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藏传佛教 > 法事 > 正文

10万佛像堆成的小山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5-21)

10万佛像用千年堆成的小山就是这样泥塑的佛像堆成了这座小山每个佛像都不大,有些只有手心一般…

 

   

10万佛像用千年堆成的小山

就是这样泥塑的佛像堆成了这座小山

每个佛像都不大,有些只有手心一般大小,但造型不俗,工艺精美

    你可曾见过超过十万个小佛像堆在一起的场景?
    那是一座小山,在川西北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班佑乡多玛村旁的大草原上,自公元815年开始,附近的村民祖祖辈辈打制出小佛像不断堆积在这里。
    1200年时间过去了,据当地人说,已经有超过10万个佛像堆在这里形成了这座高5米、周围80米的小山。
    这座佛像堆成的小山在当地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堆放佛像的行为至今仍未停止,附近的村民仍然每年在这里堆放上千新的佛像。
    实际上,藏民们把这种泥制的小佛像叫擦擦,这座历经千年形成的小山就是中国西北最大的擦擦堆,也有人说这是整个中国最大的擦擦堆。
    其实我是偶然在一本小册子上看到这里的简单介绍,就被这种千年的虔诚所感动。这一次重走中国西北角,到若尔盖大草原采访的时候,就专程来寻访这座千年的擦擦堆。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在县城问了差不多10个当地人,竟然有9个不知道这个地方。终于有一个藏民知道,他带我跋涉了1个多小时,走了十几公里土路,来到了班佑乡多玛村。

班佑乡多玛村座落在辽阔的若尔盖大草原上


    我们围着村子转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想像中的擦擦堆。后来询问了村民,才知道是在村子背后的草原上,而且在公路上是看不到的,因为被村里的房屋阻隔了视线。我们绕过村子,终于在一篇辽阔的草原上,找到了这座千年小山。
    经常去藏区的我,也被眼前这个擦擦堆的气势所震撼。擦擦,我曾经见过不少;擦擦堆,也见过很多。西藏70多个县市,我曾到过60多个,在偏远的古格,我也寻觅过擦擦的痕迹。
    但是只有这个擦擦堆,才会真切感受到震撼,感受到虔诚,感受到岁月,感受到一代一代人跨越千年的信念。
    这个擦擦堆是一个长条型的小山,高差不多5米,周长差不多80米,当地人为了保护它,避免牛羊进入,在周围扎起了一圈围栏。
    擦擦堆就在草原中间,擦擦堆的佛像中间上也长出了不少绿草,给人一种生命的感觉。
    擦擦是由泥土烧制的佛像和佛塔。经过千年岁月的变迁,擦擦堆下面的佛像已经和泥土混为一体,不可分割,也不可辨认。但是,擦擦堆上面的佛像却堆放整齐,清晰可辨,而且工艺颇为精美。我仔细查看,有些分明是最近堆上去的。
    眼前的每一件擦擦,或年代久远,或新制未干,或精巧工整,或自由粗放,都在方寸之间充分发挥雕塑语言的表现力,浓缩了藏传佛教艺术的精髓。因尺寸限制,它反而更少雕琢、更添简洁之美,散发着绝不亚于大型造像的独特的艺术感染力。
    这个擦擦堆是怎样形成的呢?我把这个疑问提给当地的村民。他们告诉我,这个擦擦堆主要是祭祀村里逝去的人。每逢村里有人逝去,全村人便自发地抬来泥土,制作擦擦,为之祈祷。
    这种风俗千年未改,一直流传至今,经年累月,就形成了这座小山。

 经年累月,一个个擦擦就堆成了这座小山

当地村民用栏杆把擦擦堆围了起来 

 擦擦被错落有致地排列在小山堆上

 擦擦山约高5米,绿草和佛像交融在一起

 擦擦山远景

岁月的变迁, 有些擦擦和泥土不再分割,有些依稀可辨,有些则完好无损

 久经日月,擦擦堆上长满了草

新垒起来的擦擦整齐地排铺在小山上

 
     那么擦擦是如何制作的呢?说起来稍微有些复杂。
    “擦擦”其实是藏语,意思是用凹型摸具压制成型的泥制小型佛像和小型佛塔,也称“善业泥”、和“拓摸像”。制作擦擦的传统历史悠久,最初可能是源于古代印度时期的佛教装藏习俗。早在南北朝时期,擦擦就已经传入中国,并广为流传。众多的艺僧、民间艺人,乃至高级僧侣、活佛等都积极参与制作擦擦的艺术活动,并将这种活动延续至今。
    擦擦一般从形式上可分为单模具制作的浮雕(高浮雕、浅浮雕),双模具制作的圆雕两种;从工艺上可分为素泥、设色、泥金三种;从制作上又可分为未经火与经火焙烧成陶、瓷等最基本的区别。
  制作擦擦离不开模具。先要镌刻一件与将要制作的擦擦图像完全一样,模制工艺中称为“雕母”的原型镌刻品,再用此雕母去翻砂制作出一件或若干件与其凹凸完全相反,可以用来直接压制擦擦的模具,这种在藏族僧俗手中屡见不鲜的擦擦模具,藏语读作“擦什贡”。
  擦擦制成之后,必须经喇嘛开光以后方可成为正式崇拜物,否则依然是一般的艺术品。举行开光仪式绝不仅仅是为了一件新擦擦,一般是针对许多。开光仪式的规模也可大可小,可繁可简。无论仪式繁简、规模大小,其过程必须依照规定的仪轨去进行,必须由经过灌顶、闭关的僧人,在执事的主持下共同完成开光请神安住的法事活动。开光后的擦擦又可以置入更大的佛塔和佛像内部,作为诸佛身、语、意功德事业的的依附之物,再去为更大的佛塔和佛像装藏。也只有用加持过的擦擦、经板等圣物装藏的佛像、塔才真正具有了神灵。也因此,考古时往往可以利用塔和佛像内的擦擦判定该佛塔和佛像的年代。
  开光后的擦擦有些便直接供奉在寺院,堆放在山洞里、山上的巨石旁、路口的玛尼堆处,常年与风马旗、玛尼石刻、经幡在一起,享受着朝圣者的香火和顶礼。有些便直接堆放在一起,斗转星移,就积成巨大的擦擦堆。
    在藏区千千万万个擦擦堆中,班佑擦擦堆可能是最宏伟之一,也是历史最悠久的之一。站在它面前,你不由会感觉到信仰的力量。
    有意思的是,在距离它不远的另一个村子——班佑乡班佑村,也能感受到另一种信仰的力量。
    我从班佑擦擦堆出来,偶然经过这里,看到路边有一个牌子,写着“红军草地第一村”。详细一了解,才知道,这里竟然是红军走过茫茫大草地,经历了惨痛的牺牲后,遇到的第一个村子。
    70年前的红军,在围追堵截之中,在每天的死亡威胁之中,最终成功走出了茫茫草海沼泽,到达了班佑村,迎来了新生。
    遥想当年,是什么支撑他们死中求活,对抗数倍于自己的敌人和恶劣恐怖的自然环境,无他,也正是信仰的力量。

  

 擦擦,浓缩了藏传佛教艺术的精髓

 这些擦擦外形还清晰可辨,是不久前才放上去的

  

 擦擦山气势宏伟,让人震撼

 

 擦擦就在辽阔的草原上堆放着,历经风雨的洗礼  


草从里的擦擦 

  这个擦擦的外形还可清晰可辨  

 

 擦擦堆就在多玛村背后

班佑村,红军长征过草地第一村,距多玛村不远

草地第一村的牌子就立在路边

 班佑村

  班佑村村民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