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交往动态 > 正文

莫迪参礼其老乡达摩笈多在华译经的场所大兴善寺

本文作者: 3年前 (2015-05-15)

大兴善寺方丈宽旭与莫迪交流。(图:中国日报 冯永斌)印度总理莫迪为大兴善寺留言(图:莫迪总理微博)印…


大兴善寺方丈宽旭与莫迪交流。(图:中国日报 冯永斌)


印度总理莫迪为大兴善寺留言(图:莫迪总理微博)


印度总理莫迪与大兴善寺方丈宽旭法师合影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5年5月14日上午,正在中国进行正式访问的印度总理莫迪到唐密祖庭西安大兴善寺参观,全程由大兴善寺方丈宽旭法师接待。隋代的时候来自南印度罗啰国的达摩笈多在大兴善寺译经。这个小国就是今天印度的古吉拉特地区,所以达摩笈多应该算是莫迪的老乡。昨天,莫迪在大兴善寺特别向宽旭法师讲到这一因缘,并表达了对老家人为中印两国文化交往与友好合作所作贡献的敬仰与怀念。

大兴善寺在隋代的时候地位极高,堪称当时的天下第一寺,地位无与伦比。当时来自印度的多位大师被朝廷安置在这个国寺里译经,其中最著名的是被称作“开皇三大士”的三位高僧:那连提黎耶舍、阇那崛多、达摩笈多。其中达摩笈多来自南印度的罗啰国,出身刹帝利种姓。他姓弊耶伽囉,意思是虎氏,共有弟四人,他为长子。父母不允许他出家,但他“篤愛法門,深願離俗”,所以二十三岁的时候到中天竺出家,改名法密,师从觉密及德施、普照学大小乘经论和禅法,二十五岁受具足戒,随师普照至吒迦国,居留五年,住在天游寺。

此后历游各地,学大小乘佛教。听说中国佛教兴盛,便结伴来华,途经今阿富汗国北部地区,到达现在的新疆境内塔什库尔干,留住一年,进至沙勒(今疏附县),与同伴三人住在王寺。接着东至龟兹(在今库车县),停住王寺二年。龟兹王从达摩笈多受教甚多。由此东至乌耆(今焉耆县)阿烂拏寺,住二年。在以上三个地区,为当地僧众讲《念破论》、《如实论》。接着到达高昌,此后经伊吾(今哈密县),到达瓜州(治所在今甘肃省敦煌)。隋开皇十年(590)隋文帝下诏迎入长安,住大兴善寺,受命译经。

《续高僧传》卷二《达摩笈多传》记载,达摩笈多“执本对译,允正实繁,所诵大小乘论,并是深要。至于宣解,大弘微旨。此方旧学,频遣积疑。”可见他除翻译已有的梵本经典之外,还口诵出一批佛教经论,同时向长安学僧讲解佛教义理。另据僧转记载,达摩笈多“性好端居,简绝情务,寡薄嗜欲,息杜希求,无倦诲人,有踰利己。曾不忤颜于贱品,轻心于微类,遂使未覩者倾风,暂谒者钦敬。自居译人之首,惟存传授,所有覆疎,务存纲领。”可见其为人之高洁与亲和。

达摩笈多译经共9部46卷,其中有《大方等善住意天子所问经》四卷,《大方等大集菩萨念佛三昧经》十卷,《缘生初胜分法本经》二卷,《药师如来本愿经》一卷,《金刚般若论》二卷(作者无著),《菩提资粮论》六卷,《摄大乘论释论》十卷(作者无著,世亲释),《起世因本经》十卷等。另外,当时的学问僧彦琮与达摩笈多一起译经,从印度至中国的游历见闻丰富,超出以往史传所载,他便根据达摩笈多的自述,写成《大隋西国传》,内分十篇:本传、方物、时候、居处、国政、学教、礼仪、饮食、服章、宝货,“盛列山河、国邑、人物”。据说此书乃“五天之良史,亦乃三聖之宏圖”,“词极纶综,广如所述”。可惜此书久佚。

其中《菩提资粮论》为龙树作颂,自在比丘作释,本颂共166偈,释文中引91偈,结尾有回向偈3首,讲菩萨为达到菩提(觉悟)所应修持的佛法内容和方法。以六波罗蜜(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四波罗蜜(常乐我净)、四无量(慈悲喜舍)为主要内容,强调般若波罗蜜和善巧方便在达到觉悟中的地位,说“般若波罗蜜,菩萨仁者母,善方便为父,慈悲以为女”。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