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信仰 > 菩萨信仰 > 观音菩萨 > 正文

观世音菩萨灵应事迹实录(六)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23)

我信佛的因缘  周星元  编者按:本文为周星元先生所作,分几期刊载于菩提月刊,原文甚长,为节省篇幅,…

我信佛的因缘
  周星元
  编者按:本文为周星元先生所作,分几期刊载于菩提月刊,原文甚长,为节省篇幅,仅将其中菩萨灵感事迹的部分,节录如下:


  (一)菩萨显示愈我恶疾
  民国三十八年,大陆局势逆转,随部队由桂省转入越境,次年又由蒙阳转运至富国岛。我抵富国岛不久,染上风湿麻痹症,右腿麻木,走路没准向(不听指挥),传令兵代我找来一根藤子,作为手杖,我深知此病不易治,苦思莫得其法,是日午夜,在似梦非梦中,听到自病自医之言,自右耳传入,我次早即三时起床,洗脸后出外运动,运动后仍回到床上,于不知不觉间想起打坐,那时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单盘、双盘,糊里糊涂地,把左腿放在右大股上,脚跟紧靠右胯骨,两脚拿向上,左手抱右手,手掌向上,两大拇指相接触,置小腹之间,即肚脐下,背脊挺直,头与我们立正时一样,惟两目微闭,向下视,这是我自己发明的(因我平生没听人说过,亦未见过,更没看过有关静坐的书籍),可是刚一上坐,不到三分钟,头上的汗珠有如黄豆大,滚滚而下,全身汗水如注,忍痛坐了三五分钟,即把左腿放下,改盘膝而坐,口念观世音菩萨圣号数百声,天色微亮,即下床持杖上山运动,下午晚饭后,亦然,这是我第一天的自定功课,第二天有同室住的何君光辉,亦发生与我同样的病症,但他有人事,马上送医院治疗,我是个孤臣孽子,谨遵菩萨的指示,自病自医,每日按照规定功课,实行不变,并决心不打针,不服药,实行三个月后,病势如旧,既未愈,亦未加重,但那位与我患同样病症的何君呢?其病状似有加而无减,初入院时可以杖行,继则扶走,再则要人背负,尤其可怕者,两条小腿渐渐缩小,至一年后两条小腿干枯,已成残废。相反的我的病势,不但不曾加重,而且日见好转,虽未完全恢复,然可行动自如,不过不能久站而已。至于静坐的功夫,亦觉渐有进步,早晚二课时间,亦较以前增加,惟汗水依然直流,但身心比以前舒畅而恬静,尤有不可思议者,每于静坐中,时听到有声言自右耳传入,或见到字,其字简而意深,其应验奇异,有一次,我见到乘某船,由富国岛回台湾,这是在几个月前就映现,为使印证起见,特向同屋住的好友黄震说,我们快要离开此地了。时间迅速,两个月转瞬过去了,有一天在吃午饭时,黄即向我说,您的感应恐怕这次不灵了吧!现在已到农历四月十五了,我说还有半个月等到月底再说吧。午餐后我照例的睡觉,我刚躺下,听到飞机响,还未睡觉,黄震即在我门外大声的呼唤,快起来……,手持一张纸条说:你看,这是李总队长写的,刚才司令官由西贡飞来,手令各部队,一切工作停止,准备回台湾。我们同屋共住四人,都异口同声的说我的感应真灵。这个喜讯传开出去,大家莫不欢欣鼓舞,一个在童兵队教书的贵州本家,跑来对我说  我精于奇门遁甲,硬要我教他,但我坚决的否认,而他始终怀疑,(据说富国岛曾经去大陆的和尚,亦知道我们今年要走,惟未说那一个月可以走),我是总处为最后一批,时间决定在四十二年蒲节后,第三天,预计国历六月十七日可抵高雄港。我们进入越南的蒙阳,是在卅八年十二月十七日,忆我初至蒙阳时曾梦见高宗伐鬼方的易经课,当时我很怀疑,待四十二年六月十七日船靠高雄港,恰恰为三年六个月,一天不多,一天不少,真是不可思议呀!(五十六年七月八日,菩提树月刊一七六期)


  (二)观音救苦
  我于五十年春,突然患肚泻,竟一日达廿余次之多,且连续不止,使人的体形及颜色大变,邻居有见而不识者,但尚未倒下去,且行走自如,不须人扶,而每日早晚二课仍照旧实行,从未辍断,不过有时正在礼念,要去厕所,甚至中间要停止几次才能完成一堂功课的,正在这紧急时,我忽然忆起印光祖师圆寂前,正像我这病症一样,把肚内的秽物拉尽,使这个臭皮囊,变为清净而往生净土。我想到这里,马上提笔写限时信一封,寄木栅一个老友,请他赶快来办理善后,并且拟妥遗言,及自挽联如下:生从那里来,六道轮回谁识得,死往何处去,九品莲华我自知(我何时往生此联不改),讣闻亦拟妥,一一安排停当,准备往生,等到第三天,病势稍缓,有邻居臧德富者,曾充军医,劝我往台北石牌荣民总医院诊治,并自愿作护送人,代办一切手续,在人情的感动下,我允予去荣民总院检查,经检查结果,要我住院用手术治疗,我问医师患什么病时,医师说是疝气,又名小肠气,要我赶办住院手续准备用手术,把一切手续办好,住进三楼十二号病室,住院的同志们,都是些开肠破肚的奇怪病症,同一病室的一律是些割胆、割胃、割肠,各种大小手术,不一而足,但与我患同一病症的却只有一个,年龄亦相似,经过各种各样的检查后,时间已去了一星期,第八天的下午,护士小姐来说,今天下午不要吃东西,准备明天开刀,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即将佛号停止,改持南无观世音菩萨圣号。是日上午,同一病室,另一位患同一病症的患者先开刀,我轮到下午,并闻听那位动手术的患者,在手术室呼天叫地。痛苦万分,听到这消息后,无形中给予我心理和精神上一大威胁,然事已至此,只有加紧念观世音菩萨圣号,经几分钟后看到一尊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白衣菩萨,坐在如伞盖大的美丽莲花上,在我头上出现,但时间不久即逝。下午二时半,换上绿衣服,被用车推进手术室,一进入手术室,就等于入了屠宰场,把你翻来覆去,因用半身麻醉故,我心里很明白,在绿色的灯光下,我闭上眼睛,任其所为,但我心里,仍在默持菩萨圣号,并未有丝毫痛苦。时间不知过去了多少,忽然听声言传入耳际,要我把两只脚动动看,我说我不知道动,他们见我说话很清楚,脸色亦未变,没关系,把我推回病室。我回到原来的床位时,依然听到与我相隔两个床位的那位上午开刀的患者,仍在哼著。诸位大德先生们,请想想看那位呼痛叫苦的,和我同一病症,又同一医药,医师动手术等莫不皆同,为什么他如此痛苦,而我简直丝毫没感觉,这不是菩萨闻声救苦是什么呢?
  此外尚有些是人为的小痛苦,那就是每天要打几针消炎、止痛、生肌的针,而那些护士小姐的技术那就好比,我们在大陆时代的乡村姑娘锥鞋底一样。有一次我向一位山东籍正在医院实习的台大护专的学生说:你们乘这个实习的好机会,趁早把你们的心医医,不要像他们这班护士小姐一样。那位护士小姐听不懂,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说他们的心太硬了,要把他们的心医软点。那位山东籍的小姐默默一笑走了。自动过手术后,我食量慢慢地增加,身体亦渐渐地恢复。并照了两次X光,没有其他的毛病,刀口一天天的痊愈,刚刚七天,截线出院。而那位同日开刀的尚未收口,不知何日才可出院。这是第一次蒙菩萨救的大苦。
  另外尚有一次最快,而又不可思议者,厥为牙痛,痛了好几天,牙科医师也没法医,因牙根发炎,口腔红肿,不能把牙即时拔掉,只有打止痛针,和服止痛消炎的药,过几小时后,依然痛苦,尤其一到晚上,根本不能睡觉,只有用冷盐开水,含在口里,但水含热了又痛,把含热的水吐出另换。靠在床头痛苦万分,在这无法可想之际,忽然想起,为什么不念南无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呢?我只这样一想,马上觉得轻松多了。心里默持圣号,不到三分钟即睡觉了。一直睡到次晨三时起床,洗脸刷牙礼佛,一点没感觉痛苦,同时牙根发炎等无形中全好了,与平时一样,恢复原状。尤其不可思议者,自那次患牙痛之后,又先后掉了好几个牙齿,从不曾痛过,似乎服了永久断根的灵丹妙药,这是我第二次获得菩萨救苦的奇异应验。
  诸位大德先生们,你们不要以为拜观世音菩萨是老太婆或者是妇女们的事,那就大错特错,如果大家看过我信佛的因缘,那么一定知道,我几十年来,一直只信观世音菩萨的,同时我对观世音菩萨的笃信和实践,也与常人为异,譬如我每天早晨起床洗脸后,必以至诚的心,向佛菩萨请早安,晚上睡前亦然。白天除在附近散步外,如上街或因事赴较远的地方,必须向佛菩萨禀告,回来时亦向佛菩萨禀告,蒙恩加被平安回来了。总之我平日所做所为,无一事不向佛菩萨禀告者,纵然不应当做的坏事,也不隐瞒,并且很坦白的向佛菩萨禀告或忏悔。所以我原来的别号是自胆两字,今后改为无伪老人,这是我自民国四十七年十二月十五日起至现在止的事实报导。南无观世音菩萨!(五十六年十一月八日,菩提树月刊一七九期)


  志心念佛,伏灾风火
  林看治
  住在台东镇大同里宾桑路的陈玉芳居士,她未闻佛法以前,是一位服装专家。为人听明,宿具智慧,一经得闻净土法门以后,即时觉悟人生无常,万法皆空,就舍去了为人再作衣裳,到街上找了二串珍珠项炼,买回来穿成一串念珠,朝晚开始课诵,天天不断念佛,此是自利;并且发菩提心,想要利及他人。当时台东的信者,皆是初机学佛,很少有人念佛,玉芳居士从邮政局汇了新台币五百元,来台中瑞成书局,买了五十串的念珠,以后就每天拿了念珠,到知己的朋友家里,教人念佛,并将念珠送给他们。
  有一天玉芳居士手拿念珠到日东酱油厂去教人念佛,厂主人名何曾清,何夫人名阿乖,当时他家住在仁爱街(原名草厝街)。十四年前的台东,不似现在那样钢骨水泥的高楼大厦林立,那时大部分都还是木造的,所以日东酱油厂亦不例外,也是木造盖草的房屋。这一天,玉芳居士手持念珠,又来何家教阿乖念阿弥陀佛,正说著念阿弥陀佛的好处时,忽然间,听到马路上人声嘈杂,汽笛声响得很紧张,有人大喊:日东酱油厂失火玉芳与阿乖回头向外边一看,原来是右边隔壁人家起的火,已经延及自己后边工厂,这时满屋已是蒙蒙烟雾。那天正是工厂休假,家人与工人都已外出游玩。只有何夫人阿乖一人留在家中。
  当时玉芳居士与阿乖二人,一见火势已经冲入,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即时跪在地上合起掌来,志心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念了大约不过五分钟,真是能伏灾风火,普明照世间。即时起了一阵南风,把火势吹向后面而去,后边的五栋小草屋立时烧成灰烬,所幸阿乖的大酱油工厂及店面,皆安然无恙,只有与起火的隔壁相连的木板壁,烧焦了十几块。
  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说,观世音菩萨云何只救念其名号的人,而不会念佛的五栋草屋,就付之一炬,而不施救呢?要知当时比邻的仁爱街是一条长长的小街,假若阿乖的房屋著火,火势向北,就延及该街,一发不可收拾,损失就无法计算了,同时那五间小草房,亦未必就能幸免,不受灾殃。真是佛菩萨庇佑,大事化小事,小事化无事,亦是幸遇善知识的玉芳师姊慈悲福荫。(五十六年九月八日,菩提树月刊一七八期)


  念佛水退,人畜平安
  林看治
  雾峰布教所的一位信徒,名阿缎姊,她住在万斗六仔的乡村。有一天她去布教所听经,对我说:你实在功德无量,我有一位亲戚的媳妇,因为丈夫入伍当兵,在家不守妇道,后来入狱判了六个月,刑满出狱后,带了西方三圣佛像回家,朝暮课诵念佛拜佛,对待翁姑、丈夫、子女,比以前判若两人,变成了一位孝顺翁姑的贤妻良母,甚且亦会劝家中之人念佛,现在为何能信佛,并且那样的虔诚深信呢?他说是在狱中有一位莲社的姊姊,每星期日都去讲佛法,教人念阿弥陀佛,改恶向善,听了很有道理,并且赠送佛像佛经念珠等,使人回家后安分守己,幸福过日。我想莲社的师姊到女监讲佛法的一定是你,我那亲戚一家人都很感谢你,叫我代他们向你师姊道谢。我说这是他的善根,佛缘到了,与我又有什么相干呢?
  以上那些话是民国四十八年六月对我说的,到了八七水灾以后,阿缎姊又到雾峰布教所听经,再对我说:师姊,我以前所说,你教他念佛的亲戚,在这次八七水灾中得到很大的感应。原来她家住在南门桥下三间草房,养了数百只母鸭维持生活,她媳妇自出狱后,因为常在此溪边生活不能发展,就计划买了十八只小猪仔来饲养,等到大起来卖掉,就可在别地方盖房屋作小生意。他媳妇就利用空地种点地瓜等,用作饲猪的食料。终日忙忙碌碌,到了八七水灾那一天,她看到溪水涨了起来,且愈来愈急,就拿了一只梯子,先请翁姑子女上梯,爬上屋顶,继后与丈夫两人再把十八只大猪赶出来,也一只一只的赶著爬上梯子到屋顶上,最后自己亦上了屋顶,一家人与十八只猪皆在屋顶上,眼看溪水来势凶猛,他亦不慌不忙,教一家人合掌一同念南无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念了几十分钟,就换念南无阿弥陀佛,念了一会,又念观世音菩萨。念到溪水退了,人畜才平安无事的从屋顶上下来。阿缎姊说:你想这是不是佛菩萨的加被?
  我真想不出这样奇异的佛菩萨感应之事,实在稀有。因为南门桥两岸上一带,被这次水灾流失了一百多户,虽是土墙的屋子,可是亦有很多砖造的大房子,也都被水流去,死了很多人,云何桥下溪边的一所破旧草房却未被水流去,屋顶上不但载了一家数口,还有十八只大猪,竟然人畜一概安然无恙。使我越想越奇怪,而且猪也会爬梯子,真是巧妙至极,难以思议。

  当我到了星期日又再去女监弘法时,我就把这一则志诚念佛菩萨的感应,解救了水灾苦厄,得到消灾免难的事实讲给他们听,其中一人就站起来说:她就是我们这里的十六号,她亦曾说过,她的翁姑在南门桥下养鸭,并旦说她出狱以后便要改过自新,好好做人,暂时养几只猪,后来就要改行。请各位想想,佛菩萨真是慈悲平等,任何人只要肯志诚称念,就得莫大的利益。(五十六年十月八日,菩提树月刊一七九期)


  杨枝洒身,乳痛顿消
  林看治
  千处祈求千处应,这是民国四十九年五月间的事。雾峰四德村新厝巷四号,陈阿娟女士,时三十八岁,五月间左胸乳房发痛,苦不堪言。尤其使她更加忧愁的是:隔壁一位女人,在前年亦罹这种怪症乳膏而死,据说还比乳癌更厉害,看到眼前这批儿女,万一不愈,将来真是不堪设想。虽然经过许多中西名医的治疗,不但不见效,反而日渐加重,到后来,左乳房已肿胀到尺余,连左手亦不能动弹,衣服只能穿右边了。
  一天,又是阿娟正欲找医师的时候,走过中正路,忽然邂逅旧友陈江桃,含著满眶眼泪,说出受这种怪病的痛苦。陈江桃一听亦悲愁她的遭遇,就说:阿娟姊不要哭,哭坏身体更加不好,佛菩萨是最慈悲的,不如跟我到布教所拜拜佛,求观世音菩萨慈悲庇佑,只要真心忏悔,虔诚称念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一定会平安回复健康。正须要人来帮助的阿娟,一想到中西医师都束手无策,也就满口答应地跟到雾峰布教所去了。
  莲友们听了阿娟说明来意之后,一同都说:你要拼命念佛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同时又求大悲咒水给她喝,并且赠送她西方三圣像,教她早晚礼拜念佛的方法。阿娟自从此次拜佛后,精神上得到无限的依靠,不再像以前的终日忧愁苦恼,现在时时刻刻拼命念佛,又念观世音菩萨,自己想了想,假设这病能好就好,不好也一心一意求生西方极乐世界,这样经过了十几天,某夜于梦中,见白衣观世音菩萨,右手拿杨枝,左手持净瓶,以杨枝水洒她周身,一觉醒来,感到身体轻松舒服,满身清凉,以后一星期内,每天有几次身体忽然如新出浴似的凉爽,乳痛的病,日渐好转,不到一个月就痊愈了。
  佛菩萨的灵感是不可思议的,此事尚不算稀奇,稀奇的还在后头,在阿娟的病好后,约二个月,也就是同年的八一水灾来临时,阿娟所居住的乡间小屋,入水数尺,阿娟依然全心念观世音菩萨,祈求加被,忽然有人向她说:我们的瓜田被水淹了三、四尺,所有已成熟将要收成的瓜,一定会被大水流掉。阿娟闻说不觉大哭起来,因为半年的血汗,用在瓜田,要是被水流去了,情形就够严重了。阿娟虽然忧愁也没办法,只有焚香祷告,祈求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房屋不要倒,瓜不要被流失。
  经过一日一夜,水渐渐消了,阿娟挂心自己的瓜田,满脸忧愁,且走且念观世音菩萨,到瓜田一看,满田的瓜,不但没有流失,并且不知从何处流来很多的瓜,重重叠叠,还有流来许多杂木,把瓜田围住,隔二天,阿娟母子俩,把杂木挑回家当柴烧,挑了整天尚未挑完。
  以上的事实是去年九月十九日,布教所讲经之日,又是观世音菩萨的成道日,莲友数百聚集一堂,阿娟深感佛菩萨的慈悲伟大,即时站起来向大家说她本身的这段感应,在场尚有台中七八位莲友,她劝大家多念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五十六年十一月八日,菩提树月刊一八期)


  十年宿疾,不药而愈
  林看治
  台中莲社施财班员林阿铨,有一位妹妹住在东区南门桥附近,在二十年前生了第二个男孩,取名金星,这个婴儿自出娘胎到三岁,身体软弱消瘦,几乎没有一天不请医师开药,母亲昼夜多是抱在怀中。好不容易才扶养长大。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之间金星已经十七岁了,他已成为一位诚实的青年,日夜勤勉职务,由于介绍,加入了台中莲社国文补习班,结业成绩优良,也参加了四次新春佛教青年演讲大会,并在市区参加布教,都是一片真心流露,口才流利,不但自己得到法喜充满,还心心念念要度他母亲。在民国五十五年,我到慈光育幼院讲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的时候,金星同学每次都是用脚踏车载他母亲,来参加听讲念佛。
  据金星同学说,他的家庭过去是耕农,他母亲是一位克勤克俭的贤妻良母,所以生产婴儿尚未满月就要到田里工作,因为这样劳力过度,自从生他后,就患了脚筋抽痛的病症,走路很不自然。自从她听了普门品以后,了知称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和大士寻声救苦的灵应,家中就安挂西方三圣像。早晚虔诚礼拜。有一天半夜后二点起两条腿筋直痛,痛遍周身,当无法忍耐时,就不停的大声呼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到天明时,患十多年的宿疾,竟不药而愈,周身筋骨疼痛,一概消失了。以上事实,是金星对我说的。(五十七年五月八日菩提树月刊一八六期)


  感应三则
  林看治
  古德云:心能造业,心能转业;业由心造,业随心转。这几句话念起来很容易,讲起来却不是简单的。心如何造业?’‘心又如何转业呢?且举下面几则事实,用作说明。
  (一)装佛金身火跳过屋
  在去年二月中旬,有一位诚中念佛班的同修,名叫宽金,住在本市湖北街,年六十八岁,有一天她来联谊会,对我说起:人生在世,未学佛时,迷惑颠倒,时常造罪作业,但却不知道起心动念终日造罪作业,自从念佛闻法后,才觉知业由心造,业随心转的道理。我就问她:你怎样才觉悟这二句甚深微妙的道理呢?宽金师姊就说起她二十年前住在故乡梧栖的故事。
  她有三个男孩,当年排行第二的已二十岁。有一天早晨,老二出外散步,回来的时候,欢天喜地的,捧著一条尚活跳的红鱼大约一尺长,高兴的,向我说:妈!这鱼我在浅水沟里捉来的,赶快煮姜丝给我吃吧。
  凡夫的习气以为吃活生生的动物是要有口福的,不知一失足成千古恨,老二吃了那条活鱼以后,那天晚上睡梦中,就看见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穿红衣的小姑娘向他求婚说:你已经答应了我的亲事,我要与你结婚了。自此以后,老二每夜梦其来纠缠,就此一病不起,中西医师皆束手无策,医药无效,不到十天,可怜只有二十岁,竟一命呜呼哀哉!

  宽金师姊是夙具善根的女人,自从失子,悲痛之余,就计划迁居都市,改变环境,所以在十八年前,把长男留在故乡管理家产,自己就带著老三进传,移住台中旱溪,租屋居住,母子相依为命,自力更生,到一家胶鞋工厂做工生活,不久就与旱溪一带的莲友们,每星期一同来莲社念佛,星期六亦来社听经,做了一位虔诚的三宝弟子。
  有一天下午,师姊由工厂回来,路过一家土名叫做鸡屎的女人家门口,看见她的小孩,手里拿著一尊观世音菩萨圣像在地上玩,师姊看了很不忍心,立刻就找他母亲:鸡屎!你可不能造罪,为什么把菩萨圣像让小孩玩,这样会造很大的罪业啊!鸡屎随即回答她说:这是婆婆在世时供奉的,我是不相信拜那木头的,我不要,你要你就拿去好了。宽金师姊喜出望外,请过来一看,是一尊木刻的六、七寸高的菩萨,已经面目全非,就把菩萨请到佛具店去,化了一百多元替菩萨装金。就在家里安位供奉起来,朝暮虔诚礼拜,称念菩萨圣号,真是法喜充满,心不离佛,佛不离心。我就追问师姊,那没有善根的女人现在怎样了?师姊说:可怜这位名符其实的女人,不久就财散家破,不知移居到何处了。我想:这该是由于愚痴无知而造业获报的一个事实。
  经过一年多,有一天师姊在工厂做鞋的时候,忽然有一人慌慌张张来报告说:阿婆!阿婆!你家邻居失火,现在大火延烧,快要烧到你家了。师姊一听,真是魂飞魄散,急跑回家,路上摔了一交,爬起来又摔倒了,但他口中,一直念著「观世音菩萨默祷大士救苦救难,幸好遇一骑脚踏车的中年人,看她如此可怜,问明情形,就用脚踏车载送师姊回家,到家一看,真是意料之外,为什么火会跳过自己的房屋,左右房屋都被火烧得变成灰了,而中间自己这一家房屋却依然存在,很多人都来为师姊祝福,说她虔诚拜佛菩萨的感应,最奇怪的大家都说:你家的门是锁著,为什么只闻到香香的白烟,一条条从门隙中钻出来。我们有生以来,都从未嗅过那样好的香味。师姊说:这一定是观世音菩萨示显的奇迹。以上是宽金师姊念佛菩萨圣号而得到的转业感之一。
  (二)最奇妙的介绍职业感应
  宽金师姊从脱免火灾之难以后,信佛念佛,更加虔诚,并且逢人就宣扬佛菩萨的灵感,可是儿子老三,当兵期到了,要服役三年,生活就成了问题,不知如何是好,师姊就很虔诚地向观世音菩萨哀恳说:信女宽金,过去愚痴,不知因果报应的利害,造了很多恶业,所以灾难苦厄重重,现在得闻正法,感谢佛菩萨庇佑,得以平安过日,可是现在要求佛菩萨帮我一个忙,代我找一个工资较优的职业,因为现在鞋厂工资一天只有五元,儿子要到海军陆战队服役三年,我这三年生活,仅每天三餐就难度日,弟子自知这是对佛菩萨近乎无理的要求,因为信女已经五十多岁,又不识字,职业自属难找,敢求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代我设法解决这三年间的生活问题。师姊早晚是如此哀求。观世音菩萨真是灵验无比,不负苦心人的哀求,有一夜,师姊夜里做梦,有一位大约十五、六岁的女子对她说:宽金你要好的职业,明天早上带饭盒去做工的时候,须走小路,不可以走大路,就自有贵人帮你的忙。这句话说完忽然不见了。翌晨,当师姊带饭盒出门的时候,想起昨夜的梦境,半信半疑,本来每天出门都走大路,可是今天改走小路看看。走到半路,在一栋高级住宅的墙边,有一位小姐笑咪咪的走来问她:你的名字叫宽金,要去鞋厂做工是不是?她连忙应是,心里却奇怪她怎么这样清楚?小姐又说:我们董事长,清早叫我在此等你,他请你入内坐一坐,有话对你说。宽金师姊当时莫名其妙的随其入内,董事长很亲切地问她:你的名字叫宽金,你的儿子要到海军陆战队服兵役三年,所以要寻一处比较好的工资是不是?她就回答是。董事长又说:我们的工厂有一位工友小姐,专管烧开水泡茶的工作,可是这位小姐,指甲留得长长又染得红红的,所以茶壶、茶碗、茶盘都很脏,她怕指甲断掉,所以都洗不干净,现在要换一位,只要天天把茶具洗干净就好,请你担任此职如何?工资是一个月四百五十元,年终嘉奖金一个月。师姊听了董事长的话,满心欢喜的说:多谢董事长好意帮忙。
  宽金师姊自从辞了每天五元工资的工作,转入每月四百五十元薪水的新职,确实认真工作。可是时势潮流,大工厂雇用老太婆当工友,实属罕见,所以厂里有部分职员,眼看一个老太婆捧著茶在办公室出出入入,颇不顺眼,就半开玩笑的向董事长建议说:董事长!你雇用这老年人捧茶真没有意思?有的就插嘴说:董事长假若找不到年轻的,我明天马上带一位聪明又伶俐的来替换。董事长连忙说:不可!不可!这事请你们原谅我,因为我与观世音菩萨约好,菩萨叫我帮助她三年。当时办公室里大家都笑起来,以为董事长说神话,就问他:菩萨如何对你约好,要你帮助这阿婆三年呢?董事长就向大家说:这位宽金阿婆,不是我亲戚,我又不认识她,不信你们问她,立刻可以证明。因为请她来上班前夜,我在似梦非梦里,看见一位女子,大约十六岁左右,她对我说,她是观世音菩萨化身前来拜托,因为有一位很虔诚的老年信女,她的男孩要去当兵三年,所以生活发生问题,要求董事长你雇用三年,其中若有人反对的话,你亦不可灰心,三年帮忙到底。当时我就问那女子,那老信女我又不认识她,怎么办呢?那女子又说,老信女名宽金,明天早上七点多钟,手里拿著饭盒要去鞋厂做工,会从你的门口经过,你祗要依时派人在门口等候就好。说到这里那女子就不见了。当时宽金师姊就对大家说:原来是观世音菩萨慈悲,不但托了董事长,同时亦指点我,叫我早上上班时,不可走大路而走向小径,就有贵人帮忙,谁知真的就遇上这段奇缘,当董事长那样亲切让我入厂工作时,我一肚子疑云,董事长怎会知道我那样详细,原来这全是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所做的安排,真是佛法无边,不可思议!师姊感激地说:自从那天,董事长解释了其中不可思议的奥妙以后,三年中间,就没有一人再说一句闲话了。我问师姊那位董事长姓甚名谁?师姊告诉我,他姓张名吉,是广元面粉厂的董事长。以上完全是事实,这是宽金师姊所得的转业感应之二。

  (三)车坠悬崖竟然无恙
  再说宽金师姊的三男进传,自从受母薰习,深信佛法,了知念佛菩萨的好处,所以入伍受训后,严守军规,闲时就念阿弥陀佛及观世音菩萨的圣号。常蒙佛菩萨慈悲加被,例如在游泳的时候,头顶虚空,曾见白衣大士显化。时间真快,进传服役三年期满还乡,回家后就到面粉工厂向董事长及大家道谢对其母的照顾。当时厂中有一位职员,眼看进传忠厚朴实,英俊潇洒,愿将她的千金与他共结秦晋之好,宽金师姊在三年中省吃简用,加上退职奖金一共积了一万元,作为娶媳的费用。真是意外地得到一位富而不骄的贤慧媳妇。不久就在北区买了几间旧屋自己做起生意来,在进传的忠厚认真经营之下,业务蒸蒸日上。五年前把旧屋拆除,新盖了一栋水泥铁筋楼房。佛菩萨圣像供奉在楼上,师姊更是朝夕礼拜修行。
  宽金师姊的三男进传,自己做了老板又兼外交。在去年,有一天骑了一辆机车,到头汴坑深山乡间去收帐,当要回家时,路过一座山,左边是山壁,右边是数丈深坑,机车经此,忽然的一大声响,一刹那机车就堕落深坑,可是进传眼明手快,两手紧紧抓住了悬崖边的一堆草竿,昏倒在悬崖边,并未随车坠入深坑,坑坎下的田地,有四、五个农夫正在那里耕田,眼看机车堕下,就大声喊:完了!完了!等把机车搬运起来一看,真奇怪,这车竟完好而一点都未损坏,那些农夫把昏倒在悬崖边的进传救醒过来后,进传一看悬崖说:咦!我刚才明明抓住了悬崖上的草竿,才未摔落坑底,怎么草竿不见了?那些农夫说:这座悬崖一向光秃秃的,那里来的草竿,谅是你眼花看错了,但你是最幸运的,过去无论骑脚踏车或机车在这里失事的,都没有一个人活著回去,几天前还有一女子骑车至此失事,死在这里呢!进传就把机车检查细看,一点毛病都没有,自己身体亦未发生意外,就骑著原车平安回家了。回到家里立刻跑到楼上,恭恭敬敬的礼拜观世音菩萨,又把刚才车祸的奇遇,和农夫说的话告诉母亲说:若不是观世音菩萨现化那一大堆草竿给我抓住,我早就连人带车摔下深坑,已粉身碎骨了。一家人听得捏了一把冷汗。假若进传不是信佛已久常念圣号,那就不堪设想了。此亦是宽金师姊教儿念佛所得的业随心转的感应。(五十八年四月八日及五月八日,菩提树月刊一九七、一九八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