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近期论文新见 > 正文

《钱玄同日记》(整理本)初读札记

本文作者: 3年前 (2015-01-14)

《钱玄同日记》(整理本)初读札记 郭万青 (唐山师范学院中文系 河北 唐山 063000) …

《钱玄同日记》(整理本)初读札记

 

郭万青

 

(唐山师范学院中文系   河北  唐山  063000

 

20148月,由著名历史学家杨天石领衔主持整理的《钱玄同日记》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该《日记》的整理问世有功于学术者甚伟,对于研究钱玄同先生生平交游、学术以及相关方面都具有很大的帮助。由于钱先生学术涉猎广泛,日记属于私人随记,大约字体、字形等存在着较难辨识的情况。又由于钱先生是语言文字学家、经学家,在其自己认为很容易辨识的东西,今人整理大约会存在各种问题。虽然整理者下了很大功夫,但是仍然存在着一些问题。笔者不揣浅薄,对其中的文字、标点以及相关问题一一揭出,俾《日记》(整理本)便利读者阅读以及研究者方便使用。凡有指摘,随页标记。

 

 

1.个别古文字,今之简化字已另有新意,则加注今之正体字或直接改爲今之正体字,如‘广’,整理爲‘广(庵)’或‘庵’(整理体例·三,页1

【案】“广”字误,字当作“厂”。主要涉及到唐兰先生的号,唐先生号“立厂”,字不作“广”。如本书第1318页第7行“于厂甸晤唐立厂(庵)及刘文典二人”即是。

2.不肯以之自浼<>(页3,第9行)

【案】“浼”字不误。《说文·水部》:“浼,污也。”可证“浼”即训爲“污”(污)。

3.是岁仍延师教读,读《公羊》《穀梁传》。(页3,第13行)

【案】全书中,“谷梁传”之“谷”作“穀”,未改作大陆正体字“谷”,似未当。实际上在大陆通行的用规范字印刷的出版物中,都写作“谷梁传”,整理本既然全书都用简体字,则宜从规范,不宜再作“穀”字。

另外,两书并列,书名号之间有的加顿号,有的不加顿号,未能保持一致。此类情况,整理本所在皆有,读者可自行查检,不再一一指出。

4.季良乃堕落少年,福佑纨裤<>无知(页3,倒数第1行)

【案】“裤”字不误。“纨绔”又写作“纨袴”,《汉书·叙传》、杜甫诗中皆见。“袴”、“裤”异体字,故“纨绔”也可写作“纨裤”。

5.有日本数人来,横占坐<>位(页13,第9行)

【案】“坐位”不误,《汉语大词典》有“坐位”词条,义项3:(1)位置;座次;(2)供人坐的地方(多用于公共场所);(3)泛指椅子、凳子等可以坐的东西。《汉语大词典》同时收“座位”词条,义项2:(1)供人坐的地方。多指有坐具者;(2)常用以比喻名次、地位。则可知,“座位”也可以作“坐位”。只是今大陆以“座位”为通行写法。

又本书第22页第10行“至兄处,适缄甫来,因坐<>谈移时”,整理者认为“坐”字为“座”字之误,就更不妥当了。又第161页倒数第4行、第5行之“坐<>右”亦然。

6.林能以高雅洁净之文笔达种种曲折之情(页26,第10行)

【案】“文笔”下宜加逗号。

7.傍晚风渐熄<>。(页26,倒数第4行)

【案】“熄”字亦有“灭”义,《孟子·离娄下》:“王者之迹熄。”“熄”即“已”义。故“熄”、“息”义同,不必为误。

本书第27页第3行“上火时风又渐熄<>”同。

8.傍晚翻章氏《訄书》《正名释例》(页27,第12行)

【案】涉及到书名加篇名的情况,宜在二者之间加间隔号,作“《訄书·正名释例》”。按照整理本的格式,容易使人误会为二书。审本书第28页第11行“晚看《英文汉诂·名物类》”、第15行“看马《文通·名字类》”、第18行“略看《英文汉诂·名物类》未毕”、第22行“略看《文通·代字部》”,都是在书名和篇、卷之间加间隔号,是其前后整理未能保持体例一致。

9.意者录日人之诗欤。(页32,第11行)

【案】“欤”下当加问号。

10.因忆黄公度军歌云:“一轮红日东方拥<>,约我黄人捧”,(页32,第14行)

【案】“湧”爲繁字體,当改作“涌”。

又凡直接引用,标点符号的顺序依次为冒号、上引号、句号、下引号。此处下引号与句尾标点顺序颠倒,不当。

全书中此类情形随处可见,读者当自审之。

11.不敢登高扒<>山(页36,第12行)

【案】“扒”用同“爬”。宋人及明清小说中多有见用者。故不必以为误字。

12.手中又 <>了一大包书还仲华(页38,第3行)

【案】“ ”字不误,《汉语大字典·手部》:“ ɡé。方言。用力抱。引申为结交。”(第二版,页2041)则“ ”与“拿”字的意义不同。整理者以“ ”为“抱”的误字,不当。

13.看《负曝闲谈》等,谓自《郐》矣!前言不对后语处太多,且有“湖州府之嘉兴县”之笑话。(页48,倒数第1-2行)

【案】“自郐”是“自郐以下”的省称,谓该书实不足观、不值得评论之意。不当在“郐”字上加书名号。第213页第18行“是已等诸《郐》以下矣”误与此同。

14.我輩初学速成东文(页51,倒数第1行)

【案】此“輩”宜作“辈”。因为整理体例中已经说明要改为简体字,则常用字不当再作繁体。

15.发信:未蓬仙(页52,第2行)

【案】“未”字误,字当作“朱”。

16.迴视二等已不啻天上矣!(页53,第9行)

【案】“迴”字或当为“迥”字之误。

17.与廉同往,先至本鄉馆(页60,第9行)

【案】“鄉”字宜写作“乡”。本书第63页第5行“至本鄉”、第63页倒数第8行“至本鄉取银”、第65页倒数第2行“至本鄉”同。若以“本鄉”为日本专用名,则可以保留原字形。然而至第173页倒数第5行“又至本乡文求堂购得《周易述》”,字则作“乡”。可见其整理前后未能划一。该书此类情形颇多,读者当审之。

18.且願结交(页61,倒数第6行)

【案】“願”宜写作“愿”。第68页倒数第2行“如願”、第73页第2行“颇願”、第74页倒数第4行“但願”、第76页第8行“但願”之“願”同。

19.偏晚偕布同出<>晚莼园吃支那料理(页63,倒数第7行)

【案】如果把这句话在“出”字下断开,“偏晚偕布同出,晚莼园吃支那料理”也是通的,不必以为“出”为“至”字之误。

20.又得婠信(页63,倒数第6行)

【案】“婠”字在本书中多见,且写法也很一致,《说文·女部》:“婠,体德好也。”今《汉语大字典》(第二版)隶作“wᾱn”、“ɡuᾲn”二音(页1136),《汉语大词典》隶作“wᾱn”、“w”二音。“婠贞”是钱夫人的名讳。

    21.午后二时半许偕廉深、逵卿同至新桥迓,伯恒、芸生,界、骥则早晨即至横滨栈桥(页64,第2行)

【案】“迓”字之后的逗号应该删掉。如果感觉句子比较长,可于“许”下加逗号。

22.并代布宣定《国学讲义》一份。(页64,倒数第11行)

【案】“定”字或当为“订”字之误。

23.无奈囗囗,实在蹩脚真所不懂,闷极。(页66,倒数第7-6行)

【案】“囗囗”后不应该加逗号,“实在蹩脚”当指作者的日语水平言,只合作谓语成分,不当独立为句。又“蹩脚”后倒是应该加逗号。又“所”字当是“听”字之误。

全句应作“无奈囗囗实在蹩脚,真听不懂,闷极”

24.闻说界定处之张之明,月抄须迁(页68,倒数第3行)

【案】“抄”字为“杪”字之误。

25.是晚予及稻、九、庵均宿东北馆。(页69,倒数第4行)

【案】“是晚”后宜加逗号。

26.此间汉人之学六軍者(页70,倒数第9行)

【案】“軍”宜写作“军”。第74页第5行“今日闻中国之义軍已起”、第74页倒数第8行“浏阳义軍”、第77页第7行“义軍”同。

27.宫崎氏至今尚束髮(页72,倒数第4行)

【案】“髮”宜写作“发”。

28.今日始系教无脊椎动物矣(页73,第3行)

【案】“始”、“系”当删去一字方通,有些方言中,“始”字读作“系”。

29.晨起迟致(一)算学又未上(页73,第9行)

【案】“迟”后宜加逗号。

30.未为无见,惟吾总谓(页73,第12行)

【案】“无见”后面的逗号宜改作句号。

31.命車归校(页74,倒数第9行)

【案】“車”宜写作“车”。

32.以水淺陸行云(页75,第7行)

【案】“淺陸”宜写作“浅陆”。

33.故不免陈说天复神聖帝王之语(页75,倒数第5行)

【案】“聖”宜写作“圣”。

34.《中央新闻》載(页75,倒数第3行)

【案】“載”宜写作“载”。

35.日闻闻东洋大学(页76,第8行)

【案】或衍一“闻”字。

36.三奇馆仅余余与朱调生二人矣(页77,第2行)

【案】当衍一“余”字。

37.而其势益、猖獗,长沙正在激战中”云云(页77,第3-4行)

【案】“益”是副词,修饰“猖獗”,故其下不当有顿号。又前既有“号外言:”,“言”后有冒号和上引号,则“激战中”后应有句号和下引号。或者,也可以考虑将“言”后面的冒号删去,亦通。

38.詳言(页77,第7行)

【案】“詳”宜写作“详”。

39.与言复、殷各王丁年有差也(页77,倒数第4行)

【案】“复”当为“夏”字之误。

40.晨起偕稻姪同至银行取钱(页78,第5行)

【案】“姪”字宜写作“侄”。

41.悉悉有之(页80,第3行)

【案】或衍一“悉”字。

42.知满廷又欲捕孙逸仙先生矣,哼!谈何容易!(页80,第4-5行)

【案】“矣”字后宜用句号。

43.<>山真有心人哉,且榭<>上为太冲弟子……而榭<>山苦心(页83,倒数第6行、第2行)

【案】全祖望,字谢山,“谢”字也有写作“榭”者,未可以为误字。

44.故书中多有褒美珠<>申,颂扬建虏之语(页83,倒数第4行)

【案】女真之名,又写作“珠申”、“诸申”等,故“珠”、“诸”字实都是记音符号,皆不误。又“申”字下当加顿号。

45.而曰,“幸早死……可危也。”又有“幸大清……长保君位。”等语(页83,倒数第)

【案】“曰”字下逗号宜改为冒号。“君位”后面的句号应该删去。

46.听讲至此,叹以路易以柔懦寡断,犹然……(页88,倒数第9行)

【案】“易以”之“以”,或当作“之”。

47.今得此足大方异彩也(页89,倒数第3行)

【案】“此”后宜加逗号。

48.竟如刘老老<姥姥>之进大观园矣(页91,4行)

【案】“姥姥”,也可以写作“老老”,不误。

49.余颇不屑往论(页92,第6行)

【案】“论”或“闻”字之误。

50.满珠猾夏,廉恥日丧(页93,倒数第9行)

【案】“恥”宜写作“耻”。

    51.今日冯、赵二君以与东北馆 <龃龉>(页95,倒数第7行)

【案】“龃龉”为连绵词,又写作“鉏鋙”,“ ”也可以看作是“龃龉”的异形。明人方应祥《青来阁初集》卷三《与詹太垣》文中即有“又历龃牾之境”之预。“龃牾”用同“龃龉”。

52.一跷<>一拐,殊可笑(页99,倒数第3行)

【案】“跷”亦有“跛足”之义,故不当以为误字。

53.见条子知周……(页103,倒数第6行)

【案】“条子”后宜加逗号。

54.晚看《天义报》:《李卓吾学说》(页103,倒数第2行)

【案】“《天义报》:《李卓吾学说》”宜作“《天义报·李卓吾学说》”。

55.检《说文》以一字二义而古本二字之字(如 愛、……)(页104,第3行)

【案】“ ”字爲“ ”字之误,“心”上之字是“旡”,不是“先”。

56.舍日记末由(页106,倒数第9行)

【案】“末”字,正当作“莫”。

57.天地不仁,刍狗万物,此等言语(页107,第2行)

【案】“天地不仁”、“刍狗万物”宜加引号。

58.固瞠手后矣(页107,第3行)

【案】“手”字为“乎”字之误。

59.而以刘言“爱国……强权”。此二语为最痛快。(页107,倒数第10行)

【案】“此二语”前的句号宜改作逗号。

60.即如此书,若学堂中欲採行(页108,倒数第12行)

【案】“採”字宜写作“采”。

61.无効则全体归(页109,倒数第12行)

【案】“効”宜写作“效”。

62.他们的家丑却要吾们受災,可哭(页109,倒数第2行)

【案】“災”宜写作“灾”。

63. 醒来(页115,第6行)

【案】“寤寐”之字,左下构件作“爿”,从未减省作“ ”。但是本书“寤寐”字中的“爿”绝大多数类推简化为“ ”,恐未妥。

64.余往时公权、申叔等均未来(页117,倒数第14行)

【案】“时”字后宜加逗号。

65.李氏之言曰“若舜……(页118,第11行)

【案】“曰”字后宜加冒号。

66.竟夜不宁。乱梦颠倒时一夜耳,而做梦似经过数日之时间(页119,第6行)

【案】“宁”字后宜用逗号,“颠倒”下宜加逗号或句号。

67.见有吴敬恒《与章炳麟书》,诘向<>章作之《邹容传》中言吴告发一事(页119,倒数第6行)

【案】“向”字不误。因为章太炎作《邹容传》发表于1907325日《革命评论》第10号,固在吴书之前,而吴书在后,故云“向”。

68.今日系讲《说文》序(页125,倒数第3行)

【案】“序”在亦当在书名号中。

69.而世人竟呼宀曰宝盖头。以……(页127,第7行)

【案】“头”后句号宜改作逗号或顿号。

70.盖《毛诗》云:“其军三单”,《传》云:“单,袭也”。(页128,第3行)

【案】凡是此类标点,本书误处多有。当改为“盖《毛诗》云:‘其军三单。’《传》云:‘单,袭也。’”。

71.太炎出一篇曰:《驳中国用万国新语说》(页128,第13行)

【案】冒号宜删去。或删去冒号,“篇”后加逗号。

72.点《史通·叙事》《品藻》《直书》三篇(页129,倒数第1行)

【案】宜改作“点《史通》‘叙事’、‘品藻’、‘直书’三篇”。

73. 部之训乱也,工交嚾(页130,第4行)

【案】检《说文· 部》云:“ ,乱也。从爻、工、交、 。”又《说文》云“ ”读若“讙”,“讙”、“嚾”字同,整理本“工交嚾”三字不辞,当据《说文》补足。又篆书“ ”字楷书字形作“ ”。整理本“ ”字之“工”误作“上”。

74.又颜回之箪食瓢饮陋巷,为败坏中国之民德云(页131,倒数第11行)

【案】逗号当删去。

75.顾蔼古(页131,倒数第5行)

【案】“古”为“吉”字之误。

76.笑”,则直作“夭”字可矣(页132,第7行)

【案】逗号宜改作句号,且置于引号内。

77.今日讲王氏廿一部说,《庄子·逍[遥游]》至《人间世》毕。偕未生同至杨铭处(页134,倒数第2行)

【案】本句当断为“今日讲王氏廿一部说、《庄子·逍[遥游]》至《人间世》。毕,偕未生同至杨铭处”,又“《庄子·逍[遥游]》至《人间世》”亦可作“《庄子》‘逍[遥游]’至《人间世》”。

78.故因温仲和州志,刺取若干语之有合……(页135,倒数第6行)

【案】“刺”字误,当作“剌”。

79.上午至氓社上《说文》课(页136,第2行)

【案】“氓”即“民报”之省。依其前后整理体例,“氓”字宜加书名号。

80.阅《文史通义》《俗嫌》、《针名》两篇(页136,第11行)

【案】“俗嫌”、“针名”上不宜用书名号,最适宜用双引号。

81.至图书馆看江沅《说文解字音韵表》,张成孙《说文谐声谱》二种(页137,倒数第7行)

【案】逗号宜改作顿号。

82.曾闻人言,其驳《康熙字典》,又有人言其玄烨、胤禛、弘历(王,乾隆时人),诸字皆不缺笔(页137,倒数第4行)

【案】“又有人”言之逗号宜改作句号。“又有人言”后宜加逗号,“诸字”前之逗号宜删去。

83.不知何故被禁?(页137,倒数第2行)

【案】此处问号宜改作句号。未必有“何”字,即在句尾加问号。本书多处存在此类问题。

84.《楚辞》:《天问》、《九章》(页138,第9行)

【案】似去掉冒号,而将“天问”、“九章”之书名号改作双引号更宜。

85.其意盖刺今之学校 时(页142,第6行)

【案】此系类推简化,实“譁”字简化字亦为“哗”。

86.载恬<>于昨晚死了(页142,倒数第3行)

【案】本行以及下面几行“载恬”多见,且晚近其他文献中亦多有写作“载恬”者,可证“恬”字不误。唯今统一规范作“湉”。

87.午后上课,《礼乐志》毕。(中《郊祀歌》数篇略诠训故)。续讲《刑法志》。(页147,倒数第9行)

【案】括号内的内容是对前面的补充书名,故“毕”后的句号宜删去,“续讲”前的句号宜改为逗号。

88.二十四史未曾取到(页147,倒数第2行)

【案】“二十四史”上宜加书名号。第148页第3行“托其至申时取二十四史”同。

89.上午作致艹<>薇信(页148,第3行)

【案】本页中好几处“艹<>”。颇疑钱氏原文字不作“艹”而作“廾”,整理者误隶作“艹”。“廾”、“共”同。故当整理作“廾(共)薇”。按照整理本体例,“()”内所补充者为正体字。

90.惟谓《说文》序中言:“汉时……(页152,第6行)

【案】冒号宜删去。“序”字宜在书名号中。

91.非若《文选》之妄加编第者可此也(页155,第7行)

【案】“此”为“比”字之误。

92.则抄好者一塌胡<>涂(页155,倒数第7行)

【案】“胡”字不误,今正体字作“糊”,故当作“胡(糊)涂”。

93.其女在<>女学生,人颇出傥(页170,倒数第5行)

【案】“在”字不误。此言谓其女在女学生中人颇出众之义。其女固当为女学生,不须指明。

94.创始者能如是亦大功矣(页173,倒数第8行)

【案】“是”字宜加逗号。

95.因外出购求各教科者<>(页174,第2行)

【案】“书”之繁体字作“書”,与“者”字之“日”构件类似。恐整理者误识“書”字草体为“者”字,钱氏原文未必误。

96.取集中诸文复多 入。(页176,第6行)

【案】“ ”字宜标注“(散)”。

97.既非许书本无其字依声侂<>事之说(页177,第9行)

【案】“侂”字不误。《说文·言部》:“託,寄也。”段玉裁注云:“与《人部》‘侂’音义皆同。”章太炎讲《说文》亦多参段注,钱玄同后来也有《说文段注小笺》的著作,说明对段注十分熟悉。故此处用“侂”不误,整理者误。又“本无其字,依声侂事”八字当加引号。

此误,本书亦出现多处,如第183页第10行“依声侂<>事”等。读者自审。

98.以作《说文》实中国文字之矩矱,(页177,第12行)

【案】“《说文》”后宜加逗号,“矩矱”后宜加句号。

99.以世方震胲<>其书(页182,第12行)

【案】“胲”字不误。《汉书·艺文志》“五音奇胲”王念孙《读书杂志·汉书第七》云:“奇、胲同训为非常。”震胲,强调对刘师培著作的重视。

100.若云《说文》,‘老’训‘考’,‘考’训‘老’;‘但’训‘裼’,‘裼’训‘但’,凡在训者,皆转注,(页183,第4行)

【案】“《说文》”、“者”字后面的逗号应该删去,二“考”字之间、二“裼”字之间的逗号皆当改作顿号,分号宜改作逗号,“转注”后的逗号宜改作句号。

101.则受器物而注之字,亦从木(页183,倒数第9行)

【案】逗号宜删去,盖“……之字”为主语,“亦从木”为谓语,加逗号致语义不易明了。下文“则受时日意而注之字亦从日矣”与此同,即不加逗号,是其前后未能一律。

102.非仓颉初作书,保氏教国子,史籀著大篆时便预立五百四十之纲(页183,倒数第3-4行)

【案】句中的两个逗号宜改作顿号。

103.《说文》叙所云,仓颉之初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数语可为铁证。(页184,第2行)

【案】“叙”字当在书名号之内,“云”字后、“谓之字”后逗号删去,“仓颉”至“谓之字”用引号。改作“《说文叙》所云‘仓颉之初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数语可为铁证”于义更明了。

104.汪容甫所云:“笑长啼短,尽成罪状;跬步才蹈,荆棘已生。”(页184,第15-16行)

【案】今审汪中《述学》作“笑齿啼颜”,非“笑长啼短”,或钱氏误记。

105.至图书馆中看《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后汉、三国、晋诸代者(页184,倒数第3行)

【案】逗号宜删去。如感觉形式上不妥,可于“后汉”、“三国”、“晋”分别加引号。

106.补记日谱<>(页186,第5行)

【案】“日谱”,《中文大辞典》释为“日录”,实即日记,不必以“谱”为误字。

107.故所言极[]鄙俗者(页186,倒数第8行)

【案】“极”即副词,修饰“鄙俗”,不必补“尤”字。

108.引《说文》父,巨也,以为今字释古字(页188,倒数第7行)

【案】“父,巨也”似宜加引号。今审大徐本《说文·又部》云:“父,矩也。”与钱引不同。

109.同学《文字蒙求》象形部(页188,倒数第3行)

【案】“象形部”上宜加引号,或与《文字蒙求》合成“《文字蒙求·象形部》”。

110.自康、梁以此 词眩惑天下(页189,第8行)

【案】“夸”繁体字作“誇”,然並不是类推简化作“ ”,而是写作“夸”。本页第13行“ 耀”同。

111.盖讲《释典》所作也(页194,倒数第6行)

【案】释典,即“佛经”之别称,亦称“内典”,为类名,不当加书名号。

112.《左传》昭公廿五年,“远哉遥遥”,《汉书·五行志》作“摇摇”(页195,第8行)

【案】“昭公廿五年”后逗号当删去,“昭公廿五年”宜移入书名号内作“《左传·昭公廿五年》”。

113.《汉书·陈汤传》“横厉乌孙,踰集都赖。”如淳曰……(页195,第11行)

【案】句号宜删去。或不删句号,而于“陈汤传》”后加冒号。该书此类问题颇多,读者当自审之。

114.《唐韵》“远”云阮切,……(页195,第13行)

【案】逗号宜改作顿号。

115.唐元度(页196,第9行、第13行)

【案】“元”字误,当作“玄”。又第206页第9行“唐元度”同。

116.有后人集王羲之草书为千字文(页196,倒数第6行)

【案】“千字文”宜加书名号。

117.于文老从匕,考从丂,字形本截然不合(页202

【案】“文”后宜加逗号。

118.尤奇者如《干禄字书》之通五经文字之经典,相承《字学举隅》之承作,盖谬之甚者。(页206,倒数第7行)

【案】该句当断作:“尤奇者,如《干禄字书》之‘通’、《五经文字》之‘经典相承’、《字学举隅》之‘承作’,盖谬之甚者。”

119.中国古书每每不施句度(页213,倒数第6行)

【案】“句度”即“句读”。

120.但俞谓亡当读如《荀子、富国》篇……(页214,第3行)

【案】顿号当改作间隔号,“篇”字亦可放在书名号内。

121.俞氏训取为为,可为<>一字千金(页214,倒数第9行)

【案】“可为”之“为”字亦通,不必以为“谓”字之误。

122.而孟子此文、谓即据孟子(页214,倒数第7行、倒数第6行)

【案】“孟子”宜加书名号。

123.《说文》“冬四时尽也?”(页214,倒数第2行)

【案】宜标点作:《说文》:“冬,四时尽也。”

124.学僮颇桀傲<>不驯(页221,第5行)

【案】“傲”字不误,不必改。

125.包君故讷于言,学生遂又腹诽之(页221,倒数第6行)

【案】颇疑“故”当为“固”字。

126.王亦看[]轻人矣(页224

【案】若原文无“看”字,则只当有“[]”,其前不当再有“看”字。

127.谓杨雄必姓才旁之扬(页224,倒数第2行)

【案】“才”为“扌”字之误。

128.蒋谨旃为而翁购得《经韵楼段注说文》一部(页225,第5行)

【案】“经韵楼”三字当在书名号外。

129.……等字逪<>出(页226,倒数第1行)

【案】“逪”同“错”,不误,不必改。

130.盖择涂<>既正(页230,倒数第2行)

【案】“涂”字繁体作“塗”,与“途”同,不必以为误字。

131.检《段氏说文序》注引(页232,第11行)

【案】“段氏”当在书名号之外。

132.<>从人者,人声也(页233,第6行)

【案】“千”字篆书作“ ”,《说文·十部》云:“千,十百也。从十,从人。”故“千”字不误,不必改字。

133.拟节书戴记《婚义》一篇(页233,第15行)

【案】“戴记”二字宜在书名号内,与“婚义”二字用间隔号隔开。

134.气势开郭(页238,倒数第14行)

【案】开郭,即“开廓”。

135.丁今之世(页239,第11行)

【案】“丁”字为“于”字之误。第24311行“丁今之世”误同。

136.畴昔以为臣虏廷,戕党人之故恶之(页239,第12行)

【案】逗号宜作顿号。

137.穆传《平津馆丛书》所有(页240,倒数第3行)

【案】“穆传”为《穆天子传》省称,故当加书名号。若嫌具体书名与丛书名相连易混,可在“《穆传》”后加逗号。

138.若江声刻《释名例》(页241,倒数第1行)

【案】“例”字当在书名号之外。

139.若卢召<>弓(页244,倒数第6行)

【案】卢文弨,字召弓,一字绍弓。故“召”、“绍”都对,不必以“召”字为误。

140.故其“诗 、书古微”虽主今文(页245,倒数第3行)

【案】魏源著有《诗古微》、《书古微》,故“书古微”应加书名号。“诗 ”或为“诗发微”之省,故亦宜加书名号。

141.《春秋》《公羊》,《蕃<>露》具在(页255,第8行)

【案】《公羊》、《繁露》都是解释《春秋》的,故本句当断作“《春秋》,《公羊》、《繁露》具在”。

142.盖先生近时竿牍劳形(页261,倒数第5行)

【案】竿牍,书札之别称。

143.则旧时烂<>调(页262,倒数第9行)

【案】“烂”字不误。

144.惟原稿引书字句之间小有误 (页266,第11行)

【案】“ ”当为“舛”字之误。

145.印放<仿>丁敬身派(页266,倒数第2行)

【案】“放”、“仿”通,不必改。

146.拟据释文、释文中(页271,第12-13行)

【案】“释文”应加书名号。

147.指示象形,未能强分先后(页271

【案】指示,正当作“指事”。“象形”之前宜有顿号。

148.再阅孟、荀、贾、董、逮刘之书(页271,倒数第2行)

【案】“董”字后顿号应改作逗号。

149.独秀邀予及蓬仙、逖先、佩铣(页308

【案】佩铣,即“佩铉”,指朱自清先生。

150.幼渔赠我《等韵一得》内、外、补篇凡三册(页309,倒数第6行)

【案】“凡”字前宜加逗号。

151.他主张打破前人《六书》分例之法(页341,倒数第5行)

【案】“六书”书名号应删去。

152.七张[]八嘴(页385

【案】七张八嘴,也作“七嘴八张”,形容人多语杂。不必补“舌”字。

153.然彼所撰之音略(页389,第14行)

【案】“音略”上当加书名号。

154.更可以令我毛骨耸<>然(页432,倒数第11行)

【案】“耸”字亦通,不必改。

155.我以为唯吴大 (页493,12行)

【案】“ ”,实“澂”字。又整理本“澂”字也隶作“ ”,实皆当作“澂”。

156.傍晚又校《国学季刊》中印稿十丕其(页497,倒数第9行)

【案】丕其,即英文单词“page”的音译。

157.借《东洋学报》及《交太韵》(页511,第5行)

【案】太,宜改作“泰”。

158.只好“道谢啦”。(页514,倒数第1行)

159.我“道谢啦。”(页515,15行)

【案】前后相同,所加标点却不一致。句号当在引号外。

160.太东(?)新出版(页518,倒数第9行)

【案】陶乐勤标点本《儿女英雄传》,上海梁勤图书馆19231月初版,1924年再版。上海群学社1925年第3版,1928年第5版。汪原放标点本,192512月由上海亚东书局初版。

161.拍案惊奇(页671,倒数第3行)

【案】“驚”字简体厘作“惊”,不作“ ”。

162.许欽文(页687,第3行)

【案】“欽”宜写作“钦”。

163.王引罗曰:“樹与 ”……使立必用力。”(页696,倒数第2-1行)

【案】“ ”后引号当删掉。

164.回家记王仁昫,之入声纽呼,未毕(页707,倒数第9行)

【案】“昫”后逗号当删。

165.他说《易·系》“庖 氏”(页745,第6行)

【案】“犧”字简化字为“牺”,整理本误“犧”字构件“羲”为“義”。

166.又将《广骈枝》写样校完(页914,第13行)

【案】按照整理体例,“枝”后当补“论语”二字。

167.四时许回孔德,剪切《君  》,至夜半竣事(页915,倒数第4行)

【案】从上下文看,空格处为“奭”字。

168.又弘曆亦收拾未毕(页917,倒数9行)

【案】“曆”当统一作“历”,审其后文即作“历”字。本页倒数第6行同。

169.五时至文楷斋,三体石经快刻好了(页927,倒数第14行)

【案】“三体石经”宜加书名号。

170.雅毕至文楷斋,见《古经考》又刻成二时页(页929,第1-2行)

【案】“古”字为“石”字之误。

171.晚魏建功閤家(其妻、女、弟、妹)赏钱家閤家(三钱)之饭于淮阳春(页934,倒数第10行)

【案】“閤”与“阖”同,当注明。

172.前已付五百元(钱、吴、马竞荃、周二、潘景郑),此次拟再付一百元,催黄、汪、马二、沈三、朱而、刘Gr、黄子通诸人)。(页946,倒数第9-10行)

【案】从文句表达上看,“钱”字前括号应移至“前已”之前,“钱”前加逗号,“郑”后之括号删去且其后逗号改为分号。

又“马竞荃”之“竞”,第1091页第14行又作“竟”,前后未能一律。

173.自京赴奉先县 怀五百字(页927,倒数第3行)

【案】“詠”字简体作“咏”,不当自行类推简化作“ ”。

174.中有孙次舟评卫聚贤之△△△△(页983,第3行)

【案】整理者注谓“原文空缺”,或为“古史研究”四字,当加书名号。

175.此书曾见臧氏《拜经堂文集跋云(页983,第11行)

【案】书名号只有一半,应在“跋”字后加上后一半。

176.看《语史所集刊》(页983,倒数第7行)

【案】“语史”应订正作“史语”。

177.看《叶日记》(页985,倒数第1行)

【案】“叶”字不当在书名号中。

178.晚与劭“稚”于半亩园(页988,倒数第10行)

【案】“稚”为“雅”字之误。

179.购得汪日桢:《疑年表》及《超辰表》(页991,第8行)

【案】“日”字为“曰”字之误。汪曰桢,清代人,精通天文历算之学。“桢”后冒号宜删去。作者和其著作之间不须加冒号。

180.六书假借经徵(页1005,13行)

【案】“徵”当厘作“征”。

181.其稿藏黄公度许(页1012,倒数第2行)

【案】“许”即“所”。

182.以前曾裁《周易》、《尚书》、《论语》、《尔雅》即如此裁(页1076,第3行)

【案】“即”前宜加逗号。

183.殆因谈话过多,故疲与欤?(页1079

【案】“与”、“欤”二字必留其一,句方可通。或者按照其整理体例,厘作“与(欤)”。不知钱氏原文如此,还是整理者不审。

184.清人薄宋、元、明人,戴侗、杨桓、周伯琦、赵 谦、魏校、赵宦光之说(页1092,11行)

【案】“ ”为类推简化字,实今仍写作“撝”。又“宦”字误,当作“宧”,第1397页第18行则作“宧”字不误。又“诸人”后逗号宜删去。

185. 丁氏《诂林》中不逮周(页1092,第12行)

【案】“ ”为“检”字之误。

186.卧阅沈寐叟题跋(页1094,第10行)

【案】“题跋”似应加书名号。本页第11行“寐叟题跋”、第16行“寐叟”同。

187.只好妈胡<马虎>一点了(页1205,倒数第2行)

【案】“马虎”,也可以写作“妈胡”、“麻忽”等,字不误。

188.总是校不下去,从今日始发愤为“雌”而校之(页1239,倒数第3行)

【案】“雌”或当为“雔(讎)”字之误。

189.于思伯<>(页1246,第17行)

【案】于省吾,“氵”部潦草写法有时和“亻”字潦草写法相近。

190.務、务(页1304,倒数第8-9行)

【案】“務”、“务”错出,实当隶作“务”。

191.又为郑友渔写《生圹志》三张,几三百字,未毕(页1330,第4行)

【案】疑“几”当为“凡”字。

192.又翻《字诂》及《文府》(页1359,第8行)

【案】“文”字当为“义”字。

193.“憶”字、“庵”字最早见《释名》。“菰”字兼《汉校官碑》(通孤)。“ ”字见《广雅》,皆汉字也(页1361,第13-14行)

【案】句号宜改作逗号。

194.或曰我:“子年四十四,何以称老?”余曰(页1366,倒数第10行)

【案】“我子”为固定称谓,对对方的敬称。故“我”字当置于“子”字之前,不当在“曰”字之后。

195.颜师古往曰(页1366,倒数第4行)

【案】“往”当为“注”字。

196.陈永泽(页1376,倒数第17行)

【案】“永”字为“承”字之误。

197.刘师蓉   张侯(页1384,第3行)

【案】这五个字应该单独一行,且“蓉”为“苍”字之误。刘师苍字张侯,是刘师培的族兄。

198.雄、雄儿、秉雄、阿荃、荃、、荃孙、老大、迁(页1387

【案】多一顿号,又本页倒数第8行亦多一顿号,本页倒数第14行“老三”后面的逗号应作顿号,该表胪列异名,其中应用顿号而作空格者也多见,读者可自审之。其实钱秉雄在《日记》中别称很多,还写作“ ”,整理本以为误字,改作“迁”了。

199.司马迁   迁太史公、史公史迁(页1389,第10行)

【案】“迁”、“太史公”之间当有顿号,“史公”、“史迁”之间也当有顿号。

200.苏曼殊   曼殊、苏元瑛、(页1389,18行)

【案】“瑛”字后顿号当删,该表此类情形也好几处,读者可自审之。又苏曼殊又名苏玄瑛。

 

总共理出200条。《日记》(整理本)170万字,总1434页,可谓巨制,非短期内可以逐字逐句读完。又由于钱先生的文笔活泼生动,其间又涉及到众多民国闻人、学术往事,故而从第230页之后以快速浏览为主,书中的一些问题都是在翻阅时所得,不如230页以前看得仔细。从上面的200条来看,整理本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文字问题。其中包括分不清文字到底是正俗字还是正字与错字的关系,不明白连绵字有多种书写形式,不能辨析形近字之间的细微差别,古文字的描摹很多失真,不了解相关文化背景以及历史事实。由于上述问题,故而在文字识读上存在着一些错误。二、标点问题。在运用标点符号上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这些标点不规范有的大约是习惯所致,有的也还是由于对相关内容以及其文化背景缺乏必要的了解而造成的断句或标点上的错误。

当然,就总体来看,《日记》(整理本)的学术价值很高,给研究者和一般读者提供了比较完备的本子,为进一步了解和研究钱玄同先生个人以及钱先生所处时代的学术及相关信息提供了第一手的资料,这也是要指出的。本文所揭出的一些点校上的问题,只是希望增加读者阅读的便利,当然,如果《日记》(整理本)在重版的时候能够重新审订,一一修改,则提供给读者和学界的将是一个更为精审的本子,这也是我们所期望见到的。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