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近期会议新论 > 正文

魏德东:宗教界的弃婴收养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10-30)

10月26日至27日,“让我们的社会成为孩子们温暖的家——中国民间儿童养育研讨会”在北京召开…

    10月26日至27日,“让我们的社会成为孩子们温暖的家——中国民间儿童养育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由天主教背景的“进德公益基金会”和基督教背景的“爱德基金会”联合主办。来自全国五大教及社会的47家收养弃婴的民间团体代表,数十名专家学者、宗教界人士及民政部门的领导及数十位残障儿童出席了会议。我参加过许多会议,唯独这个会议使我感慨万千:既使我更加深入地了解了中国宗教界的丰功伟绩,也使我意识到为宗教脱敏的过程是多么艰难。

    今年1月4日,河南兰考“爱心妈妈”袁厉害的孤儿院发生火灾,7名儿童不幸遇难,引起全社会对弃婴收养问题的重视。5月14日,民政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安部、司法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宗教事务局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弃婴相关工作的通知》,要求“自本通知下发之日起,社会力量兴办以孤儿、弃婴为服务对象的社会福利机构,必须与当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共同举办。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私自收留弃婴。”该《通知》特别提到,“宗教事务部门要配合相关部门做好引导和规范宗教界收留弃婴相关工作。”为落实《通知》精神,民政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弃婴民间收养机构的大排查,发布了初步结果。目前,全国共有民间收养机构878家,共收养9394名孤残弃婴。依据民政部领导的说法,民间机构收养弃婴的数量,约为政府主办的孤儿院孩子数量的1/10。而在878家民间收养机构中,宗教背景的团体负责的有583家。

    仅仅是这个数字,已经让人感慨万千。简单的计算即可知道,宗教团体主办的弃婴民间收养机构,占整个民间收养机构的66%。说宗教团体是民间收养力量的中流砥柱,应该毫不为过。研讨会邀请了不同宗教的弃婴收养机构参加,并以各种形式介绍他们的工作。如天主教背景的“河北黎明之家”、伊斯兰教背景的“银川穆斯林孤儿院”、佛教背景的“河北弘德家园”、基督教背景的“河南许昌以琳孤儿院”,还有不知名的道教机构的道士牵着残障儿童与会。研讨会上得知,近10多年来,几乎所有的弃婴,都有比较严重的残障疾病。健康的弃婴已经少之又少,而残障程度较轻的儿童,也比较容易找到收养和寄养家庭。最后留在各类孤儿院的,都是有比较严重先天性残障的孩子。这使得弃婴收养事业不同于一般的社会工作,需要更大的耐心与爱心。这也是宗教背景的机构成为民间收养力量核心的根本原因。以河北黎明之家为例,创办25年来,修女们以生命相托,护佑着孩子们。研讨会上,黎明之家的小朋友表演了合唱,催人泪下。

    民间收养机构最艰难的地方,还不是工作本身的艰辛,而是在其合法性上。到会的47家民间机构中,有许多至今没有得到政府的合法登记。而即使在合法登记的机构中,也有很多孩子没有户口。这些没有户口的孩子,享受不到一个中国儿童应有的福利,长大后难以就业,就连最基本的旅行,也几乎难以实现。

    在研讨会的开幕辞上,河北进德公益基金会张士江神父强调这个会议不谈宗教,只谈弃婴收养。而有些学者在发言中,也提出收养机构的“去宗教化”与“专业化”,似乎宗教背景与专业化是不相容的。实事求是地说,当我们进入弃婴收养、麻风病人护理这类艰苦领域时,首要条件便是爱心。没有发自内心的大爱,专业化就是无源之水。没有一点信仰、精神,仅仅依赖世俗的激励,是很难在这些领域支撑下去的。面对民间弃婴收养,我们需要的可能不是去宗教化,而是充分发挥宗教团体的积极性,帮助宗教慈善机构提高专业化水平。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