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信仰 > 菩萨信仰 > 地藏菩萨 > 正文

地藏菩萨灵感记(五)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6-20)

参加一日一夜佛七法会所获殊胜妙法 近来,我觉得更多的亡灵前来催我诵经。回想,自民国五八年四月八日(佛…

参加一日一夜佛七法会所获殊胜妙法

 

近来,我觉得更多的亡灵前来催我诵经。回想,自民国五八年四月八日(佛诞节),我开始诵经超度诸亡灵,五年以来,一直没有间断过,每次总是承蒙地藏菩萨的大誓愿力,才能得到这么多的感应。

 

为了翻印此部书,最近,更有许多大德出资助印,每当我接到这些钱来,常觉察到许多亡灵出现催我诵经,我皆一一利用时间,帮忙他们诵经。但是,我时常发觉亡灵为数过多。就如有位老师姊,她也是时常出资赞助,可是,她的丈夫以杀牛为业,儿子也继承父志,也许是业报的关系,老师姊的身体时常不舒服。今年七月,有一天晚上,我梦见她进入我家和我谈话,突然,外面数万人的喊叫声传进门来,这些人似乎想奔冲过来,一时,惊天动地,使我大叫一声,惊醒过来。醒来之后,我明白此是被杀的牛的怨魂,知道老师姊和我有交情,想向我求超度。

 

后来,老师姊果然染上重病,那个时候,我也为她诵读几部经,使她的身体逐渐好转,可是,每次都觉得怨魂太多,而不能完全消散。后来,我想最好的办法还是前往寺院参加佛七法会,藉著高僧大德的大慈力来超拔他们。想到这里,使我想起吾师寺(慈明寺)每年举办两次‘弥陀佛七法会’,一次在农历二月初二至初八日,另一次在农历九月初二至初八日,现在,正是农历八月底的时候,九月初二的法会将近,我何不利用时间去参加。主意打定后,便邀请家母,张素琴师姊和黄软师姊一道前往。

 

九月初二那天,我们预定搭中午一点三十二分的快车到台中。那天早上,外子突然说不让我去,我知道外子个性倔强,向他求情也没有用处,只好顺从他的意思,直到家母来了,我想带她到火车站坐车,外子又改变了初衷,答应允许我去;当时,我十分欢喜,匆匆办完家务,午饭都来不及吃,就赶到火车站,差一些时候火车就要开了。我们坐上车到达彰化,改乘计程车到台中,这段路途非常坏,使我晕车,呕吐。

 

到达慈明寺,常瑞师兄(女众)听到我晕车,赶忙带我到她的禅房休息,用绿油精抹擦我的头额,并泡一杯热梅仔汤给我喝下。在这里休息,回想以前,我常坐车,根本不会晕车,怎么今天忽然会不舒服;可不是诸亡灵于无形中前来阻挡;记得以前,我曾经招游览车到寺院去,在车上,我略说一点佛法,并引导大家念佛,觉得内心十分轻松。如果,我不引导大家念佛,就会开始晕车、呕吐,想到这里,我赶忙起床,准备参加念佛。

 

晚上,念佛的时间从八点到九点半,道场在楼上,这时,吾师圣印上人也万般庄严的参加念佛,并为大众说法。念佛完毕,我陪家母和素琴姊到街上逛逛,于十点半回寺。

 

翌晨四点半,我们起床参加早上的念佛,在念佛中,每当我行至佛桌前,拜见西方三圣像时,不禁感慨万千,恍惚地抬起头来,发觉到观世音菩萨浮现在大家的头上,散发出万道光芒,直到六点念佛完毕下楼。其次,念佛时间从上午八点到九点半,然后再由十点开始念到十一点半在这期间,念佛的心境和上次并无两样,凝视著西方三圣像,想起诸众生在尘世中所受的诸痛苦,悲痛之心再油然而生,将此悲切的心情念下去,在不知不觉中,宛如达至现实的西方妙境。更使我发觉到眼前有数万群众之多,整齐地层层排立于山壁上空中,各自表露出欣喜的表情,法会散后,我想前顷看到的那些人怎么排立在山壁上而不跌落呢?佛法实在是不可思议,再使我明白,这群人必是前次聚集来的诸亡灵,现已藉诸大德念佛之力解脱了。

 

中午,休息了一小时,下午二点半时再参加念佛,至四点半念佛完毕,我便向吾师圣印上人告辞,准备回家。吾师挽留我再住一夜念佛,并且,要我今晚上台为大众讲一些佛法,我以没有才能而推辞,因怕外子会生气,急忙离寺到火车站,赴六点九分的对号快车。

 

上车之时,天色已暗,除了夜车行驶的声音外,寂静异常,我坐好位置,闭目想要入睡。恍惚间,闻听到刚刚在寺院和大家所念的佛号声,不禁感到内心无限清净,使我万分的高兴,而随著此声音念下去,在这寂静的夜车上,放下万缘,一直念著「阿弥陀佛’的圣号,火车在中途停车,暂时,念佛的奇妙声音停住了,不久,当车子再度行驶时,我又再细声的念下去,如此,那种奇妙的念佛声又再升起。当时的心境,宛如犯罪者突然得到解脱般地,妙乐不可言,此种微妙的心境直到回家后尚未消失。

 

后来,无论是在何时、何地,时常都能闻到这种念佛声,有时,这种声音消失了,我又再开始自念,如此,便能再闻那些音声。从此以后,我也不必再费心力去念佛,很自然的念下去,持续不断,达到心不离佛的境界。可谓此乃最高无上微妙之法,使我的身心十分快乐,一切尘影自然消失,真想不到,去参加一日一夜的法会,结果,却得到这么好的妙法。我想,这也是受到吾师圣印上人以及常瑞师兄的恩惠所感召,我应该将所获得的功德,首先回向于师父及常瑞师兄,祈望师父以后更能发扬无限光辉,接引诸众生到达彼岸。

 

慈超  谨记

 

附记—念佛所获殊胜功德

 

最近,我从很多人听到些关于念佛所获的感应,尤其是学生们,平常受不了繁重的功课压力,自从信仰佛教,认识了净土法门,开始念佛以后,无论在行住坐卧似乎皆有诸佛菩萨的庇佑护持,使内心安然自在。如有时,在考场上遇到难解题目,默念数声阿弥陀佛的圣号,随即心开意解,很顺利地写出答案来。可见阿弥陀佛的大慈威力,实在不可思议。

 

现今,社会人士,对于佛法的认识较为了解,但,一般人仍觉得念佛只是老年人的事情。殊不知,念佛正是体解大道、发无上心,消除灾障增长智慧的不二法门,因为,万法无一不是由自性之智慧所生,若能有此般智慧,便永不致堕于诸恶道受苦了。

 

曾经有位中兴大学的学生写信给我,说,他是初依佛门的三宝弟子,因在学业及精神上受尽打击折磨,请我指引开导广增智慧之法。我随即回信道:

 

‘你已经进入佛门,深究佛法,必定是具有大福慧者,你自认为智慧不及人,实在是太谦虚了。像你如此有为的青年,若欲追求无止境的智慧。请你要自熄诸妄念清净其心,因内心清净便是慧光明现,若欲自净其心,劝你要默念阿弥陀佛圣号,乃至菩萨圣号。念佛功德、无上甚深微妙,如水能涤污、无不令人逢凶化吉、去恶迁善、返本归真、识本具之佛性。’

 

他接此信后,欢喜信受,开始勤念佛号,以后便很快领悟佛法,心门大开、无说自解,精进学业,亦常至寒舍来和我谈论佛法。现在,他住慈明寺,并利用暑假期间帮忙做佛事。

 

最近,他寄份‘明伦社’特刊给我,内中详载台中佛教莲社莲友李月凤老居士往生事迹。此事,我曾在其他月刊上读过,详细情形并未报导清楚,这张特刊并有彩色版的舍利形像、金刚座的佛形相,扶杖的观音菩萨形相,奇异鸟形及念佛之形等,使我万分的惊异。

 

数日后,他再到寒舍和我谈论佛法,当时并有张素琴师姊,张蔡余师姊在场,大家一起谈论李月凤老居士所获念佛功德,不禁对于李老居士所获感应,频频称奇,因过去能获舍利者,多属诸佛菩萨及高僧大德,在家居士仅偶能收些较少或较小的舍利,因在家居士有恩爱及种种业缘缠缚,内心不能清净,能像这位居士获取如此之多的舍利实在罕见。以一女性之身,何以能行深到如此地步?后来我向素琴师姊道:

 

‘因为,李老居士平时专诚勤念佛号及观音菩萨圣号,毫不懈怠,久之结成佛形相和观音菩萨形相的舍利,这真是不可思议,当心地达到真正清净时,便是舍利结成,但若妄念再生,即不能结舍利。所以,我们念佛的人,在未往生以前应该明白自性中的西方净土。如在我居住的环境里,和喧哗的外界隔离,四周都是花草、树木、翠竹清池,时常有小鸟歌唱,每日清晨,在这里念佛,倍觉清净,所见一切景物都似阿弥陀佛的清净法身,鸟啼的声响亦似阿弥陀佛宣流的法音。李月凤老居士所获舍利,其中有奇异之鸟形,必是这个原因。’

 

她听后,非常惊骇地道:‘你的修持真太妙了,但如何会检到念珠之形相的舍利呢?’

 

我说:‘这也是表示至诚念佛所感妙果,像我以前念佛,在觉得内心清净达到极微妙时候,仿佛感觉自己手中念珠,变成一串灿烂美丽的珠宝。这种瑞相,我曾写于灵感记中,因在经典上无此类记载,也未听人讲过,或许有人会怀疑其真伪,但现在,我接到此刊,真是万分高兴。想不到以前我所写的灵感事迹—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发觉手中的念珠变成一串美丽的珠宝—,这与李月凤老居士往生所获念珠形相之舍利不谋而合。’

 

我继续说:‘念佛功德十分高超,只要工夫用得深,便能觉察到诸佛菩萨法身的临在,在任何时候,皆不会为尘缘所染。’

 

她听后十分感动地说:‘称念阿弥陀佛圣号确能引人进入清净胜境,但,称念地藏菩萨的圣号是否亦能体验到如此胜境,师姊你的体验如何?’

 

我略微思考之后,回答道:‘这很难以用言语表达,我曾亲身经历过一种感应,现在讲与你听:以前,我曾被邪恶的人所欺压,内心感到十分不安,只好默念地藏菩萨圣号解脱内心的痛苦,终将险恶困境化为吉祥。其中道理非用言语文字所能形容,是不易使你了解的。’

 

她点点头。我再说:‘依我的经验,世界上实在有许多不善之人,像那种欺善怕恶之徒,当他发起脾气怒发冲冠、暴跳如雷,伤天害理、损人利己,而且居心叵测,悭吝苛薄固执、欺凌压迫、不肯饶人。如此之辈,唯有靠地藏菩萨怜悯他,以大誓愿力净化他,使之存诚去伪、改恶向善、则天下太平,人人皆能得到安乐,每当我思念地藏菩萨‘地狱未空,誓不成佛’豪语,更使我对地藏大士顿生无限虔诚敬畏之心,虽念千万倍声地藏菩萨的圣号,也不会觉得疲倦了。’

 

素琴师姊再露出欣喜之情,说:‘你的见解真使我感动万分,谢谢你!以后,我每天一定要持念佛号及地藏菩萨的圣号。’

 

民国六十二年癸丑夏月  林慈超谨记

 

附录:地藏王菩萨灵感记

 

缘我姓黄名字宗凯,住云林县北港镇博爱路一七七巷五号,洄溯—民国五十年九月间,内人郭淑贞突患重病,当时以为无关紧要,讵料该病,日益严重,虽经延医诊治,药石罔效,甚至每日六小净,亦无法下榻,呻吟床第,奄奄一息,令人焦急万分,况我是一个公务员,抑且公务繁忙,如请假亦难再再,而家下只有我俩二人,倘我上班,则乏人照料,隔壁邻居,虽有时来帮忙者,然既病了四十余天,往后日子,谁能常来照顾,当此无可奈何下,猛然想起地藏王菩萨大誓愿力,唯念‘地藏王菩萨本愿经’,祈求菩萨护祐方可挽救生命,因此,旋即开始念‘地藏王菩萨本愿经’,但本愿经系上中下三卷,短时间内三卷是无法念完的,原因尚顾病人汤药,并自己三餐以及什事等,所以分为上午念一卷,下午时间长些念两卷,一共念三日,庶可兼顾一切,但我当时为求病人早日康复,诚乃万念俱息,专心一意念经;一天念毕,第二天续念,而念至第三天下午四时许,已经念完三部了,是时我正在闭目口念南无地藏王菩萨圣号,方念十余分钟之际,奇迹出现了,竟见菩萨现身,可是祗看到菩萨之侧身头戴昆卢帽的比丘相,而面部系向室内望,似看病人的,但菩萨的慈容光彩焕发,而且肌肤细腻如脂,白里透红,可谓天上人间绝无此者,更奇的是我已届天命之年,难免戴上厚厚的老花眼镜,当地藏经念毕,即已摘下眼镜,就理而论,如无戴眼镜,根本什么都难看到,何也连菩萨腮上的毛孔点点亦能清晰?是时全身舒畅无比,当我正在凝赏菩萨慈容时,而室内拙荆听无念佛之声,以为是我打瞌睡了,其微弱声音叫我‘你是不是睡觉,明天再念吧’,突被一唤,而菩萨的慈容消失矣,但其光辉仍在我心目中。遂将所见菩萨情形告诉内人,而他亦谓有通身清爽的感觉,于是日复一日,病苦减去大半,自此睡眠安适,饮食亦有增加,病魔若失,此后渐渐起色,但他想要下床走动,为怕他重辙前病,屡劝弗听,真的,未几竟然脱体,全部复元,由此观之,佛菩萨的灵感,实在是不可思议的,现内子薙发出家为尼业经年余了,法名本慈,在当他匿身寺庙尚未落发前,盖我膝下犹虚,唯有与他相依为命,所以求他返家温聚,同时拜托戚友奉劝,终难挽回,但渠为避免我时来打扰,复遁迹他寺,嗣经友人通知,我往见时,他已尼姑模样了,斯时我肝肠寸断,痛不欲生,后由该寺法师劝慰,凄凉之忱离开,是时我已退休,终日郁郁家下,实非笔楮所能形容也。而我孽重,仍混迹人群之中浮沉,始至本年农历三月间,方到台中市慈明寺,幸常接近寺内各法师及大德等,每日蒙受佛法薰陶,顿开茅塞,始知佛教伟大,佛法无边,从佛法的立场,谛察人生,结论是一‘苦’字。忆起当时本慈师之出家,而在今日言之,诚乃智慧之善举的,以前我虽有拜佛,但与寺庙来往,可说非常鲜少,兹既有机会能亲近善知识闻法学道真理的良机,真是光明大道,把握时机,绝不肯轻易错失的,今后希冀我们同参者,放下一切恶缘,共同修证,同登极乐国土,是所厚望焉。

 

不慧学人  黄宗凯于民国六十二年八月识于台中慈明寺

 

后记

 

最后我以无限至诚之心感谢地藏菩萨对我冥冥中的鼓励、扶持与援助,数年来的灵感记录,因为数过多,无法详记,这里仅仅举出几篇聊表对菩萨浩瀚大恩的报答。并且也望藉著自己所体验之法能广及大众,助人利世!可惜,我不过是个在家佛弟子,毕竟所知有限,能力微薄,虽然现在仍有许多人要求我为他们诵经解难,但俗事太多,家务繁重,往往不能如愿。只得忙碌之余,抽空念佛诵读,藉自修回向于诸恶道之众生,如有辜负大家的地方还希望能多多原谅,更盼望大家能深究大乘经义,自己虔诚诵读,祗要居心虔诚,用功得深,必有莫大感应。假如有人实在为了环境阻碍,不能如愿时,可恭请出家法师诵读,那么无疑地,必能消灾转福的。

 

民国六十年辛亥冬月三宝弟子 林慈超谨记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