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藏传佛教 > 研究 > 正文

拜访苯教故地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9-01-14)

.h1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

 .h1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22pt; MARGIN: 17pt 0cm 16.5pt; LINE-HEIGHT: 240%; TEXT-ALIGN: justify}.h2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16pt; MARGIN: 13pt 0cm; LINE-HEIGHT: 173%; TEXT-ALIGN: justify}.h3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16pt; MARGIN: 13pt 0cm; LINE-HEIGHT: 173%; TEXT-ALIGN: justify}

拜访苯教故地

冈仁布钦是笨教的第一神山,信徒在进行转山活动时与佛教相反,是逆时针转经的。这是笨教徒在转山。龚威健摄  听说这里有一位对苯教很有研究的学者,我就想去拜访。因为阿里与苯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苯教在藏语中称为“苯波”(简称苯)。汉文有时写成钵或笨。它是佛教传入西藏前在象雄即今天的阿里地区土生土长的一种古老的宗教。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苯教早已不是本来意义上的原始宗教,而是一个苯佛混杂的历史产物,其内容已十分庞杂,既有比较古老的原始巫教的一些特点,又有大量系统化的神学宗教的成分。要了解原生形态的早期苯教,阿里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地方。据晚期形成的苯教文献记载,苯教早在吐蕃王朝建立以前就盛行于象雄,然后从象雄传入西藏。

  就在我们去阿里的几年前,在阿里的日土县境内发现了一些与苯教有关的岩画。考古工作者认为这些岩画的族属是古代象雄人。岩画中几乎没有象征农业文化的踪迹,由此可知古代象雄居民以狩猎、畜牧为生。同时岩画中没有见到任何宣扬佛教的内容,而最为丰富的是任姆栋一组一号岩画展示的杀牲献祭的宏大场面。作为献祭用的祭品有125个羊头和10个估计是盛血的陶罐;作为祭祀对象的神则有太阳、月亮、象征苯教的“雍仲”符号、鱼、男性生殖器,还有象征“天梯”的“目”字形符号。在一条人称“齐吾普”(即小人山谷)的页岩峭壁上,有众多的野牛、羚羊、山羊、鹿、马等动物形象,还有一些分别持盾、格斗、骑马、跳舞的人物形象,有的像是热带岛国的土著,有的像是中原汉画里的“羽人”。大多数人物画面以抽象的简单符号区别男女。从日土三处地点的岩画中可以明显看出“雍仲”符号是从太阳的图案演变而来的。由此可知原始形态的苯教的某些信仰特点:崇拜自然、崇拜动物、杀牲献祭等。

  苯教对大自然中的天地山川、日月星辰等都很崇拜,这种带有自然宗教特色的信仰在吐蕃王朝建立以后依然盛行。据《旧唐书·吐蕃传》记载,吐蕃王朝在举行会盟大典时,即“令巫者告于天地、山川、日月星辰之神”。其中对天神的崇拜在早期苯教信仰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苯教认为天为上界,是天神“赞”的居所,并认为苯教始祖辛饶米沃切和吐蕃王统第一代藏王都是从天而降的天神。“由于当时苯波意乐天空”,所以把藏族最早的经书也“遂说为从天而降”。由此产生了“始祖赞普自言天神所生”和“天赤七王”死后“攀援天绳,逝归天界”的古老传说,而日土岩画中也有象征“天梯”的“目”字形符号。这一类故事的记载显然与苯教的信仰有关。

  苯教对动物的崇拜尤其是对羊的崇拜具有原始图腾崇拜的某些特点。猕猴变人的神话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另外,在敦煌古藏文写卷中与苯教丧葬有关的一些故事中,说“羊比人更聪明,羊比人更有法力”,甚至把羊颂扬为“没有父亲的人的父亲,没有母亲的人的母亲”。从《新唐书·吐蕃传》中“其俗重鬼右巫,事羝为大神”的记载来看,早期苯教不但把羊作为崇拜对象,而且视公羊(“羝”表示公羊)为“大神”,具有较高的地位。难怪阿里日土岩画中把大量的羊头作为献祭用品。

  早期苯教最突出的特点之一就是用鲜血和肉体向超自然力量显示敬畏、感恩和祈求的愿望,表达虔诚的信念,这就是日土岩画中也有反映的“杀牲祭献”。苯教经典《色尔义》还提到,为救患病的王子必须以他的属民举行人祭。《旧唐书·吐蕃传》说:“其赞普死,以人殉葬。”而动物殉葬制度不但在早期苯教中流行,而且延续到佛教传入西藏以后,正如《通典》所说:“人死杀牛马以殉,取牛马(头)积累于墓上。”参加葬礼的有各类苯教巫师。他们有的为献祭动物浇淋洗浴,有的吟诵祈祷,有的负责捕杀,有的剖割动物肉,有的分配和包装分割后的动物肉,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早期的“朗辛”苯教还有季节性的动物献祭活动。每年秋季杀1000只牡鹿献祭,名为“牡鹿孤角”;宰杀牦牛、绵羊、山羊各3000头(只),献供其血肉,名为“苯教红供”。这种动物殉葬和人祭的方式,是苯教与佛教发生分歧的重要因素之一。佛教徒称这类苯教葬仪为“黑葬法”。

拜访苯教故地

康区最大的本教寺院--新龙依西寺。在这座寺院里保存了许多本教的经典和仪轨。鄢长青摄 苯教认为人死后要经历两种“死后世界”而获得再生。一是进入富足、安乐的“乐土”世界;二是穿过一个充满险阻的黑暗、痛苦世界,举行葬礼的目的就是为死者引路,帮助死者迅速安全地穿过黑暗的世界并“赎回”死者的灵魂。葬礼仪式除了以上所说的杀牲献祭活动之外,还要为死者的尸体进行结发、涂丹、剖尸、捣尸、阉尸、掩埋等处理。这类丧葬仪轨应该说始于止贡赞普时代,在此以前的“天赤七王”都“逝归天界”,“神身无尸如虹散”,没有留下尸体。

  至于这种宗教是如何兴起的,与古老的沃教又有什么关系,都是我所感兴趣的问题。从苯教的教义来看,象雄的苯教与波斯的沃教有很深的渊源。沃教在纪元前已盛行于西亚一带,今天的伊朗、印度还有这一教派的信徒。公元7世纪中叶阿拉伯帝国(达斯)征服了波斯,使这个国家改信伊斯兰教。而象雄与西亚的联系早于公元7世纪,正值西亚盛行沃教之时,地处中亚与西亚民族迁徙交通要道的象雄古国,受沃教的影响也就不足为怪了。再从苯教有关宇宙起源、人类的产生来看,它显然受到古波斯沃教的二元论影响。总之,有关苯教的问题多如牛毛。如今我来到苯教的发源地,却见不到古老苯教的寺院,听不到古老苯教的传说,真叫人困惑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17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