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学术报告新见 > 正文

开拓我国赫梯学研究新境界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12-28)

赫梯学是世界古典文明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赫梯学与亚述学均为研究古代西亚历史文化的学科,二者在…

    赫梯学是世界古典文明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赫梯学与亚述学均为研究古代西亚历史文化的学科,二者在文字、文化、历史等领域有密切联系,研究二者的历史及其相互关系对于认识古代文明的起源、古代国家的形成、古代民族的流动及文化交流等问题有重要意义。本报不久前报道了我国亚述学的研究现状,记者近日就我国赫梯学研究的现状及挑战,采访了相关学者。

  赫梯学人才培养亟待加强

  东北师范大学曾是我国赫梯学研究的重镇,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国内从事赫梯学研究仅有的几位学者都是东北师范大学培养的。不过现在北京大学已成为我国赫梯学的主要研究中心,而东北师范大学正在进行赫梯学的重建工作。

  我国赫梯学研究存在的最主要问题是研究人员缺乏。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刘健说,我国赫梯学研究起步于1984年,先后培养学生10余名。她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而东北师范大学于1994年不再培养赫梯学专业的学生,中国赫梯学教育自此出现了空档。直到2006年左右,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开始招收赫梯学专业研究生。

  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副院长李政告诉记者,目前他正在着手将培养研究生和建设研究队伍相结合,从阅读楔形文字符号开始,从赫梯语言训练到阅读文献,再到专题性培养,并将这些学生派到国外赫梯学研究重镇去学习,努力培养有国际水准的赫梯学研究者。

  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所长张强对记者表示,该所已着手恢复赫梯学专业,他们与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已达成意向,准备将研究生送往北京大学学习赫梯学,逐步重建赫梯学研究队伍。

  对赫梯学研究对象的认识有所偏差

  定义不明和重视程度不够是限制我国赫梯学发展的重要原因。

  在我国学者撰写的世界史论著和教材中,上古史部分或古代卷通常涵盖的范围除史前部分外,主要是古代两河流域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古希腊罗马文明以及古波斯文明,而赫梯文明、腓尼基文明等内容极其有限。李政表示,“更为遗憾的是,在我们收集和罗列新近出版的学术著作或者教材中,长期以来上古史部分缺失的有关内容并无改变,以往分量不足的赫梯文明等内容也没有多少改观,甚至在有的教材和论著中被删除了。”

  对赫梯学的定义不能局限于狭义的赫梯历史,我国学界对赫梯学研究对象的理解和认识是存在偏差的。李政提出,赫梯学研究的对象既应该包括公元前两千纪安纳托利亚半岛的赫梯人、哈梯人、鲁维人等的语言、历史和文化,还应该包括公元前一千纪该地区弗里吉亚人、吕底亚人、吕西亚人乃至卡利安人以及叙利亚地区的所谓“新赫梯王国”时期的历史和文化。

  着力做国外学者未做过的研究

  与国外相比,我国赫梯学研究基础还很薄弱。李政说,无论从历史地位还是影响而言,赫梯学都是世界史研究的重要部分。赫梯历史虽短,但其文献资料却十分丰富。应该把国际赫梯学界研究的最新状况介绍给国内学者,以引起国内学界的重视。由于缺乏第一手资料,我国赫梯学研究相对滞后。近年来,德国学者到土耳其进行考古发掘,出土了一大批新的赫梯学文献资料,荷兰、英国、美国等学界也都在做相关研究。

  “目前东北师范大学收集的赫梯学资料最为丰富,而北京大学收集的资料最新。我们要求,在研究上要有国际视野和标准,要做国外学者没有做过的研究,不做重复性研究。”李政表示。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易建平由于个人学术兴趣的转向,已经从赫梯学转向其他学科。他认为,北京大学设立赫梯学专业,这已经很了不起了。但在研究层面,我们还需要与国际学界加强交流,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刘健目前正在从事赫梯国家庆典仪式研究,力图通过分析赫梯国家庆典的特征探讨其与赫梯国家权力的关系。她说,赫梯考古在近些年取得了重大进展,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先后发现众多考古遗址,并出土了大量楔形文字泥板文献,极大地丰富和扩展了赫梯历史研究领域。同时,赫梯文献研究也取得了巨大进步,赫梯语、哈梯语、鲁维语语法脉络日益清晰,文献研究成果丰硕。此外,国际赫梯学学者不断开拓研究领域,在赫梯中央政府与地方统治的关系、赫梯与周边国家的关系、赫梯仪式学研究、赫梯社会生活传统等多个领域涌现出众多研究成果。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