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信仰 > 菩萨信仰 > 观音菩萨 > 正文

观世音菩萨灵应事迹实录(九)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23)

因案入狱,虔诵圣号,终获雪冤无罪  衡钰  最近新收一名女犯廿七岁番一八号吴王缎,因伪造文书罪判刑一…

因案入狱,虔诵圣号,终获雪冤无罪
  衡钰

  最近新收一名女犯廿七岁番一八号吴王缎,因伪造文书罪判刑一年半,另有诈欺案未判。我劝她现在多念佛菩萨的圣号可以得救,她承受后,即很诚恳的念佛,无几于十月十八日宣判无罪,她高兴得对我说:老师!我每天念观世音菩萨圣号竟获雪冤无罪,我要皈依三宝了。我住鹿港时,常有基督教徒到我家,要我把祖宗牌位砍掉,一个一千元,但我不愿意。我小时就知道念观音菩萨,因为我家附近,有一家姓谢的颇为富裕,有两个阿婆吃长素,我看到她们都是不病而预知生西的日期,而且形相也都好看。我即告诉她:这一次你太幸运了,皈依后同时你也该吃初一十五的斋了,以报答佛菩萨广大慈悲的宏恩。她乐意的接受了。(四十七年三月十五日,中国佛教月刊二卷七期)


  大小便阻塞不通,霍然痊愈

  李宴芳
  拙居士名李宴芳,法名达明,现年五十七岁,现在服务省立新竹中学。因仰慕佛教高深的教理及佛菩萨的崇高伟大,故决心皈依三宝,以妙果法师为皈依师,并荣幸加入新竹佛教居士林为林友。曾在国立交通大学李恒钺教授及诸山长老的指正下研究佛理,并参加各种法会。
  然而因自己业障深重,于去年十二月忽患奇病,大小便全不能,并发高烧,痛苦呻吟,辗转病榻,久久不愈,因此入院疗养,但虽经大夫悉心诊治,却仍未见效。一日,躺在床上沉思,忽然忆及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中末尾之一段南无过去正法明如来……缠身恶疾莫能救济悉使消除……一切菩萨摩诃般若波罗蜜,并又聊想李教授曾开示之一句话: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他以度化众生为第一,任何人如遭遇病难痛苦之时,能虔诚地恭念圣号,必得菩萨慈光加被,补助药力之不足,而解除一切痛苦。因此,一心恭念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摩诃萨之圣号,并发愿若能痊愈,定尽己力出资向应冬令救济。
  过了几天,积塞于下体痛苦不堪之小便突然流出,随之即感身心畅快,接著大便也畅通无阻,长久病苦,至此霍然解除。由于此次之实际体验,甚感恭念观世音菩萨圣号之灵感广大,并喜舍布施之功德无量,因此信心倍增感激不尽。
  以上申述拙居士亲自体验的情形,今借觉刊一角披露,给身临百病,呻吟病榻之病友,作为一个参考的资料,同时能因此而坚定信心恭念圣号,蒙菩萨加被,早日恢复健康。(五十五年三月十一日,觉世旬刊三一八期)

 

 

第三篇 其他感应事迹

 

持诵白衣神咒,感应菩萨救三难
  慧星

  我在北平读书时,在订阅的报纸中,见到附送的观世音菩萨白衣神咒,心生敬仰,就背了起来。后来在江苏句容县任职,每天上下班须经过观音庵,心中则作入庵礼拜及对圣像持诵神咒的观想,很少间断。民国廿六年冬,日军入侵,句容情势紧张,南京杭州间交通断绝,为了安全,借车送眷属先到镇江,再由镇江转往淮阴暂避,打算以后一同前往武汉。眷属离去的第二天早上八时左右,突然妻由镇江来电话,说昨天渡江往北到仙女庙时交通受阻,连夜返回镇江,现在北去淮阴既不可能,想回句容也没办法,目前暂时住在码头附近旅社中,等我前去决定一切。我听后不知所措,第一没车前往镇江,第二到镇江又怎么安置眷属?第三自己什么方法再回句容(上级命令不得擅离职守),在此时,只有祈求菩萨加被,别无办法。放下电话后,茫然走出办公厅,忽见厅前停一小轿车,急忙向前询问开往那里,碰巧是开往镇江,大喜过望,坐上车后又问车从那里来?答说派来运送重要文件,又问为什么车还没开走?答说因有人忘了东西回去拿还没回来,所以没开车。在我想来,这辆车就像专门等我乘坐的,不然那能恰好这时有车,就是有车,那会必去镇江?若没人忘了东西,车早已开出,我又那有机会搭乘?这一切若不是菩萨庇佑,那能这么巧。到镇江后,决定送眷属先去武汉,此外没有别的路可走。当时镇江人心慌恐,都作疏散打算,英国商船德和轮正停泊江心,是开往武汉最后一班轮船,午夜就要开驶,船票早就卖完,上船的人,须先坐小舢板到船边,用手高举著船票,不然英国水手就用水枪喷射,阻止上船,据说载重量已到饱和,不得不加以限制。从岸上远望船舷,只见堆满行李箱笼,旅客则睡在空隙地方。码头上人潮拥挤。许多人来往奔走,愿用高价买船票,但都没人买到。我人地生疏,言语不通,更不敢梦想。因此在码头上徘徊很久,失望的回到旅舍,无法可想,只有与家人相对叹息,焦急的情形,现在想来,余悸犹存。到了这个地步,只有祈求菩萨加被而已,正在默诵及祈祷中,门忽然被推开,一人手拿船票,直入室中要卖给我,说他因事故不能搭船,愿照原价钱出让,并且说在这兵慌马乱中,实在不想发不义之财,我在千谢万谢中,买到这张逃生的船票,真是如鱼得水,立刻将妻子们送到船上。旅馆的人员,看到了很觉惊奇,想不通这时怎么有人卖船票?又为何直接就到我房里卖给我?为何甘愿原价卖出?我则深切体会到,菩萨威神之力,实在不可思议。我因职务关系,送内子上船后就洒泪分手,将来能不能到武汉一家团聚,无法预料,一时国愁家难,齐上心头,悲哀凄凉的心情,已不知走在何街何路,忽然想起如何回去句容的事,不禁又站在街中发呆。这时忽听前面巷里有二人争吵,原来是一货车抛锚,车主和司机互相责骂,问他们车子到那里,说要回南京(经过句容),我听了大喜,恳求搭乘,于是回到句容。下车后,立刻前往观音庵礼拜,并抽一签,请示能不能到武汉与家人团聚,签上说:欲攀丹桂上蟾宫,岂虑天阶路不通,望用一般音信好,高人亲送到苍穹,后来果然和句容县长结伴到武汉,和家人团聚。
  经过这次感应,我持诵白衣神咒更加虔诚,如果因事没诵,则尽量补诵。民国卅年在河南任职,机关内有枪枝,我喜欢玩枪,也放一枝在卧房,时常装退子弹消遣。当时内子正怀孕,怀中抱著次子,坐在对面床上,我无意中用枪口对著她,当时认为子弹已经退出,不觉中触动板机,觉得有东西阻碍著撞针,心里知道不妙,急忙检查枪枝,只见有一颗子弹,卡在枪膛,当时害怕得手足发软,面色改变,妻子已经察觉,惶恐的责骂说:常常劝你不要玩枪,以免危险,总是不听,今天若不是废弹,就要闯下大祸了!我一时已没勇气再弄枪,就叫机关的乔队长来,请他退出子弹,并告诉他经过情形,他见弹壳尾部已撞一小坑,也说:幸亏是废弹,否则不得了!他退出子弹后,因为好奇,又装入,走到室外向空试射,只听轰然一声弹已飞出,同事们纷纷出来探询,以为枪枝走火,我们则面面相视。使人无法了解的是,这颗子弹既不是废弹,为何先前不响,现在向空射击,为何又会响,大家都说奇怪,乔队长则称赞我福气厚,我自知那有什么福德,所以没有惹祸,应该是礼拜观世音菩萨得到的奇迹。
  来台后,家中供奉观世音菩萨。卅九年秋,次子患头痛发高烧,又发痉挛,身直如棍,两眼上翻,抽动不停,经省立台中医院诊断为脑炎,入院七日,仍昏迷不省,一滴水也不能喝,只有整日抽动,见此情形,黯然神伤,想起在流离迁徒中,抚养不易,今已八岁,想不到患此疾病,不禁凄然泪下。于是默念菩萨神咒,恳求加被赐佑,念不到三遍,竟睡著了,半夜听到次子向我要水喝,真是高兴极了,倒开水给他,并没有喝下,只有用手将杯推向床边,把被都弄湿了,又昏沉睡去,但已经没有抽动的现象。再次醒来,要水喝了几口,随后用手左右乱摸,像找东西,问找什么?答说找帽子,他并没有带来帽子,想是梦语,未加注意。次晨已能睁眼看东西,较清醒,问他知道现在住什么地方?答说不知,又问他昨天喝开水找东西记得吗?答说先拿水给同来的小孩喝,第二次才自己喝,但帽子被那个小孩拿去,问他那个小孩从那里来,答说:我在一个地方看戏,那小孩要送我回家,他走时将我的帽子拿去。我最初还不了解这是菩萨的加被,随即领悟到送他回家,拿去帽子,这不是菩萨拔除他的脑炎疾病,使他神识回到本体吗?不禁诵念圣号不止。从此次子日渐康复,不到两星期就出院,而且没有遗留任何毛病,也真是太奇怪了。
  观世音菩萨倒驾慈航,辅弼阿弥陀佛,度化众生,脱离苦海,超登彼岸,我们怎么能不一心恭敬礼拜观世音菩萨,虔心持诵六字洪名南无阿弥陀佛呢!(五十年十月八日,菩提树月刊一七期)

 

夜梦老僧授神咒,牢狱脱困肺病康复
  李晋寿

  我写这篇东西的目的,是要答谢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的恩被,和纪念两位恩公,一位是凤山鸟松国民学校校长周漫萍先生,一位是台中省立农学院教授周庆光先生,周漫萍先生救了我的生命,周庆光先生却更救了我的慧命。
  抗日战争爆发后,我投笔从戎,廿七年秋天,刚在战干一团受训期满,便得江西第八区保安副司令李弥将军的电报,要我和朋友李灏,同去招抚一个团长被人谋杀即将瓦解星散的部队,于是把部队收集,在宁都整训改编,当时专员是萧致平,并兼区保安司令。这年冬天副司令李弥将军调走,遗缺由萧敷诚接充。廿八年四月,我奉派出巡各地驻防部队,这期间,团部忽奉省令调驻赣州,李灏拿命令去见萧致平时,萧竟大发脾气。原来萧致平久有师长野心,拥众自重要挟省府,曾几次假借三团团长名义,联合电请省府编为保安师,由萧专员率领参加前线抗战,这次见李灏坚持遵省令调到赣州去,心中恼怒,便由萧敷诚设计,将我与李灏先后扣押入狱,后我得知内情,暗地叫一士兵脱逃,拍电报详报省府,省府一面立即停发给养,追还领去武器,停拨壮丁(当时正奉令扩编为甲种团)一面命令萧致平将李灏和我释放。萧盛怒之下,想要将我二人杀而示威。我在狱中,愤恨交并,心如火焚,一夜,忽梦一老僧教我念咒,咒语很短,只二三遍便能背诵,老僧说:这是白衣大士神咒,你虔诚持诵,可以脱难。醒后,默念咒语,竟无遗忘,甚以为异。狱囚粗劣,没人可相谈,乃日夜默念神咒定心。过十余日,萧致平迫于省令,先将我释放,不久李灏亦释出。后萧致平为日机炸死,萧敷诚则潜逃陷区去做汉奸,不知所终。
  我经这场变乱,世情异常淡薄,遂返回家乡,教书度日。至于梦中所教咒语一节,总觉有些迷信,不敢告诉别人,因既不知世间有无此咒,又不知咒中是那些字句,如果对人说出,一定遭人讥笑,久而久之,便也日渐淡忘。
  我来台后,本患喘咳病,到今年五月,突然转剧,且壮热盗汗,日渐沉重,经X光检查,才知已成严重肺病,在这国破家亡,天涯沦落的时候,衣食已成问题,那里有钱医病。尤其令人难堪的,一些亲朋故旧,多以腐鼠相待。到六月底,病情日亟,承鸟松国校校长周漫萍先生,慨然捐集数千元,把我送进台南结核病防治院去。而农觉院周庆光先生,除了寄赠医药费外,更寄一本法华经普门品给我,翻阅到卷末,附有一篇很短的消灾脱难咒,试著念一念,不料就是在宁都监狱梦中老僧所教的神咒,当时心中惊喜之状,真是笔难尽言,因此我想世上既然有不可思议的灵感,一定也就有司命者,所谓死生有命,富贵在天,竟是一毫不假,而因果报应,那就更不用说了。继而又想,人生至多不过七八十岁,而世界却有无穷尽的光阴,以人生七八十春和世界亿万万年相比较,直如昙花一现,在这样短促的生命中,还要遭受天灾人祸和生老病死等苦,如果还要竞逐什么人间富贵,真是愚笨到了万分。因此我每天除了默念经咒外,真是一心泰然,贫病都忘。以为如果会死在台湾,也是命该如此,或是造业作恶的结果,如果不会死,便一心学佛,不再作任何妄想。说来真是不可思议,我住院不到三个月,肺病就好了十之七八,经X光一再检查,认为确已没有问题,便准我出院。痊愈如此迅速,你能说这不是佛力恩被吗?现在我虽还有一点支气管喘息病,但这病无生命危险,虽受痛苦,也是宿业现障,果报如此,只有皈依三宝,至诚礼佛,才能解脱。因此我却有三个希望,写在这里,以为本文的结束。
  第一、佛是确确实实有的,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绝对不假,希望普天之下,人人信奉,个个崇敬。
  第二、希望佛教经典,尽量浅释,多多翻印,广为流通,并于各处寺庙,设置阅览室,使人人都有机会看到。
  第三、当此大乱之世,希望大德僧伽法师等,以度人为急,广为讲经说法,救渡迷津。最好适合世俗,定星期日为宏法日,使人人都有与闻佛法的机会。(四十二年一月八日,菩提树月刊)
  住院等手术,诵咒清除肿瘤
  慈云编辑委员会
  王传丽,台北市人,现年二十二岁,家住台北市松山区。在她二十一岁那年的春天,刚过完年,觉得肚子很不舒服,就到台湾疗养院去作检查。经葛医师检查的结果,确定是卵巢瘤,需要动手术取掉。她有一位当中将夫人的干妈周士富女士,得悉此事后,要她到土城承天寺向广钦老和尚请大悲水喝。
  当时她并未信佛教,也不肯去,似乎也不太相信大悲水能治病。她干妈就说:既然你不愿去,那么我念大悲水给你喝。不得已在半信半疑的情形下喝了,干妈并要她念白衣大士神咒。医师说检查过后二十一天以后要开刀,结果白衣大士神咒念了十九天就满了一万二千遍,也喝了十九天的大悲水。她在开刀前两天,亦即持咒圆满日,又作了一次复查。X光透视结果,发现病瘤已经化掉了,连医生都不敢想像,更不相信这是一个事实,这在医学上是无法解释的。最后医师决定再照一次X光,病瘤确实是没有了。
  从这一天起,她开始相信观世音菩萨伟大救苦救难的感应。后来她皈依了广钦老和尚,从此见佛就拜,一切功德皆愿随喜。(六十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慈云月刊四卷五期)


  持诵白衣大士神咒灵验记三则

  (一)夜梦菩萨施手术,乳瘤得救
  台北市金山街二十六巷四弄五号陈饶秋花,年卅五岁时,身患乳癌及子宫炎,虔诵白衣神咒七天后,忽夜梦白衣观音大士降临对其说:秋花,你生癌症,我可救你,早晨五点,即施手术可放心。及至五点,果口吐白物,一连三朝,痊愈。又其女儿曾患破伤风急症,舌根黑肿不言不饮,送入医院医治无救,医师令其出院,在无可奈何时,秋花即在院中双膝跪地,口念白衣神咒后,其女竟能稍言稍饮,医师骇异,乃住院三天出院,症亦痊愈,秋花发愿至本堂每天打扫佛堂终身为止。
  (二)白衣神咒法水治好难产
  台北市承德路十九巷十三号林陈真凤,四十六岁,为助产士。女儿林惠美廿一岁身孕临盆,越期难产,后到妇产科医院,经过三天,医师嘱必开刀手术,然至医师们一切准备就绪时,其本人亲执刀套手之时,忽生不忍之心,立即电话连络本堂,嘱代叩求菩萨默佑,并阻止医师且慢开刀,待至取去白衣神咒法水,第一服仅数分钟之久,便松开产骨,至第二服,顺手摸其肚,忽然轰然一声,肥胖之麟儿已产下矣。
  (三)曾育九男均夭死,虔诵神咒终获子
  台北市罗斯福路二段八一巷一三号黄林凤,年卅一岁,过去曾育九男,于婴儿出生时,均连叫数声后,即告死亡,乃时念观音大士救我,有一夜梦见大士降临对其说:林凤,你可到宝缬堂点路儿活。后连找三天到本堂,由本堂教其虔诵白衣神咒一愿,遂得一男,命名有鑫,现已五岁,体健活泼聪慧可爱。(本文录自观音大士白衣神咒附录,提供者为台北市宝缬堂,地址:厦门街九九巷二号之三)


  乘车相撞,诵咒脱险

  张文炳

  笔者是从民国廿九年起,在一种家庭极度纷扰与痛苦而无法解脱的状况下,偶得一位善知识同事(前衡阳车站副站长)张克昌君的启示,发心为全眷祈祷善解冤结,敬谨持诵白衣大士神咒,十余年来,除本身公事私事所占有的时间外,差不多行动坐卧,一直是口中念念有词,竟念成一种无念而念与念而无念的习惯,并体验到许多神奇而不可思议的感应,真令我五体投地,心悦诚服,不敢不百分之百相信我们这娑婆世界,任何角落,随处都有一个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你说是迷信吗?生龙活现,确有铁的事实,你说不迷信嘛!却找不出科学根据。我究竟是一个略为喝过洋墨水的人,以往总觉得这一类神奇故事,如强与人谈,不惟妖言惑众,抑且太不摩登,不谈嘛,又觉骨鲠在喉,瞒昧良心,而今我正式信佛,因为常听讲看经,逐渐薰习,对感应这一类理由,虽不敢说确有领悟,谈得头头是道,但至少我心中疑团,已告冰释,何况我既入佛门,就应当宏扬佛所已说的话,遵行佛所已做的事,正如先圣祖述尧舜,宪章文武,是一样理由,同等光彩,管他摩登不摩登,但求我心之所安,还是不打自招写供出来:
  三十年夏,应旧友苦邀,辞铁路职任军委会西南物资进出口运输公司遮放支处车务股长。遮放为滇省(云南)横断山脉中纵谷边地,气候湿热多雨,疫疠流行,余到后即患恶疟,终日呻吟,忍病办公,与一般南洋来华侨司机打交道,言语不通,办事极感辣手,不久阅报载,国际间情势暧昧,复酝酿有封锁西南公路消息,而该处严处长及友人孙玉田课长,又均奉令改调腊戍,人事全非,进退维谷,正悔此行猛浪,忽迭接重庆交通部驿运总管理处老友高虎望君函电,怂恿火速赴渝,幸因有病,方准辞职,于是又乘汽车循原路回筑转渝,旅途病中,固未尝一日忘持大士神咒也。某日住宿黔境普安,翌晨开车前,觉神志忐忑不宁,下意识间,忽问司机:汽车行驶,是否亦有碰车之祸?他见我出言不祥责骂于我,我亦自以失言为异,车行到距安南约二公里,正爬一陡坡急弯而上,见迎面忽来一车,势难控制,声响到处,我惟紧握窗框,闭目念咒,真的便碰个正著,我车水柜及发动零件等,当即破坏,而后侧右轮,悬落坡外,就要翻覆,我与司机幸而无事。像这类直觉预兆,我在民国三十二至三十四年因公旅行湖南、广西、贵阳、四川、西康、陕西、甘肃、新疆间,确有不少,履险如夷,不及细述,无论是坐飞机、汽车、轮船、木排、滑竿,或骑驴、骡、牛、马、骆驼,打肩落店,我总是默持神咒,日常发心,不仅为自身祈求平安,并为所遇之一切人畜众生求脱灾难也。(四十一年八月一日,觉生月刊二十六期)


  脊髓骨脓肿痊愈

  刘海泉

  你说这是一件奇迹么?不错,这是我最近亲身体验的事情,我不会渲染它,只是想忠实的叙述一遍。首先我还要声明一句,我从未写过稿,所以这篇东西不会有你所认为满意的词句。可是,朋友!请耐心一点看看它,至少会使你知道一件奇迹而它的功德是不可思议的。
  我是一个守卫在前线的战士,五十年十月中旬因一次任务中不慎擦伤了脚踝,经治疗后即已痊愈,却不幸因注射消毒不良引起臀部发炎,遂服下多量抗生素以图消去,但告无效。发炎处越发肿胀,由左边臀部一直越过髓柱扩展到右边臀部,痛苦异常,不得已住院请医官施行手术,在左边臀部开刀,切开两寸多长,一寸半深,好让脓血由此流出,患处在外表看来仅是肿胀,然而内部却已烂空,故经此一刀放出三百西西的脓血。还有一处是在髓柱骨上方仍然肿胀,内部脓血流不出,必须再行开刀一次,但据官云:髓柱骨附近有坐骨神经,因各人体质不一,如不慎切断神经,整条腿就将残废,若不开刀,脓血不放干净,到扩大时,后果同样可虑于是拖延近一星期,犹豫不能决。当我获知此种严重性时,内心万分恐惧,精神极为不安。
  当天我获得伯父母的一封信,奇迹就因此产生。他们二位老人家告诉我,此病乃系宿业所致,已经替我念了数十遍普门品,大悲咒,又叫我自行念佛,虔诚祈求菩萨加庇消灾早愈。对于念佛消灾的事,以前我是怀疑的,若以浮浅的科学观点来看,简直是认为痴人说梦。但如今不由我不相信,因为千真万确的事实使我建立了信心。起初我是默默静心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圣号,一遍又一遍念个不停,疲倦了休息,醒来时又念,第二天我找到了一本经书,于是看著书念白衣神咒、普门品、大悲咒。同样的一遍一遍的念下去,只念了三天,说也奇怪,那髓柱骨上面肿胀的脓竟已完全消除,不必再开刀,也不会残废,我的病因此就很快的出乎医官的预料迅速痊愈了。治病固然是要医药,但那有如此迅速的道理,很明显的,这是菩萨的加被,是不可思议的功德,今天在我本身得到了一个证明。
  有了这次经验,我更用功念佛,那时我的病快要好了。有一个晚上,救护车送来一个负伤的紧急伤患,破片贯穿了他的右臂经由肚子出来,伤及小腹和肝脏,流血不止,伤势严重,危在顷刻。医官们忙著为他施行手术,开刀接肠,补肝,尽最大的努力去急救,输血管注射了一瓶又一瓶,但主治医官云,他们只是尽人事而已,希望是渺茫的。手术完毕后被抬到我附近的一张床上继续输血,当天快亮时,他的精神忽然一振,说话亦很自然,讲出他负伤的经过,医官见此情形,知是回光返照,更捏了一把汗。当我获知他的伤势如此严重时,即发心为他默念普门品,大悲咒,连续不断的念,求菩萨慈悲加被这位英勇的战士,他是为救国救民而负伤。我专心诚意的念,祈求菩萨保佑他,念了又念,疲倦了时,休息一会儿又开始念,接连念了三天,他居然由危急转为安静,终于脱离险境,进入康复的坦途。当时我心中真有说不出的高兴,虽然他不知我在帮忙,可是我终于作了一件不可思议的功德。
  我要叙述的事实已如上述,我不会写文章,祗能告知一个事实,并希望读者不妨一试,因为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的观世音菩萨,愿力宏深,寻声救苦,的的确确是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渡人舟的呀。我公告这一事实,只算是我报答菩萨恩德于千万分之一而已。(五十一年四月一日,觉世旬刊一七六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