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信仰 > 菩萨信仰 > 观音菩萨 > 正文

《南海普陀山传奇异闻录》(3)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20)

一七 书记师两谒圣天子 普陀既为名山胜地,又是菩萨应化,高僧辈出的古道场,当然是天下崇风,四海闻…

 

一七  书记师两谒圣天子

 

普陀既为名山胜地,又是菩萨应化,高僧辈出的古道场,当然是天下崇风,四海闻名。因此历代有不少的当今皇帝,御驾亲临。有的是游幸名山,欣赏海上风光,有的是专程前来,朝山拜佛,为太后娘娘还了心愿的。普陀自从开山到现在,也不知有多少当今皇帝,王公大臣,来山进香,朝拜观世音菩萨。

 

在过去皇帝出门,不是像现在总统出巡这样随便,因此万岁驾临普陀山时,也不是像现在总统游普陀这样方便了。过去皇帝到那一个地方,或那一个佛寺,圣驾亲临、那真是不得了的了不得,全山清洁运动不要说,就是预备铺张接驾的排场,也不知要费煞多少人的苦心,深恐有欢迎不诚,招待不恭之罪嫌。

 

有一次也不知是那一位皇帝万岁(忘记名字),御驾亲临到普陀山,在好多天前,地方官就派人通知普陀山普济寺的方丈大和尚,要他把全山整理清洁,合寺扫洒张灯结彩,欢迎圣驾,寺内大和尚接到通知以后,真是‘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喜的是万岁皇帝,亲自来山进香,使民众增信心,为名山增光彩;惧的是自己没有学问,深山里的和尚,不但没有见过皇帝,就是地方的县府也很少见过,如果对皇帝的礼貌上稍有不周,就有冒犯圣驾的罪名,为了此事,大伤了脑筋。

 

在万岁皇帝未来之前,普济寺方丈室开了一次高阶层会议,一方面筹划万岁来山布置欢迎的场面,另一方面就是大和尚不敢出面接驾。可是一国之主的皇帝来了,一寺之主的方丈和尚,怎么可以不出来接驾呢?可是这位大和尚,是一位老修行,平时在寺内,对住众们讲开示,讲得很好,然而一到大庭广众与大人物接谈时,他一句话也说不出。和尚虽然是方外之人,可是一国之君来了,不能不以礼相见呀!见面时一定要有问必答。要晓得在专制时代的君主面前讲话,如果有一言之差,重则名山变色,轻则有慢君之罪,事关全山僧众的安全,一定要推选一位能言善辩,胆识过人的和尚来,代替方丈和尚见驾。开会的结果,大家公推客堂里书记师代表方丈和尚接驾,这位书记师是中年出家,想当初也是政坛上一位风云人物,不但见多识广,而且博学多才;不但威仪严肃,而且相貌庄严,因此这位书记师有两度见驾,面论佛理之荣。

 

一八  假方丈见驾真天子赐衣

 

当皇帝的龙船从沈家门开进普陀时,书记师已率领了全山首领执事,早候待在道路的地方,恭迎圣驾上岸,随驾而来的文武大臣,都与这位假方丈行过合十的礼节,沿途道旁,香花结彩,欢迎圣驾莅临的场面,相当伟大,鞭炮之声,不绝于耳。皇帝看这位方丈和尚,威仪整齐,道貌岸然,相与言谈,佛典掌故,应答如流,真所谓‘有问必答,言必中肯’,不禁龙心大悦,认为这样的和尚,才不负名山的方丈,随传圣旨,御赐大和尚紫衣袈裟,并乐助斋粮若干担,全寺打斋供众结缘,万岁爷拜佛还愿毕,摆驾回京。

 

皇帝走了以后,躲在寺内的真方丈和尚,这才敢出头露面,同时也才放下心中的一块石头,他恐怕书记师有了差错,露出马脚来,那就罪过不小了,现在看书记师不但不辱使命,并且还得到皇上称许,御赐紫衣袈裟,真是无上的光荣!

 

书记师送驾走后,回来亲自将皇帝御赐的紫衣袈裟,双手捧进方丈室,献给大和尚,和尚一见书记师进来,很客气的让坐说:‘今天如果不是你帮我的忙,我真没办法应付这一场面。你不但为我解了围,也替名山争光不少,这是皇帝御赐给你的宝物,你受下来留作纪念。’书记师说:‘和尚,我在常住吃饭,替常住效力,是应该的,请和尚千万不要客气,紫衣袈裟,是皇上赐给方丈大和尚的,我非方丈,故不敢领受,还是和尚收起来,方为合理,将来可以永镇名山,以作纪念。’

 

一九  书记师二次接圣驾

 

过了一个时期,这位皇帝,不知为什么,又再驾临南海,拜佛进香,当然还是请这位书记出来代表方丈,前往道头接驾,照理紫衣袈裟,是皇帝亲赠的,皇帝来的时候,要把紫衣袈裟穿起来接驾,以表恭敬,不然就是看不起万岁,犯轻慢的罪名,可是这位书记师,他不是真方丈大和尚,当然不敢穿紫袈裟,因此马脚露出,险遭欺君之罪。

 

皇帝来到前寺坐下,看见这位假方丈没有穿他赐的紫衣袈裟接驾,因此便问他为什么不穿我赐的紫衣袈裟来接我呢?书记师这时不能再不说真话了:‘请我主仁王赐罪,我不是本寺的方丈和尚,万岁的紫衣袈裟,是赐给方丈和尚的,我不是方丈,所以我不敢穿。’万岁一听,大为惊奇的说:‘你不是方丈,你是何人?你的方丈,为什么不来见我?’书记师说:‘请万岁不要责怪,本寺方丈,是一位老修行,他一身苦修,只有领众焚修,从来没有下山与官场人往来。同时他讲话的口音,恐皇上听不清楚,所以怕冒犯了万岁,因此教我代表来接驾,还求皇上赦罪。’皇上说:‘你既不是本寺方丈,你是何人?’‘启奏万岁,我是本寺客堂里的书记师。’万岁不但不生气,反而很欢喜地说:‘你是一位书记师,有如此丰富的学识,周到的礼节,不是方丈,不穿我御赐的衣物,并把御赐送归方丈,不仗势越权。你不但是一位能言善辩的外交僧,而且也是一位忠厚正道的好和尚,我破例额外再赐你书记师一套紫衣袈裟,等我下次来山,你穿我的紫衣袈裟,来接我。’

 

其他丛林里请职事,先请书记,而后升堂主,书记师的职位,等同军营的准尉官一样的是一个起码官,挂了书记号,然后再堂主、后堂的升上去。可是普陀山前寺与众不同,请职事先请堂主,由堂主升书记,同时全寺只有一个书记位,没有两个书记,不像其他丛林,有数十个甚至一百多个挂书记号的执事。

 

前寺书记师是要经过皇帝敕封的,也就是上面所说的一段故事。书记师两次见驾,亲得御赐紫衣袈裟之由来,笔者在普陀山前寺任知客师时,亲闻同寮知客师对我作如上所述,所以各家有各家不同家风者,一定有他的来由。

 

二○  梵音洞中看来生

 

当笔者初到普陀第二天,就有一个老修行邀我去看来生,我问他到什么地方看什么来生?他说:‘在那里有一个石洞,有很多人都到洞中去看来生,如果你前世是个猪或是一只狗,那洞中就现出你前生来是猪是狗。’我以为他同我开心,我说:‘你为什么要骂人呢?’他一本正经的说:‘不是寻开心,我说的全是老实话,如果你前生是人,他洞中就现出人来。’我说:‘这明明是看前生,你怎么说是看来生呢?’他说:‘也可以看来生的,只要你祝告一下,愿意要看自己的来生,那洞就现出你来生的形相来,或者生天道,或者变牛马猪羊,就看你现在为人如何而定报应。’我问他离此地有多远的路?他说要跑一两个钟点,我说:‘我不去看,我不相信这些鬼话。’因此就不曾随他们去看什么来生和后生,后来住久了,才知道这就是梵音洞。

 

提起梵音洞来话就多了,大家都知道观世音菩萨有三十二应身,是‘千处祈求千处应’的菩萨,所以法华经上说:‘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这是说只要我们真心诚意的祈求菩萨,菩萨定能有感则通,随愿所成,显现色身圣像给我们看,所以凡是来山进香的善男信女们,都想要一睹大士应现的圣像为快,因此大士为欲坚固来山进香的善信们对佛教增加信念,同时更可以化导顽愚,改恶向善,所以梵音洞中,化现圣像随人所见不同,有很多善根深厚的居士大德们,都能看到各种圣像。据说过去山志纪载菩萨是在潮音洞现身的,不知在什么时候改为梵音洞了,近代来山的香客可说没有一个不往梵音洞看菩萨现身,至于能否一一见到,那是另一问题。

 

这不是提倡神话,历代有不少的缁素大德,文官武将们,亲目所见菩萨在山涧洞中,或放大光明,或现诸神变的奇异瑞应,那是不胜枚举的事实。我们在普陀山时常见到菩萨在山上显圣的记载,后面会慢慢的说到。

 

二一  九龙殿明太祖登位

 

普陀山三大丛林之一的法雨禅寺,又名后寺,创建于明朝万历年间,其规模之宏伟,建筑之新颖,房舍之整齐,树林之郁茂,比较前寺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大殿不及前寺雄伟和神异,后寺大殿只有四十九间大,(前寺八十一间大),俗称九龙殿,就是在大殿正中顶上雕刻了九条金龙,蟠绕在上面,雕刻精致,神形毕露。据说这个九龙殿是明太祖朱元璋(洪武)曾经在此地登过位的(他曾在皇觉寺出家为僧),故有九条金龙,悬绕宝殿之上,这就是九龙殿的掌故。

 

二二  无用的万斤大锅

 

法雨寺还有几件事物值得向读者介绍的,例如大寮里的万斤大锅,能煮二十四石米的饭,可以想见当时住众之多,香火之盛了。那个万斤重的千僧大锅,现在已常年不用,因为锅大僧少,杀鸡无需动牛刀,所以英雄已无用武之时了,只有供游客们参观、善男信女们去拜拜;同时还有人掏出钱丢到锅子里去,其用意何在,笔者也不详细知道。还有紫衣龙袍圣诏旨敕等,谓为镇山之宝,前后寺皆有历代帝王御笔字和刻的御碑等纪念物,后寺尤其还有一对乾隆皇帝御赐的龙蜡烛。一直到现在还保存不坏,经太阳曝晒也不会溶化,可以说这也是一件无价之宝,以供游客们参观欣赏。

 

二三  五部龙藏镇普陀

 

佛家最贵重、最需要的,就是三藏十二部的经典,因为佛教异于他教,佛教是学问的宗教,拥有九千余卷的大藏经,可以来供教徒们研究。

 

即使在社会上,不管他是那一阶层,不论他是信教不信教,可是每个人都晓得佛教的经典众多,教义崇高,其他的宗教是不能望其项背的。佛教的经典,不但专为佛教徒所重,同时亦为政府重视,佛经素有‘东方文化宝库’之称,因为它——藏经——是道地的一部万有文库,其中包括了宇宙万有一切学说在内,而且更超出一切学说之上。因有如上的重要性,所以当初佛教的全部大藏经典,皆是由国库支付印成的,那种制版装裱的精致美丽,并不是现在的洋装书和精装书所可望其项背的。

 

由国家出版的藏经,称为‘龙藏’,如果那一个大寺院能请到一部皇上的‘御赐龙藏’,那真是无上的光荣,所以国内有名的大寺皆请得一部龙藏,作为镇山之宝。

 

普陀山既称四大名山之一的圣地,藏经当然是不能缺少的了。普陀山共有‘御赐龙藏’五部之多:前寺两部,一部南藏,一部北藏;后寺也有两部;佛顶山一部;这五部藏经,就是普陀山的镇山之宝。除此而外,另外小院庵里还有日本的续藏,大正藏,双泉庵有一部频伽藏,悦岩庵有积砂藏等,因为经典是出家人的精神食粮,大凡一个学问广博,道德崇高的僧人,他的人格的修养,智慧的启发,皆是由读诵大藏,如法修行,体证而来的。在普陀山阅读藏经,而为大德高僧者,可以说是代不乏人,远者不说,就以近代佛门中几位权威人物来说,如谛闲、印光、太虚诸大德皆是潜心大藏,而入般若三昧,成为一代的大师。谛闲阅藏,而中兴天台,大弘法华;印光在法雨寺三十年不下山,一部藏经,三翻详阅,后为净土宗的十三代大祖师;太虚大师在山闭关三年,阅六百卷般若经,大开圆解,体悟文字三昧,辩才无碍,结果名震寰宇,学贯中西,发扬东方文化,为新佛教的运动领袖,成为近代佛教界最伟大的一代大师。

 

又如印顺法师(现在台湾),他就是在佛顶山阅藏楼,深入经藏,才有今天的‘智慧如海’的超人慧解。不知东方文化的宝库,镇山之法宝的五部龙藏,至今是否安然无恙?

 

二四  日僧与海盗欲劫大藏经

 

清朝顺治初年,海寇阮俊与日本僧人,曾合谋,硬将明朝万历四十九年,皇上所赐的大藏经载往日本,当时普陀山僧照中,率领数百僧人,到舟山求见,哀告不已,请求将藏经留下来,阮寇怒曰:‘汝欲得经,当向龙宫水府中去求见!’遂装运东洋,舟行至海面,忽有大鱼挡舟,不得动者数日,这时不怕你是什么江洋大盗,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可是丝毫没有能力和菩萨斗法的,只有大败认输,投降悔过,硬行是行不动的,最后还是此路不通的向后转,仍然把船开回来,不到半天的时间,舟达码头。山上的和尚,得到这个消息,真是喜出望外,欢呼若狂,迎接法宝回山,仍旧安放于藏经楼。

 

二五  珠宝观音也是不肯去

 

后寺最后最高处有一座珠宝观音殿的设备,精致庄严,巧妙美观,可为全山之冠,同时也是全寺的重要一角。所以特别装饰得清洁整齐,小佛龛中的大士像,高约五六寸,有一颗最大的奇珍珠宝嵌在胸部,珠光耀目,上下头脚是金子塑成的,我们从这些地方可以看出从前人的供施之丰了;同时佛前供桌所陈设的物品,以及左右墙壁上挂的山水字画,皆是最上等的奇珍异品。关于珠宝观音,还有一段故事,这里顺便提一下,据说珠宝观音最初是在前寺供奉的,不知清朝那一年,有一个日本人来山进香,游遍全山,大小寺院,各家所供的大小佛像都看过,最后看中了这尊珠宝观音圣像,既珍贵,又精美,真是不可多得的一件宝物,这位日本人和慧谔禅师一样,既酷爱佛像,又贪其至宝,由羡慕而贪恋,贪恋不舍而起盗心。所以他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就轻轻的把这一尊珠宝观音像偷藏起来,即刻就下船东渡日本而去。谁知船开到不远的地方,就发生障碍,无论如何也不能使船开出海面,离不了普陀山,结果远远的在普陀山四周围兜圈子,一连几天皆是如此。这时那位盗珠宝观音像的日本人,也因此寒心起来了,不消说这一定是观世音菩萨不愿意东去日本,有意向这位贼骨头开开心,横竖你逃不出我的掌握,看你到底如何?不得到我的同意,你虽想偷走,而你的船是开不走的;结果这位日本人也知道自己不对,不应该偷盗名山的宝物,尤其是名贵的佛像,他良心发现跪在船头上,望空祝祷说:‘菩萨!弟子现在知道罪过,不应该偷盗名山珍贵圣像,带回日本供养,因此触怒大士,使我的船开不出境,不过我现在仍想把圣像送往前寺,恐怕前寺主人对我难堪,很无颜面再去,恳求菩萨慈悲,让我把圣像转送后寺供养好吗?如果菩萨哀怜见允的话,我的船就可以直接开到后寺山门外海边。’说罢望空拜了几拜,下令开船,说也奇怪,这只船好像有人主使似的,自动的便向后寺的方面而行,很快的就到了目的地停下来,所以日本人就把这尊珠宝观音像,很恭敬的送到后寺,造殿供奉起来,从此这尊珠宝观音,又成了不肯去的观音了。

 

二六  张学士等目睹圣像

 

元成宗大德五年,有集贤学士张逢山者,诣潮音洞,见观音大士相,仿弗在洞壁间,次至善财洞,童子倏现于顶,止瑞云中,复视大士宝冠璎珞,手执杨枝,护法诸神翼卫于前,张率众作礼,祥光满洞,良久乃隐。

 

明洪武二年春,漕使孔信夫,权盐于昌国,王国英,薛国奇,佐其同行,夏四月道经普陀洛迦山,礼大士于潮音洞,慈相涌现,金光灿然,宝珠璎珞之庄严,天香霞气之芬郁,大众仰观,莫不叹异。

 

二七 老人睹圣像献身终余年

 

清朝有一僧人行义,由长安荐福寺,来朝南海普陀山,真是跋涉万里,备受艰辛,他偕同云水僧七人,雨中炷香潮音洞,虔诚恳祷,愿睹大士慈容,久之忽见洞中,现五色光,光中有大士立像,旁有白鹦鹉像,庄严妙好,其他僧人也能看见,但种种不一,良久方隐。

 

又有一个张君汉儒,是直隶州人,曾经患大病症,弥留多月,有一天梦三梵僧,以手摩其腹,立愈,遂发愿朝拜四大名山。一日朝至普陀山,拜谒大士毕,出洞欲归,见一老人,因与相谈,老人说:‘我看你先生很远的路跑来的,是不是想要看看大士现身呢?’张曰:‘我四千里路到此,若得一睹大士圣像,死无憾矣。请问老丈有什么方法才能使我看到大士慈容呢?’老人曰:‘只要虔诚至祷,当有所睹。’因此张与同辈十余人,跪祷之,忽见洞口有金光,老人曰:‘大士出矣。’众人注目谛观,毕见大士,自石壁中出,唯见侧面。又祷曰:‘既蒙大士现身愿睹正面顶礼,以便归去摹塑尊像供养。’大士既又背洞面海,去人呎尺,绀发鬈鬟,高颧隆准,衣绿色,半身在云气中可见,大众欢喜稽首,一举头顷,入石壁中去矣。老人云:‘始余亦以得遇大士现身,故舍身于此,供洒扫之役,在此日久,屡见圣容。’各种有关书中记载,在普陀山看见圣像的人之多,真是繁不胜记了。

 

二八  睹牛形宰牛人回心向善

 

菩萨现相也不是随便而现的,有的是国王大臣,因为他们看见菩萨显圣给他看,他们能够保护佛法;或者是大富长者,他们相信佛法以后,就肯发心布施财力来弘扬佛法;或者是大恶人,因为他看见圣像或不好的形相,他能改恶向善,回心转意的做一个善良国民;或者是大修行的人,那是他的感应道交,所谓:‘菩萨清凉月,常游毕竟空,众生心垢净,菩萨影现中。’普普通通没有佛缘或没有善根的平常的人,还是看不见的多,看得见的少。不过无论你看得见看不见,在当时那一刹那间,至少你的心是干净的,这一念清净心,就种下一点善根。所以笔者以为还是去看看,有益无害,如果不信,现在可以举一个例子来证明一下。

 

上海有一个初信佛教的人,他过去是个无恶不作的人,平日宰牛为业,虽然皈依了佛教,仍然恶习难除,因为他是闻印光大师之名,而皈依印老的,有一次到普陀山进香,听人说到梵音洞去看前世,所以他也跟随人一道去看,旁人看到的都是各种不同的佛菩萨,唯有他一人看到的与众不同,他看见一只黄牛在洞中很痛苦的样子,悚然不安,他心想很奇怪,难道我前世是一只牛来投身的吗?他回到寺中把所见的告诉印光大师说:‘师傅!我今天到梵音洞中看前生,不知什么缘故,我看见一只很大的黄牛睡在洞中,师傅!难道我前世是一只黄牛吗?’印光大师听过以后,停了一下,轻声的说道:‘这倒不是你前世,而是你的来生,恐怕你死后要做这只牛;你杀过牛没有?如果你杀过牛的,那是因果难逃。’那位居士一听说他死后变牛,即吓得魂不附体的冷汗直流。自然而然的两只脚跪了下来,请求师傅救他。大师说:‘这还是你有善根,所以菩萨才现给你看,你老实告诉我,你杀害多少生命,我可以在佛前替你求哀忏悔,同时你还要请僧超度你的冤家债主,发愿从此以后,痛改前非,不再杀害生命,并且年年买物放生,以赎前愆。你能依我的话改过自新,发露忏悔,从此努力为善,才能保持你的人身,不然的话,就是观世音菩萨也无法救你。’那位宰牛的居士,深恐死后变牛被人家宰杀,所以印光大师对他说的话,无不一一应承,从此这位先生不但不存坏心做坏事,而且成为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凡有利益人群的事,他是无不热烈帮忙的。我们从这个例子看起来,就知道菩萨放光现相皆有很大的道理的。

 

二九  章嘉活佛睹相放光明

 

民国以来,有不少的达官名流,善信护法们,亲睹圣像,上至国家元首(如  国父中山先生),下至贩夫走卒,只要与佛有因,与佛有缘,虔诚恳祷,菩萨皆能随愿应现。抗日胜利后,民国三十六年农历闰二月十一日,就是现任总统府资政、中国佛教会理事长章嘉大师,到普陀山,先往前后寺庙参拜观音菩萨后,再到梵音洞,当时有前后寺的知客均陪同前往,及其同来随员共十九人,大家向洞礼拜后,洞口忽然放光一道,就在光中现出观音大士金身色相来,同来大众,均能看见,另有本山警察所长陈世初先生,随护在侧,也是一同亲见大士现身,莫不欢喜,叹为稀有。那时笔者也在普陀山住,不过没有陪同前往,惜我无缘睹此瑞相。在三十八年我和一位补给区蒋司令等也看见过一次,是一尊坐像,白面红身,还是蒋司令看见的。至于有没有人看见菩萨从光中化现种种色相,那恕‘弟子根行浅薄不曾见’,不敢打妄语,自欺欺人。

 

三○  王富翁见观音改邪归正

 

记得一位居士告诉我,广东有一个王富翁,他是银行界钜子,本身是信仰基督教的,他太太有一个妹妹是信仰佛教,所以她常常劝她姐姐和外甥女同到普陀山进香,并说梵音洞是如何的灵异,很多的人看见菩萨现身,她们为好奇心所使,横竖有的是钱,因此也随她的妹妹到普陀山来玩玩,她们到梵音洞,真的看见菩萨现身在洞中放光,他的小姐是一个大学生,看见这种不可思议的圣像,也就生起信心来了,同她的母亲回到家中从此供起观音菩萨的像,朝夕礼拜不息。这位富翁很奇怪,最初劝她们母子信耶稣,她们不信,现在忽然相信佛教,查问之下,原来是在普陀山看见观世音菩萨显圣的。那富翁不相信,认为没有此事,他太太对他说:‘你不相信可以亲自到普陀山梵音洞看一下,你就相信我的话不错。’他说:‘那里真有此事?我信基督教很多年也没有看见过上帝,你们不信佛的人怎么可以看到佛?如果我去亲眼看见,我就不信耶稣,改信佛教。’他的太太极力撮合他到普陀山去看一下,果然,他到梵音洞也是一样的看见菩萨放光现相,给他看见种种的菩萨像,所以他回来后特别欢喜,由信耶稣而改变信仰佛教,同时以全力来拥护佛法,并且还劝化了好多银行界的朋友来皈依佛教。

 

三一  傅星垣见观音独资重建观音庙

 

广州市光孝寺街,有一间很小的观音庙,街坊邻里之中,有一个中医生叫做傅星垣,他平时对于金钱,未免吝啬一点,这也是人之常情,殊无足怪,但他忽然肯拿出八千元来,修理观音庙,这其中有一个值得一提的原因。

 

傅星垣起初不过是一个先天龙华之徒,但其女傅二姑,自从皈依宝静法师之后,天天去听讲经,自然深通佛理,竟能把她父亲说服了正信三宝,有一次他父女和子侄们,要到宁波观宗寺,拜访宝静法师,顺道游历普陀,于梵音洞前,亲眼看见观音菩萨,生相之庄严,妙绝人寰,放光现瑞,不可逼视。他们父女们,一见之下,纳头便拜,从此傅星垣,便真正发心了,竟拿出八千多元,修理光孝寺街的观音庙,并请法师说法,庄严道场,欢迎四处的信众,念佛礼忏,他的全家和亲属,全体参加,傅星垣本人没有一晚不到场的,法会之胜,可说是得未曾有,这分明是观世音菩萨现相之后,所得到的成果。

 

三二  三女诚心拜梵音各人所见皆不同

 

莫正熹居士说:我也曾参加过观音楼念佛会有一年之久,认识了不少的佛教徒,其中有一个妇人,是广东高州籍的,其本身是姓莫,与我同宗,也可以说是我的姊姊了,她亲口对我说过:在两年前,因为环境甚为困难,丈夫失业,儿女要读书,借下人家的钱,无法偿还,她天天到观音庙来,求菩萨大慈大悲,保佑她中一次奖券,果然她中了八千多元。于是把旧债还清,儿女的学费也有了著落,为感谢菩萨的深恩,便到处逢人说项。一天正遇著傅二姑,说及普陀山观音现相之事,又想去朝普陀山,无奈中奖所得的钱,除使用以外,所剩无几,她又天天去禀求观世音菩萨,那知又中了第二次的奖券,于是马上搭船由广州到上海去,在上海又找著两个亲人,一同到普陀山。她们三人,跪在梵音洞前,称念观音圣号,念过约有六小时之久,若不是信心坚固,便是如入宝山,空手而回。她们虽是女流,但发愿若不见观音,誓不回头一步,大约在下午四时左右,果然梵音洞里,帐幕拉开,像戏台一般,显出个高大庄严的观世音菩萨,放大光明。但说来又有些奇怪,她左边的女人,只见著一位太太,有一个婢女,拿著张椅子给台上的太太坐,又端上一杯清茶。而莫姓右边的女人,看见一个神牌位,随后又见到一只小狗,跑来跑去。

 

她们又听说,佛塔有舍利,会放光的,于是从晚上八时,一路念佛,念到四更时候,忽见塔顶,露出一点星光,越来越大,照见塔的全身,又照到地面上,那时满山的佛徒,都由梦中惊醒,一齐念佛,竟至佛光照遍全山,随后逐渐收缩,只剩得塔顶一点星光,天就亮了。她们一日一夜,辛苦疲劳,总算得到了报酬。第二天,她们要去游山玩水,所不能忘怀者,就是观音现像的地点,她们要去看过明白,于是攀上梵音洞的石头,实地考查,以穷究竟,但见观音现身的地方,绝不稀奇,只有大石一块,石上有三处裂缝,长著小树和青草,绿油油的随风波动。她们觉得菩萨的威神,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明明是块大石,怎么又会现出容华绝代的观音菩萨来呢?

 

三三  姊妹双双归佛化

 

莫老继续又说出一段事:香港庇理罗士女书院,和皇仁书院,是同样出名的学院,有一个姓庞的女子,在该女书院读书毕业的。

 

她闻普陀山有观音现相之事,就从香港跑到上海,她有个妹妹,庞小姐,正在上海启明学校读书。启明乃是基督教会学校,妹妹庞小姐,在校多年,薰陶浸润,对于那一种教,未免倾心信仰,满拟于一周后,正式洗礼,如今姊姊从远道而来,目的在于要见活观音,不禁嗤然一笑,以为姊姊真是梦里做人,迷信消极,与普通愚蠢的老婆婆,同一见地,但她们都是知识份子,当然你有你的舌剑,我有我的唇枪,于是姊妹之间,竟抬起杠子来,做父母的不能为左右袒,但是做姊姊的一定要妹妹陪她一同去游普陀山,而做妹妹的一定要姊姊不要去拜偶像,双方争辩,未定输赢,竟然互相立下了约法三章,庞妹妹说:‘假如我陪你去朝普陀,真的见到观世音,我马上就跟你信佛,假如大家都见不到的话,你要与我一同洗礼。’庞姊姊答应了。双方还订下了好些条件,这才买舟前往,双双俪影,跪在梵音洞前,口中不断念念有词。果然,帐幕开了,现出一位光华灿烂,艳绝人天,德相庄严,千花现瑞的观世音菩萨。菩萨神通广大,大抵早就晓得她们二人是打赌而来的,是正邪分界之时,所以从前现相,多数都是一位观音,未免清淡寂寞了一点,今回庞家姊妹到来,竟现出一二十个罗汉相来,好像走马灯一样,合掌绕佛,这个镜头,比平剧的天女散花还要精彩多哩!至于说到罗汉,读者也许见过吧!有人家书房里的壁间,不是也有挂著纸画吗?罗汉有高的有矮的,有肥的有瘦的,有俊美少年,也有突兀怪相,还有单眼的,歪嘴的,跛足的,千奇百怪,不可名状,庞氏姊妹,越看越出神了,叹为观止了,自然而然的五体投地,真是心悦诚服,钦崇极了,于是姊妹二人,皆大欢喜而去。庞小姐到家以后,一五一十,禀告她的双亲,拿著她从前认为天经地义的厚皮书,化作千万分,付之一炬,从此奠定她超凡入圣,度己度人的基础了。

 

男婚女嫁,本来是人之常情,何况尼山圣哲,早就认为天经地义,然而庞小姐,夜夜思惟,很精确的考虑,与其投降为管家奴,曷若清静自居,做大菩萨?从此跟著姐姐,研习教典,皈依于海仁法师座下,成为升堂入室的弟子了。

 

海仁法师,德高望重,学问精深,曾于民国二十二年,到过广州西关弘法,宣讲首楞严经数月,每日下午三时,还要他的女弟子复讲,佛门叫做‘讲小座’。那时,本人适在公评报做事,俗语说:‘满瓶不动半瓶摇’懂得一点佛法,半通不通的人,特别喜欢卖膏药的,因此公评报的馆长、秘书、编辑和采访员,都受了我的影响,我请他们试往复讲法会一趟,听听女子说法,他们好奇心胜,果然西装革履,橐橐而来,法筵开处,庞家姊妹,舌灿莲花,狮吼坛场,中西合奏,天乐齐鸣,公评报的人,从来以为自己有生花之笔,倚马之才,如今听到庞氏姊妹,言言金玉,字字珠玑,认为得未曾有,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回去之后,曾向我问道:‘老莫!你会说得那么好吗?’我答道:‘我不过是东剽西窃,还未嗜到法海之一滴,怎敢拿来比她?若要比她真是千分不及一,百千万分不及一分了。’

 

话又说回来,庞家姊妹之所以能够折服知识份子者,其动机还是在于观世音菩萨,若不是观世音菩萨现身,又怎能有那么大的成就呢?然而上头所说的话虽然是千真万确,但观世音菩萨,怎样有那么不可思议的辩才呢?凡是信佛的人,对于观世音菩萨,是怎样成道,应有寻根问底的必要,若只是天天去拜观音,求观音,不如想个办法,要自己去做成一个观音,儒书亦有说过:‘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又说:‘文王我师也,周公岂欺我哉?’佛教的道理,根本就与儒家同样的主张,那么,假如我要亲自成为一个观音,又须要什么手续呢?那就欲知其详,且待下回分解了。

 

(以上三个小题,是莫正熹老居士,在人生月刊上发表过的,因这三题皆与普陀梵音洞有关,再版之便,一并加入,作者不敢掠人之美,特此附识。)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