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各类讲话新论 > 正文

让文化落地为文明:对话钱文忠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3-05)

  ●文明必须是与时俱进的,但文化不一定一代就比一代高。    ●古埃及、古印度、古巴比伦,它们的文…

image

  ●文明必须是与时俱进的,但文化不一定一代就比一代高。
  
  ●古埃及、古印度、古巴比伦,它们的文化之所以灭绝,从根本上说就是因为没有“落地”为文明。
  
  解放周末:即将召开的世博会是“世界文明的盛会,我们大家的世博”,除了展示人类的文明成果外,世博会也可以成为文明的助推器。对此,您如何理解?
  
  钱文忠:把世博会称为“世界文明的盛会”,是表达了让文明“落地”的期望。历史上,世博会最终“落地”为文明成果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我们熟知的埃菲尔铁塔就是1889年巴黎世博会的成果,它代表了当时世界最大胆、最进步的建筑工程艺术水平。再比如,可能几年前人们对“低碳”这个词还很陌生,但是随着“低碳世博”的推广和宣传,这个观念就日益在很多人的头脑中生根了,人们在使用电器等现代生活设备的时候可能就会考虑,怎么使用能更环保一些,这就是向文明迈近了一步。
  
  解放周末:举办世博会是对一个国家、一座城市文明程度的检阅,但是不得不承认,我们的生活中还有很多不文明的现象。
  
  钱文忠:与文明相对的是野蛮,就和平时代而言,我们最常见的就是不遵守公共卫生习惯和公共规则。中国人习惯“小我”,比如家里脱下来的鞋子都放在门外公共走廊里,这其实很不文明。
  
  我们的经济发展与文明发展还没有同步。一些商人缺乏商业文明,常常不顾信义的准则,视赚钱为唯一目标。所以,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们现在的发展模式,它的突破点到底在哪里?也就是说,经济只是手段,我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解放周末:有时候我们恰恰是把手段当成了目的。
  
  钱文忠:事实上实现高度文明才是我们的目的,经济的发展必须致力于推动文明的发展。因为只有人民的文明化程度高了,经济的发展才有正当性。而我们在推动发展的时候,存在一个很大的障碍,就是始终没有把文化和文明分清楚。
  
  解放周末:确实在当今大多数人的观念中,文化与文明没有太大的区别,常认为有文化就是有文明。
  
  钱文忠: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首先,有一些不能不说是文化人的人,本身就不文明。有的老师穿着破了洞的牛仔裤、敞着衬衫就进课堂给学生讲课;有的大学教授在讲台上温文尔雅,但回到家里却粗野蛮横。他们虽然有文化,但是缺少文明意识,把“文化”挂在嘴上,实际上恐怕是为了掩盖自身缺少文明的无奈。
  
  甚至还有一些文化人以文化的名义来行反文明的事实。比如有的人利用信息时代言责不自负的匿名方式,在网络上对某些专家、学者动辄就破口大骂。这种“批评”已然不是堂堂正正的思想交锋,而是语言上的拳脚相加、恶意攻击。从手段到结果,都是反文明的,完全脱离了公正理性的基本精神,污秽了本该纯净有序的文化空气。
  
  解放周末:将文化与文明混为一谈,有什么危害?
  
  钱文忠:会产生很多混乱。我们常说中国是文明古国,因为我们有五千年的文化,这就是把文化等同于文明了。这种混淆在报刊、书籍和其他正式或非正式场合中屡见不鲜。其实这是逻辑上的错误,因为文明必须是与时俱进的,但文化不一定一代就比一代高。
  
  世界上四大文化古国里有三个已经不复存在,这说明文化不是亘古不变、不可摧毁的,而是可能灭绝的,所以要破除文化迷信。我们凭什么以“我们是四大文化古国里唯一的健在者”而沾沾自喜呢?古埃及、古印度、古巴比伦,它们的文化之所以灭绝,原因之一乃是从根本上说就是因为没有“落地”为文明。古希腊、古罗马的文化为什么能够延续下来?因为它们把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落到了文明的实处。
  
  解放周末:那么,为什么中国文化没有完全“落地”为文明,却还是悠远绵长延续至今?
  
  钱文忠:这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每当中国面临文化瓦解的困境时,总因为有相应的替代品出现而使它劫后余生。历史上,中国文化至少有两次侥幸地逃脱了灭绝的厄运。一次是隋朝前后,当时的汉文化被胡人逼迫到了消解的边缘,所幸外来的佛教让寺庙成为当时的教育中心,逐渐兴盛的佛教成为社会文明的成果;另一次是清朝末年,中国人在心不甘情不愿的近代化过程中,逐渐认同了西方文明。但是,我们还会有第三次侥幸吗?中国文化如果再不“落地”为文明,就难逃断裂的威胁。
  
  文化无高下,但是文明是可以分高下的
  
  ●应该是“文化的冲突”,按照我的理解,文明是不会冲突的。●现在很多地方都在讲“文化战略”,其实文化发展最好不要有什么规定和预设的战略。
  
  解放周末:要让文化“落地”为文明,首先就要厘清概念,我们应该怎样区分文化与文明?
  
  钱文忠:文化无高下,比如中国文化和印度文化,你无法定论孰高孰低。但是文明是可以分高下的,最起码大家都知道随地吐痰是不文明的,不排队、不守秩序是不文明的,溺杀女婴、烧死寡妇是不文明的。
  
  前段时间上海发出了一个倡议,号召市民在世博会期间不要穿睡衣上街,这就是一个有关文明的问题,而不是文化的问题。
  
  就像毛利人穿草裙,那是一种民族文化,但即便是毛利人,如果他在一些正规场合或非民族的场合穿草裙,就是不文明。
  
  解放周末:文化是多样的,而文明则似乎有着相对统一的标准。
  
  钱文忠:对。所以我把文明看作是“单数”的,是一种人类普遍适用的、大同的概念。文化则是“复数”的,西方文化、东方文化彼此之间都是具有独立性的。只有在不同的文化间,我认为我的文化是文明,你认为你的文化是文明,才有可能发生冲突。亨廷顿提出的“文明的冲突”是值得我们反思的,不过翻译似乎有点太执着了,应该是“文化的冲突”,按照我的理解,文明是不会冲突的。
  
  解放周末:亨廷顿认为文明是人的最高文化归属,是人必不可少的最大层面的文化认同。
  
  钱文忠:所以在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应该追寻同一种文明,而不是同一种文化。
  
  另外,从“文化”和“文明”这两个词的英文词根里,我们也可以看出两者的区别。“文化(culture)”的词根“cult-”来源于拉丁文,是“植物”之意,植物是需要自由发展的;而“文明”的词根“civ-”,则有“公民”、“城市”的意思,说明文明是伴随着公民、城市的出现而产生的。所以,文明是可以抓的,并且它必须附带多种处罚手段,比如随地吐痰、乱穿马路,违规了就必须受到处罚。在新加坡,在公共场所吸烟是不被允许的,他们的刑罚中还有鞭刑,这些都是为维护文明而进行的管制。而文化不能这样管,想要发展文化,就应当如陈寅恪先生所说,保障“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解放周末:也就是说,文明是可以考核的,而文化没法考核。
  
  钱文忠:对。现代社会没有量化的管理是不行的,因为社会本身就是科层制的,但你要是去考核文化,却常常会走向反文化。把文化等同于文明,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不安。可惜在这个问题上,很多人还没有想明白、分清楚,比如现在很多地方都在讲“文化战略”,其实文化发展最好不要有什么规定的和预设的战略,我们需要的应该是“文明发展战略”。
  
  解放周末:怎么判断一种行为是否文明,有没有标准?
  
  钱文忠:文化是平铺的,文明则是金字塔结构的,最顶尖的文明在中国就是天人合一的理念,在西方就是人和神的一致,人和整个自然、宇宙的和谐。文明的目的就是维持人类尽量长久、和谐地存在。
  
  我们必须坦率地承认,一般而言,现在我们的文明程度还不如西方。但有不少人认为我们现在的经济发展得比西方快,就没有必要再向西方学了,还不如回过头来学自己的老东西。这是一种比较普遍的心理。这里存在着很令人不安和担忧的思想混乱。
  
  解放周末:所以就出现了现在比较普遍的对传统文化近乎追捧的态度,“国学热”也持续地升温。
  
  钱文忠:这些现象固然有可喜的一面,至少能够让国人重拾自信,开始满怀热情地追寻、珍爱和弘扬自己的传统文化,但是,如果对这股“热”稍微有些清醒、理性的认识,就会发现,我们的文化之火实际上越烧越虚。国学也好,传统文化也好,假如无法“落地”、无法融入生活,这种“虚热”最终只会烧坏本身就已十分虚弱的传统文化,空余几缕青烟。文化之火本应越烧越精,久炼成丹。
  
  现在的教育更多注重的是文化的传承,而缺乏文明的养成。就是我们把《三字经》看得太重,而把《弟子规》看得太轻
  
  ●国学也好,儒家文化也好,其中有一些东西是不文明的,必须淘汰掉,而应该保留那些有益于提升人类文明的文化。●我们现在的教育更多注重的是文化的传承,而缺乏文明的养成。
  
  解放周末:文化之火,怎样才能炼出文明的精丹?
  
  钱文忠:首先要以文明为标杆,进行鉴别。国学也好,儒家文化也好,我们需要非常清醒地认识到,其中有一些东西是不文明的,比如对女性的不尊重,必须淘汰掉。而应该保留那些有益于提升人类文明的文化,比如“仁义礼智信”、“孝悌”、“守望相助”等价值观念。如果搞不清楚什么是文明的,我们接下去的路就会举步维艰。
  
  现在美国社会中很多子女都不孝,把老人送到养老院就不去探望了,这是不文明的,不能以文化的独特性为借口,美国人自己也在反思。在这方面我们的文明是能够为人类作出贡献的,但像“孝悌之道”、“温良恭俭让”这些具有共同价值的文化并没有很好地“落地”。
  
  解放周末:现在海外成立了很多孔子学院,它们是不是应该也能够担当起一部分传播中华文明的重任?
  
  钱文忠:在中华文化对外交流的问题上,由于面对的是强大的西方文明,我们输出的东西必须是经过提炼鉴别的,必须是有助于增进人类文明的,而不能像现在这样把儒家的东西一股脑儿地都搬出去。目前孔子学院还局限在传播文化的领域,教外国人做做中国菜、打打太极拳、画画梅兰竹菊、唱唱京剧……我个人觉得孔子学院应该多传播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文明,像我们对长辈的尊重,我们对家庭和家族的责任,等等,传播的目的就是为了增进人类共同的文明。
  
  解放周末:那么在对文化进行鉴别之后,怎样让它“落地”为文明呢?
  
  钱文忠:教育是最重要的渠道。但我们现在的教育更多注重的是文化的传承,而缺乏文明的养成。换句话说,就是我们把《三字经》看得太重,而把《弟子规》看得太轻。孩子没规矩,不是文化程度不高,而是文明程度不高。我们进行的信仰教育、理想教育、知识教育很多,但纪律教育很少,而社会是需要纪律、需要规则的。
  
  如果让孩子从小就学习“仁义礼智信”、“礼义廉耻”,你不能保证他一定不干不文明的事,但是能保证他知道什么是文明的。经过这样的教育,当他进入社会后,面对政府强有力的指导和严格的文明条例,他本来就知道随地吐痰不好,政府又不允许他随地吐痰,那么他的自控能力要比那些不知道随地吐痰不好的人强得多。我曾开玩笑地说,如果高考里面有10分的题目是出自四书五经的话,就会大大有利于文化“落地”为文明。
  
  公权力在文明领域的管理不能缺位,不能放松
  
  ●文明是少数人服从于多数人的行为准则,文化不能少数服从多数。●要使网络文化“落地”为网络文明,必须要实行实名制。
  
  解放周末:在更广阔的社会领域,怎么实现这种“落地”?
  
  钱文忠:文化传播领域也是传播文明的重要渠道。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就是个文明讲坛,它传递得更多的是文明的气息。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公权力应当担负起自己的责任。在这点上,我们应该向新加坡学习,该管就管,该罚就罚。应当承认,近些年我们的文明建设还做得不够,像过去讲的“五讲四美”现在都不提了,对文明的管理和管制并不到位。
  
  解放周末: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紧盯着GDP,而忽视了文明建设。
  
  钱文忠:孔子说“仓廪实而知礼节”,我们常会陷入这样的误区,以为经济发展上去了,就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了,这是有问题的。因为经济虽然发展了,但文明并不会自动来临,所以政府应当理直气壮地进入文明建设这个领域,以立法的形式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文明守则,以制度建设将其加固。
  
  解放周末:也就是说公权力在文明领域的管理不能缺位,不能放松。
  
  钱文忠:一步都不能放松。但在文化领域应该适当宽松,这样这个社会就能比较和谐。最近有人大代表提议狗和猫不能吃,这个提议很有针对性,因为不少国人喜欢吃狗肉。为什么韩国举办世界杯期间把狗肉馆都关了?这是文化对文明的让步。吃狗肉是韩国的文化,但不文明,因为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吃狗肉不文明。
  
  解放周末:文明是少数人服从于多数人的行为准则?
  
  钱文忠:对。但文化不能少数服从多数,如果那样,昆曲、歌剧就全完了。可是现在我们很多时候都搞混了,用市场的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去衡量文化,事实上几乎所有文化的突破都是少数天才的个体行为。
  
  而文明是必须要少数服从多数的,如果大部分人认为随地吐痰是不对的,那这种行为就是不文明的。假如有些行为艺术将杀人作为一种艺术,这就肯定不被允许,公权力可以从文明的角度上进行管制,是因为你不文明我管你,而不是因为你不是文化我管你。
  
  解放周末:网络文明建设也是一个重要课题,如何让文化在虚拟的网络中实现真实的“落地”?
  
  钱文忠:网络文明建设难就难在网络是虚拟的,虚拟就难“落地”。一个比较好的手段是实名制。德国等发达国家都实行了网络实名制,你不能说他们的文明程度比我们低,也不能因此判断他们的言论自由差。我个人认为要使网络文化“落地”为网络文明,必须要实行实名制,实名制是抓手。
  
  解放周末:但是网络实名制的反对声很高。
  
  钱文忠:为什么有人反对实名制?因为他们认为实名制妨碍言论自由、对文化繁荣没有好处。错了!言论自由是文明层面的事,不是文化层面的事。实名制是文化到了一定高度之后的“落地”行为。每个人对自己的言论负责,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懂得自己说的话不能伤害无辜的人,这才是言论自由的前提。我们是在建设网络文明,不是在整顿网络文化。我们不是针对文化做工作,而是针对文明做工作。
  
  世博会让大家交流对于文明的理解,目的就是让大家共同推进文明
  
  ●文明建设不能“高筑坝、低抄底”。
  
  ●只有文明的发展才是有价值的发展,不文明的发展是不会给人带来幸福感的。
  
  解放周末:我们的文明建设还有个奇怪的现象,让幼儿园小朋友学习热爱祖国、热爱人民,而教育大学生要走人行道、遵守公共秩序。
  
  钱文忠:这就像我们一边教育小学生要有理想、有道德,一边呼吁官员不要公款吃喝、贪污腐败一样。文明建设不能“高筑坝、低抄底”,如果我们的文明在不断“抄底”的过程中滑落,滑落以后人类就会有担忧,不知道这样的文明哪一天会滑到尽头。所以会有《2012》这样的灾难片,会有《阿凡达》这样的科幻片,它们都表达了人们对现在文明的忧虑。
  
  解放周末:文明的滑落势必会影响经济的发展、社会的和谐。
  
  钱文忠:从前我们的经济发展不注重环保,所以今天就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治理。现在西方的财富多数能够积累,就因为他们将文化“落地”成为文明的时间比我们早,而中国累积的财富虽然很多,但是被大量浪费了,因为消费方式太不文明。社会的不文明会吞噬中国的经济发展,让我们被迫支付巨大的社会成本。
  
  解放周末:其实文明和发展应该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钱文忠:是这样的,只有文明的发展才是有价值的发展,不文明的发展是不会给人带来幸福感的。单纯对于GDP的考量其实是剥离了文明的考量,因为GDP无法体现文明的指标。
  
  什么时候都不该忘记,科技和经济都是手段,文明才是目的。比如,这次世博会台北会带来两件东西,一个是无线宽频,属于技术进步;第二个是“垃圾不落地”。就是规定一个时间,比如每天下午五点钟,大家都拎着垃圾袋到一个公车站等垃圾车,车来了,再把垃圾分门别类地放进去。它没有任何高科技含量,但结果是台北没有垃圾。而且原来大家住在高楼里,彼此交流不多,自从聚在一起扔垃圾以后,人们开始交谈起来了,这也是一种文明。所以,科技必须服务于文明。只要能够增进文明,即使不用高科技的手段,像“垃圾不落地”这样,也非常好。
  
  解放周末:通过世博会,类似的文明成果都将转化成为我们实实在在的生活方式,这也就实现了文明的“落地”。
  
  钱文忠:所以2010年世博会是对中国、对上海的一次文明检阅,也是一次文明教育。在这个文明的盛会中,大家交流对于文明的理解,目的就是让大家共同接近文明。
  
  相信世博会后,我们的文明程度一定会有所提高,同时我也希望世博会结束后,政府的公权力不撤离文明领域,而且还要把世博展示给我们的文明成果延续、浸润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长期驻留。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