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近期会议新论 > 正文

山头建设是中国佛教再造辉煌的必由之路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9-15)

作简介者:中国宗教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宗教文化艺术研究室主任。 …

   作简介者:中国宗教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宗教文化艺术研究室主任。
    导语
   
真禅大师往生已经十周年。十年前,我应邀参加大师的寿辰庆典,盛况空前,僧俗济济,至今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大师将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奉献给众生,使教界内外的人们都无法忘怀。十年后的今天,我再一次来到玉佛寺,不仅缅怀大师,而且欣喜地看到大师后继有人。佛门有幸,龙象辈出,玉佛寺在觉醒大和尚的主持下,蒸蒸日上,日新月异,特别是在佛教文化、佛教艺术、佛教学术诸方面,逐渐形成玉佛寺作为都市佛教所具有的自身特色,正在成为长江三角洲乃至全国的一面旗帜。
   
三四年来,从上海、浙江、江苏、河南、河北、湖北、广东、辽宁等诸多我所接触考察的省份或地区来看,一种新气象正在隐隐显现,犹如见龙在田,使我对中国佛教未来的健康发展不断增强着信心。著名美籍学者汪忠长先生对见龙在田解释说:阳气见于地,则生殖利于民,圣人见于世,教化见于物。指大德大才之人,经过潜藏修养之后,其德业普施于世,可以有所作为。中国佛教正在悄悄地发生着这种变化。尽管还会有短暂的曲折,但是飞龙在天的时代不会太远了,随着中华民族的经济崛起、政治崛起、外交崛起、文化崛起,中国佛教也一定会再次崛起于东方,普惠于人间。
   
我曾经对中国佛教在盛唐时代出现的历史高峰做过讲述,我认为唐代佛教之所以兴旺昌盛,原因在于诸宗并起。中国佛教以八宗名世,其中性、相、台、贤、禅、净、律、密 八大宗派,哪一个不是定形于隋唐时代?也可以说,没有八宗的竞相建立,就没有中国佛教其后的所谓鼎盛。但是,这仅仅是后人自豪的描述而已,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几乎每一个宗派的建立,都经历了艰苦的历程,绝非一帆风顺,也绝非是在掌声和喝彩中平安降生。例如禅宗的最终形成和壮大,可以说曾经遭遇过血与火的考验,一种新理念、新风气、新思维、新做派、新仪轨,几乎必然遭受教界内外的质疑甚至攻击。一种宗派,从本性上讲,不会希望出现另一种有可能与其并驾齐驱,甚至取而代之的新宗派,这是人之常情。但是,历史的洪流不可能被垄断,垄断就失去了生命力。所以,站在历史长河的堤岸上,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波峰迭起。而且,从中国佛教的整体和大局来看,诸宗并起的结果,是中国佛教的长足发展,是中国佛教的鼎盛。至于势均力敌之后的平衡,则另当别论。
    由于封建社会晚期各种因素的制约,中国佛教几乎失去了最起码的创新能力,数百年间,可言者寥寥,不用说创造新宗派,就是传承老宗派都成了问题。但是,自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之后,中国历史进入新的百年千年。中国佛教在遭遇沉沦坎坷的同时,也得到前所未有的独立发展机遇。这一发展进程是十分曲折一言难尽的,所幸在进入21世纪的今天,已经迈上了新台阶。
    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为创建迈向小康的和谐社会做出人间佛教应有的贡献,这是时代的要求,也是中国佛教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而如何才能遵循原则实现要求?我作为一名研究中国佛教的学者,建议从盛唐时代中国佛教的蓬勃兴盛中汲取历史经验,我认为,中国佛教要得到健康发展,必须弘扬释迦牟尼宣法布道四十年孜孜不倦的精神,摒弃类似僧官制度的官僚化、世俗化倾向,不盲目追求形式上的佛教大一统,要立足于本地方,直接从佛教元典中汲取适应时代需要的精华,创立和发展具有不同宗风特点的传教方式,把佛教自身建设的重点放到定慧双修,法门独到,敞开思想,面向民众上去。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有力保障下,在宗教信仰自由的宪法条文和相关政策的法律保护下,在继承中国佛教优良传统的前提下,鼓励建设山头,提倡创立宗派,突出地方特色,是中国佛教在21世纪再造辉煌的必由之路。
    简述
   
鼓励建设山头,提倡创立宗派,突出地方特色,其中山头、宗派、地方特色,是三即一,是一即三。我们且分而述之,合而论之。
    山头,是中国佛教特有的概念。毛泽东当年曾经风趣地说:山头它有什么坏?清凉山有什么坏?太行山有什么坏?五台山有什么坏?没有。” 
    按照山头在佛教概念中的狭义解释,在《敕修百丈清规》 山头的本义是指葬祭场。也指涅槃台,即置棺之台,又作化坛。但是那是很古老的说法了,现在人们一提起山头,联想到的首先是宗派。把宗派称为山头,大约是由于佛教组织结构与的关系太悠久、太密切、太普遍。
    中国古代寺院大多建于山中,僧侣在山中聚居,他们的住处也被称为山世,《行事钞》上一之一记载:山谓兰若,即上根也,世谓聚落。
    在山中居住的僧侣往往自称山僧山衲,久而久之,不在山中居住的僧侣也以其为自谦之词,演变成为一种通称。谦词很多,诸如拙僧、愚僧、拙衲、野僧,是传统文化的一种特色。
    于是,一寺住持的尊称,也可以称为山主,所谓一山之主,其实即一寺之主。当然,也有上座称为山主的个例。
    譬如号称天下第一寺的白马寺,建在洛阳,是由当时国家的鸿胪寺即外交官邸改造而成,而据传说,除了这座继续发挥外界联系作用的洛阳白马寺之外,在不远的巩义青龙山里,还有一座禅源白马寺,称青龙山禅源白马寺,是修行的所在。类似称为某山某寺的,叫做山号。沿袭日久,即便建造在平川上的寺院,也常常附上山之称号,山号遂成寺院之别称。如庐山东林寺、天台山国清寺、清凉山大华严寺、灵山祥符寺、大屿山宝莲寺等,都是由于在某山建造,即取其所在之山名冠于寺名之上。我国台湾佛光山、法鼓山、灵鹫山,以及日本比睿山延历寺,甚至以山名胜寺名,单称山而不称寺,已经成为新的更加符合山头概念的模式。
    因此,所谓山头,已经逐渐显露出宗派的倾向,只不过宗派比山头的内涵要更深刻。例如禅宗五祖弘忍在双峰山黄梅寺,聚徒修行,亲传禅法,算是建立了山头,但是真正大阐宗乘,大扬宗风,创立禅宗南宗的,却是六祖慧能。或者可以说,建立山头,重点在建设寺院、扩大丛林、吸收徒众,而创立宗派,则要提高到理论建设、思想创新的程度,非常人所能为。不过,这样讲并非贬低建立山头的价值,没有山头哪来宗派?建设山头是基础,是发展佛教必须注重的第一步,能把山头建设好,也是劳苦功高。
    前人对宗派的形成多有论述。夫论宗者,崇、尊、主义,圣教所崇、所尊、所主名为宗故。且如外道、内道、小乘、大乘,崇、尊、主法各各有异,说为宗别。由于各人膜拜的对象不同,尊崇的经典不同,对义理、旨趣的理解和主张不同,修习表达的方式方法不同,虽然是在同一宗教之内,却可能因为种种不同,各自吸引和团结一部分人群,建立起自己的组织,这就形成了宗派。
    汤用彤先生认为:从晋代之所谓六家七宗至齐梁·周颙之三宗,都是讲的宗教学说上的派别,这是的第一意义。的第二个意义就是教派,它是有创始,有传授,有信徒,有教义,有教规的一个宗教集团。
    两晋以来盛行的学派的和到隋唐时教派竞起的,两者的区分,尚待研究。它们有相同之点,也有相异之点,主要的分别,似可说学派之是就义理而言,教派之是就人众而言,它们是一个历史的发展。在南北朝初期佛教势力已经扩大,佛经讲习盛行,陈至唐初,教派乃渐渐萌芽。” 
    汤先生所谓学派之是就义理而言,教派之是就人众而言,大致而言有其道理,但是汤先生并没有把它绝对化,因为事实上没有一个学派不是一群人组成的;也没有一个教派是不讲义理的。
    那么,历史上确实曾经出现过的佛教学派和佛教宗派又有什么本质差别呢?本质的差别应该是主张不同,或者说愿心不同。学派,是要维护一种学术观点,阐扬某部某类著作经典的精神。而宗派,是要实现一种宗教理想,要调动一切能够实现理想的人员、典籍、观点和组织手段为实现理想而努力。学派人事关系相对松散,但是学术观点却要求精密严谨。宗派可以为理想的实现随时调整理论架构,而所有成员却需要精诚一致,讲究师承道统。因此汤用彤先生列举道:禅宗本来起于东山法门或大鉴慧能,而必追述至达摩、迦叶;天台教义智顗所创,而必上溯至慧文、慧思,遂大搞定祖争道统之事。禅宗的西方二十八祖、中土六祖,争执甚烈;天台九祖,至宋初还须由帝王确认。而在祖传以后,仍分支派,所谓衣钵血脉传灯法嗣,皆因重道统观念也。
    宗派的形成,最重要的是宗祖的出现,即开创一宗的祖师。一宗之下还有诸派,因此也有宗祖和派祖的区分。
    众所周知,释迦牟尼被尊崇为开创佛教之祖。不管其后有多少宗派,在宗教意识中仍尊释迦牟尼为教说、教法传承之初祖。如禅宗传承素以释迦牟尼为西天二十八祖中之初祖,而另以第二十八祖菩提达磨为中国禅宗之初祖。又如密宗以善无畏、金刚智、不空为中国初祖、律宗以道宣为中国初祖、净土宗以慧远为初祖,以及智顗为倡立天台一宗教观之祖,社顺被尊为东土华严初祖,无不如是。至于立派之祖,如禅宗之临济宗,以临济义玄为开祖,曹洞宗以洞山良价为开祖,牛头宗以牛头法融为开祖。
    祖师的出现与山头密切相关。一种是依靠山头成长,大彻大悟后成就大业,曹溪慧能大师是典型。另一种是开辟山头,与山头一齐成长,山成祖亦成,天台智顗大师是范例。建立山头不一定能成就宗派,但是没有山头一定不能造就宗派,宗派必须以山头为基础。这就是建立山头的重要性之所在。
    仅次于祖师的,是宗师。此宗师不仅要成为兼备经、律、论三藏宗旨的高僧,受到万众拥戴,万人景仰,而且要继列祖法统之绪,开一代风气之先,传佛心宗,擅长以方便善巧普度众生,以解脱正道启迪悟境。只有祖师而没有宗师,宗派便不得长久。
    宗派的建立还有许多必备的条件。
    例如宗风,一宗一派,必须具备自家风范,又称风貌、风仪、禅风。宗风是显露于外的,必须令人如坐春风,有扑面而来的感受。
    再如宗乘,也称为宗致,则是深蕴于内的,属于各宗必须确认的义理。前人认为:此处之,同于大乘、小乘、一乘、三乘之乘,有导致开悟的乘载物之意。对宗乘有独到见解的,称为宗乘眼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