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近期论文新见 > 正文

邵雍先天学的人生论内涵

本文作者: 4年前 (2014-11-07)

邵雍先天学的人生论内涵赵中国北京中医药大学人文学院 邵雍是易学大家,也是北宋五子之一。长期以来…

邵雍先天学的人生内涵

赵中国

北京中医药大学人文学院

 

 

 

 

邵雍是易学大家,也是北宋五子之一。长期以来,研究者们往往注意到其“观物之学”即象数哲学的部分,而对其人生哲学关注较少。但是,如果不了解邵雍的人生哲学,就不知道邵雍何以“安乐”,就不知道邵雍的生命安立于何处。这对于邵雍研究来说是一种严重的缺失。近年来,邵雍先天学的人生哲学部分,已经受到了关注。本人在此主要把邵雍人生论所内蕴的逻辑和基本内容呈现出来。

一、邵雍先天学之人生论的三个方面

邵雍人生论的建构逻辑可分为三部分:人生论的基础,即万物之中“人为贵”的思想;人类中的典范,即圣人之论;人生的个人修养,即修心之学。人生论的基础,是在对万物进行分析的时候,凸显出人类的独特和尊贵。圣人之论,说明了圣人的内涵,通过对圣人的阐发强调了人的社会意义。修心之学,专论个人修养的方法和境界。以下分述之。

1、“以物观物”凸显“人为贵”

邵雍先天学最为世人熟知的部分是其“观物之学”,它的建构规则是用“四分法”对天地万物进行解释,比如解释天地发展历史有元会运世之说,解释天象有太阴太阳少阴少阳,解释地象有太刚太柔少刚少柔。在解释万物的时候,也充分运用了“四分法”。用走飞草木、性情形体、色声气味、眼耳口鼻等成组概念对万物进行分类式的解释。不过,这种解释,落脚在“人为万物之灵之贵”的观念上。

邵雍说:“人之所以能灵于万物者,谓其目能收万物之色,耳能收万物之声,鼻能收万物之气,口能收万物之味。声色气味者,万物之体也。目耳口鼻者,万人之用也。体无定用,惟变是用。用无定体,惟化是体。体用交而人物之道于是乎备矣。”(《皇极经世书》卷十一)这是通过强调人类的感官功能强大超过万物来论证人类的优越性。如果用体用观念来概括人物关系的话,那么,万物属于事体的一面,人类则为运化事体的“用”的一面。而正因为这一点,人灵于万物,为万物之贵,“人之类备乎万物之性。人之贵兼乎万类,自重而得其贵,所以能用万类。”(《皇极经世书》卷十四)

事实上,人为万物之贵的根本意义,并不在于贵于万物,而是因为人进一步能效法天道,成就理想的人格。“人谓之不圣,则吾不信也。何哉?谓其能以一心观万心,一身观万身,一物观万物,一世观万世者焉。又谓其能以心代天意,口代天言,手代天功,身代天事者焉。又谓其能以上顺天时,下应地理,中徇物情,通尽人事者焉。又谓其能以弥纶天地,出入造化,进退今古,表里时事者焉。”(《皇极经世书》卷十一)如此一番论述,邵雍就突出了人能成为圣人的种种条件。

2、“圣人尽民”

如果说,“以物观物”是在讲求“物理之学”,同时凸显出人为万物之贵,那么,更进一步,在天地万物的场域中,如何尽人事则自然成为下一个问题。关于这个问题,邵雍没有泛泛而论,而是通过特别讨论人类中的典范即圣人来表达对于理想人格的希望。

而圣人的本质,就是能够效法天道者。“昊天以时授人,圣人以经法天”(《皇极经世书》卷十一),“天地生万物,圣人生万民”(《皇极经世书》卷十四),“移昊天生兆物之德而生兆民,则岂不谓至神者乎?移昊天养兆物之功而养兆民,则岂不谓至圣者乎?”(《皇极经世书》卷十二)。天道的本质,是生养万物,圣人法天道参赞天地之化育,亦是生养万民,用邵雍的话来说,就是“尽民”,“天地之道尽之于万物矣,天地万物之道尽之于人矣。人能知其天地万物之道所以尽于人者,然后能尽民也”,“天之能尽物,则谓之曰昊天。人之能尽民,则谓之曰圣人”(《皇极经世书》卷十一)。这是总的原则,具体而言,圣人又有“尽民”的工具,这就是儒学经典以及内蕴的礼乐文化。邵雍说:

夫昊天之尽物,圣人之尽民,皆有四府焉。昊天之四府者,春夏秋冬之谓也。阴阳升降于其间矣。圣人之四府者,《易》、《书》、《诗》、《春秋》之谓也。礼乐污隆于其间矣。春为生物之府,夏为长物之府,秋为收物之府,冬为藏物之府。号物之庶谓之万,虽曰万之又万,其庶能出此昊天之四府者乎?《易》为生民之府,《书》长民之府,《诗》为收民之府,《春秋》为藏民之府。号民之庶谓之万,虽曰万之又万,其庶能出此圣人之四府者乎?昊天之四府者,时也。圣人之四府者,经也。昊天以时授人,圣人以经法天。天人之事,当如何哉?(《皇极经世书》卷十一)

这是通过类比昊天以春夏秋冬来尽物,说明圣人以《易》、《书》、《诗》、《春秋》来尽民。而四种经典的本质,这是礼乐文化。如此,圣人法天以礼乐文化陶冶百姓而百姓得养。

3、“天学修心”

圣人尽民属于圣人的生存原则,《易》《书》《诗》《春秋》是圣人尽民的“四府”。但这些还没有深入到圣人的内心,而圣人的根本则在于对“至妙至妙者”的体证,“夫一动一静者,天地至妙者欤?夫一动一静之间者,天地人至妙至妙者欤?是故知仲尼之所以能尽三才之道者,谓其行无辙迹也。”(《皇极经世书》卷十一)所谓的“至妙至妙者”,即“一动一静之间者”,就是太极。太极就是天地万物的本源本体,最为神妙,“无思无为者,神妙致一之地也,所谓一以贯之。圣人以此洗心,退藏于密”。(《皇极经世书》卷十四)所以,就宇宙本体论而言,究极之处是太极,就人生论而言,究极之处是体证太极之心。而在邵雍的话语体系中,“心为太极”。

心体证太极的方法约有三:一、消解我执,二、呈现至诚,三、自觉其心。所谓消解我执,就是站在天道的层面上,超越自我和自私,依据天理安顿个人生命。如他说:“圣人利物而无我”,“任我则情,情则蔽,蔽则昏矣。因物则性,性则神,神则明矣”。所谓呈现至诚,就是呈现天地人的本然状况,因为天道本来即诚,“不诚无物”。如他说:“惟至诚与天地同久”,“为学养心,患在不由直道;去利欲,由直道,任至诚,则无所不通”,(《皇极经世书》卷十四)“先天学主乎诚,至诚可以通神明,不诚则不可以得道”,(《皇极经世书》卷十三)“欲得心常明,无过用至诚”。(《伊川击壤集》卷十六所谓自觉其心,就是从追逐外物的生命倾向中回复到内心之中。如他说:“心一而不分,则能应万物。此君子所以虚心而不动也”《皇极经世书》卷十四,“眼前伎俩人皆晓,心上工夫世莫知”。(《伊川击壤集》卷十九

通过践履这三种方法,可以达到太极即先天境界。而先天境界又有三种内涵:一、先天之意,难以名状,二、天地之境,闲静安乐,三、天人之交,氤氲天和。具体而言,先天之意难以名状,是因为太极即先天本体自身具有超越性,因为先天为一,一旦为二而可以名状,者已落入事迹之中,但先天之意又有端倪可见,这是因为本体必然呈现在事物之中,呈现在生命之中。而对于这种呈现的体认,就是不可言说的难以名状。如邵雍说:“恍惚阴阳初变化,氤氲天地乍回旋。中间些子好光景,安得工夫入语言”《伊川击壤集》卷十二,“阴阳初感处,天地未分时。言语既难到,丹青何处施”(《伊川击壤集》卷十一),“物理窥开后,人情照破时。且无形可见,只有意能知”(《伊川击壤集》卷十一),都是形容这一点。天地之境闲静安乐,是指人之生命安立于、融合于天地之境中,会感受到闲静安乐的意蕴。事实上,闲静安乐是人生在消解私意和我执之后,对于天地大化自然闲静,天地生生之意自然呈现,天地之大美自然呈现的一种真实感受。如邵雍说:“何处是仙乡,仙乡不离房。眼前无冗长,心下有清凉。静处乾坤大,闲中日月长。若能安得分,都胜别思量”(《伊川击壤集》卷十三),“著身静处观人事,放意闲中炼物情。去尽风波存止水,世间何事不能平?”(《伊川击壤集》卷四)“自从三度绝韦编,不读书来十二年。大鼈子中消白日,小车儿上看青天。闲为水竹云山主,静得风花雪月权。俯仰之间俱是乐,任他人道似神仙。”(《伊川击壤集》卷十二)就是指这一点。天人之交氤氲天和,是指在天道的高度上,天人合一之“和”,天和是天地之道的本然状况,是天道生生不息本所具有的交感和谐之美,因为以气之氤氲最能状天地之生意,最能状天地人和谐之大美,所以邵雍又用“和气氤氲”来形容“天和”。邵雍有诗:“尧夫何所有,一色得天和。夏住长生洞,冬居安乐窝。莺花供放适,风月助吟哦。窃料人间乐,无如我最多”(《伊川击壤集》卷十三),“众人之所乐,所乐唯嚣尘。吾友之所乐,所乐唯清芬。清芬无鼓吹,直与太古邻。太古者靡他,和气常氤氲”(《伊川击壤集》卷八),都是说明这种境界。

总的来说,因为太极之心是人生的终极归宿,所以邵雍对于心学极为重视。他说

天学修心,人学修身。身安心乐,乃见天人。(《伊川击壤集》卷十八)

先天事业有谁为,为者如何告者谁。若谓先天言可告,君臣父子外何归。

眼前伎俩人皆晓,心上工夫世莫知。天地与身皆易地,己身殊不异庖牺。(《伊川击壤集》卷十九)

显然,到了心学境界,才算是证大道,才算是知天人。邵雍的心学部分,理应受到我们重视。

二、邵雍先天学的核心是太极

通过对邵雍先天学的人生哲学论域的介绍,我们会发现,事实上,它呈现出了这样一个清晰的逻辑:观物之学→圣人之学→先天心学。不能说圣人之学不是先天心学,但圣人之学主要论述了圣人的事迹,而先天心学主要阐发了圣人心学的内蕴。而在这三个层面中,最关键的是先天心学,这是人生追求的究极之处。而它和邵雍的宇宙本体论完全相关,是其宇宙本体论中核心概念太极的人生论体现。

如果用邵雍自己的表述,他的宇宙本体论可以用两个相类的命题表示:

太极一也,不动;生二,二则神也。神生数,数生象,象生器。

太极不动,性也,发则神,神则数,数则象,象则器。器之变复归于神也。

这两个命题中,核心概念是太极,它是天道本体,本体发用有了象数,有了器物。围绕象数和器物而展开,就是邵雍的象数形式的“物理之学”,围绕太极和神而展开,就是先天学本体论。而太极不只是宇宙本体论的核心概念。它还具有人生论意义。邵雍又说“心为太极”,又有一首诗写道“松桂操行,莺花文才。江山气度,风月情怀。借尔面貌,假尔形骸。弄丸余暇,闲往闲来。(小注:丸谓太极)”(《自作真赞》,《伊川击壤集》卷十二)所谓“弄丸”,就是体证太极。而前面所论“至妙至妙者”也是太极。而体证了太极,就能“至妙至妙”“行无辙迹”。所以我们说,邵雍的先天心学,本质就是体证太极之学。这是邵雍对太极的深刻体悟,是邵雍立足于易学、立足于先天学对于传统儒学的贡献。

而事实上,在易学之中,除了太极之外,还有很多概念具有深刻的人生修养意义,等待我们去发掘,为新时代之中传统文化的现代化作出进一步的贡献。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