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信仰 > 菩萨信仰 > 观音菩萨 > 正文

观世音菩萨灵应事迹实录(三)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23)

十二指肠溃疡,诵咒抛开药罐  许金环  十多年前的我,原是身体弱又加上产后失调,弄得我更是孱弱,整天…

十二指肠溃疡,诵咒抛开药罐
  许金环

  十多年前的我,原是身体弱又加上产后失调,弄得我更是孱弱,整天不是头晕就是脑胀,要不然胃痛以及彻夜失眠,经过中、西医的医疗与诊断,均认为是严重的贫血及十二指肠溃疡,并且趋向于神经衰弱。天天不是吃药就是打针,到处求名医,指望身体康复,也不知花了多少金钱,真可称为十足的药罐子。人总是希望身体健康,好好享受人生乐趣,偏偏我的身体这样糟,于早又到处求神问卜(当时笔者尚未皈依佛门,不明佛、神之别,也不懂病是前生所造之业的果),但也无补于事,就这样浪费金钱与精神的折磨,依然我还是离不开药罐子。
  在三年前有一个奇妙的机缘,偶然看到一本小册子国语注音大悲咒,我好奇的翻阅,除了咒文之外,还有念诵法的说明,及各种治病的感应事实,我如获至宝,念不释手,依书上所说的方法念大悲水,自己饮用。不多久,冥冥中把我多年来的药罐子扔掉了,痼疾不药而愈,这是我本人经过的千真万确的事实,只好信不信由你。从此以后,心情开朗许多,每天早晚虔诵大悲咒。我还为信仰佛教的初学者教他们念。说也奇怪,亲友当中经过我念大悲水治好慢性病与吃药吃不好的怪病,不知有多少。这确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的感应呀!盼望徘徊在佛门之外的信士们,不要再犹豫了!真正的信仰才是宗教的主旨。愿大家同声常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六十六年十月卅一日,慈云月刊二卷四期)


  严重烧伤及车祸昏迷得救重生

  泰安法师

  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处处示现灵感。台北市佛教会理事长泰安法师讲了两则近年的事迹。
  民国五十七年九月,一位新店的青年王永吉,当时服役军中,适逢休假返家,修理家中瓦斯,发生意外烧伤全身达百分之六十八,报纸的报导,使熟识的新店广明寺真光法师在中坜洽事看到报,急忙返回台北,赶到耕莘医院探望。这时王战士由于吸入过多瓦斯,渗入血液循环,经过吸血,而全身又现肿胀流汤,昏迷不醒,住院二月余,医师已不保能医。泰安法师赶到,虔念大悲咒,由夜晚九时至十时半,次日八时,王战士已醒了,下午二时能起床小便,又睡至隔日二时,伤势转好,一星期复原出院。八位医师护士惊讶得向和尚合掌!王永吉先生俗名阿安,接受本刊访问时表示,观音菩萨灵感事迹太多了,不知的人以为迷信,其实是事实,但这不应临时祈求,平时就要修善心,做好事,造善业,佛祖才会暗中保护,大劫化小劫。
  另外一件灵感事迹,台北市泉州街有位中药商叫张建春,在六十七年八月,他二十一岁的孩子发生车祸,送到台大医院急诊室,住院廿余天,昏迷不醒,眼睛已不会动,医生护士都说没希望了。真光法师连络到泰安法师,赶到病房念大悲咒四十分钟,手已能举起,次日能说话,过两星期康复出院,现在人好好的在做事。(六十九年二月十日,慈思周刊总六十二期二十四号)


  大悲净水起死回生即将埋葬神奇复活

  周杨慧卿

  民国二十七年春,外子庆光奉命以督学名义,兼任贵州第三中学校长,携带眷属住在铜仁。三十年转任考试院参事,自己前往渝都。次年我发心念佛,持诵观世音菩萨大悲咒。依照善知识的指示,半夜携带儿子乘竹筏到铜江中流,取得净水一瓶,早晚各念咒七遍,病患喝了此水,病都好了。章县长夫人患白喉,服药无效,饮下此水,霍然痊愈。三十五年春,我由铜仁回京住在兰园,大悲水仍未用完。夏天我带儿子们随外子到南昌江西省教育厅任所。观世音菩萨圣像暨大悲水留在兰园住所,叫境儿(当时就读中央大学)每日焚香礼拜。冬天,侨务委员会统计主任钟养轩的三岁儿子患高度烧热症,住中央医院十多日,不治死亡,医师咐吩他赶快收尸埋葬,再三催促。养轩不忍,故意拖延,与夫人到外面痛哭。忽然想起我曾对他们说过观音菩萨威神之力,不可思议。于是深夜前往兰园,向境儿要大悲水,焚香礼请而去。首先为孩子用大悲水摩擦颜面口鼻,接著擦胸腹手脚。养轩很疲劳,倚靠床沿入睡,忽觉孩子摩碰他的身体醒了过来,于是再替孩子摩擦,并撬开其牙关,而以净水灌之,不久,已能转动呻吟,不久已会喊肚饿,讨东西吃,养轩夫妇大喜过望。次日早晨医师到来,严厉责问,为什么还不收尸埋葬,他们告诉医师,孩子病已好了,而且能说能笑了,医师一看,果然不错,很是惊讶,寻问是什么药,能起死回生,养轩拿瓶水给他看,医师不相信,拿去化验,一无所有,因为菩萨威神妙力,实在无法化验得出。龚女士(钟夫人)原为基督教徒,因此灵感,特别带孩子到兰园叩谢观世音菩萨。(四十一年二月廿五日,人生杂志月刊四卷二期)


  一杯净水,恶犬驯服

  周杨慧卿

  民国三十年春,外子庆光,御国立第三中学校长职务,到重庆担任考试院参事,我们母子仍住贵州铜仁。当时有一邻居徐健飞君,江苏宿迁人,为一中医师,家中有只母狗,非常凶,时常咬人,来诊所病患怕狗咬,常裹足不前,徐君因此狗妨碍营业,想杀掉它。我因这只狗有七只小狗,如果杀掉它,狗子很是可怜,屡次劝阻徐君。可是这只母狗照旧时常咬人,一天,一切都已准备即将击杀母狗,我要求试以佛法,于是取净水一杯,念大悲咒七遍,搅和在饭里头,喂给母狗吃,一手轻抚狗背,告诉它应改变性情,不可再咬人。狗吃完后,摇摇尾巴离去,果然从此驯服不再咬人。徐君平日也信佛,叹著说:一杯净水,恶犬驯服,佛力真不可思议!此后,狗常到楼上听我念佛诵经,叫它下楼,立刻下去,好像听得懂,并且表示感激的样子。(四十一年八月一日,觉生月刊二十六期)


  弥陀圣号暨大悲咒愈我父亲麻痹症

  李孔刚

  七月十七日凌晨,正熟睡间,父亲突然叫我:孩子!快起来!…….我得了半身不遂症!听到这话,好像晴天霹雳,翻身起床,只见父亲面色苍白,两眼直视,手脚僵硬,呼吸急促,情况危险。眼看父亲病苦,心痛如割,来不及详问病因,赶忙去请平常为我们父子义务看病的蔡老先生。
  蔡老先生与我们交情很深。虽不是从事医业,但是精通医理,有时也为亲戚朋友们看看病。我们父子患病,不管轻重,经他诊治,没有不好的。所以这次自然又是请他。他依然很热心,亲自来诊断。他按脉时,态度很自然,见此情形,稍为放心。送蔡老先生回家途中,询问我父亲病况有无危险,只见他面现忧容,说这次病势很严重,要我特别注意照顾,并说对这病没有把握,建议将我父亲送到台大医院治疗。我也知道家父此病不比平常,再经他这样叮咛,真是忧心如焚。但因病势沉重,时间促迫,不允许我作其他打算。于是将蔡老先生所开药方,买了一帖回去。
  回家途中,思潮起伏,万感萦怀。但一到家门,非常意外,父亲非但没睡在床上,相反的,正在屋内度著方步,一看我回家,含笑著说:孩子,我的病现在减轻了,手与脚也软些热些,麻也好得多了。一听这话,高兴得流下泪来,用手摸摸父亲的手脚,真的比早上好了许多,我高兴的问父亲:怎么好转的呢?是不是吃了药?父亲见我脸上汗泪并流,汗水湿透衣裳,不立刻答话,要我脱衣盥洗,喝杯水,才说:你出去后,我的手脚更加麻木坚硬,脸上也一样,但是神志还算明白,想到我们两人相依为命,如果我有个好歹,不是留给你无尽的哀痛?就算侥幸不死,身体残废,也将给你增加更大的苦难和折磨,忽然想起我们父子都是皈依三宝十余年的虔诚弟子,家中又正好供奉著阿弥陀佛,所以我便用至诚的心,念著阿弥陀佛圣号与大悲咒,向阿弥陀佛哀告,达两小时之久,就这样不知不觉中,病好了许多,你赶快在阿弥陀佛前,诵念圣号及大悲咒,替我消灾除病。听了父亲的话,转悲为喜,但掩不住内心的羞愧,我只是忙乱的瞎慌,竟忘了阿弥陀佛圣号与大悲咒的救灾救难大神通大法力,真是舍去正路不走的傻瓜行为。家父见我如此表情,了解我的心理,就说:这并不是你的过错,更不是你对佛菩萨没有诚信,我患了重病,你赶忙去请医生,这是当然的,也是做人孩子者应有的直觉表现,你并没有过错,不过显然平日念佛持咒功夫还不纯熟,今后当然更要祈求佛菩萨的保佑。在频繁的灾难中,我们父子俩履险如夷,逢凶化吉,都是靠诸佛菩萨的护持所致,你不要再迟疑,赶快照我的吩咐去做。于是我每天早上、中午、晚上在阿弥陀佛像前,必恭必敬,行九拜顶礼,敬念著圣号及大悲咒,连续两个月,从未间断,家父的病,日渐康复,现在面上麻木已除,手足运用也很自如,起居饮食都很正常,并且恢复上班已十多天了。
  从此,我更加服膺阿弥陀佛圣号与大悲神咒的法力无边,神通广大。试想我父亲这病,本省罹患的人,到处都是,凡是染上此病的人,一时都难治好,既使集合中医西医的能力,加上针炙电疗技术,也只能治到可以扶著拐杖走路,却很难完全恢复健康如初。反过来,看看家父,既没有作内科治疗服药,也没有作外科手术,只有仰仗阿弥陀佛圣号及大悲神咒,竟能治好他的麻痹症,真是太神奇了!今后,我父子自然应该更加努力,勤谨修持,恭敬报答佛菩萨慈悲的恩泽。又因这件事,可以显扬学佛必有福报的至理,不应隐而不宣,因此不顾文笔拙劣,借本刊园地报导出来,公诸同教及社会。若有谎言欺骗世人,愿堕落泥淖尘沙地狱。(四十七年十月十五日,中国佛教月刊三卷二期)


  车祸重伤昏迷半月诵咒重生

  慈云编辑委员会

  谢瑞村,本省人,现年五十二岁,家住永和竹林路。民国六十五年十一月,在他四十九岁那年冬天,从新竹返回台北途中,碰到严重的车祸受了重伤,被抬送到台北仁爱医院急救。当时医师检查结果,发现脑出血,而且血液流入脑部压迫神经,使他陷入昏迷状态。当时的情况已到了无法挽救生命的地步,甚至连医师也一再强调已经回天乏术了。当时他任教于永和网溪国小的太太谢秀霞居士,在车祸发生后,每天都在观音菩萨像前持诵大悲咒,祈求菩萨能慈悲加被,以挽回丈夫的生命。这样持续不断地连续拜了十五天,她的丈夫突然从死神的怀抱里醒了过来,这简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在医学上说,他患的是严重的脑出血、脑震荡、瞳孔放大、神经反射消失,这种情况在医学判断下,是不可能再出现生机的,可是事实上他的确醒了过来,而且病况一天天地好转,身体也逐渐复原。这种不可思议的奇迹,不是观音菩萨救他,还能作什么解释呢?(六十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慈云月刊四卷五期)

 

 

第二篇 虔诵观世音菩萨圣号的感应事迹

 

 

夫妇同蒙救护
  煮云大师

  台中后里乡月眉糖厂总务课长钟灵毓夫妇,过去都曾得到过奇怪的重病,中西医束手无策。钟先生在床三月不能动弹,大小便都在床上,烂破了三条垫被,臀部皮都烂掉了死去三天,房东一再催促,办理后事。全家各亲友一致衷痛,见人已死去,起死回生已不可能,但他的母亲和他的太太每天在观音菩萨面前跪拜,求观世音菩萨慈悲救护,结果钟先生经菩萨救治,不药而重生,并且恢复了健康,因此而引起了中外医学界的啧啧称奇,一致称赞佛法的不可思议。
  钟太太在她生第五个儿子时得了重症,送到铁路医院去住院,院方认为这是不可救药的,乃把她移到太平间去等死,据她自己说:在太平间中与她患同样病的人,连她进去有四个人,都是患上同症,两天之中死去两个人,她这时心中只有一句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默诵著,同时全家都求菩萨慈悲拯救。奇怪得很,其他的三个人都死去了唯有她一人病好了。(病患者的指南)


  瞎子竟重见天日

  煮云大师

  不多久以前,在京沪路中点的常州天宁寺有位双目失明的出家人,当然,处处都感到不方便,痛苦万分,后来经寺内住持和尚教导他每天拜佛,念诵救苦救难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圣号一千声,诵法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日子久了,一定可以重见光明。但失明的出家人,学诵困难,仅学念了普门品中的四句偈语:无垢清净光慧日破诸闇能伏灾风火普明照世间
  这一位失明多年的出家人,依了住持和尚的话,每天专注,一心一意的在虔诚的念诵,经过数月的时间,一天忽然重见天日,破除一切障碍。此人仍活在人间,是我亲眼所见的事实。(病患者的指南)


  断腿不药而愈

  煮云大师

  有一位徐性甫居士,(现已在台出家)他在上海被大卡车撞倒,摔在电路灯杆上,把两腿都打断了,在上海医院治疗数月,始终无法治好,后来把他运回沈家家中静养,终日不能动弹,痛苦非常,所幸他家全信佛,他的妈妈和他姐姐以及妻子等,每天在佛前拜佛许愿,同时也叫他自己念观音菩萨,他也惟有一心的默念圣号以消业障。有一天,菩萨示现一个女人,身穿黑服,头顶蓝布,梦中教他把两脚伸出,替他抚摩伤处,痛苦万分,从梦中痛醒,一无所见,觉得两腿能够移动,他自己还不相信,故意把脚直伸著,毫不觉痛,他这时才知道数月以来医院治不好的两只断腿,已被菩萨治好,真使他欢喜得心痒难抓,感激得热泪直流。第二天,他的太太把面盆水仍然送至床前给他洗脸,他把被单一掀下床就跑出去门外大小便,把他太太吓慌了,连喊:不能跑!不能跑!这时全家都出来看他,以为他疯了,赶紧扶住他,恐怕他站立不稳倒下来,经过他说明夜梦观世音菩萨现身治病的事,大家才知道他的病已不药而愈了,因此他终身吃素念佛,以报佛恩。(病患者的指南)


  怪病霍然而愈

  煮云大师

  前高雄要塞司令吕国桢将军,对佛教亦有研究,惟他的夫人吕黄义民,受了新式教育的影响,向来认为佛教为迷信,当然更不肯相信菩萨的灵感了,可是由于菩萨的慈悲,挽救了她,使她不得不皈依三宝。
  吕夫人某次在某军事领袖家中,突然患起奇症,痛苦得无法忍受,当时即倒在床上,悲号狂叫不已,连床都下不来,更不能上汽车,结果无策,只好找来一部大卡车,连床带人一并抬上大卡车。送到医院,经医生打过了麻药,使她昏迷,才算从床上把她移到医院的病床上去。
  经过三个多月,根本无法见效,孙立人将军夫人张清扬女士以朋友的立场劝她念观音菩萨,她也只有遵循朋友的善意,虔诚的念圣号。谁晓得竟即转轻,后日日念佛,果然恢复健康。吕夫人惊喜万分,乃将这事告诉某军事首长,这位首长认为这是她拜佛运动,乃使病转愈,这句话说得颇为合情合理又使吕夫人减低了信心,她回到高雄,原病又发,天天到医院中去电疗,始终没有办法痊愈,后又经孙夫人劝导来凤山莲社皈依了佛教,虔诚的拜佛诵念圣号。某一夜梦见来莲社参加念佛会,一女士执一杯水交她喝下,此女士并告诉她如喝下去病即可转好。她很欢喜的喝下去了,不觉醒来乃是一梦,说起来真不可思议,吕夫人大病不药而愈。(病患者的指南)


  高山求戒信女奇迹

  煮云大师

  陈妙珠居士,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现已受了菩萨戒,成为一大护法,长素诵经,修持极为良好,因此在她一生之中,得到菩萨的庇护更多,每次困厄,均能转危为安。
  民国四十三年,她参加狮头山传戒大典,她当时体弱多病,行路都感困难,可是去狮头山,要登二千多级的山阶石路,如果以一健壮的青年人来登此山,也会感到吃力,疲困不堪的。以一患病的妇人,更是困苦的事了。然而她求戒心切,顾不得这些,仍然提高信心,鼓足勇气的独自登山。当她迈上了一百多级时,两眼正冒金光,头晕目眩了。但她仍然不惜一切的往上走,在这时,已是一级一级的往上爬了。又走到八百多级时,已经不支倒地,这时候,左右没有一人,可说是身处深山之中了。她向前望望,前路遥遥,回头看看,也是归路遥遥,陷于上既不能下亦不能的苦境之中,而且身体已忍受不了,万分的疲劳,甚至连喘气都感到费力,她在这时,只有把生命交付给菩萨,求菩萨保祐,于是静下心来,一心不乱的默念圣号,一遍又一遍,念了二十多分钟,居然出现了奇迹,眼亦不花了,腿也有了力气,于是鼓足勇气,一登而上,不知不觉中,竟也到了元光寺,并且赶上最后的报到时间,菩萨的灵感,从这些事实中,可以看出,真是不可思议。(病患者的指南)


  肺痨患者有求必应

  煮云大师
  肺痨患者因念观音菩萨圣号而恢复健康,更是多得不胜枚举。在凤山有一位少校军官丁振群居士,患上肺结核症,经医师诊断已进入最严重的阶段,咯血情形极为厉害,在目前说起来,对肺病还没有特效药(当时没有,现在有了),尤其对重患者更是束手无策,这位少校军官在绝望中皈依了佛教,并发下誓愿说:如病不见起色,就是我的信心不诚!于是终日一心不乱的诵念观音菩萨圣号,未出半月,竟霍然而愈,这犹不算稀奇,病好了再照X光,连一点痕迹都没有,本来凡是肺病痊愈者,均必留有钙化的痕迹,而他却是异乎常人,一点影子都没有。可见诵念菩萨圣号功效之伟大了。(病患者的指南)


  心脏病危将死,菩萨净水回生

  乐建吾
  民国六十五年,香港有位朱心莲居士,有个儿子得了心脏病,十多年来只好带病工作。有一次来信说明病况危殆,已陷入绝望,恐怕没有法子挽救了,并请母亲代为准备后事。心莲居士接到此信后,心里非常难过,母子相聚一场,总是前生有缘,但由于她是很虔诚正信的三宝弟子,反而倒很镇静,唯有虔诚求佛菩萨救命而已。忽然她想起来,如果病人在危急时期,则诵地藏经,当即发愿诵地藏经七天,每天一部。她儿子正在生命将尽之际,实际上他自己也知生命危在旦夕,恰巧医生来看他,他就与医生握手告别。此刻又忆起母亲平时说过,若人临命终时,持念阿弥陀佛圣号,即可往生佛土,方念之际,很自然地脱口念出观世音菩萨,菩萨即时现前,放大光明,坐宝莲花,乘五色祥云,穿著大服,圣貌如同母亲,只见菩萨以杨枝蘸净瓶甘露水洒他心口患处,患处得到无上清凉舒畅,一切病征,如气闷、喘息、疼痛,都一扫而光,而他再指那一处不舒服,即蒙菩萨用甘露水洒到那患处,那患处随即清凉舒畅,就这样死里逃生拣回性命。不久,医生再来诊断其病情,完全与正常人一样,简直令人难以相信,只见医师啧啧称奇,莫知所以。
  此后数年内,每作观想观世音菩萨,菩萨即现其前,而所历之难凡三次,皆蒙菩萨冥冥垂祐,而能一切无碍。如此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恩德浩瀚莫能穷,借此披露,以彰圣德。(民国六十六年六月三十日慈云月刊十二期)

 

找回失物
  唐启扬
  骄阳把沥青路晒得软绵绵的炎夏,一天下午五点多钟,一位六十开外的老夫人,利用太阳西下的凉快时间,正忙著在住家后面的一块小菜园里除草洒水,眼看园中的空心菜,莴苣等欣欣向荣,长的蛮快。她面露欣喜的表情,不知过了多久,抬头一看,四周天色渐黑,不禁心里一急,加快脚步走往园外,刚急忙走到隔壁篱笆边,有一支较长的晒衣竹竿突出篱笆外面,一不小心,头部正好撞到竹竿尾端,迅速擦过左脸及左耳,觉得一阵剧痛,人差点儿晕过去,赶快定一定神摸摸左耳,还好并未流血似无伤痕,不禁脱口一声
阿弥陀佛;但挂了十多年的金制小耳环却不见了。老人家不免紧张万分,赶忙俯视四周园地,全力搜寻,奈因时值黄昏,天色转暗,菜园遍地青菜及杂草,那玉米大的小耳环怎能找到呢?找得头昏眼花、心情焦虑又有什么办法啊!忽然老夫人想起,何不求求早晚礼拜念诵的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帮忙呢?灵机一动,即合掌闭起双眼大声求道: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弟子不小心撞到竹竿,遗失了心爱的耳环,心慌意乱遍寻不著正处困境,敬请慈悲的大士赶快显显威灵帮弟子找回,感激不尽。如此诚恳观想祈求了一会儿,张开双眼探视身边,啊!前面仅伸手可到的近处地上,那黄色闪闪的小东西不是找了半天始终未见的耳环么?

  真有些不敢相信,得来全不费工夫,确是信仰的奇迹!原来耳环是分做三个部份组成(挂在耳珠上面的一粒及下面的一片金属品,中央再以一个小螺丝钉嵌住),如今耳朵并未破裂受伤,可推知耳环必定是撞击而离开耳珠时自动分解,散失各处才对。现在竟然三个小片完整无损地聚在一块,摆在眼前地上,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不但保祐了老人家的脸及耳朵毫无受伤,更替她找回了耳环。亲爱的读者们!您猜她是谁?她就是我家母,一年前发生的真实灵异事迹,您有机会碰见她,一定会对此得意的往事津津乐道呢!(民国六十六、九、三十,慈云月刊二卷二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