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近期论文新见 > 正文

从出土的玉璇玑考察《易》学溯源中的天人合一思想

本文作者: 4年前 (2014-10-30)

从出土的玉璇玑考察《易》学溯源中的天人合一思想张金平德州学院中文系 玉璇玑,亦作玉璿玑,作为玉的…

从出土的玉璇玑考察《易》学溯源中的天人合一思想

张金平

德州学院中文系

 

 

 

玉璇玑,亦作玉璿玑,作为玉的一种形制,在文献中多有记载著录。从新石器时代至西周皆发现出土的玉璇玑。其中以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红山文化出土的玉璇玑最为集中,出土地点主要在黄河中下游和东北地区。时至今日,各地出土收藏渐多,可以作为一种典型性的玉器分析其文化内涵。

在以上所述的不同考古文化中皆有玉璇玑的出土,简要列举有:一、大汶口文化。山东省胶县三里河发掘大汶口文化后期阶段的墓葬时出土了玉璇玑3[1]。二、红山文化。红山文化中出土了很多类型的玉器,其中亦有玉璇玑类型的玉器出土,但是论著中对此类玉器重视不够,著录介绍不够详细。柳冬青《红山文化》[2]一书中收录的几件典型的玉璇玑,分析研究时可以参考。三、龙山文化。(11941年在大连营城子四平山龙山文化晚期的积石冢中亦出土了玉璇玑3[3]。(2

1978山东藤县庄里村村西的城顶龙山文化遗址(即庄里西遗址)出土玉璇玑一件,最大直径约8厘米,为“形似璿玑状的残玉环一件。磨光精致,带有光泽,全器有三组凹齿形纹,每组长约4.2厘米[4]。(31976年,五莲县潮河镇丹土村耕地时发现玉璇玑一件,玉质浅灰,带绿色沁斑,内圆,外有三齿,其中两齿有阑齿[5]。现藏于五莲县博物馆。(4)山东省海阳市司马台龙山文化遗址出土玉璇玑一件,中间孔较大,外缘有三个不规则的牙突[6]。现存海阳市博物馆。51976年陕西神木县石峁龙山文化遗迹中采集到大量的玉璇玑,其中有两件在《考古》上有介绍[7]。四、庙底沟二期文化。芮城县清凉寺墓地M100出土玉璇玑一件,材料为青玉,中间为大孔,平面为方形,故有四牙边[8]。现藏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五、殷周时期。(1)有河南安阳妇好墓出土一件玉璇玑[9]河南省淮阳市冯塘乡冯塘村出土一件玉璇玑[10]。河北藁城台西村商代的墓葬中采集到一件玉璇玑[11]

以上是从史前大汶口文化至西周时期发掘采集的玉璇玑,材料来源限于有明确著录者。总之,玉璇玑的出土已经不是个案,可以进行深入的研究了。分析上面收集到的玉璇玑,可以知道,第一,玉璇玑呈圆形,中间有空,而空之大小,尚无定制,至于《尔雅》所言“肉倍好谓之璧,好倍肉谓之瑗,肉好若一谓之环”,当为后来制度。将之归于玉璧一类是可以的,正如夏鼐先生所云:“这种玉器实际上是玉璧的一种。”[12]第二,其与常见玉璧之异处,玉璇玑外缘有三个外突的牙轮,两两之间为等距离,且几乎为同一倾斜方向。第三,玉璇玑多出自墓葬中墓主的胸前(采集的除外),原发掘报告多将之猜测为装饰品,而我们认为其具有宗教祭祀意义。

璿玑一词最早出现在《尚书·舜典》“在璿玑玉衡,以齐七政”,孔安国《传》云:“璿,美玉。玑、衡,王[13]者正天地之器,可运转者。”孔颖达《正义》云:“玑衡者,玑为转运,衡为横箫,运玑使动,于下以衡望之,是‘王者正天文之器’。汉世以来,谓之浑天仪者是也。马融云:‘浑天仪可旋转,故曰玑。衡,其横箫,所以视星宿也。以璿为玑,以玉为衡,盖贵天象也。’”《舜典》中璿玑一词,意义未明。自汉代至唐以为是天文仪器,与浑天仪有关。

清末吴大澂《古玉图考》收录了两个玉璇玑的摹图,描述道:“是玉外郭有机牙三节,每节有小机括六,若可钤物使之运转者,疑是浑天仪中所用之机轮。今失其传,不知何所设施,虽非虞夏之物,审其制作,去古不远也。”[14]是吴大澂亦将玉璇玑视为天文仪器。

玑(《古玉图考》第50页)

吴大澂在《古玉图考》中又介绍了“夷玉”,或称璧流离。对比吴大澂所摹玉璿玑和夷玉两图,几无不同。吴氏称夷玉“制作与璿玑同”,“或曰此古之璧流离也”。

夷玉(《古玉图考》第52)

吴大澂将之视为璧流离为我们探讨玉璇玑的性质提供了启发。璧流离,或省作流离,在《汉书》中凡三见,皆指玉器。《地理志》云:“有译长,属黄门,与应募者俱入海市明珠、璧流离、奇石异物,赍黄金,杂缯而往。”[15]《西域传》云:“(罽宾国)出封牛、水牛、象、大狗、沐猴、孔爵、珠玑、珊瑚、虎魄、璧流离。它畜与诸国同。”[16]扬雄《羽猎赋》云:“方椎夜光之流离,剖明月之珠胎。[17]

段玉裁注《说文》时曾论及璧流离。《说文》:“珋,石之有光者,璧珋也。”段玉裁注云:“璧珋即璧流离也。……璧流离三字为名,胡语也。”又补充云:“汉武梁祠堂画有璧流离,曰王者不隐过则至。吴国山碑纪符瑞亦曰璧流离青色如玉。”又云:“今人省言之曰流离,改其字为瑠璃,古人省言之璧珋。”[18]段玉裁论断璧珋为璧流离的省称,可谓精辟,但将之视为夷语是不解流离原义所致。

流离一词在古代有多义。在现能看到的文献材料中,汉代时流离指玉的用法已经少见,多指流转离散,其义引申已远。而先秦典籍《诗经》所用义最为原始,且与我们解决问题有关。《诗经·邶风·旄丘》:“琐兮尾兮,流离之子。”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流离,枭也。自关而西谓枭为流离。”流离是一种大鸟,这一称呼到了清代尚存。恽敬《鸱鸮说》:“鸮如鸠,一名鵩,一名流离是也。土鸮食母,一名枭鸱是也。”

那么,流离为何是一种鸟的名称?我们再从出土的玉璇玑即璧流离里探求因缘。夏鼐先生认为玉璇玑是属于玉璧的一种,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天文仪器[19]。我们同意这一观点。但是夏先生没有论及玉璇玑的内涵功用。我们将玉璇玑外缘有三个牙轮和流离是鸟这两个材料综合起来考察,问题就得到了合理的解决。首先,有三个牙轮的玉璇玑,给人一种动感,像是一个运动的圆盘。这个圆盘为何名之以鸟呢?因为这是一只太阳鸟,也就是三足乌。三牙玉璇玑是一个三足乌的形象。这是太阳崇拜的反映,玉璇玑是太阳崇拜祭祀的神器。这就容易合理地解释为什么在墓葬中出土的玉璇玑总是发现在墓主的胸前。第二,大汶口文化和红山文化在史前都有太阳崇拜的习俗。这一习俗在史前流布地域扩展到江浙一带的良渚文化。第三,据《周易·说卦》,离为日、为火。《史记·周本纪》:“有火自上复于下,至于王屋,流为乌。”裴駰《集解》引马融曰:“流者,行也。”“流离”即运行的大火,也就是太阳。《诗经·七月》中的“七月流火”的释义,历来争讼纷纭。朱彦民先生认为:“‘七月流火’应该是指炎热的天气。”[20]由此可见《说卦》中“离为火,为日”的象征产生之早。

另外,在出土的玉璇玑中,有三牙的,也有四牙的。如上所述,四川金沙遗址出土玉璇玑即为四牙,该遗址出土的四鸟环日金箔,已被认定为太阳的象征,同出的四牙玉璇玑也应是太阳的象征。那么三、四存在着怎样的关联呢?《说卦》云“帝出乎震”,张舜徽先生认为帝就是太阳,他说:“帝,日也。甲文帝字有作 者,象光芒四射状。……日字古读本在舌头,与帝音近。《易》曰“帝出于震”,即指日也。”[21]“帝出于震”即太阳出自震,震即东方。太阳,即离卦,在先天卦中对应的数是三,震对应的数是四。因此,三牙玉璇玑和四牙玉璇玑是有内在关联的。

总之,我们认为,玉璇玑非观测天象的实用器,实为太阳之象征,应是远古先民太阳崇拜的体现,反映了《易》学尚阳观。从玉璇玑反映的《易》学包含的重要思想之一的阴阳观中,可以看出《易》学从起源乃至早期的发展中就体现了明确的天人合一的观念。

 

 

 

 

 


 

 



[1]昌潍地区艺术馆、考古研究所山东队《山东胶县三里河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77年第4期,第265页。

[2]柳冬青《红山文化》,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02年。

[3]摹图转自夏鼐《所谓玉璿玑不会是天文仪器》,《考古学报》1984年第4期,第406页。三件玉璇玑现存日本京都大学,见《世界考古学大系》(日文)卷51966年,图134页。

[4]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东队等《山东滕县古遗址调查简报》,《考古》1980年第1期,第36页。原简报未附图,左图转自夏鼐《所谓玉璿玑不会是天文仪器》,《考古学报》1984年第4期,第408页;右图采自杨伯达主编《中国玉器全集》,河北美术出版社,2005年,第33页,图四二。按:该图文字介绍云“滕县里庄出土”,误,应为“庄里”。

[5]古方主编《中国出土玉器全集》第4卷《山东》,科学出版社,2005,第30页。

[6]古方主编《中国出土玉器全集》第4卷《山东》,科学出版社,2005年,第35页。

[7]戴应新《陕西神木县石峁龙山文化遗址调查》,《考古》1977年第3期,第157页;图版肆。

[8]古方主编《中国出土玉器全集》第3卷《山西》,科学出版社,2005年,第3页。

[9]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殷虚妇好墓》,文物出版社,1980年,第119页;图版八六,4

[10]古方主编《中国出土玉器全集》第5卷《河南》,科学出版社,2005年,第133页。

[11]河北省博物馆等《河北藁城台西村的商代遗址》,《考古》,1973年第5期,第269页;图一,8,第267页。是图著录于古方主编《中国出土玉器全集》第1卷《北京、天津、河北》,科学出版社,2005年,第123页。

[12]夏鼐《所谓玉璇玑不是天文仪器》,《考古学报》1984年第4期,第405页。

[13]王,原作玉,阮元《十三经校勘记》云:“岳本、闽本、《纂传》‘玉’作‘王’,是也。”

[14]吴大澄《古玉图考》,《续修四库全书》第1107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第30页。

[15]〔汉〕班固《汉书》卷二十八下《地理志下》,中华书局,1964年,第1671页。

[16]〔汉〕班固《汉书》卷九十六上《西域传上》,中华书局,1964年,第3885页。

[17]〔汉〕班固《汉书》卷八十七上《扬雄传上》,中华书局,1964年,第3550页。

[18]〔汉〕许慎撰,〔清〕段玉裁注《说文解字注》,浙江古籍出版社,2006年,第19页。

[19]夏鼐《所谓玉璇玑不是天文仪器》,《考古学报》1984年第4期,第405页。

[20]朱彦民《“七月流火”之我见》,《中国文化》2007年第3期,第137页。

[21]张舜徽《郑学丛著·演释名》,齐鲁书社,1984年,第429页。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