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近期论文新见 > 正文

论俞琰援易入丹的易学诠释取向

本文作者: 4年前 (2014-11-14)

论俞琰援易入丹的易学诠释取向李秋丽 山东大学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中心 俞琰(1253—1316…

论俞琰援易入丹的易学诠释取向

李秋丽

山东大学

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中心

 

 

 

俞琰(12531316),字玉吾,自号古吴石涧道人、林屋山人等,是宋末元初著名的易学家。在注重对《周易》文本阐发的同时,俞琰易学诠释具有服务于道教内丹学的倾向,本文拟就其这一诠释取向进行论述,以此管窥元代易学发展及其易与佛道文化融会的倾向。

俞琰认为道教内丹学与易学在义理上是相通无碍的,主张将易道用于指导内丹修炼,不仅为道教内丹学奠定了理论基础,还将易象、易图、易数直接运用于内丹修炼理论建构。

一、道即天地之道——易丹会通的基础

俞琰认为象是根本,应据象言理,那么如何借助易道和易象来为修炼内丹提供指导呢?这就必须要找到易丹会通的桥梁。他认为易道就天地之道,丹道亦是天地之道,那么二者是可以相通的。

《系辞上》讲“易与天地准”,在俞琰看来,易象就是对天道自然的效法。既然易道就是天地之道,易与天地彼此相似,天地有阴阳,《易》也分阴阳。圣人观天地之自然而作《易》,所以易象实与天地之象相似而不违背。俞琰指出八卦是圣人之心的体现,圣人效法天地作易象,故而易象与天地同,为易象寻找到了天道基础、形上根据。天地之道也就成了易象所内蕴的最大易道。

除了易象与天地相似、易道与天地之道相通,在俞琰看来,作为修炼内丹基础的我们每个人的身体也与天地相似,所以丹道也是天地之道。俞琰认为:“修丹者诚能法天象地,反而求之吾身则身中自有一壶天。”(《周易参同契发挥》卷下)于是天地之道就成为实现易道与丹道会通的根据、基础。

俞琰认为《易》与内丹修炼都是本于天地之道。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就是一部体现这种把天地之道作为易丹会通基础、根据的著作。

既然如此,如何借助天地之道实现易道与丹道的会通?

首先,从“日月为易”思想出发,重视外日月和内日月的区分。人由观天地日月之象反身而求,可知人身之中亦有日月。这个彰显“身中之阴阳”变化的内日月,所以一方面“假象托物”,通过易象的运用就可以洞见天地阴阳的变化,另一方面如果人反身而求,就可以领悟到自身阴阳的运行规律,从而使人能知晓身体的神妙变化。

其次,易道揭示了天地人三才之理,返观人自身,首、腹、心地位如同三才,气流转于其间,犹如天地之气的流转,与《易》之所说天地人三才之道有相似之理。气贯通于人身之中使心肾相交,这种心肾相交,其背后犹如有个变化无穷、神妙莫测的“神”在支撑。故而,人就有修炼得长生的可能。

再者,易道揭示了天地阴阳之气的动静变化之理,炼丹之法讲的动静变化之理,也可以理解成易道的体现。据此,俞琰提出金丹是身中之易。认为修炼金丹所讲究的动静变化之理,也是一种生生不已、不断变通之理。

二、身即先天之图——易丹会通的纲领

既然金丹为“身中之易”,那么如何理解内丹学的思想纲领?就易学研究来讲,朱熹用先天图来诠释《易》的形上理据,认为先天学就是易学纲领。就丹道研究来讲,在确立了内丹学的天道基础的同时,俞琰用先天图来诠释内丹学的思想纲领。

俞琰认同朱熹将伏羲先天图作为体认易学成立先天根据的纲领理路,援易入丹,把这个易学的纲领作为道教内丹学的纲领,以之解释和指导丹道的修炼。他认为《参同契》一书是借《易》明人生丹道之术,与邵雍的先天图关系密切。

先天图成为俞琰理解《参同契》的入路。将先天图引入道教易,以阐述炼丹理论,是俞琰丹道易的一大贡献。如何理解这个先天图?他认为,先天图环中之秘就是魏伯阳《参同契》之学的关键。萧汉明先生指出:“所谓先天图环中之秘,说的不过是打开内丹修炼奥秘之门的钥匙,因而对于俞氏内丹学研究来说,无疑具有方法论的意义。”[1]

为了开显这个环中之谜,首先,俞琰从太极的角度进行了诠释,他说:“环中者,六十四卦环于其外而太极居其中也。”(《易外别传》)俞琰以《易》的太极之道作为道教内丹修炼学的理论根据,这为内丹学的建构提供了形而上的本体支撑。在俞琰看来,太极是万物化生的动力源泉。而就人身来讲,心即太极。

他将先天图与人身二者相比较而论,认为环中在《易》为太极,在人身为心。太极为天地未分之始,而人身亦有此太极。俞琰所理解的心既是指作为器官的心,又代表心的功能。心作为身中之易的“太极”,具有两大含义。一是主宰义,心是太极,主宰着人身的变化。二是感应义,人有心才能感而遂通天下之故。人仰观俯察天地自然之象若有所体悟,乃是因为依赖人心的思考与感应。因为心的作用,人才能上合天地之道,体会到阴阳二气的交感,万物化生,天道自然和谐,宇宙是永恒的宇宙,那么相应地,人与天地相参,通过“虚吾心,运吾神,回天关,转地轴”的修炼,也可以修成长生久视之道。

既然人心可以体悟太极之道,那么,心是如何发用的呢?心如何来统摄身的修炼呢?其次俞琰借用了邵雍“天根月窟”思想。邵雍先天图是用来宇宙天地阴阳二气消长盈虚的流转的,是言天道自然,俞琰以邵雍先天图为根据,做了“先天天根月窟图”,通过描绘宇宙阴阳二气消息盈虚情状来说明心主宰下的人体内如何调神调息的修炼方法。

俞琰一方面根据先天图阐发了《参同契》炼丹之理,强调环中之太极与环外六十四卦,揭示了在炼丹过程中调神的重要性和进火退符程序适时的意义;另一方面又从内丹学视域,开显了环中、天根月窟等思想新内涵。这种开显已经不同于邵雍先天图思想本义。

三、乾坤为鼎,坎离为药——丹道修炼的易学借镜

既然金丹为“身中易”,我们的身又是“先天图”,那么如何借鉴易学资源来实现易道在炼丹过程中调神之妙和适时进火退符之功?俞琰指出:

天地虽大,造化虽妙,而其日月星辰之著明,五行、八卦之环列皆为吾掇入于一身之中,或为吾之鼎炉,或为吾之药物,或为吾之火候,反身而观,三才皆备于我,盖未尝外吾身而求之他也。(《周易参同契发挥》卷上)

可见,不管是彰显日月星辰之“著明”的易象,还是开显五行、八卦之环列的易数都可以入丹,成为指导内丹修炼的重要资粮。

首先,俞琰认为,易学提供了内丹修炼的象数基础。《参同契》用乾坤两卦象征、符示内丹修炼的鼎器,坎离两卦象征、符示内丹修炼药物。即是说,用乾坤坎离卦象来比拟内丹的修炼,把人身当作炼丹的鼎炉,采撷身体内外日月为药物。

其次,俞琰用易象来说明丹道修炼中呼吸的方法。俞琰指出了人身之中心肾水火升降在丹术中的主宰意义。内丹修炼之道在于将心火入肾水,水火相交。心肾为坎离之体,呼吸为坎离之用。所以要注重呼吸之法。人通过修炼获得天地正气而长生的关键是因为有呼吸。天地呼吸有阳升阴降,那么人就可以效法这一升一降的呼吸。“内炼之道,以神气为本”(《易外别传》),那么一定要把握好气的升降运行。通过调息,吐故纳新,让身体得到修炼。为了更好地揭示气之升降机理,俞琰依据邵雍的先天图,创作出许多图式,如地承天气图、月受日光图、先天卦乾上坤下图等进行描述炼丹的要领。

另外,俞琰将《参同契》纳甲法做了较大发挥,以天象来说丹法,进一步论述了纳甲取象在炼丹过程中火候把握的譬喻意义。俞琰也用易数来比拟表征人身火候的调节。“四象即七八九六也,即上文所谓七八数十五,九六亦相当是也。以七八九六合之则为三十,应一月三十日之数,皆设象比喻也。”(《周易参同契发挥》卷上)

可见,俞琰在对《易》的诠释具有丹道化倾向。《周易参同契发挥》和《易外别传》就是易学与道教理论的巧妙结合。故俞琰易学具有“正传别传二重化”[2]的特征。他的易学思想不仅有功于易学,还推明了道教内丹学理论,对后世道教易学的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元代易学研究”(13CZX040

作者简介:李秋丽,山东大学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中心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是宋元明清易学史。

[1]萧汉明,郭东升:《〈周易参同契〉研究》,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2001年,第219220页。

[2]詹石窗:《正传别传二重化——俞琰〈易〉说浅析》,《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8年第1期,第6672页。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