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信仰 > 菩萨信仰 > 观音菩萨 > 正文

《南海普陀山传奇异闻录》(2)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20)

七 千僧斋罗汉应供 山中自古就有如此的传说:‘凡是有斋主檀越来山,供众千僧大斋,必定有一位罗汉降临…

  千僧斋罗汉应供

 

山中自古就有如此的传说:‘凡是有斋主檀越来山,供众千僧大斋,必定有一位罗汉降临应供的。’不过罗汉来应供,大多是现比丘相,混杂在大众僧人之中,凡眼不能识得罢了。民国十七年春天,有一位大心居士是江西彭大融先生,来山进香,他知道未成佛道要先结人缘;更知道在三宝门中要广种福田。所以他诚恳的发出无上菩提道心,打一堂千僧大斋,广结众僧缘。真是人有诚心,佛有感应,居然亲遇罗汉,授他一尊古铜佛像,事后遍寻不见,所以他为感佛恩,撰一长文联语,悬于大圆通殿以志感念。今将联语及跋文抄录于后:‘航海朝普陀,遍值斋供千僧,蒙老比丘,施我古铜圣像,想是应真阿罗汉;梯山礼大士,喜游驰两名刹,趋梵音洞,看他妙相分形,灵出趺坐紫金身。民国戊辰仲春月,奉皖省迎江寺竺老师尊之约,来斯进香,兼酬斋僧之愿,饭僧后,念佛到大圆通殿,大融在门首,迎接诸僧,忽一老比丘交我古铜圣像一尊,仰目视人,弗见踪影,想系阿罗汉现身示法也。特撰联语悬于殿首,以志纪念,且供诸来客,发信愿心,一诚有感云。江西吉安县皈依三宝弟子彭大融虔诚敬撰。’

 

写到这里,有人提议,要笔者将千僧斋的仪式说一说,使没有到过内地的台省佛门中四众弟子,多增一点见闻。可惜我的言钝笔拙,也只有稍为说几句以应某大德的心愿。谈到设斋供僧的由来,是始于佛世时目莲尊者,为欲救拔他的母亲脱离饿鬼饥渴火烧之苦,于七月十五日设斋供养诸大菩萨贤圣僧,以此功德,回向其母脱苦生天。后来各方的檀信居士们为了要超度先亡,或者植福延生,就到名山古刹的大丛林里,打斋供养清净福田僧。不过斋供的名称也有各种不同,在本省有什么‘红斋’和‘香斋’的分别,在内地也有什么腐斋(即豆腐斋)、平斋、上堂斋、千僧斋等种种不同,不过在普通腐斋、平斋和如意斋,没有什么重要,如果打到上堂大斋的话,就得要请本寺和尚(住持)上堂说法。在普陀山大香会期间(从正月初一到二月十九日)差不多每天都有几堂上堂大斋。这是极普通的事。上堂斋的仪式简单的如这次大仙寺传戒期中所见的差不多。现在所要谈的是千僧斋。

 

一个大香会期中,都有几次千僧斋的。打千僧斋,小庵是不举行的,就是三大丛林之一的佛顶山也还不方便,唯有前后寺才能举行。因为前后寺的地方大,执事全,如果有一千个和尚来应供(有时多至六千人),必定要有煮饭的千僧大锅。不然粥少僧多很是麻烦。打千僧斋通告的牌子,在三天之前,就要挂在前寺大门外,昭示全山僧众,届时来寺应供。千僧斋的仪式相当隆重,和尚上堂说法和斋主请法的那一幕,如皇帝上朝一样的隆重庄严。请僧说法的这种敬师尊道的礼节,人见之莫不叹为稀有。先由客堂纠察师傅集合大众师至法堂,知客僧引导打斋的施主随至说法堂站立,由维那师鸣磬说:‘钟鼓齐鸣往方丈迎请和尚!’到了方丈室斋主执香由知客师引至和尚前礼毕,和尚登座,斋主上香顶礼后,由知客师拈香礼拜,长跪合掌,代表斋主白词,迎请和尚。大意是:‘仰白和尚!大慈忍听,今有某省某县某某信士,来山进香,为植福延生事,敬设千僧大斋一堂,供养两序诸师,恭请和尚,上堂说法,普利人天。惟愿和尚慈悲默然允许,下情无任,恳祷之至!’维那师呼‘末后先行’,丈室里大钟大鼓一齐敲,这时全班执事随行,最前边有两面长幡大旗导路,跟著两序大众,和尚前面有两只提炉,有传炉的侍者,和尚身边有四个侍者,一人执说法的柱杖,一人执拂尘,一人捧钵,一人捧具,和尚身穿黄海青(大袍),批大红祖衣,挂大念佛珠,严肃威仪,步至法堂,维那师鸣磬一下,停止钟鼓,和尚礼佛升座,大众唱香赞毕,这时有香灯师拈香展大具顶礼三拜,上去接侍者手中柱杖,四个侍者一齐下来,展具拜三拜,维那师呼:‘梵音龙象,当观第一义’,和尚接过柱杖震地一下,开始说法,斋主跪听。说法毕,维那师又呼:‘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呼毕,和尚下坐,斋主谢法,维那师说:‘钟鼓齐鸣,送和尚回丈室’。然后佛前上供,和尚过斋堂应供,斋主拜斋,饭毕结斋后念佛,由和尚领班,斋主随和尚后,千僧齐集,在大殿前丹墀里绕佛。这时前后寺的知众师、知客师、纠察师,全部出马,各执各人应执的警策僧值的香板,四边站定;又有好些巡照师各人手执藤条,往来巡查照看,看大众师有无举动轻乖,交头接耳,有犯威仪。知众客纠察师等,如大队长一样的指挥部下,巡照师执藤条维持秩序如警察一样的负责,看样子真是如临大敌,莫不为之心惊胆惧,千余人整整齐齐的在那里一心不乱的念佛。绕佛毕,和尚进大殿向外站立,斋主跪在和尚前面合掌迎接众师进来。大殿门口有人结缘散衬,简单仪式如此。这虽不是正题,可是也不无有一点小补。老参上座们,固然不屑看这些家常便饭的话,可是一般初发心的菩萨,还是未见未闻,见此也可以做一参考。

 

  千斤大钟系草绳

 

提起这口稀奇古怪的大钟来,在笔者未去普陀之前,就常常听人说;‘普陀山有一口大钟,七千余斤重,是用一根稻草绳子吊挂在钟楼上’,那时我也与一般少见多怪的人一样的固执,认为这完全是骗人的无稽之谈,胡说八道的神话,及至我到了普陀山进香时,有人提议到前寺看草绳大钟,这时又引起我多年来不信的疑事,不过不久就可以有事实可见,存著狐疑不信的态度,随著众人同往。那个钟楼位于神运殿的东南角,可惜该楼楼梯只能容许一人上下,所以在香会期间去看大钟的人,每天前后相继,拥挤不堪。上面有一位跛脚的香灯师,在招待客人,为香客烧香点烛,有时并为游人解释大钟奇迹的故事,我们看他活灵活现指手划脚地告诉我们说:‘这口大钟有七千余斤重,是清朝嘉庆十三年铸的,你看:这么大的一口钟,是用一根草绳吊挂的,至今已近三百年的历史了,你们诸位看奇怪不奇怪?’当时有一位军官,也和我一样的怀疑不信,并亲自用手在绳索上抽下几根草来看,果然真是草绳,这时事实胜于雄辩,不容我们不肯信了。钟身的庞大,要比唐朝张继诗中所说的‘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那口大钟要大得多了。洪钟所发出来的声音,虽不能说是:‘上彻天堂,下通地府’,可是较之其他寺庙里千儿八百斤重的钟声,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我们大家都去拉动槌(槌是大木段子用麻绳扣挂的)叩钟三下,有的人还给那位跛脚香灯师的香钱。虽然那个古老残旧的钟楼,已被那口大钟吊得东斜摇摇欲坠,好像吃不消似的,可是朝山进香的善男信女们,游山赏景的骚人墨客们,冲锋陷阵的将士们,远足旅行的学生们,还有研究科学哲学的学者们,都要来看看这口众人所称的‘草绳大钟’,大家只有见而生疑,无法解释此一疑团,恐怕这也不是科学所能解决的问题吧?

 

  来意不诚退回原处

 

到了大香会期间,前寺香客进香献烛者之多,真可以开设一间香烛店。虽然佛前烛台不少,可是大批香客涌进来的时候,还是无法应付,这枝烛刚插上去,那枝烛又送了来,只有把未点完的烛拿下来,换上新来的烛,如此不断的掉换下来的剩烛,每天都有好几百斤之多。尤其是杭州的香客,和上海的香客,佛前供烛,都是一百斤一对,或五十斤一对的送进来,如果香船一到都有好几抬是大蜡烛。放得下的人,看见香灯师把他的贡烛熄了,倒也无所谓,知道这是不得已的事,同时还有一句俗语,所谓‘心到佛知’,‘钱进山门,福归施主’,只要出了钱,发了心,我的香烛交与殿主师,随他烧香不烧香,点烛不点烛,总之我的心愿已了。有一种不知进香意义的人,他的心就放不下了,看见人家把他没烧完的香烛拿开,就有点不开心。

 

现在说一段香客进香,菩萨显圣的故事:

 

有一个远道来朝山的香客,因为他很有钱,所以买来的贡烛相当大,差不多有五六十斤一对烛,他到前寺进香时,正是进香的人最多的时候,香灯师忙著为香客点蜡烛,真是忙得不亦乐乎,这位香客把他一对大蜡烛,请香灯师点起来,刚插上烛台不久,又有其他的香客将烛送来叫点,所以把这位香客的一对大蜡烛熄下来,搁放著没点,再点其他香客的烛,因此这位施主就大大不满意寺中的和尚,说和尚贪心,有意把他一对大烛不点,存下来卖钱。一怒之下就带了随来的小儿子回去,那知这个爱子,不幸在半途得病死了,这位先生也就无可奈何的买了一口棺材,把他的爱子装了带回家中埋葬。那知一到家中,看见这个已死的小孩子出来迎接他,这一来可把他楞住了!明明这个孩子同我去进香,在半途死去的,为什么又活在人世仍然未死呢?这真可说是千古的奇闻。因此大著胆子问道:‘你不是随我去普陀山进香的吗?为什么现在又在家里呢?’儿子回答他说:‘那天随爸爸回来,一走出山门外,就不知爸爸到那里去了,我寻了好久,还是找不到您,正好遇见一个老人,承他把我送回来,我回来已经好几天了’。他的爸爸这一来如堕进五里雾中,摸不著头脑:明明这孩子已经死了,是我亲手把他放进棺中,不知他什么时候活转过来的,还在我前面到家,我倒有点不相信哩,恐怕这是小孩变成小鬼来作祟我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带回来的棺材打开看看,不立时便见分晓了吗?于是当面教人把棺材开下来一看,那知棺材里已经不是放的孩子的死尸,竟变成一对大蜡烛,这好像变戏法一样的有趣,在那对蜡烛上还现出八个大字:‘来意不诚,退回原处’!这一来可把这位先生弄得既惭且愧,跪下来就拜祷不止。原来这是观音大士显圣,从此以后,每年都买很大的蜡烛到普陀山进香,再也不和香灯师们争论要点蜡烛不点蜡烛了。

 

一○ 紫竹林原来还是紫竹石

 

‘白莲台上弥陀佛,紫竹林中观世音’这两句话,我想凡是一个中国人,皆是耳熟能详道得出的,尤其在紫竹林中坐著的,一手执净瓶,一手执杨枝的观音大士圣像,龙女站在身旁,鹦鹉口衔佛珠,善财童子在下边参拜,这一幅精美的圣像图,不知令多少见过的人心羡神往啊!老实说笔者在小孩子的时代,就听了很多的人传说,朝南海到紫竹林中参拜活观世音菩萨,当我未去南海时,也以为真的像图像上一样,有一个活的女菩萨,坐在茂林修竹的紫竹林中,有善财龙女,随侍在旁,常与来山进香的善男信女们,说些成佛作祖的神奇妙法。迄至我三十六年正月,跟随几个同参道友,结伴朝南海,因为后山法雨寺,开期传戒,我们就挂单住在后寺云水堂,那时在船上还没有上岸的时候,老远就看见上文所写的‘道头牌坊’,从人海扰攘的上海,来到这海天佛国,心中真有说不出的愉快和清凉,因此不管三七二十一,背起‘朝山进香’的黄布香袋,跟著多年常来的老香客,往各寺院中烧香拜佛了心愿。我们翻山越岭,前山忙到后山,寺院跑到庵堂,我老有一个疑念没有打破,那就是没有看见紫竹林中的活观音,又不敢在同参面前提起来问,恐怕他们要笑我是个‘土包子’,好在来日方长,这个疑问只有秘而不宣。第二天有人提议去紫竹林进香,征求那几位愿意同去的,我是第一个举起手来附议,因为有几个去过的不愿再去了。我是一心一意的要到紫竹林中朝拜活观音,恭闻法要,那知跑到紫竹林,仍然还是看见一班善信们拜佛求签,并没有看见有甚么活观音菩萨,在那里说法给人听;善财龙女也是一无所见,更感觉奇怪的,连紫竹林的那些茂林修竹也不知跑到那里去了。这一来使我大失所望,以为这里决不是紫竹林,询问同来的人,他们说这就是紫竹林,再没有其他第二个紫竹杯。因此我这个疑案,不能再不设法解决了,我决意找本庙的大师傅问个究竟。我拉了一位该院的知客僧,坐下来和他谈天,请问他紫竹林的由来,为甚么看不见紫竹林中的观世音?他用手一指说:‘那不就是紫竹林吗!’我依著他的手指的地方看去,只见那台上摆了一块大石头,我说:‘那是一块顽石,那可算作紫竹林呢?’他说:‘你再去仔细看看,那石头上面不是有紫竹吗?’我问他这是甚么意思,请他详细说明,他说这里有一段很有趣味的故事,说明紫竹林名为紫竹石的由来。

 

一一  向蛇王借山菩萨显神通

 

故事是这样的:相传普陀山,山上有一个蛇王,率领它的子孙,盘据在这个山上,大有‘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之势,甚么人也不敢来侵犯它的地盘。有一次观世音菩萨变成一个老比丘,来向蛇王借山开道场,以广度娑婆世界的迷昧众生,蛇王为了要保持自己的权益起见,执意不肯。它说:‘这是我子孙万代帝王之业的根据地,怎么可以随便借给你和尚开道场,度化众生呢?’菩萨见蛇王蛮不讲理,也就不客气的说道:‘你有甚么能为可以大胆的拒绝我不借呢?’蛇王见菩萨问他有何本领占据不借,它说:‘我能现出原形来,围绕此山三匝。’菩萨笑而不信的说:‘你真能现原形绕三转的话,我就不向你借山;如果没有本领,不能绕山三匝,那时又怎么说呢?’蛇王慨然的说:‘这是我平常绕惯了的,那里有不能的道理?假使我围不到时,我一定把山借给你开道场!’菩萨说:‘一言为定,不可失信。’蛇王挺起胸脯来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罢摇身一变,现出原形来是一条千年怪蟒,又粗又长,慢慢的开始围山,菩萨这时也运用神通妙法,把这座山慢慢的放大;蛇王围围围,菩萨的山也放放放,结果一匝还没有到,蛇头和蛇尾都连接不到。菩萨见蛇王无能为力了,笑著对它说道:‘现在你不能围绕三匝,还有甚么话说?山该借与我开道场了!’蛇王无可奈何的说:‘今天不知倒了甚么运,每次我都能围三匝,今天怎么一转都围不上?借是可以借给你,不过你也显一点神通给我看看,才能使我甘心认输!’菩萨说:‘那很容易!我手一指,这个地上的一块石头上马上能够现出紫竹来!’说罢用手一指,忽然那块白石上就现出无数的紫竹来,据说就是那块紫竹石。后来有许多朝山进香的男女们,都携带小紫竹石子,带回去做纪念品,这就是普陀山紫竹林的由来和出典。

 

一二  千步沙海潮音声吼如雷

 

当笔者初到普陀山的时候,睡在后寺上客堂里,当夜深人静的当儿,听到千步沙那里的海潮音,声若雷轰,震耳欲聋,像万马奔腾似的,比欧阳修秋声赋中所说的声音还要大上百千万倍。我最初以为是开足马力的特快车响声,继而思之,不对,这里是海洋中心,那里有甚么火车呢?简直闹得我大半夜睡不著觉,第二天问他们老住山的人,才知道是‘海潮的声音’,这种雄壮宏大的海潮音声,我还是出生以来第一次听到,法华经普门品的偈语说:‘梵音海潮音,胜彼世间音’,到今天我才证实不谬。

 

传说这个海潮的音声之所以异常响亮,也有著一个小故事:就是蛇王虽然无条件把山借给菩萨开道场,但他要菩萨说出一个归还的日期来,到时候可以物归故主。菩萨对蛇王说:‘那一天全山听不到我的弟子敲木鱼的声音;或者千步沙前的海潮音声不响了,那时我就把山让还给你’。普陀山现在发展到三大丛林,八十余家院庵,一百六十多个茅蓬,所以每天木鱼音声是不会断的。或者现在时局变动之际,普陀山听不到青磬红鱼的音声,恐怕就是这蛇王来讨山了,不过海潮的音声是永久不会断绝的呀!最奇观的是海潮拜浪,不管吹起甚么东南西北风,千步沙的海潮是始终不会随风转浪的,仍然是一波一波的扑向这一边来。有人说:‘这是海潮拜浪’,无情的潮水也知道朝拜观世音菩萨。如果遇见大风激荡,那千步沙的波浪,若雷轰云涌,眩目震耳,来若飞瀑,止若曳练,倏然万变,不可名状,笔者往往遇著大风击浪的时候,一个人溜奔到海边,站在千步沙石上欣赏这俗人难得一见的大海之奇观,那一种身心荡然的境界,不是笔墨所能形容于万一的。

 

一三  前寺山门永不开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前寺还有一件很值得一谈的事情,在这里应该追补一下,因为这件事也很少有人提起来讨论,所以容易遗忘了。那就是前寺的山门和其他的山门不一样,其他寺院的大门都是开著的,独有前寺的山门是永久的关闭著,陶渊明所说的‘门虽设而常关’,这不啻是普济寺的大门写照。笔者初到普陀山,遍游全山,七八十个大小寺院,没有一家的山门不是开著的,唯有前寺的山门老不开。笔者为了此事,也曾问很多本山的子孙(就是在山上出家的和尚),皆是‘语焉而不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甚么前寺山门永不开?查问的结果都是似是而非,问不出一个水落石出来。有一个老人对我说:‘这个山门要当今天子,皇帝万岁,御驾亲临本寺,方才可以开山门迎接圣驾,平时甚么人来也不许开的。’这位冬烘先生简直困在鼓里做梦,还在想有真龙天子出世,真是可笑又可怜。我说:‘现在是民主时代,那里有皇帝出世呢?如果百千万年,没有皇帝万岁来,这个山门也是百千万年紧闭不开吗?再问一句为甚么一定要皇帝来才开呢?’那位老修行,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人云亦云,最后还是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后来一直到笔者进前寺客堂任知客,常常陪游客们谈天,游客们无非是想知道本山的历史、询问对本寺各种不了解、有疑问的地方,往往游客们的问题就转到前寺山门上去了,‘请问大师傅,为甚么此地的山门不开呢?’偏偏我不知道这个来历,而他们偏偏要提出这个问题来问我,真是要命!我又不好用那个老修行告诉我的要等皇帝来才开的话,拿来答覆游客,因此没有办法答出一个所以然来,只好老著面皮,装著听不见,来一个‘顾左右而言他’,不过这不是根本解决的办法,如何把这一疑案打破,方好应付其他游客们的盘问。普陀山志我也翻过两次,也是找不出根据来,那只好借重神话传说:中国的各大名山,皆有他不可磨灭的神话历史,同时也是一个很有趣味的神话故事,笔者现在把从各方所探访查问得来的各种说法,以及和前寺山门有关的故事,综合起来写在下边,以供读者参考。

 

一四  观音大士游天台

 

话说南海普陀山的观音大士,有一天在山上忽然静极思动起来,想另找一个地方游玩一番,换一换新鲜的空气,想罢就登上山顶的最高峰——佛顶山,睁开慧眼,瞩目远眺,遥望天台山国清寺是一个风景幽美的地方,有很多的头陀和尚在那里来往不息。一定是我们一家人:‘好吧,我就去天台山上走一遭!’想罢一个飞步,跨过‘观音跳’(观音跳在紫竹林那一边,现有观音菩萨足迹,印于石上,传说观音菩萨是由此跳过海去的),来到天台山国清寺山门外,只见山明水秀,老树成荫;茂林修竹,绿草如茵,真是‘别有天地在人间’。国清寺里的五百个阿罗汉,他们每天三三两两的站在山门外,东张西望,希望有甚么善男信女的大心檀越,来山进香,可以广结善缘,随手布施金钱。他们一眼看见观世音菩萨,衣履整齐,威仪庄严,以为这一个有钱的大护法,一定有很多的金银与我们结缘,因此他们都拿起看家的法宝来了,把衣服兜起来一齐说道:‘阿弥陀佛,结结缘!’观世音菩萨以慧眼看出他们皆是活罗汉,应化人间,逢场作戏。一个个的活像真的,把观音围著化缘,他们也不知道彼此皆是一家人,更不知道是南海普陀山的大菩萨,简直被他们围得没有办法,菩萨只有笑而不言。最后还是国清寺的方丈大和尚,道德高尚,另具慧眼,他看这位不速之客,一定是那一座名山的大菩萨,下降人间游方度化的,因此赶紧上前,推开众人,打起招呼,合掌问讯:‘请问大德,是从那座名山而来?’观音大士也就答礼道:‘我是南海普陀山慈航普渡的观世音,今天特来贵山‘赏名山胜境。’那一班傻罗汉,一听说是观世音更加高兴起来:‘难得大菩萨光临敝山,使我们增光不少,一定在我们这个小地方,多盘桓几天,让我们这些小罗汉们供养供养大菩萨,我们大家做罗汉菜,请你吃我们的罗汉斋。’这就是俗人所说的:‘罗汉请观音,客少主人多。’

 

一五  菩萨造桥罗汉建塔

 

观世音菩萨来到天台山,东游西玩,不知不觉的已经玩了好几天,每天都有不少的罗汉请他吃罗汉斋,同时又看罗汉们不是刀耕火种,就是静坐参禅,不觉从心中生起一种敬慕心来,心想我在这里整天的受他们供养,实在有点过意不去,一心想要对这名山,有所报效,也好留一点‘圣迹’才不负此行。有一天对他们罗汉说:‘贵山虽有宽畅的大殿,但缺一座高大的宝塔,这是美中不足,不够庄严。我建议你们,能再建造一座宝塔,那就更壮观了!’其中有一位罗汉插嘴说道:‘本山没有宝塔,并不大要紧,最感头痛的是我们千丈岩缺少一座交通桥,实在太不方便,人家来来去去的,总要绕一个大圈子,在我看起来,不如先造桥,然后造塔。’观音菩萨,为欲成就这一件好事,便带著试探的口吻对他们说:‘造塔是供养佛的,众生见了礼拜旋绕,有莫大的功德;桥虽重要,可是塔也不能少,现在我们可以分头工作,你们五百位罗汉,共同造塔,我一个人来替你们造一座桥,好不好?’五百罗汉,一听此话兴奋极了,齐声说道:‘好呀!好呀!承蒙大菩萨不弃,发心帮助我们,这再好没有了。’菩萨又说:‘我们不妨来个竞赛,限定一夜之中,要把宝塔和大桥造成功,看谁的工作先完成?’罗汉们都是有大神通的人,这一点小事算得了什么,一致的答道:‘好!好!说做就做,今天夜里我们就干吧!’

 

他们两方面,各人心中皆有各自的打算,观音菩萨心想,要建筑一座高大的宝塔,一夜的时间看他们到那里运这些砖木材料来?我想他们是不容易竣工的,我只要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一座大桥就能造成功。罗汉们意谓:难道我们五百位大阿罗汉,输给一个观世音菩萨?俗说:‘双手难比四拳,你看,千丈岩的地方,有这样高,这么阔,而想造一座大桥,一夜的工程,不怕你有什么通天的本领,也是不能完成的。’因此双方皆存了轻估对方的心理,都以为自己有办法,了不起。

 

当更深夜静的时候,国清寺里送出清脆悦耳的钟声,大家也很熟习这是大众的号令(佛家的内行话叫做开大禁,就是招呼大众睡觉的号令)。罗汉们等到大家都睡了觉,便开始工作,他们这时大显神通,搬砖运石,搬的搬,砌的砌,忙得不亦乐乎,观世音菩萨为了好奇心驱使,躲在山凹里偷看他们如何建造宝塔,在黑暗中只见人头钻动,来来往往的忙个不休,他们真是神通广大,很快的时间,就把一座宝塔起得很高,真不愧是得了六神通的阿罗汉,不能再轻视他们无能了。这时观音菩萨忽然想起,自己是和人家比赛的,怎么老看著人家造塔,自己造桥的工作还没有动工,天已经差不多四更左右,如果再不动手的话,岂不是要打败仗了吗?他赶快的一个飞身,跨上高山,显起大菩萨的神通妙法来,两脚跨在‘千丈岩’的两岸,双手拉著两边山头,往中间合,说也奇怪,山上的石头见了他好像和好的面粉一样的柔软,两个山头,合成一起,就成为历史上千古有名的天台山上的‘石梁桥’。观世音菩萨,把桥造好了,外边的天还没有亮,再去看看罗汉们的宝塔,还没有峻工,菩萨忽然故意的和这班罗汉们,开一次玩笑,躲在山凹里学起雄鸡的声音,喔喔的啼个不休,罗汉们正忙得起劲的当儿,只有一个宝塔顶没有盖上去,忽然听到金鸡报晓的声音,以为是金鸡三唱五更明,不管工作完成不完成,时间一到就要住手,因此宝塔的顶没有盖上去,成为历史上有名的五百罗汉一夜建成的‘通天塔’。同时也有人说:‘罗汉的功德没有菩萨圆满,所以宝塔不能完工。’

 

第二天,天台山附近城市里的居民,屋上的烟囱都不翼而飞了,大家早上起来烧早饭,因为没有了烟囱,熏了满屋的烟气,弄得大家莫名其妙,没有办法,只好在墙上开个洞排烟,起初以为一家如此,那知全城皆然,每家屋项上的烟囱的砖头都没有,不知被什么人取去了,经过报告地方政府调查的结果,原来天台山国清寺忽然多了一座很高大的‘通天塔’。大家听了都涌了去看,宝塔的砖头很不整齐,大大小小,里里外外,黑黑白白,煞是奇观。这时大家才知道全城的砖头皆到了这里来造了宝塔,同时也都知道是天台山的五百罗汉显的神通,他们不但不怒恨,反而更加敬佩罗汉们的法力无边,因此习惯成了自然,一直到今天,天台山附近城市的居民屋上都没有烟囱,这也成为那个地方的风格,同时我们也多知道一点地方常识,这就是天台山地方没有烟囱的由来。

 

五百罗汉因为所造的宝塔,一夜未能竣工,成为千古遗憾!后来查明还是观世音菩萨暗中与他们开的玩笑,使他们工作不能完成,功亏一篑,这个玩笑开得真大,真是岂有此理!罗汉们心想你为什么到我们天台山来欺人,使我们五百人都被你愚弄,倒了架子,要我们当场现丑,今后我们有何面目见人?他们越想越恼,大家因此开了一次紧急会议,目的是‘南海普陀山观音菩萨欺人太甚,我们这次吃他亏,倒了架子,我们应该如何报复他一下?’其中有一位罗汉站起来建议说:‘他能到我们天台山和我们取笑,教我们倒了架子,我们也可以一齐到普陀山去闹他一个天翻地覆,方出我们心头之恨。’大家一齐答道:‘对!对!我们说去就去,乘著普陀山二月里是大香会期,二月十九又是观音诞,我们就在这时候去正好,乘来山进香的客人特别多,我们可以混进去,使他们人不知鬼不觉,我们可以看时行事。’说罢,纷纷的各显神通,腾云驾雾的直奔普陀山而去。

 

一六  五百罗汉大闹普陀山

 

话说五百位大阿罗汉,离开了天台山,一齐来到南海普陀山住下,他们都是化成挂单的穷和尚,衣服不整,破烂不堪,穷相毕露,甚至还有变五体不全、瞎眼哑口的丑和尚,更有什么十不全的疯颠僧,奇奇怪怪的无所不有。他们的目的是来破坏观世音菩萨齐整、庄严、清净美观的道场,倒他的架子,所以他们格外的装出那穷样子,坏形相来,看见香客就把破海青兜起来向香客要钱——化小缘,到处皆听见他们的化缘声:‘阿弥陀佛结结缘’,香客见他们可怜的样子,也还随缘乐助,拿出银子来分给他们;因此一直到现在,普陀山化小缘就成了风气习惯,大香会期间,各地都有很多的出家人,赶到普陀山来过香会期,化小缘。笔者在山上挂单时,有时也逢场作戏,跟著大众后边凑热闹,兜起衣服来向施主们化小缘,横竖不要我去叫唤,我是站在人丛中随缘的,看见香客走来,我们一字儿排起来,随著大家把衣服兜起,施主从我面前经过就随手拿出东西结缘,我们可以随手而得到很多东西,有的施针线毛巾线袜,铜钱钞票,种种不一。这种境界因为当时是罗汉在普陀山化小缘的,因此后人也就学起罗汉来化小缘,称这境界名之曰‘罗汉境界’,懂得佛法的施主们并且很恭敬这一班化小缘的乞士,恐怕这些人当中总有罗汉隐藏在里边,所以对他们不敢随便轻慢,这就是普陀山和尚化缘的由来。

 

有钱的大斋主,来山进香,打千僧斋供养十方云集来山的僧宝,五百罗汉来过堂应供,在未过堂吃饭以前,他们罗汉私下开了一个会议:今天我们去过堂,我们大家把罗汉肚子放下来大吃一顿,总要叫他斋堂的饭不够吃,也教观音菩萨失失面子,倒倒架子。我们也算报复他一下。因此他们五百个饿虎星下凡似的穷罗汉,念过供养咒后,就狼吞虎咽的、大吃而特吃起来,三碗不够,五碗不饱,七碗八碗仍然不肯休,这一批生力军打起冲锋来,不要三五分钟,把斋堂的饭吃得一干二净,结果五百人吃了五千人的饭还是不肯罢休,弄得大众不得下台,他们还是在斋堂闹著要饭吃,同时还说出好多不堪入耳的话来:‘什么四海闻名的普陀山,连我们这几个和尚来吃饭都不够吃,还称什么大菩萨道场呢?不把饭给我们吃饱,我们不走!’他们七言八语的闹成一堆,最后还是纠察师傅说好说歹请他们暂时出去,今天已经临时煮了好几大锅的饭拿来,还是不够你们吃,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明天打斋一定给你们吃饱。’‘好!明天饭再不够我们吃,我们就老实不客气的把你们的千僧大锅打掉。’说罢恨恨而去。观世音菩萨没有想到他们这一班捣蛋鬼来,以为是那里来的挂单的和尚,现在才知道是天台山的五百罗汉为欲报复前恨有意闹普陀山而来,他们来开玩笑,失了普陀的面子,闹得全寺不安,大众均在纷纷议论:‘这些和尚不知那里来的,他们真是罗汉肚子,吃得这样多,如果这样吃下去,我们普陀山还要被他们吃穷呢!明天打斋,他们又要来吃,不知需要几十石米给他们吃?不够还要闹,饭头师现在辞职,不敢烧饭,怎么办?’这时忽然有一个和尚来说:‘我愿当饭头,不怕他们有多少罗汉大肚皮来吃,我都教他们吃不了。’第二天果然这班饿虎似的穷罗汉,又在斋堂里打起冲锋来(军人抢著吃饭曰打冲锋,此语借用),可是他不知道菩萨已有了准备,这时的饭菜源源而来,无有缺少,吃得他们‘大腹便便’的不能再吃了,可是饭桶里的饭,仍然未曾见少,纠察师这时胆子也大起来,提高嗓子大声说道:‘请大家发心吃饭,开了一个饭店,决不怕大肚子,你们昨天没有吃饱的人,今天尽量的吃,不怕你有多大的肚皮,我们的饭菜,你们是没有本领吃得完的!’五百罗汉这时也知道观世音菩萨的神通广大,明知罗汉是斗不过菩萨的,因此他们也就一声不响的走了。他们走过以后菩萨吩咐把山门关起来,不许他们再来取闹,罗汉看见菩萨把山门关起来不准他们进来就说:‘好!我看你山门关到什么时候,你那一天山门开下来,我们就来要饭吃!’这就是前寺大门永久不开的由来,同时也是一个很有浓厚神话趣味的故事。后来大家才知道这一位饭头师,是菩萨现身的,所以才能对付五百位罗汉,最后才能把罗汉送走,恐怕今后再有什么罗汉们来开玩笑,因此就把菩萨烧的这一锅饭,罗汉们吃不了的陈饭,留下来渗进第二次新饭中,不论临时添多少人,都够吃的,从无粥少僧多之虑,如此新新相陈,一直到千百年后的现在,还是如此。这就是前寺参陈饭的出发点。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