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信仰 > 菩萨信仰 > 观音菩萨 > 正文

揭密观音证道圣地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2-03-02)

揭 密 观 音 证 道 圣 地作者:任 学 点击:197 次 更新时间:2011-11-7 在…

揭 密 观 音 证 道 圣 地作者:任 学  点击:197 次  更新时间:2011-11-7

 

在汉传佛教中,观音菩萨是汉化最彻底的佛教,名声最大,被誉为中国第一佛。多部佛经中都有观音菩萨成佛的记载,但均很简单,没有详细的观音本生传记。而立于北宋元符三年(1100)九月的平顶山香山寺《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却详细记载了汉化观音菩萨在香山得道成佛的事迹。观音在平项山香山证道成佛,有国内外现存最早的唯一的碑刻为依据,本无悬念,但近年来四川、陕西、云南、浙江、河北的一些地方,都提出他们本地是观音菩萨证道地,或自称为“观音的故乡”。观音证道圣地到底在哪里?我们只有走进历史深处,用历代文献和档案资料揭开这个秘密,还原其真相。

 

千里追寻蔡京碑拓片

 

  19835月初,时任平顶山市史志办公室科长的阎悦来先生,委托我到香山寺抄录《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因碑由蔡京书丹,俗称“蔡京碑”(以下通称蔡京碑)。蔡京碑立在香山寺大悲观音塔下券洞内,“文革”初碑文上部受到毁坏,每行文字参差不齐,为保持每行碑文的原始形态,笔者用连接方格纸逐行逐字抄录,损坏部分依文字位置空缺。抄录后又逐行逐字核对,确定无误后抄一份送市史志办公室,作为重要历史资料归档保存。

蔡京碑的主要内容是,初唐律宗高僧道宣在终南山灵感寺行道时,一日与天神对话,述妙善在香山修行证道为千手千眼大悲观音菩萨的事迹,圣历二年(699),由道宣弟子义常整理成书《香山大悲菩萨传》,蔡京碑记载的就是观音在香山证道成佛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碑后“赞”文部分,记元符二年(1109)十一月,时任汝州知州蒋之奇应邀润色义常本《香山大悲菩萨传》的缘由和情况。该碑是国内外现存最早的观音菩萨本生传记,是汉化观音文化的源头,在中国佛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有着重大影响,具有重要历史价值和意义。

碑文记述平顶山香山寺是汉化观音证道之所,佛教圣地,笔者感到极大震撼。因碑的上部受到毁坏,全文无法通读,笔者立志搜集相关资料校勘补注,以恢复其原貌。于是,先后在平顶山市图书馆、郑州河南省图书馆、省社科院图书馆、北京国家图书馆、中国社科院图书馆,查阅明正德、万历和清康熙、乾隆、道光版《汝州志》,均有观音在香山证道的记载,却无蔡京碑录文;清乾隆、道光版《宝丰县志·金石志》,只有目录无正文,嘉庆版《宝丰县志·金石志》,《香山大悲菩萨传》书目下注明因“语涉玄奇”,不录《传》文,只录了有蒋之奇历史资料的《赞》文。十几年来,从宝丰、汝州、平顶山到郑州、北京,辗转千里,遍查明清方志档案,始终没有找到完整的蔡京碑录文。20世纪90年代中期,见到有资料说蔡京碑49行文字,满行78字,笔者依此校勘,怎么也得不到满意效果,因为碑的上部已损毁,所谓78字,实际是残碑中现存文字最多一行的字数,并不是完整碑刻每行全部字数,满行78字是一种错误的说法。本世纪前两年,笔者分别见到了一个5000多字的校勘本,一个3800多字的校勘本。5000多字的校勘本明显有误,笔者和其他学者均不予认同;对3800多字的校勘本,有学者解释说,蒋之奇到杭州任职时,将蔡京碑抄本删掉了部分文字,交给杭州天竺寺重立《香山大悲成道传》碑,形成了这个3800余字的本子。笔者经反复校勘研究,认为蒋之奇删减说亦为错误。

蔡京碑是观音在香山证道的根本依据,弄清碑文原貌成为一个关键问题。吸取前几年的经验教训,找到蔡京碑拓片或全碑录文,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走访河南省、平顶山市和宝丰县有关部门,都没有收藏蔡京碑拓片。于是,笔者走向民间广泛调查,终于在谢沟村谢振卿先生处找到一件拓片,遗憾的是残碑拓片,对校勘碑文帮助不大。又从一条线索了解到,1976蔡京碑拓片曾应邀在英国牛津大学展出,拓片展出后送回国内,应存在国内一家权威单位保管。为此,200210月,笔者奔赴北京,先后到国家图书馆、中国社科院图书馆、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佛学院图书馆一家一家走访查阅,专门寻访蔡京碑拓片,行程千里,历时月余,仍无结果。200310月,再赴北京国家图书馆,从查阅古籍入手,终于从《江浙金石志》中找到了杭州天竺寺北宋崇宁三年(1104)五月重立《香山大悲成道传》碑录文,此即蒋之奇带到杭州的蔡京碑抄本重刊碑;又从南宋高僧祖《编年通论》中道宣条找到了一段妙善香山证道成观音的记载,同时期僧人宗镜《金刚科仪会要注解》中《妙善不招驸马成佛无疑》的记载。杭州天竺寺《香山大悲成道传》刻在两通碑上,前一通早已佚失,此为后一通碑录文,与蔡京碑后半部分校勘,证实碑文50行,满行91字,从而证明了此前满行78字和杭州天竺碑为删减文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

杭州天竺寺碑解决了蔡京碑后半部文字校勘问题,南宋祖和宗镜的记载是蔡京碑的缩写文,约占原碑文字三分之一,但人物、情节、语言各方面非常接近原始碑文,对校勘蔡京碑前半部分具有重要作用。校勘的结果比原始碑文少40余字,已经是非常接近原碑,离原貌越来越近,但还不是原貌。根据可靠信息, 20085月,经宝丰书画院曹二虎、何清怀先生和清华大学肖红教授辗转联系,在国家文物出版社社长苏士澍的帮助下,最终在北京大学图书馆找到了上世纪30年代所拓完整的《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碑拓片。经过三次千里追寻,蔡京碑完整拓片的回归,不仅实现了笔者20多年来的夙愿,更重要的是恢复了记载观音菩萨香山证道碑文的原貌和历史真像。

 

浩瀚古档寻香山

 

在初唐道宣与天神对话所述,义常整理成书的基础上,由北宋蒋之奇润色,蔡京书丹的《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碑,说妙善在香山修行证道成观音,汝州(今平顶山市)香山为观音证道地应无疑义。问题在于其他省的几个地方,不仅说他们本地是观音证道地,而且这些地方确实也有香山。要确认观音到底在哪个香山证道成佛,弄清楚全国究竟有多少座香山和香山寺是基本前提。

为了解掌握各地比较确切的香山和香山寺情况,2002年前,笔者是在宝丰、汝州和平顶山市史志办公室、市图书馆查阅明清地方志档案资料;由于当地所存方志档案资料太少,2003年至2007年先后到郑州和北京两地,宿于小旅馆或地下旅馆,在河南省图书馆、省社科院图书馆、郑州大学图书馆、国家图书馆、中国社科院图书馆、中国佛学院图书馆,查阅明清、民国地方志和有关古籍档案。所查方志档案有:明天顺《大明一统志》、《大明一统名胜志》、清嘉庆《大清一统志》,省志22部,府、州志180余部,县志240余部,总计8000余册,20000多卷。共查到香山36座,香山寺36所。

36座香山分别为:河南省平顶山香山、洛阳龙门香山、方城县香山、泌阳县香山,山东省东阿县香山、益都县香山、莱芜县香山,江苏省无锡县香山、萧县香山、宜兴县香山、江阴县香山、吴县香山,浙江省慈溪县香山、义乌县香山,广东省德庆州香山、香山县(今中山市)香山,湖北省黄安县香山、竹溪县香山、沔阳州香山,湖南省郴州香山、桑植县香山,陕西省宜君县香山、耀州香山,山西闻喜县香山、山阴县香山、凤台县香山,北京香山,辽宁省辽阳县香山、铁岭县香山,河北省涞源县香山,四川省遂宁县香山,江西省信丰县香山,安徽省东流县香山、天长县香山,福建省同安县香山,宁夏中卫县香山。36所香山寺分别为:河南省平顶山香山寺、洛阳龙门香山寺、临颍县香山寺、临颍县小香山寺、方城县香山寺,山东省东阿县香山寺、临朐县香山寺、诸城县香山寺,湖南省宁乡县香山寺、靖州香山寺、郴州香山寺、桃园县香山寺,湖北省竹山县香山寺、京山县香山寺,江苏省江阴县香山寺、无锡县香山寺、常熟县香山寺,浙江省慈溪县香山寺、义乌县香山寺,广东省德庆州香山寺,陕西省永寿县香山寺、华阴县香山寺,山西省闻喜县香山寺,河北省涞源县香山寺,江西省上高县香山院,安徽省东流县香山寺、霍丘县香山寺,北京西山香山寺,四川省青城香山寺、奉节县香山寺、射洪县香山寺,甘肃平凉县香山寺,广西庆远香山寺,云南省元谋县香山寺、罗平县香山寺、黑盐井香山寺。

统观36座香山和36处香山寺,除平顶山香山和香山寺外,未见任何一处有观音证道地的记载。唯有平顶山(汝州、宝丰)香山和香山寺,从《大明一统志》、《大明一统名胜志》,到明清《河南通志》、《汝州志》、《宝丰县志》,再到明清类书《广舆记》、《增订广舆记》、民国权威辞书《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辞源》,均有“大悲观音证道之所”的记载。再看近年争论声调颇高的四川遂宁和陕西耀州的方志档案记载。《大清一统志》第26册《潼州府·山川·遂宁县》载:“香山,在遂宁县东二十里。《寰宇记》:本名血腥山,刺史白子改。”清乾隆十二年版、清光绪五年版《遂宁县志》、民国十八年版《遂宁新志》均载:“寻香山,县东二十里,旧名血腥山,唐刺史白子改今名。”不论遂宁香山因何改名,是否名符其实,也不论其未建香山寺,单说四部志书对“妙善香山证道为大悲观音”不著一字,就可明确判断其是否为观音证道地。再查耀州方志档案,明嘉靖三十六年版《乔三石耀州志》载:“三石山,三峰突兀,号大三石,上有胜果院,宋雍熙中敕建者,山麓有奇峰洞,洞滴水成泉,曰天浆。”清乾隆二十七年《续耀州志》载:“三石山,宋建胜果院。”1981年版《中国名胜词典》载:“香山,在耀县城西北45里,三峰突起,形似笔架……。峰腰有天然洞穴,俗称奇峰洞,建胜果院白雀寺。”从方志档案记载看,明清时耀州香山还名为三石山,只是在当代新词典中才称为香山,即使明清时就称为香山,同样是未见到任何观音在此证道成佛的文字记载。至于河北、浙江、云南等地,当地方志档案中同样未见到观音证道的文字记录。

汉化观音证道圣地在香山,这是社会共识,也是历史常识。笔者耗时多年,钻进古纸堆,在浩瀚的历代方志档案中,如大海捞针,找出了36座香山、36座香山寺,并如实录下了他们的记载。正是这些历史档案记载,证明了平顶山香山是观音证道圣地,也提供了四川遂宁、陕西耀州等地不是观音证道地的真实依据。况且这些档案记载都是当地先贤当时的客观、真实记录,承认这些历史记载的结果,不仅是尊重历史,尊重历代先贤,更是实事求是精神的体现。

 

观音出家地白雀寺

 

蔡京碑中说得很明白,妙善生在香山东北方向的庄王城(即父城,又称楚王城),出家在城外的白雀寺,在香山得道成观音。按说观音证道地的问题前面已经讲清楚,不应该再有什么问题,但四川遂宁、陕西耀州等地为了说明观音在本地证道成佛,都举例说妙善在当地的白雀寺出家。这样,妙善香山证道成观音前在白雀寺出家又成为一个关键点,这就要求必须把白雀寺的问题弄清楚,看看妙善真正的出家地到底是在哪个白雀寺。

笔者了解掌握的白雀寺有17处,资料来源分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明清方志。明正德元年《汝州志·寺观·宝丰县》载:“白雀寺,在父城保,世传楚庄王故宅有白雀异槐一株。”清光绪七年《苏州府志·寺观·常熟县》载:“在县治北三十里,相传梁天监初建。甫成,有白雀二巢焉,因以寺名。”清康熙五十一年《徐沟县志·寺观》载:“白雀寺,在县西北白树村,明天顺建。”清嘉庆《四川通志·寺观·荣县》载:“白雀寺,在县南一里,唐建。”民国《岐山县志·祠祀》载:“在县东北三十里尚善乡。”二是古籍和神话小说。清同治七年刊《香山宝卷》、清嘉庆二十四年版《南海观音全传》、明万历年《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均载:妙善出家“汝州龙树县白雀寺。”三是观音的传说。浙江青田县的传说为“汝州龙树县白雀庵。”河北井陉的传说为“苍岩山白雀庵。”四川的传说为“宜宾白雀寺。”云南的传说为“南涧县白雀寺”;浙江普陀山的传说为“桃花岛白雀寺”;陕西的传说为“宝鸡清溪乡白雀寺。”四是当代作品记载。郑祯城《中国观音妙善公主的故乡在遂宁》载:白雀寺旧址在西山;国家文物局主编《中国名胜词典.耀县》白雀寺条载:在香山中峰;李利安《观音法门略释》其六《朝拜圣地》载:仅陕西省内就有岐山县白雀寺(传说是妙善公主出家修行处)、耀县大香山寺(传说妙善公主成道处)。

根据我国现存最早的观音本生传记《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记载,观音成道前身妙善出家地白雀寺,地望在汝州龙兴县(北宋宣和二年奉旨改为宝丰县)父城,寺院突出标志为白雀异槐。汝州白雀寺建于西晋武帝朝(265-290),北魏永平四年(512)有雷天生造像碑,北魏末有冯寄造像碑,另有北齐武平四年(573)两通造像碑。父城白雀寺有古槐一株,上栖瑞鸟白雀,因以寺名。清康熙二年(1663)《汝州全志》载宝丰八景,其中之一为白雀异槐:在父城,相传槐荫甚盛,枝节状如龙形,其叶状如龙爪,蝼蚁不敢上,每遇丰年,必有白雀巢于其巅,寺以志双美。清乾隆年李宏志《重修白雀寺记》载:“香山东去十里有白雀寺,邑传楚庄王女大悲菩萨妙善修行证道之所也。”

妙善最早在汝州白雀寺出家为尼,其事有确切记载,故很多古籍资料沿袭旧说,不敢妄改。如明初出现的《香山宝卷》,将观音证道地香山说成是:“本国(广东)惠州澄心县香山”;万历年间刊印的《南海观音全传》云:“香山乃前朝古寺,隐仙之所,在越国南海中间,上有普陀岩可以修行。”两书将香山换了地域,但对妙善出家的白雀寺,仍说为“汝州龙树县白雀寺。”“龙树”为梵文音译,还是指龙兴县(今宝丰县)。明万历年《三教源流搜神大全》,清光绪初黄伯禄《集说诠真》,均持“汝州龙树县白雀寺”说。本节共引用9条古籍方志档案资料,其中5条说妙善出家地在汝州白雀寺,加上浙江青田的同样民间传说,合计6条,占17条白雀寺资料的三分之一强;其他各地传说占5条,均起于明清,各持己说,但均无确切证据;新见资料有3条,一是四川遂宁,二是陕西耀州,三是陕西岐山强调说明本地白雀寺是妙善出家地。审视四川、陕西这两地方志记载,查清乾隆十二年、光绪五年、民国十八年《遂宁县志》,三志均不见白雀寺记载;查明嘉靖三十六年《耀州志》、清乾隆二十七年《续耀州志》、清乾隆四十四年《西安府志·祠祀·耀州》三志,均不见有白雀寺记载,只在《续耀州志·艺文志》中,见到《白雀寺》诗一首,间接说明耀州曾有过白雀寺;查清代《岐山县志》,无白雀寺,只在民国志中有简单记载。但要说是妙善出家地,尚缺乏证据,一是志书中都没有明确文字记载,二是缺少旁证。对照以上诸项条件,汝州(今平顶山市)宝丰县白雀寺,才是真正的妙善(观音)出家地。

 

妙善传说与庄王

前边三节,笔者引用历史档案资料,以无可辩驳的史实论证了观音证道地在平顶山香山,中国佛教史上的这一重大事件真相已经明白无误,争论到此该结束了。但郑祯诚先生在《中国观音――妙善公主的故乡在遂宁》中说:“妙庄王的传说世源自于大月氏。严格的说:中国的观音菩萨是由妙庄王的三公主妙善带到人间来的。”并声称“妙庄王的故事,应该是始自岷山庄王的传说。”“除了《香山宝卷》把妙善公主说成是楚庄王的三女而外,《汝州志》也记载说在春秋时代,有一位楚庄王(公元前613-前591年),三公主名妙善。这些明显的错误,估计都是受了司马迁的影响。”总之,在郑祯诚先生那里,凡是妙善传说中的庄王,应该是四川的,反之亦错,并无端的怪罪到史学大家司马迁头上。真正的事实究竟如何?还得从历史档案中去查找,去证明。

学界的共识是,印度佛教于两汉之际传入汉地,佛经汉译最早是东汉桓帝、灵帝时期,当时主要译经地是汉都洛阳。佛教初传中国是采用依附黄老方术和道教的方法,佛教真正在汉地广泛传播是西晋之后,南北朝是印度佛教中国化的起始阶段。妙善传说产生的前提是佛教传入汉地,其机遇是佛教中国化,二者缺一不可。郑祯诚先生认为,“产生”“观音传”的时间“倾向于西汉末年”,这个悖与史实的论断,没有任何历史档案依据。“妙善传说”的产生,要有一个佛经汉译传播的过程,要有一个观音信仰传播兴盛的宗教环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妙善传说于北齐天宝年间(550559)起源于中原父城香山(唐以后汝州,今之平顶山),笔者在《香山大悲菩萨传――观音菩萨缘起考》中所论甚详,此不赘述。初唐律宗高僧道宣在终南山灵感寺行道,一日与天神对话,述妙善在汝州香山证道为大悲观音菩萨,后由其弟子义常于圣历二年(699)整理成书《香山大悲菩萨传》。北宋元符三年,汝州香山寺立《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碑,这在历代文献、档案资料中都是有明确记载的,为佛教界、学术界和广大民众所认可的。

庄王是妙善传说中的重要人物,和妙善共同构成了妙善传说的基本框架。随着历史的演变和发展,妙善传说中的庄王先后出现5种形态,即原始形态楚庄王,《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中的庄王,祖、宗镜等宗教作品中的妙庄严王,14世纪初管道升《观世音菩萨传略》中的妙庄王,清代宝丰地区流传的苗庄王。在历史文献档案资料中,庄王的5种形态都有确切的资料遗存,其出现的历史时期也非常明确,其演变发展的逻辑性很强,说明了5种庄王形态的历史性、客观性、真实性。除了以上5种庄王形态,妙善传说中从来不存在岷庄王,即使四川遂宁的古代历史文献,也找不到妙善传说与岷庄王有任何关系。妙庄王是由祖、宗镜作品中的妙庄严王演变过来的,而祖、宗镜作品中的妙庄严王,其原型为《法华经·妙庄严王本事品》中的妙庄严王。郑祯诚先生在书中断言:“妙庄王的传说都是始出氐族。”“妙庄王的故事,应该是始自岷山庄王的传说。”从妙善传说起源、演变和发展史考察,妙庄王与氐族、与岷山庄王的传说风马牛不相及,没有任何档案资料可以作为依据。另外,妙庄王形态最早出现于公元14世纪初,郑先生说的前秦氐族政权存在于公元4世纪后半期,前后相差900多年,这个巨大的时间差是如何抹掉的?

无论用什么方法抹掉900多年的时间差,笔者以历史文献和档案资料为依据,判定妙庄王既不是源自前秦氐族,妙庄王的故事也不是始自岷山庄王的传说,妙庄王的传说源自于大月氏的说法是没有任何历史依据的。楚庄王作为庄王形态的一种,是在观音汉化过程中形成的,和先贤司马迁毫无关系,为此错怪先贤是没有任何道理的,也是不应该的。把妙庄王说成源自岷山庄王,纯属无稽之谈,丝毫不影响妙善在平顶山香山证道的历史定论。

 

观音证道地研究和建档

 

观音在平顶山香山证道成佛,是中国佛教史上有重大影响的历史事件,记载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宋代碑刻有抄录件和拓片存档。对此,我们应该有更加深刻的认识,观音文化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项宝贵的旅游文化资源。我们不仅要保存好已有的档案资料,而且要把分散在全国各地的相关历史文献收集起来,集中归档保存,并在此基础上加强学术研究,挖掘历史档案文化内涵,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为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和构建和谐社会服务。

基于以上认识,笔者从20世纪80年代初就着手进行这项工作。由于香山寺历史上多次遭到自然和人为的毁坏,大量珍贵档案资料毁于历次战乱兵火或人为劫难,收集资料成为极度困难的一件事。笔者持之一恒,不畏艰难困苦,走遍了香山地区周边几百里的山川和村落,进行田野调查,寻访古、旧、残碑,寻访知情人,记录妙善(观音)的传说;以郑州、北京为主,走遍了全国各大城市的书店或图书馆,查阅和购买相关历史文献、档案资料。20多年来,仅用于交通、食、宿和查阅、复印、购买资料的资金,高达十几万元,无论从时间上、精力上、资金上,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饱受了艰难和辛苦。苍天不负有心人,经过20多年的不懈努力,终于搜集到了很多有价值的历史档案资料,在此基础上,从2003年开始进行学术研究,并取得了丰硕成果。

1、《香山寺历史文化研究》。在20年搜集观音香山证道档案资料的基础上,于2003年开始研究写作,年底写出了《香山寺历史文化研究》书稿,对观音证道圣地香山和香山寺历史文化进行了全面论述,20049月正式出版,为保护开发香山旅游文化资源,提供了重要历史依据。

2、《香山大悲菩萨传――观音菩萨缘起考》。这是一部以《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历史档案为基本命题,运用历代文献、档案资料,对妙善香山证道成观音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产生的历史、文化、宗教背景和起源、形成、演变、发展过程进行的专题学术研究。2004年底写出书稿,至今已经5载,8易其稿,目前正在出版过程。

3、《香山观音文化史料集》。这是一本围绕观音香山证道论题,来源于600多种2000余册古籍文献和历史档案,上及汉、魏、两晋、南北朝、隋、唐汉译佛经和国家正史,下讫公元1949年建国前的历史典籍和馆藏档案资料集,共收录历代文献档案和碑刻资料202篇(条)。这本《史料集》是妙善在平顶山香山修行得道的铁证,目前正在出版。

4、《香山普门禅寺》。在近几年新搜集到的丰富的、详实的文献档案资料基础上,对《香山寺历史文化研究》一书进行修订,更全面、更深入、更准确的反映了香山寺的历史文化,作为《观音证道圣地系列丛书》的一种,已列入出版计划。

5、《妙善的传说》。这是笔者几十年来在田野调查中搜集到的珍贵地方文献资料。民间传说虽然不是史实,但它是以一定历史作背景的,反映了一定时期的历史、文化面貌,也是观音在香山证道的重要民俗资料,重要的地方文献档案资料。作为《观音证道圣地系列丛书》的一种,已列入出版计划。

6、《香山普门禅寺》画册和《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帖。《香山普门禅寺》画册,是观音证道圣地香山寺的宣传画册,由笔者和白学义先生合编,20063月出版;《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帖,是由香山寺和宝丰书画院组织编辑出版的蔡京书法碑帖,笔者参与了编辑工作,并撰写了《香山大悲菩萨传文化内涵与意义》一文,对蔡京碑文化内涵和历史文化价值进行了介绍。该书于2009年元月出版。

笔者以27年时间搜集整理汉化观音证道圣地档案资料,并深入进行学术研究,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观音证道圣地在河南平顶山,这里是汉化观音文化的源头。据200936日《宝丰书画》报报道:新华社记者桂娟、张彩霞、杨静在郑州报道,“在中国汉化观音文化发祥地的河南省宝丰县,有一座建于东汉末年的香山寺,存有北宋《香山大悲菩萨传》碑一通,记述了大悲观音菩萨得道正果的神话故事,是中国最早记载观音证道成佛的重要历史文献。舟山观音网第六届中国普陀山南海观音文化节栏目《河南省汝州宝丰县香山寺:妙善公主成道地》报道:“四川遂宁和陕西耀州地区广为流传的妙善公主成道故事,源头却在河南汝州宝丰县香山寺。”

历史档案,揭开了汉化观音证道圣地的秘密!

历史档案,还原了汉化观音证道圣地的真相!

揭 密 观 音 证 道 圣 地作者:任 学  点击:197 次  更新时间:2011-11-7

 

在汉传佛教中,观音菩萨是汉化最彻底的佛教,名声最大,被誉为中国第一佛。多部佛经中都有观音菩萨成佛的记载,但均很简单,没有详细的观音本生传记。而立于北宋元符三年(1100)九月的平顶山香山寺《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却详细记载了汉化观音菩萨在香山得道成佛的事迹。观音在平项山香山证道成佛,有国内外现存最早的唯一的碑刻为依据,本无悬念,但近年来四川、陕西、云南、浙江、河北的一些地方,都提出他们本地是观音菩萨证道地,或自称为“观音的故乡”。观音证道圣地到底在哪里?我们只有走进历史深处,用历代文献和档案资料揭开这个秘密,还原其真相。

 

千里追寻蔡京碑拓片

 

  19835月初,时任平顶山市史志办公室科长的阎悦来先生,委托我到香山寺抄录《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因碑由蔡京书丹,俗称“蔡京碑”(以下通称蔡京碑)。蔡京碑立在香山寺大悲观音塔下券洞内,“文革”初碑文上部受到毁坏,每行文字参差不齐,为保持每行碑文的原始形态,笔者用连接方格纸逐行逐字抄录,损坏部分依文字位置空缺。抄录后又逐行逐字核对,确定无误后抄一份送市史志办公室,作为重要历史资料归档保存。

蔡京碑的主要内容是,初唐律宗高僧道宣在终南山灵感寺行道时,一日与天神对话,述妙善在香山修行证道为千手千眼大悲观音菩萨的事迹,圣历二年(699),由道宣弟子义常整理成书《香山大悲菩萨传》,蔡京碑记载的就是观音在香山证道成佛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碑后“赞”文部分,记元符二年(1109)十一月,时任汝州知州蒋之奇应邀润色义常本《香山大悲菩萨传》的缘由和情况。该碑是国内外现存最早的观音菩萨本生传记,是汉化观音文化的源头,在中国佛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有着重大影响,具有重要历史价值和意义。

碑文记述平顶山香山寺是汉化观音证道之所,佛教圣地,笔者感到极大震撼。因碑的上部受到毁坏,全文无法通读,笔者立志搜集相关资料校勘补注,以恢复其原貌。于是,先后在平顶山市图书馆、郑州河南省图书馆、省社科院图书馆、北京国家图书馆、中国社科院图书馆,查阅明正德、万历和清康熙、乾隆、道光版《汝州志》,均有观音在香山证道的记载,却无蔡京碑录文;清乾隆、道光版《宝丰县志·金石志》,只有目录无正文,嘉庆版《宝丰县志·金石志》,《香山大悲菩萨传》书目下注明因“语涉玄奇”,不录《传》文,只录了有蒋之奇历史资料的《赞》文。十几年来,从宝丰、汝州、平顶山到郑州、北京,辗转千里,遍查明清方志档案,始终没有找到完整的蔡京碑录文。20世纪90年代中期,见到有资料说蔡京碑49行文字,满行78字,笔者依此校勘,怎么也得不到满意效果,因为碑的上部已损毁,所谓78字,实际是残碑中现存文字最多一行的字数,并不是完整碑刻每行全部字数,满行78字是一种错误的说法。本世纪前两年,笔者分别见到了一个5000多字的校勘本,一个3800多字的校勘本。5000多字的校勘本明显有误,笔者和其他学者均不予认同;对3800多字的校勘本,有学者解释说,蒋之奇到杭州任职时,将蔡京碑抄本删掉了部分文字,交给杭州天竺寺重立《香山大悲成道传》碑,形成了这个3800余字的本子。笔者经反复校勘研究,认为蒋之奇删减说亦为错误。

蔡京碑是观音在香山证道的根本依据,弄清碑文原貌成为一个关键问题。吸取前几年的经验教训,找到蔡京碑拓片或全碑录文,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走访河南省、平顶山市和宝丰县有关部门,都没有收藏蔡京碑拓片。于是,笔者走向民间广泛调查,终于在谢沟村谢振卿先生处找到一件拓片,遗憾的是残碑拓片,对校勘碑文帮助不大。又从一条线索了解到,1976蔡京碑拓片曾应邀在英国牛津大学展出,拓片展出后送回国内,应存在国内一家权威单位保管。为此,200210月,笔者奔赴北京,先后到国家图书馆、中国社科院图书馆、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佛学院图书馆一家一家走访查阅,专门寻访蔡京碑拓片,行程千里,历时月余,仍无结果。200310月,再赴北京国家图书馆,从查阅古籍入手,终于从《江浙金石志》中找到了杭州天竺寺北宋崇宁三年(1104)五月重立《香山大悲成道传》碑录文,此即蒋之奇带到杭州的蔡京碑抄本重刊碑;又从南宋高僧祖《编年通论》中道宣条找到了一段妙善香山证道成观音的记载,同时期僧人宗镜《金刚科仪会要注解》中《妙善不招驸马成佛无疑》的记载。杭州天竺寺《香山大悲成道传》刻在两通碑上,前一通早已佚失,此为后一通碑录文,与蔡京碑后半部分校勘,证实碑文50行,满行91字,从而证明了此前满行78字和杭州天竺碑为删减文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

杭州天竺寺碑解决了蔡京碑后半部文字校勘问题,南宋祖和宗镜的记载是蔡京碑的缩写文,约占原碑文字三分之一,但人物、情节、语言各方面非常接近原始碑文,对校勘蔡京碑前半部分具有重要作用。校勘的结果比原始碑文少40余字,已经是非常接近原碑,离原貌越来越近,但还不是原貌。根据可靠信息, 20085月,经宝丰书画院曹二虎、何清怀先生和清华大学肖红教授辗转联系,在国家文物出版社社长苏士澍的帮助下,最终在北京大学图书馆找到了上世纪30年代所拓完整的《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碑拓片。经过三次千里追寻,蔡京碑完整拓片的回归,不仅实现了笔者20多年来的夙愿,更重要的是恢复了记载观音菩萨香山证道碑文的原貌和历史真像。

 

浩瀚古档寻香山

 

在初唐道宣与天神对话所述,义常整理成书的基础上,由北宋蒋之奇润色,蔡京书丹的《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碑,说妙善在香山修行证道成观音,汝州(今平顶山市)香山为观音证道地应无疑义。问题在于其他省的几个地方,不仅说他们本地是观音证道地,而且这些地方确实也有香山。要确认观音到底在哪个香山证道成佛,弄清楚全国究竟有多少座香山和香山寺是基本前提。

为了解掌握各地比较确切的香山和香山寺情况,2002年前,笔者是在宝丰、汝州和平顶山市史志办公室、市图书馆查阅明清地方志档案资料;由于当地所存方志档案资料太少,2003年至2007年先后到郑州和北京两地,宿于小旅馆或地下旅馆,在河南省图书馆、省社科院图书馆、郑州大学图书馆、国家图书馆、中国社科院图书馆、中国佛学院图书馆,查阅明清、民国地方志和有关古籍档案。所查方志档案有:明天顺《大明一统志》、《大明一统名胜志》、清嘉庆《大清一统志》,省志22部,府、州志180余部,县志240余部,总计8000余册,20000多卷。共查到香山36座,香山寺36所。

36座香山分别为:河南省平顶山香山、洛阳龙门香山、方城县香山、泌阳县香山,山东省东阿县香山、益都县香山、莱芜县香山,江苏省无锡县香山、萧县香山、宜兴县香山、江阴县香山、吴县香山,浙江省慈溪县香山、义乌县香山,广东省德庆州香山、香山县(今中山市)香山,湖北省黄安县香山、竹溪县香山、沔阳州香山,湖南省郴州香山、桑植县香山,陕西省宜君县香山、耀州香山,山西闻喜县香山、山阴县香山、凤台县香山,北京香山,辽宁省辽阳县香山、铁岭县香山,河北省涞源县香山,四川省遂宁县香山,江西省信丰县香山,安徽省东流县香山、天长县香山,福建省同安县香山,宁夏中卫县香山。36所香山寺分别为:河南省平顶山香山寺、洛阳龙门香山寺、临颍县香山寺、临颍县小香山寺、方城县香山寺,山东省东阿县香山寺、临朐县香山寺、诸城县香山寺,湖南省宁乡县香山寺、靖州香山寺、郴州香山寺、桃园县香山寺,湖北省竹山县香山寺、京山县香山寺,江苏省江阴县香山寺、无锡县香山寺、常熟县香山寺,浙江省慈溪县香山寺、义乌县香山寺,广东省德庆州香山寺,陕西省永寿县香山寺、华阴县香山寺,山西省闻喜县香山寺,河北省涞源县香山寺,江西省上高县香山院,安徽省东流县香山寺、霍丘县香山寺,北京西山香山寺,四川省青城香山寺、奉节县香山寺、射洪县香山寺,甘肃平凉县香山寺,广西庆远香山寺,云南省元谋县香山寺、罗平县香山寺、黑盐井香山寺。

统观36座香山和36处香山寺,除平顶山香山和香山寺外,未见任何一处有观音证道地的记载。唯有平顶山(汝州、宝丰)香山和香山寺,从《大明一统志》、《大明一统名胜志》,到明清《河南通志》、《汝州志》、《宝丰县志》,再到明清类书《广舆记》、《增订广舆记》、民国权威辞书《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辞源》,均有“大悲观音证道之所”的记载。再看近年争论声调颇高的四川遂宁和陕西耀州的方志档案记载。《大清一统志》第26册《潼州府·山川·遂宁县》载:“香山,在遂宁县东二十里。《寰宇记》:本名血腥山,刺史白子改。”清乾隆十二年版、清光绪五年版《遂宁县志》、民国十八年版《遂宁新志》均载:“寻香山,县东二十里,旧名血腥山,唐刺史白子改今名。”不论遂宁香山因何改名,是否名符其实,也不论其未建香山寺,单说四部志书对“妙善香山证道为大悲观音”不著一字,就可明确判断其是否为观音证道地。再查耀州方志档案,明嘉靖三十六年版《乔三石耀州志》载:“三石山,三峰突兀,号大三石,上有胜果院,宋雍熙中敕建者,山麓有奇峰洞,洞滴水成泉,曰天浆。”清乾隆二十七年《续耀州志》载:“三石山,宋建胜果院。”1981年版《中国名胜词典》载:“香山,在耀县城西北45里,三峰突起,形似笔架……。峰腰有天然洞穴,俗称奇峰洞,建胜果院白雀寺。”从方志档案记载看,明清时耀州香山还名为三石山,只是在当代新词典中才称为香山,即使明清时就称为香山,同样是未见到任何观音在此证道成佛的文字记载。至于河北、浙江、云南等地,当地方志档案中同样未见到观音证道的文字记录。

汉化观音证道圣地在香山,这是社会共识,也是历史常识。笔者耗时多年,钻进古纸堆,在浩瀚的历代方志档案中,如大海捞针,找出了36座香山、36座香山寺,并如实录下了他们的记载。正是这些历史档案记载,证明了平顶山香山是观音证道圣地,也提供了四川遂宁、陕西耀州等地不是观音证道地的真实依据。况且这些档案记载都是当地先贤当时的客观、真实记录,承认这些历史记载的结果,不仅是尊重历史,尊重历代先贤,更是实事求是精神的体现。

 

观音出家地白雀寺

 

蔡京碑中说得很明白,妙善生在香山东北方向的庄王城(即父城,又称楚王城),出家在城外的白雀寺,在香山得道成观音。按说观音证道地的问题前面已经讲清楚,不应该再有什么问题,但四川遂宁、陕西耀州等地为了说明观音在本地证道成佛,都举例说妙善在当地的白雀寺出家。这样,妙善香山证道成观音前在白雀寺出家又成为一个关键点,这就要求必须把白雀寺的问题弄清楚,看看妙善真正的出家地到底是在哪个白雀寺。

笔者了解掌握的白雀寺有17处,资料来源分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明清方志。明正德元年《汝州志·寺观·宝丰县》载:“白雀寺,在父城保,世传楚庄王故宅有白雀异槐一株。”清光绪七年《苏州府志·寺观·常熟县》载:“在县治北三十里,相传梁天监初建。甫成,有白雀二巢焉,因以寺名。”清康熙五十一年《徐沟县志·寺观》载:“白雀寺,在县西北白树村,明天顺建。”清嘉庆《四川通志·寺观·荣县》载:“白雀寺,在县南一里,唐建。”民国《岐山县志·祠祀》载:“在县东北三十里尚善乡。”二是古籍和神话小说。清同治七年刊《香山宝卷》、清嘉庆二十四年版《南海观音全传》、明万历年《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均载:妙善出家“汝州龙树县白雀寺。”三是观音的传说。浙江青田县的传说为“汝州龙树县白雀庵。”河北井陉的传说为“苍岩山白雀庵。”四川的传说为“宜宾白雀寺。”云南的传说为“南涧县白雀寺”;浙江普陀山的传说为“桃花岛白雀寺”;陕西的传说为“宝鸡清溪乡白雀寺。”四是当代作品记载。郑祯城《中国观音妙善公主的故乡在遂宁》载:白雀寺旧址在西山;国家文物局主编《中国名胜词典.耀县》白雀寺条载:在香山中峰;李利安《观音法门略释》其六《朝拜圣地》载:仅陕西省内就有岐山县白雀寺(传说是妙善公主出家修行处)、耀县大香山寺(传说妙善公主成道处)。

根据我国现存最早的观音本生传记《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记载,观音成道前身妙善出家地白雀寺,地望在汝州龙兴县(北宋宣和二年奉旨改为宝丰县)父城,寺院突出标志为白雀异槐。汝州白雀寺建于西晋武帝朝(265-290),北魏永平四年(512)有雷天生造像碑,北魏末有冯寄造像碑,另有北齐武平四年(573)两通造像碑。父城白雀寺有古槐一株,上栖瑞鸟白雀,因以寺名。清康熙二年(1663)《汝州全志》载宝丰八景,其中之一为白雀异槐:在父城,相传槐荫甚盛,枝节状如龙形,其叶状如龙爪,蝼蚁不敢上,每遇丰年,必有白雀巢于其巅,寺以志双美。清乾隆年李宏志《重修白雀寺记》载:“香山东去十里有白雀寺,邑传楚庄王女大悲菩萨妙善修行证道之所也。”

妙善最早在汝州白雀寺出家为尼,其事有确切记载,故很多古籍资料沿袭旧说,不敢妄改。如明初出现的《香山宝卷》,将观音证道地香山说成是:“本国(广东)惠州澄心县香山”;万历年间刊印的《南海观音全传》云:“香山乃前朝古寺,隐仙之所,在越国南海中间,上有普陀岩可以修行。”两书将香山换了地域,但对妙善出家的白雀寺,仍说为“汝州龙树县白雀寺。”“龙树”为梵文音译,还是指龙兴县(今宝丰县)。明万历年《三教源流搜神大全》,清光绪初黄伯禄《集说诠真》,均持“汝州龙树县白雀寺”说。本节共引用9条古籍方志档案资料,其中5条说妙善出家地在汝州白雀寺,加上浙江青田的同样民间传说,合计6条,占17条白雀寺资料的三分之一强;其他各地传说占5条,均起于明清,各持己说,但均无确切证据;新见资料有3条,一是四川遂宁,二是陕西耀州,三是陕西岐山强调说明本地白雀寺是妙善出家地。审视四川、陕西这两地方志记载,查清乾隆十二年、光绪五年、民国十八年《遂宁县志》,三志均不见白雀寺记载;查明嘉靖三十六年《耀州志》、清乾隆二十七年《续耀州志》、清乾隆四十四年《西安府志·祠祀·耀州》三志,均不见有白雀寺记载,只在《续耀州志·艺文志》中,见到《白雀寺》诗一首,间接说明耀州曾有过白雀寺;查清代《岐山县志》,无白雀寺,只在民国志中有简单记载。但要说是妙善出家地,尚缺乏证据,一是志书中都没有明确文字记载,二是缺少旁证。对照以上诸项条件,汝州(今平顶山市)宝丰县白雀寺,才是真正的妙善(观音)出家地。

 

妙善传说与庄王

前边三节,笔者引用历史档案资料,以无可辩驳的史实论证了观音证道地在平顶山香山,中国佛教史上的这一重大事件真相已经明白无误,争论到此该结束了。但郑祯诚先生在《中国观音――妙善公主的故乡在遂宁》中说:“妙庄王的传说世源自于大月氏。严格的说:中国的观音菩萨是由妙庄王的三公主妙善带到人间来的。”并声称“妙庄王的故事,应该是始自岷山庄王的传说。”“除了《香山宝卷》把妙善公主说成是楚庄王的三女而外,《汝州志》也记载说在春秋时代,有一位楚庄王(公元前613-前591年),三公主名妙善。这些明显的错误,估计都是受了司马迁的影响。”总之,在郑祯诚先生那里,凡是妙善传说中的庄王,应该是四川的,反之亦错,并无端的怪罪到史学大家司马迁头上。真正的事实究竟如何?还得从历史档案中去查找,去证明。

学界的共识是,印度佛教于两汉之际传入汉地,佛经汉译最早是东汉桓帝、灵帝时期,当时主要译经地是汉都洛阳。佛教初传中国是采用依附黄老方术和道教的方法,佛教真正在汉地广泛传播是西晋之后,南北朝是印度佛教中国化的起始阶段。妙善传说产生的前提是佛教传入汉地,其机遇是佛教中国化,二者缺一不可。郑祯诚先生认为,“产生”“观音传”的时间“倾向于西汉末年”,这个悖与史实的论断,没有任何历史档案依据。“妙善传说”的产生,要有一个佛经汉译传播的过程,要有一个观音信仰传播兴盛的宗教环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妙善传说于北齐天宝年间(550559)起源于中原父城香山(唐以后汝州,今之平顶山),笔者在《香山大悲菩萨传――观音菩萨缘起考》中所论甚详,此不赘述。初唐律宗高僧道宣在终南山灵感寺行道,一日与天神对话,述妙善在汝州香山证道为大悲观音菩萨,后由其弟子义常于圣历二年(699)整理成书《香山大悲菩萨传》。北宋元符三年,汝州香山寺立《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碑,这在历代文献、档案资料中都是有明确记载的,为佛教界、学术界和广大民众所认可的。

庄王是妙善传说中的重要人物,和妙善共同构成了妙善传说的基本框架。随着历史的演变和发展,妙善传说中的庄王先后出现5种形态,即原始形态楚庄王,《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中的庄王,祖、宗镜等宗教作品中的妙庄严王,14世纪初管道升《观世音菩萨传略》中的妙庄王,清代宝丰地区流传的苗庄王。在历史文献档案资料中,庄王的5种形态都有确切的资料遗存,其出现的历史时期也非常明确,其演变发展的逻辑性很强,说明了5种庄王形态的历史性、客观性、真实性。除了以上5种庄王形态,妙善传说中从来不存在岷庄王,即使四川遂宁的古代历史文献,也找不到妙善传说与岷庄王有任何关系。妙庄王是由祖、宗镜作品中的妙庄严王演变过来的,而祖、宗镜作品中的妙庄严王,其原型为《法华经·妙庄严王本事品》中的妙庄严王。郑祯诚先生在书中断言:“妙庄王的传说都是始出氐族。”“妙庄王的故事,应该是始自岷山庄王的传说。”从妙善传说起源、演变和发展史考察,妙庄王与氐族、与岷山庄王的传说风马牛不相及,没有任何档案资料可以作为依据。另外,妙庄王形态最早出现于公元14世纪初,郑先生说的前秦氐族政权存在于公元4世纪后半期,前后相差900多年,这个巨大的时间差是如何抹掉的?

无论用什么方法抹掉900多年的时间差,笔者以历史文献和档案资料为依据,判定妙庄王既不是源自前秦氐族,妙庄王的故事也不是始自岷山庄王的传说,妙庄王的传说源自于大月氏的说法是没有任何历史依据的。楚庄王作为庄王形态的一种,是在观音汉化过程中形成的,和先贤司马迁毫无关系,为此错怪先贤是没有任何道理的,也是不应该的。把妙庄王说成源自岷山庄王,纯属无稽之谈,丝毫不影响妙善在平顶山香山证道的历史定论。

 

观音证道地研究和建档

 

观音在平顶山香山证道成佛,是中国佛教史上有重大影响的历史事件,记载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宋代碑刻有抄录件和拓片存档。对此,我们应该有更加深刻的认识,观音文化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项宝贵的旅游文化资源。我们不仅要保存好已有的档案资料,而且要把分散在全国各地的相关历史文献收集起来,集中归档保存,并在此基础上加强学术研究,挖掘历史档案文化内涵,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为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和构建和谐社会服务。

基于以上认识,笔者从20世纪80年代初就着手进行这项工作。由于香山寺历史上多次遭到自然和人为的毁坏,大量珍贵档案资料毁于历次战乱兵火或人为劫难,收集资料成为极度困难的一件事。笔者持之一恒,不畏艰难困苦,走遍了香山地区周边几百里的山川和村落,进行田野调查,寻访古、旧、残碑,寻访知情人,记录妙善(观音)的传说;以郑州、北京为主,走遍了全国各大城市的书店或图书馆,查阅和购买相关历史文献、档案资料。20多年来,仅用于交通、食、宿和查阅、复印、购买资料的资金,高达十几万元,无论从时间上、精力上、资金上,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饱受了艰难和辛苦。苍天不负有心人,经过20多年的不懈努力,终于搜集到了很多有价值的历史档案资料,在此基础上,从2003年开始进行学术研究,并取得了丰硕成果。

1、《香山寺历史文化研究》。在20年搜集观音香山证道档案资料的基础上,于2003年开始研究写作,年底写出了《香山寺历史文化研究》书稿,对观音证道圣地香山和香山寺历史文化进行了全面论述,20049月正式出版,为保护开发香山旅游文化资源,提供了重要历史依据。

2、《香山大悲菩萨传――观音菩萨缘起考》。这是一部以《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历史档案为基本命题,运用历代文献、档案资料,对妙善香山证道成观音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产生的历史、文化、宗教背景和起源、形成、演变、发展过程进行的专题学术研究。2004年底写出书稿,至今已经5载,8易其稿,目前正在出版过程。

3、《香山观音文化史料集》。这是一本围绕观音香山证道论题,来源于600多种2000余册古籍文献和历史档案,上及汉、魏、两晋、南北朝、隋、唐汉译佛经和国家正史,下讫公元1949年建国前的历史典籍和馆藏档案资料集,共收录历代文献档案和碑刻资料202篇(条)。这本《史料集》是妙善在平顶山香山修行得道的铁证,目前正在出版。

4、《香山普门禅寺》。在近几年新搜集到的丰富的、详实的文献档案资料基础上,对《香山寺历史文化研究》一书进行修订,更全面、更深入、更准确的反映了香山寺的历史文化,作为《观音证道圣地系列丛书》的一种,已列入出版计划。

5、《妙善的传说》。这是笔者几十年来在田野调查中搜集到的珍贵地方文献资料。民间传说虽然不是史实,但它是以一定历史作背景的,反映了一定时期的历史、文化面貌,也是观音在香山证道的重要民俗资料,重要的地方文献档案资料。作为《观音证道圣地系列丛书》的一种,已列入出版计划。

6、《香山普门禅寺》画册和《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帖。《香山普门禅寺》画册,是观音证道圣地香山寺的宣传画册,由笔者和白学义先生合编,20063月出版;《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帖,是由香山寺和宝丰书画院组织编辑出版的蔡京书法碑帖,笔者参与了编辑工作,并撰写了《香山大悲菩萨传文化内涵与意义》一文,对蔡京碑文化内涵和历史文化价值进行了介绍。该书于2009年元月出版。

笔者以27年时间搜集整理汉化观音证道圣地档案资料,并深入进行学术研究,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观音证道圣地在河南平顶山,这里是汉化观音文化的源头。据200936日《宝丰书画》报报道:新华社记者桂娟、张彩霞、杨静在郑州报道,“在中国汉化观音文化发祥地的河南省宝丰县,有一座建于东汉末年的香山寺,存有北宋《香山大悲菩萨传》碑一通,记述了大悲观音菩萨得道正果的神话故事,是中国最早记载观音证道成佛的重要历史文献。舟山观音网第六届中国普陀山南海观音文化节栏目《河南省汝州宝丰县香山寺:妙善公主成道地》报道:“四川遂宁和陕西耀州地区广为流传的妙善公主成道故事,源头却在河南汝州宝丰县香山寺。”

历史档案,揭开了汉化观音证道圣地的秘密!

历史档案,还原了汉化观音证道圣地的真相!

 

在汉传佛教中,观音菩萨是汉化最彻底的佛教神祇,名声最大,被誉为中国第一佛。多部佛经中都有观音菩萨成佛的记载,但均很简单,没有详细的观音本生传记。而立于北宋元符三年(1100)九月的平顶山香山寺《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却详细记载了汉化观音菩萨在香山得道成佛的事迹。观音在平项山香山证道成佛,有国内外现存最早的唯一的碑刻为依据,本无悬念,但近年来四川、陕西、云南、浙江、河北的一些地方,都提出他们本地是观音菩萨证道地,或自称为“观音的故乡”。观音证道圣地到底在哪里?我们只有走进历史深处,用历代文献和档案资料揭开这个秘密,还原其真相。

 

千里追寻蔡京碑拓片

 

  1983年5月初,时任平顶山市史志办公室科长的阎悦来先生,委托我到香山寺抄录《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因碑由蔡京书丹,俗称“蔡京碑”(以下通称蔡京碑)。蔡京碑立在香山寺大悲观音塔下券洞内,“文革”初碑文上部受到毁坏,每行文字参差不齐,为保持每行碑文的原始形态,笔者用连接方格纸逐行逐字抄录,损坏部分依文字位置空缺。抄录后又逐行逐字核对,确定无误后誊抄一份送市史志办公室,作为重要历史资料归档保存。

蔡京碑的主要内容是,初唐律宗高僧道宣在终南山灵感寺行道时,一日与天神对话,述妙善在香山修行证道为千手千眼大悲观音菩萨的事迹,圣历二年(699),由道宣弟子义常整理成书《香山大悲菩萨传》,蔡京碑记载的就是观音在香山证道成佛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碑后“赞”文部分,记元符二年(1109)十一月,时任汝州知州蒋之奇应邀润色义常本《香山大悲菩萨传》的缘由和情况。该碑是国内外现存最早的观音菩萨本生传记,是汉化观音文化的源头,在中国佛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有着重大影响,具有重要历史价值和意义。

碑文记述平顶山香山寺是汉化观音证道之所,佛教圣地,笔者感到极大震撼。因碑的上部受到毁坏,全文无法通读,笔者立志搜集相关资料校勘补注,以恢复其原貌。于是,先后在平顶山市图书馆、郑州河南省图书馆、省社科院图书馆、北京国家图书馆、中国社科院图书馆,查阅明正德、万历和清康熙、乾隆、道光版《汝州志》,均有观音在香山证道的记载,却无蔡京碑录文;清乾隆、道光版《宝丰县志·金石志》,只有目录无正文,嘉庆版《宝丰县志·金石志》,《香山大悲菩萨传》书目下注明因“语涉玄奇”,不录《传》文,只录了有蒋之奇历史资料的《赞》文。十几年来,从宝丰、汝州、平顶山到郑州、北京,辗转千里,遍查明清方志档案,始终没有找到完整的蔡京碑录文。20世纪90年代中期,见到有资料说蔡京碑49行文字,满行78字,笔者依此校勘,怎么也得不到满意效果,因为碑的上部已损毁,所谓78字,实际是残碑中现存文字最多一行的字数,并不是完整碑刻每行全部字数,满行78字是一种错误的说法。本世纪前两年,笔者分别见到了一个5000多字的校勘本,一个3800多字的校勘本。5000多字的校勘本明显有误,笔者和其他学者均不予认同;对3800多字的校勘本,有学者解释说,蒋之奇到杭州任职时,将蔡京碑抄本删掉了部分文字,交给杭州天竺寺重立《香山大悲成道传》碑,形成了这个3800余字的本子。笔者经反复校勘研究,认为蒋之奇删减说亦为错误。

蔡京碑是观音在香山证道的根本依据,弄清碑文原貌成为一个关键问题。吸取前几年的经验教训,找到蔡京碑拓片或全碑录文,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走访河南省、平顶山市和宝丰县有关部门,都没有收藏蔡京碑拓片。于是,笔者走向民间广泛调查,终于在谢沟村谢振卿先生处找到一件拓片,遗憾的是残碑拓片,对校勘碑文帮助不大。又从一条线索了解到,1976年蔡京碑拓片曾应邀在英国牛津大学展出,拓片展出后送回国内,应存在国内一家权威单位保管。为此,2002年10月,笔者奔赴北京,先后到国家图书馆、中国社科院图书馆、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佛学院图书馆一家一家走访查阅,专门寻访蔡京碑拓片,行程千里,历时月余,仍无结果。2003年10月,再赴北京国家图书馆,从查阅古籍入手,终于从《江浙金石志》中找到了杭州天竺寺北宋崇宁三年(1104)五月重立《香山大悲成道传》碑录文,此即蒋之奇带到杭州的蔡京碑抄本重刊碑;又从南宋高僧祖琇《编年通论》中道宣条找到了一段妙善香山证道成观音的记载,同时期僧人宗镜《金刚科仪会要注解》中《妙善不招驸马成佛无疑》的记载。杭州天竺寺《香山大悲成道传》刻在两通碑上,前一通早已佚失,此为后一通碑录文,与蔡京碑后半部分校勘,证实碑文50行,满行91字,从而证明了此前满行78字和杭州天竺碑为删减文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

杭州天竺寺碑解决了蔡京碑后半部文字校勘问题,南宋祖琇和宗镜的记载是蔡京碑的缩写文,约占原碑文字三分之一,但人物、情节、语言各方面非常接近原始碑文,对校勘蔡京碑前半部分具有重要作用。校勘的结果比原始碑文少40余字,已经是非常接近原碑,离原貌越来越近,但还不是原貌。根据可靠信息, 2008年5月,经宝丰书画院曹二虎、何清怀先生和清华大学肖红教授辗转联系,在国家文物出版社社长苏士澍的帮助下,最终在北京大学图书馆找到了上世纪30年代所拓完整的《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碑拓片。经过三次千里追寻,蔡京碑完整拓片的回归,不仅实现了笔者20多年来的夙愿,更重要的是恢复了记载观音菩萨香山证道碑文的原貌和历史真像。

 

浩瀚古档寻香山

 

在初唐道宣与天神对话所述,义常整理成书的基础上,由北宋蒋之奇润色,蔡京书丹的《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碑,说妙善在香山修行证道成观音,汝州(今平顶山市)香山为观音证道地应无疑义。问题在于其他省的几个地方,不仅说他们本地是观音证道地,而且这些地方确实也有香山。要确认观音到底在哪个香山证道成佛,弄清楚全国究竟有多少座香山和香山寺是基本前提。

为了解掌握各地比较确切的香山和香山寺情况,2002年前,笔者是在宝丰、汝州和平顶山市史志办公室、市图书馆查阅明清地方志档案资料;由于当地所存方志档案资料太少,2003年至2007年先后到郑州和北京两地,宿于小旅馆或地下旅馆,在河南省图书馆、省社科院图书馆、郑州大学图书馆、国家图书馆、中国社科院图书馆、中国佛学院图书馆,查阅明清、民国地方志和有关古籍档案。所查方志档案有:明天顺《大明一统志》、《大明一统名胜志》、清嘉庆《大清一统志》,省志22部,府、州志180余部,县志240余部,总计8000余册,20000多卷。共查到香山36座,香山寺36所。

36座香山分别为:河南省平顶山香山、洛阳龙门香山、方城县香山、泌阳县香山,山东省东阿县香山、益都县香山、莱芜县香山,江苏省无锡县香山、萧县香山、宜兴县香山、江阴县香山、吴县香山,浙江省慈溪县香山、义乌县香山,广东省德庆州香山、香山县(今中山市)香山,湖北省黄安县香山、竹溪县香山、沔阳州香山,湖南省郴州香山、桑植县香山,陕西省宜君县香山、耀州香山,山西闻喜县香山、山阴县香山、凤台县香山,北京香山,辽宁省辽阳县香山、铁岭县香山,河北省涞源县香山,四川省遂宁县香山,江西省信丰县香山,安徽省东流县香山、天长县香山,福建省同安县香山,宁夏中卫县香山。36所香山寺分别为:河南省平顶山香山寺、洛阳龙门香山寺、临颍县香山寺、临颍县小香山寺、方城县香山寺,山东省东阿县香山寺、临朐县香山寺、诸城县香山寺,湖南省宁乡县香山寺、靖州香山寺、郴州香山寺、桃园县香山寺,湖北省竹山县香山寺、京山县香山寺,江苏省江阴县香山寺、无锡县香山寺、常熟县香山寺,浙江省慈溪县香山寺、义乌县香山寺,广东省德庆州香山寺,陕西省永寿县香山寺、华阴县香山寺,山西省闻喜县香山寺,河北省涞源县香山寺,江西省上高县香山院,安徽省东流县香山寺、霍丘县香山寺,北京西山香山寺,四川省青城香山寺、奉节县香山寺、射洪县香山寺,甘肃平凉县香山寺,广西庆远香山寺,云南省元谋县香山寺、罗平县香山寺、黑盐井香山寺。

统观36座香山和36处香山寺,除平顶山香山和香山寺外,未见任何一处有观音证道地的记载。唯有平顶山(汝州、宝丰)香山和香山寺,从《大明一统志》、《大明一统名胜志》,到明清《河南通志》、《汝州志》、《宝丰县志》,再到明清类书《广舆记》、《增订广舆记》、民国权威辞书《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辞源》,均有“大悲观音证道之所”的记载。再看近年争论声调颇高的四川遂宁和陕西耀州的方志档案记载。《大清一统志》第26册《潼州府·山川·遂宁县》载:“香山,在遂宁县东二十里。《寰宇记》:本名血腥山,刺史白子昉改。”清乾隆十二年版、清光绪五年版《遂宁县志》、民国十八年版《遂宁新志》均载:“寻香山,县东二十里,旧名血腥山,唐刺史白子昉改今名。”不论遂宁香山因何改名,是否名符其实,也不论其未建香山寺,单说四部志书对“妙善香山证道为大悲观音”不著一字,就可明确判断其是否为观音证道地。再查耀州方志档案,明嘉靖三十六年版《乔三石耀州志》载:“三石山,三峰突兀,号大三石,上有胜果院,宋雍熙中敕建者,山麓有奇峰洞,洞滴水成泉,曰天浆。”清乾隆二十七年《续耀州志》载:“三石山,宋建胜果院。”1981年版《中国名胜词典》载:“香山,在耀县城西北45里,三峰突起,形似笔架……。峰腰有天然洞穴,俗称奇峰洞,建胜果院白雀寺。”从方志档案记载看,明清时耀州香山还名为三石山,只是在当代新词典中才称为香山,即使明清时就称为香山,同样是未见到任何观音在此证道成佛的文字记载。至于河北、浙江、云南等地,当地方志档案中同样未见到观音证道的文字记录。

汉化观音证道圣地在香山,这是社会共识,也是历史常识。笔者耗时多年,钻进古纸堆,在浩瀚的历代方志档案中,如大海捞针,找出了36座香山、36座香山寺,并如实录下了他们的记载。正是这些历史档案记载,证明了平顶山香山是观音证道圣地,也提供了四川遂宁、陕西耀州等地不是观音证道地的真实依据。况且这些档案记载都是当地先贤当时的客观、真实记录,承认这些历史记载的结果,不仅是尊重历史,尊重历代先贤,更是实事求是精神的体现。

 

观音出家地白雀寺

 

蔡京碑中说得很明白,妙善生在香山东北方向的庄王城(即父城,又称楚王城),出家在城外的白雀寺,在香山得道成观音。按说观音证道地的问题前面已经讲清楚,不应该再有什么问题,但四川遂宁、陕西耀州等地为了说明观音在本地证道成佛,都举例说妙善在当地的白雀寺出家。这样,妙善香山证道成观音前在白雀寺出家又成为一个关键点,这就要求必须把白雀寺的问题弄清楚,看看妙善真正的出家地到底是在哪个白雀寺。

笔者了解掌握的白雀寺有17处,资料来源分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明清方志。明正德元年《汝州志·寺观·宝丰县》载:“白雀寺,在父城保,世传楚庄王故宅有白雀异槐一株。”清光绪七年《苏州府志·寺观·常熟县》载:“在县治北三十里,相传梁天监初建。甫成,有白雀二巢焉,因以寺名。”清康熙五十一年《徐沟县志·寺观》载:“白雀寺,在县西北白树村,明天顺建。”清嘉庆《四川通志·寺观·荣县》载:“白雀寺,在县南一里,唐建。”民国《岐山县志·祠祀》载:“在县东北三十里尚善乡。”二是古籍和神话小说。清同治七年刊《香山宝卷》、清嘉庆二十四年版《南海观音全传》、明万历年《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均载:妙善出家“汝州龙树县白雀寺。”三是观音的传说。浙江青田县的传说为“汝州龙树县白雀庵。”河北井陉的传说为“苍岩山白雀庵。”四川的传说为“宜宾白雀寺。”云南的传说为“南涧县白雀寺”;浙江普陀山的传说为“桃花岛白雀寺”;陕西的传说为“宝鸡清溪乡白雀寺。”四是当代作品记载。郑祯城《中国观音—妙善公主的故乡在遂宁》载:白雀寺旧址在西山;国家文物局主编《中国名胜词典.耀县》白雀寺条载:在香山中峰;李利安《观音法门略释》其六《朝拜圣地》载:仅陕西省内就有岐山县白雀寺(传说是妙善公主出家修行处)、耀县大香山寺(传说妙善公主成道处)。

根据我国现存最早的观音本生传记《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记载,观音成道前身妙善出家地白雀寺,地望在汝州龙兴县(北宋宣和二年奉旨改为宝丰县)父城,寺院突出标志为白雀异槐。汝州白雀寺建于西晋武帝朝(265-290),北魏永平四年(512)有雷天生造像碑,北魏末有冯寄造像碑,另有北齐武平四年(573)两通造像碑。父城白雀寺有古槐一株,上栖瑞鸟白雀,因以寺名。清康熙二年(1663)《汝州全志》载宝丰八景,其中之一为白雀异槐:在父城,相传槐荫甚盛,枝节状如龙形,其叶状如龙爪,蝼蚁不敢上,每遇丰年,必有白雀巢于其巅,寺以志双美。清乾隆年李宏志《重修白雀寺记》载:“香山东去十里有白雀寺,邑传楚庄王女大悲菩萨妙善修行证道之所也。”

妙善最早在汝州白雀寺出家为尼,其事有确切记载,故很多古籍资料沿袭旧说,不敢妄改。如明初出现的《香山宝卷》,将观音证道地香山说成是:“本国(广东)惠州澄心县香山”;万历年间刊印的《南海观音全传》云:“香山乃前朝古寺,隐仙之所,在越国南海中间,上有普陀岩可以修行。”两书将香山换了地域,但对妙善出家的白雀寺,仍说为“汝州龙树县白雀寺。”“龙树”为梵文音译,还是指龙兴县(今宝丰县)。明万历年《三教源流搜神大全》,清光绪初黄伯禄《集说诠真》,均持“汝州龙树县白雀寺”说。本节共引用9条古籍方志档案资料,其中5条说妙善出家地在汝州白雀寺,加上浙江青田的同样民间传说,合计6条,占17条白雀寺资料的三分之一强;其他各地传说占5条,均起于明清,各持己说,但均无确切证据;新见资料有3条,一是四川遂宁,二是陕西耀州,三是陕西岐山,强调说明本地白雀寺是妙善出家地。审视四川、陕西这两地方志记载,查清乾隆十二年、光绪五年、民国十八年《遂宁县志》,三志均不见白雀寺记载;查明嘉靖三十六年《耀州志》、清乾隆二十七年《续耀州志》、清乾隆四十四年《西安府志·祠祀·耀州》三志,均不见有白雀寺记载,只在《续耀州志·艺文志》中,见到《白雀寺》诗一首,间接说明耀州曾有过白雀寺;查清代《岐山县志》,无白雀寺,只在民国志中有简单记载。但要说是妙善出家地,尚缺乏证据,一是志书中都没有明确文字记载,二是缺少旁证。对照以上诸项条件,汝州(今平顶山市)宝丰县白雀寺,才是真正的妙善(观音)出家地。

 

妙善传说与庄王

前边三节,笔者引用历史档案资料,以无可辩驳的史实论证了观音证道地在平顶山香山,中国佛教史上的这一重大事件真相已经明白无误,争论到此该结束了。但郑祯诚先生在《中国观音――妙善公主的故乡在遂宁》中说:“妙庄王的传说世源自于大月氏。严格的说:中国的观音菩萨是由妙庄王的三公主妙善带到人间来的。”并声称“妙庄王的故事,应该是始自岷山庄王的传说。”“除了《香山宝卷》把妙善公主说成是楚庄王的三女而外,《汝州志》也记载说在春秋时代,有一位楚庄王(公元前613-前591年),三公主名妙善。这些明显的错误,估计都是受了司马迁的影响。”总之,在郑祯诚先生那里,凡是妙善传说中的庄王,应该是四川的,反之亦错,并无端的怪罪到史学大家司马迁头上。真正的事实究竟如何?还得从历史档案中去查找,去证明。

学界的共识是,印度佛教于两汉之际传入汉地,佛经汉译最早是东汉桓帝、灵帝时期,当时主要译经地是汉都洛阳。佛教初传中国是采用依附黄老方术和道教的方法,佛教真正在汉地广泛传播是西晋之后,南北朝是印度佛教中国化的起始阶段。妙善传说产生的前提是佛教传入汉地,其机遇是佛教中国化,二者缺一不可。郑祯诚先生认为,“产生”“观音传”的时间“倾向于西汉末年”,这个悖与史实的论断,没有任何历史档案依据。“妙善传说”的产生,要有一个佛经汉译传播的过程,要有一个观音信仰传播兴盛的宗教环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妙善传说于北齐天宝年间(550-559)起源于中原父城香山(唐以后汝州,今之平顶山),笔者在《香山大悲菩萨传――观音菩萨缘起考》中所论甚详,此不赘述。初唐律宗高僧道宣在终南山灵感寺行道,一日与天神对话,述妙善在汝州香山证道为大悲观音菩萨,后由其弟子义常于圣历二年(699)整理成书《香山大悲菩萨传》。北宋元符三年,汝州香山寺立《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碑,这在历代文献、档案资料中都是有明确记载的,为佛教界、学术界和广大民众所认可的。

庄王是妙善传说中的重要人物,和妙善共同构成了妙善传说的基本框架。随着历史的演变和发展,妙善传说中的庄王先后出现5种形态,即原始形态楚庄王,《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中的庄王,祖琇、宗镜等宗教作品中的妙庄严王,14世纪初管道升《观世音菩萨传略》中的妙庄王,清代宝丰地区流传的苗庄王。在历史文献档案资料中,庄王的5种形态都有确切的资料遗存,其出现的历史时期也非常明确,其演变发展的逻辑性很强,说明了5种庄王形态的历史性、客观性、真实性。除了以上5种庄王形态,妙善传说中从来不存在岷庄王,即使四川遂宁的古代历史文献,也找不到妙善传说与岷庄王有任何关系。妙庄王是由祖琇、宗镜作品中的妙庄严王演变过来的,而祖琇、宗镜作品中的妙庄严王,其原型为《法华经·妙庄严王本事品》中的妙庄严王。郑祯诚先生在书中断言:“妙庄王的传说都是始出氐族。”“妙庄王的故事,应该是始自岷山庄王的传说。”从妙善传说起源、演变和发展史考察,妙庄王与氐族、与岷山庄王的传说风马牛不相及,没有任何档案资料可以作为依据。另外,妙庄王形态最早出现于公元14世纪初,郑先生说的前秦氐族政权存在于公元4世纪后半期,前后相差900多年,这个巨大的时间差是如何抹掉的?

无论用什么方法抹掉900多年的时间差,笔者以历史文献和档案资料为依据,判定妙庄王既不是源自前秦氐族,妙庄王的故事也不是始自岷山庄王的传说,妙庄王的传说源自于大月氏的说法是没有任何历史依据的。楚庄王作为庄王形态的一种,是在观音汉化过程中形成的,和先贤司马迁毫无关系,为此错怪先贤是没有任何道理的,也是不应该的。把妙庄王说成源自岷山庄王,纯属无稽之谈,丝毫不影响妙善在平顶山香山证道的历史定论。

 

观音证道地研究和建档

 

观音在平顶山香山证道成佛,是中国佛教史上有重大影响的历史事件,记载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宋代碑刻有抄录件和拓片存档。对此,我们应该有更加深刻的认识,观音文化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项宝贵的旅游文化资源。我们不仅要保存好已有的档案资料,而且要把分散在全国各地的相关历史文献收集起来,集中归档保存,并在此基础上加强学术研究,挖掘历史档案文化内涵,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为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和构建和谐社会服务。

基于以上认识,笔者从20世纪80年代初就着手进行这项工作。由于香山寺历史上多次遭到自然和人为的毁坏,大量珍贵档案资料毁于历次战乱兵火或人为劫难,收集资料成为极度困难的一件事。笔者持之一恒,不畏艰难困苦,走遍了香山地区周边几百里的山川和村落,进行田野调查,寻访古、旧、残碑,寻访知情人,记录妙善(观音)的传说;以郑州、北京为主,走遍了全国各大城市的书店或图书馆,查阅和购买相关历史文献、档案资料。20多年来,仅用于交通、食、宿和查阅、复印、购买资料的资金,高达十几万元,无论从时间上、精力上、资金上,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饱受了艰难和辛苦。苍天不负有心人,经过20多年的不懈努力,终于搜集到了很多有价值的历史档案资料,在此基础上,从2003年开始进行学术研究,并取得了丰硕成果。

1、《香山寺历史文化研究》。在20年搜集观音香山证道档案资料的基础上,于2003年开始研究写作,年底写出了《香山寺历史文化研究》书稿,对观音证道圣地香山和香山寺历史文化进行了全面论述,2004年9月正式出版,为保护开发香山旅游文化资源,提供了重要历史依据。

2、《香山大悲菩萨传――观音菩萨缘起考》。这是一部以《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历史档案为基本命题,运用历代文献、档案资料,对妙善香山证道成观音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产生的历史、文化、宗教背景和起源、形成、演变、发展过程进行的专题学术研究。2004年底写出书稿,至今已经5载,8易其稿,目前正在出版过程。

3、《香山观音文化史料集》。这是一本围绕观音香山证道论题,来源于600多种2000余册古籍文献和历史档案,上及汉、魏、两晋、南北朝、隋、唐汉译佛经和国家正史,下讫公元1949年建国前的历史典籍和馆藏档案资料集,共收录历代文献档案和碑刻资料202篇(条)。这本《史料集》是妙善在平顶山香山修行得道的铁证,目前正在出版。

4、《香山普门禅寺》。在近几年新搜集到的丰富的、详实的文献档案资料基础上,对《香山寺历史文化研究》一书进行修订,更全面、更深入、更准确的反映了香山寺的历史文化,作为《观音证道圣地系列丛书》的一种,已列入出版计划。

5、《妙善的传说》。这是笔者几十年来在田野调查中搜集到的珍贵地方文献资料。民间传说虽然不是史实,但它是以一定历史作背景的,反映了一定时期的历史、文化面貌,也是观音在香山证道的重要民俗资料,重要的地方文献档案资料。作为《观音证道圣地系列丛书》的一种,已列入出版计划。

6、《香山普门禅寺》画册和《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帖。《香山普门禅寺》画册,是观音证道圣地香山寺的宣传画册,由笔者和白学义先生合编,2006年3月出版;《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帖,是由香山寺和宝丰书画院组织编辑出版的蔡京书法碑帖,笔者参与了编辑工作,并撰写了《香山大悲菩萨传文化内涵与意义》一文,对蔡京碑文化内涵和历史文化价值进行了介绍。该书于2009年元月出版。

笔者以27年时间搜集整理汉化观音证道圣地档案资料,并深入进行学术研究,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观音证道圣地在河南平顶山,这里是汉化观音文化的源头。据2009年3月6日《宝丰书画》报报道:新华社记者桂娟、张彩霞、杨静在郑州报道,“在中国汉化观音文化发祥地的河南省宝丰县,有一座建于东汉末年的香山寺,存有北宋《香山大悲菩萨传》碑一通,记述了大悲观音菩萨得道正果的神话故事,是中国最早记载观音证道成佛的重要历史文献”。舟山观音网第六届中国普陀山南海观音文化节栏目《河南省汝州宝丰县香山寺:妙善公主成道地》报道:“四川遂宁和陕西耀州地区广为流传的妙善公主成道故事,源头却在河南汝州宝丰县香山寺。”

历史档案,揭开了汉化观音证道圣地的秘密!

历史档案,还原了汉化观音证道圣地的真相!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