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近期论文新见 > 正文

名辩学专栏导语

本文作者: 3年前 (2015-07-07)

按我个人的浅见,“思想史”首要地应该被理解为“思想”的“问题史”,而过去已经产生了的“思想”就是以“…

按我个人的浅见,思想史首要地应该被理解为思想问题史,而过去已经产生了的思想就是以问题形式保存于学术史本身之中,从这个意义上,我们似乎可以说,学术史就是过去已经产生的思想史本身;其次,从实践操作层面来考察,思想史学术史的研究似乎存在着明显的冲突:因为前者通常侧重于六经注我接着讲如何创新等问题,属于一种主动的学问;而后者则通常侧重于我注六经照着讲如何梳理或继承等问题,属于一种被动的学问。再次,从表面上看,上述说法似乎很有道理,不是吗?其实不然。其最根本原因就在于它并没有真正理解学术史思想史之间的本质关系:对于任何一门学科而言,无论是选择学术史的路径还是选择思想史路径都只不过属于研究工作出发点起点的不同,但思想史需要必要的学术史的积累与训练,而必要的学术史的积累与训练也同样必须以促进而不是偏离思想史的研究本身为依归,因而,对于任何一门(尤其是人文)学科而言,都应该是我注六经六经注我照着讲接着讲继承创新被动主动良性互动的学问;最后,思想史的研究离开了必要的学术史的积累与训练就会流于浮夸空洞;而学术史的研究离开了思想史问题意识就会迷失方向甚至偏离其自身的工作初衷。有鉴于此,我们特选取了尚杰先生的大作《好微眇之言持无穷之辩——公孙龙学说及其在当代语言学美学的意义》与曹峰先生的大作《对名家及名学的重新认识》组成在本辑先秦名家研究专栏,以飨读者。读者只需通读以上两位专家的大作,即不难发现,先秦名家与名家研究涉及颇为复杂的理论疑难问题,而这些理论问题又大多与哲学思考本身以及近代以来中西哲学与文化的沟通等诸多问题相关:尚杰先生长期从事现当代法国哲学研究,相对而言,其研究工作的出发点侧重于思想史的路径,故其大作试图打通中西哲学与文化之沟通壁垒,以致力于重点呈现先秦名家的思辨智慧(如倾向于从一种当代西方语言学与艺术美学视角呈现出公孙龙学说的高深思辨,实在令人叹为观止);曹峰先生多年来从事先秦思想学术史研究,相对而言,其研究工作的出发点侧重于学术史的路径,故其大作试图回复到一种原初的先秦思想学术史语境,以致力于重点呈现先秦思想存在本来面目(如倾向于从一种政治哲学视角中呈现出先秦名家与名学的本来面貌,实属真知灼见)。而读者若知循着以上两位专家的思路,并结合自身特点与优势,即可在有关先秦名家与名学的课题研究上获得悟处(即指下手处)。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