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信仰 > 菩萨信仰 > 观音菩萨 > 正文

观世音菩萨灵应事迹实录(八)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23)

越南沦亡困居西贡,菩萨赐佑安然回家  方希伦  (一)护照被卖困居西贡  民国六十四年三月十八日,去…

越南沦亡困居西贡,菩萨赐佑安然回家
  方希伦
  (一)护照被卖困居西贡
  民国六十四年三月十八日,去越南探亲,本想趁机会在那儿游览,然后再过境泰国,以偿我的愿望。谁知不久砚港失陷,芽庄失利。战事日益吃紧,不但粉碎了我的幻想,同时也粉碎了越南百姓的西贡无战事的迷梦。家中又频频的来信催我返台,字里行间透著十万火急,于是乃赶紧去办出境手续,不料就在这要命的关头,我的护照竟在大伯和金信旅行社的勾结下,以三十两黄金的高价卖与别人。大伯素来嗜赌成性,负债累累,就在这种情形下,暴露了人性最丑陋和卑鄙的一面,从此将我陷于浩劫之中。由于我国使馆撤退,无法补办护照,我只得怀著一颗哀恸欲绝的心,颤栗的寄出致家人的一封诀别信,但却隐瞒了我之所以无法及时离越的真象,前途对我来讲是那么的不可测,不禁泪如泉涌。
  (二)忧愤填胸终于病倒
  四月底,西贡终于沦陷赤蹄之下,思家思亲之情与日俱增,大伯非但没有丝毫的愧疚之心,相反的竟将我视为眼中钉,全家大小时时对我借题发挥,极尽精神虐待之能事,至此我才深深的尝到了寄人篱下的痛苦滋味,想我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些罪?吃过这些苦?天理何在?公道又何在?我何其不幸呀!内心忧愤不已,终于病倒了,体温高达四十度。住在劣等病房内,终日昏昏沉沉,由于沦陷后医药普遍的缺乏,我只是靠打盐水针来治疗,大伯他们非但没有人来探视我,反而怪我病得不是时候。倒是隔壁一位时常与我聊天长我几岁的护士小姐李秀英,从大伯雇的女佣那里得悉我病倒的事,急来探病。就这样一日复一日,整夜整日都在生死的边缘上挣扎,总觉得一只脚仿佛已踏进棺材内了。
  (三)祈求观音巧遇善人
  我在幼时即对观音菩萨有亲切感,只要遇见观音圣像,就会自然而然的生起一股敬畏的心而拜上几拜。
  有一天,就在病后一星期,体温仍徘徊在四十度与三十九之间,呼救无门的当儿,突然福至心灵,祈求观音菩萨之心油然而生,内心默念著:南无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一心祈求观世音保佑我安然渡过这难关,也保佑我能够早日回台。备受煎熬的身心,至此总算有个寄托。说也奇怪,一直不退的高烧,至晚上突然神奇的降回正常度数。还有从秀英那儿间接认得的一位蔡太太,这些时候,一日三餐都是她亲手烹调,伺候著我食用,并坚持要我出院后搬至她家与她作伴,同时也好照顾我这大病初好的虚弱身体。我以有国回不去,有家归不得,大伯一家又无人性理可言,在这陌生的国度中,实在一筹莫展,对此高谊隆情,实不可却,便毅然的接受了。
  (四)菩萨托梦化险为夷
  嗣后体力日见恢复,我念佛便更为勤奋,每晚必点三柱香拜观音;堤岸的观音庙,远至头顿的观音庙都留有我的足迹,此时心中唯有观世音菩萨才是我的救星。有日晚上,我居然梦见观世音菩萨嘱我:耐心等待,定可回国团聚。言毕即见一片耀眼的亮光,亮得我睁不开眼,醒来,梦中情景仍很清晰的在脑中盘旋。十二月二十日,竟收到父亲托红十字会转交给我的一封电报。自沦陷后,音讯两隔,此次竟出乎意料的收到家人电报,真是令我惊喜交加,喜极而泣,电文虽简短,我不知看了多少遍。紧接著又收到父亲寄给我的台湾入境证及回台飞机票;这一切的一切不是观音菩萨显的感应,是什么?从此我是更虔诚的崇信观世音菩萨。
  六十五年二月上旬的一天夜晚,我又再度梦见观音菩萨的指示,说我受灾难的劫数已满,就快回去了,一定可以回去。二月下旬,蒙我女友彭姊,和她内弟的帮忙翻译,不畏麻烦的一再向越共外侨局、安宁局陈情,终于在三月十六日领到越南的出境证,这个时候,我如蒙大赦,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我又流下了眼泪。在等待机期离越的这段期间,我即去各观音庙还愿,并求佛力加被,保佑我终生平安、顺利。
  (五)逃出地狱安然回家
  五月十五日我终于可以成行了,乘法航出境,在新山一机场内,一些外侨所携带的东西,被越共肆意的留难而留下,轮到我时,说也奇怪,他们只是随意的查查就让我上机了,而未给予我任何的为难(他们可以任意刁难外侨不给上机),就这样的逃出了赤区,而飞向曼谷。
  十六日换乘华航回台,抵家已是夜深人静了,高龄的爷爷乍见我安然回来,不觉老泪纵横,老父见到我又是嘘寒问暖,恍如隔世,而我也哽咽著详述越南沦陷前后的情形以及祈求观音的结果。家人除了感叹人心险恶外,都称颂阿弥陀佛不已,自此断了的天伦之弦又再续上了。
  (六)誓愿礼佛修心养性
  我在沦陷区待了十四个月,这期间的所闻所见实在终生难忘。生活在没有希望的沦陷区的朋友们,他们仍愿伸出手来帮助我,这种情操是多么高贵呀!走笔至此,不禁掷笔痛哭!何时再见这些有著高贵情操的朋友呢?愿我大慈大悲的菩萨显灵,普度沦陷区内的众生们。次日至附近的平光寺,向观音菩萨进香,答谢佛恩,每晚我在临睡前,仍手捻三柱香,向观音菩萨祷告一番,口念:观世音南无佛,与佛有因,与佛有缘,佛法僧缘,常乐我净。朝念观世音,暮念观世音,念念从心起,念念不离心
  五月底,爷爷自高雄佛光山回来,谈到大悲殿供奉观音菩萨,法像庄严,与四壁的万尊观音,令我肃然起敬,但愿早日调好身体,前往朝山,一瞻佛颜,俾宏心愿。(六十五年八月一日,觉世旬刊六九二期)


  三称圣号,恐高症清除
  张润山
  五十二年冬,我服务警备总部军法处,住台北市青岛东路三号,一日下午下班后,与友人陈吾业君出外散步,行至许昌街附近,见许昌街与馆前街交会转角处,兴建新光、仁寿等大楼,仁寿大楼已建至顶楼,粗的工程已经完成,左壁搭有通顶楼的便梯,惟楼梯扶手尚未筑好,楼梯一级一级之间有大空隙,可以望穿地面,当时陈君提议,从这楼梯上去,登上顶楼,开开眼界,陈君说著即抢先登上,因为我患有恐高症,平素本来不敢攀高,然一时兴之所趋,也不甘示弱,于是抬起头,两眼往上看,也一个劲随后而上,俟陈君爬至顶(九)楼门口,见楼门已锁,无法进入,不得已,只好回头向下走,此时我仅爬至五楼,已不敢往下看,手足发软,然不愿声张,原先只想一鼓作气,登上顶楼,再从室内楼梯下去,现在听到陈君说顶楼门已锁,无法进入,我就一筹莫展了,往下一望,顿觉头晕目眩,四肢发抖,全身无力,出冷汗,内心恐怖不可言状,心想这下非摔得粉身碎骨不可,不敢轻动一下,只好蹲在楼梯上,谁也无能力救援,此时我忽然想起普门品上说:在怖畏急难之时念观世音菩萨能施无畏,当此紧急关头,一发千钧之际,我即合掌存诚,念了三声南无观世音菩萨,当即觉得心里安定,再向下一望,毫无畏惧,如履平地,心身稳健,不抖不栗,不慌不忙,一步一步很快就走下地面了,当时我心里的感激,何可言宣,菩萨威神之力,真是不可思议,从此以后,我更深信观音菩萨的灵验,也更深信经典上佛所说的一字一句都是真实不虚。(六十七年七月十五日,觉世旬刊七二期)


  一位贵夫人的自白
  林法绍
  一个知识份子由耶入佛的感人故事
  年前,住在台北市我们十多个男女道友,远去台中慈明寺求受菩萨戒,先后经过七天,过著同出家人一样的生活,这是值得我回忆的一页。

  有一天上午,我们正在寮房休息,和我们同来求戒的余老居士夫妇,陪同几天前向我们募款放生的那位贵夫人来我们寮房闲谈,她很健谈,在谈话中,说出她信佛的一段奇特因缘,内容有趣而感人,算是由十字路走上卍字道路的故事。
  这位贵夫人是一个富有人家的黄花淑女,又进了耶教创办的大学,接受了新科学训练,也参加过星期日耶教的礼拜。可是她的妈妈却是一位正信的佛教徒,且是佛教界的一位大护法,整天忙于佛教社会慈善事业,跑道场,布施做功德。老太太的这些行为,看在这个时髦小姐的眼里,当然很是别扭,有时就要对她的母亲不礼貌的说几句讽刺的话,发发小姐脾气。偏偏对方又是她生身最亲爱的母亲,也是不敢过分的放肆。而老太太不管女儿说什么难听的话,她老人家只当耳边风一般,并且老太太有她的哲学,她老人家也有其一套乐观的想法,可以说是一种智见。她想著,一旦将来因缘成熟,相信自己的女儿,一定会改变信仰,投向佛陀,因为她认定她的女儿也是有佛性的。
  与死神搏斗
  有一次,她害了一场大病,也吓坏了她的妈,弄得老太太寝食不安,为她祈祷,求佛菩萨慈悲加被,只怕宝贝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
  那时她的病不但相当严重,简直到了与死神搏斗的光景,她好像已经走进鬼门关,也体会到一个人将要死的那种挣扎滋味。好似乌龟脱壳一般,身心上感受著无比的痛楚,陷于恐怖颠倒之中。当她快要死的时候,下气是接不了上气,她的妈看到这种情形,失魂落魄,心如刀绞,由于母女亲情,一心一意想救女儿活命,口里不断念著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心慌意乱,拼命地用拇指头,硬按住她的人中(嘴上唇),她是痛苦万状,心里很明白,却是口里喊叫不出。幸好,她糊里糊涂的又活转来。

患下了血癌绝症
  这位贵夫人来台后,三四年来,不幸患了一种严重的恶疾血癌,医师束手,当她被送入荣民总院时,经医师诊断后,即婉拒其住院的请求。我们知道,医院中除非患者是无钱或缺少病房,或是缺乏某科系的医师及设备等外,一旦拒绝病患者的住院诊治,岂不等于宣告等待死亡吗?据说患血癌者,每日全身都感到痛苦难挨!这是她第二次与死神搏斗的情况,心里无限悲哀!认为不易活命。

信佛得救
  人莫不畏死,莫不有求生欲望,能够活下去,是人人所祈求的,尽管环境如何恶劣,总是想要活下去。所以,一个人能多活一些时,是不放弃活下去的机会。盖求生是人们的本能,众生之所以为众生,大概就是如此吧!她,被死神唤醒,在万般痛苦,无可奈何之下,一天,她忽然间心里生起一个念头,也许是她前生有善根,也许是她有了忏悔心,也许是她认为信奉上帝并不能解决她的病痛和死的苦恼,也许是她学佛的因缘成熟,突然会想到昔年她的母亲虔诚信佛,拜佛,念佛的情形,简直像电影般在她眼帘中一幕一幕映现著,于是自言自语说:我这个绝症,为什么不去求佛菩萨的加被呢?
  她也曾听母亲说佛是最慈悲的,能拔苦与乐,只要人们有坚定的信心,自然而然会和佛菩萨的悲愿相应,业障病魔也就自会消除,得大解脱。她想著,与其这样等死,倒不如一心一意来称诵圣号,祈求佛菩萨的垂佑加被,或者可望解除痛苦,于是她决定放下一切,也不管身上的苦楚,日以继夜地虔诵观音大士圣号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一个奇异的梦
  有一天晚上,她在朦胧中,做了一个稀有的梦,梦见万丈金色的光芒照耀著她,她在光中看见身高数丈,金色身,威仪相好观世音菩萨圣像,她很聪明,赶快地问讯趴在地上顶礼。庄严、慈祥的菩萨,竟摸著她头顶,并且向她说:你的病是你多生业障,由于你信心虔诚,可以解除你的病苦,明天有位乡间郎中,会来为你医治。说罢,一会儿菩萨金色身相隐没在光中不见了,那耀目的金光,也跟著渐渐消失,她受到菩萨的启示,感激之余,马上向著空中虔诚礼拜,待醒来时,原来是个梦境。
  不可思议的奇迹
  次日,果然有一个乡下老人来她家,说他是郎中,听说这家里有病人,特来看病的,家人马上把那位乡下人引到病床边,只听他对病人说:您不舒服吗?我带有草药给您敷上,试试看如何?’‘好!好!她当即频频点首,表示感激。那位乡下人,掏出草药敷在她手膀上,奇怪,当时她的身体就感到很舒服。那位乡下人敷完了药,也不要药钱,就提起药箱笑嬉嬉地走了。说来奇怪,从此,她的病一天比一天好,约半年后,她的身体竟渐渐康复了。这好像神话一般,真是不可思议的奇迹。我问贵夫人,病愈后是否曾去医院做过检查?她答:有,曾特意去荣民医院体检过,结果身体健康情形令人满意,连医生也不解我的恶症是怎样会好的?我又说:那您大难不死,必有厚福,这完全是您一片虔诚信心,所以感动观世音菩萨慈悲加被。她很恭敬的合著手掌说:是的,我有生之年,为报答菩萨的恩惠,愿为佛教社会慈善事业,奉献我一切力量。她说这话,还特意加强语气,并夹带著爽朗的笑声,使我们寮房戒兄们听了,都为之感叹不已。(五十八年六月一日,海潮音月刊五十卷六月号)


  鼻血如泉涌,诵圣号立止
  陈惠贞
  自信佛以来,蒙佛菩萨慈悲,每有苦难烦恼,一心恭念佛菩萨圣号,必有感应。履次将感应事迹述于外子,他总是将信将疑的说:奇怪,我怎么就没有碰见过?
  事情是这样的:长子林俊宏,今年七岁,就读国小一年级,四月廿日突然发高烧,经看医吃药,毫未见效。廿一、廿二两天,逢学校考试,他坚持要参加,劝阻无效,看他摇摇晃晃的背著书包,往来于寒风细雨中,心里急得不得了。廿三日经医诊断为出麻疹,因感风寒,来势汹汹,生出很多并发症。是夜烧达四十度,昏睡之中,不慎用手指把鼻孔里面挖破了,等到他把我叫醒时,已是血如泉涌,一刹那功夫,衣服、枕头、棉被、床单,都染上了鲜红的血,我和外子,急让他把头仰高,用冰冰他的额头,一面手拿了成叠的卫生纸,试图把血堵住,无奈体内热度过高,血液循环太快,正如滚滚黄河找著缺口一样,一泻千里,不可收拾。眼看著最好的止血药都用上了,还不见效,一包卫生纸,就快全被血湿透了,心想,一个小孩,能有多少血可以流,再流下去,必死无疑。六神无主之下,我哭了,喊出一声:南无观世音菩萨!突然脑里想起从前到大乘精舍时,乐居士请了一些观世音菩萨心咒赠我(当时乐居士还特别加持过),请回来后,一直放在供桌的抽屉里,除了一些跟别人结缘外,尚余数张。急急跑去请了一张,放在俊儿鼻子上,把他扶好让他躺下后,跟外子说:不要再碰他了,这样下去,必死无疑,我们来求菩萨加被吧。又说:儿啊!妈给你念观世音菩萨,你自己心里也要念。他无力的点了下头。(俊儿四、五岁即会礼佛念佛,近半年来,晚上都由他负责烧香供佛、拜佛。)我遂合掌恭敬,跪在床边,一心一意的念南无观世音菩萨。真是不可思议,一分钟不到,血止住了,一滴都不流,心情顿时松了下来。突然,一直跪在床上铁著青脸的外子,低头垂眼,大声的念起南无观世音菩萨来(他说他先前是在心中默念),那宏亮的声音充满著感激与赞叹。又念了好一会圣号,发觉俊儿两个鼻孔都被血块堵死了,外子说天亮再带他到耳鼻喉科去清洗。我看他张著小嘴呼吸,嘴唇都干裂了,心疼得很。要替他清洗,又怕弄到伤口,血再流出来,犹豫了好一会儿,心里祈求著说:菩萨啊!您慈悲的救救他,请让他能呼吸吧。求完自己拿了棉花沾双氧水替他清洗,洗得干净畅通。真是感激菩萨,滴血也不流。

  两天后,俊儿吐了一大堆黑黑的血块,拉出来的大便也是黑色的,这些都是那天流鼻血时,自喉咙咽下的血,可见当时血流得多凶。现在俊儿已完全康复了,又天天背著书包去上学,看著那活活泼泼的身影,心中有无限的感激。要不是乐居士指引,要不是菩萨慈悲,在那个寒风急雨的深夜,这个住在郊区、出麻疹、发高烧又血流如注的小孩,也许就再也起不来了。
  佛说:观世音净圣,于苦恼死厄,能为作依怙。愿大家都能恭敬常念,念念勿生疑,必能获无限福,灭无量罪苦。(六十九年、六月三十日,慈云月刊四卷十二期)


  手术待毙,菩萨垂救
  慈引
  我身体素称康健,三十年来,除了抗战时期在最前线与士卒同甘苦患过疟疾外,就没有尝过其他病苦的滋味。这次却事出意外,与甘师慈师在台南车站握别后,就一病两月。初发是感冒。后来愈演愈厉害,及入省立台南医院疗治。住医院是我生平第一遭,以为医院的境界与地狱监牢的情形是绝对相反的。天下事耳闻不如目见。我一进医院,办好住院的手续,护士小姐指定我所睡的铺位,病房里有一位照顾病人饮食的老媪,她对我非常关切,好像母亲看护儿子一样,早上起床如果不穿衣服,她必定说:快穿衣服,以免著凉。我感激她是菩萨心肠,以为她是一个大大的好人。相处熟识,病房的人与我攀谈起来了,才晓得隔床的山东佬举目无亲,老媪不但不照顾他的饮食,连床上仅有的一条御寒毛毡也不给他盖,我才恍然大悟,老媪对我殷勤用意之所在。她看见我来来往往有些亲戚朋友学生,知道不是如山东佬那样一文莫名的人,多少会给她几个小费。医师给我检查了几天的病症,满拟内外科同时诊治,那里晓得内外科医师是不合作的,外科医师先给我治疗皮肤上的湿症,内科医师却不闻不问。我主要的病是内科,外科皮肤病不过是附带诊治的,如今竟反宾为主,我不知其所以然。同房有一个患胃穿孔的病人,医师替他手术开割后,三天不见有主治医师来探视,开完的第二天,病人呼天叫地,说台湾话:毛发多,瓦要强起啦。(译成国语:没有办法,我要死了)。我听了这种凄惨的声音,只好给他念了三天三晚的观音菩萨,祈祷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我不怕外人误解是迷信,因为我深深地信仰佛所说的法没有一句一字虚伪,深深地信仰菩萨与娑婆世界缘分之深,菩萨救度众生志愿之切,菩萨迭次救我苦难之不可磨灭的事实,所以我深深地相信为他祈祷一定是有感应的。果然不错,第一晚念到深夜十一点钟的时候,异香扑鼻,病房里共有四盏电灯,悬在我床边的一盏从来不曾亮过的电灯,居然大放光明。病人也不叫痛了,家人的哭泣也止了。接连念了三天三晚,病人的危险期过去了,主治的医师也来了,大家都认为不可思议。然而我是深知菩萨的灵感,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度人舟。我回向了后,电灯顿灭,至今仍然不发光,如果有人不相信,可移尊趾到省立台南医院去查看。希望已患病及未患病的人们,须彻底了知人身难得今已得,有了病,就应早早求医服药,并祈祷观音菩萨救苦救难。又须知人身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对于穷通、夭寿、苦乐、秽净、死生等,等量齐观,不生分别。更须知佛法难闻应多闻。只要常闻佛法,心境自然一空。希望未修行的人快快修行,正修行的人,多多努力。我自问是受过最完全教育及最高训练的一个书生,所言真实不虚,决不是堕入迷信。民国四十一年十二月一日,病后作于永康寄庐。(四十二年一月一日,觉生月刊三十一期)(原文甚长,为节篇幅,仅摘录部分)


  癌症病患求佛得救
  忏云法师
  在台湾有一个佛教堂,它的理事长叫曹刚,信佛很虔诚。他的太太生了癌症,听说这个病是不能好的,就各处去请人医治。中医、西医都没有办法。医师叫他到台北,台北有较大的医院,应赶快去调治,迟了怕有危险。
  于是曹刚就请他的太太去台北,因为他是空军,就住在空军总医院。医师一看,就说要赶快动手术,要是再晚两天开刀动手术就不敢担保了。那么定了当天下午动手术,于是就准备一切了。
  曹刚夫妇都信佛,她太太一听是癌症生在肚子里头,要开刀,她一个妇人家很害怕,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就只有一心念观世音菩萨。又发愿说要怎样修,怎样修的,怎样度化众生,怎样多诵些观音菩萨普门品;什么拜忏啦,什么吃素啦,什么照观音菩萨的心去度化众生,像观音菩萨那么无心,以众生的心为心,那么众生求我,我就去度化他们……。她就那样子的很害怕,恐怖,自己忧愁……也就念起来了。
  不久,护士小姐来通知,要开刀了,她先生就照顾她去,她战战兢兢地,走也走不动。到医师那儿,医师就叫她到手术室,再送她上了手术台。放好了,要开肚子嘛,就把衣服解开,护士小姐就拿了白布,把她的腿盖上,头盖了,眼睛蒙上,手也都包上,忙了半天,手术盆拿了出来,刀子、剪子、大的、小的,种种都预备好,护士小姐才请开刀的医师出来。等到医师正要把工具一拿,他的太太就说:不行呀,我要去放尿。原来她要去小便,她耐不住了,紧张到不得了。她说:我忍了半天,又给我盖白布,又给我打开肚子,我忍不下去了。医师说:你不能再忍一下子吗?她说:我不能忍耐,我忍了半天,不知要怎么久的,我一定要去一去,回来才开刀吧。医师不满意就说:好吧!这个病人那么噜嗦,我还有很多病人要去看,等她回来才开刀吧。她就由她的先生扶著,一手扶墙,一手给先生搀著,到小便所去。去完了回来,她的先生再照顾她,慢慢地走到了手术室,上手术台,护士小姐再给她准备,盖白布,脚又铺上,手又缠上,盆又拿来,要打麻醉针,医师也过来了。这时候,当医师正要打针,她说:又忍不住了。医生问:怎么忍不住呢?她说:我又要放尿。医师说:你不能忍一下吗?开刀不很久的呀。她说:不能。于是,医生说:那么今天不能开刀了,明天吧。她的先生说:今天不开刀,那怕太迟了。医师说:好,就再去一次,赶快回来。再去一次厕所,回来又再上手术台,护士小姐再作准备,医师也再回来,但是她又要再放尿。这回医师生气了,不开刀了,骂了两句就去给别人看病了,护士小姐也把盆呀、布呀,都收起来了。他们夫妇俩回到病房,没有办法,只好等到明天才开刀。晚上他的太太不断的念观音菩萨,先生也陪著她念。
  从那时起,他的太太躺一会儿,又上厕所,回来不久,又去放尿,这样闹了一夜尽是放尿,也没有睡觉。这恐怕是被吓了,没有了收缩力量,因此一夜都跑厕所,一夜都睡不了觉。谁知道,第二天天亮之后,她一摸肚子,不难受了,一夜没睡,身上也不疲乏,精神也不疲倦,好像是好了。摸摸肚子里的硬块,也不硬了,也没有痛苦了。感到真奇怪,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情。身子也觉得反而有力量,从床上下来也不需要先生照顾。于是就问护士小姐,然后试一下她的体温,看起来好像好了,护士小姐也觉得奇怪,怎么前两天还说要死了,要开刀的,现在过了两天就好了呢?就赶快请医师来看,医师一看,说病好了,没有病了。曹太太说:没有病也多住两天嘛!医师说:我们病院病人太多了,没有病就要回去。后来,还再照X光,证明没有病。医师说:那就回去吧。护士小姐也好好的安慰她,恭喜她。于是出院回家。
  夫妇两人内心感激不尽,拿了包袱,一面走一面说,我们夫妻两人以后就做道友,做师兄弟,不是夫妇了,分两个房间睡,我们就以在家身出家,我们要修身,我们去说法,去尽点心,报答观世音菩萨的恩。我们从今天起要吃素了。也发愿要念多少遍大悲咒,多少遍普门品。大家也都为他们欢喜,给他们恭喜。
  现在曹居士不是在寺院闭关,而是在家里头闭关。他也告老退休了,终身念观世音菩萨,诵观音菩萨普门品,持大悲咒。(本文为忏云法师在吉隆坡演讲讲词中一段,由温以敬笔录,发表于六十二年四月卅日南洋佛教月刊四十八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