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信仰 > 菩萨信仰 > 地藏菩萨 > 正文

地藏菩萨灵感记(三)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20)

八、菩萨不弃善人,逢凶化吉 世法无常,尤其一到老年,更逢各种痛苦,犹如一棵将死的枯树,很难再生长出嫩…

八、菩萨不弃善人,逢凶化吉

 

世法无常,尤其一到老年,更逢各种痛苦,犹如一棵将死的枯树,很难再生长出嫩绿的枝叶来。生命可说是一盏明亮的油灯,一旦油尽,火便熄灭;虽然如此,任何人仍旧妄求性命的长存。其实,要使生命长久存在并非难事,只要了解无上大道真理,便能达到不忧不愁的胜境;因真理本是永恒不变,像太阳、像大地那样的平和无为。众生之心本来也是如此清净,没有一点瑕疵,只因迷失本性,故在苦海里东飘西流,不由自主。然而,诸佛菩萨的心量,实在不可思议的,佛的妙智虽然不易使人了解,但假如能至诚修持佛法,赞助佛法,则必有十方诸佛菩萨前来拥护您。现在略举述几个实例如后:

 

(一)去年(民国五九年)冬天,有一日,我到李郭慷大姨家,发现她老人家面容罩上一层青黄色,还略带恐怖状,好像站都站不稳的样子。我深觉奇怪,不自禁的问她原因,据她告诉我:近来脚痛得太厉害,用尽了一切心机与方法医治,都不能够治好。不幸的又加患上了失眠症,不得已服用安眠药,仍然不见效用。而后到神坛请示原因认为:元神已堕入阴间,被众鬼魂擒拿,如欲挽回元神就必须拔剑斩鬼魂,因而只好请求道士拔剑斩诸鬼魂,但道士的作法一直没有效果,反而使得身体日益恶化,变得身心疲劳,站不住脚。接著又告诉我说昨晚梦见一大群恶鬼进门,每个人都露出凶猛的神情,张开手牵著她的衣服,扬言要带她走,于是她在万分的惊恐中醒了过来。听了她的一番话,我心中暗想大姨已皈依佛教,而且平日也时常布施,只不过缺乏研究佛理,我应该尽力的协助她。故此我安慰她说:

 

‘您不必害怕,我明天开始为您诵经,便可以将诸鬼魂驱退的。’

 

‘和你谈话时,我就感到好多了,明天你一定要来啊!’大姨吩咐说。

 

第二天下午两点,我开始诵地藏经。然后再去探望大姨,她露出欣喜的表情说:‘昨晚睡得很好,今天感到舒适多了。’

 

我想这次她所遇的鬼魂太多,所以再继诵五天才罢手,说也奇怪,几天以后,果然她完全恢复了健康。我也替她高兴,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串念珠给她,并教导她勤念‘阿弥陀佛’圣号。我说:

 

‘念佛工夫等于种植莲花,假使能够至诚勤念,在西方极乐世界里的莲池海会上,就有您所栽植的莲花,这朵莲花一日一日茁长,如果您能念到一心不乱,心地开朗的境地,那时便是花开见佛。反之,若半途懈怠,有始无终,您的心地一定干涸,那么,莲池海会上的莲花便会枯死,您便也难达成正果了。’

 

自此大姨很欣喜的,照我所嘱,勤念佛号,现在每日大约特持三万声的佛号。最近,她的孙儿又考取了台大医学院,更使她无限欢喜她认为这必然是诸佛菩萨的光明加被所致。

 

(二)卢林对居士现年七三岁,是位虔诚的佛教弟子。平时乐于布施及念佛,可惜身体不好,常常生病。今年正月初她的老毛病—‘气喘’更形恶化了,她的媳妇一片孝心就到神坛求消灾,但道士不敢担当,并说:

 

‘三天后若不死的话,便为您消灾。’听道士那么说,全家人的心上都笼罩了阴影,认为她的寿命将尽。

 

她的女儿卢碧玉见母亲病危,想起从前曾登记参加‘装地藏菩萨像’,必须缴纳一千元,还有四百元未缴,万一寿命一尽,岂不亏欠佛祖的钱?于是就拿了四百元找我。我见她临危之际,仍想起佛祖,不忘布施,真是感动万分。再问详情,一想道士的话实在不合理;试想人逢灾难,才要求消灾。如果险境一过,又何必再求消灾?岂不失去所谓‘消灾’的意义了吗?我再想卢碧玉居士平时非常孝顺,她在学校担任教师,另一方面也是标准的家庭主妇,主内复主外,在百忙中还抽空研究佛理,将所了悟的妙理告诉她母亲,像她这样的人实在难得。

 

于是我说:‘凭您这份善心,相信菩萨必会保祐您母亲平安的,我想明天去看您母亲,顺便诵地藏经。’

 

‘真谢谢您了,母亲面临危险,谁都不敢为她消灾,只有您毅然而然担当了这个义务,您实在太慈悲了。’

 

‘好说了!虽然我没有高深的道行,可是相信以我的诚心必能感动天地的。’于是第二天晚上八时,我开始诵地藏经,如此连续了三天。在这期间,天气非常寒冷,碧玉怕我回去时著凉,每晚都准备素食面请我。后来她母亲身体渐渐健康了起来,现在已经一点病都没有了,每天持念佛号一万声以上,精神轻安,过著愉快安乐的日子。

 

(三)董净荣居士是位精明能干,聪明活泼的女性,曾经做过警察人员,结婚以后改营商业,由于经营得法,至今已有良好的成就,在物质上可以说一点都不缺乏。可是,在这五浊恶世中,世人焉得有十全十美的命运?像她那样的环境,还是有不如意的心事,只不过因为她个性坚强,不喜欢向人诉苦,故而平时不愿把心事告诉别人,只好默默忍在心头了。但世间的业缘实在太可怕,微薄之自力怎么能倒转乾坤呢?于是邻居的一位太太好心地带她到神坛问卦,问卦的结果说是她有著「大难之兆’,她不敢相信。有一天,卢碧玉居士将她带到我家,托我为她看相,因在我未研习佛经前曾学过算命。只能算是玩票性质不是职业性的,既然求上门来,不得不立刻为她排八字,结果明年真的是遭逢死运,但我安慰她说:

 

‘你不必担心,佛家并不完全重视命运,因有智者能转变命运,只有凡夫始终被命运所束缚,只要你明白命运乃由自心所造,修持善业,便能消灾转福。’

 

她不愧是位有善根与智慧的人,听完了话立刻明白,而开始实行戒杀放生等善事,并且还利用时间,很用心地研究佛经。

 

今年(民国六十年)农历正月初一,我接受了她的邀请到她家诵了三天的地藏经。半年后她已是位慈悲、正直、乐观、有为的佛弟子。从前积压在内心的一切苦恼也云消雾散,一扫而空。她更了悟出‘人生如梦’的妙理,认为一切苦乐终究是虚空幻影,唯有寻得佛法真理光明之途,才能真得解脱,安乐自在,她终于扭转了自己的命运,走向光明理想的大道,可称得上是位世间福慧双全的人。

 

(四)庞坤煌居士住于嘉市民族路四六九号,为一齿科医师,他的体验菩萨因缘是从去年(五九年九月间)开始的。那次是为了房屋的问题,和人发生口角;过几天,对方找上门来揍他,结果闹到法院起诉,他太太说:

 

‘为了这件不愉快的事,使我非常烦恼,饭吃不下,觉也睡不著,好像害病似的,最后不得不去问神,问的结果是:‘你被阴间凶衰的将军爷缠身,将强牵你入阴间。’见庞太太这样的愁苦,而且以为将有大难临头,惶惶不可终日,我不觉同情,就答应为她诵经。当晚到她家诵金刚经和地藏经各一卷。

 

经过了几个月后,再到她家。不料她非常欣慰地说:‘您来诵经的那晚,我的精神便感到舒适,很快就安睡了。在法庭办的案件也圆满和解了,佛法真是伟大!我已上街买了一座观音菩萨圣像供在堂前,每天买些鲜花奉养。’我听了不觉奇异,因这次的诵经仅一次罢了,想不到却有这样的灵验,如此快便能化险为夷。于是我告诉她:

 

‘佛教教人以德报怨,怨仇宜解不宜结。人生如梦,犹如江水东流,不能回头;世上一切苦乐终究会归于虚幻;所以,我们不应为一些小事而与人结怨。’她非常喜悦地接受我的话,像是更加深一层坚定的信心。

 

又过几个月,她的一位在高中肄业的女儿到佛教会找我,谈起她有一位女老师,是辅仁大学毕业,待人和蔼仁慈,为学生补习从不收费,不幸的被一位单恋她的五十九岁房客,一时发狂刺杀死亡,她所有的女学生都痛哭不已,尤其这位女老师的端庄、和蔼是学生们永远悼念的,所以便买些鲜花想到墓前追悼。希望我告诉她,在老师墓前说什么话最为适当,以慰老师在天之灵。我当下回答她最好念‘南无阿弥陀佛’圣号。自然可得超生。

 

她回去告诉所有的女同学,大家同声齐念‘阿弥陀佛’圣号。是晚,我正入睡时,朦胧中见到一位相貌秀丽,脸上略带忧郁的女人,进入帐内,那时我急忙大声地说:‘你是谁?是来做什么?’说也奇怪,这女人即刻退隐而去。当时我听到同睡的女儿梦呓道:‘妈!您在看什么?’我立刻想到今天在佛教会碰到的事,这么快便来找我,必定是要求我为她诵经的。

 

但,听说她的祖母亦被刺伤,一家人已迁移他处居住了;无法和她家人谈话,只好在我家自烧香向她说道:‘你的苦痛我已得知,现在我专诚为你诵经,但愿你能超生。’说毕开始诵一次地藏经。经过数天,那位女学生很高兴地对我说:‘最近,我梦见老师告诉我她没被人刺死,依旧存著生命,教导学生。’听了她的话,我明白这位老师已解脱。

 

(五)杨庆源居士现年三七岁,居于嘉义市忠孝路三八二巷八号,是位老实的公务人员。二年前,有一次外子对我说:‘我有位杨同事,本来有五个男孩,不幸至今已连续死去四个儿子,这些孩子先后在二岁、三岁、五岁死亡;夫妇两人非常伤心,听说有许多人去劝他们信教,依他们的意思是想信仰佛教,今晚你最好到他家去慰问他们。’

 

那天晚上,我寻到他家时,见夫妇两人正悲伤不已,一看到我说:‘我的一个孩子在昨天(四月八日)死亡,今天出葬。过去也死了几个,每次孩子死前都送入医院治疗,花费了许多金钱还是没有用,无法挽回生命。’我听他说今早才出葬,不觉有些恐怖,暗想外子实不该如此心急。我虽未尝丧失勇气,但总觉得室内存著阴森的亡魂似的;既然来了,也不好意思告退。便硬著头皮说:

 

‘这真是太悲惨了!然而如果你们早就信仰了佛教,也许能够逢凶化吉,不致遭殃也不一定。’接著又举几个实例告诉他们。不知不觉谈到夜深,就和他们告别回家。隔了几天再带他们到佛教会诵读金刚经。

 

过后,我第二次拜访杨先生,他说:‘以前有一次我曾梦见母亲披头散发,衣服破烂地告诉我:“现在所住之房屋已被风吹雨打毁坏殆尽了。”我想大概是意指坟墓久未修理了吧?决定以后和哥哥同去整修;不料,昨晚再梦见母亲,和以前完全不同,衣冠非常整洁,而所住的房屋也变成新的,母亲说:“现在衣住已没问题,只是过去所患的病还未治愈。”我在梦中说:“妈妈您不必挂念!我一定会寻药医治您的。”佛法真是奇妙,我还未修理坟墓,为何一诵经就转好了?’

 

我听他这么说,沉思了一回,对他说:‘你母亲已在佛光普照下安居下来,至于她的病,佛法可以说是最好的药方,只要您以后能深究妙理,努力实践,必有莫大感应。’

 

杨先生脸上充满了喜悦的光辉。接著他太太又对我说:‘昨晚我也梦见已逝二十年的父亲,穿件新的西装,容光十分焕发,很高兴地说:“二十年来我被捉进兵营,过著辛苦的日子,昨天突然接到退伍的命令,恢复了我的自由。”’原来佛光也普照到她的父亲了。

 

自此以后,他们专心修持佛法,每月初一、十五日和早餐皆持斋,又另设一座观音圣像及地藏菩萨圣像礼拜。时光流逝,很快地,杨先生亦皈依了三宝。

 

不久,他太太有了身孕,我鼓励他学念地藏经,以备后日他太太生产时能为婴儿添增福寿;杨先生虽然努力学习,但因文字大多无法胜任,便托我后日代他诵经。

 

今年(六十年正月一日)杨先生到我家说:‘内人已生位男孩,烦您到我家诵经,好吗?’

 

我说:‘恭喜你了!昨晚我睡到半夜醒来,仿佛发现一位烫过头发的女人在我身旁;本以为是自己的女儿,但我的女儿仅是学生,并未烫发;这一定是和你有缘的人死后无归处,欲藉诵经之力超生。她一定知道我已答应过你在孩子出生之时必到你家诵经,昨晚她已知道孩子将在今天出生,所以前来催我诵经。’

 

这时正逢年底,非常忙碌,仅到他家诵‘观音菩萨普门品’‘金刚经’‘心经’‘地藏经’等。刚巧发现他家饲养一群鸡和数十只小鸭,便顺问他这些是否他太太的进补品,杨先生回答说是她娘家送来的。

 

我说:‘这些鸡大都未长肥,杀了也没什么肉,不如暂时饲养起来,待后日逢节时才慢慢杀;生产时期最好不要开杀戒,可以上街买一些其他的营养品给你太太;要知道杀生过多,恐怕会妨碍孩子的健康。’

 

杨先生听了非常同意,不但未杀一只鸡,还将它们原本归还娘家。过了一小段时期,我到他家时,见他太太面色红润,一点也不像是产妇的模样,她的孩子也显得非常健康。其后,杨先生更虔诚信仰佛教,他的家自此也充满了喜悦,不再有昔日的阴影了。

 

(六)这是发生在二年多之前,我到阿里山慈云寺看守佛寺,一到暑假我的女儿利用假期到山上游玩。再过几天,有位师姊也上山来,我想住寺已数月了从未回去,便利用此时下山,让我的女儿、师姊和素兰暂时代我看守。

 

慈云寺四周为墓地,附近无人居住,每至夜晚山上全部停电。两天后我回来,发现塌塌米上有一小块火烧过的痕迹,便问孩子;她说:‘夜晚一片漆黑太可怕了,半夜起来上厕所,顺将蜡烛点燃,忘了吹熄便又入睡了;过了不久,我听到许多人大声呐喊:“著火了!著火了!赶快起来….”当时,我正困得很,心里不高兴说:“别吵!我要睡觉。”不料,他们的喊声越发大起来;如此,终到把我吵醒为止,这才发觉将残的蜡烛正烧到塌塌米上引起火警,于是赶快起来救火。’

 

我责备她道:‘怎么可以如此大意!这么多人陪你同睡还怕什么?要不是菩萨在无形中叫醒你,在这深夜里,谁会晓得来救火呢?’

 

我听说数年前在阿里山曾发生过一次大火,烧光了一大片森林、房屋;最后,漫延至慈云寺下,大家想寺院一定会被烧毁的,没料到火未烧及寺院便熄灭了。当起火时,阿里山人齐向上帝爷求救,事后,大家也皆认为是上帝爷吹熄的,殊不知此乃诸佛菩萨广大的神力。这又使我联想到:世上不少无知的人,沉迷不醒,实在是可悲可叹的事!

 

最近听伦参法师说:山上正欲兴建‘上帝庙’,已募了数十余万的款项。然而慈云寺呢?它的整修经费一直由玉山管理处处理,本来计划中要兴建一栋宿舍,至今尚缺一些款项未募足。山地人们不明白有了寺院就能法轮常转,开启众生愚昧得见光明。所以我想佛法欲深入众生心中,大家一定要多发心,多努力才行!

 

(七)这几年来,我时常为了联络佛事四外奔波,远至许多家庭,见一般室内大都以供奉‘观世音菩萨’像为主。自从今年以来,我发现有几户增奉了地藏菩萨像;而且这些供养者还获得甚大的福报。现特选卢福居士为代表。

 

卢福居士居于嘉义市中山路,经营新台湾饼铺,据他太太卢刘桂英居士说,十年前,她先生当了地藏庙炉主后,获得甚多的感应,于是雕塑一尊金装的‘地藏菩萨’像供奉。

 

卢居士能有今天成就的事业,虽是基于他本身老实忠厚努力的成果,但极少人知道他们夫妇还存一片至诚之心尊敬诸佛菩萨;像他们能种植善因,所以更能增添善果。

 

我在佛教会认识他太太已多年了,几年的接触,使我对她的为人有几分敬佩,他虽然不善于口才,却有温柔的妇德,尤其可贵的是她才艺兼备,除料理家务外,还帮助丈夫发展事业。生性颇为聪敏,如闻一句名言,即力行实践。她现有六个男孩,其中两个已上大学,还有一个名叫卢瑞图的现读国中,就是曾为国家增添荣誉扬威世界的七虎少棒小国手。诚可说是财子兼得。

 

末了,我顺便附带要说的,地藏菩萨是很灵圣的,而塑装地藏菩萨像供奉,其功德诚然无量,试看‘地藏菩萨本愿经’里记载著的十种功德,可深信不疑。哪十种功德呢?就是:

 

‘一、土地丰壤  二、家宅永安  三、先亡生天  四、现存益寿  五、所求遂意  六、无水火灾  七、虚耗辟除  八、杜绝恶梦  九、出入神护  十、多遇圣因’

 

但愿大家不要轻忽了如此的功德胜因,大家能够尽心尽力,多多作出供养的功德,然后就有无量的福慧,无穷的安乐!

 

九、诵地藏经超生畜类

 

众生之心本皆同为一体,只因各造业力的不同,以致于产生了千差万别。上至具有广大神通力的天王、天神,下至力量最薄弱的微细如蚊、蝇、蚁等的低等动物,共有千万种。而比较起来,能出生为人的因缘,实在稀少。故此我们应当特别珍惜这份生而为人的因缘,而有所作为,方不辜负难得的人身,切不可逞恶欺善,造作孽恶,最后堕落至畜生道惨遭恶报。

 

往往有人说:‘有谁看过天堂?有谁见过地狱?’说这话的人实在是太缺乏智慧。事实上,天堂、地狱都在世上,善者就是开天堂;恶者自造人间活地狱,残害大众,然后自堕其网。

 

我第一次超度异灵的因缘,是在民国五九年的某一天。我发现一只骨瘦如柴的白母猫到厨房盗食,看它饿得十分可怜,由于一种很自然的怜悯心,我拿饭饲喂它。二个月后生了三只白色的小猫,后来才知道这只猫是邻近人饲养的;因为它常生小猫,使人养不胜养之烦,所以把它丢弃。三个月后母猫又生两只小猫,我将其中一只送给别人,留下一只饲养,长得白胖、可爱。有一次我正在佛桌前诵经,这只小猫忽然跑到我的身边哭泣,最后非常痛苦地倒在地上,当时邻居的一位太太见了说:‘这小猫好像吃了被毒死的老鼠。’我一想,可不是?刚才曾见它在吃死老鼠,可能是真的中毒了,看来它已没有活命的希望,于是为它念‘南无阿弥陀佛’。几分钟后,小猫果真死了。

 

我见小猫在瞬间惨死,非常伤心,饮食不入。当那晚欲入睡时,仿佛发现小猫的形影,在外子的寝室徘徊,略带恐怖状。醒后,我想必然小猫灵魂不散,还在家中。于是就为它诵地藏经,祈求地藏菩萨指引它。明天再诵一次,在翌晨天明时,梦见小猫在外面道路上行走,而后头和身体朝向天空,显得愉快无比。

 

梦过后,我知道小猫已藉地藏菩萨之力超生了。因在门外路上行走,并且将头、身体朝向天,就表示它已见天超生,我也因此不再悲伤了。

 

还有一次,就是民国六十年四月十八日,是一个下雨的夜晚,外子深夜归来,发现一条蛇正想爬上他的床。当时我和两个女儿都在邻室睡觉,忽听外子大声喊醒我们,并说:‘这是最毒的蛇,我在此地看守,你到邻居快请人帮忙将它打死!’我想,现正值深夜,每个人皆已进入梦境,怎好意思打扰别人?外子见我踌躇,发起脾气来说:‘这种毒蛇应该打死,别再发慈悲了,你若不去我们通通会被它咬死的。’

 

我深知外子性情顽强,如果还不去恐惹下难以收拾的风波,不得已到邻家叩门,结果连叩两家都没人醒来。正感泄气,第三家一位外省籍的庄先生应声出来,这位先生曾有捉蛇、吃蛇肉的经验,一听到蛇自动准备帮忙。外子一见有人协助,便将这只蛇活活打死;蛇未断气时庄先生便开始下手割破蛇肉,拿出一颗血淋淋的蛇胆,洗后吞吃下去,外子则将死蛇之身投入池水内。见到这样的情形,我只好虔诚念著「南无阿弥陀佛’,其实我的内心,真是难过无比。

 

第二天,外子到蛇店问毒蛇的情形,店主说:‘这种蛇最难捉,每到怀胎时大发雌威,爬进屋中咬人。’

 

我想毒蛇虽会害人,但‘众生皆有佛性’如将它击毙,当然会结下来世的怨仇;再想,孩子的大专联考已近,若打死生灵恐会损折福份,不如一心诵地藏经来超度它。

 

第二天午后我开始诚心诚意地诵地藏经,祈求菩萨大威神力能够指引它。果然,当晚入睡时,见到一位尖头,皮肤黑的女人,虽然不会讲话,但嘴一张一阖地,好像欣喜地要对我诉说什么!

 

因我曾几番遇见灵异,一看随即明白这女人必是母蛇的元神。以后再为她继诵两天的地藏经,方告结束。

 

十、菩萨助我度家母

 

我的母亲是位非常虔诚的‘真耶稣教’教徒,信仰基督教已有三十多年了,在这些年里,她不间断地到教会听讲耶教所谓的‘圣经’,对教会的赞助也非常热忱。但,数年以来内心时常感到不安,使得她产生一种疑惑:如此看来,我岂不是只有播种而毫无收获。(这种收获并不是指物质上的获得,而是不能解脱自己内心的无明而言)。当时虽然我几番想劝家母归信佛教,但母亲生性固执,迫得我不敢开口。有一次她想改信天主教,说在当晚梦见主耶稣显灵指示,使她不敢有所改变。我看她常常懊恼,所以每一回娘家便为她略说妙理。一天,我说:

 

‘“基督教常教人必须洗清内心的污秽”和佛教教人的“若能悔过,罪恶自消”两者意思差不多,无论那一种宗教,都劝人应该修心,因内心一清净便会有所成就。尤其佛教的慈悲精神更是格外广大,此不仅限于救人类,还能使畜生、饿鬼、地狱里之众生获得解脱;像地藏菩萨视一切众生为过去父母、眷属,而发大誓宏愿:“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总而言之,佛教的宗旨就是要以此种观念增长福慧,明心见性’家母听了似有所悟。

 

本来她专食肉类,不喜欢蔬菜,又常说鸡鸭和一切生物就是上帝赐给人吃的。她不但每天以肉类为主食,凡邻人不敢杀鸡鸭也都请她代杀,现在一听到这些妙理,她不但不敢代杀鸡鸭,连吃鸡鸭肉也不敢了。我想家母的因缘已渐成熟了吧?今年三月,她身染重病,我到娘家看她时病已转好,便顺拿一串念珠给她,她说:

 

‘信仰佛教好像不错,但恐怕会堕入地狱。’

 

‘您信仰这么久的基督教,至今还不曾找出光明的道路,若不赶快求得宇宙真理,最后又怎能解脱生死关?为了要寻得光明的大道,您不应为顾虑人情而畏缩不前,信仰佛教并非叛道而是追求真理,假如您能悟得真理,耶稣仍旧会祝贺您的。再说,您年岁已高,只要勤念‘阿弥陀佛’圣号就可以了。要知道念佛法门最为殊胜,也是最简易的成道方法,万人修持万人成道,只要具足‘信’‘愿’‘行’三种条件就好。因为能‘信’便能进入法船,不管聪明,不管愚笨,诸佛菩萨自然会带人到西方极乐世界。其次是‘发愿往西’,假使有这种愿力就等于买好了车票,如车票买到台南,那么火车就会带您到台南,如果车票仅到民雄或大林,您就到不了台南了。最后‘行’就是至诚地,不间断地用心念佛;因为阿弥陀佛过去在无量劫中所发的大悲誓愿,会助人成道,而且诸佛菩萨也会来护念您。’我委婉地对她老人家说。

 

母亲听了接过念珠,可是看她的表情知道她觉得还是对不起主耶稣。她认为:以前想改信天主教时,当晚就获得灵异;如今想改信佛教,最好还是问一问耶稣,若不允许她信仰佛教,请耶稣显灵异来指示。于是她默默地祈祷毕,入睡。果然获得灵异,不过这次不是耶稣托梦,而是梦见厅中有一座很高的佛桌,上各安放观世音菩萨和地藏菩萨,还有几尊护法神镇坐其上。她想耶稣必是允许她改信佛教,才会有此梦境;于是,她决心开始念佛,每天大约持念一万声以上。数日后我回娘家,她对我说:‘我已经不再到教会了,也停止每天教会的祈祷。’

 

接著她露出了坚定的神情,说:‘我已经决心依靠佛,若再祈祷也毫无用处,主耶稣已将我交给佛,以后也不会再理我!’

 

‘啊!真对!妈妈!您实在太有智慧了,现在佛门中仍旧有一种杂信者,像您这样专心修持,相信很快就会有所成,您的病还未痊愈,我想为您诵地藏经,好不好呢?’

 

‘可是你的弟弟仍旧固执地信仰基督教,在此诵经,恐怕不妥吧?’母亲慈爱地说。

 

‘不要紧,我回到家读诵好了,关于弟弟的信仰问题,也不必为他操之过急,最好是等待机缘成熟。’

 

返家诵经后,入睡的时候发现三位老太婆的形影,满面血淋淋的,惨不忍睹。我想这亡魂一定就是过去和母亲有缘份的人,必定死后堕入恶道受苦,现在欲求超生,于是我再继诵两天地藏经。

 

半个月后,我再回娘家,母亲一见我便欢愉地说:

 

‘以前每晚睡觉,一到半夜定会惊醒过来,接著就难以入睡;现在一睡就到天亮,因此身体也变得健康。前天当我正在念佛时,忽然嗅到一阵阵香味,想我根本不曾烧香,怎会有此异香;想再用心去闻时,可是异香却消失了。

 

我听了不胜高兴说:‘几天前为您诵了三天的地藏经;那晚曾梦见的三位亡者,可能已藉地藏菩萨之力超生了,所以您老人家才能安睡。至于您念佛时能够闻到强烈异香,可以说,妈已经拜见佛了;一般人执迷地认为佛就是有形像可见,殊不知一切有形之相皆属虚妄假相,终必败坏,所以时有感应便是时常见佛了。’

 

母亲听了非常高兴,自此就持素斋,现在每天持念三万声以上的佛号。放弃外教的信仰到现在仅仅经过三个月余,但已得过七次的异香瑞相呢!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