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近期论文新见 > 正文

候冲、杨净麟:归根教尊奉无极圣母论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3-07)

归根教尊奉无极圣母论[①] 侯 冲 杨净麟 摘要:明确归根教的至尊神,是归根教研究的核心问…

归根教尊奉无极圣母论[]

 

侯 冲  杨净麟

 

    摘要:明确归根教的至尊神,是归根教研究的核心问题之一。新见归根教祖师著作和归根教日常宗教活动经典表明,归根教以无极圣母为至尊神,并不信奉无生老母或瑶池金母。先天道内部至尊神由无生老母先变为瑶池金母,再变为无极圣母,即所谓“老母三转盘” 的目的,是为了“分别旁正”。明确无极圣母为归根教至尊神,一方面丰富了老母信仰的内涵,帮助我们对归根教等先天道分支及其经典有了明晰的认识,另一方面启发我们研究明清民间宗教时,可以围绕老母一类不同称名的至尊主神,将以往表面上零散无序的文献放在一起作综合的系统的研究。

    关键词:无极圣母  归根教  老母三转盘  无生老母  瑶池金母 

    作者:侯冲,1966年生,哲学博士,上海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杨净麟,1966年生,哲学博士,玉溪师范学院政法学院副教授。

 

 

    归根教,又作圆明圣道、圆明堂、归根道、归根门、归根正门、正门等。先天道的分支之一。清末以后在中国大部分地区[②]和东南亚地区有一定程度的影响。武内房司[③]、陆仲伟[④]、陈进国[⑤]、苏庆华[⑥]等学者均有专文研究。托普莱[⑦]、刘心皇[⑧]研究先天道或调查中原民间宗教时,根据资料有专门的梳理和介绍。林万传在《先天道研究》一书中设专节介绍了圆明圣道的传承和分支。[⑨]秦宝琦等学者在探讨青莲教(先天道)源流时,也提到了归根教。[⑩]王琛发2008年以来,根据所见材料,多次在讨论青莲教、先天道时提及。[11]不过,由于所见材料限制,前贤未注意到对至尊神的研究,是确定什么是归根教的标准,是归根教研究的核心问题之一。

    本文将根据一批清代至民国时期归根教经卷文献指出,归根教虽奉多神,但其至尊神既非无生老母,亦非瑶池金母,而是无极圣母或无极天尊。清代中后期,先天道至尊神有一个由无生老母先变为瑶池金母,再变为无极圣母的转变,即先天道内部为了分别旁正的所谓老母三转盘(详见下文)。无极天尊或老母为不同民间宗教所尊奉,但其不同称谓,并不是简单的称谓变换,而是为了与其他教派区别开来。这一新发现可以帮助我们修正前人研究中存在的误读,并有助于从新的视角重新梳理材料研究明清民间宗教。

    一、归根教尊奉无极圣母

    陈进国曾介绍过所见归根教经典,但未能有意识地将其与先天道其他支派经典区别开来。[12]事实上归根教有自己独有的经典,而且根据这些经典,可以对归根教所尊奉的至尊神有清晰的认识。那么,哪些是归根教经典呢?至少归根教祖师著作和归根教日常宗教活动用书可以算归根教经典。根据这些经典,可以看出归根教以无极圣母为至尊神。

    (一)归根教祖师著作

    作为先天道支派,归根教早期祖师传承谱系与其他先天道支派大致相同,即达摩慧可僧燦道信弘忍慧能白马七祖罗八祖黄九祖吴十祖何十一祖袁十二祖徐杨十三祖。最主要的区别是对第十四祖及其以后祖师的尊奉。同善社是以黎晚成(即黎国光)为第十四代祖,袁世河为十五代祖[13];一贯道以姚鹤天为第十四代祖,王觉一为十五代祖,刘清虚为十六代祖[14];而归根教则认定先天五老中的水祖彭德源和金祖林芳华并为第十四代祖,十四代祖之后的其他祖师分別为曾子评、艾元华等。最重要的区别是,归根教认定曾十五祖为实际创始人。曾子评之后,又分出数派。但他们都自认为是归根教,并都有属于自己派系的祖师传承。《正宗祖派源流全部》、《道脉统宗》等归根教史传对其祖师曾子评等人生平及著作有明确介绍。

    1、曾子评(1845-1879)著作

    宣统三年贵州庆玄庵版《正宗祖派源流全部》第十五代圆明曾祖小传说:祖讳悟性。号莲峰。又号未染子。堂名成一。先天五老宗圣木公分性。大清道光二十五年岁在乙巳,诞降于湖南常德府即朗江城龙阳县,为曾氏子。……至光绪五年己卯八月十五日,曾祖涅槃,年三十六。……祖著有《上供笾豆礼》,有《圆明词章》、《圆明表本》、《圆明宝训》、《圆明宝筏》、《圆明捷径》等书。[15]

    曾子评著作中,所见仅《圆明宝训》。该书署未染子莲峰著,与《正宗祖派源流全部》所载相符。全书收录曾子评所作诗词歌赋调记诸作,在《慈船歌》中,有无极母,嘱佛仙,三期胜会非等闲[16]之文。所说无极母,当为无极因行文需要的省称。

    《南华集》也是与曾子评有密切关系的圆明道著作。该书为同治庚午(1870荫棠山人衡光子著。圆谷子《圆明宝训原叙》称莲峰未染子,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安宅白云峰,宅前有九叶金莲,每爱其一尘未染,因以为号焉[17],文中的莲峰、未染、九叶莲等词,所指为曾子评及与之密切相关的事物,在《南华集》中多次出现。如粤东诗称皇天佑得金丹显,南地光华不染尘辗转粤东挽性真,圆明宝筏渡迷津[18]赏性歌莲峰人不识,隐显神无测[19]论收圆遵天命,不犯丝毫,圆明主人哈哈笑[20]收圆歌换爻象,破田年,圆明主人接云笺 [21]收圆石训赋称圆明宝筏细讲演宣,礼义纯虔[22]。其中的不染,与曾子评又号未染子同义;莲峰则为曾子评号。它们都与圆明主人一样指曾子评。而圆明宝筏则为曾子评著作之一。尤其是书中九叶莲歌称九叶莲,花正开,无极老母发慈悲[23],明确表明圆明圣道所奉为无极老母。

    2、艾元华(1834-1895)著作

  《正宗祖派源流全部》第十六代归根艾祖小传说:祖讳元华。号圆觉子。又号中黄老人。又号皇极主人。堂名会元。先天太始弥罗无上金阙土德化身。道光十四年甲午二月二十日,诞降于湖北襄阳府南漳县(古名贵县)维新都长二甲朝元山下,为艾姓子。……祖所设总持堂名曰会元,在朝元山。……祖著有《二十四年词章》、《归根宝筏》、《八字本解》、《河洛理数》、《礼本注解》、《撤供笾豆礼》、《真香字解》、《供仪注解》、《大学注解》、《八卦变宗》等书传世。祖于光绪二十一年乙未十月初四日,了道回西。[24]

  艾元华《撤供笾豆礼》未见,所见为《笾豆全礼》。旧刊本,三种。封皮均有笾豆全礼印签,均无书名页。内容均包括三献礼文、拜佛证规礼、迎神表文、回神表文和云城五方图、绕匝单图。其中一册另附有归根朝礼文25行。未发现作者的有关信息。陈进国认为著者是艾元华。[25]他的这一说法与诸书记载略有出入。

    《正宗祖派源流全部》有文称:求教拜佛规模,则自圆明祖时,已奉敕命,办无极圣母,与普度分别旁正,行《摆供笾豆礼》。于归根祖时,又奉命行《撤供笾豆礼》,以备礼仪三百之数。[26]《道脉统宗》载艾元华事说:每逢拜佛,行无极圣母颁下《撤供笾豆礼》,合前《摆供》,名为《笾豆全礼》,即《中庸》所谓威仪三千也。[27]前《摆供》当即《摆供笾豆礼》,也就是上引文提到的曾子评《上供笾豆礼》,表明《笾豆全礼》为曾子评《摆(上)供笾豆礼》和艾元华《撤供笾豆礼》的合集,因此确切地说,艾元华是编集者,著者是曾子评和艾元华二人。

    在《笾豆全礼》表文中虔诚礼请临坛和回谢拜送的神,都是无极圣母。表明从曾子评开始,归根教在上表时,都是以无极圣母为至尊神。

    3、姚炳坤(1833-1914)著作   

    《正宗祖派源流全部》第十七代复命祖小传说:祖讳炳坤。号一玄。又号济浄。又号莲舟。又号莲宗。又号泰然氏自得子。圣名青阳氏。堂名安庆……于道光十三年癸巳十月二十四日,诞降于滇黔交界处,迤东平彝县城之东关内。为兆姓之长子。幼业儒,习礼蹈距。甫成立,茹素皈佛。于十四代彭水祖时,勷理普度。后辅十五代圆明曾祖,继佐十六代归根艾祖。……祖著有《复命新盘》、《复命慈航》、《复命词章》、《希圣宝传》示众。又性返瑶宫,魁神助笔,奉命传述,有《一剪梅》、《证菩提》、《上天梯》、《玉佛经》、《免劫经》、《金匾现瑞》、《重现祯祥》、《三现祯祥》、《榴花呈祥》、《牡丹现瑞》、《铁笔箴规》、《苦海莲舟》、《道岸先登》、《莲舟度幽》、《催赶慈舟》、《归家锦囊》、《锦囊玄机》、《雷祖宝训》、《道魔邪正》、《天真显道记》等等书旨。[28]《正宗祖派源流全部》记载姚炳坤生年,但未记其卒年。据《道脉统宗》、《分金炉》卷一记载,姚炳坤民国三年(1914)正月初八日才涅槃,《正宗祖派源流全部》宣统三年(1911)刊板时他还在世。《道脉统宗》还称,姚炳坤手著书旨及诸天仙佛挷著书旨三十余部[29]除上引见于《正宗祖派源流全部》诸书外,还包括《十九年帖章》、《圣贤仙机》、《道德真篇》、《圣凡妙章》、《诸佛回文》、《判玄圣章》、《仙姬回文》、《旁正分明》、《大收圆书》、《天人交接》、《归根真盘》、《圣凡合一条规》、《分金炉》、《龙华定品经》、《三教同原预言》、《度幽科仪》、《钟鼓二文》、《传家训文》、《诸真回文》(即《游冥登天》)等。总数近四十部。我们见到的有二十余种,超过总数的一半。陈进国介绍了其中的《儒门钟鼓二文》、《玉佛经》、《大收圆书》(卷九),但未明确其作者。[30]

    从所见诸书叙来看,姚炳坤又号天三老人。他的著作主要分两类,一类为归根教日常宗教活动用书。在这些书中,都有所尊奉的主神。如《儒门鼓文》所尊为生天生地无极天尊[31],《儒门钟文》所尊为生天生地无极圣母[32],《护道真经》首尾均为南无生天生地无极圣母老慈尊。另外一类为演教书,劝信众按照归根教教义行事。这类著作往往开篇即直接称,书的编撰,与无极圣母或无极老母有关。称无极圣母的有《催赶慈舟》、《重现祯祥》、《三现祯祥志》、《护道真经》,称无极老母的有《一剪梅》、《证菩提》。《道德真篇》还藉无极圣母演教,对无极圣母与九六灵根的关系作了解释。[33]综合姚炳坤两类著作,可以看出归根教的至尊神是无极圣母或无极老母。

    (二)归根教日常宗教活动用书

    归根教祖堂或归根堂刊印有大量书籍,其中包括归根教日常宗教活动用书。所见有五种,都与归根教祖师或归根教的佛堂有关。具体来说是会元堂刊本一种,安庆堂刊本三种,归根堂刊本一种。

    1、会元堂刊本《祀佛表文》

    封皮墨钤杂用表文(不可秽)书名签。书名页作祀佛表文会元堂  

    名为杂用表文但内容不同的书很多,本书的内容与《祀佛表文》相同,收罗归根教一年十二个月的庆祝表文和“丁舟庆贺表尾”。但内容数次增补。从字体和版序来看,第1-46页的十二月表文和“丁舟庆贺表尾”1-6页是原版;47-50页是增补版。稍后的六通表文无版心序号,是再增补。再后面的四通庆祝表文字体与前面都不同,而且也没有版心序号,是最后增补的。在47-50页的增补版中,包括曾子评的成道庆祝表文,说明曾子评在世时归根教的庆祝表文已经成形,但没有他的。增补时曾子评已经不在世,这部分内容当为艾元华增补。再增补的庆祝表文中有艾元华成道表。这部分内容当为艾元华过世后,其弟子所补。

    《正宗祖派源流》记载归根教第十六代祖艾元华堂名会元。所见会元堂刊本《祀佛表文》(《杂用表文》),其中包括了归根教祖师的庆祝表文。说明不仅堂名与《正宗祖派源流》所记相同,书的内容也证明该书为艾元华或其弟子所刊刻。而且不论是原初版还是增补版的表文,其至尊神均为无极圣母。增补版的第一个表文,就是无极圣母十月初一日圣诞的庆祝表文。

    2、安庆堂刊本《敬神礼本》等

    《正宗祖派源流》记载归根教第十七代祖姚炳坤堂名安庆,故板存安庆堂的书,就是姚炳坤及其弟子所刻,可以确定是归根教的经卷文献。所见《请神礼本》(《敬神礼本》)、《祀佛表文》和《杂用表文》三种属于归根教日常宗教活动用书。

    1)《敬神礼本》

    封皮有请圣礼本印签,书名页作请圣礼本光绪甲申(1884)季秋新刻板存安庆堂,慎勿轻亵。首题敬神礼本,无尾题,末行作毕,退班。各归丹房,端坐静养。谨遵

    《敬神礼本》即《请神礼本》,又名《开示经》、《开示真经》、《返本还源妙经》、《慈航普度》、《普度迷津》等。略称《礼本》。与《三九表文》、《四时表文》、《通用表》等表文合刊后名为《度世经》和《云锦囊》。是信众请圣敬神,呈奏上表的的仪式文本。据称清康熙年间先天道九祖黄德辉始录成书。有清代至今抄本或刊本多种。本书板存安庆堂,为姚炳坤或其弟子所刻。

    陈进国已经注意到归根教《敬神礼本》与林万传《先天道研究》所录《礼本》[34]存在区别,并进行了比较。[35]但他没有注意到,二者的根本性的区别是,《请神礼本》中的十六土公中黄艾祖,现在掌道木德圣祖十六中黄艾祖等文字,在一般《礼本》中看不到;一般《礼本》中的主神,是瑶池金母无极天尊瑶池金母金母等,而《请神礼本》则是无极圣母而非瑶池金母。说明就《礼本》而言,归根教与其他派别不同的是,其第十六代祖师是中黄老人艾元华,其主神是无极圣母。

    2)《祀佛表文》

    封皮贴祀佛表文印签,书名页作祀佛表文光绪十六年(1890)重刻板存安庆堂。本书与会元堂刊本《祀佛表文》一样,内容为十二月庆祝表文,而且有些内容为初板所无,属于后来新增。不过,在会元堂刊本中增加的部分内容,在本书初刻时已有,还有一些庆祝表文如庆祝艾十六祖圣寿表、金十四祖成道表、曾十五祖成道表、中黄老人十六祖成道表、现在掌道祖师圣诞表等,均未见于会元堂刊本,可知本书在会元堂刊本之后刊刻。新增表文都与归根教祖师有密切关系,主神则为无极圣母,其圣诞佳期为十月初一日。

   3)《杂用表文》

    封皮贴杂用表文印签,书名页作杂用表文光绪十六年(1890)新镌板存安庆堂

     如前所说《杂用表文》有多种,但内容不尽相同,甚至有完全不同者。本书与前面提到的会元堂本《杂用表文》同名,但内容不是庆祝表文,而是归根教其他诸表。如呈奏经忏表、新进求道表、新进口表、求采取表、求采取口表、火候口表、求领恩执表、领恩执口表、恩执谢神表、求发引证保表、领保引证口表、保引证谢神表、领唵人梵王等经通用表、领经通用口表等。内容繁杂,种类颇多,确实可称为杂用表文。所见安庆堂刊本同样是增补本。其中1-77页是宋体,为原版;78-87页是楷体,是新增。不论是原版还是新增,都奉无极圣母。

    3、归根堂石印本《杂用表文》

    封皮题签杂表规式。页面下部正中钤行宫堂朱印。印右有能忠李景贤章二人名印。书名页作杂用表文民国十九年仲秋望日印归根堂

    本书首有归根正门末学一阳子任圆空交代写表规式的叙。虽然名为杂用表文,但本书所录表文与上面提到的杂用表文不同。本书包括护道表文、呈奏表文、求道表文、认祖表文、采取表文、火候表文、领经表文、免疾表文、通关表文、庆祝表文。末有印经功德。属于综全性的表文。

    书名页的刊印者归根堂,叙文的作者归根正门末学一阳子任圆空,都清楚表明该书为归根教典籍。而该书所收诸表文,则是归根教信徒日常宗教生活所用文本。

    上面介绍的五种归根教日常宗教生活用书,不论是《敬神礼本》还是其他四种表文集,所奉请和叩拜的至尊神,均未见无生老母和瑶池金母,而都是无极圣母。这进一步表明归根教所尊奉的是无极圣母,而非无生老母或瑶池金母。   

    二、归根教尊奉无极圣母的原因

    如果档案材料无误的话,则早在清乾隆十三年(1748),清政府已经搜获无极圣母像。[36]说明无极圣母并非归根教始创。但现存先天道诸多经典,未见其他支派尊奉无极圣母。为什么只有归根教尊奉无极圣母呢?知道归根教所说的老母三转盘后,对这个问题可以有较好的理解。

    所谓老母三转盘,即有无生老母、瑶池金母、无极圣母是也。[37]民国刊本《分金炉》卷一所收《正宗祖派节略》对此有详细记载(除年号外,括号内文字原本作双行小字):

    “至满清嘉庆七年(1802),袁无欺接十一代何祖盘心,是谓十二代袁祖,谨遵母命,上表用无生老母(自此东土九二,始知有老母圣号,为老母第一转称名也)……(道光)十四年,取十地五行,将盘交水行葛依玄,祖于是年十二月十五日了道,掌盘三十六年。至十七年,依玄拜佛穿八宝鞋,戴五佛冠,用蓝旗、剑、斗,作佛家威仪。是年祖奉母命,为主坛真人,以葛姓紊乱佛规,摘去祖盘,命在佛堂打扫百日复恩。另取彭德源为水行,名曰依法(言葛姓不能依法,定要教彭姓依法也)。以火行陈依精,为正法眼藏,代理天盘(葛姓由此与伊后学周天元,又名亿伦者,作魔。母命自此写表,用瑶池金母为正门,此老母圣号,第二转称名也。)……于是年(同治四年乙丑)七月十五日,十五代圆明曾祖承盘,为第二期(天人交接),遵母命,上表称无极圣母(此老母圣号,第三转称名也)。”[38]

    《分金炉》卷一的说法在归根教史传类其他著作中也可以看到。如《正宗祖派源流全部》卷首《三教合一大乘正宗十八代祖派源流总叙》有文说:求教拜佛规模,则自圆明祖时,已奉敕命,办无极圣母,与普度分别旁正,行《摆供笾豆礼》。[39]《道脉统宗》亦有文记此事说:即于是年(同治四年乙丑)七月十五日,瑶池金母于朗江城,亲交曾悟性,十五代天命祖盘,是年即为十五代圆明元年,黄河水清第二次,为二期,改无极圣母,分别旁正。[40]另外,《分金炉》卷二引《指路明碑白红莲降道魔成败根源词章》自从水祖接盘,普度行持不歪。无生改转瑶池,道魔两家分开,行间有注释小字道:无生改瑶池,系自道光十七年,火公代盘,老母吩呩起首;瑶池改无极,自同治四年乙丑七月十五子时,老母亲交十五代圆明盘心起首。[41]也与上文互相对应和印证。

    甚至在归根教流传到东南亚地区后,仍然保存有老母三转盘的说法。如王琛发说:(马来西亚)各先天道分支的道门在仪式上要尊称瑶池金母?无生老母?瑶池圣母?或无极圣母?尤其是如何全称其名号,被各道门视为坚持本身正统的根据。如归根道的张德钦,在马来西亚霹雳州统领了几处道场,他撰述《三教同言问答》时咬定:老母三转盘心,初次无生老母,再次瑶池金母,三次无极圣母;同是来自归根道的蔡飞在《三龙指路碑》对其中缘由又有一套更深入的说法:母命火精代盘之后,敕众此後答愿上表时,不准称无生老母,只准称瑶池金母,以分旁正。普度门及同善社所焚之表章,皆用瑶池金母之佛号,即由此而起焉。……曾祖承盘之后,奉瑶池金母命,此后答愿上表,改称无极圣母,以分旁正[42]

    总上可知,所谓老母三转盘,是指先天教老母的三个圣号。无生老母是最早的用法,稍后依次是瑶池金母和无极圣母。《正宗祖派源流全部》(括号内文字原本作双行小字或行间小字)第十四代彭水祖小传条说:

  “祖讳依法(原讳德源),字超凡,号浩然,又号天一老人。先天五老水精古佛化身。大清嘉庆间十二月初八日,诞降于湖北汉阳府河阳县,为彭氏子。遇明师化度皈佛。不胜识字,因为人光明正大,气宇不凡,金公荐入总持。因前袁祖于道光十四年将盘交水行依玄子葛建文。至十七年葛拜佛用蓝旗、剑、斗,穿八宝鞋,戴五福冠,紊乱祖规。时袁祖已了道回西(袁祖于道光十四年十月十五日了道),为主坛真人,奉母命降临,摘去依玄天命,贬为众生,命在总持洒扫佛殿。许以百日复恩。即于是日,天人交接,将盘付火公依精子陈姓代理,为正法眼藏。又升祖为水行,取名依法(以作葛姓办道,不能依法之反对也)。至十八年戊戌,葛与伊徒周天元作魔,母命火公与伊分门别户,葛办无生老母,火办瑶池金母。”[43]

  同书“第十二代无欺袁祖小传”亦有文说:

  “(道光八年戊子)祖受杨祖倒交天盘,因年迈力衰,即于是年,将盘暂交地任陈彬代理。至十一年辛卯,陈彬因风充军。袁祖无何,又掌盘四年,重立佛纲,再传道柄,取五花十叶,共凑普度收场,自称退安老人。至十四年甲午,将盘交水行依玄子葛建文[44]。祖于是年十二月十五日了道回西,寿七十有四。至十七年丁酉,葛拜佛用蓝旗、剑、斗,穿八宝鞋,戴五福冠,紊乱祖规。时祖为云城主坛真人,奉母命降临,摘去依玄天命,贬为众生,命在总持洒扫佛殿。许以百日复恩。即于是日,将盘付火行陈姓依精子代理,为正法眼藏。至十八年戊戌,葛与伊徒周天元名位能号亿伦者作魔(以为天元古佛下生),母命火祖与伊分别门户,葛办无生老母,火办瑶池金母。”[45]

    这两段文字,对先天道不使用无生老母而使用瑶池金母的说法作了明确说明。而且葛办无生老母,火办瑶池金母的说法,在其他书中也有相近的说法。如《分金炉》卷一称母命自此写表,用瑶池金母为正门[46],《道脉统宗》称母命火精代盘之后,勅众答愿上表,不准称无生老母,只准称瑶池金母,以分旁正(普度瑶池金母始此)[47],所说意同。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们看到道光刻本《法王祖师开道疏章》,即是以无生老母为主神。但道光十八年以后,则增加了瑶池金母。由于以无生老母为主神的葛建文在先天道内部被判定为旁门而非正门,故清代道光以降的民间宗教经典,主要崇奉瑶池金母而非无生老母。当然,在现存清代至民国刊刻或抄写的广野老人、玉山老人著《科仪杂表》、《庆祝表文》、《祝悃元箴》、《应用呈奏》、《庆祝圣诞》、《杂用表文》中,瑶池金母往往又被写作瑶池金母无极天尊瑶池老母无极金母金母等。[48]

    无生老母转为瑶池金母是分别门户分旁正的结果,瑶池金母又是为什么变为无极圣母呢?答案同前面一样,也是为了区别传承的旁正或道魔。《正宗祖派源流全部》有文称:求教拜佛规模,则自圆明祖时,已奉敕命,办无极圣母,与普度分别旁正,行《摆供笾豆礼》。[49]《道脉统宗》也提到,(同治四年)七月十五日,瑶池金母于朗江城,亲交曾悟性,十五代天命祖盘,是年即为十五代圆明元年,黄河水清第二次,为二期,改无极圣母,分别旁正。[50]说明归根教尊奉无极圣母而不奉瑶池金母,是从曾子评时开始。其依据是奉敕命或得亲交”“天命祖盘。其目的则是分别旁正

  从归根教史传资料《正宗祖派源流》第十四代代理水盘金秘祖师小传来看,曾子评改瑶池金母为无极圣母的原因,主要是在他之前,林芳华(依秘)及其追随者未得母命而自任天盘;此后其他弟子因贪高位,顶替假金,各立祖师,各霸一方。道场之坏,佛规之颓,真金倡之,假金成之,众人蹈之。甚可叹也![51]曾子评等人不承认林芳华弟子是真正的祖师,故另办无极圣母,称自己为归根正门正门,以分别旁正。详情见姚炳坤著《分金炉》,需另文介绍,兹不展开。

    与老母由瑶池金母变为无极圣母相对应的,是上文已明确指出的事实:归根教祖师著作和归根教日常宗教活动用书中,所见只有无极圣母,并无无生老母和瑶池金母的称名。

    综上,可知清代中后期,为了分别旁正道魔两家分开的需要,先天道不同教派的至尊神使用了不同的称名,即所谓老母三转盘。具体地说,是清代道光十七年(1837)先天教中无生老母被称为瑶池金母,同治四年(1865)瑶池金母又被称为无极圣母。正是由于这种转变,所以我们在相关宗教著作中,看到其至尊主神的不同的称谓。

    三、明确归根教至尊神的意义

    上文根据新见大批归根教经典,明确了归根教的至尊神是无极圣母,而不是无生老母或瑶池金母。先天道内部至尊神由无生老母先变为瑶池金母,再变为无极圣母,即所谓老母三转盘的目的,是为了分别旁正。无极天尊或老母为不同民间宗教所尊奉,但其不同称谓,并不是简单的称谓变换,而是为了与其他教派区别开来。这一新发现至少有以下意义。

    首先是细化了老母信仰的内涵,让我们知道老母的不同称谓,不是无生老母的简称或别称,前人研究存在以点概面的偏误。

李世瑜对白莲教教义的归纳[52],以及曹琦对九六原灵的介绍[53],表明有关老母的研究,是明清民间宗教研究的核心内容之一。但此前对于老母的认识和研究,基本上都存在以点代面的问题,即不是研究老母及其不同表现形态,而是以无生老母作为一般性的概念,把老母、瑶池金母、无极圣母等,都视作无生老母的简称或别称。如濮文起主编《中国民间秘密宗教词典》称:无生老母,明清时期民间秘密宗教的至尊女神。简称老母,亦称古母、祖母、古佛、无生母、老无生、老古佛、收圆老祖、无极老母、无极圣母、无生圣母、瑶池金母、云盘圣母、天地三界十方万灵真宰等。晚近又称明明上帝无量清虚至尊至圣三界十方万灵真宰、至圣先天老祖。[54]李世瑜晚年解释无生老母也说:全名叫:明明上帝无量清虚至尊至圣三界十方万灵真宰;又叫无极老母、瑶池金母、育化圣母、维皇上帝、明明上帝;简称老母或皇母。[55]无生老母当然可以简称为老母,但无极圣母、瑶池金母等也都可以简称老母;这里不以老母而是以无生老母为类概念,把其他老母都作为无生老母的不同称谓,不能不说是以点代面,存在偏误。归根教信众知道无极圣母,知道老母,但从不提无生老母,就是最好的例证。

    有学者认为无生老母是无极圣母的推演变化。如《中国民间宗教史》根据罗清《巍巍不动泰山深根结果宝卷》中出现的母即是祖,祖即是母数字,认为《五部六册》中化生一切,主宰一切的无极圣祖,当然可以直呼其为无极圣母[56]“‘无生老母,显然就是从无极圣祖无极圣母,再参酌佛教的无生观念,以及在五部经中出现过的无生父母,自然而然地推演变化而来的[57]。这一说法在此后中外相关研究著作中基本都可以看到,说明此说有较大影响。需要指出的是,上面提到的《五部六册》中,未见无极圣母无生老母二词出现,说明无极圣祖一开始并未被说成无极圣母,前人的上述解释在理论上或逻辑上成立,但缺乏实际的证据支持。本文的研究则表明,无极圣母是先天道支派归根教的至尊神,在明代资料中尚未发现,不宜与《五部六册》中的无极圣祖联系起来讨论。

    此外,有学者在认同瑶池金母、无极圣母等是无生老母的别称后,认为无生老母必以传统文化中的某位女性大神为原型,从西王母汲取形象和信仰而创造出。[58]瑶池金母、无极圣母等也因此而被创造。还有学者认为瑶池金母、无极老母或无极圣母等名出现的原因,是无生老母与弥勒下生、白莲、九莲、天盘三副等一样,属于民间宗教里最敏感的内容,极易引起忌讳,所以一些教门采取了更改名称的做法……一改再改,让人摸不清来龙去脉[59]。他们的解释,如结合本文上面的考察来看,颇多臆测。

    其次,明确了归根教的至尊神,也就意味着找到了归根教与其他先天道支派的区别,有助于纠正前人研究中的错误。前贤提及归根教信仰的神时,往往缺乏明晰的认识。如刘心皇说:本道所奉之神,为无极老母,天地日月,及三教圣人 [60]。但大部分明清时期民间宗教都信奉三教圣人,非归根道一家独尊。他没有发现,归根教与其他民间宗教的重要区别,其实主要是无极圣母。

    还有王琛发称:林芳华的《吃紧铭箴》,则是在通篇文章使用无极圣母无极慈母以及瑶阶天京瑶池瑶京等等字眼。[61]意即无极圣母在曾子评之前的林芳华时已经受到崇奉。我们注意到他立论的依据,是光绪二十九年王裕安重镌归根教著作《吃紧铭箴注释》,并非林芳华的《吃紧铭箴》原文,林芳华著作中实际上并无无极圣母无极慈母等词。[62]这是他对相关原始资料了解不够得出的结论。当然,如果他知道无极圣母是归根教的至尊神,林芳华不被视为归根教真正的祖师,自然也不会轻易地误说他的著作通篇文章使用无极圣母’”等词。

    再如陆仲伟说:归根道崇奉一个至高无上的神祇——无生老母,即瑶池金母、无极圣母、无极天尊[63]。但他介绍归根教入道及升职仪式时所引录材料中,所见只有无极圣母,并无无生老母和瑶池金母[64],说明材料与他的观点不能对应。事实上,由于不知道归根教以无极圣母为至尊神,所以陆仲伟的归根教调查研究,不仅包括归根教,还包括万全堂、西华堂、普渡道等以瑶池金母为至尊神的先天道支派。这意味着他的研究从开始就存在资料属性不清楚、研究对象不明确的问题,把不是归根教的资料都作为归根教资料研究,所论自然也就难免存在错误。

    第三,为进一步拓展研究奠定了基础。随着大批民间宗教经卷文献的公布,随着田野调查新资料的越来越丰富,民间宗教研究在档案资料之外,又增加了海量的新资料。如何搜集、整理与研究这批新资料,已经成为摆在大多数研究者面前的新课题。本文的研究表明,不同的宗教派别,对老母的称名不同。区别老母的不同称名,既是我们将民间宗教文献分类的标尺之一,又是我们据以进一步搜集相关资料,探讨同一宗教不同派别的参照之一。正如本文以老母的不同称名为线索,分类收集、整理和研究相关资料,将以往表面上零散无序的文献放在一起作综合的系统的研究一样,研究明清民间宗教时,不论是利用田野调查资料还是文献资料,也可以围绕某些至尊主神分类展开。当然,这一方法是否有效,需要实际展开才能知道。希望将来能有机会对此进行验证。



[①] 本文为上海高校一流学科(B类)建设计划上海师范大学哲学规划项目;杨净麟主持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青莲教研究——中国民众宗教意识分析(编号:11XZJ012阶段成果。本文初稿原题《无极圣母考》201211月台湾嘉义新港召开的“华人宗教变迁与创新:妈祖与民间信仰”国际研讨会论文。现在为补充新材料、调整初稿文章结构后的修改稿。衷心感谢范纯武教授、马西沙教授对本文初稿的肯定,感谢伍小劼博士、王招国博士在本文修改过程中所提宝贵意见。

[②] 至少包括中国西南、西北、华中、华北、华南、华东等地区。详见赵嘉珠主编《中国会道门史料集成:近百年来会道门的组织与分布》,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

[③] 武内房司:《清末青蓮教根門派の展開》,《学習院大学東洋文化研究所調查研究報告》411994年。本文承日本学者小武海樱子博士提供,谨致感谢!

[④] 陆仲伟:《归根道调查研究》,王见川等主编《民间宗教》第3辑,南天书局,1997年,第53-69页。本书承连瑞枝博士赠送,谨致感谢!

[⑤] 陈进国:《外儒内佛——C县归根道(儒门)经卷及救劫劝善书概述》,氏著《隔岸观火:泛台海区域的信仰生活》,厦门大学出版社,2008年,第202-268页。

[⑥] 苏庆华:《槟城的先天道支派:归根道初探》,先天道历史与现况研讨会,香港中文大学道教文化中心,20079月。本文承王见川先生赠送,请致感谢!

[⑦] 托普莱:《先天道——中国的一个秘密教门》,周育民译,王见川等主编,《民间宗教》第2辑,南天书局,1996年,第19-63页。

[⑧] 刘心皇:《中原的秘密宗教》,《国立编译馆馆刊》七卷一期,19786月。本文承蒙王见川先生提供扫描件,谨致感谢!

[⑨] 林万传:《先天道研究》,靝巨书局,1986年,第159-161页。    

[⑩] 秦宝琦:《清代青莲教源流考》,《清史研究》1999年第4期。          

[11] 参见王琛发《应道门而兴起,因道门而式微——西马先天大道诸派系对金母信仰的分歧》、《重新发现青莲教最早在南洋的流传》(上下)、《重新发现青莲教最早在南洋的流传》、《末劫收圆:概说先天道诸派瑶池信仰的循环创世观等等。诸文并见于http://www.xiao-en.org/cultural/magazine.asp?cat=34&loc=zh-cn&id2013321日摘取)。

[12] 陈进国:《隔岸观火:泛台海区域的信仰生活》,第205-250页。

[13] 杨觐东:《祖派揭晓》,明善书局,民国二十二年(1933)石印本。

[14] 马西沙、韩秉方:《中国民间宗教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1167页。

[15] 《正宗祖派源流全部》,宣统三年(1911)贵州庆玄庵刊本,第78-81页。此书影印本已收入王见川、侯冲、杨净麟等主编《中国民间信仰民间文化资料汇编》(博扬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11年)第一辑,第四册第359-590页。本文标示的页码为原书页码。

[16] 未染子莲峰:《圆明宝训》,同治丁卯(1867)文盛堂刻板,第18页。

[17] 圆谷子:《圆明宝训原叙》,见《圆明宝训》 卷首。

[18] 《南华集》,清同治庚午刊本,第10页。本书承李杰森先生惠借,谨致感谢!

[19] 《南华集》,第13页。

[20] 《南华集》,第18页。

[21] 《南华集》,第30页。

[22] 《南华集》,第38页。

[23] 《南华集》,第20页。

[24] 《正宗祖派源流全部》,第82-86页。

[25] 陈进国:《隔岸观火:泛台海区域的信仰生活》,第213页。

[26] 《正宗祖派源流全部》,第6页。

[27] 程至善:《道脉统宗》,民国九年滇垣同原堂刊本(影印件),第34页。王见川先生曾提供抄本扫描件,谨致感谢!

[28] 《正宗祖派源流全部》,第98-100页。                           

[29] 程至善:《道脉统宗》,第31页。

[30] 陈进国:《隔岸观火:泛台海区域的信仰生活》,第209-213232-235239-241

[31] 天一老人本诚子:《儒门鼓文》,宣统元年天三老人新刻本,第4页。

[32] 天一老人本诚子:《儒门钟文》,宣统元年天三老人新刻本,第3页。现存刊本虽将其作者归为彭德源,但从内容来看,已经包括天三老人姚炳坤增益的内容。如用无极圣母而非瑶池金母即为其证。故本文以之为姚炳坤著作。

[33] 《道德真篇》,旧刊本,第42-43页。

[34] 王见川、林万传主编:《明清民间宗教经卷文献》,第九册,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99年,第431-437页。

[35] 陈进国:《隔岸观火:泛台海区域的信仰生活》,第206-207页。

[36] 马西沙、韩秉方:《中国民间宗教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394页;中国社科出版社版,第301页。

[37] 任圆空:《正门写本规式最要标题》,第4页,《杂用表文》,卷首,归根堂,1930年。

[38] 《分金炉》卷一,民国刊本,第4-6页。

[39] 《正宗祖派源流全部》,第6页。

[40] 程至善:《道脉统宗》,第27页。

[41] 《分金炉》卷二,民国刊本,第36页。

[42] 王琛发:《应道门而兴起,因道门而式微——西马先天大道诸派系对金母信仰的分歧》,文见http://www.xiao-en.org/cultural/magazine.asp?cat=34&loc=zh-cn&id=1646201356日摘取)

[43] 《正宗祖派源流全部》,第68页。

[44] 旁注建文又名明智。伊之出身为人,俱载《正宗篇》。

[45] 《正宗祖派源流全部》,第57-58页。

[46] 《分金炉》卷一,第5页。              

[47] 程至善:《道脉统宗》,第19页。

[48] 林万传先生介绍的台湾刊本,其中虽然出现有皇清嘉庆等文字,据此可知非嘉庆原本,而是道光十八年以后将无生老母改为瑶池金母的新本。

[49] 《正宗祖派源流全部》,第6页。

[50] 程至善:《道脉统宗》,第27页。

[51] 《正宗祖派源流全部》,第76页。

[52] 李世瑜:《民间秘密宗教史发凡》,《世界宗教研究》19891期;李世瑜:《社会历史学文集》,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07年,第91-92页。

[53] 曹琦:《九六原灵浅谈》,汤一介主编:《中国宗教:过去与现在——北京国际宗教会议论文集》,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第191-208页。

[54] 濮文起主编:《中国民间秘密宗教辞典》,四川辞书出版社,1996年,第327页。

[55] 李世瑜:《社会历史学文集》,天津古籍出版社,2007年,第140页。

[56] 马西沙、韩秉方:《中国民间宗教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213-214页。

[57] 马西沙、韩秉方:《中国民间宗教史》,第214页。                               

[58] 刘永红:《明清宗教宝卷中的西王母形象与信仰》,《青海社会科学》2011年第5期。

[59] 孔庆茂:《中国民间宗教艺术——无生老母神像研究》,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75页。

[60] 刘心皇:《中原的秘密宗教》(五),《国立编译馆馆刊》七卷一期,19786月。

[61] 琛发:《末劫收圆:概说先天道诸派瑶池信仰的循环创世观,文见

http://www.xiao-en.org/cultural/magazine.asp?cat=34&loc=zh-cn&id=19822013321日摘取

[62] 林万传:《先天道研究》,第二篇,204-238页。               

[63] 陆仲伟:《归根道调查研究》,王见川等主编,《民间宗教》第3辑,第63页。

[64] 陆仲伟:《归根道调查研究》,王见川等主编《民间宗教》第3辑,第53-69页。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