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近期论文新见 > 正文

柏拉圖靈魂觀與靈魂不朽

本文作者: 3年前 (2014-12-31)

柏拉圖靈魂觀與靈魂不朽 冀劍制 摘要:柏拉圖主張靈魂是不朽的,並且將靈魂分成三個部分,分別是慾性、理…

柏拉圖靈魂觀與靈魂不朽

 

冀劍制

 

摘要:

柏拉圖主張靈魂是不朽的,並且將靈魂分成三個部分,分別是慾性、理性、與血性。並且認為慾性靈魂是人生的大敵,是引發人類墮落的主要因素。而理性靈魂則是慾性的天敵,但其影響力不足,難以孤身對抗慾性。但若能與血性靈魂聯手,則將能成功抵擋慾性的侵襲,提升靈魂的品質。然而,在柏拉圖心目中,這三種靈魂都是不朽的嗎?本文主張並非如此,只有理性與血性部分才是,而慾性靈魂很可能是到了人世間後才形成的一股力量。

 

關鍵詞:柏拉圖、靈魂、對話錄

 

 

當我們討論蘇格拉底的思想時,我們主要依據柏拉圖的《對話錄》。在《對話錄》中,由蘇格拉底和其他學生的對話顯示出蘇格拉底的思想。然而,依據哲學史的研究,我們有理由相信,某些《對話錄》中由蘇格拉底所說的話,事實上不是真的出自蘇格拉底,而是出自柏拉圖自己。也就是說,《對話錄》中的某些蘇格拉底思想事實上是柏拉圖的思想。然而,要區分哪些是柏拉圖以及哪些是蘇格拉底的想法,這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本文認為這樣的區分也不是很重要,所以一律稱之為柏拉圖的想法。因為,就算不是出自柏拉圖,至少柏拉圖也認同那些想法,所以,這樣的立場基本上是不會錯的。如果覺得這樣還是很難接受,那就當作是「依據《對話錄》所得出的想法」也是可以的。

 

在整個《對話錄》中,有幾個地方談到關於「靈魂」的看法。基本上柏拉圖認為靈魂是由不同部分的組合,可以分成三個部分[1],而且,柏拉圖也認為靈魂是不朽的[2]。那麼,本文想要探討一個柏拉圖沒有明確說明的衍生問題:依據《對話錄》,柏拉圖是否主張整個靈魂都是不朽的呢?或是只有某些部分是不朽的?然而,由於《對話錄》有某些地方的主張在寫法上是不太一致的(Vlastos 1991),也有可能是出自不同人之手。所以,我將主要針對整個對話錄中較為重要的「理想國」這個章節的觀點來討論,當有任何爭議時也以「理想國」為主要依據。

 

這篇論文的主要目的並不在於討論柏拉圖的觀點是否合理,而是依據柏拉圖已經有的觀點,進一步分析他是否認為整個靈魂都是不朽的,這是企圖要補充柏拉圖沒有清楚說明的部份。那麼,我們先來看看柏拉圖是怎麼討論靈魂的,以及其對靈魂的界定是什麼。

 

一、柏拉圖談靈魂

 

首先,柏拉圖先把靈魂區分成兩個部分。他說:

 

在一個人的靈魂中,有較好的部分、及較差的部分。如果天性好的部分可以控制壞的部分,這就是自我控制。如果這個較小的、而且較好的部分,由於不好的成長過程或是交壞朋友的緣故,被較大、且較壞的部分壓制了,那麼,這就是自己被自己擊敗了。[3]

 

在這段話中,柏拉圖將靈魂分為兩個部分。一個部分是比較小的、但比較好的,而且屬於自然天性;另一部份則是比較大的、但卻是比較壞的。這時,我們會想問一個問題,這個比較壞的部分是否屬於「非自然天性」?

 

雖然,柏拉圖在這段話只有在談到比較好的靈魂時說,那是屬於自然天性,但並沒有說另一部份就不是。但我認為,我們可以解讀成「壞的靈魂部分不屬於自然天性」,因為,在柏拉圖的《對話錄》中,我們可以找到類似觀點。這個部分將在稍後討論。如果是這樣的話,當自然部分屬於不朽的時候,非自然部分就非不朽了。

 

柏拉圖認為,這兩個部分的靈魂處在互相敵對的狀態,如果好的部分贏了,則為自我控制,否則就是失敗了。那麼,這究竟是人類靈魂哪兩個部分的戰爭呢?在《對話錄》的其他地方,柏拉圖指出,靈魂的慾性部分是比較大的部分,而且其本性就是和靈魂的理性部分敵對。[4]從這兩段話的比較,我們可以大致有個輪廓:「靈魂至少有兩個部分,比較大且比較糟的部分就是人的慾望,而比較好、但比較小的部分則為人的理性,當理性獲勝,就是自我控制的局面,當慾望獲勝,則是被自己打敗的狀態。」也就是說,在對靈魂做三分時,那個可能是非自然成分的屬於與慾望相關的靈魂。

 

然而,這裡只談到靈魂中的兩個部分,在《對話錄》中,靈魂實際上還有另一個部分,稱為血性部分。那麼,這第三個部分在整個靈魂中又扮演著什麼角色呢?而這些部分全都是不朽的嗎?本文將會陸續討論這些問題。

 

另外,柏拉圖關於「靈魂」的用詞可能和當今中文不太一樣,這可能需要釐清的部分。或許,這靈魂的意義會更接近當代「心靈」的含意。也或許,對柏拉圖來說,靈魂和心靈實際上是沒有區別的。這是一個我們在討論時容易誤解而需要當心的地方。

 

二、靈魂的慾性部分

 

柏拉圖說,「在靈魂中,有一類東西稱之為慾性,慾性的最清楚範例就是飢餓和口渴。」[5]從這段話來說,很明顯的,柏拉圖想談的慾性部分的靈魂主要是針對身體的各種慾望。但柏拉圖想分析的,跟一般我們說的慾望還是有點不同,他在靈魂觀中想強調的,是一股驅動靈魂的力量,而且這股力量來自於人的各種肉體慾望(或許也包含非肉體慾望,但其較著重在肉體慾望方面),因為柏拉圖說:「一個口渴的人,只想著要喝點東西,而且其靈魂被這股力量所驅動著。」[6]因此,我們可以把慾性的靈魂理解成「驅動靈魂追求慾望(肉體享樂)的一股力量」。然而,肉體享樂並不是唯一屬於慾性靈魂的力量,柏拉圖認為,「對金錢的追求」雖然不屬於肉體享樂,但一樣有著強大的力量影響人們,甚至使人成為它們奴隸。[7]這股力量,也是屬於慾性靈魂的力量。所以,柏拉圖也解釋說,

 

我們很難給慾性靈魂這個部分一個明確的名稱,因為其具有許多種類的形式。我們之所以這樣稱呼它,那是因為其最大的部分屬於肉體上的享樂,像是食物、飲料、性,而大部分慾性靈魂的驅動力量都與這些肉體享樂有關,但我們也可以把這部份的靈魂稱之為愛錢的靈魂,這是因為這類享樂大多可以藉由金錢來獲得。[8]

 

在這段話中,我們可以發現,柏拉圖之所以把對金錢的追求也視為慾性靈魂的力量所導致,那是因為金錢可以協助我們獲得肉體上的愉悅,也就是說,慾性靈魂對我們的影響力直接或是間接來自於肉體上的各種慾望,這整個和肉體慾望相關聯的心靈驅動力,都算是慾性靈魂的部分。

 

這股心靈驅動力顯然是每個人心中最大的一股力量,絕大多數人都是依據這個驅動力在生活。而柏拉圖認為,這是被慾性靈魂宰制的後果。人們大多都是慾性靈魂的奴隸,被這股力量所操縱。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問一個問題,當柏拉圖主張靈魂不朽時,這個不朽,是否也包含著這個慾性靈魂呢?如果是,那麼,慾性將可能在未來死後的世界主宰人們;如果不是,那不朽的靈魂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情況呢?這個問題將會在本文最後詳細討論。

 

三、靈魂的理性部分

 

為了制衡慾性的靈魂,柏拉圖主張,靈魂中具有理性的部分,這個部分能將我們從慾性的掌控中拉回。就以口渴來說,渴了會想喝東西,但我們可以借助理性,控制自己不要去喝不該喝的東西,所以,有些口渴的人依然可以什麼也不喝。[9]

 

也就是說,靈魂中的理性力量是慾性部分的天敵,由於在柏拉圖的思想中,這些靈魂的部分可以視為掌控我們的力量,所以,這等於是在靈魂中,慾性的力量和理性的力量相抗衡,慾性力量引導我們朝向追求肉體享樂,而理性的力量則在於將我們從那樣的誘惑中拉回來。這也就是柏拉圖所謂的「自我控制」的一股靈魂力量。它讓我們不再受到慾望的奴役。

 

那麼,我們知道靈魂的理性力量是慾性力量的反向力量。但這股力量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力量呢?

 

首先,依據柏拉圖的說明,他認為理性的力量與血性的力量是兩大靈魂的護衛,防止我們沈淪於慾性的誘惑之中。而這兩股力量的作用,理性力量來自於推理與計畫,而血性力量則是一股奮戰的力量。[10]

 

柏拉圖主張,理性力量除了可以用來推理與計畫之外,還可以用來學習[11]、並且養成智慧與認識真理[12]。所以,我們可以把這部份的靈魂簡單稱之為「理性思考的力量」。柏拉圖認為這股力量是靈魂中較好的一個力量,應該成為靈魂的主宰,擔任人們一切行事的最高指導原則。[13]

 

在學習方面,依據柏拉圖學習觀,學習事實上就是回憶[14],因為我們在出生前就已具備各種觀念,學習的過程只是把這些觀念回憶起來而已[15]。從這個角度來說,靈魂的理性部分應該是不朽的,因為既然觀念在出生前就已具備,這種回憶觀念的能力自然應該是與生俱來的,否則,我們如何開始學習呢?所以,當我們思考靈魂各個部分是否是不朽的問題時,理性部分是一個較沒有爭議的部分。而且,由於柏拉圖也認為理性部分的靈魂是最重要的一個部分,如果這最重要的部分並非不朽,但整個靈魂卻是不朽,這是很不合理的。

 

四、靈魂的血性部分

 

柏拉圖認為,靈魂的第三部分是一股作戰的力量,它應該作為協助理性的力量,共同對抗慾性的吸引力。它之所以可以用以共同對抗慾性,有以下的理由:

 

(1)  在柏拉圖對血性靈魂的說明中,生氣與厭惡都屬於血性的部分。[16]

(2)  生氣與厭惡都可以用來對抗慾性。[17]

從這兩個理由來看,血性的靈魂的確可以作為對抗慾性的一股力量。

 

然而,血性的靈魂並不單獨對抗慾性,而是和理性的靈魂聯手。柏拉圖解釋這種聯手的方式是說,「有時慾性的力量引導人們走向與理性思考相反的道路,這時有可能會引發血性靈魂對慾性的操控感到憤怒,於是將靈魂的走向轉移到理性認同的道路上。」[18]從這個觀點,我們可以發現:,柏拉圖認為理性部分的靈魂並非總是控制著慾性的靈魂。它需要血性靈魂的協助。而且,柏拉圖也認為,血性靈魂的天性本來就是用來幫助理性靈魂,共同對抗慾性靈魂的不當誘惑。協助我們在成長過程中不會墮落。[19]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柏拉圖有時就把靈魂分成兩個部分,慾性是一個部分,而理性和血性的合體則是另一個部分。

 

然而,柏拉圖也發現到,雖然血性靈魂的天性是協助理性靈魂,但這並不表示血性靈魂總是站在理性靈魂這一邊。因為,人總是有可能會被慾性靈魂的力量誘惑而在成長過程中墮落。

 

也就是說,在靈魂的各部分中,慾性靈魂的力量是最強的,單獨的理性力量並不足以對抗它,即使我們理智發現某些慾望不好,會引人沈淪、墮落,甚至已經發現自己正處於這樣的情況下,人們仍然可能會繼續沈淪下去。我們需要血性靈魂發揮力量站在理性靈魂這邊,才能成對抗慾性靈魂的作用。

 

然而,有一種更糟的情況是,柏拉圖也認為,血性的靈魂不僅有可能不站在理性靈魂這邊,甚至還有可能站在慾性靈魂那邊共同對抗理性靈魂。在這種情況下,慾性靈魂將會徹底吞噬整個人的生命。[20]所以,當靈魂被視為兩個部分時,也有一種情況是慾性與血性的合體,共同對抗理性的靈魂。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將會發現人們遭受慾望的操控,理性完全沒有發揮的餘地。

 

因此,血性靈魂扮演了人們沈淪與否的關鍵力量,而在柏拉圖的觀念中,主導這個關鍵力量的主要因素是「教育」,教育可以讓靈魂的血性部分站在理性部分這一邊,因而戰勝慾望。但是,壞的教育,或是沒有教育的輔助,人們自然會像哲學史家庫普(John Cooper )所主張的,在柏拉圖的理論中,血性靈魂和慾性靈魂經常是站在同一邊的(Cooper 1984)。也就是說,我們可以推測柏拉圖的主張,若沒有教育,依據人的墮落屬性,人們應該是會傾向於墮落的,但好的教育將能挽回這個局面,關鍵點則在於要把血性的力量加在靈魂的哪一個部分。

 

柏拉圖認為,血性靈魂除了包含了「生氣」與「厭惡」之外,還包含著勇氣。[21]光從這裡,我們還是很難判斷柏拉圖心目中的血性靈魂的精確意義,但我們可以大致上說,血性靈魂屬於情緒、情感(而不是單純的理性思考),但也不屬於任何與身體慾望直接相關的感受,或許,在這些之外的心靈屬性,只要是對人們心靈會產生驅動力的,大概都算是血性靈魂的部分。

 

那麼,我們可以問一個問題,血性靈魂是否屬於不朽靈魂的一部份呢?針對這個問題,由於柏拉圖把勇氣放在血性靈魂的部分,因此,我們可以有一個較好的論證來解答這個問題:

 

(a)  勇氣是一種知識。[22]

(b)  勇氣是德性的一部份。[23]

(c)  我們天生就具有關於德性與知識,靠著回憶來學習它們。[24]

(d) 所以,勇氣是天生的。

 

由於柏拉圖認為靈魂是不朽的,所以與生俱來的事物是不會因為死亡而消滅的,由此可以推出,與生俱來的事物也應該是不朽的。那麼,勇氣應該是不朽的。而勇氣是血性靈魂的一個部分,因此,血性靈魂也是不朽的。或者,我們可以說,至少部分的血性靈魂是不朽的(說不定某些其他部分不是)。

 

五、靈魂的慾望部分是否是不朽的?

 

在前面的討論中,針對柏拉圖對靈魂不朽的主張,靈魂三大部分中的理性靈魂與至少部分的血性靈魂應該是不朽的,但是,慾性靈魂是否也是不朽的呢?

 

我們可以從柏拉圖的一句話為起點來思考這個問題。柏拉圖說:「血性靈魂的本性就是理性靈魂的幫手,但先決條件是它不能被壞的成長過程所腐蝕。」[25]從這裡,我們首先可以推測,慾性靈魂並非靈魂與生俱來的部分。理由如下:

 

(1)   「壞的成長過程」這個詞暗示著這並非與生俱來的,而是後天影響的。

(2)   「壞的成長過程」應該與慾性靈魂息息相關,因為它既然會讓血性靈魂不再支持理性靈魂,這表示它屬於理性靈魂對立面的力量,而慾性靈魂的確也是理性靈魂的對立面的力量。

(3)   除了慾性靈魂,柏拉圖並沒有談到任何其他力量屬於理性靈魂的對立面。

(4)   所以,我們可以推測這個「壞的成長過程」屬於慾性靈魂的力量,那麼,既然它不是與生俱來的,慾性靈魂也應該不是與生俱來的。

 

如果這樣的結論是正確的,那麼,從柏拉圖的觀點來說,所有人來到人間,帶著一個不朽的靈魂,只要不是天生帶來的,就不會是不朽的。因此,慾性靈魂不會是不朽的。

 

然而,如果我們從另一個角度思考,則會得到不太一樣的解釋。如果「壞的成長過程」只是慾性靈魂的一個部分,而非全部,那會怎樣呢?在這樣的假設下,上面的論證就不太適用了。我們最多只能得到的結論是,「至少有某部分的慾性靈魂並非不朽,但不見得是全部。」但即使是這樣的結論,我們還是可以主張:「當柏拉圖說靈魂不朽時,他所指涉的並非全部的靈魂,而是部分的靈魂。」因為在三大部分的靈魂中,至少某個部分並非全然不朽。然而,即使如此,我們還是得仔細分析,究竟慾性靈魂是完全不朽的,或是那個部分是不朽的?

 

事實上,我們有其他理由主張慾性靈魂的整個部分都非不朽。理由如下:由於慾性靈魂關連於身體上的享樂,別無其他。而柏拉圖也說,人死後身體會被毀滅,[26]既然會被毀滅,就不可能是不朽的了。那麼,當我們死後不再具有肉體時,我們怎麼可能還會有身體上的享樂呢?所以,我們至少可以說,慾性靈魂這個部分是個死不帶去的部分,既然死不帶去,那就留在人世間了,如此一來,慾性靈魂自然不可能是不朽的。所以,從這角度來說,慾性靈魂並非不朽。

 

但這裡牽涉到一個值得思考的預設,雖然人們死後不把身體帶走,但是否會獲得另一個身體呢?如果是的話,那慾性靈魂還是帶得走的。

 

雖然柏拉圖並沒有直接討論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從他其他的文字間找到一些端倪。在柏拉圖描述的亞迪斯王(Ardiaeus)的故事中,由於他殺了年邁的父親以及兄長,因此,他將會受到審判,並且遭受被鞭打以及在荊棘叢中被拖行,皮開肉綻的痛苦[27]

 

從這個敘述來看,柏拉圖似乎認為人死後還有肉體。因為如果沒有肉體,就無法有這些處罰了。所以,在人死後,仍然有身體讓我們感受到痛苦與享樂,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似乎就必須認為,柏拉圖認為慾性靈魂(至少某些部分)在人死後繼續存在。

 

然而,柏拉圖真的主張人死後有肉體存在嗎?事實上,如果柏拉圖主張人死後會獲得一個新的身體,那這應該是一個很重要的主張,但在其著作中,他並沒有特別做這樣的聲明,因此,我們很難認同他有這樣的想法。相反的,我們甚至可以找到一些想法來否定這樣的觀點。依據當代學者布托克(David Bostock)的研究,他說:

 

當我們讀到「蘇格拉底的辯護」這個章節時,[28]我們將不可避免的有一個想法,也就是當靈魂與肉體分開之後,靈魂所能做的僅是真正的哲學家會有的行為,而真正的哲學家會避免將他的注意力放在食物、飲料、以及性的享樂上,[29]而且不會對任何物體產生佔有欲,[30]由於這些慾望來自於身體,或關聯於身體,也就是說,哲學家們不會關心與身體相關的事物,那麼,從這裡可以看出,死後靈魂離體後,將不會再有身體,慾望與享樂將不再繼續存在(Bostock, 1986)

 

依據布托克的分析,我們可以發現,主張柏拉圖並不認為人死後還有肉體享樂是一個比較合理的說法,那麼,我們該如何解釋亞迪斯王的敘述來尋求一致性呢?或許我們可以考慮將那段關於亞迪斯王的記述當作只是某種程度的比喻,雖然犯罪之人死後將會受苦,但這些苦屬於心靈之苦,卻類似肉體皮開肉綻的痛苦一般。當我們這樣解讀之後,會發現與整個柏拉圖哲學更為一致,也更為合理。

 

然而,在這個議題上,現代哲學家迪蒙(IlhamDilman)有著不同的見解,他認為柏拉圖對於靈魂的觀點有兩個種類,他說,

 

靈魂的運作有兩個不同的方向,世間的以及永恆的。世間的靈魂屬於人性的,而後者則不屬於人性的。當亞迪斯王的故事告訴我們,雖然死後以及我們將會被審判都是在未來會發生,但是受苦或是受到獎賞卻不是發生在死後的世界(IlhamDilman 1979, p.182)

 

也就是說,迪蒙認為即使在死後會受到審判,有不表示審判的罪過與處罰將在死後發生,事實上也可能會在生前就發生,或甚至在另一個人生中發生。在這解釋下,我們仍舊可以主張,在柏拉圖的理論中,靈魂在死後是沒有肉體的。

 

那麼,我們現在是否可以安心下結論:在柏拉圖的靈魂觀中,慾性靈魂並非不朽的?事實上,即使我們可以肯定,在柏拉圖的理論中,人死後沒有肉體,我們還是不能做這樣肯定的結論,因為,雖然慾性靈魂「主要」關聯於身體的享樂,但並不全然「等於」肉體的享樂。或許,仍有些什麼在慾性靈魂之中,而且是不朽的。在「共和國」的篇章中,柏拉圖說:

 

依據靈魂的屬性,人們將能夠推理出什麼樣的生命是好的,以及不好的。當生命趨於沒有正義時,就是壞的;趨於正義時,則是好的。即使忽略其他各種因素,這仍是最好的評價方式,無論生或是死都是一樣。因此,我們將會前往冥府,避免財富以及類似的邪惡使我們迷失,而暴虐與做出無法彌補的事情讓我們遭受更大的痛苦。[31]

 

從這段文字來看,靈魂之間的戰鬥似乎不會因為死亡而結束,即使在死後,正義與避免邪惡仍舊是努力的方向。然而,靈魂之間的戰鬥若要持續,我們就必須仍舊具有理性靈魂對立面的慾性靈魂存在才有可能,因為,如同柏拉圖所主張的,只要不被慾性靈魂所腐化,血性靈魂的本性是幫助理性靈魂,那麼,如果死後的世界不存在有慾性靈魂,只有理性靈魂與血性靈魂的情況下,靈魂之間是不會有衝突的。所以,如果死後靈魂之間還有戰鬥,那就表示慾性靈魂還繼續存在。

 

那麼,由於我們在前面主張人死後是沒有肉體的,而慾性靈魂主要是關聯於肉體,那就是說,慾性靈魂除了肉體享樂之外,還有其他部分是會在人死後繼續和理性靈魂作對。那與肉體享樂相關的靈魂將不會是不朽的,然而,這麼在死後世界繼續和理性靈魂作對的部分,究竟是否是不朽的呢?而這又是什麼樣的存在?這是個很有趣的問題,但柏拉圖並未在對話錄中深入到這個層面來探討,我們已經很難從其靈魂不同層次的觀點中[32]找到此問題的解答。

 

另外,我們可以發現另一個支持「追求肉體享樂的靈魂並非不朽」主張的理由,出現在柏拉圖《對話錄》「費多篇」的一個論證裡,[33]當代哲學家貝惕(Richard Bett, 1986)將此論證整理如下:

 

1.     靈魂是那種屬於自己行動來源(自己的行動源自於自己)的東西。

2.     凡是屬於自我行動來源的東西都是不朽的。

3.     因此,靈魂是不朽的

 

在這個論證中,我們可以發現,當柏拉圖主張靈魂不朽時,針對的是那種行動源自於自己的東西,而很顯然的,慾性靈魂並不屬於這種行動源自於自己,因為,慾性靈魂可以說是受了肉體慾望的左右而行動。那麼,我們可以合理推論,當柏拉圖在說靈魂不朽時,並沒有針對慾性靈魂的部分。而只在談論靈魂互相對抗的衝突時,才把慾性靈魂拿出來討論。所以,我們可以合理主張,至少在追求肉體享樂部分的慾性靈魂並非不朽的。至於在慾性靈魂之中,是否還有其他部分,源自於人的本性,生帶來死也帶走,在生前與死後不斷的與理性靈魂對抗,這就是另一個高深而且有趣的問題了。

 

六、結論

 

在這篇論文中,我把問題焦點放在討論柏拉圖的三種靈魂以及其是否是不朽的問題上,在針對柏拉圖的各種主張中,我認為,理性靈魂應該毫無疑問是不朽的,而且屬於靈魂最重要的部分。而血性靈魂至少某部分上是不朽的,而且由於我們沒有什麼理由主張血性靈魂有任何一部份不應該具備不朽的特質,所以,我們也傾向於認為血性靈魂整體也是不朽的。針對慾性靈魂來說,整個慾性靈魂最大的一個部分是關於肉體享樂的部分,我們有許多理由主張這個部分並不是不朽的。但柏拉圖文中似乎主張慾性靈魂與理性靈魂的戰鬥不會因為人死亡而終止,也就是說,慾性靈魂應該還有一個更為根深蒂固的部分,會在人死後的世界裡繼續存在,我們無法從柏拉圖的理論中判定這是什麼,或許是屬於人的根本劣根性,也或許是人類很深層的慾望,也可能是引導人們墮落,以及追求肉體享樂的最根本動因,而這麼部分究竟是否也是不朽的呢?這也是一個難題。說不定,人在死後的世界可以繼續戰鬥,直到根除慾性靈魂的全部而成為最理想人格,如果是這樣,那慾性靈魂就完全皆非不朽了。否則,或許人的本質就永遠是這種陰陽對抗的特質,理性與慾性同時具備的狀態,這些問題,柏拉圖並沒有回答,這就只能留給後世柏拉圖的追隨者,繼續將其理論發展下去了。

 


參考文獻

 

Bett, Richard, (1986). “Immortality and the Nature of the Soul in the Phaedrus”, in Phronesis, 31, pp.1-26.

 

Bostock, David, (1986). Plato’s Phaedo, UK: Clarendon Press.

 

Cooper, John M., (1984). “Plato’s Theory of Human Motivation”, in History of Philosophy Quarterly, Vol.1, Number 1, pp.3-21, January 1984.

 

Dilman, Ilham, (1979). Morality and the Inner Life, UK: The Macmillan Press LTD.

 

Plato, (1997).Plato Complete Works, ed. by John M. Cooper, US: Hackett Publishing Company.

 

Vlastos, G., (1991). “Socrates contra Socrates in Plato”, in Socrates: Ironist and Moral Philosopher,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作者簡介:

 

冀劍制台灣華梵大學哲學系教授

電郵:cchi@cc.hfu.edu.tw

 



[1] Republic IV, 435b-441a

[2] Republic X, 608d3

[3] Republic IV, 431a

[4] Republic IV, 442a

[5] Republic IV, 437d

[6] Republic IV, 439a

[7] Republic IV, 442a

[8]Repbulic IX, 580e

[9] Republic IV, 439b

[10] Republic IV, 442b

[11] Republic IX, 580d

[12] Republic IV 441e-442c

[13]Republic IV, 441e

[14]Meno 81d

[15]Meno 81c

[16]Republic IV, 439e

[17] Republic IV, 440b ; Republic IV, 439e-440a

[18] Republic IV, 440a

[19] Republic IV, 441a

[20] Republic IV, 442a

[21] Republic IV, 442b

[22] Laches 199c-d

[23] Laches 199e

[24]Meno 81c-d

[25] Republic IV, 441a

[26] Republic X, 609c

[27] Republic X, 615c-616a

[28]Phaedo 63e-69e

[29]Phaedo 64d

[30]Phaedo 64d-e

[31] Republic X, 618d-619a

[32] Republic VI, 508c-511e

[33] Phaedrus 245c-246a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