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近期论文新见 > 正文

古典学专栏介绍

本文作者: 3年前 (2015-05-30)

本期的古典学专栏收入两篇论文:何源博士的《普鲁塔克的》和林志猛博士的《智术师的勇敢》。主题…

本期的古典学专栏收入两篇论文:何源博士的《普鲁塔克的<论音乐>》和林志猛博士的《智术师的勇敢》。主题分别涉及古希腊乐理与乐教的关系,以及柏拉图笔下的智术师们对“勇敢”这一德性的理解。

《论音乐》是普鲁塔克《伦语》(Moralia)中的一篇短制,长期以来都被认为乃托名之作。也即是说,有不少研究者相信,这篇短小的对话并非普鲁塔克所写。若与其他古希腊音乐文献进行对比,我们不难发现《论音乐》与众不同:在时间顺序上,它属于这一时期的音乐文献中最晚近的一篇;在内容上,它是对古希腊音乐发展历史的概述与总结。在《论音乐》之前,并没有系统论述古希腊音乐史的文献。值得注意的是,这部作品采用了“对话”这种具有文学意味的文体,而其它有关古代音乐的文献则大多采用理论探究式的论说文体。论说文体着力于探讨音乐中的原理、规律和技艺,内容多属纯粹的理性思辨,很少涉及价值判断。《论音乐》的作者却认为,对音乐技术的理性探究不能解决音乐创作和运用中的一个根本问题:好音乐的标准是什么。于是,《论音乐》将音乐的理论和技术视角转变成对道德和价值的追问,探寻音乐如何能体现道德上的善与崇高。何源博士注意到这两类音乐研究的不同取向,并将之纳入到思想史上的“古今之争”大框架中。在深入细致地梳理《论音乐》文本的同时,作者也试图对这一音乐中的古今之争给出自己的评价。

《普罗塔戈拉》是柏拉图对话中的名篇。长期以来,人们阅读这篇对话时关注的主要是这样两个问题,即美德可教吗美德的统一性。这些问题如同苏格拉底在对话中展现出来的态度一般让人费解。林志猛博士对这一作品的关注从一个更为细枝末节处出发:他注意到,为了避免遭苏格拉底驳倒,自诩为美德教师的普罗塔戈拉在对话中强行将勇敢从其他德性中拆分出来。在这一拆分过程中,普罗塔戈拉的论证修改了美德的含义——一个不正义、不虔敬且无知的人,仍然可以很勇敢。由此,他仍然具有一项美德。在这一过程中,具有美德之人与好人之间的联结被撕裂了。缺乏正义与明智作为引导的勇敢行为,还是勇敢吗?抑或只是大胆,或者说,鲁莽?借助梳理并彰显苏格拉底反驳普罗塔戈拉的言辞,林志猛博士对观《王制》(Republic)与《普罗塔戈拉》这两部作品并指出,普罗塔戈拉试图通过诡辩术教人变得勇敢,但他的“勇敢”关注的是身体而非灵魂、美德和智慧。他通过彻底分离美德与智慧,使美德从着眼于灵魂的完善转向身体的满足。普罗塔戈拉这一行为不仅背离了动摇了习传道德的根基,同时也揭开了“启蒙的序幕”。

 

扬州大学文学院

2015327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