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信仰 > 菩萨信仰 > 观音菩萨 > 正文

观世音菩萨灵应事迹实录(十)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23)

念佛感应道交现奇迹  庄椿荣  我自从听闻佛法,有缘持诵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已十数载,于兹朔望之日,…

 

念佛感应道交现奇迹
  庄椿荣
  我自从听闻佛法,有缘持诵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已十数载,于兹朔望之日,早晚必诵念。至于称念佛号,即如东坡居士所言者,行也念,坐也念,卧也念,暇时就念,默默念于心内,这种念佛,轻而易举,平时持续的念,最近又出现一令人惊喜的奇迹,兹将真实的事迹陈述如后:
  四月六日星期六,我最小的女儿,今年十七岁,在省立新营中学高中一年级肄业,中午回家午餐后,骑上脚踏车欲到校,刚由工厂的宿舍起行,经义士路转弯出纵贯公路未几,路上车马频繁,女儿正在慢行道上骑行,将近急水溪桥不远之处,忽然前面冲出一辆大卡车疾驶而来,后面有四辆游览大客车驶来,险而相撞,游览车司机为避免与大卡车相撞急向右边一歪,驶出慢行道将前面骑脚踏车的女儿撞触并连车带人推拖数丈之远,游览车司机因与大卡车错车而未注意撞及行人,被路边店铺人家呐喊后始刹车,女儿已卧倒在游览车前轮下,脚踏车早被游览车轧得扁坏解体,后轮毁断,轮下人更惊昏倒地,不省人事,由附近人家急送新营黄外科医院,我们接到通报后,赶忙驰车至医院察看究竟,意外的身体毫无损伤,衣服又未擦破,遂待黄医师打针及检查X光,脑部幸无受震荡,脏腑亦无任何异状,经数天的休养后也无发现任何严重的情事。据发生车祸时当场目击者称,我女儿被游览车撞倒后,一般人均料想已无完肤的身体,性命必定不保,焉知遭此大车祸而不损一毛,实不幸中之大幸,真使路人围观者称奇不绝。事后据女儿言,被撞后已失去知觉,不知何时跌倒轮下,至有人呼唤时,女儿稍醒,心念观世音菩萨,车祸后停留二三小时,直待报警勘查现场,司机交保后始放行,我们家人一时悲喜交集,虎口余生,不可思议的感应,得来不易,皆平素念佛读经,信愿行的感应。
  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逢凶化吉,冥冥中蒙佛慈悲加被,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人生灾厄多,逆境多,烦恼多,苦难多,奉劝世人及时深信佛法。灵验的见闻绝非不可靠,为报答菩萨怖畏急难之中,能施无畏,救渡众生之恩惠,特在本刊登载,为世人共鉴。南无观世音菩萨。(五十七年五月一日,觉世旬刊三九六期)


  亲见咒力灭火记

  无隐居士
  佛教的经咒,如果修持有素,可以感应道交的。经中亦常言,佛咒可以超荐往生,经常持诵,可以消业障,驱邪魔。消灾治病是常见的佛咒功德之一。经中亦云,佛咒能灭风灾,救水灾火灾,灭各种邪恶毒疠等等,但我们却很少能见到。以咒力治病,是较常见的感应,但不相信的人,总认为那是一种巧合,病本来是快要好的,并非咒力的功德。可是我在六十八年八月二十八日所见到的,以咒力灭火,是千真万确的,不容否认的事实。
  我认识的苦音居士,是位传奇性的佛教大德,从小就有很多感应的事迹。那天我们在木栅老泉里,也就是东山高中的对面山中,烧一些往生咒给六道众生。苦音居士具有天生的阴阳眼,知道此山中,有很多的魔道众生,当时又值农历七月,所以选择那里烧些往生咒,让魔道众生也能学佛修行往生。当我们选择一处安全妥当的地点,往生咒烧得差不多快结束的时候,未料火焰突然往上冒冲上来,火势炽盛,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火势已漫延到三丈多高。我们几人吓得无不目瞪口呆,束手无策。此地消防车不可能进来,山中又无泉水,即使有水,也控制不了甚大的火势,此时天上晴空万里,无半点雨丝的可能。大家在惊惶中,我突然有了禅宗祖师的心量,把心一横,随他去,让他烧个痛快吧!
  苦音居士见状,从容镇定,不慌不忙,只见她双手合掌,出声朗诵红观音的心咒嗡啊吽啥,唵嘛呢叭弥吽,刚诵七声,火势即被控制下来,没有继续扩张,在诵咒至三分钟左右的时候,火焰即完全熄灭。火灭后,我们仔细查看,妙得很,绿色的草树都被烧掉了,地面上干枯的枝叶,竟然好好地铺在地上。照理要烧,干枯的枝叶应该先烧掉才是,何以存在著这么多易燃的树枝,而火焰会自动熄灭。真是佛法无边,咒力无边,在场的还有数名东山高中的同学,大家无不叹为稀有难得,不可思议。负于责任感的传忠兄,心犹存余悸,还不敢离去,一一地详细检查,唯恐死灰复燃。
  这是我亲见的,苦音居士以咒力灭火的事实,也证实了经中所言,咒力能灭火灾,绝非虚言。相信凡我学佛同道,只要具足信心功德,无不与诸佛感应道交的。(六十九年三月卅一日,慈云月刊四卷九期)


  预知父亲死亡日期

  李子宽

  我生于儒家,自高曾祖以至我的父亲,皆业儒。家中所藏的书籍,皆经史子集及时文试帖等类,佛经一部未见。我家正堂龛中,供观世音菩萨。幼读书于私塾时,喜欢读阴骘文,劝善书,各种通俗小说,更喜欢读西游记,我也学念诵玄奘法师常念的唵嘛呢叭弥吽六字咒,以为能降妖魔鬼怪。唐玄奘遇难,观世音菩萨即来救护,所以我每次于疑惧惊恐时,念观世音菩萨,惊惧就消失。同窗友人赫瑞芝,业医信佛,每年年初必往京山县观音岩,礼拜观世音菩萨。我也随他前往礼拜三四次。一日,我去河西姑母家,过桥时不小心落入河中,被人救出没有淹死,回家突然患病,大热发狂,吃药无效,父母忧愁,请巫师祈祷,俗称收魂,我毫无知觉,昏睡床上,忽见几个扛夫,又黑又丑,抬竹轿,拉我坐入轿内,行走如飞,我念观世音菩萨圣号,果然观世音菩萨现身,护轿而行。到一大殿宇前,从侧门进入,经过几处回廊,只见里面有受刀锯的、油煎的、火烧的、杖笞的,种种受苦形状,触目惊心。来到后殿,只见高高的座位上坐著一位王者,面貌严肃,旁边站著管簿册的司书,我被令跪于殿前,王者问司书,这个人寿数完了没有,司书翻开簿册检查,这时我趋向桌前,偷看簿册,其中有一页记有我父亲名字,注明这年九月十五日死,看到我的名字,好像是四十九岁。司书告诉王者,此人寿命未完,请王放他回去。我叩头恳求,将我寿命减少十年,移增给我父亲,王不允许,将我送出殿外,仍坐竹轿,像在空中飞一般,观世音菩萨,护轿前行,突然看到我家屋檐与轿相撞,火光一闪,我就醒了过来,只见父母都坐在床前,我要了一碗茶喝下,觉得病已霍然痊愈。我在昏沉中所见的事情,不敢告知父母。不料在我病好次日九月一日,父亲就生病了,病到十五日,溘然长逝。于是向母亲说明我生病时昏沉中所经历看见的事,我们母子俩信仰观世音菩萨更加坚定。(本文节录自李子宽居士略述我的学佛因缘及护教事实一文,原文刊于五十年二月廿八日海潮音月刊四十二卷一、二月号)


  目睹观音菩萨显圣记

  仲岐
  民国三十五年二月间,我在四川省双江镇机械化学校服务的时期,常与王君谈及,我在抗战时期,转战八年,能得平安无事,均赖佛祖保佑,因为我的寄父过济生老先生,寄母龚淑娟女士,每天都在为我祈祷,故八年抗战,虽经几次危险,均能化险为夷,因此我总想遍访天下名师,皈依我佛。当时王君允诺,给我介绍成都大佛寺法师,在该处接受皈依。因此时工作繁忙,未能即刻前往,到了五月初八日的那一天,忽然灵觉,想到后天初十,即应前往成都接受皈依。初九的晚上,就将请假报告写好,初十的早晨将报告呈到学校当局,到了十时,忽接到校部通知教育长召见,我在谒见教育长时,告诉我说:学校昨天接到军训部电报,拨发本校军用地图三千份,就派你去成都领地图吧,发给五天旅费,与往返车票费,你就藉出差的机会去成都,也不用再请假了。这样可以一举两得,省去你自己的旅费,明天就动身吧,连出差一共准你三天假,快去快回。我当时很感激长官给我的安排,我想这也许是我诚意感动了佛祖,以致凑巧碰到有这样出差的好机会赐给我,这是所谓诚则灵,乃是我的虔诚感动了佛祖呀!五月十日上午,乘商车前往成都,下午住宿距成都八十余公里的一个镇上,与同车旅伴住在蓬莱旅社里,我自己住一个房间,晚饭后很早就休息了,到了午夜十二时左右,在甜蜜的睡乡里,做了一个梦,梦见观世音菩萨向我说:明天下午四时,在过河的时候,要翻车,你不要怕,有我保佑你,记著,不要怕,有我保佑你。连续说了两遍,说完后我就惊醒了。醒后自言自语的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为什么观世音菩萨向我托梦呢?管它的,于是我翻了一个身,就继续的睡了。待睡著后,观世音菩萨又向我第二次托梦,仍然说:你要记著,明天下午四时翻车你不要怕,有我保佑你!如此又连续的说了两遍才离去,说完后,我又惊醒了。于是这一次我发生了怀疑,为什么?观世音菩萨总向我托梦呢?也许明天真的要翻车?不管它,到时候再说吧!睡觉要紧,我不管一切的又翻了个身,就又睡著了,第三次醒来,已是第二天早晨七点钟了,匆匆吃了早点,乘车继续前进,当时正下著朦胧的细雨,下个不停。
  下午四时左右,雨过天晴,蔚蓝色的天空笼罩大地,此时距成都约二十五里,在过河的时候,因为道路泥泞,河面又宽,坡度倾斜又大,加之汽车开得又快,在下坡之时,汽车就不慎翻覆了,全车乘客十余人,有的人头破血流,轻重伤都有,唯独我一个人,任何地方均没有受伤,我站起身来,检视了一下,将身上的泥土清理干净,又看看左右受伤的人,我就加以简单的救护,忽然一抬头,看见观音菩萨,在空中骑著一条金龙,金龙长约一丈五尺,腰圆两尺,龙头上的角为八角梅花鹿形状,身上驼著一个莲花盆,莲花盆有五尺方圆,莲花瓣成金黄色,每个花瓣高一尺,莲花蕊约一尺方圆,观音菩萨立在花蕊之上,身披红色锦袍,头挽宫髻,左手托著净瓶,瓶内插著三枝杨柳,右手拿著一把拂尘,拂尘把是红色,毛长约两尺,面含微笑。当时我看了约三分钟,即仍继续救护伤者,又过了约十分钟,再抬头时,观音菩萨仍在空中,向我微笑著点了点头,金龙此时就冉冉升空,向西腾云驾雾而去,于是我就跪下叩了三个头,叩完头再抬头时,就不见了,当时我问其他的乘车同伴,有没有看见观世音菩萨在空中,都说没有看见,他们还问我你为什么跪下叩头呢?我对他们说看见观世音菩萨,他们都很惊奇,做出不信的样子,我也不便向他们解说。我当时也认为这真是怪事。啊!我突然觉悟了,这就是我的善缘啊。以上记述就是我亲身经历的事实,谨做真实的记载,报导给诸位教友们参证。(五十二年八月一日,觉世旬刊二二四期)


  车祸有惊无险死里逃生

  李博永

  回忆那天突如其来的一场惊险,至今心中犹有余悸。那天,大约三星期前,我骑了机车像往常一样,在下班后返家途中,突然由后面风驰电掣般驶来了一辆旅行车,像流星般降落在地,一阵碰撞的巨响,我觉得天旋地转……,我被整个人从车上弹落……,我魂不附体……啊,下意识觉得这是一场车祸。完了?!完了?!
  等我稍为清醒时,对方已扶我站起。他是一位美国朋友。再看我的机车呢,虽然倒在路旁,经过那样大的冲力,居然没有什么毁坏,甚至连挡风玻璃都没有些许损坏。不能不说这是车祸中的奇迹。更大的奇迹,是我自己身上除了手指筋骨似乎扭伤和肩膀背部相当的疼病外,竟然没有其他的伤痕,也没有流一滴血,这可能吗?我不禁问自己。难道我内部受了严重的伤?内伤往往比外伤更糟,更难医的,我不禁心存怀疑。由于对方是外国人,好在我一时也看不出自己有怎样重大的受伤,所骑的机车也完整无损,所以接受了对方道歉,因我信佛而不愿计较,决定不追究责任,况且那时候也没有交通警察在场,然而对方仍然请美国宪兵中国宪兵与外事室警察交通警察来,作了一番调解,事情就过去。
  回到家中,才感到肩背部疼痛得很剧烈。我家厅堂中央供陈佛坛,供奉著一尊观世音菩萨圣像。我一向笃信佛教,尤其对过去是正法明如来而倒驾慈航普渡众生的观世音菩萨,万分敬仰,一心一意在此生此世尽形寿学习菩萨济世救人的高尚情操,祗要能学到菩萨的作风万分之一,我就心满意足了。就因为这个缘故,在民国五十八年四月八日,集合了几位热心助人的朋友每月省下一碗什锦菜面的钱,大约十元左右,积少成多,大家凑些钱出来做好事,专找急需要救济的对象,特别是予贫病患者或无力办丧事的贫民援手,默默地行善,到了六十二年,参加乐善好施的有心人竟然越来越多,我看机缘成熟,就将这个慈善组织定名为光明慈悲喜舍救济会,去年六十四年间已急难支出十万余元,感谢十方大德热心的捐助与支持。会址暂设在寒舍。
  人在病痛时最需要救助,尤其精神上的安慰。既然早晚礼拜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这时候我很自然地想到要向菩萨顶礼求佑。我虔诚地向菩萨顶礼之后,当晚饭沐浴毕,也就提早入睡。也许是太疲劳,我竟然睡得很甜。恍恍惚惚的仿佛自己置身于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我说不出那是一个怎样洁净美好的地方,使人有异常愉快的感觉。然后,我仍觉得肩背部好痛,我呻吟了起来:好痛啊!此时忽然眼睛一亮,有一位全身穿白衣服,面貌慈祥,无限端庄的妇人模样,在我的面前出现,她忽然绕到我背后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我的肩膀说:这里痛,是吗?我回答:是的。心里正奇怪何以这妇人会知道呢?就会好了!她的声音无限的温和,听起来非常悦耳。只不过片刻工夫,果然肩背部一点也不疼痛了。啊!那么快,我应向她道谢呀,但是我已经找不到她。那位慈祥的妇人哪儿去了呢?她究竟是谁呢?原来是南柯一梦。梦醒得很快,我肩背部不但一点也不酸痛,而且还有难以形容的舒适之感。的确是个梦,但也是事实,因为事实上我的伤已好了,不是吗?对了,忆起那妇人的端庄面容,不正是客厅里佛坛上所供奉,朝晚礼拜的大士圣颜?那就是观世音菩萨医好我的肩伤啊!由此可证明,凡是能虔诚发心怀有如子忆母心情的佛教徒,一定能与佛菩萨感应道交的。至今我念念不忘梦境中那位面貌慈祥举止端庄语气温和的妇人我一生崇奉的观世音菩萨。遇到车祸总算有惊无险,死里逃生,连日常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也完好如旧,而所受的轻伤又不药而愈,这都是菩萨的慈悲护佑。这样的恩情,这种的奇迹,虽然我的笔拙,也不能不把这经过前后忠实的记录下来,让读者大众作为增加学佛信心的参考。
  写到这里,扭伤的指筋还有些隐隐作痛,由于梦境也是迷离勿促,当时我怎么没有想到顺便要求大士也抚一下我的指筋,也许今天就不会还留下这点痛楚了?可是正因为留下这点小小的疼痛,也可能是车祸中逢凶化吉的一点纪念,因是我更将时时刻刻忆念起观世音菩萨示迹的经过,而毕生没齿不忘!信笔至此,我不禁又虔敬的念: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六十五年三月八日,菩提树月刊二八期)


  九遍咒语现奇迹

  李孟泉

  冈山镇致远村十五号之七,马腾先生夫妇,信佛很虔诚,两人都曾受在家佛戒,并且全家素食已经好多年。
  民国五十年冬,旧历十一月,马太太试用豆腐制做豆腐卤一大坛,几天后,坛中生了许多蛆,看了令人想吐。马太太心想:丢弃它未免太可惜,若加盐淹渍晒干,又恐怕伤害生命。因此就诚心诵念大悲咒,白衣大士救苦咒,灭定业真言各三遍,而回向蛆虫急速往生西方,以免加盐淹渍,而致杀生。诵完后,仍将坛盖密封,放在原处。次日,将要加盐时,打开盖子看看,不料昨日那些蛆虫,竟已全部不见,不知去向,真是奇迹。
  五十一年三月十四日,笔者再访问马家,又承马氏夫妇详述一遍,聆听之下,深感佛慈广大,法力无边,难以思议。因此将经过用笔记下,希望对佛法灵应的征信,有所帮助。
  不过读本文的人,应知马夫人仅以九遍咒语而能出现这一奇迹,是因她平常修持功夫深厚所致。若平日不用功,临时抱佛脚的人,又那能轻易获得此种灵异感应呢?(觉世旬刊一七八期)


  诵经祈祷终获家属音讯

  张素瑛

  熊在渭,江西监察委员,夫妇到台湾一年多,家乡音信全无,非常思念家属。今年初,熊夫人发愿念诵观音救劫经咒一藏,祈祷家属平安。直到目前,即将念完,住在一起的黄觉监委,向熊太太恭喜。这天,熊氏夫妇约黄监委一齐出去外面散步,黄叫他们先行,自己随后就来。于是熊氏夫妇先出去,黄稍做整理,将要出门,恰好邮差送来熊先生的信,赶到熊氏夫妇,将信转交他们。熊先生当时拆信一看,竟然是家属来信报告平安,非常高兴,并感观世音菩萨灵验,将此事说给家父听。
  黄监委是湖北人,从来不信什么宗教法门,这次看到熊太太念经得到灵感,心里很是感动,想念起自己的老母,忽然痛哭流涕,也想学熊夫人,念经祈祷母亲在大陆能一切平安。家父就安慰他说:你能尽忠,又能尽孝,善莫大焉,不要太悲哀,我借你几本书,你带回多看看,应当稍有助益。(四十年五月十五日,人生月刊复刊号三卷四期)


  严重喉病获救痊愈

  周宏基

  民国二十年秋天,我患了喉病,发高烧,大半时间昏迷不省,三天不能说话不能吃饭,群医束手。我姊姊到上海老鸭桥观音庙祈祷。当晚,我在昏迷中看到一位穿著红袍的神,戴著白帽,手提药箱,身高将达客厅二梁,(当时之客厅为旧式房屋,二梁约有十四尺高)一直说著:开刀!开刀!我就惊醒了。我于是发愿说:倘若能让我的病今日就痊愈康复,就确实是菩萨来救苦,我必定终生虔信佛教。三、四小时后,忽然吐出大量黄色脓液,热也退了,神智也清爽了,中午吃下一大碗温的稀饭,下午竟能像平常一样的谈话了。这是我自身经历疾病灾难,而得到观世音菩萨解救苦难的事迹。作者附言:本人现任国大代表,读贵刊八十八期,征灵感故事,特简述感应故事如上。(六十七年四月十九日,观世音月刊九十一期)


  肾失功能肝硬化,死亡边缘庆重生

  慧峻

  徐慧光居士,法号其尘,卅四岁,上海市人,现在台北市经商。他曾毕业于一家外国语言学校,能讲几种外国语文,人的长相看来很聪明的,可是在这次大难以前,是不信仰任何宗教的,不但如此,他有他一套排斥宗教的辩驳法。俗语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就是无常的写照,他在商场上活跃下,也赚了不少钱,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六十四年,正当廿九岁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突然得了肾结石的毛病,其实这种病倒也没什么关系,开刀之后,发觉肾功能丧失,紧接著发现肝硬化,连全身的整个动脉都硬化了。这在有事业前途的年轻人来说,不啻一声晴天霹雳,等于宣告了死刑。这种病甭说中国的医生不能治,连那欧美发达的西医也不能起死回生,在台大医院换肾小组召集人江万瑄大夫不得已之下,开具了一张病危通知书,这无异是不可言宣的告示难逃死亡的命运。
  人之将死,其言亦善。人不怕死,那才怪呢?除了修持有功夫的人,临命终时,预知时至,身无病苦,心无贪恋,除此之外,十之八九,叫字给吓坏了。徐居士那时没信佛,更不懂宗教的意义,遑论宗教的体验,不但其言亦善,其行为也很天真可爱,怎样天真可爱呢?当然是想逃这关口呢!于是到巴拿马住进了伊丽沙白医院三个月,外国医生并不因为外国月亮圆而有办法,照样婉言劝走,等于国内一样的宣告,出了这个院,怎肯死心,又去美国旧金山市政医院,依旧如是,前后又折腾了几个月,无可奈何之下,还是回国来了。西医束手,改求中医吧,就请教孙利锐中医师,孙医师除行医外,旁究佛学,凡有看病的人,每多劝人信佛解厄。孙中医看过他的脉后,除了开些养肝调气的药外,还劝他看佛书才可挽回造化之功。当然,人生走投无路,任何人都成了贵人,由不信仰且排斥宗教的人,到了人之最后生存阶段,也就有倾向宗教的寻求,还是求生欲作祟吧,此人之常情,是无可厚非的。宗教带给他一股力量,这在他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六十四年下半年,是他生命的一个转捩点,何以故,以宿世慧根及大悲愿心故。当他一切绝望之时,就想到宇宙之间到底有没有佛菩萨呢?然而世间上的人类都对这不可测的虚空遥拜,这虚空不就如同吾人心灵上的心性吗?这诸等问题,油然而生。他对面前的景象,突然生起了悲念,他誓言说:如果菩萨能救我活命,我愿生生世世来度化众生。这个愿真是了不起的大,因为众生界是污秽的,是三毒五蕴的结合处所在,又是三界火宅所聚处,出胎入胎还得在众生界翻滚著,煞是不简单呀!发愿次日晚上做了个梦,梦很清晰,一位白色衣巾披袍很庄严的观音大士,端庄严谨,站在他的面前,菩萨显现慈祥地说:没关系,你放心,只要有毅力,有信心,这个难关可以过去,可以远离你。又说:你注意看报纸,不管好因缘,坏因缘,有这个人就传给你。醒了,是一场梦,好像真实的梦,菩萨的指示,历历在目。那时还不懂什么是。天亮了赶紧翻阅报纸,有一段小广告,香港来台的徐百鸿老师传授气功,一切慢性病,难治病,在短期指导下皆可有效痊愈。他心里好高兴,菩萨指示不管什么法,目的要用法治病。人到没有指望的时候,那才专心呢,妄想打也打不起来啦!拜访了徐老师,求他指导修练气功,很用心去学,三个月后气脉打通(中医学说人身有奇经八脉及任督二脉),好像大病初愈,什么肾功能丧失、肝硬化、动脉硬化,一切重病都烟消云散,无影无踪了。
  病好了,判若二人,心中之喜悦,可想而知。六十八年五、六月间,由香港来台的吐登达尔吉活佛,在孙利锐居士介绍下,他皈依了上师修习密宗静坐、观行与持咒。现在他每天中午及半夜十二时都要静坐一小时及诵持经咒一小时,持之以恒,充满禅悦。
  六十四年,真是他灾难的一年,更是生命突破的一年,也是好坏参半的一年。那年所经营的事业失败了,赔累不堪,几濒破产,但在修行的道路上,彻底了解了富贵是虚幻无实,那年的先愁苦后欢乐的景象,使他哭笑不得,但是菩萨救了他慧命,他是感激涕零。他只有依他的誓愿,投入观音菩萨的大悲愿海里去。他打坐,有时可达人我两忘的无我境界,法喜充塞著他。当他看经,深知一切经文,回光返照,了了觉知,佛陀是真语者、实语者、不诳语者、不妄语者,他起了对众生可悯之心,你们怎么不能会意佛陀的经旨呢?他相信他度众生的心愿必会实现。(六十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慈云月刊五卷二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