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论著精华 > 各类讲话新论 > 正文

王志成:全球时代的瑜伽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10-11)

2011年广州首届中印瑜伽峰会上王志成教授的演讲稿 全球时代的瑜伽 Namaste! …

2011年广州首届中印瑜伽峰会上王志成教授的演讲稿

 

全球时代的瑜伽

 

    Namaste!

    非常荣幸有这么一个好的机会能和印度的朋友们交流,能和中国如此多的瑜伽教练、瑜伽管理人士、瑜伽爱好人士来交流。在此,我要感谢瑜伽,感谢艾扬格(B. K. S. Iyengar)大师,感谢与各位前世今生的种种因缘,让我们有这么好的机会,充满爱心地在一起。在一起分享瑜伽思想,瑜伽经验,瑜伽生活。有机会在一起向艾扬格先生致敬,感谢艾扬格的瑜伽推动了中国的瑜伽繁荣。

    我是第一次来广州,在这里我感受到了瑜伽的温暖。瑜伽是联结,通过联结,人与人之间有了分享,有了温暖,有了爱。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我心灵深处对瑜伽的爱:走向全球时代的瑜伽。人们常说,瑜伽至今已有5000年的历史,但真实的瑜伽历史我们并不完全知道。瑜伽到底有多久的历史,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在历史长河中实践着瑜伽。我相信因缘,因而想通过“前世”、“今生”、“来世”与诸位再次感悟瑜伽。

    一、瑜伽的“前世”

    瑜伽作为一种“基因”存在于印度古代文明中,并在其中开花结果。瑜伽的本质是什么?联结。联结什么?是个体自我和世界终极的联结。联结的方式很多,印度先辈们提供了多种联结的方式,也就是不同类型的瑜伽。到了成熟时期的瑜伽,它们就包括了身心灵全面培养和锻炼的瑜伽系统:行动瑜伽、虔信瑜伽、智慧瑜伽、胜王瑜伽、哈达瑜伽等等。瑜伽通过诸如佛教早已经传到中国等地。近代圣人辨喜(Swami Vivekananda)于1893年参加美国芝加哥世界宗教议会,第一次让印度文明和西方文明有了真实的接触。瑜伽文化也开始系统地进入西方。辨喜对瑜伽思想的全球化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之后,像尤迦南达(Paramashansa Yogananda)为瑜伽在西方的传播发挥了重要作用。由此可见瑜伽的全球化早已发生。

    二、瑜伽的“今生”

    在当代,出现了很多种瑜伽,这些瑜伽都是基于对传统瑜伽的创造性理解和改造。在众多的瑜伽中,艾扬格瑜伽在全球化过程中相对比较成功!他的瑜伽不仅让大量西方人关注,也让大量中国人关注。在推进瑜伽的全球化方面,艾扬格具有特殊的地位和贡献。
    瑜伽在现代转化中,很多人吸收了瑜伽的一个维度,可能忽视瑜伽的其他维度。结果,以哈达瑜伽为核心的瑜伽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和广泛的传播。这种瑜伽确实让大量西方人着迷,同样让大量中国人,尤其让女性着迷。毫无疑问,瑜伽对于人们身体的帮助是巨大的。同时,我们自然需要整体地理解瑜伽。我们不仅需要关注瑜伽对身体的作用,我们也同样需要关注瑜伽对情绪、心理和内在精神的作用。要让我们的身心灵都得到发展,都变得健康,我们在锻炼瑜伽的同时,自然也会学习瑜伽思想,甚至瑜伽心理学、瑜伽哲学。事实上,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很值得关注行动瑜伽,让我们对生活的不执著成为一种生活态度,让我们从生活的烦恼中摆脱出来。
    在全球化发展的今天,我们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关联在一起了。我们的世界变得如此的不确定,人们的生活发生了不同形式的转变:第一,高度消费主义。但瑜伽则提醒我们,那种消费主义并不增加你的生活质量,相反,加重了我们的环境压力。瑜伽培养清洁、简洁和健康,而非高度依赖我们的外在消费。第二,高度自闭,否定世界。但瑜伽强调的是联结。在传统上,连接是和终极实在梵的联结,但我们显然可以扩展联结的含义。我们和他人、社会、自然、自身的联结,我们是彼此关联中的人,我们是关系的存在。在彼此爱的关联中,我们感受到生命的一体,宇宙的一体,我们也因此克服了孤独,我们找到自己的家园。第三,极端教条主义,因为这个世界似乎没有给他们希望,无法满足他们的需要,他们的生活甚至是难以忍受的(不管在物质上还是精神上),于是他们走向极端主义。但瑜伽告诉我们,极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我们需要的是联结、沟通和对话。我们不仅和他人对话、和自然对话、和自然亲近、和终极对话,还和我们自己的内在自我对话。通过联结、沟通、亲近和对话,我们理解我们自己的身份,我们在家庭、在群体、在社会、在宇宙中的地位。
    瑜伽从印度次大陆走向中国,走向东亚,走向西方,走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们无论在哪里都可以听到瑜伽的声音,看到瑜伽的活动,瑜伽已经成为当代许多人的生活元素、生活方式。瑜伽已经开始向全球化转型。如今,瑜伽也和中国的传统文化展开了友好的对话。瑜伽以一种平和的方式在新的时代进入中国。我们可以说,在全球化时代,瑜伽已经呈现了一些同时也是要鼓励的风格:
    第一, 对话的瑜伽。不同瑜伽类型的对话,瑜伽和其他文化表达形式的对话,这可能会发生创造性的转化,例如有学者和瑜伽朋友关注中国道家和瑜伽之间的对话。瑜伽通过佛教传入中国,一般使用的词是“相应”。广义的瑜伽中“梵我合一”思想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天人合一”思想一致。
    第二, 生态的瑜伽。在这个消费主义时代,人们倡导一种简洁、充满生机的瑜伽,过一种自然环保的瑜伽生活方式。人们也发现,锻炼瑜伽让人的身心洁净,也由内而外地让人和环境的关系更生态了、更绿色了。
    第三,关联的瑜伽。如今,瑜伽并不完全是私人的事。我们的瑜伽具有社会性,极少有人会像古代圣人一样进入森林,与世隔绝地进行瑜伽锻炼,相反,如今瑜伽参与到了社会和谐、世界和平的宇宙节律之中,我们是彼此关联的生命存在,我们也通过彼此关联,共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孤独,也不孤立,而是充满喜悦地面对生活世界。
    第四,整体的瑜伽。锻炼瑜伽,不仅锻炼我们的身体,同时也培育我们的心灵。不仅锻炼我们的个体,也参与社会的净化。不仅锻炼哈达瑜伽,也关注诸如智慧瑜伽。就个体锻炼瑜伽而言,可以有所侧重,但他/她不会排斥其他瑜伽,而是有一种整体性的瑜伽态度。
    第五,大众的瑜伽。也许有人会认为瑜伽是少数人的事,为了所谓的解脱,人们对自己的身体进行各种训练,包括对自己身心的折磨。近代以来,人们当然不会这么想像瑜伽。但由于人们的介绍有时偏向高难度的体位,让不少人误解了瑜伽本意。我们需要让瑜伽的本来含义发扬广大,不要把某种瑜伽形式视为瑜伽的本质。瑜伽的全球化,也就意味着瑜伽的彻底透明化,让各种所谓的瑜伽思想、瑜伽技巧展示给普通大众。瑜伽的全球化,也就意味着瑜伽的大众化。

    三、瑜伽的“来世”

    今天,我也趁这个机会谈谈瑜伽的“来世”,有几点想法,希望借此推进瑜伽的全球化和瑜伽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中国化。
    第一,我呼吁那些有经济实力的企业家、热心的媒体共同关注瑜伽文化的整体发展,例如翻译更多的瑜伽经典和论著。让一些企业家的经济资本转化为文化资本、灵性资本,促进中国瑜伽文明之发展。我渴望有更多的企业家、媒体能关注它,关心它,支持它。这也是功德无量之事。当年,大量佛教经典经过翻译,成为了中华文明的一部分。这样的工作,在瑜伽领域还需要继续做。
    第二,我呼吁在中国成立全国性的瑜伽协会。这不是为了干涉,而是希望中国瑜伽界自身能够加强自我管理和协调。据我所知,在杭州市已经成立了协调性的瑜伽协会。如果各省主要城市成立瑜伽协会,同时成立全国性的瑜伽协会,彼此形成全国性的瑜伽共同体联盟,这对于中国瑜伽的良性发展,更好地促进中国瑜伽文化之发展是很有益的。
    任何言语都无法全面表达瑜伽的真谛,唯有持续的实践。我相信,这次会议就是实践着瑜伽,就是一个历史性见证,这个见证表明中国的瑜伽在21世纪会得到全新的发展,整体的繁荣,给无数人的身心带来健康,在这个充满紧张和烦躁的时代给人们带来清凉和自在。
    谢谢大家!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