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近期论文新见 > 正文

解构与建构——现代易学的发展历程

本文作者: 4年前 (2014-10-30)

解构与建构——现代易学的发展历程 陈亚军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 一、引言现代易学主要脱胎于清…

解构与建构——现代易学的发展历程

 

陈亚军

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

 

 

一、引言

现代易学主要脱胎于清代中后期的经学易学。正如陈寅恪先生所说的,两千多年的儒家经学发展到清代,达到了顶点。与此同时,清代中后期的儒家经学家中不断有人开始从事对于传统易学的解构工作,试图走出传统的儒家经学的巢臼,开创出与时代相适应的新风气,建构以研究传统易学为目的的新的学科。于是,现代易学的基本思路和境界就应运而萌生了。晏斯盛、程廷祚、焦循等人对于旧的解易体例的解构,对于新的解易体例的建构,以及新的具有时代特色的易学思想的建立,就是典型的案例之一[1]。传统易学开始成为研究对象,即一种对于传统易学进行解构的过程和对于现代易学进行建构的过程,这是现代易学开始形成的重要标志之一。近现代以来,传统易学不仅已经成为一些现代学科的研究对象,而且其中的易理还成为在现代文明中被广泛地推广、应用、创新的对象,即一种建构的过程。“戊戌变法时期,康有为的持今文学立场阐经导易学为社会变革之先声[2],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这是现代易学已经形成的一个重要标志。现代易学也是这个正在发展中的多学科和跨学科的国际易学研究领域的通称。现代《易经》学就是现代易学中一个学术分支。现代易学这门新兴学科分别从科学、哲学、宗教学等三个不同的视域来研究传统易学,即对传统易学进行分门别类的研究。

二、现代易学研究工作的发展历程

近现代中国的现代化运动究竟始于何时? 目前学界有不同意见。笔者主张,近现代中国的现代化运动始于洋务运动,全面展开于维新运动。在组织和领导戊戌变法的同时,康有为“在创建现代经学的过程中推进易学现代转化”。他的具体做法是,“以现代化为背景治学”,“引进化观念彰显易变之新意”[3]

中国现代易学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发展阶段,即晚清时期至民国时期,一九四九年至七十年代末,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今。

戊戌变法至一九四九年,中国现代易学研究工作并未由于巨大的社会历史变革而发生中断。在各种新学的影响下,中国现代易学研究工作又发生了长足的进步。各类研究著作如同雨后春笋般地涌现。晚清时期至民国时期易学研究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即传统易学范式的延续和现代易学范式的展开。

虽然,一九四九年至七十年代末,中国大陆的易学研究工作受到了来自政治方面的严重干扰和破坏,但是由于港台易学研究工作尚未受到上述冲击,从整体上看,中国现代易学研究工作仍具有一定的连续性。这种连续性集中地体现在多种易学研究范式的具有明显的共现关系(co-occurrence)上。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易学研究开始切入时代主题,在研究方向上不断深入,研究领域不断扩大,出现了新气象[4]

上述三个发展阶段的共同的特点是,“研究范式的转换,除在象数、易理两方面继续深入探讨外,呈现以现代科学理论多学科、多角度、多层次综合交叉研究的趋势”[5]

自二十世纪初至今,外国易学热日盛。外国易学家分别从不同的角度来研讨《易经》。出现了许多新的研究方法,取得了不少新的成果。其中著名的国际易学家有日本的池田知久[6]等,韩国的白云山、金学权,越南的吴必素、潘佩珠[7]等,新加坡的沈树圭、澳大利亚的艾灵吾,新西兰的甘开万,俄罗斯的休茨基Ю. К. Щуцкий )瑞士的荣格(C. G. Jung)等,德国的卫德明(Hellmut Wilhelm)等,美国的成中英等。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国际易学研究体现了一个重要动向,即世界化与本土化相结合。易学研究与现代世界主流学术和文化相沟通。其中最突出的有三个基本方面,一是易学与现代最新自然科学相结合。二是《易》的观念进入当代人类的实践理性领域。三是易学继续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而发挥作用[8]

三、现代易学流派及其变异形式

综上所述,广义的现代易学可以分为两个历史发展阶段。大致以1949年为界。在此之前为第一阶段,其后为第二阶段。

第一阶段广义的现代易学大致可以概括为“两派五宗”。所谓“两派”指传统易学派与现代易学派。所谓”五宗”指上述两派中的五个变异形态(变体)。

首先,传统易学派。(1)晚清时期至民国初年,属于旧经学派易学有,杭辛斋的易学偏重“数”学,徐昂、尚秉和的易学偏重“象”学。这是现代易学中传统派的开端。(2)到了民国晚期,属于新经学派易学有,马振彪的易学偏重“集注”[9],杨树达的易学偏重“义”学[10],而高亨的易学则偏重于“史”学[11],形成现代传统派易学的另一个变体。

其次,现代易学派。(1)晚清时期至二十世纪民国前期,章太炎的易学偏重“史”学(即从训诂学、历史学、社会学、佛学、自然科学等多角度、跨学科地阐释义理),这是现代易学的开端[12]。(2)属于新“史”学派易学有,古史辨派易学家顾颉刚的易学从“层累的造成说”出发,注重从商周史及其思想史的视域来研究易学的基本问题。另一个古史辩派易学家李镜池的易学则注重对于其内部形式——筮法问题的结构分析和功能比较等系统的研究。这是现代易学的一个变体。与此同时,唯物史观派易学家郭沫若的易学则注意对于其外部形式—社会政治经济结构的研究。(3)民国后期,出现了现代易学的另一个变体,易学“哲学”——心学哲学,即马一浮的彰显传统心学的普适性的易学哲学,熊十力的开创具有现代价值理念的新心学的易学哲学。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派五宗”,包括其中的思想的说明和哲理的解释,已经构成了广义的现代易学的基本雏形。

第二阶段广义的现代易学大致也可以分为“两派六宗”。所谓两派是指新经学派与现代易学派。所谓“六宗”指上述两派中的四个变异形态(变体)。

首先,新经学派。有两个变异形态:(1)大陆方面主要有经传注释派易学系的杨柳桥和徐志锐等,在注释的体例、内容等方面有新的发展。(2)港台方面主要有文献考据派易学家屈万里、高明、胡自逢、黄庆萱、黄沛荣等,注重文献的辑佚和考据。

其次,现代易学派有四个变异形态:(1)易学史派。大陆方面有廖名春、刘大钧、郑万耕等,以及诸多新秀。注重易学研究的通史和断代史以及专人专书的研究。台湾方面有高怀民、戴君仁、徐芹庭、简博贤、曾春海等,注重易学研究的断代史和专人专书的研究。(2)易学考古派。早期工作主要是在大陆方面,有李学勤、张政烺、廖名春、张立文、张亚初、刘雨、刘大钧、邢文、陈亚军等,注重运用历史科学的方法来研究与通行本《易经》相关的出土文献数据,特别是其他版本《周易》或者《易经》,以及出土的筮数组或符号组。2003年以来,随着马承源主编《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三)》正式出版发行,上百位海峡两岸中国学人参与了战国楚简本《周易》的历史考据工作,涌现出大批新秀。特别值得提及的是,一批外国学人也参与了上述研究工作,例如,韩国的元勇准、美国的夏含夷、日本的池田知久、大野裕司、岛田悠、近藤浩之、浅野裕一、田中良明、西山尚志、佐藤良、佐野光一等[13]。(3)易学科学派。大陆方面,董光璧、丘亮辉、徐道一等在中国传统科技思想史方面、萧汉明在中医学思想史方面有许多新的见解。港台方面,杜而未注重研究易学的宗教学思想。薛学潜、魏凌云、陈立夫等关注易学中的科学思想。(4)易学哲学派。大陆方面,有朱伯昆、刘长林、傅云龙、王树人、张岱年、余敦康、张立文、宋祚胤、王振复、刘纲纪、陈亚军等人从中国哲学的新视域出发来研究易学哲学,其中涉及到形上学、思维方式、美学、伦理学等问题;他们的易学哲学研究或多或少曾经受到过从前苏联传入中土的马克思主义观点和方法的影响[14]。港台方面,有牟宗三、方东美、唐君毅、刘百闵、程石泉、戴琏璋、李焕明、陈瑞龙、唐华、罗光、林耕年等人分别从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的视域来研究易学哲学;不过,他们的易学哲学的多少有一些“反向格义”的色彩。

四、结语

作者认为,现代易学的建构要基于传统易学的解构,立足于现代易学的发展现状,着眼于未来易学的发展前景。

笔者认为,现代易学中亟待解决的问题,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即现代易学的基础理论问题和现代易学的社会实践问题。

新的设想:1. 在现代学科分类的背景下,充分利用现代学科所拥有的现代手段,对于传统易学进行系统地发掘和整理;特别是要对清代易学进行深入细致的解构工作,积极开展现代易学基础理论的建构工作,深入开展现代易学理论思维的新思路和新境界的建构工作。

2. 现代易学工作者应当主动地参加社会实践,深入地探讨国内、国际相关学术主流前沿的某些难题,积极地参与国内、国际学术合作项目,努力学习和吸收其他现代相关学科的长处;与此同时,将传统的易学原理在现代文明中进行推广、应用、创新。在此基础上,

3. 通过相应的立法、执法、司法,依法消除易学研究机构和易学学术团体的行政化,促使其逐步实现社会化;参照中国传统的学术规范,根据当代国际通行的公共道德和职业规范,逐步限制现代易学界内部各种类型的学术垄断。

现代易学的宗旨是对于传统易学的解构和对于未来易学的建构提供思路和境界。作为现代易学的学术分支之一,现代易学的学术规范和科学范式,既要与国际相关学术主流的学术规范或科学范式相兼容,同时二者又应当保持明显的区别性特征,即前者基于其“特殊性”的立场的普遍性,而有别于后者所谓的“普遍性”立场的特殊性,进而,形成事实上的差别和对立,形成价值上的宽容和尊重。

 

 

参考文献

陈亚军:〈解构与建构:传统易学的基本问题〉,Advances in Philosophy 《哲学进展》, 201310, 2, 46-52

成中英:〈《易经》研究的现代化问题〉,《周易与现代化》,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2年,页5-11

池田知久监修,日本大东文化大学上海博楚简研究班编辑:《上海博楚简の研究(六)》,东京:日本大东文化大学大学院事务室发行,日本株式会社ドツトケイズ印刷,201231日。

林安梧:〈《易经》思想与二十一世纪文明之发展〉,《鹅湖月刊》,2002 12 月,第330期,页36-48

林忠军:〈试论现代易学的特点及意义〉,《理论学刊》,1998年第二期,页36-41

———:〈现代易学的特点及发展趋势〉,《光明日报》,20031216日。

丘亮辉:〈新世纪自然辩证法研究的两个方向——工程哲学和周易哲学〉,《自然辩证法研究》,2006年第8期,页94-98

Smith, Richard J. “Select Bibliography of Works on the Yijing《易经》since 1985.” Journal of Chinese Philosophy, Supplement to Volume 36(2009):152-163.

王先胜:〈揭开易学界的神秘面纱: 当代中国易学研究反思录〉,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 2011年。

王新春:〈易学研究的视野与方法——浅议当今易学研究中存在的几个问题〉,《哲学研究》, 1998年第2期,页29-37

王在华:〈现代易学概论〉,《兰州交通大学学报》,2006年第五期,页61-64

王振复:〈当代易学研究趋势〉,《学术月刊》,1997年第5期,页23-29

吴世彩:〈易学研究的文化价值及其现代化旨归〉,《东岳论丛》,2001年第4期,页109-110

徐道一:〈周易与廿一世纪科学〉,《2002年世界易经大会论文集》,桃园县: 圣环图书股份有限公司,2002年,页206-212

杨必仪:〈用现代科学思维促进易学的研究和发展〉,《青海师专学报(教育科学)》,2004年第四期,页18-21

杨宏声:〈关于易学现代化若干问题的思考〉,《周易与现代化》,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2年,页15-28

杨庆中:〈中国易学研究在21世纪〉,《中国哲学史》,2001年第4期,页22-29

———:〈现代易学研究的困境与出路〉,《学术月刊》,2008年第一期,页46-51

杨亚利:〈适应新趋势,在多学科交叉点上开辟易学研究新途径〉,《理论导刊》,2007年第1期,页105-107

易吾:〈现代易学研究纲要〉(),《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5年第2期,页43-48

———:〈现代易学研究纲要〉(),《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5年第3期,页64-70

朱高正:〈论太极思维——”周易现代化”方法论初探〉,《国际儒学研究》第8辑,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9年,页126-158

 

 

 

 



[1]參見汪學群:〈試論清代中期易學諸流派的特色〉,《中國哲學史》, 2008年第4期,頁38-44

[2]參見施炎平:〈易學現代轉化的一個重要環節——析康有為對《周易》理念的詮釋和闡發〉,《周易研究》, 2008年第6期,頁41-47

[3]參見施炎平:〈易學現代轉化的一個重要環節——析康有為對《周易》理念的詮釋和闡發〉,《周易研究》, 2008年第6期,頁41-47

[4]參見宋錫同:〈建國六十年來大陸易學研究回顧與展望〉,《現代哲學》,2011年第4期,頁115

[5]參見楊亞利:〈20世紀的山東易學〉,《理論學刊》, 2003年第3期,頁33-37

[6]參見池田知久監修,大東文化大學上海博楚簡研究班編輯:《上海博楚簡の研究》,第一卷至第六卷。

[7]參見許氏明芳:《二十世紀以來越南的《周易》研究》(鄭州:河南大學碩士研究生論文, 2009年)。

[8]參見韓增祿:〈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易學與科學專業委員會理事會工作報告〉,《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易學與科學專業委員會全國第二屆會員代表大會暨易學思維與科學技術學術研討會》(北京,20051111日)。參見Smith, Richard J. Select Bibliography of Works on the Yijing易经since 1985,Journal of Chinese Philosophy, Supplement to Volume 36(2009) 152-163.

[9]參見連鎮標:〈馬振彪與《周易學說》〉,《閩江學院學報》,2003年第4,  7-12

[10]參見韓慧英:〈為往聖繼絕學——民國年間傳統治《易》路徑之研究〉,《周易研究》,2010年第4期,頁 64-65

[11]按:高亨的易學突破了傳統的以尋求「辭象相應之理」為其宗旨的學術範式,而以「離傳解經」為其基本特色。

[12]參見傅傑編校:《章太炎學術史論集》(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7年),第26頁。參見,張昭軍:〈章太炎對《周易》義理的多維闡釋〉,《周易研究》,2004年第3期,頁67-72

[13] 參見池田知久監修,大東文化大學上海博楚簡研究班編輯:《上海博楚簡の研究》,第一卷至第六卷。

[14]參見楊慶中:〈論20世紀中國的易學研究〉,《國際易學研究》(北京:華夏出版社,1998),第4輯,頁205230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