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信仰 > 菩萨信仰 > 观音菩萨 > 正文

《南海普陀山传奇异闻录》(5)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20)

五○ 现感应念咒治病 小沙弥如此一连苦了三天三夜,三天之中,没有吃一粒米,没有喝半杯水,还是无人…

 

五○  现感应念咒治病

 

小沙弥如此一连苦了三天三夜,三天之中,没有吃一粒米,没有喝半杯水,还是无人前来问津,因为这个地方附近没有人家居住,所以他一连敲了三天的木鱼,连小孩子都没有一个跑来看他一看。小沙弥到这时候认为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所以万念俱灰。可是往往没有办法当中,忽然又会‘柳暗花明又一村’。却说离此约有一里多路,有一个大富贵人家的太夫人,生病数年,卧床不起,医药罔效,无法治疗,她因此度日如年,总希望有人把她的病治痊愈,无论化多少钱,她都愿意拿出来。有一天睡在床上听到远远地有人敲木鱼子的声音,她听到了这个声音,心中就感到无上的安慰和愉快,好像忘记她的病苦一样,所以她特别的认为稀有,认为这个打木鱼的人,一定就是无上医王。因此叫了两个佣人,去寻这个敲木鱼的人,一定要把他请来为我医病,我的病这个人一定会医得好的。两个仆人跑了很久,才在水边看见一个小沙弥坐在那里面朝著流水,手中敲著木鱼子,一字一鱼的在那里闭目念经。两个仆人跑向前问道:‘小师父!你会看病吗?我家太夫人生病多年,没有一个大夫能看得好,我家老太太叫我来请你去替他看病。’小沙弥说:‘我是出家人,不是医生,从来没有学过医道,我那里会看病呢?你家老太太有病,应该去请医师呀,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呢?’仆人又问道:‘你这位小师父坐在这水边,敲鱼子做什么的?’‘我在这里化缘建丛林!’小沙弥想建丛林的心已成了一片,所以他对什么人也是这样讲。‘这里又没有人家,你向什么人化缘呢?难道你向水中海龙王化缘吗?你不要发呆,我家老太太听到你敲木鱼子的声音,她心中非常舒服,一定要请你到我家中坐坐,如果你能把我家老太太的病医好了,那你化缘要多少有多少。’小沙弥听说有人出钱,同时也有几天没有吃饭,虽然自己不会看病,或者菩萨怜我之诚,有了感应也说不定,因此就随著两个仆人来到这位生病的老夫人家中坐下,仆人进去禀告以后出来说:‘老夫人有请!’小沙弥就随著仆人走进太夫人的病室,说也奇怪,老太太一看见他,病就减轻了不少,再问小师父会不会看病,他说我没有学过医科,不会看病,老太太又问他会念什么经?他说:‘我出家没有几年,也不会念什么经!’‘那末你会什么呢?’‘我会念大悲咒,其他什么也不大会。’老太太说:‘我听到你的木鱼子声音,我心中特别好过,就请你念大悲咒吧!’因此小沙弥就一字一鱼的诚诚恳恳的念了几遍大悲神咒。真是佛法无边,老太太的疾病忽然好了,一点痛苦也没有了,如同好人一样的,连她自己也不相信她的病会好得这样快,这一喜真是乐也无穷,认为这个小沙弥就是活菩萨应化,特为前来救她的病苦的。

 

五一  报佛恩太夫人独资建寺

 

老太太病愈之后,精神特别好,把小沙弥当为活菩萨看待供养,吃过午饭后,老夫人就开始问道:‘小师傅!你是从什么地方来此的?为什么要在那个小河边敲木鱼子呢?’小沙弥说:‘我这次是从南海普陀山下来的,目的是下山化缘,想在普陀山最高的地方建筑一个大的丛林,供养十方朝山的僧宝,可以安单办道,那知年轻福浅,苦化了三年,没有一个人发心出钱,所以我最后请菩萨指示我应走的方向,我把木鱼投入水中,听其所之,流奔到那里停止不流,我就在那里住下来化缘。后来到了此地,木鱼子就不肯随水流去,所以我就在此地化缘,一直到今天也还没有一个人肯出钱。’小沙弥说到这里,一阵伤心,不觉掉下泪来了!

 

老太太一听他是南海普陀山下来的,又是经过菩萨指引才到我这里来,这位小师傅虽然年轻,可是为了此事吃尽千辛万苦,我的病又是他念经治好的,这明明是菩萨指引他来替我治病,救我脱苦的,我应当知恩报德,尽我的力量,到普陀山建寺,以报佛恩,因此对小沙弥说:‘小师父!请你不要为此操心,我现在病已经好了,我可以尽我所有的力量,来帮助你完成你的心愿,你也不要再向外化缘了,一切皆由我来负责,你回到佛顶山搭一个茅蓬,你就在那里每天念佛看经好了,不日我会派人到佛顶山看地方,替你建筑丛林。’小沙弥听到有人负责,替他建寺,这一下子可把他乐坏了,默念了两声‘南无观世音菩萨!’真是菩萨不负苦心人。他依了老太太的话,回到山上搭起一间草茅蓬,住下来每天敲木鱼子念佛。

 

自从小沙弥回山后,老太太写了一封烧角急信给他在朝为官的儿子,大意是:‘为娘疾病转重,朝不保夕,望儿见信速返,早来三日还相见,迟了不得见亲娘。’因为她的儿子在朝做了很大的官儿,并且还是一位孝子,得到他妈妈这封快信,火速连夜赶回来看他妈妈的病,那知赶到家看见他妈妈好好的在家里,一点病也没有,心中不免怀疑起来,经过他的妈妈把最近菩萨显圣,有一小师傅来念经救活她的命的事说了一遍,她的儿子这才明了,老太太又说:‘为娘为了此病,已经在病中许下大愿,发愿到普陀山独资建寺,现在你到普陀山去一下,领土木工程师先到普陀山最高的山顶上察看一下地方,择一平地,然后回来依据地势把房子在山下做好,再用船运到山下海边,搬运上去,就可以上梁盖瓦。’她的儿子是一个孝子,妈妈的话那敢不听!横竖家中有钱,来满他妈妈的心愿,赶快带领土木匠人,到普陀山会同小沙弥察看山地,择日开工。

 

五二  乘愿再来有志竟成

 

因为山高路远的关系,加之工人众多,那时山顶上连吃水都没有,工作的人不能在上面工作,所以老夫人的远见不错,在家中一切雕刻的木料,以及应用的砖瓦石头等,皆在底下做好,用大船运至普陀后山,然后再到山上把地基打好,就可以上梁盖瓦;如果一切木料要从前山道头上岸,化费的时间工程太大,同时这段山路也特别难行,因此决定从后山海边上山。那一天真是菩萨感应,适有福建的鱼船几百只停在后山海边,顺便就请了几百只鱼船上的渔民,一齐帮忙,人从海边站立,一个人靠一个人,一直站至山顶上。就用如此传递的方法,把船上的木料砖瓦接上去的。因此直到现在,凡是福建的鱼船到佛顶山吃饭不要钱,以此为酬。

 

当开筑地基的时候,忽然从地下掘出一个老人的木偶像来,就同这个沙弥祖师面貌一模一样,因此大家才知道这位小沙弥是那位老人乘愿再来,兴建丛林,完成他老人家的宿愿。经过数年时间,吃了很大的辛苦,结果有志竟成,达到目的。笔者初到佛顶山祖堂里看见当中供著两个一样面孔的祖师像,最初我以为是兄弟两个同在一处出家的,后来看普陀山志才知道一个是从地下掘出来的,一个就是现在的开山的沙弥祖师。

 

因为他是沙弥出身,所以佛顶上一直到现在,沙弥可以挂单,按佛家的规矩没有受过三坛大戒,没有戒牒,丛林里是不挂单的,因此沙弥到前后寺挂不到单,就到佛顶山去挂单。不过沙弥始终是沙弥,没有研究过经典,也不大懂得佛法,有的地方立的规矩不合佛理,例如每天早晚殿功课完毕要拜四十八拜的愿,那些菩萨名号之中,还拜什么玉皇天尊菩萨,因此,一直到今天,仍然如此的拜著,该寺的住持还是依著老祖家风,不知道把它纠正过来,堂堂的菩萨比丘,拜起玉皇上帝来(天宫),你看笑话不笑话?他是沙弥,我们不是沙弥,为什么堂堂比丘一定要跟著沙弥学呢?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笔者住在佛顶山的时候,朝晚拜愿,他们拜天宫,我拜佛号。今后笔者希望身为佛顶山住持的大德,赶快把这一条改正过来,以免贻笑大方!

 

五三  佛顶山水瓢观音现真身

 

佛顶山还有一件事,值得提一提的,那就是‘水瓢观音’。观音大士是随类化身,只要我们对佛菩萨具足了坚定的信心,最后的结果是功不唐捐;菩萨是千处祈求千处应,随众生应现色身,有感则通的,不信且看佛顶山的水瓢观音的故事。

 

三十八年重阳节,普陀山驻的最高机关是浙东行署,那一天有很多的长官上了佛顶山,作重九登高之游。笔者那时陪同行署主任俞济民将军,军务处长袁建勋先生等同游佛顶山,该寺住持庆规和尚,设斋招待,饭后有人提议要看水瓢观音,在平时是用电筒或灯火照进去看,可以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铜水瓢连柄供在桌上,还用最好的木料做成二个小佛龛子,是宝塔式的,上面刻有一卷金字的普门品,水瓢是从上面放进去的,普通人是不能拿下来看的,那天因为人多,同时皆是军政要人之流的知识阶级,所以笔者提议把龛顶卸下来,把水瓢拿出来让大家看个痛快,免得不信者有所生疑。那时,由笔者动手把水瓢观音请来让大家开眼界,菩萨圣像是现于铜水瓢柄上,似乎像童女像,神光奕奕,令人见了肃然起敬。因为大家不知道水瓢观音的来历,所以就一定非要问一个水落石出不可,由该寺住持告诉我们:这是不多年的事—约在二十年前,大寮里(即大厨房)有一位茶头师(即烧开水的人),是一个在家居士,发心在本寺大寮烧开水,供养大众,他是一个最信仰观世音菩萨的,他身子虽然工作,可是他心里在修行,他是修行不碍工作,工作不妨修行。不像现在一班不知修行的人,你如果劝他修行,他或者说出‘不得闲’三字来回答你,不知搬柴运水无非是上乘禅。工作是用的身和手,修行办道是用的心和口,这是一点也不妨碍的,这位老居士就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烧了二十年的开水,念了二十年的观世音菩萨圣号,并且很有规律的,使他的工作和念佛打成一片,烧开水是从早上三点钟起来,一直到晚上九点钟止,因此他念佛修行的时间也是如此之多;并且因为修行引起他工作的兴趣,他的心、口、手是在一起的,他手里盛一瓢水,口里念一声观世音菩萨的名号,手一边动,口一边念,手中工作不停,口里圣号也不停,如此不间断的念了廿年,结果人有诚心,佛有感应,菩萨现身度他出家了。有一天他拿起瓢盛水的时候,忽然发现水瓢上有一尊观音菩萨圣像,应现在铜柄上,分分明明的,这一来他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还要高兴,赶快忙不叠的跑到方丈室,报告大和尚(即那时的住持僧),这是一个奇迹,大和尚也知道这是老修行道德的感应,全寺上下人等都知道这位老修行是盛一瓢水,念一声观音圣号的,说句俗话‘皇天不负苦心人’,何况是寻声救苦随类应现的观世音哩!所以这一来轰动全寺,当即就把这个水瓢珍藏起来,后来有发心的信士檀越,做成如此的一个佛龛,将水瓢观音供奉起来,这位烧开水的老修行,深感佛恩,随即就发愿出家为僧,听说这个人还没有死,已经不在山上多年了,是被什么信众弟子请去供养也不一定。大家听了这个故事,再看看事实,不容你不信的,当时有好几位不信佛的县太爷们,因此就皈依三宝,进入了佛门。

 

五四  发心朝山舍身得救

 

普陀山自从开山以来,已有一千多年,从没有听说过什么人因朝普陀山进香,遭巨浪落海而死,更没有听说有来山进香的香船,在海里翻沉,或溺死了多少香客,这就是感应的威灵。甚至有存心舍身投海,以报佛恩的人都不得死;相反的不是朝山进香的船,往往在海中遇险,好多大轮船的沉翻,时有所闻。现在说几个来山进香感应获救的事实,以证我言不谬。

 

明朝时候有一个信佛的汪居士,他是安徽省人,客居在江苏昆山王澄老对门,为了要到普陀山进香,三年之前就诚心诚意的吃长斋,到了三年后元旦那一天,一切预备好了,刚要束装上船,忽然他的店旁起火,有人赶来急报,促其速回救火,恐怕马上就会烧到自家的店房,汪居士说:‘我积诚三载,今天方才如愿去朝南海菩萨,岂以一店易吾去志乎?纵然被毁,吾亦不归矣。’因此竟命船家扬帆南行,往普陀山进香而去。迄至汪君朝山进香已毕,返回昆山,但见四面的店屋以及王氏大宅,俱成焦土,唯有汪家的店面楼房独存无恙,万人惊叹不置!这种不思议的感应,不信佛教的人听了,怎么能不来信仰佛教呢?

 

明朝时还有一个姓曹的童子,江苏江阴人,自幼持戒精严,曾发愿舍身供佛,自己凡有所积,都转施穷饿的苦人,万历庚戌二月,跟随姓庄的长老往普陀山进香,到了梅岑山(即普陀)瞻礼观世音金容后,该童子默祷菩萨并发誓愿言:‘愿舍此身,以报佛恩。’既而舟出海口,船行到大莲花洋,风涛骤作,曹姓童子遽合掌跃空,踊身跳入波心,眼见随波逐浪沉入海中,带他来的长老无法挽救,又重返山,便择日与合寺僧众,广修忏法,超度舍身的童子,然而奇怪的到了七月中旬,曹姓童子寻至庄长老处,庄长老惊问其详,他说:‘那天我初跳入海洋时,当时一无所见,不久忽然在下流数步外,见一胡僧,自水上乘一舢板来,口称:‘吾来度汝!’轻疾如驶,倏忽已及舟山浅沙,携我投渔翁家,便求寄宿,须臾不见胡僧,其家推询缘由,经我说出,共相怪叹,都说这是菩萨显迹世间,明日他们送我到舟山镇海寺,从首座披剃,教习诸经咒,今归故乡探视,故我仍寻访长老至此。’长老喜而留下,携其还归故地山庵,父母见儿,悲喜万分,由是远近缁俗,翕然皈依,大家从此都念起观世音菩萨的圣号来了。

 

五五  童子睹异老人免遭沉溺之灾

 

再说明朝有一个张老头儿,他是江苏苏州皋桥人,平常崇敬佛教,最喜斋僧。在万历辛亥年的春天,将往普陀山朝拜观音大士,携带了一个八岁的小孙子同行,张老头儿乘第一只船,他的孙子忽然看见满船上的人,手足皆被绳子捆缚,特别骇怕,就在后边,拉住他祖父的衣服,不肯跟他上船,并说明所看见到的怪异,祖父一听生大恐怖,立刻就舍船登岸,换乘第二只船,他的小孙儿复言所见如初,又不肯他公公上这只船,他公公也听他的话登岸,再乘第三只船,再问他孙子所见如何?他的小孙回答说:‘只见前面两只船上的人都被捆缚,这只船没有。’张老儿心犹未决,忽有两人立船首大呼曰:‘勿乘彼船而快来此,此船甚稳!’此时好像有人从后推他似的,遂抱其孙登船。他们刚刚坐好,再看那个讲话的人以及推他的人,都无所见。后来,日暮潮至,云涌山立,前面两船所装载的,都是江湖卖技之流,舟人又不善迎潮,即时覆没,全船的男女,没有一个幸免生还。张老者所乘的船,平安无恙,过了三日,仁和县令,出巡江口,检阅溺死的群尸,每人腰缠中,各有两大锡锭,小刺刀一把,检验以后,知是钩淫之具,深深的信知阐提无赖,恶贯满盈,遭此横溺,恶人自食恶果,所以小儿见此应死之人,皆有死相可畏,老人因有朝山之诚,及平日之善,所以菩萨感应,没有遭到此厄。

 

五六  女医卖药千年疮三日即愈

 

李圆净老居士说:‘我的胞姊昌和,在谛闲法师座下,曾经皈依三宝,常常诵大悲咒。民国十五年的冬间,指上忽然患了千年疮,形似螺蛳肉,她说触之痛入心肺,后来到我的地方来医治不能见效,又再求其他的医生,还是无效,心中很是忧愁。到了春三月的时候,她赴普陀进香,走到山顶,见一个女医,面皱发白,貌若六十许人,坐在地上卖药,为人治病,皆能够立刻痊愈,男女环绕,途为之塞。家姊也就上前请医,女医向姊指上,持大悲咒一遍,又给他丸药三粒,说:“你还家以后,买放螺蛳一元,三日可愈。”家姊朝山完毕归家,即以一元买螺蛳,至第三日,坐人力车,为一身穿白衣人的袖口,在家姊指上一擦而过,略觉疼痛,说也奇怪,她所患的千年疮,已不知去向了!到了四月初旬来湘,我目睹其异,且无裂痕,足征菩萨的灵感,实在不可思议,故特志之。’这就是说:只要众生有感,菩萨无有不应,如不应者,皆是我们业障重,心不诚也。

 

五七  太平轮失事海上渔翁想发财

 

这是三十八年的事,继江亚轮船失事的就是太平轮,说起太平轮失事,差不多全国人士都知道,因为该船的沉没所损失的黄金美钞真是无法估计,乘该船的旅客都是往台湾来的大亨。据说有一个渔人捞到一个女尸,从她身上所得黄金就不下数百两之多,那女尸的两手臂两脚腿胸前胸后都是黄金,这个渔人就因此发起洋财来;这一个消息传出去,很多渔人都想做黄金梦了。岱山一带的渔人,竟异想天开的整天在海里希望有此奇遇,有一天忽然远远看见一个很大的东西,随著海水的波浪起伏著,隐隐而来,这时有两只鱼船上的渔人看见了,真是欢喜的了不得。以为这一定又是那话儿来了,如果真如我们理想的话,我们这个捞什子船也不要了,大家一心无二用的聚精会神的看住那个东西浮水飘来。这时两个船家,争相打捞,约定不论有多少黄金,我们二一添作五,所以两只船合起来,把这很沉重的东西捞上来后,原来是用布包裹得很紧的,他们以为里边一定不是黄金,便是什么宝物,认为这一下子,他们可以大发洋财了。

 

五八  水上飘来不沉的铜佛像

 

话说这些渔翁打开包裹来一看以后,这一下子把两家渔夫呆住了,因为既不是什么黄金美钞,更不是什么奇珍宝物,原来是一尊很庄严的廿几斤重的西藏式的铜佛像,他们真是大失其所望,只有自叹命运不佳,无福发财。不过还好,他们都是信仰佛教的人,虽然不是黄金美钞,得到这一尊很庄严的铜佛像,也算是很不容易,尤其是二十几斤重的铜佛,不沉入海底,反而浮在水面上,随波飘流,从很远的地方浮到岱山,也是我们佛缘不小,能够捞到这尊佛像,因此两家现在也不想分黄金,互相争著要供养这尊佛像,两下互不相让,结果没有办法解决,由地方上转送定海县政府,因此轰动全县的军民,因为这又是科学家无法解答的问题,每天有数千老百姓前往焚香顶礼膜拜,弄得县政府的人员啼笑皆非。最后为了减少麻烦,把这尊铜佛像,送到普陀山供养,这是最合理的处置,当时县府派员送这尊佛像来山,最初是送到普陀山房屋最好的地方——文昌阁。那时江苏省政府就设在文昌阁,丁治磐主席和建设厅长钱召如居士等,皆亲目所睹,后来经全山会议,这尊佛像应该送到前寺大殿供奉,因为前寺是全山祖庭之故,当佛像进前寺大殿时还特别热闹一场,笔者与一位研究科学的工程师许复成先生看过这尊佛像,因他不信有此奇说,他说:‘一定佛像上有什么可以浮水的东西,那里有二十几斤重的铜像,能够浮水不沉下去的奇事。’结果详细的审察查看,什么也没有。那位迷信科学万能的先生,这时科学也失去作用了,他这才知道佛法是不能完全用科学来解释的,更不能以凡情来推圣境,佛法是不可思议的,只好说他不可思议,没有其他的方法,可以说明这尊佛像,为什么会浮起来的。

 

五九  太虚大师普陀山闭关开悟

 

佛教中有名的大德高僧,有很多都是从名山中孕育出来的,好比说近代就有好几位高僧是从普陀山出来的,如谛闲大师、印光大师等,皆在普陀山闭关和阅藏多年。再如名震寰球的佛教领袖太虚大师,他老人家也是与普陀山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九岁时曾随他的外祖母去普陀山进香,从那时候起,就种下出尘的种子,后来大师十五岁时看破人情势利,不堪受有钱人的奴化,发愤往普陀山出家修行,那知乘错了船,背道而行,到了另一个地方投奘年老和尚出家,做了奘老的徒孙。大师出家后,仍然与普陀山有缘,普陀山的志圆老和尚是大师的戒兄弟,他们都是八指头陀寄禅老和尚的戒弟子,因此大师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常在普陀山跑,曾任普陀山化雨小学的教师,前寺客堂的知客,并且在后山还住过一个小庙子,名禅那禅院,至今门外石上还有大师的亲笔写的四个大字‘太虚兰若’刻在石上,那个地方也很雅静,大师在山上闭关时常与志圆昱山诗赋往来,当时称为普陀三老,除此,大师也常与印光大师往来甚切,大师闭关,就是印老替他封关的,提起大师闭关也有著一段因缘。

 

那时,大师因为在广州白云寺参加辛亥革命,后来清政府逮捕他,在广东无法住下去,回到江浙提倡佛教三大革命(教理、教制、教产),与仁山法师大闹金山,又遭到很多守旧派的诸山家的重大打击,因此大师于民国三年到普陀闭关潜修,充实自己的德智,在未到普陀以前,他先和志圆和尚通信,请他帮忙,觅一个地方,闭关自修。志圆和尚替他找好关房,去信请他来闭关,大师到山上先去锡麟堂去见他受戒时的引礼师,那知这位引礼师的老和尚对他特别客气,问他来山做什么的?大师说:‘我想到山上来闭几年关,自己静修。’老和尚说:‘你预备在什么地方闭关?’大师说:‘志圆戒兄已经替我找好地方。’他说:‘志圆闭关还是我帮忙的,他那有力量供养你闭关,你在我锡麟堂闭关,我供蓑你吧,看那一个房子你合适,我就把那座房子让你闭关,如果你中意我的大殿,我就把大殿让你闭关。’大师因见他的引礼师对他如此的热心,盛情难却,因此就承允在锡麟堂闭关三年。大师闭关的地方,笔者也曾去参观了一下,还有很多的字是大师写的,可惜该庵当家师,没有把大师的关房陈设起来,以作纪念,留为四众弟子们参观。

 

大师在山闭关的时候,有很多的政界名流都去皈依他,最值得提一提的是民国五年八月间,国父中山先生与胡汉民先生等游普陀时,曾与大师相见,笔者在大师年谱上看到有一位与大师有关系的某居士(记不起姓名),曾说大师由普陀寄给他与  国父合影的一张照片,可惜这张照片现在不易见到了,我们现在只能看见大师与  总统合影的相片。那时大师有一本‘昧盦诗稿’请  国父题字,并有呈赠  国父一首诗云:‘卓荦风云万里身,廿年关系国精魂,舒来日月光同化,洗出胡山看又新,佛法指归平等性,市民终见自由人,林钟送到欢声壮,一惹豪吟起比邻。’大家都晓得的,大师在普陀闭关,看六百卷大般若经开悟,得入文字般若,那是一天晚上,大师坐养息香,听到前寺撞钟开大禁,忽然不知不觉的直坐到第二天早上,前寺上早殿撞大钟的时间,他在禅定之中,只有很短很短的时间,他还以为前寺仍然在开大禁,钟还没有撞好呢?再仔细看壁上的挂钟,已经是早晨四点多钟了。因此他随即就信口说出几句诗来,以述定中境界:‘刹那无尽即千年,应笑长生久视仙,世相本空离寿夭,人心积妄计方圆,圣尧盗跖名希择,白骨红颜色并鲜,万物虽然齐粉碎,一椎今亦不须怜。’大师能够学贯中西,著述千余万言者,皆得力于此定中证悟出来的智慧,这不是用意识妄想,由外边学而知的、妄觉的邪智慧,所以我说大师与普陀山有很殊胜的因缘。

 

六○  天福庵与蒋总统

 

蒋总统从小就常随他的慈母王太夫人,到普陀山进过几次香,也住过好多天,因为王太夫人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我们在  总统‘哭母’的一篇文章上就知道王太夫人对佛教是如何的敬信和修持,不但能够念金刚、弥陀,并且能够熟读法华、楞严;他不但是一个吃素修行的老太太,而且是一个精研佛法的学者。所以她对各大名山都去朝拜过,尤其是南海普陀山,因为相离不远,因利就便,差不多每年都要去一次,王太夫人到普陀山进香,都是住在前山天福庵;所以  总统到普陀山不住别的地方,一定要住天福庵。普陀山最好的庙是莲池庵,四层楼洋房,政府什么大官要人来,皆住在文昌阁(即莲池庵),然而  总统为了纪念他的慈母,偏要住到天福庵那个小地方。民国三十八年,总统在普陀山住了几天,在未来以前,先由浙江省政府派员来山,把天福庵的客房修理得焕然一新,地板窗格皆油漆得亮光光的,总统与公子蒋经国先生等住过以后,该庙当家师就把这座房子关起来,不准任何人进去睡觉,把它当著帝制时代的行宫一样的看待。笔者曾与一位杨专员积之先生去参观一下,并承该庵当家告诉我们说:‘这一间是  总统睡的房间,那一间是蒋经国先生睡的房间。’

 

六一  我在双泉庵会见总统

 

有一天  总统很高兴,全山几处有名的寺院,差不多都亲自去玩过。那天下午到笔者挂单的双泉庵来玩,我们正在吃午饭,忽然有一位哨兵跑来通知说:‘总统要到这里来玩!’我和明道法师听了赶快把大殿上香烛点起来,穿起海青在大殿门外迎接,因为时间来不及,所以没有出山门迎接,总统到大殿脱帽对佛像敬礼,然后与笔者们谈话,他很赞美双泉庵的西方三圣像塑得好看。我们把大殿后边的门开开来,请他看双泉,总统是‘入太庙每事问’,他问此地有多少人?房子有多少?田产有多少?饭够吃不够吃?他跑著问著看著,笔者陪在他身旁也就走著答著。我们请他坐一息,吃一点茶果,他说:‘时间不早,还要看其他的地方。’我们把他送出大门外,  总统坐上轿子(兜子),很客气的说声:‘谢谢!再见!’随从的人拿出两块银元说:‘这是  总统送的香钱。’后来听说此次  总统到前山梅福庵去玩,因喜欢该庵仙人洞里的水好,特在那里取水烧茶吃。(按仙人洞是汉时梅子贞先生隐居该地,用功修炼的地方)梅福庵的当家庆耀师,不知道他是  总统,还特别与他谈得很起劲,有时  总统见他说得发笑他也跟著笑笑,可见  总统是多么的亲切爱民啊!

 

六二  蒋总统与佛教的关系

 

有人说:‘蒋总统是不信仰佛教的,因为他已公开承认是基督徒。’关于这个,我不否认,可是我要说,总统信仰佛教也是真的呀!同时我们更应该研究,总统幼年时代的家庭教育。 总统的慈母王太夫人,大家知道她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所以  总统从小儿一直到长大成人,在这一段时间,一朝一晚皆在家里,一切都遵从母亲的指导,依照一虔诚佛教信徒的母视教养,自然而然地,能潜移默化成为高尚人格了。不但如此,就是  总统在外做事,回到家中,王太夫人还是讲解佛法给他听的,恐怕我说这些话,读者一定不肯相信的,以为你自己是佛教徒,硬要说  总统也是信佛的,如果不相信,笔者可以在  总统‘哭母’一文中找出证据来,以证我言不谬。恭录数语于后:总统说:‘先妣生平笃信佛法,深通教典,佛语机声,常相和答。’又说:‘先妣长斋礼佛已二十余年,人尝谓先妣清素坚操,险难不足动其心者,盖得力于释氏为多。先妣于楞严,维摩,金刚,观音诸经,皆能背诵讲解,又复深明宗派。中正回里时,先母必为谆谆讲解,指示不倦。’(见‘蒋介石全书’哭母一篇。)

 

我们读了  总统这一段自述,也就知道  总统是出生在一个佛化家庭里,是一位佛教徒的母亲抚养成人的,他们母子在家里,不但敬佛拜佛,而且还是‘佛语机声,常相和答。’互相研究佛法哩!

 

总统说他的母亲能够‘险难不足动其心者,盖得力于释氏为多。’我们更可以这样说:‘总统之所以能够身经百战、南征北讨,险难不足动其心者,盖得力于其慈母为多。’我们在‘中正回里时,先母必谆谆讲解佛理,指示不倦’的两句话中,就可以证明他是受慈母对他讲解佛家救世之仁,和大雄大力大慈悲的那种大无畏精神的感召。

 

关于  蒋总统与普陀山的关系,那就是他的母亲常常到普陀山进香,所以与普陀山结下了不解的佛缘,一直到撤退前,还是在普陀山小住了一个时期,现在不妨再举出一两件事来,证明  总统就是到今天,他内心还是信仰佛教的。

 

六三  蒋总统紫竹林拜佛问签

 

‘紫竹林中观世音’,这一句话,差不多全国皆知,三十八年秋间,总统小住在普陀山的天福庵,距紫竹林很近的路,走过飞沙滩,就是紫竹林。有一天,总统偕其长公子经国先生,同往紫竹林参拜观音圣像,其时政府迁都,国事蜩螗, 总统为国辛劳,忧烦万分。总统与长公子在大殿中上香行礼后,由蒋经国先生在佛前代表总统,虔诚默祷一番,抽出一签来,见是第八十签,拿出签条纸来一看,上面是七言诗四句,今将签上四句诗句,抄录于后,以供读者参考。

 

观音大士灵签第八十签,上上。

 

直上高山去学仙。

岂知一旦帝王宣。

青天白日常明照。

忠正声名四海传。

 

总统一看诗句,大为高兴,菩萨有先见之灵,指示机宜,真如打了一针兴奋剂似的,因此  总统到各寺院参拜以后,还皆送一点香钱,买香敬佛。谁说我们  总统不信仰佛教?那是毫无根据!

 

六四  八十老年僧会见蒋总统

 

普陀山前寺的退院融通老和尚,三十八年在他的前山白华庵里闭关,潜修梵行,其时已经是八十一高龄的头陀僧了,有一天  总统游玩到白华庵,向他们庵中的出家人说:‘听说你们庙中有一位老和尚,现在在家吗?’‘我们老和尚已经八十岁的老人,他在里边闭关修行,不能出来见客。’  总统一向是敬老尊贤的,听到老和尚在关中用功,很和蔼地说:‘老和尚关房在那里?带我们进去看看他好了。’

 

融通老和尚,也是浙江人,他与  总统的家乡是不远的,所以语言相通,老和尚一见  总统,就说:‘姜太公八十遇文王,我今八十遇  总统。真是三生有幸,山僧与  总统有缘,能得  总统驾临敝山也是全山僧人的荣幸。’  总统见这老和尚,慈眉善目,已经心存好感,再加所说的‘太公八十遇文王,我八十遇  总统’的话,很有意义,所以大为赞赏,吩咐随从副官,取出一百块银元来,供养老和尚,老和尚再三的不肯接受,说:‘总统为国辛劳,我们老百姓,能够安心办道,已经感恩不已了,那里还能受  总统的布施呢?’可是  总统硬将此一百元放下去了。

 

另有一件很有趣的事,不妨也写在下边,以供读者们一笑,同时更能显出  总统的心量的伟大。

 

大概是三十八年的秋天吧?上文曾说  总统漫游全山大小寺院,一日至常乐庵参观,时间是下午二时许,该庵住持了尘老和尚,正值午睡未醒!总统已经走进大门,庵中的人自然是不知不觉,等到香灯张仲宣居士看见  总统莅临,赶快去把横在进大殿前的晒衣杆子拿开,总统已经站在前面,需要前进了。因为进路皆为障碍物所阻,上有衣架竹杆,下有芙蓉花缸,弄得张仲宣手忙脚乱,不知所措,总统无法,即绕由右边走廊侧边,又是一所厨房,适有驻军某伙夫,在那里烧火,那位伙头军是个大老粗,他又没有见过  总统的真面目,总统又是穿的长大褂子,光著头,掌中拿著根手杖,他还以为是什么普通的游客呢?即大声呵斥的说:‘到这里来做什么?这里是厨房,没有什么好看的,出去!出去!’

 

总统看见这位大老粗,无理可讲,既可怜,又好笑,只有向他点头笑笑而已,转身进入大殿,行三鞠躬礼,徐步而出。那位伙夫老爷,以为这位游客,给他斥走了,还洋洋得意的由厨房走出,及至抬头朝外一看,见有很多的军官恭候在门外,戒备森严,他这时才知道,刚才此人,不是等闲之辈,经过他的长官告诉他:‘刚才进来的,就是我们领袖  蒋总统。’这一下子,可把他的魂吓飞到九霄云外去了。现在很多异教徒专以  总统不信佛教为号召,而不知  总统一直到今天,还是一位崇敬佛教者,我们看上面列举事实就知道了。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