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西方佛教 > 美洲之佛教 > 正文

贵州临济禅宗灯系溯源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7-15)

贵州佛教丛林,可说是临济禅宗的天下。而临济禅宗除梵净山一系外〔1〕,大多为圆悟及其嗣法门人破…

    贵州佛教丛林,可说是临济禅宗的天下。而临济禅宗除梵净山一系外〔1〕,大多为圆悟及其嗣法门人破山大师传下的弟子。 圆悟大师佛法继承临济宗风,为临济三十一代正宗传人。临济乃禅门五宗之一,追源溯流,则当从禅门第一公案说起。
    禅本是梵文“禅那”(Phyana)的简称,意为静虑,指专注一境,心澄志静,精神妙乐,从而进入证悟境界(慧)——对终极实在有所体悟,与实相本体契合如一的境界。通常的方法是止观双行,定慧双修。相传一次灵山法会上,释迦牟尼佛拈花示众,众皆默然,只有大迦叶破颜微笑,于是释尊说:“我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加叶。”又有偈云:“法本法无法,无法法亦法;今付无法时,法法何曾法。”后来禅宗遂以此为依据,视为宗门传承的滥觞。而心心相印。佛祖密传的说法,尽管缺乏实证,仍逐渐被人们接受,成为流传广泛的禅门第一公案。
    一祖迦叶以后,自阿难至菩提达摩,这一教外别传的佛祖“心宗”,据说在西土一共传了二十八代。梁武帝普通年间(公元520—526年,佛历1064—1070年);一说南朝宋末(公元420—478年,佛历964—1022年),印度二十八祖菩提达摩从南天竺航海抵东土,遂又为中国禅宗初祖。他在高山少林寺面壁九年,时人称为壁观婆罗门。其禅法主要是“二入四行”,二入即“理入”和“行入”,是入道或悟道的两种途径;行入又分“报怨”(逢苦不忧)、“随缘”(得乐不喜)、“无所求”(有求皆苦无求即乐)、“称法”(称法而行,无心而行)四项内容,称四行。特点为“藉教悟宗”,既要契合于佛理,又要将佛理付诸实践,二者统一,同是禅的过程。达摩禅法直承拈花宗旨,并为后世宗门教义所本。
    达摩弟子慧可断臂求法,因得其所传安心法门。由达摩而慧可、僧璨、道信、弘忍,递传至六祖慧能,历时二百五十年,恰与盛唐开元年间同时而稍前,乃禅宗成为一大宗派的初期。达摩传法慧可,慧可传法僧璨,俱付《椤伽经》四卷,以为师徒授受心印。道信住黄梅双峰山(破头山),稍变重视《楞伽》之风,倡导“一行三昧”禅法。弘忍继承道信法统,在双峰山东面的冯茂山另建东山寺,时贤称他和道信的禅学为东山法门,他有神秀、慧能两个大弟子,分创北宗与南宗。慧能因“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一偈,受弘忍印可而传衣钵,南往韶州(今广东韶关)曹溪宝林寺宏化禅风,开直显心性的顿悟法门,即所谓“三世诸佛,十二部经,亦在人性中本自具有。……识自心内善知识,即得解脱”(敦煌写本《六祖坛经》第三节)。本性自有般若正智,当用直觉顿入观照,不必假借文字。又主张在家修行清净亦是西方,不能舍离世间而另觅菩提。慧能禅的平民倾向影响后世很大,远远凌驾于北宗之上。自此以后,凡言禅者,无不以曹溪为归,以徹澄心源为旨。弘忍、慧能都阐扬《金刚经》奥旨,故又常以般若宗称禅宗。
    慧能嗣法弟子四十余人,著名者有南岳怀让、青原行思、荷泽神会、南阳慧忠、永嘉玄觉等,都自成一家,各振禅风。其中南岳下数传衍为临济、沩仰二派禅系,青原下数传分为曹洞,云门、法眼三派禅系,形成了禅宗五派法流(南宋时临济之下又有杨歧、黄龙二派,总称五家七宗)。弘传之盛,别开生面,一派璀璨,为禅宗的发展期,当唐宋间。
    怀让执侍慧能左右十余年,得传授心印后,住南岳般若寺,弘化曹溪教旨达三十年。入室弟子九人,而以马祖道一为翘楚。马祖为四川什邡人,于江西龚公山举扬禅风,以“自心是佛”为说,随处接引,深广含畜,机锋峻烈,开扬拳竖拂,棒喝交驰的禅风。
    百丈怀海作为入室弟子中的首座,尽得马祖心印。他在洪州百丈山创建禅刹,折衷大乘戒律,以劳作入禅,自力谋生,订立禅院清规,在劳动作务上入悟境,奠定农禅并重的丛林制度。流播寰宇的“一日不作则一日不食”之语,即表现了他的以劳作为禅法的经济伦理精神。百丈门下得“正眼”者有黄檗希运,弘扬“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旨,兼以打、棒、喝等为接机方便。黄檗法嗣有临济义玄,遂传承为临济宗,而宗之名号亦自此始。
    临济宗创始人羲玄(?—867),俗姓邢, 曹州(山东菏泽)南华人,在黄檗门下时,以“行业第一”闻。曾三次参问“如何是佛法的大意”,三次均遭打,而未领深旨,遂礼谒高安大愚,大愚说:“黄檗与么老婆心切,为汝得彻困。”义玄于言下大悟。后还黄檗,受其印可。唐宣宗大中八年(854)至河北镇州(今河北正定),往临济寺, 设三玄三要、四料简等禅法接引徒众。他接化学人,每以喝叱示宗旨,以棒打显机用,独脱无依,单刀直入,勇猛奋迅,机峰峻烈,世称“德山棒,临济喝”。一时学徒奔凑,门风光隆。清代黔灵祖师赤松和尚仰其高风,有偈颂云:“婆心太切岂知恩,黄檗门下月黄昏,不是大愚为照彻,那知棒眼即拳痕。”(《黔灵山志》卷五)。唐咸通八年四月(公元867年,佛历1411年),义玄示寂,敕谥“慧照禅师”, 塔号“澄虚”。
    由临济第一代义玄传首座弟子兴化存奖,存奖(830—888)传宝应慧颙(?—952),慧颙传风穴延沼, 延沼(887—952)于汝州(河南临汝)风六山授徒,聚讲禅法,大振诸方,汝州遂成临济禅风的中心。延沼传首山省念,省念(926—993)重戒律,常修头陀行,倡念《法华经》,为天下法席之冠。省念传汾阳善昭,善昭(947—1024)历参七十一善知识,皆妙得其家风, 后投首山谒省念,大悟言下。住汾州(山西

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吉县)太平寺,倡导行脚广学,磨练机锋,寓禅于言,别开新境。善昭传石霜楚圆,楚圆(986—1039 )法今严肃,方法险绝,晚年弘扬禅法于潭州(今湖南长沙),临济宗活动地域随之南移。楚圆门徒以杨歧方会、黄龙慧南为最著,两人各立门户,分别形成杨歧派和黄龙派。
    方会(922—1049),初随石霜楚圆习禅, 后住筠州(江西高安)九峰山,未久被道俗迎至袁州杨岐山(江西萍乡县北),庆历六年(公元1046年, 佛历1590 年), 住潭州云盖山海令寺, 皇祜元年(公元1049年,佛历1593年)示寂。他接化学人,勘验锋机,善入游戏三昧,有古尊宿之风,门庭繁盛,蔚成一派,为临济正宗,乃义玄法系第八代。嗣法弟子十三人,白云守端为上首。守端(1024—1072)得方会所传临济正脉,大为云门僧人圆通居讷赞叹,嗣法弟子十二人,其中五祖法演最有成就,法演(1024—1104)常住湖北黄梅县五祖山(即黄梅山),应机接物,孤峭径直,嗣法弟子二十二人,著名者为佛眼清远、佛鉴慧勤、佛果克勤,人称演门“三佛”。三佛中克勤(1063—1105)最得真髓,先后住持成都昭觉寺、澧州(湖南澧县)灵泉院、湘西道林寺、京城天宁寺,一生辗转南北,久历丛席,遍参知识,大振法道,在禅林影响极大。克勤下有虎丘绍隆、大慧宗杲,分别称虎丘派和大慧派。南宋时南方著名临济宗禅师大多出此两家门下。绍隆(1078—1136)随克勤习禅二十年,晚年常住苏州虎丘,禅风孤峻,道声远播,得法弟子应庵昙华(1103—1163)、法孙密庵咸杰(?—1186),都能继承师门,怀广宗风,遂使虎丘一派大为兴盛,影响甚至凌驾于大慧派之上。〔2〕
    咸杰有弟子破庵祖先和松源崇岳。祖先(1136—1121)谒密庵得彻悟,乃亲侍五年,分座训徒。后辞归四川夔州(今奉节)卧龙寺,寻赴吴越,住荐福等多处寺院。祖先弟子无准师范(1175—1249),四川梓潼雍氏子,九岁出家,深好禅法,乃出川遍参名宿,后到灵隐寺待奉祖先,卒得其法,历住江浙一带多处寺院。师范传下有断桥妙伦、雪岩祖钦等。妙伦(1200—1261)谒师范于雪宝。师范问他:“从何处来?”答:“天台。”问:“还进得石梁桥么?”答“一脚踏了也。”自是人呼断桥,住持祗园、瑞岩等多处寺院。传黔灵禅系者则为雪岩祖钦。祖钦(1215—1287)初参天目礼不契,乃依师范得悟,历住龙兴、仰山等寺院,入元后阐扬道法,声名益加彰著。日本僧人圆尔辩圆、无关普门入宋求法,曾分别嗣法于师范和妙伦,回国后开创东福寺派、南禅寺派。而元代南方弘扬临济宗的著名禅师,亦多为祖钦一师范门下禅系。
    师范、祖钦法嗣先后有高峰原妙、中锋明本师徒二人,都为时人所推重。
    原妙(1238—1295)初习天台教义,年二十转慕禅法,乃投断桥妙伦,参“生从何来,死从何去”话头,胁不至席,口体俱忘,精勤几达二年,仍茫然如在迷途。更转依雪岩祖钦,参“狗子佛性”公案之“无”字,依然无所获,忽夜梦想起妙伦说法,其中有“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话头,于是大得悟入。后祖钦命寻安身立命处,遂至龙须结茅,深居隐修,遗世孑立,苦行九年,冬夏一衲,不扇不炉,日捣松和糜延息而已。德祐元年(公元1275年,佛历1819年),元兵南下,他危坐自若,独修如故,无人敢犯。南宋覆灭后,入杭州师子岩,居石洞中,号为“死关”,枯槁身心,足不出户,守志不改。而净侣追至者,前后达数万人。乃请开堂,适祖钦派人送衣拂至,遂于至元二十四年(公元1287年,佛历1831年)开法。原妙弟子中最著者为中峰明本,被许为难以限量的异日大材。
    明本(1263—1323),十五岁出家,习头陀行,二十四岁跟随原妙,苦参十年,大悟得受衣钵,原妙寂,乃四处游方,踪迹遍布江南。晚居天目,不应召聘,寂后惠宗赐号普应国师。明本反对当时盛行的公案诠释风气,力倡大慧宗杲看禅的临济宗风,同时结合禅与念佛法门,亦即主张禅净合一,力求践行兼修。明本为重开元代禅风的巨擘,影响甚至播及边陲滇南。滇僧慕名前来求教者有无照、照本、圆护、普通等。其中元照玄鉴受法返归时,中途病逝,遂由随行弟子普福等摹明本图像回乡弘法,并在云南易教为禅,奉明本为“南诏第一祖”。此为临济禅宗之最早入滇。
    明本传下有千岩元长。元长(1284—1357)七岁出家,初到武林灵芝寺学律,偶遇明本,明本以禅接之,遂服膺,乃往灵隐山习禅,跏趺危坐,苦心参究“无”字话头,胁不沾席三年。后闻鼠翻猫食,恍然开悟,得明本印可。元长曾重建金华府伏龙山圣寿废寺,长居三十年,接引四方学徒,倡导看话禅,名倾朝野,誉隆一时。嗣法弟子万峰时蔚(1313—1381),元长称为“堂中第一座”,时蔚教人就“万法归一,一归何处”上大起疑情,而最终穷源彻流,以破疑情。开后也参禅做工夫,并发疑情之风。晚住邓蔚山圣恩寺,禅侣四集,室不能容。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佛历1925年),时蔚寂,弟子宝藏普持继圣恩丈席。普持座下龙象辈出,嗣法弟子以虚白慧旵为最著。 慧旵(1372—1441),十四岁出家,广参各方名宿,谒普持得法。普持寂后,隐于安溪,三十年不出,而四徒慕名奔赴,遂成丛林,赐名东明寺。慧旵传海舟永慈,永慈(1395—1466)奋志禅寂,觅求心法,遍历广参,俱少契遇,后得慧旵接引而道合,获受印记,乃于正统二年(公元1437年,佛历1981年)开法金陵(今江苏南京)翼善寺。其徒宝峰智瑄(或作明瑄,?—1472)少穷,业木工,受雇于翼善寺,闻僧叩笑,有所感悟,遂礼永慈出家,司掌造饭。一次煮粥偶燃须眉,照镜大悟。得永慈印可,乃住金陵高峰寺。门下天奇本瑞(?—1503),早年随父经商,后忽厌俗情出家,遍谒耆宿以求禅法,而终得智瑄心印。明代中叶,禅宗宗门颇乏大匠,偶尔一二高士,亦深韬岩穴,名闻未著。本端禅法以看话为主,徒众数百人,惟无闻明聪能传持宗门正脉,历百年而法系绵延不坠。明聪初修止观,兼治唯识,后转慕禅法,乃博参远访,遍叩名宿,辛苦备尝,于金陵得本瑞接引,大悟获其心传。嗣法弟子笑岩德宝(1512—1581),早年听讲《华严》,犹如梦破,遂出家习禅,十年寒暑,千里跋涉,四方参请,必期悟真。终在明聪门下,彻悟大法。明聪问他:“人人有个来父母,子之父母今在何处?’德宝以偈作答:“本来真父母,历劫不曾离,起坐承他力,寒温亦共知。相逢不相见,相见不相识,为问今何在,分明呈似师。”明聪以为“只此一偈,堪绍吾宗”(《笑岩集》下)。德宝幼丧父失学,而悟性慧解过人,弘教传禅,随缘开化,参话头与解话头结合,杜口默切同出声数念并重,历主圆通、南禅、鹿苑、慈光、善果等诸刹,一时名重海内。嗣法弟子幻有正传(1547—1614),二十二岁出家,赴京师参见德宝,得法后入五台山潜修十三年,就常州(今江苏常州)龙池山禹门寺住持。又数年返归京师,学侣趋之如鹜。明神宗时因妖书案牵连入狱,未几查明无涉得免。乃返归龙池,四众闻风,门庭兴隆。禅宗后期因德宝、正传一系而重新活跃,临济禅林亦因德宝、正传一系而宗风再振。明末清初大德高僧多出德宝、正传门下,其中最著名者则为法嗣密云圆悟,法孙破山海明。
    圆悟(1566—1642),字觉初,号密云,俗姓蒋,常州宜兴(今江苏宜兴)人。八岁时不经人教,即能自诵佛号。二十六岁偶读《六祖坛经》,大省宗门向上之事,乃于二十九岁诣龙池山,投幻有正传习禅,三十三岁始得剃落,翌年掩关本山千日,誓明大事。正传屡次勘验,虽酬答应对,当机不让,终不许可。至三十八岁,一日过铜官山顶,忽情与无情焕然等观,觉觅纤毫患失不可得。四十岁入京省觐正传,侍正传于普

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寺二年,复南游金山双径、天台等地。万历三十九年,传以衣拂付授圆悟。万历四十二年(公元1614年,佛历2158年),正传示寂,圆悟心丧三年,遂继龙池之席开堂说法。后迁浙江天台山通玄禅寺、金栗山广慧寺、福州黄檗山万福寺等,凡九坐道场。因晚年住持宁波天童寺,而黔中禅宗临济子孙,多为圆悟禅师一系,其中尤以三世法派赤松和尚传下灯系卓然最盛,故清康熙年间周渔璜称:“密云中兴临济于天童,而师(赤松)中兴密云于黔灵,自宗教言之,则天童祖而黔灵孙。然而西南戒山水,自岷山跨夜郎,界大江,中走楚粤,盘结于吴越之间,则天童之脉自黔灵出也。故以胜概言之,则黔灵祖而天童孙。山亦自为祖孙焉,教亦自为祖孙焉。”(《康熙黔灵山志》序)
    “野衲横身四海中,端然迥出须弥峰。举头天外豁惺眼,府视十方世界风。”这是圆悟和尚的山居偈语。他总结自己的悟入:“山僧出家将及四十载,别也无成得甚么事,只明得祖师西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一著子。”(《密云禅师语录》卷三)密云启悟后来,以棒喝为要密,开人正眼,脱人情解,学者莫不望风而靡,以为临济再来。赤松题其像赞云:“执免角权,击涂毒鼓,闻者先聋,见者尽瞽。临济中兴,五家宗祖。呵呵!云飞碧汉本无心,霑濡随处成甘雨。”(《黔灵山志》卷五)圆悟剃度弟子三百余人,阐教黔中者有破山悟卓与灵药慧宗,嗣法门人为一方宗主者十二人,除破山海明外,木陈道忞、汉月法藏、浮石通贤俱传灯于黔。木陈道忞(1596—1674)在黔弟子有法孙行之显笃,开建贵阳黔明寺。嗣法汉月法藏(1573—1635)者有贵州赤水卫(今毕节赤水河)人利根继庆,方册藏经第一次刊刻实即完成于利根和尚之手。又有云庵智量在黔开发习安狮子林寺,为法藏四代孙。浮石通贤(1593—1667)有嗣法弟子山晖行浣,先后在贵州平越(今福泉)开圣寺、黄平长松护国寺、瓮安万寿寺和圣恩寺弘教,说法广以老庄,觉以孔孟,棒喝接人,明畅捷简。
    临济法乳在贵州传播范围最广,影响最大者,为天童圆悟传一破山海明一系。海明(1597—1666),又名通明,字万峰,号破山,世称破山祖师,四川顺庆府大竹县人,俗姓蹇。因双亲去世,忽省身世无常。十九岁时见壁间有志公禅师劝世歌,读至身世皆空处,不觉泪如雨下,遂于本郡佛恩寺披剃,跟从大持律师。次转邻水县延福寺随慧然法师,听讲《楞严经》,至一切众生皆由不知常住一“真心”,请益未决,孤身离蜀东游,遍参名宿不契,乃住黄梅破头山,草衣木食,研习禅宗语录三年,并仿高峰原妙,猛力苦参,以七日为限,终堕岩损足有悟。以后再次出游,参密云和尚于金粟山,任维那职,机语契合,得付法衣。三十二岁住嘉禾东塔广福禅寺,三年之间,远近观光,罔不悦服,道风大振于江南。三十五岁返巴蜀,历主万峰、凤山、祥符、无际、蟠龙、佛恩、双桂(今名双桂堂,因寺内两株古桂而得名)等九刹,重倡马祖之道,宗风远播,朝参暮请之众盈万人。崇祯十三年(公元1640年,佛历2184年),张献忠占领四川,刀兵横起,杀人如麻,破山禅师在李立阳营中,劝其止杀,李云:“和尚吃肉,我即不杀人。”破山和尚遂吃肉数片,回护群生,求免杀戮,苦心卫法,活者亿万,时人以为圆悟克勤再世,得天童之衣钵。康熙五年(公历1666年,佛历2210年)三月,无疾坐逝于梁山双桂福国院(今四川梁平双桂堂),世寿七十一。寂前有偈语一首云:“屐声滑滑响苍苔,老去寻山亦快哉!回首五云堪一笑,淡然潇洒出尘埃。”(《揞黑豆集》卷六)。弟子印正等为其编《破山禅师语录》二十卷传世。
    破山和尚继承圆悟风格,倡导棒打启悟禅风。自谓“万竹山中无剩言,拟开口处便还拳,连连打彻自家底,胜遇诸方五味禅。”(《破山明禅师语录》卷十四)法门以参禅与念佛、参禅与学教、参禅与持戒并重,在看话禅基础上,将禅、净、教、戒统一。嗣法弟子遵义文雪和尚称赞他:“九坐道场,风清日皎,触着磕着,令人便饱,棒下翻身,无处寻讨,六十年来料掉不少。收拾群机,雷奔电扫,恶辣钳鎚,万国无闻,弦琴曲只一操”。(《丈雪语录•本师老和尚像赞》)剃度弟子百余人,嗣法弟子八十七人,其中有录者三十四人,止有名号录无者五十三人,子孙蕃衍,遍布西南,诸如敏树如相、象崖性珽,丈雪通醉、燕居德申、灵隐印文、半云如慧、密行寂忍、圣可德玉,两生真从、莲月印正、明然如泰、雪臂峦、云幻宸、竹帆波等,都或在贵州各有临济灯系,或直接阐教于黔中。临济禅系因黔中弟子的活跃而大振家声,溯源则当以密云、破山为中兴功臣。时人评论说:“西来一宗,自天童(密云圆悟)中兴,济下儿孙遍天下,可谓盛矣。然未有如双桂(破山海明)之尤超于诸方也。”(《双桂破山明禅师年谱》)。赤松和尚为他撰像赞云:“破头山上破家私,走向天童陷铁围。不料儿孙遍天下,西方佛日庆重辉。”(《黔灵山志》卷五)今弘福寺大殿尚悬有破山一联云:“悬佛日于中天光含大地,耀心珠于性海彩彻十方。”可见其影响。
    敏树如相(1603—1672)为临济三十二世,破山和尚嗣法弟子,四川潼川(今四川三台)人,俗姓王。二十五岁自愿出家,师本境鉴空薙染,自看五蕴皆空究竟义,复阅《楞严经》有省,乃往谒破山和尚习禅。破山和尚示参狗子无佛性话头,一日偶闻钟板轻悠之声,忽觉浑身有如木桶箍子爆断,

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地一声脱口而出。傍有僧问道:“各人珍重”。乃趋见破山禅师,破山深肯之,遂为之印证。敏树和尚先后住贵阳大兴寺、石阡三味禅院,来往黔蜀,开法行化,数十年不渝。康熙十一年(公元1672年,佛历2216年)示寂于四川慈云堂,世寿七十,僧腊四十五。示寂前谓弟子:“吾欲与众别矣。汝等不可向士大夫处索取塔铭,窃彰名位。”又说偈云:“我为法王,于法自在,来去自由,纵横无碍。”有《敏树如禅师语录》十卷,由嗣法弟子赤松刊版入藏,今尚有传本。赤松有像赞称他:“潼川贵族质尤奇,遁迹山林世罕知;七坐道场功业大,谬蒙付托强撑持。”(《黔灵山志》卷五)
    石阡三昧敏树传下赤松和尚,即黔灵开山之第一代。沂流溯源,师资代代相承,如长江之后浪前浪。由临济第一代义玄至赤松,松当为三十三世传人,由东士初祖达摩至赤松,松则为七十世传人。佛法心灯,匪师弗传,匪传弗觉,赤松之承上启下亦可谓大事因缘也。敏树禅师嗣法弟子除贵阳黔灵赤松道领一系外,尚有石阡中华天隐道崇、思南中和天湖正印、思南安化颖秀真悟、安顺长寿天语怀、遵义虎丘大冶道况,江口香山圣符道越、贵阳兴国禄藜觉甫、贵筑华光圣圆道行、偏桥云台净空性明、偏桥福云天机道通及天吼廊等。而赤松一系法脉瓜瓞绵绵,维系临济宗风不坠,道振黔中,冠映西南,乃是最为兴隆,最具影响,亦最有功于临济禅宗的清代佛教灯系。
    注释:
    〔1〕梵净山佛教,宋代即已传入,惜宗派不明, 仅“有辟支佛遗迹”而已,清康熙间明然如泰曾受具足戒于破山和尚,为明代妙玄传下第五世梵净山住持。七世住持海阔和尚,亦为破山法嗣,有塔铭“传临济正宗破山明祖下第三世”可证。破山嗣法圆悟,故严格说至少在清代,梵净山亦为圆悟禅,惟追溯源头,当另有所本也。
    〔2〕大慧派以为世间法的磨练亦有助于解脱, 倡导世间法即佛法,佛法即世间法,在当时极有声势。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