出席了开幕式。开幕式后分三场展开研讨。其中第一场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历史研究》副主编舒建军研究员主持,李利安教授在本场以《“一带一路”宗教分布的空间格局及其问题与影响》为题作了发言。

李利安教授出席“一带一路”与多元宗教交往学术研讨会并作大会学术总结

 

李利安教授在发言中说,一带一路上的宗教分布首先是丝绸之路人类文明交往的直接历史结果,同时又因为近代以来国际政治与经济等诸多因素的相互交织,以及宗教文化传播的新发展,而逐渐沉淀并定型的一种世界宗教的空间格局。宏观上看,这种格局主要体现为宗教分布因为非常鲜明的地域特色而呈现出的空间格局的相互区分与彼此呼应。

李利安教授认为,从丝绸之路经济带来看,宗教分布主要呈四种分布区东西并列的格局,即从东到西可依次划分为四个宗教分布区:一是多元宗教混合并存区,位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东端,为中国内地以汉族为主的地区;二是多元宗教区域相依区,主要是中国西部地区的新疆、青海、内蒙、西藏、以及四川、甘肃、宁夏等省区的部分地区;三是伊斯兰教一教独大区,主要是中亚、中东及东欧南部部分地区,宏观上看属于伊斯兰教文化区,尽管在这个区域也存在着犹太教、基督教、巴哈伊教、雅兹迪教等其他宗教;四是基督宗教一教独大区,即整个欧洲地区,这是传统的基督教文化区,还可以再细分为欧洲南部的天主教文化区、欧洲东部的东正教文化区、欧洲北部的新教文化区,近代以来,特别是二战以后,尤其是冷战结束以来,伊斯兰教等其他宗教也迅速涌入,宗教关系日益复杂。

李利安教授出席“一带一路”与多元宗教交往学术研讨会并作大会学术总结

 

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来看,李利安教授认为宗教分布呈五种分布区东西延西太平洋与北印度洋并列的格局,即从东向西依次可划分为五个宗教分布区:一是多元宗教混合并存区,与上述丝绸之路经济带东端的多元宗教混合并存区同为一个整体的宗教分布区,即中国内地或可称之为西太平洋中北部地区;二是多元宗教区域分立区,为南海周边或者也可称之为西太平洋中部地区;三是一教为主空间相依对峙区,即南亚地区,或者称之为北印度洋中部地区。所谓一教就是印度教,另外有伊斯兰教、锡克教、耆那教、巴哈伊教、基督教以及以斯里兰卡为主、同时在印度、尼泊尔正在缓慢复兴的佛教等;四是伊斯兰教一教独大区,即北印度洋西部地区和地中海东岸与南岸地区,与上述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伊斯兰教一教独大区位一个整体的宗教分布区;五是基督宗教一教独大区,即地中海北岸和北大西洋东岸地区,与上述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基督宗教一教独大区为一个整体的宗教分布区。

李利安教授在发言中说,宗教分布空间格局不同,宗教关系就不同,宗教与政治、经济等社会领域的关系更加不同,宗教问题的性质与影响也就不同。与此同时,不同的宗教传布空间往往与不同的政治、经济、文化空间结合在一起,所以,所谓宗教分布的空间格局本质上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宗教问题。借助于空间格局来观察与宗教相关的社会问题,可以让我们更加清楚地看到一带一路宗教分布的特征,从而发现一些具有地理单元意义的宗教特性与宗教问题,并分别针对不同地理单元的宗教问题,寻找不同的应对之策。



李利安教授在闭幕式上对本次研讨会作了学术总结。他说,本次会议紧凑有序,交流充分,堪称一次学术的盛宴。从参会的学者队伍来看,既有来自国家队的学术领袖,也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学术新秀,以中青年学者为主,显示本次研讨会作为一个学术平台发挥了感召和凝聚本领域学术资源、搭建并对接学术梯队、涵养和激活学术力量作用,也彰显了在一带一路多元宗教研究领域中国学术所拥有的巨大潜力。多领域学者的积极参与也说明大家对一带一路宗教问题抱有广泛的学术兴趣,体现了这一问题在学者心中的重要地位。

李利安教授出席“一带一路”与多元宗教交往学术研讨会并作大会学术总结

 

从研究领域来看,本次研讨会以一带一路建设为视野,以多元宗教交往为焦点,将宗教学术研究从书斋转移到广阔的现实世界,既涉及一带一路宗教问题的宏观统摄性研究,也涉及一带一路很多具体宗教问题的研究,还有很多研究是有关某个地区、某个国家、某个建设项目、某个具体教派以及其他一些具体问题的研究,几乎涵盖了今天一带一路宗教问题的所有类型。与此同时,除了当代现实问题的研究之外,还有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域历史上宗教相关问题的研究,涉及到多元宗教之间的交往以及宗教传播与地域演变、政治变迁、民族冲突等因素之间的复杂关系,体现了从现实走入历史的探源精神,不但提供了一带一路多元宗教交往的历史画卷,也为人们理解当代宗教问题提供了一个纵深的视野。

从研究方法来看,本次研讨会涉及到宗教学、哲学、历史学、政治学、社会学、文献学、考古学、管理学等学科,不同学科的进入使一带一路多元宗教交往问题显露出不同的面向和不同的特性,不但有利于对问题的多角度解读和全方位把握,而且为破解这些问题提供了更加多样也更加周全的解决思路。在这些研究方法的观照下,一带一路宗教问题呈现出立体的、动态的、多层的、交织的存在样态,与信仰相关的精神因素、与民族相关的社会因素、与国家相关的政治因素、与经济相关的物质因素、与历史相关的渊源因素,都复杂地交织在一起,充分说明一带一路宗教问题的复杂性与重要性,也说明这一问题的研究只有借助多学科联合介入的途径,才可获得深刻的理解和全面的把握。

从学术观点来看,可谓百花齐放,不同问题分别应对,不同观点相互激荡,并在很多方面取得共识。宏观上看,与会学者一致认为,宗教是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宗教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分布呈现出一定的地理格局,形成多重复杂的文化区域,并在同政治、经济、民族等多种因素的紧密交织中,促成一些地区的文化区位优势,也在很多地方蕴含着潜在的风险,以正反等多重复杂的因素影响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际推动,应该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一些学者还提出明确的建议,希望通过顶层设计等途径,搭建一带一路宗教文化的国际性交流平台,在宣传中国的同时,理解世界,促进交流互鉴,努力建构合作共荣的文明交往秩序,为一带一路建设当中的民心相通等提供文化的纽带和精神的支撑。

李利安教授出席“一带一路”与多元宗教交往学术研讨会并作大会学术总结

 

(编辑:郭储)

 

关于作者

文章数:30 篇邮箱地址:xbdxfjyjs@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