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信仰 > 菩萨信仰 > 地藏菩萨 > 正文

地藏菩萨灵感记(二)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20)

五、临西妙境,却为地藏经而滞留 一般人若遇恶劣环境便寻找死路,认为一死了之,痛苦也就解决了。殊不知死…

五、临西妙境,却为地藏经而滞留

 

一般人若遇恶劣环境便寻找死路,认为一死了之,痛苦也就解决了。殊不知死后的苦痛比活于世间还增千万倍,因人身正如一间房屋,心灵好比主人,寄居于屋,如果一旦失去人身,心灵等于无家可归,便流落到空芜荒废之地,也就是云聚恶鬼的污浊地方。一般人如死后流落到这种地方,就易受厉鬼的要胁压迫,那时想再得回人身已不可能了。世尊所谓:‘得人身者如爪上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可知做人的机会是如此渺小,我人又怎能随意轻生?所以,我认为如果不是为了真正伟大、高超的理想,我们绝不能妄求死路。

 

过去我屡经患难,就如已经面临死亡之境:每次也自觉死了一般,对这世界亦不再有所眷恋。但既而一想,死后到底去何处?每念及此,心情顿时迷惘,如飘忽于茫茫大海,不能握得上岸线索。回忆星云大师所著‘十大弟子传’中有一段事迹:‘当时佛和大弟子们,一到涅槃(入灭)时候,便能随时进入涅槃。’我想如果能到此境界,岂不就是最美好的时候?所以我决心求得涅槃妙法,民国五十七年七月我请会性法师开示。其大意为:

 

‘这种功夫就是依据真功德而自成的,一有足够的真功真德便能自得,不是用教导得来的。’

 

听完法师的指导我亦无法了解,只好自发誓愿:‘自此愿实践地藏菩萨样之菩萨道。如做佛事,一不顾牺牲自己,尽力而为。祈望诸佛菩萨助我达成愿望。’

 

一年后,高雄佛光山东方佛教学院院长星云大师,初次莅嘉义佛教会宣讲‘佛说阿弥陀经’,大师在这段期间阐述‘净土法门乃是最简易成道之法’。我即刻深信不疑,自此开始实行念佛。过去我虽知道净土法门最好,但因平时繁忙,未能深入此微妙法门。而且过于自信‘自力妙智’,不曾精诚念佛。现在开始至诚勤念,过了两三天便梦见这样的情景—我的念珠忽然飘至天空中,而我居然能奇妙地飞上天把它取回。又过几天,我梦见当我念佛的时候,忽然念珠变成一串灿美的宝珠。再经数天,我独坐房内念佛,朦胧中飘来一阵阵浓烈的异香,当时我还不自觉得流下泪来。还有次在失眠的夜晚,我起床念佛,仅过数分钟便安然入睡。

 

回想几天以来的奇妙瑞相,使我更加深信念佛法门。但我所受的感应并不只限于此。有一天,家人责备我忙碌佛事实在毫无裨益,一死算了。我不敢争辩,只默念阿弥陀佛的圣号,当时心情有如在火坑被火煎熬似的,痛苦至极;而我对这世界的一切欲望也一扫而空,仅想依赖阿弥陀佛的大慈力来救我跳出可怕的火坑。果然,我的愿望实现了,一小时后,我闻到了浓烈的异香,心地也不自觉地开朗舒适起来,犹如飘忽在虚空之中。如此妙境维持了一天,最后,终于拜见了阿弥陀佛的尊容。我随即明白一定是阿弥陀佛来接我到西方了,一时感到心脏逐渐无力,差不多在将断气时,猛然一想:

 

‘我募款的“地藏经”尚未出版,此愿未了,怎能生西?’

 

奇妙得很,这个念头一生,我立刻堕落下来,瑞相也消失了。过了几天,心脏仍未复元。

 

五个月后(民国五十九年正月二十三日)我再度遭受家人无理的责备,无路可走;又开始默念阿弥陀佛圣号。不到一小时又再闻到浓烈的异香,心也像上一次似的飘至虚空中,经过情形和前次差不多,所不同的是另发现一座金色莲台,还听到一阵小孩嬉戏喧闹之声,像是到了西方清净快乐的境地。这天晚上入睡之时,犹恐此微妙心境消失,只好再继念阿弥陀佛,直到天亮不觉厌倦。这微妙心境继持续两天,我的心脏已无法支持了;在我明白阿弥陀佛再次接引我到西方了,猛然,又兴起了一念:

 

‘我应继续行道,宣扬地藏菩萨的大誓愿,现在还不应该往生西方胜境享受快乐的啊!’于是再度堕落下来。

 

两度临西妙境虽未西去,却使我了解多年来所疑问的涅槃之法。临西之时,物欲、人情均不足令我牵挛挂念,只有‘地藏经’使我挂怀。如此看来,地藏菩萨一定和我有段殊胜因缘的吧?我应好好体念地藏菩萨的大悲愿,继续行道才对,我如此想。

 

六、诵地藏经,使鬼道中亡魂超生

 

据民间古例,每年农历七月,阴府大开鬼门关让亡魂尽出。往往有些人基于恐惧,在这月不敢外出。我在未信仰佛教以前,也不例外;自从深研佛法以来,精神宽度舒适,安然自在,也就不再害怕了。但,不知何故,今年七月一日夜晚上床以后,翻来覆去地睡不著,值到欲入睡时,忽梦一年轻女亡魂,直接步行到我身旁,仔细观看,她整个脸和全身生满了疮,令我不由得生惧而警告她:

 

‘你的疾病会传染别人,请不要接近我。’

 

说罢我醒过来,开始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然而到了第二天,还是不能安睡,这一晚梦见一群亡魂,大多为男性的老年人,每个人是那样衣衫褴褛,脸上长满了可厌的胡须,像乞丐似地落魄的样子,对我说道:‘请你随我们到我们的居处。’

 

我默默地随他们行走,结果发现自己到一块墓地,四周是宽广无垠的草原,而这群乞丐在草地上铺下草席,卧在席上睡眠。

 

一睡醒来,梦中情景依然清晰。我想两次所梦的人,一定是鬼道孤魂,欲要求我为他们诵经;如果我不理会他们,那么他们必定会连夜来干扰,使我不能安睡,甚至最后会使我招致疾病,于是想起‘地藏本愿经’里世尊所说的一段话:

 

‘若未来世诸众生等,或梦或寐,见诸鬼神乃及诸形,或悲或啼、或愁或叹、或恐或怖。此皆是一生十生百生千生过去父母、男女弟妹、夫妻眷属、在于恶趣,未得出离,无处希望福力救拔,当告宿世骨肉,使作方便,愿离恶道。普广!汝以神力,遣是眷属,令对诸佛菩萨像前志心自读此经,或请人读其数三遍或七遍。如是恶道眷属,经声毕是遍数,当得解脱;乃至梦寐之中,永不复见。’

 

所以从七月初三我开始诵‘地藏本愿经’,果然当晚便得安眠。连续几晚,再无其他意外,我想大概他们都超生去了,遂未再诵。这样经过了七天,到了夜又梦见自己独入冥界,沿途看见一大片繁杂低陋的小房屋拥挤在一起,屋内污秽不堪,荒芜凄凉,没有什么设备,只有人躺在里面,有些室里还设有猪栏,看来更加肮脏凄凉,其悲惨的情形,令人‘惨不忍睹’。

 

我随意走进一屋,遇见一位年约六十岁的男人。他见到我,悄悄的命一小孩盛饭请我,我急忙阻止他:

 

‘不必盛了,我不想吃。’

 

我正对四周墙壁的污秽感到不安时,忽闻人声说道:‘念阿弥陀佛便能使之成为清洁之地’。我即刻念出‘南无阿弥陀佛’,真妙,果然这污秽至极的屋内一下子变得既清洁又光明。

 

我立刻离开,再走一段路,最后又进入一房屋,发现房内有位年约四十岁瘦骨如柴的男人。这个男人一见我进屋,很不客气地伸出手想来拉我,当时我想急忙逃避他。可是一看房门,窗户全部是关著的,这时候我真是走头无路。就在这一瞬间,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胆量勇气,指著窗户,我忽然厉声喝道:‘开门’那人居然应声开窗,我很快地跳窗,逃了出去,那种灵活的跳跃连自己也觉得惊奇。不久就惊醒过来。

 

翌日,我开始每天诵‘地藏经’直到十二日才停止。以后几天每晚都能安然入睡,十三日至十五日三天为自己祖先读经。十八日再次梦见自己被无数亡魂包围,当时我告诉他们:

 

‘大家只要念佛,就能见佛;若时常念佛,就等于时常有现钱,不必再忧患穷困。’

 

说完以后,自身就如处于虚空中,清净异常。眼前忽现一座停滞朵朵祥云的幽雅山景。这些围在四周的亡魂,每人都露出欣喜的表情,走向那座幽美的山。

 

自此亡魂不再来干扰我了。

 

这次的灵感最为奇妙,能使亡魂豁然大悟,立刻成道而去。

 

七、感应地藏菩萨慈力,实践菩萨道

 

张素琴居士现年三十五岁,家居嘉义市小澎湖四八号。五年前,我们初次在佛教会讲堂见面,以后彼此互相联络佛事;几年的相处,我发现她天性温柔,虽不善于口才,却有慈悲、喜舍精神。有一天,她告诉我,虽然她想专诚行道,但每至夜间常作恶梦,导致胃痛。她的母亲为她到处去问神的结果,答案是‘亡魂缠身’,只好到处请人超度,却不得功效。

 

‘亡灵缠身只要诵经就可以了,你不是会诵经吗?’我告诉她说。

 

‘我虽也会诵,但不敢自信能超度亡魂,还是请您代诵吧!’

 

‘我们两人同心同德,我当然会为你诵经,这是义不容辞的啊!’

 

答应诵经这晚,我在梦中见到一男一女两位亡魂,神力薄弱,缺乏活气的样子,可是印象非常模糊。几天后我告诉素琴这件事,并且问她:

 

‘你婆婆曾有儿女在年幼时就去世的吗?’

 

‘我不知道,待我去问问婆婆好了。’她回答。

 

接著她婆婆从房内出来说:‘我有两个儿女年幼时就离开世界,不过其中一位女孩子早已送给别人抚养,户籍也是登记养父家的姓,怎么死后会再回家呢?’

 

‘送给别人当养女,却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地藏经说:“此皆是一生,十生,百生,千生,过去父母、男女、弟妹、眷属在于恶趣未得出离,无处希望福力救拔,当告宿世骨肉,使作方便,愿离恶道。”她一定知道您持长斋,皈依佛法,所以特来依靠您的福力超生。’素琴听了便催我尽速诵经。

 

民国六十年正月廿七日我开始到她家诵阿弥陀经和地藏经两天。经过几天我拜访她时‘身体虽然好一点,夜里仍然有著恶梦的缠绕。’

 

我听了感到十分奇怪,像素琴这样老实且虔诚的佛弟子,怎么诵经对她毫无裨益?最后我仍下定决心继续为她诵经。二月十二日上午十时再诵金刚经、心经、阿弥陀经、普门品、地藏经等,直到午后六时三十分方才停止。这天晚上果然获得灵异的感应。这晚我的魂魄仿佛飘游到素琴家(可能是地藏菩萨的神力招感),一进到她家里,立刻看到一位白发苍苍,年约六十岁的老太婆,我一见她,随即明白这是一位恶精灵。果然突闻人声道:

 

‘这就是居住在此的亡灵。素琴深入佛门,创办各种功德,导致她被摒除之危。因素琴的丈夫不曾深信佛法,创造功德,所以她仍能停留于此。而且,还利用素琴丈夫的力量,阻碍素琴行道,藉以永居于此。’

 

我暗想:‘原来就是这位精灵的搞鬼,才使素琴每晚作恶梦。’

 

于是下意识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有座昏暗、狭小的古寺,壁上尊奉一座老女神像,这神像半侧著头入睡。我正对此景况感到孤寂时,忽然空中又有人声说:

 

‘这女神像就是素琴婆婆的元神,因她为人忠厚,并持长斋,拜佛,所以由此功德造成一间寺院;可惜未曾接受正法妙理,智慧不开,神像才会变成头倾,迷在无明中睡著。’

 

醒后,我想素琴的丈夫是位老实、温和的人,终日勤于工作,没有不正当的娱乐与生活,只是缺乏时间研究佛法,所以不能产生光辉,致使恶精灵肄无忌惮地栖居身旁的吧?

 

第二天,我再到素琴家诵读一次,顺便把‘净土法门最为殊胜’的妙理告诉她婆婆,并劝化她勤念阿弥陀佛圣号。后来素琴的身体果然转成健康,也不再作恶梦了;自此以后她发心持长斋、诵经、念佛等等;并劝化邻近人皈依佛法,摒退诸魔。

 

过了数个月,素琴对我提起:‘我看您诵经的确具有甚大的功效,想拜托您同我到左营娘家为我的嫂嫂和甥儿诵经一星期,好吗?’

 

‘为什么?’

 

她说:‘您不知道,几年前,我的哥哥不幸染上了饮酒、跳舞等的恶习,执迷不悟,致使嫂嫂伤心之余服毒自尽,连四个孩子也同归于尽。’

 

‘真是太悲惨了!不知死后曾否为她们做功德,超渡她们?’我听了为之恻然心动,觉得鼻酸。

 

‘不但做了许多功德,还将她们的灵牌安放在寺院内。’

 

‘那不是很好吗?发生了这件事后你哥哥变得如何?’我再问她。

 

‘哥哥后来续弦了,事业也顺利发展,现在过著幸福的日子。’

 

‘然而再娶的嫂嫂,是信仰佛教的吗?’

 

‘不是的。’

 

‘那么我何必去呢?’

 

‘虽然如此,问题却是在于我的母亲身体不适,时常生病,最近还入院动了一次手术。母亲早已信仰佛教,也许是基于仰慕母亲德行,逝世的嫂嫂和甥儿常来找她。’

 

‘是的。你哥哥一家人平安幸福,事业发达,须知也是你母亲功德的影响。她年岁已高,难免身体虚弱,不过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时间上也许不允许我远至高雄住上一个星期,但我可以在此诵径,功德是一样的,只要有她们的姓名和死亡日期就可以了。’

 

‘那么明天我回娘家一趟,顺便告诉母亲。’

 

‘还是以后再说吧!因为现在我的孩子正在准备参加大专联考,外子不愿我到外边去为人诵经。我看不如等放了暑假再来诵。对了!你明天回娘家,千万不要谈起超度的事情,以免亡魂随你回来。’

 

不料,她一回娘家竟忘了我的交代,为了尽速超度嫂嫂和甥儿,她迫不及待的告诉她的母亲。

 

素琴自高雄返家的那一晚,忽梦窗外有个女人说:‘请你看看窗外是谁来了。’

 

她说:‘我害怕,我不敢抬头。’于是,她开始睡不著觉,她的孩子也从此发烧。

 

又过几天,她再梦见一位穿著金黄色袈裟的法师,身后跟随一群出家人。接著突闻人声对她道:‘这位法师,是位盖世的活菩萨。’她听了,向前对法师参拜顶礼,然后惊醒过来。素琴把梦中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我,问我:

 

‘这些梦到底表示些什么?请解释一下吧!’

 

‘我叮咛过你,怎么一回娘家就忘了?第一次有人叫你看窗外,那就是你嫂嫂和甥儿随你自左营回来,而你遇见的法师就是地藏菩萨,所幸你能遇见地藏菩萨,才免了灾祸。看来不能等到暑假,现在就必须诵经。’

 

翌日我赶到她家,一连诵了两次地藏经。以后再去看她,素琴欢喜地说:‘晚上我不再失眠了,孩子的病也好了。你诵地藏经的功效这么大,我怀疑,是不是你就是地藏菩萨的化身呢?’

 

我连忙回答:‘我的愿力不可能像地藏菩萨那么伟大,以前也有人像你这样地问过我,试想如果我真是地藏菩萨,怎敢宣扬地藏菩萨的真功德?’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