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藏传佛教 > 研究 > 正文

背景资料:格西学位的历史传承和评述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3-11)

佛学教育的形成    公元779年,桑耶寺落成之后,赞普赤松德赞下令在桑耶寺内成立了一所妙法…

    佛学教育的形成
  
  公元779年,桑耶寺落成之后,赞普赤松德赞下令在桑耶寺内成立了一所妙法扎仓(一些著作称为妙法学校)。藏文史籍将创办妙法扎仓的三位重要人物合称为“堪罗曲松”,意思是师君三尊。“堪罗曲松”前三个字是指这三位人物,即堪布寂护(堪)、教长莲花生(罗)和赞普赤松德赞(曲),最后一个字是三(松)。此后,赞普赤祖德赞又开办了律仪扎仓、讲学扎仓和修行扎仓。
  
  11世纪初,阿里译师仁钦桑布在阿里托当寺建立了一所扎仓,与赤松德赞在桑耶寺内所建妙法扎仓同名。1074年(宋熙宁七年),鄂·勒巴喜饶建成桑普寺,之后他的侄儿鄂·洛丹喜饶又修建了讲解《释量论》、《现观庄严论》及《中观论》等的扎仓。继而香才蚌曲喇嘛住持桑普寺。他安排4名教师分别在译师灵塔的四面讲经,其中东面由恰巴·却吉桑格讲《因明》。恰巴·却吉桑格首创分学级和辩经的办法,后来得到推广。其后,萨迦班智达撰写了藏族第一部教育理论专著《智者入门》,寺院中辩经成风。
  
  14世纪,宗喀巴创立格鲁派,对寺院教育的方法进行了改革,制定了“显密并重,由显入密”的教育思想和学修次第,标志着藏传佛教教育制度的形成。
  
  四等格西学位
  
  格鲁派显宗扎仓对五部大论的学习,规定了严格的学制,要求学僧按部就班、一级一级地苦读。各大寺院的学制和课程在确定以后,长期不变。
  
  藏传佛教的学僧学修到一定的阶段,通过考试后,可以得到格西称号。“格西”为藏语“噶让绛格外喜念”的简称,意为“善知识”。格西学位只有通过考试才能取得,大活佛也不能例外。青海已故的喜饶嘉措大师就曾考取了拉然巴格西学位。
  
  三大寺学僧在显宗扎仓经过10年左右的学习,掌握了因明、般若等经典,并通过辩经,可以获得“仁江巴”(或翻译为饶柬巴、然坚巴、仁建巴、绕江巴、让坚巴等,迄今没有统一)称号。仁江巴为广通经义者之意,只是初级称号,还不算格西。哲蚌寺的仁江巴简称哲然巴。其它格西称号都是上了等级的仁江巴,简称为“某然巴”。“某”字为等级,“然巴”即然江巴的简称。
  
  学僧们苦读15年以上,读完五部大论,称为“噶然巴”。噶然巴也不是正式的格西学位,而是给予待考学僧的荣誉称号。“噶”字指佛经。噶然巴之称表示此人通晓多种佛教经典,能够讲辩其要义。噶然巴仍然要继续研习5至6年乃至10余年,之后由导师推荐,并经本扎仓堪布审查、认可后,方能考格西。
  
  三大寺将格西分为四等。由低向高依次为“多然巴格西”、“林塞格西”、“措然巴格西”、“拉然巴格西”。在称呼中,格西二字往往略去。
  
  四等格西多然巴,系于本扎仓内经过学僧们质疑、考僧答辩以后而获取的学位。“多”是石阶的意思,表示辩经考试在本寺大殿外的石阶前举行。
  
  三等格西林塞,系在本寺僧众面前,经过立宗、质疑、答辩合格之后而取得的学位。“林塞”是全寺或混同全寺的意思,表示辩经考试在全寺大殿中,混同各扎仓的僧众举行。此称来源于桑普寺。
  
  二等格西措然巴每年于藏历二月传小召法会期间,经三大寺僧众提问、质疑,答辩合格后,方可获取这一学位。“措”是会供法会,也就是传小召法会的意思,表示辩经考试在此法会上举行。
  
  一等格西拉然巴每年在藏历正月祈愿大法会期间,在大昭寺讲经院由甘丹寺法台主持,在三大寺全体僧众及来自甘、青、川、康与会的信众面前,通过质疑答辩后,可得到此学位。“拉”是拉萨的意思,表示辩经考试在拉萨祈愿大法会上举行。
  
  格鲁派其它寺院格西的等级和名称,与三大寺不同。其它各派学僧学成后获得的称号与格鲁派也不同。
  
  格西称号与现代学位(学士、硕士、博士)的内涵并不完全相应。在西藏民主改革之前,它主要与僧职资格联系。西藏过去的僧职制不仅包括寺职制,还包括僧官制。以三大寺为例,过去学僧们考取一二等格西后,即登入宗教上层的行列。一二等格西将被选任三大寺扎仓的堪布,或被派往中、小属寺充任堪布。拉萨三大寺的扎仓堪布是全寺最高机构喇吉的当然成员,从中产生喇吉的主持人堪布赤巴(法台)。拉萨三大寺的堪布直接参与西藏地方的政治事务,扎仓堪布由噶厦政府直接任命。此外,扎仓中的格贵、翁则等职,一般也需要由获得格西称号的僧人担任。
  
  考取格西学位的僧人可以升入上下密院继续学修密宗,称作“左然巴”。没有格西学位的僧人也可以参加修习密宗,但只能算是附读生,称作“吉然巴”。上下密宗院的左然巴学修年满时,通过考试可以获取“欧然巴格西”称号。
  
  上下密院均设有堪布(也称洛本)一人,任期3年。喇嘛翁则一人,任期3年。强佐四人,任期4至5年。格贵(即铁棒喇嘛)一人,任期1年。上下密院的重要执事格贵(铁棒喇嘛)的职位必须由拉然巴学员获得欧然巴格西称号者充任。任期满后按其年资候升喇嘛翁则。该职任满,再按年资候升堪布,堪布任期3年,退职后称作堪苏。上密院的堪苏才有资格按其年资候升夏孜却结(东峰法尊)一职;同样,下密院的堪苏才有资格按其年资候升降孜却结(北峰法尊)一职。得到这两个职位的人被认为是格鲁派发祥地的两名法尊,具有很高的威望。这两名法尊是甘丹寺的首席甘丹赤巴候选人,最终有可能登上格鲁派最高宗教职位。甘丹赤巴任期7年。
  
  担任甘丹赤巴可以说是一个格鲁派学僧修到的最高成就。
  
  旧社会培养格西主要是为补充政教合一的高级僧职服务的,所以名额不能多。多然巴年无定额,但各寺名额不得超过三大寺一等格西之和的一半。林塞年定额5至6名或7至8名不等。措然巴年定额10名(一说8名)。拉然巴定额一说16名,一说18名,一说20名,不得任意突破。
  
  时轮扎仓的学僧考“孜然巴格西”,医药扎仓的学僧考“曼然巴格西”,不带科举性。
  
  以往格西的科举性,还表现在考试程序的繁多,表现在噶厦政府的直接操作,表现在盛大的考试场面带有“夸官”的炫耀性质。获得拉然巴格西者,要经过四考。

 

背景资料:格西学位的历史传承和评述

辩经法会。

  
  对传统佛学教育的简单评述
  
  藏传佛教的寺院教育从宗喀巴算起,已度过几百个春秋了。寺院教育对藏族社会的贡献突出地表现在保存和丰富了藏族文化方面。由于寺院教育的需要,大量梵文或汉文的佛教理论、天文历算、医疗卫生等方面的书籍被翻译成藏文。寺院汗牛充栋的佛教典籍中,蕴藏有无数的天文历算、医疗卫生、药剂配方、建筑技巧、地震测验以及地理、历史、文学艺术、雕刻泥塑、绘图卷轴等等方面的著作。医药扎仓、时轮扎仓、因明扎仓等,在学修佛学时也附带学习历史、地理、逻辑、天文、历算、医药、诊疗等等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在佛经的翻译过程中,藏语文词汇愈来愈丰富,并出现了“厘订译语”的活动,促进了藏族文字向规范化、科学化迈进了一大步。
  
  昔日寺院教育在做出贡献的同时,对藏传佛教也造成了负面的影响。五部大论的确是佛教重要经典,学僧学习这些经典的确应该首先领会原初本义,但是对它们的解释也应当随时代不断前进。单一的课程设置和教材,缺乏其他方面的知识,使学僧与时代脱节。
  
  昔日的寺院教育对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是严重增加了群众的经济负担。西藏地方政府为了确保寺院拥有充足的杂役僧、工匠僧和武僧,以入僧学习为幌子,规定农牧民子弟必须按“二丁抽一”、“三丁抽二”、“四丁抽三”的比例送子弟入寺。有的寺院还规定“叔死侄继”、“舅死甥继”。甚至有“乳名喇嘛”,即规定婴儿出生的翌日即向寺院登记,几年后入寺,且规定一切费用由其家庭负担。
  
  贫苦子弟当了学僧以后,学习期间的生活继续由家庭供给。很多学僧因经济拮据,不得不中途辍学,返回家乡的小寺庙收徒传授文化,或专门为人诵经。一些学僧继续学习到考格西。根据寺院不成文的习俗,应试者在考前需宴僧,命名后需献礼致谢,这笔开支也不是穷人负担得了的。取得格西学位,也不完全看成绩。“多然巴”和“林赛”学位的授予,关键是看他们对寺庙的布施和捐献,而不是看他们的学识。那些无力布施和捐献的贫穷学僧,则与格西称号无缘。而“多然巴”与“林赛”的区别也在于学僧的经济条件,对寺里捐献多者获得“林赛”格西学位,少一些的就只能屈居“多然巴”了。

 

背景资料:格西学位的历史传承和评述

寺院里的晨读。刘丽嘉摄

  
  佛学教育的改革
  
  清末,清政府逐渐废止原先的各种文化隔离政策,开始在边疆地区考虑“开启民智”的问题,鼓励边疆地区兴办教育。清政府特在雍和宫开设喇嘛训练班,旨在扩大喇嘛的知识领域,增加现代知识,为寺院培养现代型的领导人才。
  
  民国政府也注意到对藏传佛教人才的培养。1931年秋,在北平藏经馆一号的国立北平喇嘛职业学校,经4个月的筹备,正式开学。
  
  1932年冬,四川重庆有汉藏教理院的创办,其目的在聘请汉藏讲师,召汉藏喇嘛僧侣,研习宗教教育和生产技能的训练,
  
  1950年,西藏和平解放。1959年,西藏进行了民主改革,废除了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与此相应,藏传佛教寺院中的封建等级制,以及寺院教育中那些科举制性质的和加重群众经济负担的东西,也就自动地寿终正寝了。在西藏,寺院教育中那些纯粹宗教的内容,比如说“显密并重,由显入密”的程序、扎仓设置、学制和课程设置、辩经、格西学位等,被保留了下来。有些寺院对传统教育进行了一些改革。比如1962年,扎什伦布寺开办了宗教职业学校,课程有藏文文法、诗学、文化知识、梵文等。1966年“文化革命”爆发,正常的寺院教育和教育改革等,都被野蛮地摧残,无法生存了。
  
  1978年改革开放、落实宗教政策以后,许多寺院都恢复了传统的寺院教育。据扎什伦布寺民主管理委员会介绍,十世班禅生前曾亲自为该寺制定学习五部大论的教学计划,学制定为18年。1985年,几位毕业学僧考试合格,该寺向他们授予了噶钦(噶然巴)格西称号。扎什伦布寺同时还办有学经班,基本沿用1962年宗教职业学校的课程,毕业后也称格西。2000年,哲蚌寺民主管理委员会介绍说,他们有一个扎仓,分6个班,每班20-30人。桑耶寺于1998年正式办学经班,现有75人。规定学经6年。敏珠林寺有13人的学经班。许多寺院一方面坚持传统的扎仓教育课程和方法,同时增加了对佛学现代研究成果的学习,增加了中国历史、藏族史、藏学、政策法规知识、文物保护知识、外交礼仪知识、世界知识、汉语文、英语、电脑操作等课程,眼界大大开阔了。许多寺院减少了背诵的数量,辩经也不再是唯一的学习和考试方式。有些寺院还办过一些短期培训班、读书班之类,以快速培养急需的人才,或对现有人才施行某方面的提高。
  
  经过充分酝酿准备,广泛征求意见,三大寺授予拉仁巴格西学位的考试,由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主持,于1986年恢复举行。1986年2月14日,十世班禅大师亲临主持拉萨大昭寺传召大法会,在大法会上进行了拉仁巴格西辩经考试。考试既承袭了宗喀巴的传统,又改革掉带有封建农奴制度政教合一“科举”性的非宗教的内容,使格西学位的考试和授予真正成为藏传佛教寺院教育的纯宗教的活动。1987年拉萨大昭寺传召大法会上,按照改革后的新办法再次顺利进行了拉仁巴格西辩经考试。1986年和1987年两年的考试,共有有17人通过了考试,获得拉仁巴格西称号。
  
  拉仁巴格西学位的考试和授予活动,本来可以这样一年年地正常地进行下去。遗憾的是,1988年分裂分子在拉萨发动了骚乱,大昭寺传召大法会受到干扰,无法继续举行,致使拉仁巴格西辩经考试没有搞完,因而这一年的拉仁巴格西学位也未能按预定的程序授予。从1989年起,传召大法会和拉仁巴格西学位的考试被迫中断。
  
  与寺院教育开展的同时,佛学院教育也在发展。1956年,在北京法源寺成立了中国佛学院,向全国招生。该校1966年停办,1980年复办。1983年,在拉萨哲蚌寺成立了西藏佛学院。1985年,在塔尔寺成立了青海省藏语佛学院。同年,在甘孜州康定县塔公寺成立了四川藏语佛学院。1986年,在拉卜愣寺成立了甘肃藏语佛学院。
  
  1987年9月1日,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在北京德胜门外西黄寺成立。该院以“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发扬藏传佛教”为办院方针。该院成立时,十世班禅大师亲自担任院长,赵朴初被聘请为高级顾问。
  
  从2003年起,藏传佛教明确了传统教育同现代教育、寺院教育与学院教育相结合的改革方向。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藏传佛教僧人学经、学衔晋升制度,现已开始组织实施。寺院教育改革迈入了新阶段。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