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藏传佛教 > 综论 > 正文

活佛研究(二)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2-24)

五、“化身”是依据自身的再现  在五世达赖喇嘛所写的自传,特别是三世达赖喇嘛和四世达赖喇嘛的传记当中…

五、“化身”是依据自身的再现

  在五世达赖喇嘛所写的自传,特别是三世达赖喇嘛和四世达赖喇嘛的传记当中,有关“化身”神秘的力量的记述是很多的,但是这些相同的人物在写自己的传记的时候,却逐个暴露出了记述的怪谲。现在,我们将这种记述挑选出来试译如下:

  首先是自传的冒头部分这样讲道:

  “(在布通巴的传记中,记有其弟子增加的偈颂体的赞美诗文。)对自身而言,不知道自已赞美自己是可畏的,可见这个布通巴的传记并非是他自己所写,而是弟子们写的东西,它通过夸张,将其作为某个大人物的化身书写出来,然后与类似于其前世历代之众多的喇嘛的传记相提并论,而本人(传记中的主人翁,译者注)毫不犹豫地就给予默认,这种情况,在世上是存在着的。这并不是说清清楚楚地想起了前世便算完事了。因为要破坏人伦关系及喇嘛的戒律,所以感到非常的害怕。”

  从上文可以看出,喇嘛传记中的转世活佛(转生者)对自己的转世的认识态度是存在着的。下面我们再举一段有关五世达赖喇嘛自身神秘力量的记述:

  “多朗巴·森格嘉措被恶梦魇住,突然患了重病,对此,(我的母亲)齐卡母给了我一块有保护神之加护结的布,为了询问我是怎么处置这块布的,母亲把塔雪巴派到了我的身边。听说那东西并没有什么坏处,事实上,那种做法也是合适和高明的,因此,那块布被认为具有不可思议的神通魔力。但是,因为我仅仅还是孩子,所知的东西是很少很少的,怎么能知道如何做才合适啊!我想恰当的话语才是适度的东西。”

  这段自白,正好说明了问题的实质。

  自己若要被当成达赖喇嘛的化身的后补者,那必须经过专门的桑耶寺护法神的占卜后才能确认,此外,还有一名灵童,他的出生年月正好与桑耶寺护法神的占卜相一致,因此,在有二名后补灵童的情况下,为了选择其中一个,要在乃穷寺举行“达泽”仪轨加以确认,其结果是自然决定的,所以,事情的经过是很清楚的。这样,所谓通过自身的积极努力去迫使人们承认自己为转世灵童的做法是没有的。

  《五世达赖自传》中写道:

  “(我被选为了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藏王的使者到了)在我身边准备宴席之际,在被称之为知事的人的身上,有一哑人拿着大鼓在敲打,同时,还不断地投扔供施的食物,因此,(我)也模仿其动作玩耍。(不知什么时候)一切智者索朗嘉措和云丹嘉措(三世达赖喇嘛和四世达赖喇嘛)两人(在自己的家里)与堪苏一起举行过投扔供施物品的仪式,据说(我)的模仿动作似乎反映了前世达赖喇嘛的习惯。”

  这段记述有些让人哭笑不得。五世达赖喇嘛在谈到进入哲蚌寺时的情况时写道:

  “(对于那些想获得加持的人流,我只能按顺序给予他们加持,此时),当我要把手放在一位老眼昏花、名叫根敦嘉措的蒙古喇嘛的头上时,他对我说,“自己曾被前世达赖喇嘛(四世)的佛心触摸过,因此,你一定会因为我没有向你顶礼而感到惊讶,你一定注意到,在你面前我就不用再受加持了。”回去以后,我对(喇嘛们)讲了此事,他们似乎也相信了。但是,对我来说,那天那位认识我的根敦嘉措其实谁也不是。”

  不光如此,在传记中尽管有“你认识我吗?”等话语,但却没有“你到底是谁呀?”等仅思考一下便知原委的字句,所以,在一些大喇嘛传记中所见到的反映有关神通力等方面的东西,是难以使人相信的。

  在批判一些喇嘛传记的记述的同时,五世达赖又讲述了以下一些话:

  “当顿巴·达杰主仆向我奏报请求去蒙古的事情时,我觉得此事与先前的情况相同,便感到难受而流下眼泪。此刻,这些蒙古僧人使我想起了三世达赖喇嘛索朗嘉措同俺答汗会面的事情,便同意了他们的请求。这些蒙古喇嘛回到故里后,就被杀了。可外面言传,此事早在我的意料之中,所以听到他们的请求后,就流下了眼泪。当我去清朝的北京时,就将此事告诉了班智达·鲁依根穷”。(类似于这样的牵强附会的说法,在一些喇嘛的传记中是存在的。)

  五世达赖喇嘛在这里所讲的“先前的事情”,实际上是指:多梅多地方的拉珍和果洛·彭达杰两兄弟邀请五世达赖喇嘛去青海,并盛情款待时的事情,虽然用一些牵强附会的东西来作了各种各样的说明,但年龄尚小的五世达赖喇嘛是不明白的。

  五世达赖喇嘛自己也说,作为我来说,还这么小就要出门去那么遥远的地方,我想也许会死吧!因为想到这些我才直流眼泪。

  这种自白正好吐露了悲哀的少年心情,也可以说是表现了他的迫切期待。

  五世达赖喇嘛作为“活佛”是至高无尚的,那时,他还不是非常有能力和才华的显赫人物。那本著作(《五世达赖喇嘛传》)因为是一部宏篇巨著,因此在民间他被称之为“伟大的五世达赖喇嘛”。这样的五世作为“转世活佛”自身来说,其被选择和被认定并不能凭借其自身的神秘力量,直截了当地说,是完全依靠人所共知的神示和“达苦德鲁”。这与那些有关“化身”乃至“活佛”的世俗的观念以及后来的桑结嘉措所论及的“化身”理论是完全对立的,由此,我们可以发现一种否认有关“化身”存在的理由。但是,在西藏,对五世达赖喇嘛之“化身”的存在表示疑问的观点并没有出现,实际上五世达赖喇嘛的自述本身就能否定“化身”的一般存在,可是这种疑念也不曾具备。

  六、对“化身”自身的意识观念

  班禅喇嘛与达赖喇嘛一样,都是藏传佛教的大喇嘛,民间传言他们都是阿弥陀佛的“化身”。五世达赖喇嘛的导师班钦·曲杰嘉措(1567—1622)圆寂后,五世达赖喇嘛寻找到了他的转世灵童。将此事与五世达赖喇嘛自传中的文宇对照起来看,其意味是很深长的。三世班禅喇嘛不用说是“化身”,他在接受了清朝皇帝的邀请去北京的途中,一位有名的转生活佛吐登·曲杰尼玛特意从安多赶到了卡木的泽曲迎接三世班禅。两人一见面,其心便交融在一起。于是二佛就“佛”的问题进行了一次谈话。在《吐登·洛桑曲杰尼玛传(1737—1802)》中,记述了这次相见的情况:

  某一天的事情(班禅喇嘛说)。“昨天,一位来自你们安多的班智达(智者)找到我说:‘我要拜杰出的高僧为自己的导师,我想让继承了法缘的喇嘛帮助我成为一名活佛。和我一样,我的弟子也想让我帮助他成为活佛,但是,我自身还不是佛,怎么能够帮助他呢!我就回答他说,你和自己的弟子想跟着喇嘛当活佛的想法是对的,可是,我想,对自己来说,喇嘛自身肯定也想当活佛,因此,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复杂吗?”

  这位多堪喇嘛回答说:“弟子为获得加持,必须把自己当作佛的样子,这样就有了感觉的依附”。

  班禅喇嘛反问道:“自身在一瞬间分离出来,变成了胜乐金刚本尊神(在冥想中),我完全可以说自己是胜乐金刚本尊神,但我真的是胜乐金刚本尊神吗?”

  班禅喇嘛又说道:“安多的僧人们不费多大功夫,其净观之物就能出现,并通过犹如野鹿穿越原野似的神观,来坚持自己的想法,但是人们要通过冥想和静观来达到生起次第的境地是件容易的事吗?”

  这位多堪喇嘛又道:“经典上云‘依凭所现不会拘束,依凭执著则产生拘束’,因此,在这种场合,想变成这样或那样的神,则需要竭尽全力去做。”

  班禅喇嘛实际上是在这段对话中,含蓄地批判了安多的僧人们所谓冥想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的观点。

  弟子把导师作为绝对的偶像是可以的,但导师却不可以把自己比作弟子的偶像,这是没有必要的。此外,尽管通过静观本尊神,可以在瞬间现显出所观之神,但如果执意满足这一点的话,靠冥想的导入,怎么才能适当地显现出自己的加持神呢?

  由此可以推测,班禅喇嘛自身作为“化身”,并不是安逸轻松地生活着。此外,也可以推测,作为“化身”所涉及到的一个问题是在其精神上要承受很重的负担,所以,这难道不是对自己太残酷了吗?

[作者简介]见上期。

[债任编辑 侯跃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