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专著 > 佛教著作 > 正文

《丝路佛光》:从历史中寻求对未来的解读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9-01-21)

中国佛学网1月21日消息:位于“丝绸之路”中段的新疆,保存了大量的佛教文物,历来受到中外学人…

    中国佛学网1月21日消息:位于“丝绸之路”中段的新疆,保存了大量的佛教文物,历来受到中外学人、游子、释门弟子的极大关注。《中国美术全集》《中国美术分类全集》《中国石窟》等大型类书的“新疆卷”中,都从各自不同的角度公布了一批佛教文物的图片。而在此之前,德国、英国、法国、日本等国的学者们,都已先后刊布过各国从新疆掠走的佛教文物的部分图片。这些文物图片的刊布,更加激起人们对这一地区的关注,寻根者有之,访古者有之,探索者有之,好奇者有之……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稳定发展,人们不断地在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人类总是要不断地互相交流、互相学习的,但是,由于地区和传统文化的差异,所取舍的内容是不一样的。近代的中国,在失去了世界发达国家的地位以后,转而向西方学习已历时三百余年,时至今日,其成效是有目共睹的。问题是,这种学习的过程下一步会怎么样,最终会有一个怎样的结果?人类的交流,最终的结果是文化的交流及文化的融合。换句话说,即中华民族的文化将会是怎样的?以史为鉴,人们总是喜欢从历史中寻求对未来的解读。古代的中国,曾经向外国学习,吸取过许多种文化,如祆教、摩尼教、景教、佛教等等,无疑,其中学习、吸取、融合佛教文化是最为成功的。印度佛教作为一种外来文化传入中国,历时近千年以后,最终融入了中国文化。中国佛教成为儒、释、道三家合流后的中国主流文化的组成部分,最终实现了这种文化的交流与融合。在这个过程中,所发生的磨合、碰撞、反复的事例不胜枚举,也是无法避免的过程。

  印度佛教传入中国,是沿“丝绸之路”的路线,由边缘而逐渐进入内地,因此,“丝绸之路”的中段,即今日的新疆、古时的西域,就成了佛教传入的首站。大约在公元前二世纪,即汉武帝之时,佛教就已传入新疆,而在公元二世纪时,就已开始建寺造庙。正如学者们所指出的那样,印度佛教传入新疆后,塔里木盆地的各绿洲国家就对印度佛教作了取舍,最终形成了“西域佛教”,然后向内地传布。早期传入中原的佛教,与其说是印度佛教,毋宁说是西域佛教更为恰当一些。如:“浮屠”和“佛”的称呼就与焉耆—龟兹语有关,佛教僧侣“和尚”的称呼就来自于阗国语;《华严经》中就多处加入了有关于阗国的内容;“汉传佛教”中十宗的形成,其中大部分都与西域高僧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等。同时,西域佛教和藏传佛教有着很密切的联系。现存藏文《大藏经》中就保存了有关于阗国佛教的经典。西域佛教所使用的语言文字非常庞杂,古时统称为“胡语”。根据目前所出土的材料可见,西域佛教大体具备了自己的经、律、论,有一大批高僧大德,“三宝”俱足,因此,西域佛教是中国佛教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西域佛教早已荡然无存,只给我们留下了一大批珍贵的历史文物。现在,新疆的佛教一部分是藏传佛教,一部分是汉传佛教,这和印度的佛教情形有点相似。印度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佛教绝迹,现在的印度佛教是十九世纪从斯里兰卡重新引进的。有学者在讲中国佛教时,认为中国佛教只是由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组成,而忘掉了西域佛教,这与佛教历史是不相符的。西域佛教应该是中国佛教的重要组成部分,否则的话,我们在解读新疆大量的佛教文物时,就很难有一个圆满的解释。

  西域佛教虽然是中国佛教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目前的研究现状却很滞后。无论是基础材料的搜集整理,还是对西域佛教、佛教文化、佛教艺术的研究,与西域佛教应具有的地位相差甚远。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西域佛教所使用的“胡语”及文字的困难,有资料的匮乏,有西域佛教早已消亡、中间形成了一个几百年、有的地区甚至近千年的断档,等等。但是,随着考古发掘的成果日增、信息的快捷、研究理论和方法的刷新、对西域佛教研究的需求,一批可喜的成果已经涌现,西域佛教、西域佛教文化、西域佛教艺术的研究必将会迎来一个更加蓬勃发展的局面。

  为迎接这一局面,新疆艺术学院西域佛教文化艺术研究所联合各科学者,推出《丝路佛光》丛书,欲在新的研究潮流中,起到添砖加瓦的作用。嘱我为《丝路佛光》丛书作一序,申明宗旨,欣甚!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17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