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藏传佛教 > 法事 > 正文

西藏密术“颇瓦法”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3-13)

西藏江孜宁玛派僧人为亡灵超度 张鹰/摄   看了《邓肯自传》,总觉得俄国诗人叶塞宁天真得像个孩子,他…

西藏密术“颇瓦法”

西藏江孜宁玛派僧人为亡灵超度 张鹰/摄

 

  看了《邓肯自传》,总觉得俄国诗人叶塞宁天真得像个孩子,他的诗我只记得一句:死亡并不新鲜。而今天提笔写这篇文章,便不由自主地将这句诗写了下来,总觉得心中有些想法要寄托于此了。

  电影里常常有这样的话:“连生都不怕,那么还怕死吗?”我相信世上一定有人不怕死,比如英雄伟人,比如高僧大德,但是占绝大多数的平凡的人,却一定是怕死的,又因为知道自己一定会死,便会猜测:何日会死?由何而死?死后又到什么地方?……而这些,我们根本无从知道,因此便有恐惧,因此便有苦恼。

  本来,在一般的太平的日子里,这些恐惧和苦恼是浅的,也并非无时不在,直到好几年前的一天,一个很亲很亲的亲人去世,那种死亡的恐惧和苦恼便兀地剧增,一时手足无措,好在家中的老人镇静,仪轨琐事,样样有条有理,至今还很清楚地记得,当时家里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给逝者的一位大师朋友去了电话,请求他在家里为逝者施“颇瓦法”。几天以后,陪同去天葬台的朋友告诉说,逝者的天灵盖上有一处小裂洞,家中的老人听了显得甚是欣慰,而我也在那一刻有了轻松的感觉。

  生和死——看似两个极其普通的问题,追究其深,亦是两个最最无法触及的难点,越想越是无从思考。一本宗教书上特别指明:“实际上各种各样的苦恼都是由各种不同的原因引起的,因而,就有可能对这种苦恼进行观察研究,并使之杜绝。”生和死毫无疑问是宗教需要了解和解脱的难点之一,因此,当然对于这个问题会有解决的办法,“颇瓦法”就是藏密中对此问题的解决方法。

西藏密术“颇瓦法”

百姓家祭魂的供品 嘉措/摄

 

  藏密认为:人的存在是由肉体和统称为“精神”的那些不同的内心和感情的过程所组成的,在肉体和精神之间,精神是主要的,因此,精神控制着肉体,但是对一个普通的人来说,其心智要有适当的训练和指导,心灵上要能超越,才可随时做主宰,以心来统身,以心来御身,如此简单的几句话,要做到,却是难之又难。因此,凡夫俗子们,自然需要有修持的人来帮助,以大慈悲心和法力,钩摄亡者的灵识,这就是“颇瓦法”。

  “颇瓦”二字是藏语,意思就是“搬迁、移动”。依藏密的观点:人死时,周身气息渐渐收摄,先由手足冷起,依次摄于心中,最后心中的那个暖气一断,全身僵冷,人便死了。“颇瓦法”就是说要把握这口气,把心连同气整个地搬迁出去,另外觅找生趣。真正的“颇瓦法”修行者可以主宰自己的灵识,随意投生,修行程度高者,一迁便到“净土”,低者,自己也可以强迫得到一些主宰,随便投生一种生趣。西藏伟大的瑜伽圣者米拉日巴尊者,当他准备死亡之时,不但在丘坝布里尔契洞穴之中选了一个适当的外在环境,而且定了与涅槃相应的心理平衡,与入涅槃相应的内在状态,他不屈不挠的意志控制着他那因受怨敌毒害而痛苦、虚弱的肉体,以一支歌欢迎自己即将来临的死亡,他对聚在身边的弟子做了最后的遗教和临终教诲之后,当即作了一支出色的赞美歌,赞美并感谢他的老师玛尔巴,这首歌如今已在他的传记里保存了下来,而当他把这首赞美歌唱完之后,他便进入了三昧的定境,抛弃了他的肉身,于是,米拉日巴就这样自在地圆寂了。

  从前,在西藏有许多高僧大德,能够应用“颇瓦法” 自由投生,所以他们往往在未死时,便预告后世,及至投生,又能说出前世的姻缘,叫人印证从而倍增信仰。在这里我想引用一位印度密教大师与其反对派进行辩论的故事,这位密教大师试图证实“颇瓦法”投生之说,他们的辩论是在当时的一位国王面前进行的,在辩论时,这位密教大师请求国王做他死亡的见证人,随后就在国王面前自愿献出了生命,他死后,反对派自然占了上风,几乎没有人敢出来再提出任何异议,并且也无这位密宗大师投生的任何消息。几年以后,一个四岁的男孩来到了宫廷,他径直走到了国王的面前,向国王提起了前世发生的事情,并说他就是先前的那位密教大师,这位男孩后来成了非常著名的佛教诗人,而以他名字命名的那本诗集《陀罗乔门》更是众所周知。

西藏密术“颇瓦法”

超度亡灵的供品 张鹰/摄

 

  修行大师们是如此,普天下的凡夫俗子却要在人寿刚尽时,请大师来为亡者修“颇瓦法”(有本书上很形象地称“颇瓦法”为“神识分离法”)。大师一到,所有哀悼的亲友退出房间,并将房门和窗户关上,以便求得“神识分离”的清静,随后大师在尸体的头前开始咏唱,指导亡灵寻路前往西方阿弥陀佛极乐世界,在业力允许的情况下,以求尽力避开不良的中阴境界,同时这位大师会命令亡灵脱离肉身,并摆脱他生前对亲朋好友及财富的依恋之情。通常大师会检查死者的头部,看亡灵是否已从“百会穴”那里出去,假若死者有头发的话,大师会将“百会穴”上面的头发分开,以便观察。倘若由于意外的情况无尸体或大师不能亲临死者之前,则大师可对死者集中心力,观想死者的肉身,想象他就在自己的面前,呼唤死者的亡灵,所得之效,亦相同,即:天灵盖上有少许裂缝,大致可以插入一根小草,这表示灵识出去了。通常天葬师或陪同死者去天葬台的生前好友回来后会将此情况告诉死者的家人,以慰其心。

  我听说过这样一则故事,说是故事,讲述的人却一再叮嘱我,故事是真实的,一点也不容置疑。而从内心来讲,我确实也相信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一天,有两个牧童在山上放牧,这时候他们看到一个大活佛从远处走来,这位大活佛因为修行“颇瓦法”而威名远扬,两个牧童想试试他,于是商议,一个躺在草上装死,一个就哭着跑到大活佛的面前,大声地哀求:“大活佛啊!我的一个同伴刚刚得了急病死了,现在就躺在不远的草地上,您发发慈悲,为他施个“颇瓦法”吧!大活佛听了,立刻做起观想来,不一会儿,只见他大呼一声:“呸”,随后他睁开眼睛摆摆手说:“好了,完成了!”活佛离开,牧童笑得前俯后仰,心想:什么大活佛,连装死都不知道。他飞跑到伙伴的面前,急于把刚才的情形告诉他,不料千呼百唤也叫不醒同伴,同伴这回是真的死了。牧童急忙转身跑去追大活佛求救,他将全部事实讲明,一再认错,活佛大笑,又立即做起观想,念了一声“嘎”,便叫他回去找同伴,牧童无奈,只好回去,同伴还躺着,他近乎绝望地大呼了一声,同伴却突然惊坐了起来,还一再地责怪他:“我正在一个好玩的地方,你叫醒我干什么?”

  据说“颇瓦法”的修行者在修行时,需将灵识引到天灵盖上,这时候去摸天灵盖,是热的,反转过去摸他的身体,却是僵冷如死。又听说修行此法的人,常常半夜关闭门窗进行修行,站到不远的户外,可以听见他呼出的“呸呸”的声音,此时,他们的天灵盖会在房中跳起舞来,真是神奇至极。

西藏密术“颇瓦法”

佛烦 普次/摄

 

  一本书上还提到过一种独特的“颇瓦法”——“往生夺合法”。此功法是藏传佛教“后宏期”初期的著名密宗大师,又是藏传佛教噶举派的创始人玛尔巴大师从印度学回来的,这种功法可以将自身的灵识进入其他任何动物的尸体中,使其复活,倘若自己的色身衰老,或者有损而不能继续生存时,用此法可以自主地选择一个满意的肉身,将灵识迁入,继续生存。书中讲了这样一件事情:有一天,玛尔巴大师房前的鸽子窝中,突然来了一只鹞子,母鸽子保护住了小鸽子,自己却被骇死了,大师见此状便决定为大家表演“往生夺合法”,只见大师拿根细长的绳子栓在死鸽子的爪上,将那只死鸽子栓置得远远的,自己便在一旁做起了“往生夺舍法”,不一会儿,那只死鸽子站了起来,扑扑地拍着翅膀,准备起飞,小鸽子也飞来围着妈妈,情形十分感人,众人再回头看大师,呈现一幅尸像,于是大惊,皆跪至大师尊前祈请:“大师,请不要这样做法。”但毫无反应,于是越发害怕,又跑到鸽子跟前祈请,鸽子一倒,大师马上转活过来。据说,后来玛尔巴大师又在不同的场合多次表演过“夺舍法”。

  由于“往生夺舍法”是一种特殊的法术,需要有严谨的机遇和天赋,来不得半点的马虎,因此玛尔巴大师只将这种法术传给了自己的儿子塔玛多德一人,而塔玛多德在参加一次节会时突然从马上摔了下来,本来他完全可以在断气之前通过“往生夺舍法”挽救自己的灵识,但当时没有遇到好的机缘,找不到一个没有伤痕的男孩的尸体,塔玛多德迫不得已将自己的灵识放入了一只小鸟的尸体中,灵识是勉强保住了,但“往生夺舍法”却从西藏销声匿迹。大概这种神奇的法术没有在西藏弘扬的缘份吧!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