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近期论文新见 > 正文

顾随的佛学思想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8-02)

                                                                                   苦水先生的杂剧

  《马郎妇坐化金沙滩》是苦水先生(顾随字羡季)的杂剧之一。苦水先生现存剧曲六部:《垂老禅僧再出家》、《祝英台身化蝶》、《马郎妇坐化金沙滩》、《飞将军百战不封侯》、《馋秀才》、《陟山观海游春记》,目前已全部出版。本文所引的曲词利用的是河北教育出版社《顾随全集》的版本。《马郎妇坐化金沙滩》共分四折加一楔子,正旦主唱到底,为元杂剧的标准格式,“马郎妇坐化金沙滩”是杂剧的“正名”,“题目”为“柏林寺施舍肉身债”。

  依照大乘佛教的观点,为了度化众生,菩萨随类应现,到处化身。所以该剧中写到观音菩萨化身为娼妓,觉悟众生。这个故事并不是苦水先生的杜撰,据他在1936年为该剧写的《跋》中介绍:“余谱此剧,依《青泥莲花记》也。”《青泥莲花记》是明代梅禹金辑纂的一部奇书,书中把青楼妓女视为“莲花”,有“锁骨观音”和“马郎妇”两节,苦水先生的本杂剧就取材于此。金沙滩是地名,位于现在的陕西延安东北一带。

  关于《马郎妇坐化金沙滩》

  苦水先生的这部杂剧虽改编自梅禹金的《青泥莲花记》,但与《青泥莲花记》的记载也有不同。苦水先生所设计的故事情节是这样的:正旦扮演的马郎妇一上场就开门见山道出主旨:“为这延州人民不识大法,堕落迷网,俺誓愿舍此肉身,渡登觉岸。”延州人不识大法,堕落迷网,有美妇(马郎妇),也即南海观音的化身,誓愿以肉身布施,度化众生。但马郎妇受到柏林寺长老的排斥,也被村民鄙视,于是马郎妇在金沙滩头坐化……“坐化”是全剧中最精彩的一折,而这恰是《青泥莲花记》中所没有的。但“坐化”的构想也不是凭空杜撰,因为佛经中说,大菩萨来世间示现说法之后往往不会久留,很快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弃世而去。

  佛家讲“慈悲”,“六度”之首是“布施”。布施的方法有很多,把财物、知识技能施舍给别人是所有的布施中最容易做到的。而要把整个肉身都布施出去,如佛陀的舍身饲虎,则是最最难以做到的。在《马郎妇坐化金沙滩》的第四折《幺篇》中马郎妇唱到:“俺常准备着肉饲虎,肠喂鹰,走长街吆喝着卖魂灵,您当俺不是爷娘血肉生。”在苦水先生看来,菩萨化身的马郎妇的布施是一种终极的布施。大乘佛教中,特别强调“度人”,发菩提心(利益众生的心)。舍身布施,不是为了受施者的安乐,更是要引渡其皈依从而达到觉悟的彼岸。菩提,即“觉”,“度”的过程是一个企图唤醒对方自身固有佛性的过程。菩萨所行的“无所缘慈”,就是要秉持终生平等的原则,把自己布施出去,而不考虑被布施的对象和自己是否有关系——“缘”。

  苦水先生的佛缘

  在苦水先生的剧作中,《垂老禅僧再出家》和《马郎妇坐化金沙滩》是两部与佛教的关系最为紧密的杂剧。金沙滩马郎妇的故事体现着强烈的大乘佛教的色彩。

  苦水先生一生深受佛教尤其是中国禅宗思想的影响,他在《禅与诗》一文(原为1943年11月6日下午应辅仁大学国文系同学之邀所作的演讲的记录整理稿,曾在杂志发表)中系统地谈过自己与“禅”的因缘。据说,其关键是其父去世的打击,“当此身心衰弱之时,才感到历来所学,并不能帮助自己渡此无可奈何之关头。至此方思学禅,原意是即或不能在此中辟一大道,亦可稍睹光明也。”苦水先生多年修习禅宗,颇有感悟。其作品与文论中亦体现出佛家的慈悲与智慧。

  苦水先生的弟子叶嘉莹常常引用老师的一句人生格言,一个人要“以无生之觉悟做有生之事业,以悲观之心境过乐观之生活。”的确,这种禅趣的思想充满在苦水先生的生活、一生的事业中。

  在现存所有观音菩萨的应生戏中,《马郎妇坐化金沙滩》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一部。这部杂剧情节紧凑有致,人物形象生动饱满,唱词典雅,内蕴丰富,苦水先生的禅学趣味在这部杂剧中得以体现。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博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