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信仰 > 菩萨信仰 > 地藏菩萨 > 正文

地藏菩萨灵感记(四)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20)

十一、深入菩萨的大誓愿中,随见妙法 谈起地藏菩萨的大誓愿力实有造化天地,周转万法的妙用。不是吗?…

 

十一、深入菩萨的大誓愿中,随见妙法

 

谈起地藏菩萨的大誓愿力实有造化天地,周转万法的妙用。不是吗?不论是在阴寒的冬天,或在风雨交加的日子,我每一诵经,不到一小时,就如同拨云见日;甚至在热暑之时亦能见雨转为清凉。

 

就拿今年来说吧,我的居住地嘉义县正值旱灾,农作物因缺水滋润,已呈一片枯死的景象,加上瘟疫盛行,人人苦受其害。我见事情严重便开始诵地藏经求雨,结果第一天下了小雨,第二天也是,到了第三天诵毕,心想:一定是我的愿力不足,才无法求得大雨。但,恍惚间我突然想及:‘地藏菩萨大发誓愿,历尽万劫,毫不懈怠,积极拯救一切众生,得为万人敬仰。反观一些充满邪心逞恶欺善的人,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但知迫害他人,恬不知耻,自然结果受人唾弃,永堕万劫不复之地。前后两者相较,实有天壤之别,如此看来,心之为用岂不可怕?人生于世仅短短数十寒暑,转眼即空,实不必逞恶欺善,失却做人的价值。六道法界中成佛率以人道为最高,自古诸佛菩萨皆自人道兴起,所以我们应好好把握人生,依照佛法修持成佛。’

 

思潮至此,不免为自己的愚钝自感惭愧,顿时内心夹杂著坚韧无比的毅力。再经过一小时,想不到大雨忽然倾盆而下。如此一连几天,都大雨滂沱,使得旱灾全消,万物更新。

 

还有一次,我独自忖想:冥途受苦的众生那么多,以后如有时间一定要继续诵经超度他们。当时虽有此种想法,但依目前环境看来,阻碍甚多,实在不能如愿。可是,当晚我正熟睡时忽听睡在身旁的女儿喊著说:‘慢慢来吧!不要吵,等到时机一到就帮你们办好。’女儿不但口说还用手对人比著。我听了她的话,不知其因,也没放在心上。过了一天她对我说:‘妈!昨晚我梦见人山人海的群众要涌进门来,被人阻止说:“慢慢来吧!不要吵,等到时机一到,就帮你们办好。”’听孩子一说,我大吃一惊;太奇妙了!昨晚所想之事这么快就通达冥府,无数众生已前来催我诵经?由此看来,地藏菩萨妙力真是难以推测,神奇无比了。继后又想:每天实有千万亿的性命,生生死死,不能自主的轮回于苦道。像念佛,诵经确能使他们解脱诸恶道的痛苦,那么我就应该克服一切困难,继续下去。其实念佛,诵经一方面是助人,另一方面还帮了自己,因为每次念佛,诵经时,心地立即开朗大放光明,普及诸法界,使冥途众生即时超生;所以,虽诵千万亿遍也不感厌烦。我想以后一定会有更多的大德,宣扬地藏菩萨的大誓愿力,让一切众生早归净土。

 

十二、结论:超度冥途众生之法

 

地藏菩萨之大悲愿虽流传世间,惜真能了解其本愿的又有几人?若有人愿行菩萨道,地藏菩萨将暗中引导此人达到成功之途。反之,诵经仅为利养,心无善意,则当不能获得灵感,因此可知,若要超度冥途众生,只要内心清净,不在限诵何经,或念任何圣号。

 

今略述我于不知不觉中念阿弥陀佛圣号,使冥途众生得解脱之实证如下:

 

去年冬天,娘家有位亲戚去逝了,我去参加葬礼,那时天气十分严寒,又下著大雨,出葬的途中,由于我坐在车内,而免受雨淋。直到墓地,大家下车,方才停止下雨。听说下葬的时间是在下午五点,现在时刻才四点钟,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自由行动。于是,数名道士,乃脱下道衣,聚拢在一处赌博,有些扛棺木的人,各拾一些枯草及腐烂的棺木碎片,点燃后,围起来烤火。

 

我想,下葬的时间还很久,不如在此念佛,乃边走边念著佛号,走到一处,发现几个未下葬的棺木放在山上,奇怪的是,此种凄凉的景象,并未使我心惊肉跳,反而生出无上清净的心情;同时,亦使我领悟出往昔许多高僧大德(如迦叶尊者本是大富豪家的独生子,相貌庄严,和佛一样具三十二相),何以喜欢居住于墓地修持苦行?因为,此地虽然凄凉,却无尘世的烦嚣和竞争,足以令人平息诸欲念,得到真正的清净。在此种见解了,一直念佛,不知不觉中,所见的一切及所闻的声响,几乎皆化成阿弥陀佛清净的法身。

 

后来,在回家当晚,合眼欲睡时,于蒙胧中又发觉白天去的那个墓地,拥满了无数人,都穿著整洁的白衣,露出欣悦的表情,沐浴于阳光下。

 

随后我即明白,先前在墓地念佛,竟净化了无数亡灵,使他们获得解脱。

 

另一灵感

 

——至诚念佛能使诸亡灵超脱冥途之苦——

 

这是我在最近体验的灵感事迹。此部拙作自民国六十一年四月出版后,意外地深受各界大德人士的欢迎,承蒙台北市吴重光居士翻印一次,接著台北华岩佛教莲社成一大士及徐槐生居士亦再翻印,至今更蒙受佛光山星云大师惠赐添序,大排印。本地诸大德欣闻星公上人欲主办这次印行,纷纷出资助印,更有位大专青年钟年照居士,利用暑假期间前来帮忙,促此因缘更为殊胜。

 

这位青年,平常十分勤奋读书,具有超人的智慧,为人笃实,谦虚,像他这样年青的人就能深究佛法,不想贪恋世间的欲乐,坚强地追寻无上光明大道的途径,相信以后必能发扬光大。

 

其他像张素琴师姊、林黄软师姊们对于本书的募款,都尽很大的帮忙,实在使我感激不尽。

 

回想星公上人开始计划办理此次印行以来,仅仅在二十天内,即获得如此多的法缘,使我深深感受到星公上人的威德力量,确实是宏远不可思议。

 

在我接受募款完毕那晚,便发生奇妙的事情。那天,我睡到深夜一点多钟的时候,恍惚中,感觉出一群亡灵临头,藉著睡在我身边的女孩子的口发出声音对我讲话,要求我设法使他们超脱。朦胧中,我明白他们的来意,但因亡灵为数过多,尤其现在,正值每个人甜睡的时候,确是无法为他们诵经;这时,除了念佛之外,真是来不及了。

 

几天以来,因为诸教友托咐诵经、写稿件及料理家务,身心俱疲。每天四点钟就必须起床,因此,每上床睡觉,便忘记一切,睡到天明。现在觉察到诸亡灵集在身边,便设法起床念佛,但发出毅力,默念阿弥陀佛的圣号,大约持念数分钟以后,觉得内心纯为阿弥陀佛的圣号,非常微妙。但,另一方面,诸亡灵似乎乘隙欲侵入我的心湖,扰乱我的净念,此时,我更发无限坚毅的力量,不断念佛,如此,随即觉察到自己所念的佛号皆形成千亿万斤重的压力,将诸亡灵存在的念头,全部压制下去,唯有无限清净的光明存在心中。在这一念之间,前所感觉到的阴惨之气已经消散,女孩子在睡眠中向我讲话的可怕声音也终止了。因此,使我明白诸亡灵已藉念佛之力得到超脱,更令我领悟到世间修道的法门虽然很多,但以念佛的法门最为殊胜。

 

另一灵感记:

 

两年前的某日,外子大发雷霆,怒发冲冠,责我是迷信者,且找出一堆经书拿至外烧毁。当晚外子在床上辗转难眠,至深夜于朦胧中突见一女鬼,身穿黑衣,披头散发,面貌恐怖,竟然很不要脸地要与他同睡。外子大惊失色,要立刻驱逐她,可是身上却似有千万斤之重在压迫著,怎么样也发不出声来。勉强拿枕头,换一卧睡方向,意欲逃避此女鬼,不料此女鬼亦随他转方向再度接近。如此反覆数次,直至天明,才消失不见。

 

第二天,外子闷声不响,上班时但感头痛如绞,不克工作,即至医务室打针,不料针药竟副作用而致晕倒,幸为医师急救。返家后又装若无其事。但到邻居萧先生处所说:

 

‘前晚梦一女鬼,灾难即接踵而来,险些丧命,莫非近日运气欠佳?’

 

幸萧太太即刻告知于我,始明了外子遭了灾难。

 

俟外子返家时,一问,外子老实相告,且责我引鬼惊吓于他。事实我亦不明女鬼的来意。二月后,外子又故态复萌,当晚即再梦见此女鬼,其面貌较上次的犹为恐怖,并向外子厉声呵斥说!

 

‘此后你若敢无理取闹,一定把你带至阴间受苦!’

 

数日后,外子道出此事原委,我甚感疑问。

 

若真是女鬼,定将引入堕恶道,为何此一女鬼,再三警告外子要向善道?莫非护法神抑地藏菩萨所化身,特来劝化于他?

 

此后外子的性情,略有变化,女鬼亦不再来纠缠。但时间久了,竟忘了女鬼的警告,故态复萌,常无缘无故发脾气。

 

某一天晚上,我遂梦见外子率领大群亡魂返家,有没头的,身断成二截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等皆似病人,面貌萎黄不振,奄奄一息,杂乱卧于外子房,当我发现时,即拿竹鞭向他们说:

 

‘大家快滚出去!’诸亡魂即立刻起立,并应声‘好’。

 

我遂用竹鞭打在一亡魂背上,并念句‘阿弥陀佛’,奇怪极了!当我念毕,亡魂即刻变为一身材高大,健壮、愉快,穿著整齐的人。前所见之穷苦潦倒,残废肢体,已不复见。

 

我继续鞭打各亡魂之背,而且随即紧念:

 

‘阿弥陀佛’,但见无头鬼变成有头,分解之肢体亦并合为完整之身,不知不觉,被我鞭打之亡魂已达数百,记得初见仅十名左右,不知何时,从何地蜂拥而上,竟有数百人挤在戏院里,他(她)们个个神情愉快,正在看戏,戏终,这群巨人出门之际即一一向我回首点头称谢,有的竟抚摸我肩头,表现极感谢的态度。

 

最后,发现还剩二人未打,正要继续打时,外子正在厨房洗脸刷牙,听我念‘阿弥陀佛’,急忙跑来打我手说:

 

‘你这神经病,竟连睡觉都念起“阿弥陀佛”来。’

 

我随即醒来,告诉他:

 

‘我刚才梦见一群亡魂,在您房内;我正在一一超度他们,最后只剩下二个人,想不到竟被您吵醒了。’

 

外子听我说完,现出异常惊骇的表情,即不再责骂我了。我心里想:如果不是梦中念佛超度亡魂的话,恐怕他们将要受到更凄惨的灾祸也未可知。

 

去年(五九年)冬季,正值高雄县大冈山龙湖庵重建落成典礼。在典礼之前,我梦见自己随同一列游览车前往大冈山,那时我被分配坐第一辆车内。行到半途,同车的吴大海理事长把麦克风拿给我,希望我能献丑高歌一曲;于是,我只好唱‘观世音灵感歌’,唱到一半,忽然看见车前一群乞丐拦路,路上排著许多碗、碟之类的东西。于是车子停下来,我随即跳下车来动手收拾摆在地上的东西。收拾好后,车子再继续前行。梦醒之后,甚感奇妙。两天后,忽然接到佛教会欲前往大冈山的通知单。我立刻回想到两天前的梦境,内心不安,于是向空中亡魂说:‘这次游览如果能够平安,事后一定为你们诵经。’

 

出发那天,共有五辆游览车,另外加上一辆吴大海理事长自家用车。郭秘书于每辆车内安排两位理事,我和吴大海理事长,同被分配在最末一辆车内,当时我想:

 

‘前几天做梦,我是坐在第一辆车内,怎么现在被分配在末辆车内?’内心甚感怀疑,也许梦境不真。车子出发到途中,车内有人喊上厕所。

 

我问他:‘您在上车前不是去过了吗?’

 

他回答:‘虽然已经上过了,可是现在却急得很。’

 

他脸色苍白,很困惑地要求司机停车。车停顿后,十数人一拥而下车,耽搁了很久,行在前头的游览车早已不见踪影了。

 

司机问道:‘我们是先到“月世界”游玩,还是直开龙湖庵?’

 

我说:‘时间不早了,还是先到龙湖庵参加落成典礼吧!回头再到“月世界”看看。’

 

车抵龙湖庵时已十一时余,寺院正举行法会。同行的车子还未到齐,直到午餐完毕,法会休息后,他们才赶到。

 

我本来坐最后一辆车,是应该最后到达的,没想到却反而在前了;如此看来,我的梦境,果然真的应验了。

 

回到嘉义后,我立刻为亡魂诵读三次地藏经。过后于路途中遇见郭秘书。他说:

 

‘上次游览,烦劳您的帮忙,未遭意外事故顺利完成,使大家尽兴而返。’

 

近来有位黄软师姊问我:‘最近增加许多念佛、诵经的人,他们各自祈求自己的祖先超生,可是并未得到效果。大家都认为除了高僧大德外,在家居士不能够以诵经、念佛的力量超度亡魂。可是,我看您为别人诵经,却得到很大的感应!您是否能大概谈谈它的要领!’

 

‘过去我除了在家自修经典外,还时常到佛教会去恭听高僧大德们的讲道,并随时勉励自己力行实践。’我说。

 

‘佛教会讲经,一年只不过几次,如此怎能全盘了解佛法呢?’

 

‘佛法虽然广泛,但其经义却是独一无二的,例如尝过一滴海水,便能了解整个汪洋海水是什么滋味。我觉得每位法师的道理都是微妙的,尤其法师的庄严威仪更能令人产生清净的念头。’我又继续道:

 

‘关于念佛、说诵经未得感应,我想那是因各人诚心的程度不同,因此所受的感应也有很大差别,最主要的我们必先具备大誓愿力。大誓愿力正如茫茫大海上的灯塔,无论海上起什么狂风巨浪,它还是屹立著照耀大海。佛法无边、众生平等,应该是没有出家、在家之分别的。’

 

她说:‘我已渐了解大乘妙义了,以后佛教会如有法师讲经,我一定去参加。如果还有其他事要我帮忙的话,我也将尽力而为。’

 

另有位师姊告诉我说:‘前次蒙您代我诵经,荣获灵异;事后我开始持长斋、诵经、念佛。最近深觉自身污秽,想和外子商量,希望他另娶太太,使我能专心向佛。’

 

我答:‘您的想法虽然很好,但夫妻的因缘并非如此容易解决的。世上往往有种男人结婚后,感到人生无常,想过清净的生活,却被太太阻挠;也有太太想诚心向佛而被先生反对的。依我看来,男人离开太太去专心学佛比女人离开丈夫所获的效果较大。因女人先天具有母性爱,不容易丢开孩子和家庭;我想,您还是在家利用时间学佛就好了;如果勉强出走,也许更会遭到不幸的意外事件。论起在家行道正如“逆水行舟”,难免受诸魔干扰;但所遇魔关愈多,也愈能坚定心志,达到光明的途径。数年前我听净心法师说:‘佛法可谓逆世间法’,它的含意和我所说的‘逆水行舟’完全相同。’接著我又说:

 

‘世人以杀生为食,以爱欲为乐;但佛法认为杀生及淫欲皆为人造地狱。近来电视事业相互竞争,每家电视台皆推出精采片子,吸引大众,使大部份人沉迷于看电视,一有空闲便坐在电视机前,一坐就长达数小时;大家都认为坐下来看电视是最享受不过的,未料到宝贵的时光都逐渐地被消磨掉了。我家的电视正摆在厨房与卧室之间,每天作饭、吃饭、睡眠,无时不与电视见面,邻人都说我非常幸福,随时都能看电视;而事实上,我觉得自有电视机以来,最耽误我的工作及打扰我清净心情的就是它,因此,尽量避免;不料一些邻居每天不间断的按时上门,发现我不想看便说我过于迷信佛教,连如此精彩的节目也不想看了。有这种评断,使我更体会出佛法就是“逆世间法”的道理。’

 

‘每次我看电视,一到晚上睡觉前,电视内的情节内容历历如绘,浮现在眼前,不知您有无同感?’

 

我回答:‘我觉得看电视除了浪费时间外,不会受其形像影响。电视节目虽然精彩,但身为佛弟子的我们,应以弘扬佛法为先,其努力的精神、方法,应比电视节目精彩万倍,更能吸收大众才对。而实行菩萨道的佛弟子,还必须具有如地藏菩萨般的“我不入地彻,谁入地狱”之伟大精神;此所谓地狱,并不仅限于阴间的地狱而言,像诸菩萨时常在弘法中,受尽诸恶人阻挠,此亦是属入地狱。归纳而言,假如菩萨畏近地狱,焉能广度众生出苦境?’

 

她听后,思考一下,又说:‘多谢您的启示!我现已完全明白“逆水行舟”的含意了。还有我的身体健康欠佳,实在是烦恼透了;另一方面,生存在这复杂的社会里,一切以竞争为主,使我不免时生欲念。依您之见,如何消除这些呢?’

 

‘我俩实在是同心同德,不过,您的慈悲为怀与乐善好施精神我却无法比得上。身体不好,精神痛苦,那是因外魔入导致的;而生活在美满家庭里时生欲念,却是因自心魔产生的。依我的体验,要消除这两种魔关:在逆境受苦时,内心第一要先想到阿弥陀佛就在我们的身边,正以慈悲眼光垂视我们;其次要认清一切乃虚妄假相不足为惧!如此在不知不觉中,宇宙万相似乎都变成阿弥陀佛的清净法身,所有恶境因之远离而去;如此一来,烦恼消除,精神畅快,自然身体便会健康;那些受恶境干扰的人,亦同时能逢凶化吉。’

 

‘您的修持工夫太好了,使我似乎真的心地明朗直超三界外了。还有消除内心魔的方法吗?’

 

我说:‘内心若生贪念时,最好忆及唐代寒山大士(文殊菩萨化身)及拾得大士(普贤菩萨化身),两位大士始终不为名利所拘的高尚操守,这宛如口干舌躁之际,忽得甘泉,内心自然恢复清净。寒山和拾得两位大士,安贫乐道,不求名利;而其诗集更受大众欢迎,永留芳后世,为历代青年学子及哲学家所称赞!文殊菩萨曾为七佛之师,可谓古今一切众生的大导师。’

 

‘我本无信心行菩萨道,因我的口才不好恐给别人一种不良印象,现在我已了解行菩萨未必要有优良的口才,以后但愿和您同行。’

 

另有位师姊问:‘我听诸大德说若是超度冥途众生,以诵读地藏经的效果最大,不知这些被超度的众生最后归向何方?’

 

‘这要看诵读者的心地达至何等境界,若其人,心地不光明,当然所超度的众生也不能离开冥途而达到光明的世界。’

 

‘请问您所超度的众生呢?’我回答:

 

‘初次时,这些众生仅上天堂而已,以后我整个心专诚注目西方极乐世界,并勤念阿弥陀佛圣号;因此,我所超度的众生亦随著我的心达至西方极乐世界了。’

 

这位师姊怀疑地又问:‘依据经典所说,众生若想往生,岂不是应具信、愿、行三种德行?像冥途众生无此观念,何能往生呢?’

 

‘生前和死后的情况不同,在世一般人总以肉眼观看一切,有时虽和诸佛菩萨相见亦不相识,甚至不时以环境好坏来估计人格。而死后堕入鬼道者,能由世人头上所发出的毫光气色观察一切,若发现一种白毫相光(佛的光明),便随即超生。所以超度冥途众生虽然不易,但却比劝化世人容易的多。’她又回答道:

 

‘您真是功德无量,相信您所写的必能帮助众人成菩萨道。但,现今社会上有一种借佛法赚钱,而后加以排斥佛门的人;我想您所写的,会不会被外教利用?’

 

我说:‘请您放心,别的事情可以马马虎虎,但超度亡魂则不然;世人虽容易被欺骗,但亡魂却不易被骗的。我希望世人都能了解佛法,超度冥途众生早日脱离生死轮回。只要有人能广植善根,不管信仰何种宗教,终究必归入诸佛菩萨的清净法界中;因,万教毕竟最后要归纳于真理,这是恒久不变的道理。例如一些信仰外教之诸善人,于死后能再投生人间之前,必须经过猛婆亭各饮一杯迷魂汤,忘掉一切事情,而后投生人间,便能进入佛门。假如是造诸恶业而堕入无间地狱者,必归纳于地藏菩萨;因此,我所说的万教归于诸佛菩萨的清净法界中,这是真实不虚的!’

 

‘谢谢您的启示!我决定以后多去参加佛学讲座、和“打佛七”的法会。’

 

我说:‘打佛七的功德最大,我们每天留在红尘里,随时都有烦恼,如果能抽空参加此法会与诸大德念佛并听法师说法,不但能超度自己祖先,且能启发自性的光辉;如此,不知不觉中便能发现自心即是净土,就是永远不离阿弥陀佛的。’

 

另有位师姊说:‘我最近买了一些佛经唱片,做为日常课诵,不知这样是否可以超度祖先?’

 

我说:‘依我的经验,这种诵读法非常理想:因,在家诵经不像在寺院般的庄严,所以,需要听受唱片团体读诵声;不过,使用唱片之前必先了解经义且自己已诵至滚瓜烂熟的程度,如果,您的心能达至清净法界,毫无杂念的地步,那么亡魂亦能随著您的心达到清净境界。’

 

她又问道:‘每次我诵读时,虽然觉得内心非常清净,但因唱片太快使我赶不上;这也许是因我学识浅薄关系,不知这需要学多久才能成功?’

 

‘这依个人环境不同,是很难以确定的。像我曾代向别人诵经,而且研究了十多年的佛经,每次替别人诵经绝不敢马马虎虎,一句一字都清楚的记在内心;所以,一听到唱片心似乎飘至半空中,好像唱片反而跟不上我似的。

 

这位师姊答道:‘您的工夫很好,现在您是否做日常课诵?’

 

‘没有,因早晚孩子要看书,而且每天都有一群邻居到我家来看电视;所以,仅在初一、十五或每逢诸佛菩萨节日外子才允许我诵读,若有时忘记,则亡魂会自动来摧我的!’

 

她感慨的说:‘您的环境太不自由了!您的孩子都已成年,都在外就职或念大学,仅剩一个最小的留在家里,应该不会妨碍诵经,您先生怎么时常加以反对呢?’

 

我说:‘外子并非不信仰佛教,他曾参加佛学讲座、诵经、拜佛,由于平时过于享受五欲,不愿领悟人生无常的道理,因此,才时常反对!不过,虽然我不能自由诵经,但,还有念佛法门让我实行。’

 

师姊又问:‘念佛也能使冥途众生超生吗?’

 

我答:‘诵经和念佛的功德都是一样的,只要专诚念佛,十方诸佛菩萨便会来护助您,冲破魔关,超度冥途众生。’

 

‘我曾学过许多经典,希望能达至无上之境,不知要修持多久?’

 

‘那也不一定。依我的体验,每次生出大慈悲心时,便觉察到菩提心出现。’

 

师姊不明白我的意思,请求我详细解释,于是,我举例道:

 

‘譬如您发现一个弱者被强者欺负,内心不觉生出怜悯之情,那就是产生大悲心,亦即菩提心自发的时候。’

 

她恍然大悟地叫道:‘啊!我明白了,这意思实在太好了。’

 

我又说:‘记得去年,有一天,我在街上看到一位骑摩托车的男人,车后用绳子绑著一条狗,狗被拖在街道上摩擦著,肚皮都快擦破了,血淋淋的将死;街上的人看见了惊恐的发出叫声,这位残酷的人仅回头看了人群一眼,很快地扬长而去了!没有人能救那条可怜的狗,我的内心不禁感到无限的哀伤。有时候我上市场买菜,经过鸡店,看到一群待杀的鸡被关在笼里,羽毛散落地上,恐惧害怕的神情,我不免又产生怜悯之心,那时候立刻又发出菩提心及大誓愿力。因此,若要超度冥途众生,须先有大悲观念。鸡虽是前生业报轮到如此下场,但亦能转生为人,过去有位法志禅师度鸡转人出家(法名昙翼)的故事,至今留下一偈曰:

 

山鸡闻法转为僧    妙乐功德赞无穷

晚来美女来点试    普贤示化定成功

 

可知任何微细的动物都可能成佛,所以,我认为有了大悲观念,便能超拔一切众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