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信仰 > 菩萨信仰 > 观音菩萨 > 正文

《南海普陀山传奇异闻录》(6)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20)

六五 圣天子三游普陀山 普陀山是一个中外皆知的名山圣地,尤其在我国真是妇孺皆知,历代的帝王不是圣…

 

六五  圣天子三游普陀山

 

普陀山是一个中外皆知的名山圣地,尤其在我国真是妇孺皆知,历代的帝王不是圣驾亲临,就是御赐敕奉。因此普陀山很多有道德的和尚得到了帝王的恩泽,御赐紫衣龙袍,一直到现在普陀山前后寺还仍保存不少历代帝王的圣旨和御赐的宝物,他们珍藏得比什么都宝贵。如果问起山上古稀的老修行,谈起历代有什么王公大臣到过普陀山的,他们真是津津乐道,如数家珍的与你谈个不休。因为普陀山的和尚太多,所以也有良莠不齐,龙蛇混杂,行为不端的当然是少不了的,不过,有些是罗汉示现,隐德露疵,如小说上的济颠和尚,俗眼凡夫见这些和尚衣履既不整齐,威仪又不庄严,就有点看不顺眼,下面传说有乾隆皇帝三游普陀山的故事,就证明一班人通常的看法,都是一样的。

 

传说曾经有一个皇帝,三次私访普陀山,故事相当有趣,有人说这就是乾隆皇帝三次下江南,便衣私访顺便去过普陀山三次。横竖是传说,姑且作如是说,有人说乾隆皇帝是佛教徒,其实他不见得是真佛教徒,有很多的名山道场皆被他破坏了风水。他到一处地方,都美其名曰赐一御碑,立一御碑亭,结果这一块好地方的风水就被他破坏了,这不但是佛门中人说,就是世俗人也有很多人谈起此事。普陀山过去前寺前面的地方没有御碑亭时,海里的潮水涨潮时,东西两边海水的波浪,能够涌到前寺山门外,连接起来,后来经过乾隆皇帝的御碑镇压以后,就渐渐的水退地长,现在东边退至千步沙,西边退至西方船,同时山上也很少有德高道隆的祖师出现。大家都晓得的雍正皇帝,是一个大彻大悟的佛教徒,据说他乾隆儿时有国师进宫,雍正皇帝都命乾隆对国师顶礼下拜,而乾隆想他是千乘之尊的皇太子,为什么向一个穷和尚下跪行大礼?但迫于父皇严命,真是敢怒而不敢言,那时他就这样想:如果我将来权柄在手的时候,一定对这些坏和尚不客气。后来,他之所以不极力破坏佛法者,因为他的国母皇太后是一个忠实的佛教徒,他还不敢违背他母后的慈意,下边就是他三游普陀的经过。

 

六六  见坏僧誓毁佛地

 

乾隆皇帝私下江南,漫游各大名山圣地,有一天来到南海普陀山,因为他是私访,所以人不知鬼不觉,大家不知道他是当今皇帝圣驾亲临,所以一切都是随随便便。普陀山有一个不好的风气,那就是和尚看见人就要人化小缘,平时坐满了山门外路边石上或树下,谈天说地,听到敲梆打板的号令,齐集斋堂应供吃饭,吃过饭还是坐到外边去说笑谈天,他们的心中是那么安闲自得,悠哉游哉。难怪为了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烦恼纷乱的顺治皇帝,对这些与人无争的出家人,要说出‘百年三万六千日,不及僧家半日闲’的羡慕话来。乾隆皇帝就不然,他看见这一班吃饭不做事的和尚,就老不满意,更加看见有三五成群的坏和尚把化小缘要来的几个钱,还不务正业,就坐在石地上赌起钱来,甚至有的吃起烟来,这一来可把乾隆帝的怒火引起来了。他想想:我在宫中常听母后对我说普陀山的和尚,是如何的有道德,有威仪,那知还是这一批坏和尚,我回宫一定奏明母后,发兵来捉拿这班坏和尚。乾隆回宫就把在普陀山所见所闻的,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母后听,并且说我要派兵去杀这些坏和尚,毁灭普陀山。他的国母见他对佛教起了如此的反应,就很慈祥的劝他说:‘皇儿呀!你的父王祖父以及我,都是忠实的佛教徒,你不能因看见几个不具僧相的和尚,就想把名山毁灭,那是千万动不得的。再说你能知道那些坏和尚是什么人?也许他们是菩萨化现,试试你的心理也未可知,总之,你要听为娘一句话:皇儿呀!佛功德是不可量啊!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啊!’

 

第二次乾隆又下江南,又想起普陀山的坏和尚来,想再去看看,是否还是如此?来到普陀山一看之下,又是勃然大怒,那些和尚像有意和他过不去似的,一看见他来,一齐把他围起来要钱:‘阿弥陀佛结结缘!’化了钱就去吆五喝六起来,到处皆看见这些坏和尚,吃香烟喝老酒,吵吵闹闹的,你拉他拖的,一点出家人的样子都没有。问他为什么要如此,他说他们是海外家风,罗汉境界,你管不了他。这一下真要把乾隆肚皮气破:‘哼!我管不了你!我回去发兵来杀你们的头,看我能不能管你们!’这些和尚吃得醉醺醺的,并不管他说什么,鼓掌大笑而去。乾隆帝这一下子可真的放不下了,回到朝廷入了皇宫,母后看见他的面色不对,便问皇儿你这次到普陀山怎么又很不高兴的回来?乾隆皇帝答道:‘不要提起,母后!那些坏和尚简直把我的肚皮气破,他们什么坏习气都有,无所忌惮,他说他是海外家风,罗汉境界,我管不了他们,他们真是不服王化了,我管不了他,我一定要发兵去杀他一个痛快,一个不留,但看我管得了管不了。’他的母规等他脾气发过以后,还是以好言来劝慰他,不要为这一点小事,动嗔心,起杀念,他说他们是罗汉境界,恐怕他们就是罗汉变化的,可能是他们有意试试你的心,务望皇儿看在为娘面上,不要造此杀罪,最后她还是这一句话:‘皇儿呀!佛功德不可量啊!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呀!’

 

六七  大士显神通乾隆帝忏悔知罪

 

第三次乾隆帝又游江南,这一次他对普陀山是不怀好意了,带著兵船驻在海上,他打定主意,如果这班坏和尚仍然如此恶作剧,不改前非的话,我不再回奏母后,一定随时带兵清剿,毂他一个不留,方泄我心头之恨。他就一步一步的来到山门外边,看见这班和尚反而变本加厉的在大殿外面赌起钱来,同时还有男女杂聚在一起,乾隆帝站在旁边看他们赌钱,心想这些穷和尚真是活得不耐烦,死到临头还不觉,能有几个臭钱,还忙得津津有味,我身边有的是钱,让我来和他赌,使他们钱都输光了,看他们还有钱再赌吗?想罢伸手掏了一把银圆押上去,就被他们吃去了,一连数把都是输的,最后的孤注一掷也是被和尚吃光了,输得身边一文钱都没有了,气极了把头上戴的帽子脱下来押上去也被旁边一个和尚赢了去,一拿就往自己头上一戴,乾隆帝见自己帽子输掉,气愤起来,就把身上披的一件很华贵的袍子脱下来押上去赌,结果又被正中推庄的一个像尼姑的女人赢了去,往身上一披,并且还问他再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拿出来赌吗?这一下子直把乾隆帝气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这些坏和尚不杀还了得?随即就命同来的便衣队,暗中看住他们,不放一个逃去,把大殿四周门窗守住,以防他们从任何一门偷溜走。自己赶紧回到码头,带来很多的御林军,把前寺围困起来,捉拿赌钱的这班和尚,当乾隆皇帝进山门时,还看见他们说说笑笑的走进大殿里去,等到他带军队跑进大殿去捉人时,连一个人影也看不见,不知他们跑到那里去了?找翻了也寻不出一个人影子来。问问侍从,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说看见这些人一齐跑进大殿去的,结果鬼也找不到一个,真是有点奇怪。最后有一个人看见皇帝戴的那顶帽子,被一尊很庄严的菩萨戴著:‘奏明陛下,你的帽子不是在那里?’大家看见很奇怪,再注意看看皇帝的龙袍,不知怎么又到了观世音菩萨身上披著。这一下子可把乾隆皇帝楞住了。原来我所见的一班赌钱的坏和尚,还是观音菩萨变化示现的,吓得万岁爷跪在菩萨座前磕头不置,并说:‘弟子肉眼凡夫,不知菩萨示现,心起恶念,死罪死罪,从此我再也不敢随便轻视僧人,千祈菩萨大慈,勿降灾祸于我。’祝罢回京,进宫拜见母后,将此次上山所见的一五一十的情形,以及菩萨如何显圣的经过也告诉他的国母,自己也表示很后悔的样子。这时他的国母对他说:‘我早就对你说过,你不听为娘的话,现在你相信我的话不错了;不过我最后还是吩咐你这么一句话,今后你如果看见僧人,行为不端,衣帽不整,当你动怒的时候,你就记住为娘的这句话:皇儿呀!佛功德不可量啊!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呀!’

 

现在有少数的在家菩萨,他们以专谈比丘的过咎为能事,大德居士(其实如此者不是居士)当以此一故事为诫,更记住皇太后的两句话:‘皇儿呀!佛功德不可量啊!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呀!’菩萨早知道后来山上要有一些狮子虫出来败坏名山,所以他预先示现,以警当时的帝王,同时也就是说:你们不能因为看见有少数的坏和尚,就看不起名山圣地,最大的目的还是要你们‘不看僧面看佛面啊!’

 

六八  彭玉麟游山巧遇劣僧

 

佛教与社会党团皆是一样,良莠不齐,忠奸并见。普陀山最初当然住的都是堪作‘人天功德主’的清净福田僧,因为年深日遥,法久生弊,就不无几个不守清规的和尚出现,这就如社会各团体皆有贤愚不等一样。世人往往不察,发生错见,有时看见一二不守佛戒,行为不端的劣僧,他们竟因此说全体的和尚不好,甚至连佛教都批评在内,这等同看少数国民党员,做了作奸犯科的坏事,我们是否也说全体国民党皆不好,甚至连  国父中山先生也说他不对呢?这种极不合理的说法,若见于无知者之口,倒也罢了,可是最奇怪的是历代有很多的王公大臣,皆有如此谬见。普陀山如果不是大士慈悲,冥中护佑,恐怕早就被历代的那些不信佛法的达官大人们消灭得一干二净了。远者勿论,据说在清朝就有一位彭大人彭玉麟先生,因见劣僧行为不端,就想藉此杀尽山僧的事。

 

是在清朝末年,正闹太平天国的时候,湖南出了一位大官叫彭玉麟,他与曾国藩、左宗棠等齐名。可惜这些人,只知有孔子,不知有佛陀,排外的心理特别强烈,他们受了韩愈和欧阳修的传统思想所染,以为佛教是外国来的宗教,非得根本排斥不可,僧侣在他眼光中以为皆是国家的赘疣、社会上的懒人。他未去普陀,就存了讨厌和尚的心情!他的心目中,和尚早就应该取缔,就是没有事端可以借口。有一次他到了普陀山,到处皆留心找和尚的毛病,看看有没有破坏佛戒,行为不轨的和尚?事有凑巧,合该普陀山有事,刚巧前寺有一个挂单的下流和尚,不知从什么地方买了一块大肥肉,携进山门(全山禁止卖荤腥),一不小心,就给这位彭大人看见了。

 

六九  彭钦差仗势欺僧人

 

彭大人正在留心此道,一见和尚吃肉,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心想:你们这些坏和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行’,我正好借此机会取缔全山的坏和尚。因此他就尾随著这位和尚后边,看他住在那一个寮房,我把人证认定了,再去找住持和尚算总账!他站在远处,目不转睛的注意著,看见那个吃肉的和尚洗肉切肉,烧火,他直等到开始下锅煮肉的时候,彭大人这时才怀著既狠毒又愉快的心情,去见方丈和尚讲话。方丈和尚一见彭大老爷来了,赶快的请坐,招待吃茶,彭大人因为争取时间,恐怕那位和尚把肥肉吃了,入口无赃,而且也无须与这些和尚寒暄客气,开门见山的说道:‘大和尚!你们寺里共有多少和尚,这些和尚是不是皆能遵守佛家的清规?’‘我们寺内约有二千多出家人,我们山上既无女人住,又无荤腥卖,每一个和尚皆很守佛家的规戒。’‘哼!未免自夸了吧?刚才我就看见一个和尚在那里煮肥肉吃。’住持一听赶快抢著否认说:‘请大人不要开玩笑,我们山上绝对没有此事。’彭大人说:‘还说什么全山,我就是在你这寺内看见的!’‘你如此讲我不能承认有此事实,我们寺内和尚都是严守佛戒的,请大人不要和我们开心。’彭大人见住持僧,肯定的否认没有此事,不禁勃然大怒,大骂道:‘你们都是朋比为奸的坏和尚,我是亲眼所见的事实,你还要和我强辩,你们这些坏和尚,一个一个都该杀头!’住持和尚见他震怒,自己又不知道真有此事,也就无可如何的说:‘你如此冤枉好人,我是不能接受的,你果真查出证据来,那时任凭你如何处罚山僧!’彭大人说:‘好!你同我来,我还你的证据,我查出来,非杀你全山的和尚不可。’可怜的老住持僧,战战兢兢的跟随彭大人走出了丈室,心中不断的默念大士圣号,祈祷菩萨慈悲,如果真有此等不幸事件发生,恳为冥中救护,以免全山遭厄。

 

七○  大士显神通山僧免难

 

彭大人与住持和尚,来到方才那个烧煮肥肉的和尚面前,可怜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还在那里烧肉哩!彭大人对住持僧用手一指说:‘你问他锅内煮的什么东西?’老和尚对那个烧肉的和尚说:‘这位大人问你锅里煮的什么?’那个清众抬头一看,是本寺住持大和尚,陪了一个相貌堂堂,怒容满面的大老爷,特为前来调查他的秘密,这一下子可把他吓得魂飞天外,魄散九霄了!这真是贼人胆小心虚,他战战抖抖的说:‘是……是煮的老……老豆腐,和尚!’‘大人你听见吗?他说是煮老豆腐?’‘哼!老豆腐?我亲自看见他煮的肥肉,还来骗我说老豆腐哩!’彭大人这时不管三七二十一,走过去就把锅盖揭开来,满以为证物就在眼前,那时看你们还有什么话说,我可以大兴问罪之师,那知菩萨显圣,满锅肥肉,这时竟变成了油煎的老豆腐。这一来又把那个毁庙逐僧的彭大人楞住了,他心下想:‘分明我是看见这和尚方才买肉回来,在此地切肉烧煮的,现在怎么竟成豆腐呢?这真是奇怪之至!难道我的眼睛白天会看错事了吗?’他正这样想,住持和尚这时看见不是什么肥肉之类的荤东西,也就理直气壮的大起胆来说:‘我说我们山上的和尚皆是循规蹈矩的好和尚,勤修梵行的比丘僧,你始终不信我的话,现在你总相信了吧?’彭玉麟这时真是又恨又愧,恨的是自己的眼睛不行了,怎么连肉与豆腐都看不清?愧的是自己不应该想与和尚作对,错怪了和尚,现在弄得当面难堪,实在有点难为情!不得已,只得改口认错说:‘对不起!方才是我看错了,现在我已知道你们皆是好和尚,我是久慕名山,特为来山参拜观音菩萨的,你们今后如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尽力保护你们名山道场!’彭玉麟从此做了佛教的护法,这也是说明菩萨大慈大悲,冥冥中救活了全山僧众的生命,使不信者生信,可见菩萨的威德是无穷了。

 

七一  为见活观音不孝屠人朝南海

 

相传某地有一个杀猪的屠夫,嗜酒好斗,同时对自己母亲很不孝顺,举动非常粗暴,常常在外边吃醉了酒回家辱骂老母,有时还动手毒打母亲,这位寡妇母亲,生此忤逆儿子,对自己如此不孝,唯有自恨前世业障深重,嗟叹苦命而已。他家中供有南海观音圣像,每当她杀猪的儿子不在家时,她就跪在菩萨像前忏悔宿业,哀求观音菩萨,大慈大悲怜愍她的老苦,冥中感化她的忤逆儿子,回心转意,改恶向善,不要再来打她骂她。真是人有诚心,佛有感应,这个恶屠夫,虽然不孝老母,可是对佛教还有点信心,尤其对南海普陀山特别羡慕向往,因为看见春正二月间,朝南海的香客,一批一批的往南海普陀山去朝拜观音大士的太多,如果菩萨没有感应,哪里能感动这些人?同时他还听到很多人从南海回来说,在山上看见活观世音菩萨。因此这个屠夫发起道心来,伴随著一批香客,同往南海朝山进香,一路上晓行夜宿,走马行船,有一天到了普陀山。

 

七二  反穿衣倒踏鞋观音老母

 

屠夫至山,各处遍访寻求,想见一见活观世音菩萨,可是跑遍了全山各寺院岩洞,也没有看见那里有活观世音菩萨,真是大失所望,心有怨意。菩萨知他是一个忤逆不孝的恶屠夫,所幸还有一点善心,知道来山进香,就是不知道孝养家中的老母亲,今天点化他一下,使其能改恶为善,做一个孝子贤孙,免得死堕轮回;菩萨想罢,因此就变化了一个年老比丘,坐在潮音洞前,指引世人的迷津。不孝子看见这位老和尚道貌岸然,想必住山有时,定能详知山上的一切,想罢打躬作揖的问道:‘请问老师傅!你们普陀山的活观世音菩萨在那里?我来寻访了几天,也没有看见,老师父您是否知道,祈为相告。’老和尚(大士变化)说:‘你要想看见活观世音菩萨,你现在赶快回去,菩萨已经到你家里去了,火速回去拜见,切莫错过机会。’他说:‘我就是回去,也不知道菩萨是个什么样子,见面若不相识,岂不当面错过了吗?’老和尚说:‘观世音菩萨很好认识的,你回家看见一个反穿衣,倒踏鞋的老婆婆,那就是你所要求见的观世音老母,你看见了,要好好的诚心诚意跪下拜见,不可稍怠。’那位屠人听了老和尚的吩咐,兼程赶回,想一睹观音老母的圣容。话说他到家时已经是夜间十二时许,他的老母,自从儿子发愿要去朝南海,心中就暗暗的欢喜起来,不断的在佛前焚香点烛,虔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哀求菩萨显圣,感化这个忤逆不孝的儿子。

 

这位老婆婆,自从儿子朝南海去了之后,他每天皆在佛前求拜,拜了多时,方安心就寝,那一天夜间,刚刚拜佛上床睡去,万想不到她的儿子会在深更半夜的回来,屠儿回来看见双门紧闭,因为他一向对他妈妈没有好声好气的称呼过,大声小叫的喊他妈妈赶快来开门,他的妈妈从睡梦中被他吵醒,一听是他不孝儿的声音,已经在外叫骂起来了,老太婆这一下子可吓坏了,自恨自己太大意了,为什么如此熟睡,触怒了活阎罗(指其子),又逃不了一顿毒打!赶快起来开门,嘴里连连答应道:‘来了!来了!’因为骇怕心慌的缘故,所以也来不及穿衣扱鞋,衣服反穿身上,鞋子倒踏在脚上,点了灯火,匆匆忙忙的来开门。

 

老太婆战战兢兢的把门开下来,恐怕今天又逃不了忤逆儿子的毒打,那知这位忤逆子,走进门来抬头一看,吓得他慌忙的对他的妈妈跪下来纳头便拜,磕头如捣蒜似的礼拜不休,嘴里还连称‘弟子某某,拜见观音老母’,他的妈妈被他弄得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还说你不要认错了,我是你的妈妈,不是什么观音老母。他说:‘我在南海有位老和尚告诉我,你回去看见反穿衣,倒踏鞋的人,就是活观世音菩萨,我没有看错,你就是观音老母!’老太婆经她儿子说是反穿衣,倒踏鞋,这时自己看看自己才知道自己衣履穿反了,也不觉哑然失笑起来。

 

七三  知罪愆逆子回头成孝儿

 

他的妈妈这时才知道观音大士的感应,教化逆子回头,现在逆子既然把她看成观世音菩萨,老太婆也福至心灵起来,理直气壮的教导她的儿子说:‘“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你在家中不肯孝养自己的母亲,你那里能得到好处呢?还想到南海见活观世音,那里有忤逆不孝的人能得亲见菩萨圣容的?你要知道:那个对你讲话的老和尚就是观世音菩萨,因为你忤逆不孝,恐怕你死遭恶报,所以要你回来孝养老母,就如同拜见活观世音菩萨一样的功德。’儿子跪在地上经他妈妈这一顿教训,忽然良心发现,感觉过去完全不对,不应该对自己的妈妈忤逆不孝,就在佛前发愿从此痛改前非,做一个孝顺儿子,改恶向善,再也不杀生当屠夫,改业做小生意,侍奉老母,以终余年。

 

很多人只知道远庙烧香做功德,而不知孝养父母,和乐家庭,古人说:‘堂上双亲你不敬,远庙拜佛有何功?’读者看了上面的这一段故事,就知道佛教徒不但是烧香拜佛,更要孝养父母才是真正学佛哩!

 

七四  小姐施衣罗汉乞服

 

某朝有一位宰相的千金小姐发心朝南海,在普陀山大做功德,广结众僧缘。因为她有的是金银钞票,既到了宝山,当然不能空手而回,她想:‘我之所以能够出生于宰相之门的原因,那就是前生广种福田,多行布施,修得来的善果。现在既生到富贵之家,若不利用现前的财富,多种福田,去布施山上的清净福田僧,那岂不是空在人间走一遭吗?’想定主意,视其寺内僧众所寡有者,即布施之。

 

小姐一看寺内的和尚,大多数穿的衣服都是非旧即坏的破衲袄,所以她发心每人布施他们一件僧服,先清点人数,开列名单,购布做成,然后按著名单发给每人一件僧服,当分发僧衣的那一天,把寺内所有的和尚齐在大殿丹墀里,由一人呼名,领衣服的和尚就应点走至小姐面前,由小姐亲手施予。本来一人一件,早有预算,可是分发到最后还有一个人没有分到,她不知此人从何而来,寺中的住持也不认识此人是谁?临时又没有办法做成一份来给他,可是这位和尚蛮不讲理的非要衣服不可。他骂小姐看不起他:‘为什么别人都有,而我也是出家人,独独没有我的一份,是什么理由?’小姐很和善的陪著笑脸说:‘大师傅!实在对不起,我们事先皆有预先登记报名的,先报过名的人才有,现在你没有名字在册,暂时没有,俟我另做一份送你好不好?’‘不行!不行!我现在就要,我没有时间在此地等候你做,不然的话,你把你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我,你不肯脱,我就自己动手。’小姐被这位蛮不讲理的和尚,弄得哭笑不得,羞惭不已,她深感善门难开,好事做不得,最后被这位和尚缠得没有办法,无可奈何的只有把身上的裙子解下来给他,以求无事。

 

七五  宰相爷生嗔下令伐普陀

 

小姐的裙子被这位不知名的和尚强行化了去以后,心中真是羞愤到极点,随即就下船回相府去了。回家后把在普陀山被那个和尚蛮不讲理的强把她身上穿的裙子化去的事件,一五一十的哭诉他的父亲,宰相一听自己相府的千金小姐,居然被一个野和尚欺侮,勃然大怒,大骂不已。在盛怒之下,立刻下令发兵清剿普陀山,带兵的大将,领了相爷的府印令箭,点齐人马,浩浩荡荡的杀奔普陀山来了。

 

小姐禀明父亲以后,回到自己的闺阁绣房里一看,出乎人意料之外的忽然看见她施给和尚的那条裙子,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又在自己睡的床上摆著,一点都不错。小姐心慌意急了,赶快奔到前堂,禀告她的父亲:‘爸爸!奇怪得很,我的那条裙子,明明是我在普陀山,被那个坏和尚硬化了去的,可是我回到自己房中,这条裙子忽然又在我的床上放著,不知是什么意思?’宰相一听女儿所禀告的一番话后,到底是一个有见解的人,他说:‘这一定是南海的菩萨,变化一个老比丘,亲自试试你有无忍辱施舍的大心,我差去的军队,如果杀害了普陀山僧,岂不是造下了弥天的大罪吗?’小姐听了父亲的这一番话,既惭且愧,万万想不到是罗汉菩萨试我有无施舍的大忍辱心,现在父亲因为我的事,已经发大兵去清剿普陀山去了,如果无辜的和尚遭受了杀害,那我的罪过是千佛出世,‘不通忏悔’了。小姐这时情不自禁的跪在父亲面前,哭起来了,恳求父亲火速把人马追回来,免造恶业死堕地狱,宰相爷自己也怕造罪,亲自骑上快马,打马加鞭的追上前去,意想在途上,追回自己的人马,免得到山上惊吓了山僧。

 

七六  两个罗汉打上了天

 

老宰相带领了从人,星夜赶到普陀山附近,路上碰见了自家人马,已由普陀山回来了,他以为普陀山的和尚已经被他们杀害了,急得像热锅上蚂蚁似的,一见面第一句首先问:‘普陀山的和尚杀了没有?’领兵的大将摇摇头说:‘没有!没有!简直把我们吓坏了,我们不敢动手,也没有这种本领,要杀请宰相自己去杀好了!’宰相听说没有杀害了人,这时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的部将误会了他的来意。宰相又问:‘你们到普陀山看见了些什么?为什么不敢下手呢?’那位将军回禀宰相道:‘我等奉了丞相命令,发兵到了普陀山,我们兵马驻扎在兵舰上,我们先上山看个究竟,那知走到前寺,就看见两个穷和尚在山门外打麻雀牌,我们看了真气,就想下手杀他们,可是他们还不知死活,自己为了赌钱,互相争吵的打起架来了,我们想让他们打过以后再动手不迟,那里知道他们不是普通的凡夫僧,眼看他们打架上了天,两个和尚又在半空中相打,越打越高渐渐的高升到云端中去了,我们简直看得发呆,再也不敢把山上的和尚当作凡夫僧看待,他们一定是什么罗汉现化,游戏人间,所以我们就领兵而回。’

 

宰相听完此段谈话,念一声阿弥陀佛,好在你们没有动手误杀了贤圣僧,不然我和小女儿的罪过弥天了。宰相也把在家中所见的事,告诉一番,互相惊叹普陀山的罗汉僧们的游戏神通,不可思议,罗汉们的行动,不是我们肉眼凡夫所能测量的,这位宰相从此以后虔诚的信仰佛法,保护名山了。

 

七七  普陀山怪人怪事

 

俗说:‘和尚不作怪,斋主不来拜’,固然有少数这样装魔作怪的坏和尚,但是也有真正不少的很古怪的怪和尚,恐怕每一座名山上都有几个怪异的和尚,点缀点缀。没有烦恼显不出菩提,没有坏的那里有好的呢?说起普陀山的怪人怪事也很多,这里只能略谈其一二:在笔者未去普陀以前,听人说有一个和尚叫小广东的(广东人)是一个怪人,有人说他是半仙,有人说他是罗汉,他很少与人说话,甚至三年说不到六句话,既不向人要钱(化缘)也看不见他吃饭;他不但不说话,连你想特意看他一面,都很难看见,他听见你叫他他就跑,甚至跑上山顶爬上树,都不给你会面,你送钱给他他不要,纵然接了去随时转送别人,再不然丢进香炉里去。据说他死的时候,是自己到山上寻了一些乱草枯柴,跑到沙滩上,放起一把火来,自己把自己火化了。

 

这里提起了普陀山怪人,就令人忘记不了的还有一个小罗汉,他本来的名字叫什么?大家都不知道。据说他过去是一个喑哑的人,三年说不出一句话来,但他有一位哥哥,听说还是什么大寺里的方丈和尚,因此对他的半哑巴的弟弟特别关心,因为怜愍他的喑哑之苦,就叫他在更深人静的时候,至诚垦切的礼拜大悲救苦观音菩萨,菩萨定能有求必应,有感则通,使他哑病痊愈。小罗汉因此听了哥哥的吩咐,每天等到开过大禁,大众睡了觉以后,就开始礼拜救苦观世音,如是者不断的拜了几年,真是人有诚心,菩萨定能随愿感应,小罗汉真的会慢慢的讲起话来了。从此小罗汉不但不是哑巴,而且很有人缘,心胸旷达,少病少恼,大有唐朝奉化布袋和尚的风度,全山上下僧俗老幼,没有一个不认识小罗汉,同时也没有一个不喜欢小罗汉的,可是因为小罗汉疯疯傻傻,全山也就没有一个看见小罗汉不拿他开心取笑,但从来没看见小罗汉与人发过脾气、吵过嘴,他每天老是笑容可掬的对待一切人。

 

小罗汉最奇特的是有一个大肚皮,他的肚子可不能等闲视之,不但能忍受人所不能忍的侮辱,而且还能装得下人所不能吃的饭食,他和弥勒菩萨的大肚皮不相上下,你没有饭给他吃他也能够几天不吃;你若有饭,不论多少,要他吃下去,他也毫不推却的全部受下,一粒米不留的装进他那肚皮袋子里去,同时,最怪的是不管你是什么臭不可闻的酸甜苦辣的馊饮食,他也是一扫而光的吃下去,决没有嫌丑爱好的现象。有的人有意和他开玩笑,看见小罗汉吃下去很多很多的剩饭残食以后,再提来一大铜茶壶开水,对小罗汉说:‘小罗汉!这里有一茶壶开水,你能吃得了吗?’他笑笑说:‘试试看!’他的嘴对著茶壶嘴,骨碌骨碌的不消一息功夫,已把一大壶水吃得滴水不留,伸一口气,笑笑说:‘还有吗?’大家都惊奇得敬佩著,这位小罗汉有如此的大肚皮,因此他就名闻全山,无人不知了。

 

小罗汉,还有一个怪癖,他自从拜观世音菩萨得到感应,会开口讲话后,就没有生过病,每天冷的热的多的少的,酸的甜的,臭的剩的饭菜茶水吃下去,迎风仰卧,既没有打疟疾病,也不泻肚子,所以大家才称他是小罗汉,这实在是名符其实,一个应真的傻罗汉。最惹人发笑的是他怕人教他离开普陀山,你骂他、打他、侮辱他,他皆可以忍受,千万不能说迁他的单(开除他),你如果说:‘大和尚(住持)要迁你的单!’他就要和你拼命,非把你拖到大和尚那里,要大和尚说:‘没有此事,是他们和你开心的,我决不会迁你单的。’他才放下手来,顶礼大和尚而去。我想这位傻罗汉,不愿意离普陀的原因,是想暗中保卫名山,示现一个傻罗汉的样子罢了。

 

后寺有个挂单的老道士(因为普陀山道士道姑,喇嘛皆可以挂单的),这个老道士在后寺挂了二十几年单,跟随大家上殿过堂,他每天还念不少的佛经,普贤菩萨行愿品,他每天要念一遍,念得很熟,他化小缘的钱,或一月一次,或半月一次,全部送到库房供众,已经有七十多岁,看见我们很客气的合掌让路,笔者在山上很欢喜与这些人谈天,有人说这都是菩萨化现外道来供养佛法,观音菩萨三十二应,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内中有很多的菩萨是现外道相的。

 

除此笔者也亲眼看见几个老修行,有的不要钱,有的专要钱,不要钱的你送钱给他,他笑笑摇摇头,专要钱的跑得老远的向人要钱。佛顶山有一个老修行,他每天到外边化小缘,要来的钱都放进海青(大袍)袖子里去,一文也不肯用。一个袖子里重量约有十多斤,都是钞票,十年二十年前的钞票,都在他袖口里装著,大票子小票子,法币,储币,金圆券,银圆券,银元,角子一切皆有,真是集钞票之大成,假若你想动他一文,他就和你拼命。他白天化小缘,夜里拜大方广佛华严经,两脚站的脚印,印得很深,日夜都看不见他睡什么觉,几十年也没有洗过一次澡,可是他身上也不臭,也没有虱子,这也可算得上是一个怪人怪事。

 

是在三十七年吧?前寺有一个蒙古喇嘛,在山上挂单几年,因为北方不平静,不能回去蒙古,那个喇嘛很好,笔者在前寺任知客时,就在那里随众上殿过堂,后来客堂成就他,有一间小房子给他住在里边,自己可以自由用功,他白天也是化小缘,或者随众出坡(做事),夜里拜八十八佛,磕大头(密宗五体投地),持密咒,念佛。忽然有一天自己知道要往生西方,在未死以前两小时,还在街上化缘买蚕豆吃,回去即往前寺云水堂,与一些老同参告别要回去,他们以为他要回到蒙古家乡去,劝他不能回去,路上不好走,他说不是的,我要回到西方去;又到客堂向知客师告假,回去把香烛点起来拜了几拜,上床盘膝打坐被单往身上一裹,眼睛一闭,就往生西方去了。笔者曾亲自去看他死后的样子,坐在床上,如入禅定,一样的安然不动,他就这样子坐化了。像这些都可以说他有一点怪异。

 

我们要知道,一个菩萨道场,既然示现在人间,他就离开不了人间的社会相!无论是好是坏,是神是异,我们最好不必起分别心,凡夫的心境,终是不能测量菩萨境界的!看这些怪人怪事,以我们人世的一点小聪明,或小知见,岂可加以批评呢?

 

七八  关房关房德光照十方

 

却说在普陀山闭关的和尚,过去有谛闲法师、印光大师、太虚大师等,抗日胜利后,笔者在山时,有五个闭关和尚,他们也是各有千秋。有一个是本山的出产,那就是悦岭庵修福师,是一个很有道德的老修行,他闭的是净土关,专修念佛法门,笔者也时常去请他开示。其他四位是外来的宝器,笔者最先认识的是闭关最早的妙善和尚,谈起这位大和尚来,他的行为品德是很值得我们效法的,真有‘闻其风,贪夫廉,顽夫有立志’之概!因为他与笔者是小同乡,所以见面时无话不谈,关于他逃俗出家的一段传奇性的趣话,与本文无涉,这里暂不谈他,但说他未来普陀山前夕的一幕,在普陀山已传为笑谈的佳话。笔者因传闻不详曾亲自向他本人问过详细,现在把他告诉我的一段话写在下边,也可以做出家人的一个借镜。他说:‘我过去在常州天宁寺住禅堂,曾吐过几次血,后来到扬州高旻寺住,已经是第三期的肺病,人人都说无药可救了,承来果老和尚慈悲,有一座房子给我静养三年,不念佛,不参禅,不看书,不做事,一切放下,经过三年长期的修养,不可药救的三期肺病,已经不药而愈,不久就付法授记。二十三岁任高旻寺方丈,在位三年劳心焦思,身体又不好了,可是老和尚又不肯我退休,因此我就挂印而逃,摆脱了一切,无官一身轻,去过那行云流水的生涯。从此我可以为我己身大事打算了。那时逃到杭州灵隐寺挂单,讨一个殿主师当,在大殿上打扫佛殿,上上佛前的供水,闲下来还是看我的老话头(坐禅),寺主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也不希望有人知道我,我可以安心住下。可是好景不常,住了不到一个月,已经被人识破认出来了,灵隐寺的大和尚预备第二天请我到丈室吃斋,我得到这个消息,赶快打起包袱来又再开小差,一逃就逃到宁波阿育王寺挂单,当小门头兼打扫,每天扫扫落叶,除除乱草而外,还是参我的念佛是谁?满以为这一下子可以没有人知道我了。那知住不到两个月,有一天我正在园中扫落叶的时候,有一个曾在高旻寺挂单的禅和子,对著我纳头便拜,并说:“大和尚什么时候来的?”我真气他不过,为什么跑来打破我的饭碗,抛下扫帚,背起二斤半来又是三十六著走为上著,心想天下之大,竟无我容身之处,南海普陀山在海当中,恐怕没有人,认识我了,后来就来到普陀山在前寺挂单,那是民国三十三年,前寺上客堂里人多,又有蚊子虱子臭虫,天气又热,常住生活很苦,每天两顿稀饭,我并不怕饮食苦,蚊子臭虫实在吃不消,后来有一个茅蓬和尚介绍我到洪筏房讨念佛堂的单,我们到大殿拜佛时,他们正在敲钟预备上晚殿,那知有个老修行看见我,又是跪下来就拜,这一下子又把我急坏了,怎么海岛上都不容许我住下去?回到前寺就预备打起包袱来过海去,可惜天晚无船,洪筏庵当家圆空法师,又赶来坚请,不得已就到那里住了六个月,未出山门半步,后来就住在茅蓬闭了三年关。’

 

笔者听完这一段传奇式的自述,半取笑的对他说:‘和尚挂印而逃,弃方丈如敝屣,曹父许由之流也!’他听了也是笑笑。他的生活简单得一无所有,颜回箪食瓢饮的陋巷生活,人谓之大贤,今见妙善和尚的生活较之颜回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三十六年七月出关,住茅蓬,他是研究天台止观的,关于四教仪的教理他是无师自通,说起来头头是道。三十八年二月又在妙峰庵闭起法华关来,有一天笔者去叩关问道,在开示之余,我说:‘请问和尚每天用些什么功?有没有时间和我谈话?’他被我这一问,笑笑说:‘你不问我,我也没有算算时间,现在可以算一下:我每天诵一部法华经四小时,拜佛八百拜四个小时,静坐三枝香三小时,早晚两堂功课两小时,吃两顿饭两小时,睡觉六小时,共二十一小时,还有三小时可以与你们谈谈话!’笔者真是惭愧,看看人家,想想自己,出家以来,专打穷混,学德无成,马齿徒增,尤其是来台后,东奔西跑,美其名曰弘法,其实是阿弥陀佛,那里还谈到什么用功办道呢?

 

再有一个是寿冶和尚在百子堂闭关,提起寿冶和尚在国内是一位有名的大德僧伽,他是四大名山之一的五台山广济寺大和尚,也是上海普济寺的方丈。他曾经发无上道心,刺血写经,把舌尖和手指头剌出血来,写了一部八十一卷的华严经,他在百子堂掩关静修,笔者也是不把他放过,不时去叩关请示,他是江苏无锡人,出家的小庙子是在笔者的敝县——如皋,承他不把我当外人,也是无话不谈。他是研究华严五教的,在关房里很用功,他说每天夜间只有两个半小时睡觉,白天也不午睡,由此可见他老人家加功用行,解行并进的程度了。后因时局变动而逃到越南西贡去,现在又在那里建大丛林,广结众僧缘了。

 

更有一位尘空法师,他是在双泉庵闭关,法师是湖北荆门人,九岁出家,精研戒律,追随佛教领袖太虚大师前后达二十年,曾任汉藏教理院教务主任,数度主编海潮音,一生不做方丈,两袖清风,是一个道地的禅和子穷书生的样子,大师门下的穷弟子,他可算是一个安贫乐道者。他在三十七年来山闭关,关房是在后山四大房头之一的双泉庵,该庵当家性涌法师,也是笔者的小同乡,所以我也在双泉庵挂单自修与尘空法师同住一庵,他在楼下闭关,我在楼上自修,朝夕相见无话不谈,笔者无形中成为他的护关,我们共住一年多,更成为知音的道伴。妙善和尚、寿冶和尚、尘空法师,他们三人是同年生,那年都是四十一岁,有人说他们是西方三圣乘愿同来普陀闭关的,这句话我们也不可把它等闲视之。

 

还有一个关和尚是德圆老和尚,他是北京白衣庵的老和尚,他老的道德戒行都很不错,供养心特别好,在位二十年,不背大众私下吃一顿饮食,喜舍心也很大,贫苦无告的穷人,他都热心布施。他逃难到普陀,住在百子堂寿冶和尚处,想闭关没有人成就,因为梅福庵当家庆耀师,也是笔者的好朋友,所以我介绍德圆老和尚到他那里闭关,这几处关房,这几位大德,不但可称为佛教僧众的模范,而且可以说是人类善良的慧星。这虽是一席之地的关房,而他们的德光却能照耀十方。古人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笔者因为常常不断的亲近这些关和尚,所以自己在山上也发了两天露水道心,到台湾来,奔波各地为人忙,生活不安,住处不安,有时还在文字上讨活计,这一点露水道心,也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想起来真是可怜!

 

七九  普陀山待重整圣地

 

从三十八年下半年,普陀山就开始现出名山将失的征兆。真是无情有知,草木变色,天上的殒石掉落到前寺库房里:有一天前寺大和尚上位(住持上任),正在斋堂里过堂,忽然屋上挥下一片瓦来,把大和尚前面香炉打破。最奇怪的是前寺佛前的琉璃灯是很大的,本来能贮好几斗豆油,有一天忽然老鼠把吊灯的麻绳咬断,琉璃灯掉下来打碎,先从韦驮菩萨面前的琉璃灯咬起,这就表示护法韦驮要离山他往了。山上从来就不曾有这种现象,所以我们当时就知道这是不好的征兆!佛前的油灯是日夜常明的,慧灯常明,这是象征著佛光普照,佛日永辉的意思。现在偏偏有老鼠来把绳子咬断,把佛灯打碎,分明表示要慧灯熄灭,佛日潜辉了。换句话说:就是普陀一定要遭难的,所以菩萨预先暗示。

 

八十  导游普陀全山

 

在太平时中外的善男信女们,礼佛游览者,四时不绝,出家僧侣,参访朝拜者,亦是三五成群,络绎于道:随时可以赶斋,到处可以化缘,号称罗汉境界,海外家风。相传二月十九日为观世音菩萨圣诞,六月十九日为菩萨入山出家之期,九月十九日为菩萨得道之期(均为农历);三期中尤以二月大香会期为最盛,六月则游山避暑者较多,盖海洋空气流通,气温调匀,暑天中午最高温度不过华氏八十五六度,早晚必凉,且有海水可浴,宜于消夏。有很多接待香客的大院庵,招待避暑旅客的设备也很完善。九月则称小香会,香客较少,并无拥挤之苦,秋高气爽,玩赏最宜。每届大小香期,上海、宁波、温州、海门等处,均有轮船,直放来山;内地各省,均须先到上海搭船,或转宁波,则终年有船直驶沈家门,距山只隔一海峡,帆船顺风时,一小时可到。

 

山上有三大寺,庵堂八十余家,均可招待香客,大都设备完善,宽者能容数百人,一遇香期,山中恒集数万人,食宿均可无虑。游客抵山时,码头有肩舆可以代步,若有熟识处所,可以迳往下榻。若系初到,原无目的,可就本书所列各寺庵,随诣一处,寺僧都很欢迎,大有宾至如归之概;行脚僧则以前后两寺,为云水挂搭之所。住定后,或朝拜菩萨,或游览圣迹(大多参拜兼游览),若无向导必迂曲往返,或有遗漏之憾;今读此书,再阅导游,定能明如指掌。笔者把全山主要寺庵景物故事名目路线,一一述明,用作导游。惟各人所寄住之地方不同,出发之点有异,而主要的路线则同,试以前寺为中心,分前山后山两大干线及洛迦山,作三日游程。

 

第一日先游前山,普济寺为全山供奉观音之主刹,开创最早,规模宏大,为朝山者所必到,大殿之神运已见前文,中供观音菩萨坐像,座下有小龛,藏有十八金罗汉像,须请殿主师把锁开下来,用烛火方见。七千斤重的草绳吊大钟亦见前文详记,大寮有千僧锅,罗汉锅等大铜锅三口,大者一次可煮米多石,可供千余人食之不尽,其余陈陈相因,永不间断;有时僧多粥亦多,有时僧少而饭反少,而米固未增减,诚不可思议之事也,此出点即前文五百罗汉来普陀与菩萨圆法的来因。出寺向右有积善堂、晏坐堂、承恩堂、锡麟堂、息来院、土地堂(供山上的土地公),西上可观天柱峰、达摩峰、或沿石道西行缘白象庵、修行庵、圆通庵、梅福庵(有梅福井传为梅子真炼丹处)而至灵石庵,参观磐陀石(又名金刚石),说法台、二龟听法石、五十三参石等;南下经大佛头、金刚洞、观音洞、芥瓶庵、而达海边。或由前寺向西平行,那是经磐陀庵(门前有一大放生池)、普慧庵、宝莲庵、清虚阁、伏羲庵、而达金刚洞,北上至磐陀石、再回至海边。沿海岸向东行,至福泉庵(天后宫)、西方船(钢筋水泥所建船亭一座,悬于海岸,象征慈航普渡到彼岸之意,用意颇善,惜乎内中含有先天外道之气味,实是美中之不足也),再前行经广福庵、慈云庵(即供短姑处),而达道头(上山码头)。此时或由妙庄严路经佛顶山下院、海岸庵、白华庵(有竹禅壁画甚多)、三圣堂、而回前寺。或更东南行,至南天门,转经金沙至佛首庵、观音眺、西方庵、再转紫竹林、潮音洞(此洞古时灵感最多,在此可听潮音之怒吼),再转西北,经西竺庵、普门庵、正觉庵、天福庵(即总统所住之处)、天华堂、百子堂、多宝塔、莲池庵、而回前寺。

 

第二日由前寺出发,向左经普陀街,有药师殿、澄心堂、龙王宫、法喜院、清一堂、大悲殿、兴善庵、法如庵、洪筏房,至此或左上至法华洞、东天门、妙峰庵、南下至金仙阁过后山。或由大道直行至仙人井、金仙阁翻岭过后山,顺大路经悦岭庵、鹤鸣庵、大乘庵(后殿有卧佛长达数丈)、常乐庵、香林庵、长生庵、光熙亭、新清凉、雨华庵、禅那庵、龙寿庵、旃檀庵、双泉庵(庵后有双泉,吃之不尽用之不竭)、海曙庵、积善庵、伴山庵、定慧庵、上清凉(已塌),常明庵、转下过弥勒庵,杨枝庵、而达后寺(法雨寺)。后寺有大铜镬重万斤,能容米二十四石(详情已见前文另题介绍)。出寺由左上山,一路石级铁栏,且行且住,回首东望,海阔天空,经雷祖殿、云扶石(刻有海天佛国四字),而达佛顶山慧济寺,为三大寺之一,其规模亦甚可观(见前专题介绍)。山后东北面有法喜庵(产茶为全山最佳者)、舍利塔、云水洞、天竺庵,均隐修之佳地也。出寺由山岭向东行,经菩萨顶、光熙峰、狮子洞、古佛洞过飞沙澳而至梵音洞,在此可叩求菩萨现相(灵异均见前文专题介绍)。转经飞沙澳,沿海边行,过极乐庵、羼提庵、经千步沙金沙布地,软若兜罗棉,且行且观潮,至朝阳洞(观日出),折返仙人井,会原路归前寺,此为全山之大概也。详略当视游者之精神与兴趣及个别之因缘自择焉。全山茅蓬甚多,不及备列,路旁多有立石标名,倘具慧眼而虚心访求者,自可随处参叩。地灵人杰,名山胜地,宜于养道,当不乏大德高僧潜修其间,而真修之人,每多隐晦韬光,不求人知。如谛闲法师曾于光绪二十五年来山住茅蓬(即莲蓬),民初太虚大师在山闭关后,曾静住于禅那庵;至于印光大师在山住三十余年,则人所共知也。

 

第三日可雇帆船往洛迦山,经莲花洋(据云有二十四个莲花浪),翻腾汹涌,船之颠簸亦甚,惊心动魄,洪波巨浪,荡浴日星,水分五彩色,亦奇观也。山上有景,曰水晶宫,有茅蓬四:曰妙湛、曰圆通、曰观觉、曰自在。其下为洛迦门,舟楫之往来闽广外洋者必经此,东北角上设有灯塔,明时屠隆有诗云:‘荧荧一点点迷津,光夺须弥日月轮,万劫灵明应不灭,五灯传后与何人。’

 

最后几句收场语

 

笔者不敏,七画八涂的写成这本小册子,最初本来想写成一万多字,把普陀山的传奇感应略为报告一下就了事完结,那知‘伸头容易缩头难’,想不到我这个不登大雅之堂的臭文,竟得到不少读者的欢迎。有些同参道友们,知道我是懒王精,劝我不要懒惰,把有关普陀山的人物故事,详细写出来,可以出一单行本问世,以供初机学佛者对普陀名山有一认识,还有未去普陀山者得一指南。因为师友们不断的打气,因此我也忘知鄙陋,鼓起勇气来,乱七八糟的混写一阵。

 

笔者在‘开场白’一段文中就表明自己身份,同时也说明写本文的目的,从没有妄想企图舞文弄墨,作书立说的以作家自居,因此预先也没有什么计划,去加以分门别类,立什么题目,有什么步骤?而是想到那里写到那里,真是杂乱无章。仅就参考普陀小志和自己记忆所及的把它写出来,当然没能写出什么好景妙文来,至于挂一漏万,更是有的。好在我这个东西没有一定的限制,能多能少,文中不无对人对事有说不到的地方,还祈读者原谅。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