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近期论文新见 > 正文

“中国古代文论”专栏介绍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4-17)

【專欄介紹】 范英梅 顏崑陽教授在臺灣人文學者當中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學者之一,也是研究、創作極為豐富的…

【專欄介紹】

 

范英梅

 

顏崑陽教授在臺灣人文學者當中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學者之一,也是研究、創作極為豐富的一位學者,在文學創作、學術研究、教育實踐等方面的成就都非常突出。近來顏教授的學術研究仍以早期的研究為根底,並開拓新的研究議題,逐漸從一家的專門研究轉向普遍性、原理性的文學理論的研究,整合了早期哲學思想思辨和文學創作實踐批評,逐漸形成自己獨具特色的研究領域和研究方法。顏教授的研究主要有四條主軸:中國詩用學、中國古代文學史理論、中國古代文體學、中國人文學方法論。這些年老師最感焦慮的是,人文學科缺乏科學的研究方法,這些年一直在嘗試撰寫中國現代人文學研究方法系說,以引導人文學科研究更健康有序地發展。

顏崑陽教授的《〈文心雕龍〉做為一種“知識型”對當代之文學研究所開啟知識本質論及方法論的意義》(《長江學術》2012年第1期)一文,是自己多年學術思考的集中體現。本文從文學知識本質論及方法論的後設性觀點,揭明《文心雕龍》的“詮釋典範”意義,並重構其理論體系,進而推衍、應用到當代的文學研究。認為《文心雕龍》做為一種“知識型”,隱涵著“多元因素交涉、衍變、混融之有機總體的文學本質觀”,此一知識型自身就已系統化地整合了“文學理論”、“文學史”、“作品實際批評”,而獲致文學知識的“自體完形結構”,形成整密的“詮釋典範”,可以推衍、應用到其它的文學研究。若將這個“詮釋典範”應用到對於“五四”時期文學論述所建構之“知識型”的反思、批判,因而對於曾經受到新知識份子所強烈反對或片面誤解的儒家文學傳統,應該可以重新獲致確當的詮釋。筆者研究認為,臺灣《文心雕龍》研究學界主要可以分為三個脈絡,一是老一輩龍學家注重文獻考據的治學路數,一是以西方文學批評理論詮釋《文心雕龍》,或以《文心雕龍》的理論分析實際的文學作品。這兩種治學路數各有優點,也各有其缺陷。顏教授開闢了第三種路數:既重視中國傳統的重視文獻考據的治學方法,又在不離開民族文化傳統的基礎上借鑒西方科學的研究方法,這是一種非常科學的研究路數。顏教授此前發表過《論文心雕龍“辯證性的文體觀念架構”——兼辨徐複觀、龔鵬程〈文心雕龍的文體論〉》一文,就以紮實精詳的考辨和辯證思維的方法,重新反思了《文心雕龍》文體觀念,引起學界重視。顏教授重視將科學的研究方法無私地傳授給學生,推動學術健康前進。筆者在台訪學期間有幸參與顏教授義務組織的學術活動——“群流會講”,深感顏教授培養學術後進的良苦用心。而他的辛苦付出也取得了豐碩的成果,所以本期專欄,特別轉載了顏教授的弟子陳秀美副教授的一篇文章。

陳秀美作為顏崑陽教授的得意門生,很好地繼承了其師的治學方法。自師從顏教授攻讀博士學位,到博士畢業,一直至今,陳秀美一直抽空參與老師組織的學術討論,深得老師的要領。她從撰寫博士論文《〈文心雕龍〉“文體通變觀”研究》開始,就非常自覺地進行文學史的反思和科學的方法論的運用。其博士論文的研究目標:“旨在重回《文心雕龍》文本語境中,找尋劉勰個人對傳統、時代、文學等面向的問題視域,探問其反思六朝文學問題,以及建構文學理論體系的核心觀念。”本次轉載陳秀美副教授的《從〈文心雕龍〉論劉勰“文體通變觀”之問題視域》一文,繼承了顏教授“辯證性”地研究《文心雕龍》“通變”觀的方法。將進一步以“後設性”批評觀點,來檢視劉勰“文體通變觀”的問題視域。作者綜觀《文心雕龍》五十篇文論內容,反思六朝“文體”與“文質”問題。從劉勰“問題視域”進入,預設《文心雕龍》“文體通變觀”是個存在性的文學觀念;以劉勰所陳述之“文體解散”與“文質失衡”等文學問題為研究焦點,進行其“文體通變觀”所面對“過去”,“現在”與“未來”之文體與文體發展的論證。進而指出,從劉勰“文體通變觀”的問題視域看來,其所主張之動態文學歷程的最終目的,除了要從“過去”的文學傳統中,找尋拯救齊梁文學之道,更希望從其《文心雕龍》的理論建構,開創一個“未來”可供後人模習之“文體通變”法則。

我們期待顏教授的學術目標早日實現,在人文學科科學研究方法方面有所突破,以促成人文研究更健康有序地發展。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