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正文

从蒂迈欧看《蒂迈欧》

本文作者: 3年前 (2016-01-03)

从蒂迈欧看《蒂迈欧》——读萨利斯《分布学:论柏拉图〈蒂迈欧〉中的开端》* 叶 然(清华大学哲学系…

 

从蒂迈欧看《蒂迈欧》

——读萨利斯《分布学:论柏拉图〈蒂迈欧〉中的开端》*

 

 

(清华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博士后流动站)

 

View the Timaeus in Timaeus’s View

On J. Sallis’s Chorology: On Beginning in Plato’s Timaeus

 

Author: Ye Ran is a graduate for Ph. D degree in the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 Sun Yat-sen University (Guangzhou 510275, China). Email: yesizhan@163.com.

 

Sallis, J.,《分布学:论柏拉图〈蒂迈欧〉中的开端Chorology: On Beginning in Plato’s Timaeus),Bloomington and IndianapolisIndiana University Press1999。中译本即出。

 

在柏拉图对话中,《蒂迈欧》拥有最长的注疏史,也是最让人费解的几篇对话之一。我们不知道《蒂迈欧》到底表达了什么,意图又是什么。美国学者萨利斯的《分布学:论柏拉图〈蒂迈欧〉中的开端》[1] 一书立足于语文学和注疏史,对《蒂迈欧》进行了简洁而完整的疏解,可谓发人深省。虽然该书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但任何一个解读者都不敢说自己的《蒂迈欧》解读没有问题。翻译该书,实有助于我们初学者发现并进入本篇的一部分问题域。

该书序言重提柏拉图对话的文学性,认为对话中每个人物都不是柏拉图的代言人,实际上每一部对话都是一个多重声音——乃至《蒂迈欧》中的多重沉默——相互呼应的织体这种织体的言辞形式很不完备,作者似乎暗示,这言辞形式的背后就是造物者(δημιουγός)降临之前混沌的大全。因而我们需要不断地发掘对话中的呼应之处,不断地折回开端,才能理解一篇对话。

在笔者看来,作者不经意之间把蒂迈欧式乾坤论cosmology)立场当作了理解柏拉图言辞的不二法门。所谓蒂迈欧式乾坤论立场有两个要点:一,把创世问题(或开端问题)本身视为无需质疑的前设,二,把蒂迈欧第二篇讲辞开头(47e—50d)所谓三类存在者的区分作为开端问题的基始。[2] 关于后一点,事实上作者认为,第三类存在者χώρα[空间]是一切的本原,第一类存在者理智或可理知的存在者只是起制约作用的形式或工具(尽管拥有理想或梦想的地位),第二类存在者生成者则是不值一提的衍生物。既然χώρα是最根本的开端,是现实和言辞中的混沌状态的最终原因,那么本书以χώρα为题就可理解了。

从这种解读方式来看哲人苏格拉底仅是对话织体中的一个普通声音,其作用仅限于呼应χώρα——哲人的处境尤其诗性处境(创世中的创造作诗是同一个词ποίησις)被忽略了。或许因为蒂迈欧才是达到了全部哲学的巅峰的哲人,这可是苏格拉底亲口说的(20a)。

第一章城邦的记忆解读苏格拉底的讲辞(17a—20c)和克里蒂亚的讲辞(20c—27b)。作者认为,本篇头三个语词(一、二、三),尤,对于整个对话织体的设置极为重要。比如全篇由三个发言者的讲辞构成,第三个发言者的讲辞又分为三篇(分割点在47e69a)。苏格拉底的讲辞与蒂迈欧第一篇讲辞有特定关联,克里蒂亚的讲辞与蒂迈欧第二篇讲辞也有特定关联。

作者指出苏格拉底的讲辞关乎头,而头是理智的寓所。[3] 这无异于排斥身体,也就是说,这里隐含了制作(ποίησις)与爱欲(ἔρως)之间的对立。在作者那里理智(νοῦς)、技艺(τέχνη)、言辞(λόγος)、制作是一回事,而必然(ἀνάγκη)、自然(φύσις)、生殖(γένεσις)、爱欲也是一回事。[4] 作者甚至把《王制》(Πολιτεία)开头克法洛斯对身体欲望的抵制与本篇苏格拉底的理智性讲辞相比。这真令人惊异!作者对苏格拉底式灵魂几乎是盲的。

苏格拉底的讲辞是对昨天讲辞的回忆,通常认为,这个回忆对应《王制》卷二至卷五的内容。于是,作者复述了这几卷中三种城邦的创造过程。第一种是完全技艺化的简单城邦,第二种是纵欲的城邦,纵欲必然ἐξ ἀνάγκης)导致χώρα[国土]不足,这就需要从邻邦抢得χώρα,于是战争和护卫者就出现了,第三种城邦由此产生。回忆止步于第三种城邦,未触及哲人王的城邦,这在作者看来就是既模仿天上的城邦形相,又从形相后退。他说,正是这种后退造就了一出喜剧,因为必然或爱欲对理智的反抗在这喜剧中暴露出来。在笔者看来,作者不得不面对如下质疑:第三种城邦和哲人王的城邦到底哪一个更具喜剧性?真正的哲学喜剧真是爱欲对理智的反抗?这听起来不是有点儿像本能造反逻各斯吗?作者似乎把《王制》也蒂迈欧化了。

克里蒂亚的讲辞接着第三种城邦讲,就必然转向必然,也就是转向χώρα[5] 所以作者说,克里蒂亚的古雅典作为一种开端,既区别于形相,又区别于形相的影像,而是第三类开端。直到这时,多少有点飘乎不定的(πλανωμένη)第三种城邦才变成了拥有实实在在的χώρα的城邦。这样的雅典似乎才被作者视为地上城邦的典范。吊诡的是,χώρα的“本质”就是飘乎不定。

第二章乾坤的生产解读蒂迈欧第一篇讲辞27b—47e与描述苏格拉底的讲辞时一样,作者仍着眼于诸多言辞痕迹(ἴχνη),这些痕迹体现出制作和生殖的对立以及必然对理智的反抗。第三章Χώρα解读蒂迈欧第二篇讲辞的开头(47e—50d)。作者对χώρα展开了广泛讨论,不仅引述权威研究者的争论,而且发掘柏拉图其他对话尤其《王制》和《法义》(Νόμοι)中χώρα的用法。第四章Χώρα的痕迹解读蒂迈欧第二篇讲辞余下的部分(50d—69a)以及第三篇讲辞(69a—92c),并总结本篇的政治背景。在解读蒂迈欧第三篇讲辞时,作者驳斥了一个古老的批评:第三篇讲辞中似乎并未运用第二篇讲辞提出的χώρα。在总结本篇的政治背景时,作者牢牢抓住χώρα与土地、乡土、国土、地球之间的关联,旁及《克里蒂亚》,对《蒂迈欧》开场解读重新作出了梳理。第五章重写本述评了从亚里士多德谢林的调用(appropriation)史上与χώρα相关的问题。

作为初学者,我们无需一头扎入本书关于χώρα纯哲学讨论。作者对政治性背景和乾坤论进行一以贯之的讨论,例如并不把17a—27b看作所谓开场戏,而是看作两篇与蒂迈欧讲辞同等重要的讲辞,显得独具慧眼,倒值得我们好好反思,哪怕不赞成他的观点。毕竟,作如此讨论的著作在当今相当少。

至于该书的内在缺陷,依笔者陋见,就是遗忘了血气θυμός)所处的χώρα[地方],这导致对灵魂中其他两个要素——理智和爱欲——的界定极为含混。蒂迈欧的名字明显与τιμή[荣誉]相关,对荣誉的带有必然性的爱欲就是血气。然而,蒂迈欧不认识自己,这必然影响到该书从蒂迈欧解读《蒂迈欧》。

 

北京

2011-07-13

2011-07-20修订



* 首发于刘小枫主编,《古典研究》,总第七期(2011秋)。

[1] 书名chorologyχώρα[地方、乡土]即《蒂迈欧》52a所谓空间λόγος[言辞、理性]的英语化结合类似于topology[拓扑学]狭义的chorology指蒂迈欧关于χώρα的讲辞47e—69a。作者在页115指出χώρα的含义已发生断裂,本质上不可译。书名译作分布学即将出版的中译本编者的主张。

[2] 作者在序言和第五章反对以此为开端来重写《蒂迈欧》但那只是因为言辞本身的种种限制使重写不可能。在作者心中,蒂迈欧的第二个开端当然具有真正的开端地位。

[3] 因为17c苏格拉底所说的τὸ κεφάλαιον[首要部分]源于 κεφᾶλή[],蒂迈欧对苏格拉底的回答πᾶσιν κατὰ νοῦν[合我们所有人的心意]中的νοῦν即理智,而且蒂迈欧第三篇讲辞明确说头是理智性灵魂的所在。

[4] 作者认为19a出现的χώρα展现了技艺的限度。

[5] 作者说26b克里蒂亚在夜里回想就像是在梦中回想一般χώρα52b被比作梦。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