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文献 > 大乘显教经典 > 正文

《维摩诘所说经》浅释–净慧法师讲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2-03-31)

序 言  以前发表的《维摩诘所说经》浅释,是根据录音整理。经净慧法师认证,重新核对校勘,不影响浅释内…

序 言  

以前发表的《维摩诘所说经》浅释,是根据录音整理。经净慧法师认证,重新核对校勘,不影响浅释内容原义。如果前后有文字不符时,以此为准。  

敬请诸位法友同仁涵谅。  

特此说明!  

智慈愧拜  

   

佛历二五五三年十月  

西历二零零九年十一月  

   

《维摩诘所说经》浅释认证版  

净慧法师  

诸位法师、诸位仁者: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称)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非常幸运与诸位一起读诵受持佛说《维摩诘所说经》。这部经为大乘经典,是三藏法师鸠摩罗译,共分上中下三卷十四品。这位法师的功绩,我在讲其它经典中介绍过。所以,这里不讲。佛说这部经的主要法义有二:  

一是圆满出家人的菩萨道,去除轻慢白衣的邪知邪见。佛住世时,佛让维摩诘居士说法,教化佛的出家弟子。告诉出家弟子佛法在世间,圆满菩萨道还在世间;告诉出家弟子,很多得佛位的菩萨,又多示现天王身、外道身说法,也示现长者身、居士身等说法。若出家人轻慢白衣,为未发菩提心的声闻;若轻慢证佛位的菩萨或示现白衣的菩萨,为自毁菩萨道。  

二是鼓励在家人精勤修行,增加成道的信心。在家人不要轻视自己,在修行证悟上不分出家在家。在家人只要坚定成道信心,自古至今有无数人证一至四果罗汉、辟支佛、往生佛净土而成菩萨道。诸位一定要知道,在家人尊敬供养出家人,不是在尊敬供养哪个人,而是在尊敬供养常住佛法真僧。出家人受尊敬供养是沾佛的光,衣食住行的哪一样不是在家人供养的;哪位一出生就是出家人;哪位出家人的父母不是在家人。再有,佛法只有在家二众弟子修行,在世间才能圆满;否则,只有出家人有道,没有在家人行道,佛法在世间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何谈度众生。还有很多出家人,今生现出家像很威仪,往昔可能是在家人行菩萨道救度,依佛法度才有机缘今世出家。况且,很多行菩萨道的在家人,前世乃至百世或无量阿僧祇劫都是出家人。出家人和在家人只是身份不同、相貌不同。由于历史原因,很多有修为的出家人将佛法传授给在家人。佛住世的时候,就预示了末法时代很多有修为、有成就的人在世间,是白衣。现在,在家人真修真行肯定成就,比出家人要快。为什么要快呢?天天在逆境当中修行。在家庭生活、社会活动等诸矛盾中修行。能把这些烦恼都转了,修一个成就一个。前提条件是,必须依正法的修持方法和法门去修行。  

讲这部经的缘起是,有很多出家人赞叹此经境界微妙不可思议,是在世间发菩提心,行菩提愿,成菩提道必须受持之法;受持此经,才能更好的弘法利生。很多在家人请讲这部经,更好的受持这部经,发菩提心、行菩萨道。所以,在此讲经的第一句话是,非常幸运。  

这部经的经名是《维摩诘所说经》,也称为《不可思议解脱法门经》,是以人名为经名的佛说经典。名为维摩诘所说,实为佛说。主要有两点不可思议,一是在世间受持佛法的人,随因缘示现不可思议;二是行菩萨道的境界不可思议。  

此经通篇都是诸佛境界,佛说菩萨道是方便示现,智慧解脱微妙法义于大成,今生没有机缘读诵受持此经的修行人,实为三生憾事,一慢而失大法,一轻漏而失菩提,是行菩萨道的缘分不具足。维摩诘居士出生在古印度的一位富翁的家里,维摩诘翻译成中文为净明。  

   

佛國品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毗耶離庵羅樹園。與大比丘眾八千人俱。菩薩三萬二千。眾所知識。大智本行皆悉成就。諸佛威神之所建立。為護法城受持正法。能師子吼名聞十方。眾人不請友而安之。紹隆三寶能使不絕。降伏魔怨制諸外道。悉已清淨永離蓋纏。心常安住無礙解脫。念定總持辯才不斷。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及方便力無不具足。逮無所得不起法忍。已能隨順轉不退輪。善解法相知眾生根。蓋諸大眾得無所畏。功德智慧以修其心。相好嚴身色像第一。舍諸世間所有飾好。名稱高遠踰於須彌。深信堅固猶若金剛。法寶普照而雨甘露。于眾言音微妙第一。深入緣起斷諸邪見。有無二邊無複余習。演法無畏猶師子吼。其所講說乃如雷震。無有量已過量。集眾法寶如海導師。了達諸法深妙之義。善知眾生往來所趣及心所行。近無等等佛自在慧十力無畏十八不共。關閉一切諸惡趣門。而生五道以現其身。為大醫王善療眾病。應病與藥令得服行。無量功德皆成就。無量佛土皆嚴淨。其見聞者無不蒙益。諸有所作亦不唐捐。如是一切功德皆悉具足。其名曰等觀菩薩。不等觀菩薩。等不等觀菩薩。定自在王菩薩。法自在王菩薩。法相菩薩。光相菩薩。光嚴菩薩。大嚴菩薩。寶積菩薩。辯積菩薩。寶手菩薩。寶印手菩薩。常舉手菩薩。常下手菩薩。常慘菩薩。喜根菩薩。喜王菩薩。辯音菩薩。虛空藏菩薩。執寶炬菩薩。寶勇菩薩。寶見菩薩。帝網菩薩。明網菩薩。無緣觀菩薩。慧積菩薩。寶勝菩薩。天王菩薩。壞魔菩薩。電德菩薩。自在王菩薩。功德相嚴菩薩。師子吼菩薩。雷音菩薩。山相擊音菩薩。香象菩薩。白香象菩薩。常精進菩薩。不休息菩薩。妙生菩薩。華嚴菩薩。觀世音菩薩。得大勢菩薩。梵網菩薩。寶杖菩薩。無勝菩薩。嚴土菩薩。金髻菩薩。珠髻菩薩。彌勒菩薩。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如是等三萬二千人。複有萬梵天王屍棄等。從餘四天下來詣佛所而聽法。複有萬二千天帝。亦從餘四天下來在會坐。並余大威力諸天.龍神.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等悉來會坐。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俱來會坐。彼時佛與無量百千之眾恭敬圍繞而為說法。譬如須彌山王顯于大海。安處眾寶師子之座。蔽于一切諸來大眾。】  

   

如是我闻,一时。诸位都知道,是佛经与外道经论的区别,是佛教常识;所以,不讲。佛说法的地点是庵罗树园。听法的大众有大比丘众八千人;菩萨三万二千尊;诸菩萨众,都是善知佛法,识得自我,本自广行大愿,成就大智,已证得诸佛境界,具有诸佛威神;为拥护佛说法道场,护持佛法坚固大城,受持正法宝藏,弘传佛法大音如师子吼能遍十方世界,而来此世界;又如法友相交,身心安乐,不请自到。诸菩萨众,都能承传光大三宝,使菩提种性相继不断;并能降伏魔法怨贼,调伏外道,制住邪法。诸菩萨众,都已身心清净,恒常安乐,永离五蕴业习因缘相缠相缚,智慧无碍于解脱自在,定念三昧于慈悲喜舍,辩才方便于六度万行。诸菩萨众,都于万行无欲无求、无得无失,心不起法相并忍诸法相、随顺诸法相、善解诸法相;又尽知众生根基而施教,观众生因缘而施救;使受教受救众生自修自得能持、知根、决疑、答报无所畏,依戒修心自圆福德,依法修行自圆慧德;使受教受救众生相好严身又舍世间饰好,色像第一又舍世间诸相,从而善名高远,善行皆知;使受教受救众生深信佛法不疑惑,深行佛法如金刚,又妙音说法觉悟群迷如甘露润万物,既能深入缘起立善因、又能断诸邪见行正法,既说有两边而入空道、又说无两边而入中道,业习已尽又示现业习未尽,行证自利又无畏利他,行菩萨道。诸菩萨众,都具功德不可称量,无有极限,统领大众如航海导师;既了达诸法深妙义理,又善知众生心行因缘往来于六道所趣;接近于佛十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无上正等正觉的自在智慧,既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又示现一切众生身为大医法王而救济众生。诸菩萨众,都自成就无量佛功德,严净无量佛国土,使一切见像闻名的众生,皆获戒益法益,绝不空见空闻而无利益。为首的有等观菩萨、观世音菩萨、文殊师利菩萨、弥勒菩萨等;还有各天王二万二千位;还有诸天龙神、夜叉等;还有长者及长者子五百人。五百在家人,供养佛与大众,庄严道场、赞叹道场。  

   

爾時毗耶離城有長者子。名曰寶積。與五百長者子俱。持七寶蓋來詣佛所。頭面禮足。各以其蓋共供養佛。佛之威神令諸寶蓋合成一蓋。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而此世界廣長之相悉於中現。又此三千大千世界。諸須彌山雪山。目真鄰陀山摩訶目真鄰陀山。香山寶山金山黑山。鐵圍山大鐵圍山。大海江河川流泉源。及日月星辰。天宮龍宮。諸尊神宮。悉現于寶蓋中。又十方諸佛諸佛說法亦現于寶蓋中。爾時一切大眾。睹佛神力歎未曾有。合掌禮佛瞻仰尊顏目不暫舍。於是長者子寶積。即於佛前以偈頌曰  

    目淨修廣如青蓮  心淨已度諸禪定 久積淨業稱無量  導眾以寂故稽首  

   既見大聖以神變  普現十方無量土 其中諸佛演說法  於是一切悉見聞  

   法王法力超群生  常以法財施一切 能善分別諸法相  於第一義而不動   

   已于諸法得自在  是故稽首此法王 說法不有亦不無  以因緣故諸法生  

   無我無造無受者  善惡之業亦不亡 始在佛樹力降魔  得甘露滅覺道成  

   已無心意無受行  而悉摧伏諸外道 三轉法輪於大千  其輪本來常清淨   

   天人得道此為證  三寶於是現世間 以斯妙法濟群生  一受不退常寂然  

   度老病死大醫王  當禮法海德無邊 毀譽不動如須彌  於善不善等以慈  

   心行平等如虛空  孰聞人寶不敬承 今奉世尊此微蓋  於中現我三千界  

   諸天龍神所居宮  乾闥婆等及夜叉 悉見世間諸所有  十力哀現是化變  

   眾睹稀有皆歎佛  今我稽首三界尊 大聖法王眾所歸  淨心觀佛靡不欣  

   各見世尊在其前  斯則神力不共法 佛以一音演說法  眾生隨類各得解  

   皆謂世尊同其語  斯則神力不共法 佛以一音演說法  眾生各各隨所解  

   普得受行獲其利  斯則神力不共法 佛以一音演說法  或有恐畏或歡喜  

    或生厭離或斷疑 斯則神力不共法 稽首十力大精進   稽首已得無所畏  

      稽首住於不共法稽首一切大導師 稽首能斷眾結縛   稽首已到於彼岸  

      稽首能度諸世間稽首永離生死道 悉知眾生來去相   善於諸法得解脫                                     

爾時長者子寶積。說此偈已白佛言。世尊。是五百長者子。皆已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願聞得佛國土清淨。唯願世尊。說諸菩薩淨土之行。】  

   

这时,有一位长者之子宝积居士与五百长者子,都高举宝幡伞盖来到佛说法处,礼佛供养。宝积居士与五百长者子所供养宝幡伞盖,仗佛威神之力合并如一伞盖,普遍覆盖于三千大世界上方,此世界宽广深长的清净相显现其中。无色界、色界、欲界各天与天王宫殿、海河川流,日月星辰等,也显现其中。十方世界诸佛说法道场清净庄严,也显现其中。大众叹奇礼佛,宝积居士于佛前以偈赞佛说,佛目清净修长广白如青莲花,心清净已度无量众生住于诸禅定三昧中,为久积聚无量清净善业所成就,常住寂灭为乐的涅槃境界故受人天礼拜!当下即可观见佛以自在神通变化力,为度众生平等观十方无量清净佛国土,显现于清净道场中诸佛演说法,这一切殊胜景象我等大众都能亲眼见闻。佛为法王的智慧力超越一切众生,经常以法财布施十方众生,能善分别诸法相中所含的深义,以出世间又不离世间为第一义而如如不动,佛已于诸法中证得解脱自在,依此缘故礼拜尊法王。佛说法不著有无两边法,依众生因缘故而说诸法。佛所说法无我相、无造作者相、无受者相,众生所做善恶业习也不自然消亡,须众生自修空道、自除业习。佛初始于菩提树下示现降伏魔军,证得甘露法灭除苦集而成就佛道。已远离五蕴心受身行想,以了义究竟法摧伏诸外道邪论,以三乘法于三千大千世界教化众生,佛说法义理常住而清净。天人依佛法修证得道为证明,佛法僧一体三宝相示现于世间,以大妙法义济度智乏的愚迷众生,受持唯一佛乘法证得不退菩萨位而常寂乐自然。佛是救治众生生死重病的大医王,我等大众当礼拜佛法性海无量功德。佛法性海如高山而不为毁赞所动摇,于善行与不善行的众生处施以平等慈。佛心平等慈如虚空广大,谁见闻受教后岂不礼敬承迎,今日所供养佛的宝幡伞盖,仗佛神力于其中显现我等大众住于三千大千世界中。诸天王宫、龙神宫、乾达婆王宫、夜叉王宫等,我等大众都亲眼所见诸稀有,是佛以十种自在力为哀悯众生所化现。凡目睹此稀有殊胜景象的人都赞叹佛,今日我也礼拜三界中最尊贵的佛,佛是我等大众所皈依处,净心观佛相庄严都欢欣鼓舞,我等大众在佛前,亲见佛神力与十八不共法。佛以一乘圆教法音演说诸法,不同众生依根基各自得理解。一切众生对佛所说法义,亲见佛神力与十八不共法。佛以一乘圆教法演说诸法义,不同众生依因缘各自得解脱,受教众生各获法益,亲见佛神力与十八不共法。佛以一乘圆教法演说诸法义,有的众生心生怖畏或欣喜。闻法众生产生厌离烦恼心或断除疑惑想,亲见佛神力与十八不共法。我等大众礼拜佛十自在力大精进,礼拜佛一切有为法中无所畏,礼拜佛住于十八不共法,礼拜十方诸佛,礼拜依佛法能断除众生生死绑缚,礼拜佛智已到达生死彼岸,礼拜佛万度万行于世间,礼拜佛寿常住永离生死轮回六道。佛尽知众生轮回苦相,善于说法方便度众生得解脱。佛示现世间又不著世间乐如莲花,常住于定空寂乐大行中,通达诸法实相无挂碍,礼拜佛法广大如虚空唯三宝可依余皆无所依止处。宝积居士以偈赞佛后,向佛请法说,我们这五百在家人,都已经发了菩提心;想知道一下佛国土是如何清净,诸菩萨在佛净土怎样修行。请佛慈悲,为我们说一说。  

   

【佛言。善哉寶積。乃能為諸菩薩問于如來淨土之行。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於是寶積及五百長者子。受教而聽。佛言。寶積。眾生之類是菩薩佛土。所以者何。菩薩隨所化眾生而取佛土。隨所調伏眾生而取佛土。隨諸眾生應以何國入佛智慧而取佛土。隨諸眾生應以何國起菩薩根而取佛土。所以者何。菩薩取于淨國。皆為饒益諸眾生故。譬如有人欲於空地造立宮室隨意無礙。若于虛空終不能成。菩薩如是。為成就眾生故願取佛國。願取佛國者非於空也。寶積。當知直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不諂眾生來生其國。深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具足功德眾生來生其國。菩提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大乘眾生來生其國。佈施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一切能舍眾生來生其國。持戒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行十善道滿願眾生來生其國。忍辱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三十二相莊嚴眾生來生其國。精進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勤修一切功德眾生來生其國。禪定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攝心不亂眾生來生其國。智慧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正定眾生來生其國。四無量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成就慈悲喜舍眾生來生其國。四攝法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解脫所攝眾生來生其國。方便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於一切法方便無礙眾生來生其國。三十七道品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念處正勤神足根力覺道眾生來生其國。回向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得一切具足功德國土。說除八難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國土無有三惡八難。自守戒行不譏彼闕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國土無有犯禁之名。十善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命不中夭。大富梵行所言誠諦。常以軟語眷屬不離。善和諍訟言必饒益。不嫉不恚正見眾生來生其國。如是寶積。菩薩隨其直心則能發行。隨其發行則得深心。隨其深心。則意調伏。隨意調伏則如說行。隨如說行則能回向。隨其回向則有方便。隨其方便則成就眾生。隨成就眾生則佛土淨。隨佛土淨則說法淨。隨說法淨則智慧淨。隨智慧淨則其心淨。隨其心淨則一切功德淨。是故寶積。若菩薩欲得淨土當淨其心。隨其心淨則佛土淨。】  

   

佛说,哪里有众生哪里就是菩萨的佛净土。因为,菩萨要随所教化的众生而取得佛净土,随所调伏的众生而取得佛净土,随众生善业因缘在哪一国而取得佛净土,随众生发菩提心在哪一国而取得佛净土。这是逃离三界火宅,报身往生佛净土,化身成就的菩萨,因地发下弘深誓愿度众生所行的菩萨行。菩萨可化入六道度众生,度不同的有缘人。就人道而言,千行百业里的人,都有菩萨化身示现,以不同的形象、方式利益众生。利益众生就是报佛恩,报众生恩;就是圆满自性功德,成就自性的佛净土。所以,哪里的众生有苦难,哪里就有菩萨的佛净土,哪里就有菩萨无声无息在救度。声闻人和凡夫不知道菩萨救度人的境界和方式,只有诸菩萨行人知道。在冥冥之中帮助人,又不让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诸菩萨在佛净土怎样修行?在众生这里,菩萨净土指:  

直心是道场。教化众生实话实说,不误众生的正心、正行、正见。有时,可能接受不了菩萨行人所说之法,接受不了是做不来。如有一出家人,听闻大乘佛法后,发菩提心,在寺庙里什么脏活、苦活、累活,都自觉去做。别人说她傻,有的人还打她、骂她;她不但不生气,还高兴地给人磕头,感谢您的慈悲,去除了我的业力,成就了我的菩萨道。  

深心是道场。培养众生的功德不光是在说教上,有时是在身行上,行动是无声的语言。这样做的目的是,欢迎有功德的众生往生到佛净土;菩萨心也是佛净土。菩萨是行菩萨道的人,用佛法和实际行作,示范给有缘众生;有智慧的众生就跟啥人学啥人,也发菩提心。  

布施是道场。布施包括财物和身力及正义语言;法布施除说正法外,行正法也是法布施。没有行正法为基础,说法时难具足证悟境界。所以,菩萨布施时,内财外财都布施,而内财是身心行正法布施,才能引领众生行正法布施。成就众生无贪功德,而往生佛净土。  

持戒是道场。菩萨行人在哪里都是严持禁戒的模范,引领众生圆满十善道。善是众生自性回归,又不执著善,才圆满自性慈悲功德。有人问我怎么往生最快,我说你自己觉得像极乐世界的人,并和极乐世界的人比着修最快。可有的人,嘴上说的比菩萨说的都好,行作起来全是三恶道的事。问题在哪里?没有实际修行与证悟,光练嘴上功夫了。极乐世界没有这样的人,还是去能发挥作用的地方吧!  

忍辱是道场。佛的三十二相庄严,是以修忍辱为主的三十二种功德成就。众生身忍其辱难;心忍其辱更难。菩萨修忍是忍于心,是忍自已,见性之人无忍。难忍能忍之人之事,是了菩萨行人往昔余业,快速成就佛的净土。  

精进是道场。精进是针对众生的放逸而说,散漫享乐和怕苦怕累等习气是众生生死解脱的拦路虎,是发菩提心的绊脚石。只有精勤道业,才不枉人生出一回家,信一回佛,做一次人;否则,悠悠万事转头空。菩萨精勤已成道业,教化众生精勤是宣说自己走过来的路和行路过程。  

禅定是道场。禅定是通过身不散乱,达到心不散乱。摄身根不动,才心行清净。  

般若是道场。智慧由定而生,离思维而得;又作用于身心转内外烦恼境界,欢喜烦恼处。有了智慧容易让众生从烦恼中解脱出来,让自性显现而断无明。还有,修行四无量心、慈悲喜舍、三十七道品、救度众生三灾八难、守戒不争等是菩萨道场。菩萨的道场清净就是未来佛国土清净。四无量心、慈悲喜舍、三十七道品和不杀、不盗、不邪淫、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语、不贪欲、不嗔恚、不邪见等,在讲其它经典时已详解,这里不再细讲。  

佛说,宝积居士,如果菩萨在烦恼的众生那里,能够随其直心,就能说道行道;行道超过说道,就能达到深心,有广度众生深不可量的誓愿,就能调伏众生,和众生共同如法而行,众生也发菩提心。再以菩提行的方便力,让众生也成就菩萨道。只有这样,菩萨自性的佛国土净,而说法净、智慧净、自心净、功德净。所以,菩萨要成就佛国土净,应该先净其心,心净才能度众生的心净;众生得心净,才得自性佛国土净。  

   

爾時舍利弗。承佛威神作是念。若菩薩心淨則佛土淨者。我世尊本為菩薩時意豈不淨。而是佛土不淨若此。佛知其念即告之言。于意雲何。日月豈不淨耶。而盲者不見。對曰不也。世尊。是盲者過非日月咎。舍利弗。眾生罪故不見如來佛土嚴淨。非如來咎。舍利弗。我此土淨而汝不見  

   

这时,舍利弗心想,如果按菩萨心净则佛国土净这种说法,本师世尊因地为菩萨时是不是心不净,才让这个世界不净呢。  

佛知道舍利弗在想什么,便对舍利弗说,盲人能怪日月无光吗!众生不能见佛国土净,能说是佛的过失吗!佛的国土都非常清净。  

   

【爾時螺髻梵王語舍利弗。勿作是意。謂此佛土以為不淨。所以者何。我見釋迦牟尼佛土清淨。譬如自在天宮。舍利弗言。我見此土。丘陵坑坎荊蕀沙礫。土石諸山穢惡充滿。螺髻梵言。仁者心有高下。不依佛慧故。見此土為不淨耳。舍利弗。菩薩于一切眾生。悉皆平等。深心清淨。依佛智慧則能見此佛土清淨  

   

接着,大梵天天王对舍利弗说,我佛国土清净如自在天宫。  

舍利弗说,我怎么只见此世界丘陵、坑坎、荆棘等秽恶充满。  

大梵天王说,仁者心里有高下,不能证知佛的智慧,才见此土不净。  

   

【於是佛以足指按地。即時三千大千世界若干百千珍寶嚴飾。譬如寶莊嚴佛無量功德寶莊嚴土。一切大眾歎未曾有。而皆自見坐寶蓮華。佛告舍利弗。汝且觀是佛土嚴淨。舍利弗言。唯然世尊。本所不見。本所不聞。今佛國土嚴淨悉現。佛語舍利弗。我佛國土常淨若此。為欲度斯下劣人故。示是眾惡不淨土耳。譬如諸天共寶器食隨其福德飯色有異。如是舍利弗。若人心淨便見此土功德莊嚴。當佛現此國土嚴淨之時。寶積所將五百長者子皆得無生法忍。八萬四千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佛攝神足。於是世界還複如故。求聲聞乘三萬二千天及人。知有為法皆悉無常。遠塵離垢得法眼淨。八千比丘不受諸法漏盡意解。】  

   

这时,佛足指按地,即时三千大千世界都清净严饰,珍宝充满,道场大众都坐在宝莲之上。佛说,佛的国土就是这样美好,为了度脱智慧下劣的人,才示现此世界的不净国土。  

值佛住世的人,仗佛威神,能见清净的佛国土,大众实见生实信,实信到实修,实修到实证,实证到实悟,实悟则有实智慧。真实的报身佛国土,真实的清净,与十方诸佛世界无二无别,一样庄严。现在的人,修行证悟后可以见到十方佛净土清净,兜率内院的净土也清净庄严。可平常的凡夫只能把这些当成神话,超出了思维想象。就连四王天的天宫与宫殿,都是不可望、不可及的事。五百长者子听佛说法后,得无生法忍,八万四千人发菩提心,诸声闻人及天人皆得法眼净,诸比丘得漏尽意解。  

   

維摩詰所說經方便品第二  

   

爾時毗耶離大城中有長者名維摩詰。已曾供養無量諸佛深植善本。得無生忍。辯才無礙。遊戲神通逮諸總持。獲無所畏降魔勞怨。入深法門善於智度。通達方便大願成就。明瞭眾生心之所趣。又能分別諸根利鈍。久於佛道心已純淑決定大乘。諸有所作能善思量。住佛威儀心大如海。諸佛咨嗟弟子。釋梵世主所敬。欲度人故以善方便居毗耶離。資財無量攝諸貧民。奉戒清淨攝諸毀禁。以忍調行攝諸恚怒。以大精進攝諸懈怠。一心禪寂攝諸亂意。以決定慧攝諸無智。雖為白衣奉持沙門清淨律行。雖處居家不著三界。示有妻子常修梵行。現有眷屬常樂遠離。雖服寶飾而以相好嚴身。雖複飲食而以禪悅為味。若至博弈戲處輒以度人。受諸異道不毀正信。雖明世典常樂佛法。一切見敬為供養中最。執持正法攝諸長幼。一切治生諧偶雖獲俗利不以喜悅。游諸四衢饒益眾生。入治政法救護一切。入講論處導以大乘。入諸學堂誘開童蒙。入諸淫舍示欲之過。入諸酒肆能立其志。若在長者長者中尊為說勝法。若在居士居士中尊斷其貪著。若在刹利刹利中尊教以忍辱。若在婆羅門婆羅門中尊除其我慢。若在大臣大臣中尊教以正法。若在王子王子中尊示以忠孝。若在內官內官中尊化政宮女。若在庶民庶民中尊令興福力。若在梵天梵天中尊誨以勝慧。若在帝釋帝釋中尊示現無常。若在護世護世中尊護諸眾生  

   

这时,在佛说法道场的大城中,有一位长者维摩诘。这位维摩诘居士,供养过无量诸佛,具足佛十种名号的功德,早已经证成佛道。所有行作和善思维,佛威仪。心智本性如海,诸佛之间相互咨询问候。他的弟子,都受到无量天王的敬重。  

这位维摩诘居士,是他方国土的佛,来此世界不现佛身,而现居士身。因为,在此世界不示现两尊佛。所以,在未来佛弥勒来此世界成佛前,不会有第二尊佛出现于世。即使有十方诸佛来此世界,也绝不会示现佛身,或自称是佛。维摩诘居士,是以身证法。而且,维摩诘居士是他方佛来此世界示现居士身,是佛亲自印证,不是维摩诘居士自说。  

这尊他方国土的佛,为度众生一大因缘,以善方便力示现居士身,住此大城。家财资产无量,很多贫民依靠他生活。  

有人问,“现在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佛与菩萨住世吗?”我准确地告诉诸位,有!绝对有!出家人中有,在家人中也有。只是他们住世而不露世,你知道他是谁时,他已经离开了你,或你离开了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之间心照不宣。西方三圣都有化身在四众弟子中间,现在住世弘法度人。大势至菩萨的化身就示现居士身,在某大城市为民营企业的老板,利益很多贫困人和残疾人。又有人问,“我们不知道谁是这样的人,接近这样的人还有意义吗?”我再告诉诸位,如能在不知不觉中接近到这样的人,不是三生有幸,是千万劫有幸。受教化的利根人,即生成就;钝根之人,也将有始有终。话又说回来,如果自己心行不正,天天在这样人的身边,也似是有缘实无缘。弄不好还要堕阿鼻地狱。世间可成就的功德有多大,反面的恶报就有多大。对于身边的人,你轻慢这位,侮辱那位,认为谁也不如你。恰好被你轻慢侮辱的就有这样的住世菩萨,他们不会怪罪你,但护法不会放过你;诽谤三宝真僧什么恶报,你就是什么恶报。诸位不得不慎!  

这位维摩诘居士,敬奉清净戒律,严持清净戒律,心念行作,无有丝毫犯戒。性情柔和,从来不生气或愤怒,以忍辱力调控诸行作。家事、国事、天下事,都是佛事,如法行作。从来不想什么就干什么,而大精进于持戒修行,行住坐卧,用佛念都摄其心;在做俗事俗务时,也是清净佛念。而且,能专一其心禅行,静坐修定;身静才心净,身心清静一定会有定,有定即身不散乱,心也不散乱。由禅定决定生出智慧,用智慧再去教化众生。  

有人问,“维摩诘居士怎么修布施呢?”我告诉诸位,开始说供养无量诸佛是大布施;贫民依靠他生活是财布施,众生受其教化是法布施。  

有人问,“成佛还修六度万行吗?”我告诉诸位,持戒修行能证果,修六度万行是发菩提心度人。修六度万行能成佛道,成佛道后度众生还要示范六度万行;如我用此船过河,接引别人也用此船。船为一理,人各有别。  

这位维摩诘居士,虽身为白衣,却持出家人的戒律;表面上居家生活,而实际上心不执著三界之乐,何况人间之乐;示现有妻子欲爱,身心远离欲爱,修出家人的清净梵行;也有儿女亲属,却不执著天伦之乐;穿衣服很朴素,所用膳食也不讲排场;身体已得法喜充满,禅乐其味。为度有缘人,也经常去打牌或下棋之类的娱乐地方去,但不影响正信。精通世事与理论,但更常于佛法。在人群中,不管男女老幼都认为他是最受尊敬的人。也做生意获利,但喜欢救困扶贫,如法行作。还经常去学堂等说法论道的地方,开示大乘。若去妓院,开示贪欲和邪淫之过。若去酒店,能自守其志,也劝导别人不狂乱。  

有人问,“世间能有这样的人吗?”我准确地告诉诸位,在正法时代有,像法时代有,末法时代也有。我见过在官员中有,在知识分子中有,在普通工人、农民中有。这样的人虽是人群中的少数,但有乘愿再来之人,也有多世出家,利根再来之人等。他们在不声不响地护持佛法,修行正法,示导大众心向佛法。他们虽为白衣,却发挥着出家人想做而做不到的事。后边所讲的维摩诘居士说法度魔女,就是出家人想做又很难做到的事。  

这位维摩诘居士,在年纪大的人群中,说法很受欢迎。 广大 居士都拥护他,并受他影响都喜欢布施。出家人都尊重他,认为他能平易近人,能修忍行。外道人见到他,能放下我慢;大臣们见到他,都认为他行得正,做得端;王子们见到他,都认为他是忠孝的模范;内宫或人民都知道他是有大福之人。  

有人问,“一个人能这么全面吗?”如果是一位普通人,很难做到。如果是一位受到国王重视的大富翁,他的接触面,能达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是完全可能的。而且,这样的人是人贵言尊,再以言正、身正、心正、行正为前提,以智慧方便为根本,自然有很多人受其教化。讲法的法师都要向维摩诘居士学习,讲法既不做作,又不卖弄,让人觉的真实可信,信者可行,行者喜悦。  

这位维摩诘居士,不但在人中受到尊重,也受到各天王的尊重,以大智慧力教诲天王,虽三界无常,但要护法护世,佛法住世一日,天王就护法一日。  

有人问,“一个普通人怎么受天王尊敬呢?又怎么为天王说法呢?”人最相信自己的眼睛,有时最不可信的还是眼睛。人的眼睛看不见就认为没有,其实是被自己的眼睛骗了,是它的功能不够才见不到。化身佛示现居士说法道场,一有无量天王听法受教,二有天王供养。  

   

【長者維摩詰。以如是等無量方便饒益眾生。其以方便現身有疾。以其疾故。國王大臣長者居士婆羅門等。及諸王子並余官屬。無數千人皆往問疾。其往者。維摩詰因以身疾廣為說法。諸仁者。是身無常無強無力無堅。速朽之法不可信也。為苦為惱眾病所集。諸仁者。如此身明智者所不怙。是身如聚沫不可撮摩。是身如泡不得久立。是身如炎從渴愛生。是身如芭蕉中無有堅。是身如幻從顛倒起。是身如夢為虛妄見。是身如影從業緣現。是身如響屬諸因緣。是身如浮雲須臾變滅。是身如電念念不住。是身無主為如地。是身無我為如火。是身無壽為如風。是身無人為如水。是身不實四大為家。是身為空離我我所。是身無知如草木瓦礫。是身無作風力所轉。是身不淨穢惡充滿。是身為虛偽。雖假以澡浴衣食必歸磨滅。是身為災百一病惱。是身如丘井為老所逼。是身無定為要當死。是身如毒蛇如怨賊如空聚。陰界諸入所共合成。諸仁者。此可患厭當樂佛身。所以者何。佛身者即法身也。從無量功德智慧生。從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生。從慈悲喜舍生。從佈施持戒忍辱柔和勤行精進禪定解脫三昧多聞智慧諸波羅蜜生。從方便生。從六通生。從三明生。從三十七道品生。從止觀生。從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生。從斷一切不善法集一切善法生。從真實生。從不放逸生。從如是無量清淨法生如來身。諸仁者。欲得佛身斷一切眾生病者。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如是長者維摩詰。為諸問疾者如應說法。令無數千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维摩诘居士现在以方便力示现有病,为众生说空苦无常法,赞叹菩萨六度和慈悲喜舍等清净法,赞叹诸佛无量功德和常乐我净。国王、大臣、王子、官和外道人等,得知维摩诘居士生病,有几千人前去探病问候。维摩诘居士对前去问安的人,称为诸仁者;表示为心行菩萨道,身行平等慈。维摩诘居士说,人的身体,无论处在什么年龄阶段,也不论是否强壮,都受无常力控制,都会由强盛转衰弱,由有力转无力,由坚强转病危等,处于自然法则中快速朽坏,不可强以信心自恃长久;实为诸苦恼所逼,众病患所集。对于各自的身体,明智的人知其所以然不应过于执著。由于身如集聚的水沫,经不起病患的折磨;身如鼓起的气泡,不可能长生世间;身如阳光的炎热,从欲望渴爱而生灭;身如美丽的芭蕉树,没有坚固不坏的物体;身如影像的虚幻,从五蕴中业习的颠倒而起伏不定;身如熟睡中的梦境,为虚幻妄见;身如随形的影像,跟从业习因缘现世;身如变幻莫测的音响,多种因缘和合组成;身如飘动的浮云顷刻间随风散灭;身如天空中的闪电,念念间闪过而不能常住;身如无主的土地,身如无我的火焰,身如无寿的吹风,身如无人的流水,以四大不真实的存在为家乡;身如无尽的虚空,远离自性真我,不是性我常住所在;身如自然的草木瓦石,似有知而实无知;身如废弃的物体,离开呼吸就失去作用;身如污秽的器具而不净,九孔常流浊物;身如假善实恶的虚伪,外表如何华丽也终将坏朽;身如常发生的灾难,一病百烦恼;身如年久失修的枯井,常有老苦逼迫;身如花露的脸不固定,朝起朝落;身如凶猛的毒蛇,身如相斗的怨贼,身如虚空的聚合,五蕴根尘、识入和合而成。人应厌患此身,当喜乐佛身。为什么这样呢?佛身非肉身,而是法性身。佛身是由无量功德成就,由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成就,由慈、悲、喜、舍菩萨行成就,由布施、持戒、忍辱、柔和、勤行、精进、禅定、解脱、三昧、多闻、智慧等达彼岸成就,由方便智慧成就,由五眼六通成就,由天眼、宿命、漏尽三明成就,由久行三十七道品成就,由禅行止观成就,由证得十自在力成就,由具足四无所畏成就,由十八不共法成就,由断一切不善法又集一切善法成就,由自性真实成就,由不放逸成就,由无量清净法成就。凡是去的问安人,都受其教化,发菩提心,断一切不善法。  

   

維摩詰所說經弟子品第三  

   

爾時長者維摩詰自念。寢疾於床。世尊大慈寧不垂湣。佛知其意。即告舍利弗。汝行詣維摩詰問疾。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曾于林中宴坐樹下。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舍利弗。不必是坐為宴坐也。夫宴坐者。不於三界現身意。是為宴坐。不起滅定而現諸威儀。是為宴坐。不舍道法而現凡夫事。是為宴坐。心不住內亦不在外。是為宴坐。于諸見不動而修行三十七品。是為宴坐。不斷煩惱而入涅槃。是為宴坐。若能如是坐者。佛所印可。時我世尊。聞說是語默然而止不能加報。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这时,维摩诘居士示现有病卧床休息,心想佛大慈大悲,一定也能关心我的病。  

佛知道维摩诘居士心想之意,便对舍利弗说,今日维摩诘居士身体有病,你可去其家中问候一下吧!  

舍利弗对佛说,我担当不起这样的重任。因为,以前我在林中树下静坐。当时,维摩诘居士来到树下对我说,不是平常的静坐就是宴坐。宴坐比喻人身虽在吃饭而意在静坐,既身坐于此又心空于此。身在此静坐,心要将身在三界之内舍掉才是宴坐;无念于心,又能在意中化现各种各样的威仪形象才是宴坐;身在世间,而心不舍无上佛道正法才是宴坐;于内外无所住而生其心才是宴坐;不见善与不善,而行于中道才是宴坐;为度众生而示现众生,又常乐我净才是宴坐。只有这样坐,才能证入佛道。当时,我一句话都不能回答,只能默然无语。所以,我不够资格去他家问候!  

   

佛告大目犍連。汝行詣維摩詰問疾。目連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入毗耶離大城。于裏巷中為諸居士說法。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大目連。為白衣居士說法。不當如仁者所說。夫說法者當如法說。法無眾生離眾生垢故。法無有我離我垢故。法無壽命離生死故。法無有人前後際斷故。法常寂然滅諸相故。法離於相無所緣故。法無名字言語斷故。法無有說離覺觀故。法無形相如虛空故。法無戲論畢竟空故。法無我所離我所故。法無分別離諸識故。法無有比無相待故。法不屬因不在緣故。法同法性入諸法故。法隨於如無所隨故。法住實際諸邊不動故。法無動搖不依六塵故。法無去來常不住故。法順空隨無相應無作。法離好醜。法無增損。法無生滅。法無所歸。法過眼耳鼻舌身心。法無高下。法常住不動。法離一切觀行。唯大目連。法相如是豈可說乎。夫說法者無說無示。其聽法者無聞無得。譬如幻士為幻人說法當建是意而為說法。當了眾生根有利鈍。善於知見無所掛礙。以大悲心贊於大乘。念報佛恩不斷三寶。然後說法。維摩詰說是法時。八百居士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無此辯。是故不任詣彼問疾。】  

   

这时,佛对目犍连说,你可去其家中问候一下吧!  

目犍连对佛说,我担当不起这样的重任。因为,我在一处为 诸 居士说法。当时,维摩诘居士对我说,为在家人说法应如法说。怎样为如法说,既知实修,又明法理,再证法空。从世间说,有世间法与出世间法;从出世间说,法无世间相,是一法而没有二法。法是道,是功德,是可证不可求,是可得不可说。按此法理,法无众生相,法无我相,法无寿者相,法无人相,法无文字相,法无言说相,法无形相,言语道断,法性本空,不能用固定的物体固定住,不能用思维来衡量,不能用任何理念与之相比较,不依因缘而存在;世间诸法之间都有内在联系,内在联系的神秘是佛法入诸法,即佛法性身的妙用;法在自然界中,不因某一事物变化引起变化。既实际存在,又不能被破坏掉;既不依人的主观意志而转移,又不能用时间加以固定;似乎没什么作用,而世间一切功用又离不开;不能用好坏增损来衡量;既不知怎么产生的,又不知怎么消亡;既能作用于我们的身心,我们的身心对此又不能分出高低上下;既一切观行离不开,又离一切观行而存在。  

一些人听到这里,肯定会一头雾水。这个法怎么这么玄乎,到底如何从理念上去把握。这恐怕是哲学家和物理学家永恒的话题,永远无有止境,也永远说不清楚。从佛教的宇宙观说,整个银河系为一尊佛的佛国土,即娑婆世界。银河系与外星系为一真如法界,既有相同,又有区别。相同于法性,即佛性;区别于愿力,即佛度不同业力众生而形成的愿力。众生的业力不同,感召的世界不同。一佛国土是一尊法性身佛,与一尊报身佛,再与无量数化身佛的同一。佛的法性身为功用,佛的报身为享用,佛的化身为妙用。佛的法性为娑婆世界的安立明确了功用;报身佛既是娑婆世界的主宰,又是享用的报体;佛的化身在法性身范围内,实践着报身佛的愿力。维摩诘居士所说之法是佛功德成就的法性身之法,既为众生提供了生存空间,又为众生出离这个空间提供了可能;众生无法改变,众生又依赖流转。维摩诘居士为在家人说这样的法是让众生明白宇宙人生真相,众生要想解脱生死流转,就必须利用这个法则出世间。维摩诘居士说这样的法,是从另一个方面帮助佛教化他的弟子,圆满菩提行。即佛从正面引导,维摩诘居士从侧面辅助,共同度众生入佛知见;对佛、法、僧三宝一体有正知见,从而坚定众生出离三界之心。我们既感恩佛,为我们出离三界提供了空间和可能;又感恩佛来此世界演绎出离之法。众生颠倒愚迷不知,还在法的末端研究,迷恋为出离而设的迷魂五欲乐。  

维摩诘居士继续对目犍连说,法的存在与作用形式,岂是用语言表达的吗?说法的人要证得身空心空,说出法空实相;听法的人要明白,不要执著语言文字的得失。说法的人是有为,是无常相,要说出法的妙义实相来,让众生依真而行。同时,要能观察众生的根基如何,根基是过去世善行的基础,不是今世的学问;是往昔世所积功德,不是今世拥有财富。对根基好的人,说以大乘修行起步,再赞大乘法而发心。对根基差的人,要修行好小乘法,打牢基础,培育功德,以大悲心而报恩,再为众生说法。维摩诘居士说法时,八百居士发菩提心。所以,我不够资格去他家问候!  

这里是佛对说法的法师提出要求标准。自己若无证语,不知真空妙有的法相,不能观察听法人的根基,把法相流于语言文字相上,是误人正信、正行。一部《维摩诘所说经》,是诸佛境界,是一部《大方广佛华严经》的世间说,难闻难解。  

   

佛告大迦葉。汝行詣維摩詰問疾。迦葉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於貧裏而行乞。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大迦葉。有慈悲心而不能普。舍豪富從貧乞。迦葉。住平等法應次行乞食。為不食故應行乞食。為壞和合相故應取揣食。為不受故應受彼食。以空聚想入於聚落。所見色與盲等。所聞聲與響等。所嗅香與風等。所食味不分別。受諸觸如智證。知諸法如幻相無自性無他性。本自不然今則無滅。迦葉。若能不舍八邪入八解脫。以邪相入正法。以一食施一切。供養諸佛及眾賢聖。然後可食。如是食者非有煩惱非離煩惱。非入定意非起定意。非住世間非住涅槃。其有施者無大福無小福。不為益不為損。是為正入佛道不依聲聞。迦葉。若如是食為不空食人之施也。時我世尊。聞說是語得未曾有。即于一切菩薩深起敬心。複作是念。斯有家名辯才智慧乃能如是。其誰聞此不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從是來不復勸人以聲聞辟支佛行。是故不任詣彼問疾。】  

   

这时,佛对大迦叶说,你去其家中问候一下吧!  

大迦叶对佛说,我想起自己乞食的事,由于我怜悯穷人,乞食时专选贫困人家,绕过富人家,让穷人有种福田的机会。维摩诘居士见到我说,应该对穷富起平等的慈悲心,对众生施普通慈,不分贫富挨户去乞食。乞食的目的是坏假身相,不受三界之食。心里什么也不想,眼睛见而不见,耳朵听而不听,鼻子嗅而不嗅,舌食而无味,诸触而无触,不觉有自己的存在,也不觉有他人的存在。一切顺其自然,这样心里的烦恼就灭掉了。如果身心没有彻底放下,除掉邪见、邪思维、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而修行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的八种解脱之法,是身心有间杂,不纯净,是以邪身心相而修行正法。这样得到的一切供养,先供养佛或大菩萨后,自己才受用,可不减自己的福报,心里也无烦恼;供养人的福报也不损减,是行菩萨道的人如法而行。否则,是声闻人所行。没有证得空道的人,应该这样乞食。我听了这番话,深起敬心。心想我若也能这样说法,众生能不发菩提心吗?所以,我不够资格去他家里问候!  

这里,出家人接受供养应有平等心,不分别供养多少好坏等。起平等的慈悲心,既要给众生平等种福田的机会,又要如法接受供养。否则,西行路漫漫,负荷已不轻;再加几斤重,小心有深坑。  

   

 佛告須菩提。汝行詣維摩詰問疾。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入其舍從乞食。時維摩詰取我缽盛滿飯。謂我言。唯須菩提。若能于食等者諸法亦等。諸法等者於食亦等。如是行乞乃可取食。若須菩提。不斷淫怒癡亦不與俱。不壞於身而隨一相。不滅癡愛起於明脫。以五逆相而得解脫。亦不解不縛。不見四諦非不見諦。非得果非不得果。非凡夫非離凡夫法。非聖人非不聖人。雖成就一切法而離諸法相。乃可取食。若須菩提。不見佛不聞法。彼外道六師。富蘭那迦葉。末伽梨拘賒梨子。刪闍夜毗羅胝子。阿耆多翅舍欽婆羅。迦羅鳩馱迦旃延。尼犍陀若提子等。是汝之師因其出家。彼師所墮汝亦隨墮。乃可取食。若須菩提。入諸邪見不到彼岸。住於八難不得無難。同于煩惱離清淨法。汝得無諍三昧。一切眾生亦得是定。其施汝者不名福田。供養汝者墮三惡道。為與眾魔共一手作諸勞侶。汝與眾魔及諸塵勞等無有異。于一切眾生而有怨心。謗諸佛毀於法不入眾數。終不得滅度。汝若如是乃可取食。時我世尊。聞此語茫然不識是何言。不知以何答。便置缽欲出其舍。維摩詰言。唯須菩提取缽勿懼。于意雲何。如來所作化人。若以是事詰。寧有懼不。我言。不也。維摩詰言。一切諸法如幻化相。汝今不應有所懼也。所以者何。一切言說不離是相。至於智者不著文字故無所懼。何以故。文字性離無有文字。是則解脫。解脫相者則諸法也。維摩詰說是法時。二百天子得法眼淨。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这时,佛对须菩提说,你去其家中问候一下吧!  

须菩提说,我担当不起这样的重任。因为,我往昔到维摩诘居士家乞食,维摩诘居士亲自盛满钵饭后对我说,你如果是真持戒修行,不是混饭吃,不是混日子,就能对得起饭食,对得起诸法;对得起诸法,也就对得起饭食。只有这样修行于道,才能消化此饭食所携带的业力。如果你能现不断淫相,不断嗔痴相,又能离淫怒痴,又不让其毒性害其身;让现像与离相于一体,又示现欲爱,又能证得解脱;或像提婆达多一样,现五逆相,而证得解脱;既证得解脱,又现不解脱身,又不被烦恼束缚;只见行于道而度众生,不见生老病死,又知道所现之身有生老病死;随自性证入道果,又现不得道果之身,又不能说没有道果;又不能说是凡夫,又能离凡夫法;又不能说是圣人,又不能说不是圣人;虽然,所现之身具有诸法之相,又能离诸相,不被世间诸法相所染污。只有这样修行于道,才能消化掉此饭食所携带的业力。如果你能在不见佛、听不到佛法的情况下,现身随外道六师出家,或随外道六师堕于地狱,于外道或地狱中,能救度诸外道众生去掉我慢与邪知、邪见。只有这样修行于道,才能消化掉此饭食所携带的业力。如果你虽现僧像,去外道邪见之处乞食,却不能将它们度脱至智慧彼岸;去有各种各样灾难的人群处乞食,却不能度脱他们离开灾难;你吃了他们所供养的饭食,等于你也有烦恼,远离了清净法。只有你精勤修行,证得道果,救度供养你饭食的人,也能脱离生死苦海。这样你所现僧像,才不是名义上的福田,而是功德福田。否则,供养你饭食的人,都堕于三恶道中,或作了魔王眷属;你与这些三恶道众生或魔子魔民有什么两样吗?如果你不能救度众生,不能报众生饭食诸恩,还对众生善与不善生出差别念的怨心,等于在谤诸佛,毁掉诸佛之法,不能证入佛道,不能得大涅槃乐。只有这样修行于道,才能消化掉此饭食所携带的业力。当时,我听了这一番话,都茫然不知是什么法义,更不知怎么回答。只是托钵想走,维摩诘居士对我说,你心里不要畏惧。你想一想,佛如果示现人形像,听我维摩诘这么说能心里畏惧吗?我回答说,不能!维摩诘居士继续对我说,一切诸法都是辩证的,你不应该畏惧。因为一切诸法,都需要事物变化的现象表现出来。如果是有智慧的人,就不执著文字,而是领会其义;所以,就应该无所畏惧。何况证道解脱无文字相,文字表述的只是道的形式,法的符号。维摩诘居士说此法时,二百天王之子得明法清净。所以,我不够资格去他家里问候!  

这里,维摩诘居士所说的是诸佛和有化身成就的诸菩萨境界,从出世间法看世间法的实相。正所谓,食君一粒米,重如须弥山。吃了不修道,披毛戴角还。世间的一文钱、一粒米,都是众生之身力或以生命为代价的,是有业力的。诸佛菩萨接受众生的供养,能以神力化业力,众生舍业力得神力,能让善业增长,得善果报;所以,才是福田。如果受众生供养,不去修道,不能证道,不能用神力回报众生,就要用披毛戴角的身力回报众生。如果对身边的人,看谁都有意见,见谁都有过失,乃至众生都对不起你,老天也对你不公,这样的人,若是在家人是六道轮回;若是出家人,就等于在谤佛谤法,要堕地狱道的。因为,这样的心想行作,是与诸佛的菩萨道对立的、相违背的。不管你心里想没想谤佛谤法,而事实的效果确实如此。  

   

 佛告富樓那彌多羅尼子。汝行詣維摩詰問疾。富樓那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于大林中在一樹下。為諸新學比丘說法。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富樓那。先當入定觀此人心然後說法。無以穢食置於寶器。當知是比丘心之所念。無以琉璃同彼水精。汝不能知眾生根源。無得發起以小乘法。彼自無瘡勿傷之也。欲行大道莫示小徑。無以大海內于牛跡。無以日光等彼螢火。富樓那。此比丘久發大乘心。中忘此意。如何以小乘法而教導之。我觀小乘智慧微淺猶如盲人。不能分別一切眾生根之利鈍。時維摩詰即入三昧。令此比丘自識宿命。曾於五百佛所植眾德本。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時豁然還得本心。於是諸比丘稽首禮維摩詰足。時維摩詰因為說法。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復退轉。我念聲聞不觀人根不應說法。是故不任詣彼問疾。】  

   

这时,佛对富楼那说,你去其家中问候一下吧!  

富楼那说,我担当不起这样的重任。因为,我往昔在一片大树林中,为刚出家的比丘说法。维摩诘居士来此对我说,你应先入定观一下这些人的心,然后再为他们说法;不然的话,等于把污秽的食物安置于宝贵的器皿里。当你知道这些比丘心念所需时,再为其说法,等于用明澈的琉璃对比晶莹的水晶,相得益彰。你如果不能观知众生的根基和源头,会以小乘法而伤其大乘心,想走大道而误指小路;等于在大海里寻找牛走过的蹄迹,让日光与萤火相比。你知道吗?这些比丘虽然新出家为僧,却久已发大乘心,只是因入胎之迷暂时忘记而已。怎么能以小乘法而教大乘人呢!若用小乘法教大乘人,等于盲人不能辨别物相一样。维摩诘居士立刻就入三昧,在三昧中,用佛力让这些比丘自知过去世所发菩提心。这些比丘曾于五百尊佛那里修功累德,要报佛恩才又于今世出家为僧。这些比丘开悟后,稽首礼维摩诘居士。我听了维摩诘居士说法后,才达到不退转的菩提路。现在我才知道,声闻人不能观知人的大乘根基。所以,我不够资格去他家里问候!  

这里,法师说法一定要观察听法人的根基。听法的人是小乘根基,法师讲大乘法,如同小苗遇大雨。特别是现代,有些自命不凡的人,自认为是大乘心,而实际小乘的根基都不牢固,如同三岁顽童戏言要当科学家一样。如果为这样的人说大乘法,如雾里说山,云里说海,美好的愿望如同神话一样不能实现。如有人虽行于小乘,而根基早已成熟为大乘,再为其说小乘法,会误人正行。有位在家人要来见我,我于定中观察到他是空腹高心之人;连小乘法都不能行,只是东山寻捷径,西山找密法,能信佛法而不能行佛法,受了菩萨戒就认为自己是菩萨了。来见我后,我为其讲佛住世时,佛都要示现苦行六年才证道,佛的弟子至正法时代的人修行证道,都是从禅行开始都摄六根,用小乘法去修道,用大乘法去行道,才会有成就。用省下来的草鞋钱去做有功德的事,用省下来的时间去静坐念佛,待机缘成熟,相信诸佛菩萨不会误一个众生,必有善知识现前为你说法。如机缘不成熟,遇到善知识也会错过。你不识得他,他却识得你,绝不会把价值连城的珍宝交于老弱人之手保管。可是这人只问这部经这么说,那部经怎么又那么说,在文字相上转来转去。一说静坐,喊腿疼;一说静心先静身,说我朋友多静不下来;一说有证悟自利后再去弘法,说我现在就要行菩萨道。后来,这人还想见我,我让人转告他,修行人的时间贵如生命,实在没时间空谈佛理。还有一位闭关三年、夜不倒单近十年的禅师,想来见我,我于定中观察是声闻乘,暂时没有大乘的功德资粮,见我的机缘尚不成熟,只能告诉他以后再谈相见之事。这样的事例很多,我也省力气,他也不烦恼。有人会问,“不是广度众生吗?”我告诉你,对这样的人不见面才是真度他。  

   

佛告摩訶迦旃延。汝行詣維摩詰問疾。迦旃延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昔者佛為諸比丘略說法要。我即於後敷演其義。謂無常義苦義空義無我義寂滅義。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迦旃延。無以生滅心行說實相法。迦旃延。諸法畢竟不生不滅。是無常義。五受陰洞達空無所起。是苦義。諸法究竟無所有。是空義。於我無我而不二。是無我義。法本不然今則無滅。是寂滅義。說是法時彼諸比丘心得解脫。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这时,佛对迦旃延说,你去其家中问候一下吧!  

迦旃延说,我担当不起这样的重任。因为,我往昔听佛说法后,我也随声附和其义。佛说无常、空、苦、无我、寂灭义时,我对诸比丘也这么说。维摩诘居士来此对我说,没有人能以生灭的心行而说实相法,如你未证得生灭解脱的智慧而说实相法;既不能说出诸法实相,又不能说出诸法空相;诸法虽不生不灭,而世间看得见、摸得着、有形有色的一切物体,都在诸法中运动变化,处于生灭状态,不能永恒真常的存在,这才是无常义。人的色受想行识,既能观察无常力带来的烦恼,又要依赖色受想行识去生活而不能脱离烦恼,业力循环,往来六道,此死彼生,生又去死等,这才是苦义。而诸法性空,我性真智又于诸法无碍,这才是空义。通过修行假身之我,证知我性真我,真我解脱而不受三界诸法束缚,这才是法中无我之义。法本不生,也无法灭,利用法来修行,可逃离诸法的束缚;不能逃离的人,既可得到法带来的喜乐,又可得法的惩罚。佛可慈悲救度人,法则无情不饶人,这才是法的寂灭义。维摩诘居士说此法时,诸比丘心得解脱。所以,我不够资格去他家里问候!  

这里,法师讲法不要依文解义,照葫芦画瓢,要讲诸法实相。诸法实相既有世间法,又有出世间法。依文解义只说空相,不说实相,最后的了义佛在哪里,了义法在哪里,了义僧又在哪里。只有了义才知究竟,究竟就是诸法实相。有些法师只知文字上的了义,文字上的实相,讲法时只能猜着说,无法讲出全部真实的诸法实相。证悟到出世间诸法实相的人毕竟很少,很少的人中又很少出来讲法。因为,他们非常珍惜每分每秒的修行时间和受妙乐时间;而众生智慧不足,又很难接受实相法。所以,他们只带几个弟子,传授心法。能出离火宅一个是一个吧!  

   

佛告阿那律。汝行詣維摩詰問疾。阿那律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於一處經行。時有梵王名曰嚴淨。與萬梵俱放淨光明來詣我所。稽首作禮問我言。幾何阿那律天眼所見。我即答言。仁者。吾見此釋迦牟尼佛土三千大千世界。如觀掌中庵摩勒果。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阿那律。天眼所見為作相耶。無作相耶。假使作相則與外道五通等。若無作相即是無為不應有見。世尊。我時默然。彼諸梵聞其言得未曾有。即為作禮而問曰。世孰有真天眼者。維摩詰言。有佛世尊得真天眼。常在三昧悉見諸佛國不以二相。於是嚴淨梵王及其眷屬五百梵天。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禮維摩詰足已忽然不現。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这时,佛对阿那律说,你去其家中问候一下吧!  

阿那律说,我担当不起这样的重任。因为,我往昔在一处经过,行走过程中,大梵天王率领一万名大梵天众,施礼后对我说,你的天眼能看多远呢!我回答说,我观三千大千世界如观掌中果。当时,维摩诘居士对我说,你天眼所见,是见到诸相还是没见到诸相。若见到诸相,你与外道五通仙人有什么区别。若见诸相非相,性空无相,才是无为法,你的天眼第一还有见吗!我默然不能回答。大梵天王与天众听了这些话,向维摩诘居士施礼后说,世间有真正天眼的人吗?维摩诘居士回答说,世间唯有佛得真正的天眼,常于定中三昧见十方诸佛国土皆是清净相,不见世间相。大梵天王与五百眷属,听了维摩诘居士所说后,皆发菩提心。所以,我不够资格去他家里问候!  

这里,有人问“诸佛国土的清净相不也是相吗?怎么不舍弃呢?”三界之相是无常相,有想有相有烦恼,受业力牵引轮回,苦多乐少,少乐又不真常。而诸佛国土清净相则不同,一是真常无烦恼,二是无业常乐,三是成就佛道。  

   

佛告優波離。汝行詣維摩詰問疾。優波離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昔者有二比丘。犯律行以為恥。不敢問佛。來問我言。唯優波離。我等犯律誠以為恥。不敢問佛。願解疑悔得免斯咎。我即為其如法解說。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優波離。無重增此二比丘罪。當直除滅勿擾其心。所以者何。彼罪性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如佛所說。心垢故眾生垢。心淨故眾生淨。心亦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如其心然。罪垢亦然。諸法亦然。不出於如。如優波離。以心相得解脫時。寧有垢不。我言。不也。維摩詰言。一切眾生心相無垢亦複如是。唯優波離。妄想是垢無妄想是淨。顛倒是垢。無顛倒是淨。取我是垢。不取我是淨。優波離。一切法生滅不住。如幻如電諸法不相待。乃至一念不住。諸法皆妄見。如夢如炎如水中月如鏡中像以妄想生。其知此者是名奉律。其知此者是名善解。於是二比丘言。上智哉。是優波離所不能及。持律之上而不能說。我即答言。自舍如來未有聲聞及菩薩能制其樂說之辯。其智慧明達為若此也。時二比丘疑悔即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作是願言。令一切眾生皆得是辯。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这时,佛对优波离说,你去其家中问候一下吧!  

优波离说我担当不起这样的重任。因为,往昔有两位比丘犯戒后,自觉耻辱,不敢去佛那里请教。这二位比丘来到我这里说,我俩犯了戒律,心里疑悔,不知应该怎么做才如法。我便如法给予解说。当时,维摩诘居士对我说,你不要再给这二位比丘增加罪业,其心受到干扰,就应该直截了当给予除灭。怎么除灭呢,这二位比丘犯戒的罪业如众生的心里垢秽一样,如身能清净行,证入心空的境界,心离相解脱时,心里的垢秽和罪业还存在吗?我说,不会存在。维摩诘居士继续说,一切众生自性没有垢秽,而妄想是垢秽;颠倒知见是垢秽;如果心离妄想,就是清净行,心不再执著颠倒知见,就是清净行。众生身心一切想法作法不断变化,不能保持不变,如幻一样不真实,如电一样很快闪过。三界法则不会停在那里等待或静止,不让事物去变化。所以,众生的一切妄想和颠倒知见,如水中月,镜中花,月去花无时,水中之月,镜中之花还在吗?这二位比丘听了维摩诘居士的话说,真是有上等智慧之人,疑悔立刻消除,当即发菩提心。所以,我不够资格去他家里问候!  

这里的如法说,就是分析犯戒的缘因,及怎样破除掉缘因;犯戒的业报很重,等业报完后再继续修行;一般的情况是这样;所以,也是小乘法。而维摩诘居士所说的是一忏悔,二改正,三精修。又要把忏悔、改正、精修合为一体,缺一不可。心忏身悔既自心净,又让众生心净;改正即去掉犯戒的邪知见为护持禁戒;精进修行证入空道后,善业大于不善业,如太阳破晨霜,业自消失。现在有的人,只知在佛像前嘴上忏悔,不去改正,自然也精修不了。结果是,犯戒的业报是自然必报无疑。  

   

佛告羅睺羅。汝行詣維摩詰問疾。羅睺羅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昔時毗耶離諸長者子。來詣我所稽首作禮問我言。唯羅睺羅。汝佛之子。舍轉輪王位出家為道。其出家者有何等利。我即如法為說出家功德之利。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羅睺羅。不應說出家功德之利。所以者何。無利無功德是為出家。有為法者可說有利有功德。夫出家者為無為法。無為法中無利無功德。羅睺羅。出家者無彼無此亦無中間。離六十二見處於涅槃。智者所受聖所行處。降伏眾魔度五道。淨五眼得五力立五根。不惱於彼。離眾雜惡摧諸外道。超越假名出淤泥。無系著無我所。無所受無擾亂。內懷喜護彼意。隨禪定離眾過。若能如是是真出家。於是維摩詰語諸長者子。汝等於正法中宜共出家。所以者何。佛世難值。諸長者子言。居士。我聞佛言。父母不聽不得出家。維摩詰言。然汝等便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即出家。是即具足。爾時三十二長者子。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这时,佛对罗睺罗说,你去其家中问候一下吧!  

罗睺罗说,我担当不起这样的重托。因为,于往昔有很多长者子,施礼后问我,你是佛之子,若不出家将来可作转轮圣王,那出家修道有什么好处呢?我就如法说出家修道的功德。当时,维摩诘居士对我说,你不应该说出家修道有功德之利益。因为,真正的出家对己无利益、无功德。有利益、有功德是有为法;而出家修道是无为法,无利益,无功德。身出家的人,只是出俗家,入僧家,失此顾彼。而见佛性、出三界火宅之家的人,没有因为,更没有所以,远离三界诸见,处于常乐我净的大涅槃状态。这样的出家具足大智慧,所示现之处为圣行,破魔军,伏外道,以佛力度脱众生。这样的出家,是认清自我,战胜自我,超越自我,走出自我的淤泥。这样的出家是心念无所执著,找不到我的存在;心里没有善感受和恶感受,不受干扰;内心欢喜又外护众生的高兴,随时出入定中三昧;既不见世间过,又远离世间过。维摩诘居士对这些长者子说,你们幸遇正法住世,适应共同出家。因为,佛住世难值难遇。这些长者子对维摩诘居士说,我们听佛说,如果父母不同意出家,就不应该出家。维摩诘居士回答说,是这样。但是,在家人可身不出家而心出家,发菩提心,这样也具足出家,等于出家。听了维摩诘居士的话后,有三十二位长者子发菩提心。所以,我不够资格去他家里问候。  

这里,无利益、无功德的出三界火宅之家,是真功德、实利益。真功德是佛的智慧圆满,实利益是佛的福德圆满。放下身出家的执著相,身出家上无佛道可成,下无众生可度。即身不能成佛,身也不能度众生。是佛、法、愿、缘才能度众生。另外,在家人心出家,现在家像,行出家行,等于出家,照样可以出三界火宅之家,往生极乐世界成佛道。  

   

佛告阿難。汝行詣維摩詰問疾。阿難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昔時世尊身小有疾當用牛乳。我即持缽詣大婆羅門家門下立。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阿難。何為晨朝持缽住此。我言。居士。世尊身小有疾當用牛乳。故來至此。維摩詰言。止止阿難。莫作是語。如來身者金剛之體。諸惡已斷眾善普會。當有何疾當有何惱。默往阿難。勿謗如來。莫使異人聞此粗言。無令大威德諸天及他方淨土諸來菩薩得聞斯語。阿難。轉輪聖王以少福故尚得無病。豈況如來無量福會普勝者哉。行矣阿難。勿使我等受斯恥也。外道梵志若聞此語當作是念。何名為師。自疾不能救而能救諸疾。仁可密速去勿使人聞。當知阿難。諸如來身即是法身非思欲身。佛為世尊過於三界。佛身無漏諸漏已盡。佛身無為不墮諸數。如此之身當有何疾當有何惱。時我世尊實懷慚愧。得無近佛而謬聽耶。即聞空中聲曰。阿難。如居士言。但為佛出五濁惡世。現行斯法度脫眾生。行矣阿難。取乳勿慚。世尊。維摩詰智慧辯才為若此也。是故不任詣彼問疾。如是五百大弟子。各各向佛說其本緣。稱述維摩詰所言。皆曰不任詣彼問疾  

   

这时,佛对阿难说,你去其家中问候一下吧!  

阿难说,我担当不起这样的重任。因为,于往昔我误听佛体得了疾病,须用牛乳治疗。我持钵到一富户人家门前站立。当时,维摩诘居士对我说,大清早的你在此做什么呢?我回答说,佛身体得了疾病,须用牛乳治疗;所以,来此化缘。维摩诘居士说,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你千万不要这么说,佛身是金刚之体,诸恶业已经断除,众善普及众生,不会得什么疾病的,也不会有什么烦恼。你不要再说什么,赶快回去吧,不要在此谤佛!你说此粗言,如果让他方净土的菩萨听到,会有差别想。因为,转轮圣王少福德都身体无病,何况佛呢!你这么做,不是让我们因此蒙受耻辱吗!如果外道听到你这么说,他们会想,佛还为人天之师呢,自己有病都不能救治,还怎么能救度众生之病呢!你还是悄然回去吧!诸佛法身,不是平常人的身体,诸漏已尽,没有业报,能有什么病。我听了维摩诘居士的话,心里实在惭愧。此时,空中出音声说,你要听居士所说,佛已出五浊恶世,示现此法是为度脱众生。后来才知道,是我离佛远了一点,听差了话;所以,才闹出这样的笑话来。维摩诘居士的智慧辩才确实了不起。所以,我不够资格去他家里问候!佛的五百弟子都向佛表明,不够资格去维摩诘居士家里问候!  

佛住世时,佛与诸弟子都尊重在家人维摩诘居士。这些佛弟子们都听维摩诘居士说法受教,不见轻慢白衣说法种种。尔时今日,有的出家人见在家人讲佛经,说什么白衣讲法,戏笑如常,不屑一顾,可见末法时代一斑。我们不要被相所转,什么人不重要,他是谁也不重要,他讲得是不是佛法、是不是了义法才最重要!因为佛住世时说,依法不依人。所以,我们听的是佛法,不是白衣法。尊重的不是白衣之人,而是佛法,是自心佛性。  

   

維摩詰所說經菩薩品第四  

   

於是佛告彌勒菩薩。汝行詣維摩詰問疾。彌勒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為兜率天王及其眷屬。說不退轉地之行。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彌勒。世尊授仁者記一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用何生得受記乎。過去耶未來耶現在耶。若過去生過去生已滅。若未來生未來生未至。若現在生現在生無住。如佛所說。比丘汝今即時亦生亦老亦滅。若以無生得受記者。無生即是正位。於正位中亦無受記。亦無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雲何彌勒受一生記乎。為從如生得受記耶。為從如滅得受記耶。若以如生得受記者如無有生。若以如滅得受記者如無有滅。一切眾生皆如也。一切法亦如也。眾聖賢亦如也。至於彌勒亦如也。若彌勒得受記者。一切眾生亦應受記。所以者何。夫如者不二不異。若彌勒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一切眾生皆亦應得。所以者何。一切眾生即菩提相。若彌勒得滅度者。一切眾生亦應滅度。所以者何。諸佛知一切眾生畢竟寂滅即涅槃相不復更滅。是故彌勒。無以此法誘諸天子。實無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亦無退者。彌勒當令此諸天子舍于分別菩提之見。所以者何。菩提者。不可以身得。不可以心得。寂滅是菩提。滅諸相故。不觀是菩提離諸緣故。不行是菩提無憶念故。斷是菩提舍諸見故。離是菩提離諸妄想故。障是菩提障諸願故。不入是菩提無貪著故。順是菩提順於如故。住是菩提住法性故。至是菩提至實際故。不二是菩提離意法故。等是菩提等虛空故。無為是菩提無生住滅故。知是菩提了眾生心行故。不會是菩提諸入不會故。不合是菩提離煩惱習故。無處是菩提無形色故。假名是菩提名字空故。如化是菩提無取捨故。無亂是菩提常自靜故。善寂是菩提性清淨故。無取是菩提離攀緣故。無異是菩提諸法等故。無比是菩提無可喻故。微妙是菩提諸法難知故。世尊。維摩詰說是法時。二百天子得無生法忍。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这时,佛对弥勒菩萨说,你去维摩诘居士家中问候一下吧!  

弥勒菩萨说,我也不能担当如此重任。因为,回想起我于往昔时,为兜率天王及其眷属说如何修行,才能成就菩萨不退转地,即八地以上菩萨。当时,维摩诘居士对我说,佛为仁者授记,仁者一生当得成佛,为未来佛。那我问一问你,仁者的一生是过去生,未来生,还是现在生?如果是过去生,过去生已灭失,不复存在;如果是未来生,未来生还没有到,无法变为现实;如果是现在生,现在生还没有住世。你现在之身随着时间也生、也老、也死,如果你未生前,即无生之时为你授记,无生没有受者,那受记等于是个牌位。如果是个牌位,那也不存在受记或证道成佛。那你是怎么受一生记成佛呢?我再问你,无生不能受记,那是为你有生而受记,还是为你有灭而受记?如果为生灭受记,再如果没有生灭呢?如果是这样,为你授记和为众生授记不都一样了吗?一切贤圣都和你弥勒一样了吗?你得受记,众生也应得受记。你得成佛,众生也应得成佛。你得灭度,众生也应灭度。诸佛知道众生皆有佛性,也具有毕竟涅槃相,佛性不灭。诸天王眷属听了你说法后,都没有发菩提心,也没有退转心,只是保持现状。  

这里,维摩诘居士所说,诸佛是自性功德圆满证得,而不是从受记得。受记如同取得资格后的一张录取通知书。众生必须持戒修行,发菩提心,证得功德圆满的资格,才能得到诸佛授记。受记与功德圆满,是名实相符。为众生说法,要说修行功德之实,而不说受记之名。  

维摩诘居士继续说,仁者说法应让诸天王与眷属舍掉对菩提的分别心、差别见。因为,菩提是成佛的象征。所以,菩提不可以身得,不可以心得。因为,菩提之性即佛性,是寂净无诸相。所以,不能观相因缘是菩提;无想念与行作是菩提;断除烦恼邪见为菩提;离诸妄想是菩提;受愿力牵引是菩提;无贪求执著是菩提;顺出世间的自然是菩提;住于佛性是菩提;行至实际功德圆满是菩提;一真如佛性离意法是菩提;知众生心行是菩提;不受外部一切诸客尘所干扰是菩提;不与烦恼和合是菩提;无形无色又妙有处是菩提;空掉菩提之名是菩提;随愿力化生示现无取舍是菩提;自性清净无染是菩提;性善寂净是菩提;无攀缘求取是菩提;诸法无异是菩提;无有与之相比是菩提;诸法微妙、难知能知是菩提。维摩诘居士说此法时,二百天子得无生法忍。即诸法不再作用于心,心不随诸法而动。所以,我也不够资格去其家中问候!  

上一品是佛的弟子受维摩诘居士教化,这一品是诸菩萨受其教化。这里所说菩提不能用三界中所有想、相之法来衡量,只能去形容;十地菩萨尚不能清明见到。维摩诘居士所说菩提是诸佛境界。《妙法莲华经》是教化声闻弟子发菩提心之经,是开权显实,开近显远。而此经是教化菩萨菩提行之经,是以实见实,以远见远。有人问,“在此世界说菩提行有意义吗!此时世界有菩萨需要教化吗!”可以这么说,从佛住世至佛法灭度时,此世界始终有从初发心菩萨至十地菩萨无量数。示现于各道、各行、各业,只是凡夫不能知见。准确地说,佛法灭度时,此世界上还有十二万菩萨住世呢,何况是现在世。如果随便让人知道是菩萨,他就不是菩萨了。示现人道的菩萨有二怕,一怕众生攀缘,二怕众生诽谤。攀缘心向外求,诽谤则堕地狱。所以,他们老老实实持戒,老老实实修行,用真修实行的无声语言教化人,承传佛法教化人,平凡中教化人,谁若诽谤这样的菩萨行人,又不知忏悔,十方诸佛不会接引,只能等被诽谤的行人成佛时,才能得度。如果声闻人能信受此经,自知心量狭隘,才能发菩提心。  

   

佛告光嚴童子。汝行詣維摩詰問疾。光嚴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出毗耶離大城。時維摩詰方入城。我即為作禮而問言。居士從何所來。答我言。吾從道場來。我問道場者何所是。答曰。直心是道場無虛假故。發行是道場能辦事故。深心是道場增益功德故。菩提心是道場無錯謬故。佈施是道場不望報故。持戒是道場得願具故。忍辱是道場于諸眾生心無礙故。精進是道場不懈退故。禪定是道場心調柔故。智慧是道場現見諸法故。慈是道場等眾生故。悲是道場忍疲苦故。喜是道場悅樂法故。舍是道場憎愛斷故。神通是道場成就六通故。解脫是道場能背舍故。方便是道場教化眾生故。四攝是道場攝眾生故。多聞是道場如聞行故。伏心是道場正觀諸法故。三十七品是道場舍有為法故。諦是道場不誑世間故。緣起是道場無明乃至老死皆無盡故。諸煩惱是道場知如實故。眾生是道場知無我故。一切法是道場知諸法空故。降魔是道場不傾動故。三界是道場無所趣故。師子吼是道場無所畏故。力無畏不共法是道場無諸過故。三明是道場無餘礙故。一念知一切法是道場成就一切智故。如是善男子。菩薩若應諸波羅蜜教化眾生。諸有所作舉足下足。當知皆從道場來住於佛法矣。說是法時五百天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这时,佛对光严童子菩萨说,你去维摩诘居士家中问候一下吧!  

光严童子菩萨说,我也不能担当如此重任。因为,有一次我在大城中见到维摩诘居士,施稽首礼后打招呼说,居士从何而来?  

维摩诘居士回答说,我从道场来。  

我又问,道场在哪里?  

回答说,没有世间虚假的直心是道场;能发心办佛事又能行佛事是道场;能利益众生增加功德是道场;空无谬误的菩提心是道场;不求回报的布施是道场;欣喜自然的受持戒律是道场;对众生垢心无挂碍的忍辱是道场;身心不懈怠的精进是道场;心情调和柔软的禅定是道场;诸法空相的智慧是道场;怜悯众生的慈是道场;拔众生之苦的悲是道场;自忍身心疲劳辛苦是道场;自身禅乐法喜是道场;断舍憎爱的如法之心是道场;能成就佛的神通自在是道场;能逆世舍弃烦恼得生死解脱是道场;方便教化众生是道场;度众生,断烦恼,学佛法,成佛道,并统领众生是道场;多闻佛法和依教奉行是道场;用正法调伏众生之心是道场;舍弃有为法,行无为法是道场;世间众生出离途径的苦集灭道是道场;与众生的法缘不断而示现烦恼生死是道场;实知诸烦恼即是菩提行处是道场;诸法无我而度众生处是道场;知诸法空性又于一切法处示现是道场;自心不动和外魔不侵的降魔是道场;于三界六道中示现有相,广度众生处是道场;弘法利生的无所畏心是道场;成就佛力入世,又不染著诸法是道场;具足的戒定慧是道场;成就一切智,能遍知一切法是道场;教化众生的所说所作乃至抬足落足等都是从道场来。维摩诘居士说此法时,五百天人发菩提心。所以,我也不够资格去其家中问候。  

这里,所说道场是诸佛知见,是菩萨行道处。对我们来说,起心动念处是道场,家事、寺事、国事、天下事,处处在在是道场。道场是学道之场,弘道之场,修道之场,成道之场。  

   

【佛告持世菩薩。汝行詣維摩詰問疾。持世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住於靜室。時。魔波旬從萬二千天女。狀如帝釋鼓樂弦歌來詣我所。與其眷屬稽首我足。合掌恭敬於一面立。我意謂是帝釋。而語之言。善來憍屍迦。雖福應有不當自恣。當觀五欲無常以求善本。于身命財而修堅法。即語我言。正士。受是萬二千天女可備掃灑。我言。憍屍迦。無以此非法之物要我沙門釋子此非我宜。所言未訖時維摩詰來謂我言。非帝釋也。是為魔來嬈固汝耳。即語魔言。是諸女等可以與我。如我應受。魔即驚懼念。維摩詰將無惱我。欲隱形去而不能隱。盡其神力亦不得去。即聞空中聲曰。波旬。以女與之乃可得去。魔以畏故俯仰而與  

   

这时,佛对持世菩萨说,你去维摩诘居士家中问候一下吧!  

持世菩萨说,我也不能担当如此重任。因为,往昔我住在静室中,当时魔王波旬带领一万二千名天女,形像似玉帝,鼓乐弦歌来到我这里,稽首施礼后站在一面。我想一定是玉帝,便说,玉帝你虽然有福报,也应该有所节制,要知道五欲乐无常,修善才是福本,舍身命财而修行坚固佛法。  

魔王波旬说,正确的大士,我将这一万二千名天女供养给你,帮你扫地洒水吧!  

我说,玉帝,你不要以不如法之人污染我佛门弟子,你这么做不合时宜。这话还没有说完,维摩诘居士对我说,你看仔细了,他不是玉帝而是魔王,是来干扰你的耳根的。又对魔王说,这位佛门弟子不要的诸女子你就送给我吧,我全部接受。此时,魔王大惊,想要隐形离去,可是神力尽失走不了。空中出大声说,魔王你将这些女子留下,才可以放你走。魔王心里害怕,仰面对天答应将女子留下而不能去。  

   

【爾時維摩詰語諸女言。魔以汝等與我。今汝皆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即隨所應而為說法令發道意。複言。汝等已發道意。有法樂可以自娛。不應複樂五欲樂也。天女即問。何謂法樂。答言。樂常信佛。樂欲聽法。樂供養眾。樂離五欲。樂觀五陰如怨賊。樂觀四大如毒蛇。樂觀內入如空聚。樂隨護道意。樂饒益眾生。樂敬養師。樂廣行施。樂堅持戒。樂忍辱柔和。樂勤集善根。樂禪定不亂。樂離垢明慧。樂廣菩提心。樂降伏眾魔。樂斷諸煩惱。樂淨佛國土。樂成就相好故修諸功德。樂嚴道場。樂聞深法不畏。樂三脫門不樂非時。樂近同學。樂於非同學中心無恚礙。樂將護惡知識。樂親近善知識。樂心喜清淨。樂修無量道品之法。是為菩薩法樂。】  

   

维摩诘居士对诸女说,魔王已将你们送给我,今天你们都应该发菩提心。随即为她们说法,对佛法有所认识;修行佛法可有法乐为自娱乐,不要再执著五欲之乐。  

诸女子问什么是法乐?  

维摩诘居士回答说,乐在心中信仰佛;乐在心中想听法;乐在心中想供养众生;乐在心中离五欲;乐在心中能观想自身五蕴,如自劫家财的怨贼;乐在心中能观自身的组成常伴生老病死四大毒蛇;乐在心中自观诸感受空不能留住;乐在心中随善法护持自发道心;乐在心中愿意利益众生;乐在心中愿意供养恭敬师长;乐在心中愿意广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乐在心中发起广大的菩提心;乐在心中降伏内外诸魔;乐在心中无有烦恼;乐在心中求生清净佛净土;乐在心中求证相好庄严;乐在心中修诸功德;乐在心中见道场庄严;乐在心中听到难信难行之法不害怕;乐在心中贪嗔痴三解脱;乐在心中亲近同修;乐在心中同修都修行成就;乐在心中亲近善知识而又怜悯恶知识;乐在心中喜乐清净;乐在心中能修无量道法;这些是菩萨的法乐。  

   

【於是波旬告諸女言。我欲與汝俱還天宮。諸女言。以我等與此居士。有法樂我等甚樂。不復樂五欲樂也。魔言。居士可舍此女。一切所有施於彼者。是為菩薩。維摩詰言。我已舍矣。汝便將去。令一切眾生得法願具足。於是諸女問維摩詰。我等雲何止于魔宮。維摩詰言。諸姊有法門名無盡燈。汝等當學。無盡燈者。譬如一燈燃百千燈。冥者皆明。明終不盡。如是諸姊。夫一菩薩開導百千眾生。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於其道意亦不滅盡。隨所說法而自增益一切善法。是名無盡燈也。汝等雖住魔宮。以是無盡燈。令無數天子天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為報佛恩。亦大饒益一切眾生。爾時天女。頭面禮維摩詰足。隨魔還宮忽然不現。世尊。維摩詰有如是自在神力智慧辯才。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魔王听了维摩诘居士说法后,对诸女说,我想与你们一起共还天宫。  

诸女说,你已经将我们给了这位居士,我们现在已有法乐,非常快乐,再也不喜欢五欲之乐了。  

魔王又对维摩诘居士说,能不能让我带走一个女子,其余的都跟你修菩萨行去吧!  

维摩诘居士回答说,这些女子我一个也不留,你可以全部带走,让她们能得法修行我已经满足了。  

这些女子问维摩诘居士说,我们怎么还要回魔宫呢?  

维摩诘居士说,诸姊妹们,我教你们一个叫无尽灯的修行法门,要依法好好修行。这个法门如点亮一盏灯,灯灯相传永明不尽。等于一菩萨开导百千众生,百千众生又发菩提心而成就菩萨。诸菩萨再去教化众生,利益众生一切善法增长。你们虽住魔宫,也能教导无量天子天女发菩提心。这样做就是报佛恩,也能对一切众生有大利益。诸女向维摩诘居士施礼后,随魔王返还魔宫。所以,我也不够资格去其家中问候!  

魔王与其眷属也是众生,诸佛降伏魔军不只是用神力制伏,还要用法力让其信伏,心里高兴而放弃不善行。如世间善人用善行感化恶人,使其转变观念而放下恶行一样。用善行不能感化的恶人,再拿起法律武器将其制伏。  

   

佛告長者子善德。汝行詣維摩詰問疾。善德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自于父舍設大施會。供養一切沙門婆羅門及諸外道貧窮下賤孤獨乞人。期滿七日。時維摩詰來入會中。謂我言。長者子。夫大施會不當如汝所設。當為法施之會。何用是財施會為。我言。居士。何謂法施之會。答曰。法施會者。無前無後一時供養一切眾生。是名法施之會。曰何謂也。謂以菩提起於慈心。以救眾生。起大悲心。以持正法起於喜心。以攝智慧行於舍心。以攝慳貪起檀波羅蜜。以化犯戒起屍羅波羅蜜。以無我法起羼提波羅蜜。以離身心相起毗梨耶波羅蜜。以菩提相起禪波羅蜜。以一切智起般若波羅蜜。教化眾生而起於空。不舍有為法而起無相。示現受生而起無作。護持正法起方便力。以度眾生起四攝法。以敬事一切起除慢法。於身命財起三堅法。於六念中。起思念法。於六和敬起質直心。正行善法起於淨命。心淨歡喜起近賢聖。不憎惡人起調伏心。以出家法起於深心。以如說行起于多聞。以無諍法起空閒處。趣向佛慧起於宴坐。解眾生縛起修行地。以具相好及淨佛土起福德業。知一切眾生心念如應說法起于智業。知一切法不取不舍。入一相門起於慧業。斷一切煩惱一切障礙一切不善法起一切善業以得一切智慧一切善法。起于一切助佛道法。如是善男子。是為法施之會。若菩薩住是法施會者。為大施主。亦為一切世間福田。世尊。維摩詰說是法時。婆羅門眾中二百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这时,佛对善德居士说,你去维摩诘居士家中问候一下吧!  

善德居士说,我也不能担当如此重任。因为,往昔有次我在家中办大施法会。供养一切出家人、外道、贫困人及残疾人等。法会办到第七天时,维摩诘居士来到法会对我说,你要把财施法会办成法施法会。我说怎样做才能办成法施法会呢?  

维摩诘居士说,你要让来此法会的人,不分先后,同时受到供养才是法施法会。怎么做呢!行菩萨道的人,要以慈心救众生,以悲心度众生。让众生有护持正法的欢喜心,有舍弃烦恼的智慧心,有舍弃悭贪的布施心,有不犯戒的持戒心,有空无我的忍辱心,有放舍身体的精进心,有明心见性的禅定心,有无一切烦恼的智慧心。行菩萨道的人,要教化众生修行空道,证得出世间的无为法而不舍有为法,又以无相心去示现受生,自觉的护持正法,以方便力让众生誓愿断烦恼,誓愿学佛法,誓愿修诸法,誓愿成佛道;于一切众生生起尊敬心,去除心中的我慢,以正身、正命、正财和正确的思想,和上下、左右、前后的人搞好关系,用纯正朴素的心态,正行善法,让人生全过程中清净,让欢喜的心像圣贤之人一样,用慈悲德行去教化恶人而不是憎恨恶人,有深思熟虑之心去行无为法;听闻佛法后依教奉行而不是争论不休;于清净处以有为法破有为而证得出世间的智慧,往生佛净土。在佛净土得菩萨相,修福德善业,具有菩萨的神通自在,以智慧化现十方随应说法,不去不舍又不执著于诸法相。断一切烦恼、障碍、不善法,得一切智慧、善法、善业,直至证入佛道。这样的法施法会是行菩萨道,是大施主,是一切世间福田。维摩诘居士说此法时,外道中有二百人发菩提心。   

   

【我時心得清淨歎未曾有。稽首禮維摩詰足。即解瓔珞價直百千。以上之。不肯取。我言居士。願必納受隨意所與。維摩詰乃受瓔珞分作二分。持一分施此會中一最下乞人。持一分奉彼難勝如來。一切眾會皆見光明國土難勝如來。又見珠瓔在彼佛上變成四柱寶台四面嚴飾不相障蔽。時維摩詰。現神變已作是言。若施主等心施一最下乞人。猶如如來福田之相無所分別。等於大悲不求果報。是則名曰具足法施。城中一最下乞人。見是神力聞其所說。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故我不任詣彼問疾。如是諸菩薩各各向佛說其本緣。稱述維摩詰所言。皆曰不任詣彼問疾。】  

   

善德居士说,我心里也得清净快乐,感觉从未听过这样说法。施礼后我将价值千金的璎珞供养维摩诘居士。可是他不肯接受,我说不接受不行。他接受后分作两份,一份布施给财施会中的行乞之人,另一份供养给他方国土的难胜如来。财施会中大众都见到光明的佛国土,又见到难胜如来将此璎珞化作四座宝台。维摩诘居士现此神变以后说,如果施主用平等心布施最下等的行乞之人,等于种佛福田,与供养佛没什么区别,是不求果报的大悲心。城中这样最下等的行乞之人听了维摩诘居士说法后,都发菩提心。所以,我也不够资格去其家中问候!  

佛的弟子中四众具足,最后一位代表在家人。维摩诘居士虽现居士身,却能教化诸菩萨和四众弟子。这里的关键是不要以相取人,以相取法,以相取智。另外法施是菩萨行。这种菩萨行是以身命财为代价,不求果报。还有菩萨行人,先种悲田后种福田。悲田与福田的平等心是真功德。  

   

文殊師利問疾品第五  

   

爾時佛告文殊師利。汝行詣維摩詰問疾。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彼上人者難為詶對。深達實相善說法要。辯才無滯智慧無礙。一切菩薩法式悉知。諸佛秘藏無不得入降伏眾魔遊戲神通。其慧方便皆已得度。雖然當承佛聖旨詣彼問疾。於是眾中諸菩薩大弟子釋梵四天王等咸作是念。今二大士文殊師利維摩詰共談。必說妙法。即時八千菩薩五百聲聞。百千天人皆欲隨從。於是文殊師利與諸菩薩大弟子眾及諸天人恭敬圍繞入毗耶離大城。】  

   

这时,佛对文殊师利菩萨说,你去维摩诘居士家中问候一下病情吧!  

文殊师利菩萨对佛说,这位维摩诘上人,很少有人能与之对等交流诸佛知见(菩萨之间的称谓是仁者,证佛位菩萨之间称谓是上人)。这位上人具足智慧,知世间与出世间诸法实相,善于说世间与出世间诸法的最高境界,说法圆满而大道从简;智慧圆融而又没有什么难题可以障碍;对一切菩萨度众生的所行方式都彻底明白;对诸佛说法隐藏在语言文字后面的密藏和如虚空一样的佛性密藏,都能明了、明见、明知;早已证佛果而降伏魔众;具有佛的神通自在力,并以大方便力,度脱有缘众生。今天,我应该承担佛旨,去问候这位上人的病情。  

于是,诸菩萨和佛的诸弟子及诸天王等都在想,文殊师利和维摩诘这二位大菩萨相互交谈,一定能说妙法;我们也愿随去听一听。文殊师利菩萨向佛请辞后,在八千菩萨、五百佛弟子、百千天王等恭敬护拥下,启程去问候维摩诘居士。  

   

爾時長者維摩詰心念。今文殊師利與大眾俱來。即以神力空其室內。除去所有及諸侍者。唯置一床以疾而臥。文殊師利既入其舍。見其室空無諸所有獨寢一床。時維摩詰言。善來文殊師利。不來相而來。不見相而見。】  

   

这时,维摩诘居士已知文殊师利菩萨与大众共同来家中问候!立即以超出人身体和思维想象的神通妙力,使其舍宅焕然一新,搬走室内所有家具;并让所有侍奉的人都离去,只留一床示疾而卧。见文殊师利菩萨与大众来到室内,便打招呼说,您好文殊师利;您报身百福庄严的形像没有来这里而您的无相化身又来到这里;虽然是无相化身,我们却能相见。  

   

文殊師利言。如是居士。若來已更不來。若去已更不去。所以者何。來者無所從來去者無所至所可見者更不可見。且置是事。居士。是疾寧可忍不。療治有損不至增乎。世尊殷勤致問無量。居士。是疾何所因起。其生久如。當雲何滅  

   

文殊师利菩萨说,维摩诘居士您说的很对,是这样的。我无相化身来到这里,而真正报身的我根本就没来,在那里无来无去而如如不动!因为,来到这里的我是无相化身,是出世间我性智慧随顺世间法的一种示现。所以,无所谓来,也无所谓到哪里去。现在,为度众生要示现让众生有可见到的幻化像,而又有众生根本见不到的实相。我们暂时先不谈这些事,还是先问候您得的是什么病,病苦能忍受住吗,治疗的效果怎么样,是不是见好转?佛很关心您的病情,让我代佛向您表示慰问。同时,了解一下病因,病多长时间了,如何才能痊愈?  

   

【維摩詰言。從癡有愛則我病生。以一切眾生病是故我病。若一切眾生病滅則我病滅。所以者何。菩薩為眾生故入生死。有生死則有病。若眾生得離病者。則菩薩無複病。譬如長者唯有一子其子得病父母亦病。若子病癒父母亦愈。菩薩如是。于諸眾生愛之若子。眾生病則菩薩病。眾生病癒菩薩亦愈。又言。是疾何所因起。菩薩病者以大悲起。】  

维摩诘居士说,我的病因,是由于愚痴没有智慧而生贪爱。因为一切众生有病都是这个病因,一切众生有病就是我的病。如果一切众生无病,我的病就得以痊愈。菩萨为了度众生示现众生入世间,又要示现众生的生死;示现生死就要示现有病。如果众生能脱离烦恼之病,菩萨也就不需再示现有烦恼之病的众生。菩萨与众生的关系,如同子女有病在身,父母也随着有病在心;子女身病痊愈,父母心病也无一样。菩萨慈于众生,如父母爱于一子想;拔出众生烦恼病苦之根的大悲心,是菩萨示现有病的病根。  

   

【文殊師利言。居士。此室何以空無侍者。維摩詰言。諸佛國土亦複皆空。又問。以何為空。答曰。以空空。又問。空何用空。答曰。以無分別空故空。又問。空可分別耶。答曰。分別亦空。又問。空當于何求。答曰。當於六十二見中求。又問。六十二見當于何求。答曰。當于諸佛解脫中求。又問。諸佛解脫當于何求。答曰。當于一切眾生心行中求。又仁所問何無侍者。一切眾魔及諸外道皆吾侍也。所以者何。眾魔者樂生死。菩薩于生死而不舍。外道者樂諸見。菩薩于諸見而不動  

   

文殊师利菩萨说,您这室内怎么没有侍奉的人呢?  

维摩诘居士回答说,菩萨住佛国土,观三界诸有相皆空,心与行无挂碍,不也是这样吗!  

又问,菩萨以什么为空?  

回答说,以空空为空。即菩萨空中皆空,皆空中有佛性妙有。  

又问,空怎么还需要空?  

回答说,菩萨见知自有佛性而不去分别是空。声闻缘觉证知空空,不知妙有而有分别,惟空空是大道而不出三界。  

又问,空还可以分别吗?  

回答说,菩萨见知佛性如虚空,是自性真如。所以,有分别的见知也是空。  

又问,怎么修行才能证得空?  

回答说,从持戒修行苦集灭道,灭除三界诸见知,才能证得空。  

又问,怎样才能灭除三界诸见知?  

回答说,发菩提心,修六度万行,解脱生死烦恼证得佛道。  

又问,怎样才能证得佛道?  

回答说,出离于众生,又有愿力救度众生;让众生也得出离,才能圆满菩萨道,证得佛道。  

刚才,您问我怎么没有侍奉的人。我告诉您,一切众魔和诸外道都是侍奉我的人。因为,众魔喜乐于生死;而菩萨虽离生死又不舍生死,常与众魔相伴,众魔又常与相随。诸外道喜乐于邪知邪见,以我慢为先;而菩萨无慢心,于众生生平等心、慈悲心,诸邪知邪见常相随而心不动。  

   

【文殊師利言。居士所疾。為何等相。維摩詰言。我病無形不可見。又問。此病身合耶心合耶。答曰。非身合身相離故。亦非心合心如幻故。又問。地大水大火大風大。于此四大何大之病。答曰。是病非地大亦不離地大。水火風大亦複如是。而眾生病從四大起。以其有病是故我病。】  

   

文殊师利菩萨说,您的病有哪些症状?  

维摩诘居士回答说,我的病无形,也见不到什么症状;是菩萨因地修行的愿力,愿力是无相的。所以,无形可见。  

又问,是身体不舒服呢,还是心里不舒服呢?  

回答说,不是身心不舒服,是心与身相离,心如幻不真;身无常,也不与如幻化的心相合在一起。  

又问,是骨、肉、血、呼吸的哪部分不舒服?  

回答说,我的病不在这四大部分,又没有离开这四大部分。因为,众生的病从这四大部分而起。所以,我的病也没有离开这四大部分。  

   

【爾時文殊師利問維摩詰言。菩薩應雲何慰喻有疾菩薩。維摩詰言。說身無常不說厭離於身。說身有苦不說樂於涅槃。說身無我而說教導眾生。說身空寂不說畢竟寂滅。說悔先罪而不說入。於過去。以己之疾湣於彼疾。當識宿世無數劫苦。當念饒益一切眾生憶所修福。念於淨命。勿生憂惱常起精進。當作醫王療治眾病。菩薩應如是慰喻有疾菩薩令其歡喜。】  

   

文殊师利菩萨说,菩萨应该怎样去慰问身体有疾病的菩萨呢?  

维摩诘居士回答说,菩萨知示现身无常,也说身无常,但不说讨厌示现身。因为脱离众生身相,不能度众生。菩萨也说身有苦,不说永在涅槃乐而不来度众生。因为,菩萨修苦乐法,在众生那里是苦,在菩萨心里是乐。声闻修生灭法,灭苦乐生。众生是在生灭法中,烦恼生死不息。菩萨也说身空、心空等法中无我,这是真实而不是卖弄炫耀,为了教导众生自己去持戒修行,证得性我解脱于三界诸法。菩萨也说性空,彼岸智慧无极限;但性我要践行因地愿力,报佛恩与众生恩,不做自了汉,不说毕竟寂灭,还妙有续慧命,自利利他。菩萨也说忏悔往昔诸恶业罪,说自受恶业果报轮回过程,这是以身示教:告诉众生回头看,生死是苦;往前看,烦恼无尽是忧;往左看,谁都比我强是嫉;往右看,谁都不如我是慢;往上看,我不如佛神通自在是空;往下看,我志凌云而双脚留地是恨唯有当下一念清净心是福,一念清净觉是慧;而不去执著过去世声色犬马的习气,也不说把过去世的恩怨情仇种子保存下来。因为,菩萨已了诸恶业,已无恶业报;所以,为度众生,说示现余业报而已。同时,名义上自己示现有病,实际是悯众生的烦恼生死病而施法药。菩萨既自知过去无量劫为利益一切众生而修苦行,广修清净命业,广种无量福田,又心无忧恼,精进于菩提行。菩萨应该用这样的清净菩提行来慰问身体示现有病的菩萨,这样才能让菩萨得到安慰,心里欢喜。  

   

文殊師利言。居士。有疾菩薩雲何調伏其心。維摩詰言。有疾菩薩應作是念。今我此病皆從前世妄想顛倒諸煩惱生。無有實法誰受病者。所以者何。四大合故假名為身。四大無主身亦無我。又此病起皆由著我。是故于我不應生著。既知病本即除我想及眾生想。當起法想。應作是念。但以眾法合成此身。起唯法起滅唯法滅。又此法者各不相知。起時不言我起。滅時不言我滅。彼有疾菩薩為滅法想。當作是念。此法想者亦是顛倒。顛倒者是即大患。我應離之。雲何為離。離我我所。雲何離我我所。謂離二法。雲何離二法。謂不念內外諸法行於平等。雲何平等。為我等涅槃等。所以者何。我及涅槃此二皆空。以何為空。但以名字故空。如此二法無決定性。得是平等無有餘病。唯有空病空病亦空。是有疾菩薩以無所受而受諸受。未具佛法亦不滅受而取證也。設身有苦念惡趣眾生起大悲心。我既調伏亦當調伏一切眾生。但除其病而不除法。為斷病本而教導之。何謂病本。謂有攀緣。從有攀緣則為病本。何所攀緣謂之三界。雲何斷攀緣以無所得。若無所得則無攀緣。何謂無所得。謂離二見。何謂二見。謂內見外見是無所得。】  

    

文殊师利菩萨说,示现身体有病的菩萨怎样调节自己的心态呢?  

维摩诘居士回答说,这样的菩萨就要像演戏一样,演员就得演啥像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才能达到观众自我受教的目的。菩萨要当好演员,就要随顺世间,在众生的心目中就是普通的一员。怎么自我调节心态呢!我的病是从想颠倒、心颠倒、见颠倒、行颠倒的烦恼而得,虽然身体无常,还执著为常,以假名之身我,造作无量恶业,这是生死烦恼之病的病根。既然知道病根,怎么对症治疗呢!是父母因和合与自我业缘的诸法和合,才有我身和合之相。诸法因缘的生起与灭失又各不相知相代,唯有造业自作自受,自负因果。光有这样想法还不够,还要想怎样行作才能脱离这样的业缘诸法。一是想脱离身我诸业烦恼;二是想脱离三界诸法则的束缚和惩罚。有这样的想法以后,就要依佛法修戒定慧。证空相智慧后可以脱离身我诸业烦恼;如果再发菩提心破空才可以往生极乐世界,再脱离三界诸法则的束缚和惩罚。这时,又对往昔世与自己有缘的无量众生生起大悲心。我现在逃离了三界火宅,还要想办法去三界火宅中救度昔日的父母、兄弟、亲友等也能逃离三界火宅。这样才能治疗病根。三界火宅是众生烦恼之火,火势太猛,不能一下子扑灭,只能救度一个是一个,救度一千是一千。菩萨救度众生不是来求众生,而是传授自救方法教其自救。示现身体有病的菩萨就这样调节心态。这样的调节心态,是菩萨调节自心,自己虽断生老病死诸苦,还要示现生老病死诸苦,救度众生也脱离生老病死诸苦,这就是菩萨智慧的标志。否则,只能是战胜怨贼的勇夫,是声闻缘觉,不能称是菩萨。  

   

【文殊師利。是為有疾菩薩調伏其心。為斷老病死苦是菩薩菩提。若不如是己所修治為無慧利。譬如勝怨乃可為勇。如是兼除老病死者菩薩之謂也。彼有疾菩薩應複作是念。如我此病非真非有。眾生病亦非真非有。作是觀時。于諸眾生若起愛見大悲。即應舍離。所以者何。菩薩斷除客塵煩惱而起大悲。愛見悲者則於生死有疲厭心。若能離此無有疲厭。在在所生不為愛見之所覆也。所生無縛能為眾生說法解縛。如佛所說。若自有縛能解彼縛無有是處。若自無縛。能解彼縛斯有是處。是故菩薩不應起縛。何謂縛何謂解。貪著禪味是菩薩縛。以方便生是菩薩解。又無方便慧縛。有方便慧解。無慧方便縛。有慧方便解。何謂無方便慧縛。謂菩薩以愛見心。莊嚴佛土成就眾生。于空無相無作法中而自調伏。是名無方便慧縛。何謂有方便慧解。謂不以愛見心莊嚴佛土成就眾生。于空無相無作法中。以自調伏而不疲厭。是名有方便慧解。何謂無慧方便縛。謂菩薩住貪欲嗔恚邪見等諸煩惱。而植眾德本。是名無慧方便縛。何謂有慧方便解。謂離諸貪欲嗔恚邪見等諸煩惱。而植眾德本。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名有慧方便解。】  

   

再有,调节心态还要想,演员演戏中人的病有苦像、苦名,不是真实有而是幻有。而众生的烦恼生死之病是真实有;从个体无常相上说,又不是真实有。如世间说,久病缠身又苦不堪言的人死了,是享福去了等。而从出世间说,今日修道,明日成道,诸烦恼苦又在哪里呢!这么想后,即生法忍,舍离身心爱见,有坚定心逃离生死。逃离生死后,立下宏深誓愿,性慧真我永远不再为身心爱见的无明烦恼所欺骗和束缚。还要将解除束缚的方法,让有缘众生都知道而去自救。菩萨在示范解除束缚方法的过程中,身中禅乐,法喜充满。虽身在娑婆,却享受到极乐的待遇。但是,不应有执著心。还要以方便的智慧,善巧的方法去弘法利生。既能让众生了知,又能让众生成就上报诸恩,下济诸苦,发菩提心,庄严自性佛净土。这里的方便智慧是修定证空,身心清净,空无相无想。这里的善巧方法是于贪欲、嗔恚、邪见等烦恼的地方,圆满自性真我的菩提功德;再将功德回向无上正等正觉。示现身体有病的菩萨,还应该这样观诸法。  

   

【文殊師利。彼有疾菩薩應如是觀諸法。又複觀身無常苦空非我。是名為慧。雖身有疾常在生死。饒益一切而不厭倦。是名方便。又複觀身身不離病病不離身。是病是身非新非故。是名為慧。設身有疾而不永滅。是名方便。文殊師利。有疾菩薩應如是調伏其心不住其中。亦複不住不調伏心。所以者何。若住不調伏心是愚人法。若住調伏心是聲聞法。是故菩薩不當住于調伏不調伏心。離此二法是菩薩行。在於生死不為汙行。住於涅槃不永滅度。是菩薩行。非凡夫行非賢聖行。是菩薩行。非垢行非淨行。是菩薩行。雖過魔行。而現降眾魔。是菩薩行。求一切智無非時求。是菩薩行。雖觀諸法不生而不入正位。是菩薩行。雖觀十二緣起而入諸邪見。是菩薩行。雖攝一切眾生而不愛著。是菩薩行。雖樂遠離而不依身心盡。是菩薩行。雖行三界而不壞法性。是菩薩行。雖行於空而植眾德本。是菩薩行。雖行無相而度眾生。是菩薩行。雖行無作而現受身。是菩薩行。雖行無起而起一切善行。是菩薩行。雖行六波羅蜜而遍知眾生心心數法。是菩薩行。雖行六通而不盡漏。是菩薩行。雖行四無量心而不貪著生於梵世。是菩薩行。雖行禪定解脫三昧而不隨禪生。是菩薩行。雖行四念處而不永離身受心法。是菩薩行。雖行四正勤而不捨身心精進。是菩薩行。雖行四如意足而得自在神通。是菩薩行。雖行五根而分別眾生諸根利鈍。是菩薩行。雖行五力而樂求佛十力。是菩薩行。雖行七覺分而分別佛之智慧。是菩薩行。雖行八聖道而樂行無量佛道。是菩薩行。雖行止觀助道之法而不畢竟墮於寂滅。是菩薩行。雖行諸法不生不滅而以相好莊嚴其身。是菩薩行。雖現聲聞辟支佛威儀而不舍佛法。是菩薩行。雖隨諸法究竟淨相而隨所應為現其身。是菩薩行。雖觀諸佛國土永寂如空而現種種清淨佛土。是菩薩行。雖得佛道轉於法輪入於涅槃而不舍于菩薩之道。是菩薩行。說是語時文殊師利所將大眾。其中八千天子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再有,这样观诸法后知,演员演戏中人物今天可演这位,明天又去演那位;演人物的苦不是演员真苦;演员所演人物也不是真我。按照这个道理,演员艺术表演的生离死别等故事情节,目的都是让观众得到欢欣利益。而演员不疲倦的表演是方便,演员的表演艺术是智慧。菩萨这样调节心态,既是调伏自心,又不能固定自心而不调伏自心。固定自心而不调伏自心,是愚痴人的作法;如固定的去调伏自心是声闻人的作法。菩萨行人要固定调伏自心,又不固定调伏自心;又能于空无相无想中,不见、不知、不觉调伏与不调伏。菩萨行人这么做,既离凡夫相,又离声闻的贤圣相;既没有污垢,又不是纯净;既早已破魔,又示现破魔;既求一切智慧,又早证得一切智慧;既观诸法不生,又不停留在生与不生之间的正位不动;既观缘起是空,又示现入诸邪见的众生中;既智慧超过一切众生,又不执著众生的喜爱;既乐报在佛净土,又依愿力来娑婆;既往来于三界,又不增减自我法性;既妙有行于空法,又能绍隆佛种;既无相而行于三界,又能广度众生出三界;既法性无所造作,又示现造作之身;既无有善行的开始,又行作一切是善;既行六度万行,又知众生各有各的因缘想法;既随法现五眼六通的自在,又示现有为不得漏尽的众生;既行于四无量心,又不贪著大梵天之乐;既行于禅定解脱三昧,又不住于定中;既身心行于四念处,又身心随顺世间之法;既身心行于四正勤,又不舍弃世间的身心精进;既行于世间的四如意足,又早已证得出世间的神足通;既自身行于五根,又观察众生的根基利钝;既身心行于三十七道品,又离三十七道品而求无上菩提;既示现声闻缘觉身,又不舍菩提行;既证佛道、转法、入大涅槃,又不舍菩萨行等,这就是菩萨行人的调节心态。听闻维摩诘居士这样说法后,随文殊师利菩萨所去的大众,都发菩提心。  

这里的名词,在其它经中讲过,诸位也听过。所以,这里不讲。  

   

維摩詰所說經不思議品第六  

   

爾時舍利弗。見此室中無有床座。作是念。斯諸菩薩大弟子眾當于何坐。長者維摩詰知其意。語舍利弗言。雲何仁者。為法來耶求床座耶。舍利弗言。我為法來非為床座。】    

   

这时,舍利弗见此室中无有座位而心里想,我们这些随文殊师利菩萨一起来的大众应该坐在哪里呢!  

维摩诘居士知舍利弗所想,便对舍利弗说,仁者是为听闻说法而来这里还是为座位来到这里呀?  

舍利弗回答说,我是为听闻您说法而来,不是为座位而来!  

   

【維摩詰言。唯舍利弗。夫求法者不貪軀命。何況床座。夫求法者。非有色受想行識之求。非有界入之求。非有欲色無色之求。唯舍利弗。夫求法者。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眾求。夫求法者。無見苦求無斷集求。無造盡證修道之求。所以者何。法無戲論。若言我當見苦斷集證滅修道。是則戲論非求法也。唯舍利弗。法名寂滅。若行生滅是求生滅非求法也。法名無染。若染於法乃至涅槃。是則染著非求法也。法無行處。若行於法是則行處非求法也。法無取捨。若取捨法是則取捨非求法也。法無處所。若著處所。是則著處非求法也。法名無相。若隨相識是則求相非求法也。法不可住。若住於法是則住法非求法也。法不可見聞覺知。若行見聞覺知。是則見聞覺知非求法也。法名無為。若行有為是求有為非求法也。是故舍利弗。若求法者。于一切法應無所求。說是語時。五百天子于諸法中得法眼淨。】  

   

维摩诘居士对舍利弗说,凡是以至诚心求法的人,不会贪著自己的躯体身命,何况座位呢!凡是以至诚心求法的人,要有无我的心态来求法,不应有色受想行识假我之相;要有无求而求的自愿自觉心来求法,不应有于三界有求有得的假有之想;要有无得而得的平常心来求法,不应有心里想听法欲望的满足和得到有形财物的满足之感;凡是以至诚心求法的人,要专一其心的向内求,让自心发生变化;不要心外求法,执著于向佛求、向法求、向众生求;最后佛法通过心法而达到性我解脱的目的。凡是以至诚心求法的人,要郑重而不能戏论,知实相后直奔目的而不是半途而废;只为自利不为利他为戏论,修苦集灭道而不发菩提心为半途而废。因为,出世间法源于世间,世间法是相对的,求生则有灭,求灭又有生;出世间法没有染著;如果对出世间法有相有想就是有染著;出世间法是无为,无须行作,有行作之法是有为;出世间法是不增不减,世间法是有取有舍;出世间法是宇宙普遍规律,不是哪一佛国土独有的;出世间法无相可求,性我真空;出世间法不能固定不变,如果固定不变就没有菩萨乘愿再来之事;出世间法不能用世间的见闻觉知感知到,是证悟知或自性觉知;出世间法是无为觉者与无为法的相统一,世间有为众生修持有为法成为觉者才能入无为法。有这样的至诚心,为求法的人;否则,不是真正求法的人。维摩诘居士说此法时,五百天子知道什么是清净法,怎么求得清净法。  

     

爾時長者維摩詰問文殊師利。仁者。游于無量千萬億阿僧祇國。何等佛土有好上妙功德成就師子之座。文殊師利言。居士。東方度三十六恒河沙國有世界。名須彌相。其佛號須彌燈王。今現在。彼佛身長八萬四千由旬。其師子座高八萬四千由旬嚴飾第一。於是長者維摩詰。現神通力。即時彼佛遣三萬二千師子座高廣嚴淨。來入維摩詰室。諸菩薩大弟子釋梵四天王等昔所未見。其室廣博悉皆包容三萬二千師子座。無所妨礙。于毗耶離城及閻浮提四天下。亦不迫迮。悉見如故。爾時維摩詰語文殊師利。就師子座。與諸菩薩上人俱坐。當自立身如彼座像。其得神通菩薩即自變形。為四萬二千由旬坐師子座。諸新發意菩薩及大弟子皆不能升。爾時維摩詰語舍利弗。就師子座。舍利弗言。居士。此座高廣吾不能升。維摩詰言。唯舍利弗。為須彌燈王如來作禮乃可得坐。於是新發意菩薩及大弟子。即為須彌燈王如來作禮。便得坐師子座     

   

 这时,维摩诘居士说,文殊师利菩萨游于无量佛国土,知道哪尊佛国土有上好上妙功德所成就的座位?  

文殊师利菩萨说,东方须弥相世界,须弥灯王佛那里有样式和装饰都第一的座位,看着高大又坐着舒服。  

维摩诘居士即现神通力,须弥灯王佛即让使者送来三万二千大座位放入室内。随文殊师利菩萨一起来的大众见室内变的高广宽大,容下这些座位后还显的很宽松。维摩诘居士请文殊师利菩萨与大众入座。由于此座位高入虚空,有神通的菩萨都能入座;而新发意菩萨和佛的诸弟子不能升高入座。维摩诘居士对舍利弗等大众说,你们礼拜须弥灯王佛后,仗佛神力才能升高入座;否则,没有功德坐这样的座位。舍利弗等大众即礼拜须弥灯王佛;然后,得升高入座。  

   

【舍利弗言。居士未曾有也。如是小室乃容受此高廣之座。於毗耶離城無所妨礙。又于閻浮提聚落城邑及四天下諸天龍王鬼神宮殿。亦不迫迮。維摩詰言。唯舍利弗。諸佛菩薩有解脫名不可思議。若菩薩住是解脫者。以須彌之高廣內芥子中無所增減。須彌山王本相如故。而四天王忉利諸天。不覺不知己之所入。唯應度者乃見須彌入芥子中。是名住不思議解脫法門。又以四大海水入一毛孔。不嬈魚鱉黿鼉水性之屬。而彼大海本相如故。諸龍鬼神阿修羅等不覺不知己之所入。于此眾生亦無所嬈。又舍利弗。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斷取三千大千世界。如陶家輪著右掌中。擲過恒河沙世界之外。其中眾生不覺不知己之所往。又複還置本處。都不使人有往來想。而此世界本相如故。又舍利弗。或有眾生樂久住世而可度者。菩薩即延七日以為一劫。令彼眾生謂之一劫。或有眾生不樂久住而可度者。菩薩即促一劫以為七日。令彼眾生謂之七日。又舍利弗。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一切佛土嚴飾之事。集在一國示于眾生。又菩薩以一佛土眾生置之右掌。飛到十方遍示一切。而不動本處。又舍利弗十方眾生供養諸佛之具。菩薩于一毛孔皆令得見。又十方國土所有日月星宿。於一毛孔普使見之。又舍利弗。十方世界所有諸風。菩薩悉能吸著口中而身無損。外諸樹木亦不摧折。又十方世界劫盡燒時。以一切火內於腹中。火事如故而不為害。又于下方過恒河沙等諸佛世界。取一佛土舉著上方。過恒河沙無數世界。如持針鋒舉一棗葉而無所嬈。又舍利弗。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能以神通現作佛身。或現辟支佛身。或現聲聞身。或現帝釋身。或現梵王身。或現世主身。或現轉輪王身。又十方世界所有眾聲。上中下音皆能變之令作佛聲。演出無常苦空無我之音。及十方諸佛所說種種之法。皆於其中。普令得聞。舍利弗。我今略說菩薩不可思議解脫之力。若廣說者窮劫不盡。】  

   

舍利弗说,维摩诘居士,我们没听闻过也没见过这么奇特稀有的事,这么小的室内,既容得下这些大众,又容下这些座位;这些座位一座城市也很难容下,却能容于这室内,太不可思议。  

维摩诘居士说,诸佛菩萨已证得不可思议的神通自在力,能将须弥山安置于一粒小菜籽中;而须弥山不增不减,忉利天与四王天等诸众生不知不觉。又能将大海之水安置于一毛孔内,既不影响水类诸众生的生存,又让它们也不知不觉。还能将三千大千世界放在掌中,抛出银河系之外,诸众生照样生活,又不知不觉;然后,再将三千大千世界放回原处。这是在物质上的不可思议神力,在时间上也一样让你们感到不可思议。如果有众生得度的机缘成熟,但还欢喜长久住世弘法利他,可以将七日延长让他以为是一劫时间,然后将他接引到佛净土;对不喜欢长久住世的,还可以将一劫时间让他以为是七日,然后将他接引到佛净土。一劫的时间有多长,从人十岁开始算起,每百年增一岁,增至八万四千岁;再从每百年减一岁减至十岁。在空间上也一样让你们感到不可思议。可以将十方佛国土的庄严情况,集中表现在此世界上的一国之内,展示给众生,让众生都能见到。值佛住世的众生才能有此福报,佛入大涅槃后众生业力不断加重,无此福报。还可以将十方佛国土的众生放在右手上,遍游十方让众生都看得见,而十方佛国土的众生又于本处没动。众生在十方佛国土供养佛的用具上也一样让你们感到不可思议,可以于一毛孔中见到十方诸佛国土众生供养佛各式各样的用具;还可以见到十方世界的日月星辰;又可以用口吸尽十方世界所有诸风,而身内无损又身外树木等无伤;又可以将十方世界一切劫火吞入腹中,火照样燃烧而于内无害;又可以将诸佛国土化为一佛国土,用手举在空中,如用一针尖顶一树叶;又可以现佛身、缘觉身、声闻身、天王身等为众生说法,所说法音又让十方诸佛国土众生都能听得到。这样不可思议今天是略说,若广说永远也说不完。  

   

【是時大迦葉。聞說菩薩不可思議解脫法門。歎未曾有。謂舍利弗。譬如有人於盲者前現眾色像非彼所見。一切聲聞聞是不可思議解脫法門。不能解了為若此也。智者聞是。其誰不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等何為永絕其根。於此大乘已如敗種。一切聲聞聞是不可思議解脫法門。皆應號泣聲震三千大千世界。一切菩薩應大欣慶頂受此法。若有菩薩信解不可思議解脫法門者。一切魔眾無如之何。大迦葉說是語時。三萬二千天子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大迦叶见闻维摩诘居士神力和说法后说,世间一切有智慧的人,谁见闻这样美妙之法,还不发菩提心呢!如果一切声闻人再不发菩提心,就等于是焦芽败种;就应该大声哭一场,让三千大千世界都能听到哭声,让一切不能发菩提心的声闻人生忏悔心;让一切魔众自卑下劣,无地自容。大迦叶这么说以后,随文殊师利菩萨所来天众都发菩提心。  

   

爾時維摩詰語大迦葉。仁者。十方無量阿僧祇世界中作魔王者。多是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方便力教化眾生現作魔王。又迦葉。十方無量菩薩。或有人從乞手足耳鼻頭目髓腦血肉皮骨聚落城邑妻子奴婢象馬車乘金銀琉璃車磲馬瑙珊瑚琥珀真珠珂貝衣服飲食。如此乞者多是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方便力而往試之令其堅固。所以者何。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有威德力故現行逼迫。示諸眾生如是難事。凡夫下劣無有力勢。不能如是逼迫菩薩。譬如龍象蹴踏非驢所堪。是名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智慧方便之門。】  

   

这时,维摩诘居士对大迦叶说,十方无量世界中的魔王,多数是具有神通妙力的菩萨,以方便力示现魔王身既统领魔众,又教化众生。还有无量菩萨化现各种各样的人,向修行人乞讨手足、耳鼻、头目、脑髓、血肉、皮肤、皮骨、城镇、妻子、人民、财宝、衣服、饮食等,以方便力试一试坚固力。因为,用难事逼迫修行人这种事,凡夫愚痴又无能力这么做;如龙象蹴踏重力方可为之,非驴轻力所能堪任。所以,只有这些住不可思议解脱智慧的菩萨,才有这样的方便之力。  

修行四众,如遇到逆缘或上述诸难事,一定要生欢喜心;通过考试就具有往生极乐世界的功德了,是与菩萨有缘。如经不住考试,就落入声闻乘,所发菩提心为虚不实。  

   

維摩詰所說經觀眾生品第七  

   

爾時文殊師利問維摩詰言。菩薩雲何觀于眾生。維摩詰言。譬如幻師見所幻人。菩薩觀眾生為若此。如智者見水中月。如鏡中見其面像。如熱時焰。如呼聲響。如空中雲。如水聚沫。如水上泡。如芭蕉堅。如電久住。如第五大。如第六陰。如第七情。如十三入。如十九界。菩薩觀眾生為若此。如無色界色。如焦穀牙。如須陀洹身見。如阿那含入胎。如阿羅漢三毒。如得忍菩薩貪恚毀禁。如佛煩惱習。如盲者見色。如入滅盡定出入息。如空中鳥跡。如石女兒。如化人起煩惱。如夢所見已寤。如滅度者受身。如無煙之火。菩薩觀眾生為若此。】  

   

这时,文殊师利菩萨问维摩诘居士说,菩萨应该怎么观众生呢?  

维摩诘居士说,如魔术师见所变之人。现今世上,人活百岁古来稀,谁见长寿千岁人。只知今生我是人,不知下世是何身。业感众生万千像,因缘生灭人不醒,今人重复故人事,今人轮回是故人。所以菩萨观众生,如有智慧的人观水中月,镜中花一样幻而不真;如空中鸟迹,水里鱼踪等一样短而不常。既是众生,又非众生。  

   

文殊師利言。若菩薩作是觀者。雲何行慈。維摩詰言。菩薩作是觀已自念。我當為眾生說如斯法。是即真實慈也。行寂滅慈無所生故。行不熱慈無煩惱故。行等之慈等三世故。行無諍慈無所起故。行不二慈內外不合故行不壞慈畢竟盡故。行堅固慈心無毀故。行清淨慈諸法性淨故。行無邊慈如虛空故。行阿羅漢慈破結賊故。行菩薩慈安眾生故。行如來慈得如相故。行佛之慈覺眾生故。行自然慈無因得故。行菩提慈等一味故。行無等慈斷諸愛故。行大悲慈導以大乘故。行無厭慈觀空無我故。行法施慈無遺惜故。行持戒慈化毀禁故。行忍辱慈護彼我故。行精進慈荷負眾生故。行禪定慈不受味故。行智慧慈無不知時故。行方便慈一切示現故。行無隱慈直心清淨故。行深心慈無雜行故。行無誑慈不虛假故。行安樂慈令得佛樂故。菩薩之慈為若此也。】  

   

文殊师利菩萨说,菩萨应怎样的慈悲众生呢?  

维摩诘居士说,菩萨观自己往昔迷时就是这样的众生,我有责任、有义务、有能力、有智慧,要为昔日的同伴说明宇宙人生真相;这是菩萨所行的真实慈;说明如何逃离生死的途径,这是菩萨所行的寂灭慈;说明如何灭除烦恼之火的方法,这是菩萨所行的不热慈;说明人生三世因果循环不差的规律,这是菩萨所行的平等慈;说明世俗世论是聪明不是出世间智慧的缘因,是菩萨所行的无争慈;说明身体假我不真而性我是真,而又借假修真,这是菩萨所行的不二慈;说明只要有信修的开始,必定有成就的结果,是菩萨所行的不坏慈;说明身修苦行心为乐,宁可身毁坏而道心不毁,这是菩萨所行的坚固慈;说明自我身见思二惑是结伙而来的怨贼,欲自劫家财,这是菩萨所行的阿罗汉慈;说明持戒修六度身心安稳为清净行,这是菩萨所行的菩萨慈;说明佛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是功德成就,这是菩萨所行的如来慈;说明佛度众生是让众生转迷为觉,这是菩萨所行的佛之慈;说明众生皆有佛性,佛性一切智慧具足,这是菩萨所行的自然慈;说明唯一佛乘才能出世间,这是菩萨所行的菩提慈;说明诸爱是一切无明烦恼之根,断诸爱而又有得道之心,才能于无明烦恼中解脱出来,这是菩萨所行的无等慈;说明只有发菩提心,行菩萨乘,才能拔出诸烦恼的苦根,这是菩萨所行的大悲慈;说明修戒定慧,在定空三昧中知性我不受三界诸法的束缚,这是菩萨所行的无厌慈;说明佛是如语者、实语者,什么都不隐瞒,是什么真相就说什么真相,这是菩萨所行的法施慈;说明修行的人虽有犯禁戒,是自身业力召感,是福报不具足,但能一惭二愧三修后,一样可以证解脱果,这是菩萨所行的持戒慈;说明修行的人在逆缘中或有反面助道的人,是千金难求的真善知识,这是菩萨所行的忍辱慈;说明修行既为利己,又为救度无量众生,这是菩萨所行的精进慈;说明修行自己得三昧乐,还要让更多的人也能得三昧乐,这是菩萨所行的禅定慈;说明佛救度众生不分时间、地点,只要有真诚心就能得到救度,这是菩萨所行的智慧慈;说明诸佛菩萨来世间示现众生,和众生一样有血有肉,但已不是六道众生,性我已出三界火宅,入火宅是为救同伴,这是菩萨所行的方便慈;说明直心的清净行才不间杂,佛说密藏对凡夫不信不修不证是密,是自性之密而不自见是密,这是菩萨所行的无隐慈;说明世间的五欲乐与出世间的法乐是不可兼得,是业力的力,不能同时具有正方向力又具有反方向力一样,只能选择一个方向,待化身成就后示现世间时,无业之力,不是正反两方面力有与没有,而是同时具有十方向力,这是菩萨所行的深心慈;说明世间空相与实相的关系,实相与空性的关系,即无常与诸有的关系,诸有与性我的关系,无常的有相有想与真实无相无想性我的关系,这是菩萨所行的无狂慈;说明佛的常乐我净是永恒的、无止境的、无法用语言文字形容的、真实不虚的存在于另一时空世界,这是菩萨所行的安乐慈。菩萨所行慈无量无边,行慈不是说慈;行慈是做中说,说慈是光说不做。  

   

文殊師利又問。何謂為悲。答曰。菩薩所作功德。皆與一切眾生共之。】  

   

文殊师利菩萨问,怎么才为悲呢?  

维摩诘居士回答说,菩萨所作积累的功德和一切众生共同享用;让众生既享用到离苦的功德,又得到往生佛净土成就佛道的功德。  

   

【何謂為喜。答曰。有所饒益歡喜無悔。】  

   

又问,怎样才为喜呢?  

回答说,菩萨所行一切都是为众生带来利益和好处,而且欢喜无悔。带来利益是众生求什么得什么,好处是永离三灾八难,得身心安稳。  

   

【何謂為舍。答曰。所作福祐無所悕望。】  

   

又问,怎么为舍呢?  

回答说,菩萨用正语、身力、财富等为众生带来幸福和护佑;没有任何希求,既不希望回报,又不希望赞叹。哪里众生有苦难,哪里就有菩萨舍身、命、财,而且是无声无息、积极主动、自愿做好,让众生感到世上还是好人多,为继续生存带来希望。菩萨的慈悲喜舍是一个整体,相互之间既有内在联系,又缺一不可;互为功用,不可分割。  

   

【文殊師利又問。生死有畏菩薩當何所依。維摩詰言。菩薩于生死畏中。當依如來功德之力  

   

又问,世间人人畏惧生死,菩萨行人依持什么而无所畏惧呢?  

回答说,菩萨行人于生死中无所畏惧,是依持诸佛的功德之力;一是报身在佛国土;二是依仗佛力加持,诸佛护佑诸菩萨,如护持佛的眼目。  

   

【文殊師利又問。菩薩欲依如來功德之力。當于何住。答曰。菩薩欲依如來功德力者。當住度脫一切眾生。】  

   

又问,菩萨想依持佛的功德之力,应该固定的做些什么?  

回答说,示现众生,承传佛法;用真实的行作让佛法在众生心里发扬光大;再仗佛的功德力化度众生,灭除烦恼,脱离生死苦海。  

   

【又問。欲度眾生當何所除。答曰。欲度眾生除其煩惱。又問。欲除煩惱當何所行。答曰。當行正念。】  

   

又问,怎么行作才能灭除烦恼行于正念呢?  

回答说,菩萨教化众生专心忆念善法的正念,以身行正法、口说正法、心念正法,明心见性后,烦恼自然灭除。  

   

【又問。雲何行於正念。答曰。當行不生不滅。】  

   

又问,怎么行于正念?  

回答说,菩萨教化众生持戒修定,在定中观诸法空相,自性真常,不生不灭。  

   

【又問。何法不生何法不滅。答曰。不善不生善法不滅。】  

   

又问,什么法不生,什么法不灭?  

回答说,菩萨教化众生心行善法。让不善法不生,让善法不灭。不善法不生成就自性福德,善法不灭成就自性慧德。  

   

【又問。善不善孰為本。答曰身為本。】  

   

又问,善与不善谁为本,怎么才能判断?  

回答说,心想口说为标,以身力行为本。菩萨教化众生听闻佛法为标,依教奉行为本。想道说道不行道,等于无本。无本等于自欺,以标为本又说于他人是欺人。  

   

【又問。身孰為本。答曰。欲貪為本。】  

   

又问,在身体里谁又是本?  

回答说,菩萨知众生的身体里以欲望和贪著为本,凡夫之人为恶欲恶贪,以六道轮回的恶果相随。菩萨教化众生转恶欲为善欲,转恶贪为善求。善欲为清净梵行,法欲为乐,禅悦为食。善求为求善知识教,为求证道悟智,为求往生佛净土。  

   

又問。欲貪孰為本。答曰。虛妄分別為本。】  

   

又问,身体里的欲望与贪著谁为本?  

回答说,菩萨知众生身体里的欲望贪著和得到满足与不能得到满足的分别为本。可是最终连虚妄分别的身体都被无常力破坏掉,成为虚妄不久常,分别不常住。唯有菩萨教化众生的善欲善求所证无分别的道果与出世间的智慧才是久常,不能为世间的无常力所破坏,不为世间的肉体毁坏而毁坏。  

   

【又問。虛妄分別孰為本。答曰。顛倒想為本。】  

   

又问,虚妄与分别谁为本?  

回答说,菩萨知众生有无常为常,无乐为乐,无我为我,无净为净的四颠倒,而有心、想、见、行四颠倒想。菩萨教化众生修观身、心不净、苦迫、无常四种正义;再积极修行断除恶法,增长善法的四种精勤力,破除众生的颠倒想。  

   

【又問。顛倒想孰為本。答曰。無住為本  

   

又问,颠倒与颠倒想,谁为本?  

回答说,菩萨知众生的颠倒想,都将被无常力所坏掉,不能固定不变;同时,菩萨用一切善行也可让其转变,也不能固定不变;故无所住而生其心。  

   

【又問。無住孰為本。答曰。無住則無本。文殊師利。從無住本立一切法。】  

   

又问,无住谁为本?  

回答说,而于诸法中,心舍空苦相,远离颠倒想,证法中无我。  

文殊师利菩萨说,从三界诸法无常中,又安立诸法,变化是规律;菩萨既离颠倒无我,众生又著颠倒有我。  

   

時維摩詰室有一天女。見諸大人聞所說法便現其身。即以天華散諸菩薩大弟子上。華至諸菩薩即皆墮落。至大弟子便著不墮。一切弟子神力去華不能令去。】  

   

这时,室内有一天女听闻维摩诘居士说法,即现身为大众散花;诸菩萨身上所散天花都飘落于地;而飘落在佛的大弟子们身上的天花,却不能落地,用什么办法也不能让其离身。  

   

【爾時天女問舍利弗。何故去華。答曰。此華不如法是以去之天曰。勿謂此華為不如法。所以者何。是華無所分別。仁者自生分別想耳。若於佛法出家有所分別為不如法。若無所分別是則如法。觀諸菩薩華不著者已斷一切分別想故。譬如人畏時非人得其便。如是弟子畏生死故。色聲香味觸得其便也。已離畏者一切五欲無能為也。結習未盡華著身耳。結習盡者華不著也。】  

   

天女问舍利弗说,你们为什么让身上的天花落地?  

舍利弗说,天花落在身上弄不掉,这样的天花不如法。  

天女说,此花品质上乘,供养诸佛菩萨所用。况且,花无想也无分别谁尊谁贵,而是你们身心有差别想,于佛法中为出家而出家,才为不如法。所以,习气未尽,花著其身。如果为证菩提而出家为如法,诸菩萨花不著身就是这个缘故。  

   

【舍利弗言。天止此室其已久如。答曰。我止此室如耆年解脫。舍利弗言。止此久耶。天曰。耆年解脫亦何如久。舍利弗默然不答。天曰。如何耆舊大智而默。答曰。解脫者無所言說故吾於是不知所云。天曰。言說文字皆解脫相。所以者何。解脫者不內不外不在兩間。文字亦不內不外不在兩間。是故舍利弗。無離文字說解脫也。所以者何。一切諸法是解脫相。】  

   

舍利弗说,天女你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天女说,我于此室的时间不长,而我解脱的时间是你们无法知道的。证得解脱的人无所言说,离文字相。所以,无法知道。  

   

【舍利弗言。不復以離淫怒癡為解脫乎。天曰。佛為增上慢人。說離淫怒癡為解脫耳。若無增上慢者。佛說淫怒癡性即是解脫。舍利弗言。善哉善哉。天女。汝何所得以何為證辯乃如是。天曰。我無得無證故辯如是。所以者何。若有得有證者即於佛法為增上慢。】  

   

舍利弗说,远离淫怒痴不就解脱了吗?  

天女说,谁在相上这么说解脱,谁是增上慢人;既不懂佛法,又不能谦下。佛说解脱是我性远离淫怒痴诸法相。  

舍利弗说,你与我辩论的说法,有什么依据证明你说的正确?  

天女说,我无法证明;如果我说要得到证明,是对佛的不尊,是对佛法的不敬。  

   

舍利弗問天。汝於三乘為何志求。天曰。以聲聞法化眾生故我為聲聞。以因緣法化眾生故我為辟支佛。以大悲法化眾生故我為大乘。舍利弗。如人入瞻卜林唯嗅瞻卜不嗅餘香。如是若入此室。但聞佛功德之香。不樂聞聲聞辟支佛功德香也。舍利弗。其有釋梵四天王諸天龍鬼神等入此室者。聞斯上人講說正法。皆樂佛功德之香發心而出。舍利弗。吾止此室十有二年。初不聞說聲聞辟支佛法。但聞菩薩大慈大悲不可思議諸佛之法。】  

   

舍利弗说,你于三乘喜欢修哪一乘?  

天女说,若以生、老、病、死教化众生时,我为声闻乘;若以十二因缘教化众生时,我为缘觉乘;若以六度万行的大悲法教化众生时,我为佛乘。我来此室十二年时间,从来没有在这里听闻到声闻缘觉二乘之法,听闻到的全部是菩萨大慈大悲的唯一佛乘之法。  

   

【舍利弗。此室常現八未曾有難得之法。何等為八。此室常以金色光照晝夜無異。不以日月所照為明。是為一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入者不為諸垢之所惱也。是為二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常有釋梵四天王他方菩薩來會不絕。是為三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常說六波羅蜜不退轉法。是為四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常作天人第一之樂弦出無量法化之聲。是為五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有四大藏眾寶積滿。賙窮濟乏求得無盡。是為六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阿閦佛.寶德.寶炎.寶月.寶嚴.難勝.師子響.一切利成。如是等十方無量諸佛。是上人念時。即皆為來廣說諸佛秘要法藏說已還去。是為七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一切諸天嚴飾宮殿諸佛淨土皆於中現。是為八未曾有難得之法。舍利弗。此室常現八未曾有難得之法。誰有見斯不思議事。而複樂於聲聞法乎。】  

   

此室常有八种难得诸法;第一种难得之法是,此室金色光照,昼夜无异;不以日月之光为明。第二种难得之法是,此室清净无比,没有诸灰尘等污垢之物。第三种难得之法是,此室经常有诸天王来此听法,也经常有他方国土诸菩萨来集会。第四种难得之法是,此室所说是出世间彼岸无极限的六度不退转法。第五种难得之法是,此室经常有天人中第一的无量法化的音乐妙声。第六种难得之法是,此室有佛藏常乐我净之法宝,无穷无尽。第七种难得之法是,此室为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阿閦佛、宝德佛、宝炎佛、宝月佛、宝严佛、难胜佛、师子响佛等十方无量诸佛,广说诸佛密要法藏之所。第八种难得之法是,此室如诸天王宫殿,于此室中能见十方诸佛净土。这样不可思议的难得诸法谁见到了,又有谁证明给你们看呢!你们这些声闻弟子能理解得了吗!  

   

【舍利弗言。汝何以不轉女身。天曰。我從十二年來。求女人相了不可得。當何所轉。譬如幻師化作幻女。若有人問何以不轉女身。是人為正問不。舍利弗言。不也。幻無定相當何所轉。天曰一切諸法亦複如是無有定相。雲何乃問不轉女身。】  

   

舍利弗说,你怎么不转为男身呢?  

天女说,我十二年来,好不容易才求得女人相,为什么要转男身呢!你这样问是不正确的。  

舍利弗说,人身又不能像变魔术一样可以变来变去;我所说女转男身是下世之事。  

天女说,一切诸法没有固定不变的,不需要下世也可以女转男身,男转女身。但是,转不转身,什么时间转身,要根据教化众生的时机而定。世间也有这样的事,目的是引起世间人的警觉,是佛法不可思议。  

   

【即時天女以神通力。變舍利弗令如天女。天自化身如舍利弗。而問言。何以不轉女身。舍利弗以天女像而答言。我今不知何轉而變為女身。天曰。舍利弗。若能轉此女身。則一切女人亦當能轉。如舍利弗非女而現女身。一切女人亦複如是。雖現女身而非女也。是故佛說一切諸法非男非女。】  

   

天女边说边以神通力,自变化为舍利弗,舍利弗变化为天女。天女以舍利弗像问如天女像的舍利弗说,你现在需不需要女转男身?  

舍利弗以天女像说,我现在都不知为什么和怎么样就转变为女身了。  

天女以舍利弗像说,我能转女身为你舍利弗,你舍利弗也可以男转女身,说明一切女人虽现身为女人,而又不能固定永远是女人;佛说诸法也无男人相和女人相。世间的男人相与女人相,既是自身业力召感身,又是佛法为度化众生所设迷魂身。假像迷真魂,贪爱是祸根。性我非男女,觉迷才识真。  

   

【即時天女還攝神力。舍利弗身還複如故。天問舍利弗。女身色相今何所在。舍利弗言。女身色相無在無不在。天曰。一切諸法亦複如是。無在無不在。夫無在無不在者佛所說也。】  

   

说到这里,天女又以神通力变化为原形,舍利弗也变化为原身。天女问舍利弗说,女身的色相现在在哪里呢?  

舍利弗说,我明白了,女人色相不存在又无处不存在。  

天女说,一切诸法也是如此,见不到存在又无处不存在,存在又在不断变化当中。这样的法是世间法,既相互矛盾对立,又可转化为统一。  

   

舍利弗問天。汝于此沒當生何所。天曰。佛化所生吾如彼生。曰佛化所生非沒生也。天曰。眾生猶然無沒生也。】  

   

舍利弗说,你天女此生结束后,下世应该生到什么地方去?  

天女说,依持诸佛功德,化身往来于三界众生处,如你舍利弗一样。  

舍利弗说,化身是不是等于没有生。  

天女说,化身成就的菩萨,实际是报身的无量功德所成就;化身不是一身,而是无量身,是报身愿力的妙用。众生自性也具足这样的化身成就,只是众生迷而不信、不修,无有功德。所以,众生没有成就化身,只有报身的生生死死。  

   

【舍利弗問天。汝久如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天曰。如舍利弗還為凡夫。我乃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舍利弗言。我作凡夫無有是處。天曰。我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是處。所以者何。菩提無住處。是故無有得者。】     

   

舍利弗说,你是不是也早已证得菩提了?  

天女说,如你舍利弗一样,大凡夫一个;我不敢当成就菩提了。  

舍利弗说,你说的不正确,我不可能是大凡夫。  

天女说,我现在也不可能证得菩提。因为,菩提不是固定的等级名称,是不可能得到的。  

   

【舍利弗言。今諸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得當得。如恒河沙。皆謂何乎。天曰。皆以世俗文字數故說有三世。非謂菩提有去來今。天曰。舍利弗。汝得阿羅漢道耶。曰無所得故而得。天曰。諸佛菩薩亦複如是。無所得故而得。】  

   

舍利弗说,现在,诸佛得菩提或得菩提的大菩萨有无量恒河沙那么多,你怎么说不可能得到呢?  

天女说,你所说都是众生的世俗说或文字数而已,是方便说有过去、现在、未来,而菩提性没有过去、现在、未来的时间概念。你舍利弗不是大凡夫,你得阿罗汉道了吗?  

舍利弗说,身无所得而性我所证得。  

天女说,诸佛菩萨也是这样,于色相上无所得而又证得无色相的道果。  

   

爾時維摩詰。語舍利弗。是天女已曾供養九十二億佛已。能遊戲菩薩神通。所願具足得無生忍住不退轉。以本願故隨意能現教化眾生。】  

   

这时,维摩诘居士说,舍利弗你知道吗!这位天女已经供养过九十二亿诸佛,具足菩萨的神通自在和愿力,得无生法忍,是住不退转地的等觉菩萨,随宜能示现十方诸佛国土,教化众生。  

   

維摩詰所說經佛道品第八  

   

爾時文殊師利問維摩詰言。菩薩雲何通達佛道。維摩詰言。若菩薩行于非道。是為通達佛道。又問。雲何菩薩行于非道。答曰。若菩薩行五無間而無惱恚。至於地獄無諸罪垢。至於畜生無有無明憍慢等過。至於餓鬼而具足功德。行色無色界道不以為勝。示行貪欲離諸染著。示行嗔恚于諸眾生無有恚閡。示行愚癡而以智慧調伏其心。示行慳貪而舍內外所有不惜身命。示行毀禁而安住淨戒。乃至小罪猶懷大懼。示行嗔恚而常慈忍。示行懈怠而勤修功德。示行亂意而常念定。示行愚癡而通達世間出世間慧。示行諂偽而善方便隨諸經義。示行憍慢而于眾生猶如橋樑。示行諸煩惱而心常清淨。示入於魔而順佛智慧不隨他教。示入聲聞而為眾生說未聞法。示入辟支佛而成就大悲教化眾生。示入貧窮而有寶手功德無盡。示入刑殘而具諸相好以自莊嚴。示入下賤而生佛種姓中具諸功德。示入羸劣醜陋而得那羅延身。一切眾生之所樂見。示入老病而永斷病根超越死畏。示有資生而恒觀無常實無所貪。示有妻妾采女而常遠離五欲淤泥。現於訥鈍而成就辯才總持無失。示入邪濟而以正濟度諸眾生。現遍入諸道而斷其因緣。現於涅槃而不斷生死。文殊師利。菩薩能如是行於非道。是為通達佛道。】  

   

这时,文殊师利菩萨说,菩萨怎样修行才能直接通往而且达到佛道呢?  

维摩诘居士说,菩萨修行于不是佛道上,而成就佛道。  

怎样修行于不是佛道上呢?为度众生,示现入无间地狱而没有烦恼和气愤;示现入其它地狱,没有罪业而又不受污垢所染;示现入畜生道,没有烦恼和骄慢;示现入饿鬼道,没有饿苦而又具足功德;示现入色界与无色界,也不觉得殊胜;示现入淫舍或示现淫女,说其过恶又能远离染著;示现凶神恶刹,外教化众生远离过恶,内又对众生没有气愤和挂碍;示现愚痴相,念“扫帚疙瘩”往生极乐世界,就是以智慧调伏众生放逸懈怠之心;示现贪婪吝啬,既是教化众生惜福,又为救度众生不惜身、命、财;示现犯戒,既教化众生知犯戒过恶,又对小罪过如大罪过一样对待,防微杜渐;示现很凶的样子,心里常怀慈恩;示现懒散,心里常精勤修行功德;示现整日胡思乱想,身心常于定行;示现愚顽,既知世间世理,又有出世间的智慧;示现能说会道,既如法又善行方便;示现傲慢无礼的样子,却甘作众生度过困苦的桥梁;示现诸烦恼相,心内怀清净梵行;示现魔王,却随顺佛智慧;既统摄教化魔众,又从反面助修行成道;示现入声闻乘,而为众生说大乘法;示现入缘觉乘,而用大悲心教化众生;示现贫穷人,却又心灵手巧,什么技术活都会做;示现身体残疾,教化众生修诸善行得相好庄严;示现低能下贱的乞讨之人,让众生种悲田得佛慈悲功德;示现丑陋身像,教化众生证得佛身,让一切众生见生欢喜心;示现老态或死状的难堪样,教化众生永断生死病根,而又不畏惧生死,于生死中救度众生;示现家资万贯,教化众生知道财富属王贼水火共有,不应有所贪著;示现有妻妾婇女,教化众生既能远离五欲而出家,或在家人修出家行;示现木讷迟钝之人,教化众生不要以相貌取人,貌似平常却能于无声处响惊雷,语惊四座;示现以歪门邪道帮助人,教化众生莫入歪门邪道,要以正道救济他人;遍观于六道中,教化众生断其六道因缘;现涅槃而又往来于生死,让佛种性不断。  

   

於是維摩詰問文殊師利。何等為如來種。文殊師利言。有身為種。無明有愛為種。貪恚癡為種。四顛倒為種。五蓋為種。六入為種。七識處為種。八邪法為種。九惱處為種。十不善道為種。以要言之。六十二見及一切煩惱皆是佛種。曰何謂也。答曰。若見無為入正位者。不能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譬如高原陸地不生蓮華卑濕淤泥乃生此華。如是見無為法入正位者。終不復能生於佛法。煩惱泥中乃有眾生起佛法耳。又如殖種於空終不得生。糞壤之地乃能滋茂。如是入無為正位者不生佛法。起於我見如須彌山。猶能發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生佛法矣。是故當知一切煩惱為如來種。譬如不下巨海不能得無價寶珠。如是不入煩惱大海。則不能得一切智寶。】  

   

这时,维摩诘居士问文殊师利菩萨说,什么是佛种性?  

文殊师利菩萨说,众生的身体是种,无明贪爱是种,贪嗔痴是种,四颠倒是种,五蕴是种,六入是种,十不善业等一切烦恼是种。因为,世间一切善法与不善法对立而存在,没有不善法,也就没有善法。佛种性存在于善法与不善法中,既不在两边,又不是中间。如果离开烦恼和不善,就不会有清净之善,就没有生死轮回。处于无生无死的正位中,就不能发起成佛道的菩提心。所以,烦恼即菩提。  

有人会说,我宁可处于正位也不愿有生死烦恼。我告诉诸位,一是三界法则,不是人为意志可以改变的,一切事物都处在相互矛盾、相互排斥、相互转化、相互依存之中。二是有的人善恶不明显时,要生到北俱卢洲的人道中,即享人福,寿命也比这个地球人的长;但不能修道,只是空过时间,最后又入善恶轮回。按照这个法则,莲花不可能生长在高原的陆地上,而是要生长在有水的污泥中才能鲜艳;庄稼不可能生长在虚空中,而是要生长在粪土里才能茂盛;无价珍珠在高山上不能找到,而是要入大海才能寻到宝珠。所以,世间法中众生皆有佛性,人人可以成佛又不是佛;欢喜烦恼处,烦恼菩提行。  

   

爾時大迦葉歎言。善哉善哉文殊師利。快說此語誠如所言。塵勞之疇為如來種。我等今者不復堪任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乃至五無間罪。猶能發意生於佛法。而今我等永不能發。譬如根敗之士其於五欲不能複利。如是聲聞諸結斷者。於佛法中無所複益永不志願。是故文殊師利。凡夫於佛法有返複。而聲聞無也。所以者何。凡夫聞佛法能起無上道心不斷三寶。正使聲聞終身聞佛法力無畏等。永不能發無上道意。】  

   

这时,大迦叶对文殊师利菩萨说,按照您的说法,尘劳短寿的凡夫,持戒修行都有可能成为佛种;就是犯五无间罪堕地狱的人都有可能发心修于佛法;唯有我们这些声闻人发菩提心很难吗?  

文殊师利菩萨说,凡夫修行佛法有反复,而且经常有;而声闻缘觉中有果位的人,修行佛法无有退转。正是有修行佛法而又经常退转的凡夫,才能在反复中发起无上道心,使佛种性不断绝,又不断的绍隆佛种。即在人道中的各果罗汉,容易发菩提心,一知众生苦,二知报佛恩,三知菩提于烦恼中;而在天道中成就的三至四果阿罗汉,经常听闻佛法而久闻其香不知其香,虽不退转佛法而高高在上只见其高不见其低。所以,发菩提心很难。如同国王舍王位做一平民,富翁舍富贵做一乞人。  

   

爾時會中有菩薩名普現色身。問維摩詰言。居士。父母妻子親戚眷屬吏民知識悉為是誰。奴婢僮僕象馬車乘皆何所在。於是維摩詰以偈答曰  

智度菩薩母     方便以為父      一切眾導師     無不由是生  

法喜以為妻     慈悲心為女    善心誠實男     畢竟空寂舍  

弟子眾塵勞     隨意之所轉    道品善知識     由是成正覺  

諸度法等侶     四攝為妓女    歌詠誦法言     以此為音樂  

總持之園苑     無漏法林樹    覺意淨妙華     解脫智慧果  

八解之浴池     定水湛然滿   布以七淨華     浴此無垢人  

象馬五通馳     大乘以為車   調禦以一心     游于八正路  

相具以嚴容     眾好飾其姿   慚愧之上服     深心為華鬘  

富有七財寶     教授以滋息   如所說修行     回向為大利  

四禪為床座     從於淨命生   多聞增智慧     以為自覺音  

甘露法之食     解脫味為漿   淨心以澡浴     戒品為塗香  

摧滅煩惱賊     勇健無能逾   降伏四種魔     勝幡建道場  

雖知無起滅     示彼故有生   悉現諸國土     如日無不見  

供養於十方     無量億如來   諸佛及己身     無有分別想  

雖知諸佛國     及與眾生空   而常修淨土     教化於群生  

諸有眾生類     形聲及威儀   無畏力菩薩     一時能盡現  

覺知眾魔事     而示隨其行   以善方便智     隨意皆能現  

或示老病死     成就諸群生   了知如幻化     通達無有礙  

或現劫盡燒     天地皆洞燃   眾人有常想     照令知無常  

無數億眾生     俱來請菩薩   一時到其舍     化令向佛道  

經書禁咒術     工巧諸伎藝   盡現行此事     饒益諸群生  

世間眾道法     悉於中出家   因以解人惑     而不墮邪見  

或作日月天     梵王世界主   或時作地水     或複作風火  

劫中有疾疫     現作諸藥草   若有服之者     除病消眾毒  

劫中有饑饉     現身作飲食   先救彼饑渴     卻以法語人  

劫中有刀兵     為之起慈心   化彼諸眾生     令住無諍地  

若有大戰陣     立之以等力   菩薩現威勢     降伏使和安  

一切國土中     諸有地獄處   輒往到於彼     勉濟其苦惱  

一切國土中     畜生相食啖   皆現生於彼     為之作利益  

示受於五欲     亦複現行禪   令魔心憒亂     不能得其便  

火中生蓮華     是可謂稀有   在欲而行禪     稀有亦如是  

或現作淫女     引諸好色者   先以欲鉤牽     後令入佛道  

或為邑中主     或作商人導    國師及大臣     以祐利眾生  

諸有貧窮者     現作無盡藏    因以勸導之     令發菩提心  

我心憍慢者     為現大力士    消伏諸貢高     令住無上道  

其有恐懼眾     居前而慰安   先施以無畏     後令發道心  

或現離淫欲     為五通仙人   開導諸群生     令住戒忍慈  

見須供事者     現為作僮僕   既悅可其意     乃發以道心  

隨彼之所須     得入於佛道   以善方便力     皆能給足之  

如是道無量     所行無有涯    智慧無邊際     度脫無數眾  

假令一切佛     於無量億劫    讚歎其功德     猶尚不能盡  

誰聞如是法     不發菩提心      除彼不肖人     癡冥無智者  

   

这时,有一位普现色身菩萨说,维摩诘居士您的父母、妻子、亲属等都是谁,又都在哪里呢?  

维摩诘居士说,智慧的六度万行为菩萨行之母,依方便智慧度脱众生为菩萨行之父;一切诸佛是导师,都以行菩萨道而成就。身心禅乐法喜为菩萨行之妻,对众生的慈悲心为菩萨行之女儿;诚实善心为菩萨行之男儿,证得究竟空寂为菩萨行之舍宅。根尘识入的辛劳为弟子众,随因缘弘法利度众生;常行三十七道品为善知识,由此可成就佛道。六度善法为行菩萨道的伙伴,四摄法为行菩萨道的妓乐歌女;颂歌咏词般的诵经声为法音,行菩萨道以此为音乐。总持一切法为菩萨行的园林,身心无漏为菩萨行的树木,知见觉清净美妙为菩萨行的莲花,以解脱智慧为菩萨行的妙果。入解脱法为菩萨行的浴池,禅定三昧法水为菩萨行湛然盈满;功德池中布满种芽根茎叶花果清净妙花,浴后化生净行无垢人。五眼六通为菩萨行的法财,大乘佛法为承载众生行;调控身根清净为一心念佛,游戏于世间入正道。身相言貌具足庄严好,行动如法且美丽多姿;常怀惭愧之心为着衣服,深心大智表现如花鬘。真富贵有金银珠宝等资财,以法财教授他人滋润生息;并依戒法而自修行,同时将功德回向法界众生为大利益。常以四禅定为床座,法喜从清净戒行中生起;入道场多闻法理为增加智慧,又为印证心觉自性法音。常以甘露法为禅乐喜食,又以解脱法味为水而常饮;清净身心言行如洗浴,无作戒品德是涂香。自举慧剑破除烦恼怨贼,勇健菩萨行无能超过与比喻;示现降伏四种魔军,以殊胜幡盖建道场。虽自知心不动离生灭法,随缘示现世间而有生死相;又以无量身示现无量佛世界,如日光明一样众生都能见得到。常供养十方诸佛,于佛身己身而没有分别想。虽知佛与众生法性本空寂,又常修行身心以教化诸众生。对一切不同众生的类型音声及威仪,以菩萨无畏力一时尽能显现。虽觉知众生有魔事又示现随缘同行,以善巧方便的智慧力随意皆能显现。或示现生老病死苦,或示现成就道业诸众生;了知世间如幻法,圆融通达无有障碍。或示现世间劫尽时大火所烧天地洞然一色,让有想无想众生照样知无常法。能让无量数众生建立因缘,都同时来受菩萨教化;凡是入道场中受教化的人,都能发菩提心趣向佛道。无论是诵持经书、禁戒、咒术,还是行于工巧、技术、艺乐,都能发菩提心行于佛事,以善法利益一切众生。示现世间众生却能行于道法,于其道场法会中行出家人的清净行,又能以智解佛法于他人去除疑惑,自己与他人都免堕邪见之坑。或示现日月天子及释梵天王,或一时示现作地水火风。若劫中有疾病瘟疫,可示现化作草药,用以医治病苦众生,消除病毒而痊愈。若劫中有饥饿灾难,可示现身作众生的饮食,先救济众生的饥渴,再以善巧法语劝导人。若劫中有战乱刀兵劫难,对受战乱苦的众生发起慈悲心,以神力引导有善心的人,去往和平的地方生活。若遇有大战火的阵地,立即以无等大力,示现菩萨大威神强势,使对方降伏或招安得和平。若于一切国土中有诸地狱处,可济度众生远离地狱苦。若于一切国土中有相互为食的畜生,可示现生于其中作法利益而远离畜生道。还可于世间示现著五欲乐的人,且又反复示现禅行,让心魔自散退,不能得方便恼害清净行。还可于世间示现欲火旺盛中的金莲花,清净行称奇为稀有;不著欲乐而行于禅乐,证得稀有法喜理当然。或示现世间淫女中,引诱异性好色的人,先以欲勾美色以牵魂,后以离欲净行入佛道。或示现世间城镇官员,或作商人、国师、大臣等,以势力利益诸众生。若遇有生活贫困的人,可示现无尽宝藏共于利用,以此为因缘劝导善行,使其发菩提心。若遇有我心贡高傲慢的人,可示威猛大力士,以克制降伏轻狂心,使其行于无上佛道。若遇有我心畏难惧苦的人,可示现来到面前而问安,先施予无畏力以强壮,后劝发修行无上道心。或示现离淫欲的五通仙人,开导欲重众生住于戒止行忍辱慈悲。若见到必须与一起共事的人,可示现为其作仆人或助手,以悦其意劝发修道心。随一切众生所需处,以善巧方便力,满足诸愿求再依因缘导化入于佛道。如此行菩萨道无量劫,所行菩萨道又无有尽头,菩萨智慧也无有边际,度脱众生无量数。一切佛于无量劫,赞叹功德不能尽。有谁见闻如此善法能不发菩提心吗?除非是愚痴无智不具善根的人。  

   

維摩詰所說經入不二法門品第九  

   

爾時維摩詰。謂眾菩薩言。諸仁者。雲何菩薩入不二法門。各隨所樂說之。】  

   

这时,维摩诘居士说,我问诸位仁者什么是菩萨入不二法门,各自随意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  

   

【會中有菩薩名法自在。說言。諸仁者。生滅為二。法本不生今則無滅。得此無生法忍。是為入不二法門。】  

   

法自在菩萨说,生与灭为二。法没有生而存在,永远也没有灭。如果让世间的生命现象,通过持戒修行,证得与无生的法一样,无想无相存在于法中,顺从法则而永远无灭亡,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德守菩薩曰。我我所為二。因有我故便有我所。若無有我則無我所。是為入不二法門】。  

   

德守菩萨说,身我与性我为二。因为有性我,才有身我;如没有性我,就没有身我。按世间说,我身体里还有一个我存在,觉知道的有相有想是假我,而思维与感官不能觉知道的无想无相而存在的是真我。如果没有真我的存在,假我也不存在。人通过依佛法修行,借假修真,让真我能脱离假我不再依存于假我而能独立生存三界之外,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不眴菩薩曰。受不受為二。若法不受則不可得。以不可得故無取無舍無作無行。是為入不二法門。】  

   

不眴菩萨说,身有感受到与不能感受到为二。身有感受到为触,有接触就有感受。如果依佛法修行,证得离触无受得妙有身。如同看不见摸不到,又发挥功用的法一样,于一切无所得;无所得为无求,无求也就无有取与舍什么;无有取与舍,也就无有行与作什么。这样的出世间智慧,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德頂菩薩曰。垢淨為二。見垢實性則無淨相順於滅相。是為入不二法門  

   

德顶菩萨说,污垢与清净为二。世间的贪爱烦恼为污垢,身行心想离污垢为清净。污垢的实相是相对的存在,相对是这一道众生认为是污垢,另一道众生认为是清净。污垢的空相是可以转化的,即法无定法。污垢的实性即是空性,既没有污垢又没有清净。菩萨行于空道,垢与净都是无碍于行,对空道不发生作用。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善宿菩薩曰。是動是念為二。不動則無念。無念則無分別。通達此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善宿菩萨说,是动与念为二。动是身体内心对外部财、色、名、食、睡有需求,念是为满足需求而产生的想法。如果修行禅定之人于定中身心无求无想,对外部的财、色、名、食、睡也就没有了分别心。即是菩萨的内无身心,外无世界的境界。发菩提心,修菩萨行的人,能证得这样的境界,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善眼菩薩曰。一相無相為二。若知一相即是無相。亦不取無相入於平等。是為入不二法門。】  

   

善眼菩萨说,一相与无相为二。一相为宇宙人生真相,证知真相的人于三界无相,无相又无相想为出世间。有想为无色界,有相为色界,有相有想为欲界。对世间与出世间的众生平等如一,性无差别,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妙臂菩薩曰。菩薩心聲聞心為二。觀心相空如幻化者。無菩薩心無聲聞心。是為入不二法門。】  

   

妙臂菩萨说,菩萨心与声闻心为二。菩萨于定观三昧中,观知二心相如幻化不实。既无菩萨心,又无声闻心,只见唯一佛性真实,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弗沙菩薩曰。善不善為二。若不起善不善。入無相際而通達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弗沙菩萨说,善与不善为二。菩萨的慈悲喜舍心离善相与不善相,以无相心入三界示现有相有想众生,度脱有相有想众生离三界为无相无想。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師子菩薩曰。罪福為二。若達罪性則與福無異。以金剛慧決了此相無縛無解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师子菩萨说,罪与福为二。罪为苦,福为乐。作恶业为因,罪苦为果;作善业为因,福乐为果,菩萨修苦乐法,知罪与福无主,了见真性如虚空;三界有罪福相,出世间无罪福性。菩萨证知金刚不坏的智慧,了达出世间既无罪相的束缚者,又不见有福相的解脱者。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師子意菩薩曰。有漏無漏為二。若得諸法等則不起漏不漏想。不著於相亦不住無相。是為入不二法門  

   

师子意菩萨说,有漏与无漏为二。有漏为众生,无漏为圣果。菩萨示现有漏众生,度脱众生证得圣果。度众生无度众生想,又不执著圣果的乐想与乐相,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淨解菩薩曰。有為無為為二。若離一切數則心如虛空。以清淨慧無所礙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净解菩萨说,有为与无为是二。有为是世间有因有果,无为离世间无因无果。菩萨行于无为,心如虚空,远离有为诸法,有为诸法无碍于清净的智慧。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那羅延菩薩曰。世間出世間為二。世間性空即是出世間。於其中不入不出不溢不散。是為入不二法門。】  

   

那罗延菩萨说,世间与出世间为二。世间诸法有相与空相,而诸法空性无相。即世间诸法是毗卢遮那佛法性身的功用,诸法则为神力所持,是佛愿力教化不同业力众生所成就。诸法空性是佛一真如法性,与宇宙一真如法界、诸佛一真如法性是同一的。声闻乘有世间与出世间的差别想;菩萨知诸法空性,无有出世间与入世间的差别,对众生无慢心,对法无有散乱,精勤于佛道。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善意菩薩曰。生死涅槃為二。若見生死性則無生死。無縛無解不生不滅。如是解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善意菩萨说,生死与涅槃为二。生死是众生善恶轮回相,是有因有缘和合相。涅槃是既无生相,又无灭相,法性真常,性我真空,寂灭为乐,清净无为。众生身相有生死,而佛性无生死。菩萨教化众生修六度万行,证得自性解脱为见生死性。见性之人再无烦恼束缚,也再无生死解脱。证得这样智慧,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現見菩薩曰。盡不盡為二。法若究竟盡若不盡皆是無盡相。無盡相即是空。空則無有盡不盡相。如是入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现见菩萨说,尽与不尽为二。尽为究竟,不尽为不究竟。佛法从实相上说,是究竟达到彼岸为尽;从空相上说无彼岸也无此岸为不尽。在世间如果是尽,再无佛与菩萨示现救度众生;如果是不尽,众生永无彼岸所达。菩萨知尽又来于世间,知不尽又离世间。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普守菩薩曰。我無我為二。我尚不可得非我何可得。見我實性者不復起二。是為入不二法門。】  

   

普守菩萨说,我与无我为二。菩萨的我为性我,无我是不受诸法束缚。我性如虚空了不可得,性我无相不可见,唯有佛才能实见实知真性我。如果知唯一佛乘,无有二乘。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電天菩薩曰。明無明為二。無明實性即是明。明亦不可取離一切數。於其中平等無二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电天菩萨说,明与无明为二。明为智慧,无明为烦恼。无明的实相是众生烦恼诸苦;无明的实性是去掉无明,自性不受诸业力牵引,自性具足智慧之明,明不从外证,明不从内因缘得。众生是被无明覆盖不得见明,菩萨见明又践行愿力而又示现无明。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喜見菩薩曰。色色空為二。色即是空非色滅空色性自空。如是受想行識識空為二。識即是空非識滅空識性自空。于其中而通達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喜见菩萨说,色与色空为二。色为一切有形物体;色空即是无常力可使有形物体破坏为无,有形物体又不能阻碍于我性的来去。菩萨于定观中无有色相,一切空寂;来去又不受色相所碍,这样的色即是空,不是色被无常力破坏灭失为空;而是色性自空,身体在定力下为空,身空后方知心空性空;受想行识也都一样,即五蕴皆空。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明相菩薩曰。四種異空種異為二。四種性即是空種性。如前際後際空故中際亦空。若能如是知諸種性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明相菩萨说,四种异与空种异为二。四种异为身体地水火风四大特性的不一样,空种异为没有虚空的存在,一切物质也无法安立。即身体的地大特性是坚固又能作用,水大的特性是浸透与湿润;火大的特性是暖与成熟;风大的特性是动与长养;空大的特性是无碍与包容。身体四大之间的关系是各自独具又相互融合为一体;四大与空大的关系是虚空容万物,万物依虚空,空遍一切处,物无碍于空。菩萨证知四大特性与空大特性都是空性,而且没有前中后的阶段分别。即我性如虚空,既包容四大之身体,又无碍于四大之身体;性无虚空,虚空又不是我性;而我性又真空,真空又不空,不空为妙有,妙有有识性。如有这样的智慧,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妙意菩薩曰。眼色為二。若知眼性於色不貪不恚不癡。是名寂滅。如是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為二。若知意性於法不貪不恚不癡。是名寂滅。安住其中。是為入不二法門。】  

   

妙意菩萨说,眼与色为二。菩萨行人在世间眼睛所见一切事物,美色、美境、顺缘等,心不起贪著;污秽、弊恶、逆缘等,心不起嗔恚;对人生与众生现象和顺逆二缘等,要智慧观而不愚痴。耳与声、鼻与香、舌与味、身与触、意与法都是如此,就是心里烦恼之火寂灭。在身心清净中去修行,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無盡意菩薩曰。佈施回向一切智為二。佈施性即是回向一切智性。如是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回向一切智為二。智慧性即是回向一切智性。於其中入一相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无尽意菩萨说,布施与回向一切智为二。无相、无求、无想的随缘布施,所行财物与法及身力正语等布施后,又空无所著,是布施性之福德。在性之福德基础上,不为人天享乐,而是为了于生死烦恼中解脱的一切智性之慧德。福慧之性德圆满,才是菩提道。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都是如此。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深慧菩薩曰。是空是無相是無作為二。空即無相無相即無作。若空無相無作則無心意識。於一解脫門即是三解脫門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深慧菩萨说,空与无相无作为二。空为修行戒定所得,无相无作为定中三昧所证智慧。只有修行戒、定、慧,才能在世间达到身空、意空、心空,证空性、悟智慧、无束缚为解脱。这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寂根菩薩曰。佛法眾為二。佛即是法法即是眾。是三寶皆無為相與虛空等。一切法亦爾。能隨此行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寂根菩萨说,佛与法众为二。在出世间,佛性如虚空遍法界,法界诸法是佛法身,佛为法界真僧,僧为众。佛法僧三宝是一合相,是无为相,是空相。证悟这样的智慧,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心無礙菩薩曰。身身滅為二。身即是身滅。所以者何。見身實相者不起見身及見滅身。身與滅身無二無分別。於其中不驚不懼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心无碍菩萨说,身与灭为二。在世间有生则有身,身无常有死为灭。如果持戒修行,证空悟智见真我性实相后,即脱离生死之身,为愿力又从容地示现生死之身。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上善菩薩曰。身口意善為二。是三業皆無作相。身無作相即口無作相。口無作相即意無作相。是三業無作相即一切法無作相。能如是隨無作慧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上善菩萨说,身口意与善为二。在定三昧中,身口意三业休息,于一切法不生其心。证悟这样的智慧,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福田菩薩曰。福行罪行不動行為二。三行實性即是空。空則無福行無罪行無不動行。於此三行而不起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福田菩萨说,福行、罪行与不动行是二。在世间不思善、不思恶,不于见善恶而生其心,行于空道而不动行。在出世间心无善恶,行于中道,善行、恶行、不动行是一菩提行。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華嚴菩薩曰。從我起二為二。見我實相者不起二法。若不住二法則無有識。無所識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华严菩萨说,一身二我与起动相随为二。在世间明心见性之人,是见我实相的人。见我实相之人知身我是性我随顺世间示现,而不执著身我。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德藏菩薩曰。有所得相為二。若無所得則無取捨。無取捨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德藏菩萨说,有所得与相为二。有所得是有我取舍相,有取舍相则有众生相、人者相与寿者相。在出世间智慧上,于一切法无所得,也不存在取舍相。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月上菩薩曰。闇與明為二。無闇無明則無有二。所以者何。如入滅受想定無闇無明一切法相亦複如是。於其中平等入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月上菩萨说,暗与明为二。在世间黑暗与光明相对存在,没有黑暗也就不存在相对的光明。这里的黑暗是无明,光明是智慧。只有在定三昧中,才不见黑暗与光明,诸法平等。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寶印手菩薩曰。樂涅槃不樂世間為二。若不樂涅槃不厭世間則無有二。所以者何。若有縛則有解。若本無縛其誰求解。無縛無解則無樂厭。是為入不二法門。】  

   

宝印手菩萨说,乐涅槃与乐世间为二。乐涅槃是声闻,乐世间是凡夫。在菩萨行上,既不执著涅槃乐,又不为众生世间苦而不入世间。有世间苦为束缚,有涅槃乐为解脱。而菩萨往来世间,既无束缚又无解脱。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珠頂王菩薩曰。正道邪道為二。住正道者則不分別是邪是正。離此二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珠顶王菩萨说,正道与邪道为二。正道为善行,邪道为不善行。在出世间智慧上,菩萨行人行于空道,住于中道;佛性无正道与邪道,又住于正道。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樂實菩薩曰。實不實為二。實見者尚不見實何況非實。所以者何。非肉眼所見慧眼乃能見。而此慧眼無見無不見。是為入不二法門。】  

   

乐实菩萨说,实与不实为二。实见为慧眼见,不实为肉眼见。慧眼见实为实,见不实中有实。肉眼见实为不实,不见不实中有实。慧眼见为菩萨,肉眼见为众生;菩萨见众生不实而佛性是实,众生见众生是实而不见众生皆有佛性也是实。能证慧眼见实与不实,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如是諸菩薩各各說已。問文殊師利。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文殊師利曰。如我意者。於一切法無言無說。無示無識離諸問答是為入不二法門。】  

   

文殊师利菩萨说,于一切法无有言说,无有表示,无有思维,无有问答。就是菩萨入不二法门。  

   

於是文殊師利。問維摩詰。我等各自說已。仁者當說。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時維摩詰默然無言。文殊師利歎曰。善哉善哉。乃至無有文字語言。是真入不二法門說是入不二法門品時。于此眾中五千菩薩。皆入不二法門得無生法忍  

   

这时,文殊师利菩萨问维摩诘居士说,我们各自所说,谁说的是菩萨入不二法门。而维摩诘居士,保持沉默而不作回答。文殊师利菩萨说,无有语言文字相,是真正的菩萨入不二法门。五千菩萨都入不二法门,得无生法忍。  

   

这里诸位千万不要误会,认为诸菩萨所说不是入不二法门。实相是,诸菩萨所说是菩萨境界的入不二法门,是菩萨教化众生的入不二法门。虽有问答而离文字相,虽有言说而离诸法相。文殊师利菩萨与维摩诘居士是诸佛境界,是了了见佛性,佛性无言说、无文字、无表示、无思维、无问答、无诸法等。而诸佛又能示现一切法相,诸菩萨既示现一切法相,又行一切法相;行一切法相,不离一佛乘。是三十二尊菩萨说佛行菩萨道成就的无量功德。我们诸位,修戒定慧而发菩提心,行菩萨道就是真学佛,肯于苦行真干的无我、无相、无求等菩萨行就是真学佛;真学佛的人,必然见性成佛。  

   

【香積佛品第十】  

   

【於是舍利弗心念。日時欲至。此諸菩薩當于何食。時維摩詰。知其意而語言。佛說八解脫。仁者受行。豈雜欲食而聞法乎。若欲食者且待須臾。當令汝得未曾有食。】  

   

这时,舍利弗心想,用斋饭的时间到了,维摩诘居士能施予何食物。  

维摩诘居士知道舍利弗心里所想说,诸仁者受持并修行佛说八解脱法,又来此闻法,怎么能用普通的杂欲斋食呢!八解脱法为(一、内有色想观诸色解脱。二、内无色想观外色解脱。三、净解脱身作证具足住。四、超诸色想灭有对想不思维种种想入无边空空无边处具足住解脱。五、超一切空无边处入无边识识无边处具足住解脱。六、超一切识无边处入无所有无所有处具足住解脱。七、超一切无所有处入非想非非想处具足住解脱。八、超一切非想非非想处入想受灭身作证具足住解脱。)用斋饭的时间到了,你们也饿了,请等一等,一定让你们用上从来没有吃到的斋饭。  

   

【時維摩詰即入三昧。以神通力示諸大眾。上方界分過四十二恒河沙佛土。有國名眾香。佛號香積。今現在。其國香氣比于十方諸佛世界人天之香最為第一。彼土無有聲聞辟支佛名。唯有清淨大菩薩眾。佛為說法。其界一切皆以香作樓閣。經行香地苑園皆香。其食香氣周流十方無量世界。時彼佛與諸菩薩方共坐食。有諸天子皆號香嚴。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供養彼佛及諸菩薩。此諸大眾莫不目見。時維摩詰問眾菩薩言。諸仁者。誰能致彼佛飯。以文殊師利威神力故咸皆默然。維摩詰言。仁此大眾無乃可恥。文殊師利曰。如佛所言勿輕未學。】  

   

维摩诘居士,即时入定观三昧中,以神通力向大众展示,在此世界上方过四十二亿恒河沙佛世界有众香世界,为香积佛国土。这尊佛的世界人天之香与十方诸佛世界相比最为第一,连阿罗汉与辟支佛的名字都没有,只有大菩萨听闻香积佛说法,又有诸发菩提心的香严天王供养香积佛与菩萨众。这时,维摩诘居士对大众说,谁能去香积佛国土乞食呢?大众中除文殊师利菩萨保持自然神态外,都因自在神力不足而自觉惭愧。维摩诘居士安慰大众说,请诸位不要不好意思!文殊师利菩萨也安慰大众说,如佛所说,众生平等;维摩诘居士不是轻慢大众,而是激励大众知耻而后勇。  

   

【於是維摩詰。不起于座居眾會前化作菩薩。相好光明威德殊勝蔽於眾會。而告之曰。汝往上方界。分度如四十二恒河沙佛土。有國名眾香。佛號香積。與諸菩薩方共坐食。汝往到彼如我辭曰。維摩詰稽首世尊足下。致敬無量問訊起居少病少惱氣力安不。願得世尊所食之餘。當于娑婆世界施作佛事。令此樂小法者得弘大道。亦使如來名聲普聞。時化菩薩即于會前升于上方。舉眾皆見其去到眾香界禮彼佛足。又聞其言。維摩詰稽首世尊足下。致敬無量問訊起居少病少惱氣力安不。願得世尊所食之餘。欲于娑婆世界施作佛事。使此樂小法者得弘大道。亦使如來名聲普聞。彼諸大士見化菩薩歎未曾有。今此上人從何所來。娑婆世界為在何許。雲何名為樂小法者。即以問佛。】  

   

维摩诘居士于床上没有动,又化现出一尊相貌非常光明殊胜有威德的菩萨,至香积佛国土,礼香积佛足后说,居士维摩诘向佛致敬,问候少病、少恼!这是诸佛之间的礼称,是化现菩萨代表维摩诘居士的问候。并说,我是来化缘佛受供养后剩余的一些斋饭,用来在娑婆世界的佛道场作佛事,教化声闻缘觉之人发菩提心。这时,香积佛国土的诸大菩萨见到维摩诘居士所化现的菩萨说,娑婆世界在哪里呀!为什么还有喜欢小乘法的声闻缘觉之人呢!  

   

【佛告之曰。下方度如四十二恒河沙佛土。有世界名娑婆。佛號釋迦牟尼。今現在於五濁惡世。為樂小法眾生敷演道教。彼有菩薩名維摩詰。住不可思議解脫。為諸菩薩說法。故遣化來稱揚我名並贊此土。令彼菩薩增益功德。】  

   

香积佛说,在我们居住世界的下方过无量佛国土有此娑婆世界,有释迦牟尼佛在堪难忍受的五浊恶世(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教化乐小乘法的声闻缘觉弟子。有维摩诘居士在那里为诸菩萨说法,派遣化现菩萨来到我这里,称扬我名,赞叹我土,为诸菩萨增长利益功德。  

   

【彼菩薩言。其人何如乃作是化。德力無畏神足若斯。佛言。甚大。一切十方皆遣化往施作佛事饒益眾生。】  

   

诸大菩萨说,这位化现的菩萨功德圆满,神通自在力怎么如香积佛您一样啊!  

香积佛说,是这样的,这位化现菩萨的功德甚是伟大。因为,十方诸佛为利益众生,教化菩萨都派遣这样化现菩萨往来办理佛事。香积佛亲自用香钵盛满香饭送给维摩诘居士派遣的化现菩萨。  

诸位不要听神话,这在诸佛境界里是真实存在,也是很普通的事。在这里要明白二点;一是在宇宙莲花藏世界海里,娑婆世界处在二十五层中的第十三层;每层中又有无量亿佛国土;我们地球是娑婆世界无量亿星球中很小的一个星球;我们人类很渺小,我们自己也很渺小;要明白渺小而去掉骄慢心等。二是诸佛真慈悲,香积佛亲自盛饭送予化缘的菩萨,实际在平等救度众生。而我们人类众生哪里有这样谦和、平等、怜悯之慈悲心;若有也是做做样子。要明白对不如自己的人或与自己相等的人,能够和谐相待,也是为共求利益。  

   

【於是香積如來。以眾香缽盛滿香飯與化菩薩。時彼九百萬菩薩俱發聲言。我欲詣娑婆世界供養釋迦牟尼佛。並欲見維摩詰等諸菩薩眾。佛言可往。攝汝身香。無令彼諸眾生起惑著心。又當舍汝本形。勿使彼國求菩薩者而自鄙恥。又汝于彼莫懷輕賤而作礙想。所以者何。十方國土皆如虛空。又諸佛為欲化諸樂小法者。不盡現其清淨土耳。】  

   

这时,香积佛身边的九百万菩萨异口同声向佛请旨,愿意亲自去娑婆世界供养释迦牟尼佛与维摩诘居士等诸菩萨。  

香积佛说,你们可以去供养。但有几点要求:一是不要让身香外散,免得让那里的众生起疑惑心或执著心;二是要变化身形,不要让那里的新发意菩萨感到自卑而不好意思;三是你们心里不要有看不起那里的新发意菩萨的想法,以免让他们心生挂碍。四是你们要明白,十方诸佛国土都是一样的庄严清净,只是度什么样的众生就要化现什么样的净土。  

   

【時化菩薩既受缽飯。與彼九百萬菩薩俱。承佛威神及維摩詰力。於彼世界忽然不現。須臾之間至維摩詰舍。時維摩詰。即化作九百萬師子之座嚴好如前。諸菩薩皆坐其上。是化菩薩以滿缽香飯與維摩詰。飯香普熏毗耶離城及三千大千世界。時毗耶離婆羅門居士等。聞是香氣身意快然歎未曾有。於是長者主月蓋。從八萬四千人來入維摩詰舍。見其室中菩薩甚多諸師子座高廣嚴好。皆大歡喜禮眾菩薩及大弟子。卻住一面。諸地神虛空神及欲色界諸天。聞此香氣亦皆來入維摩詰舍。】  

   

香积佛国土的九百万菩萨仗佛威神之力,不久就来到维摩诘居士这里,维摩诘居士以神通化现出九百万同室内一样的座位,请诸菩萨上座。这时,维摩诘居士所化现的菩萨将满钵香饭放在维摩诘居士面前。香饭的香味让毗耶离城全城人民和三千大千世界都已嗅到。此城有一位主月盖长者与八万四千人,嗅饭香味,心里高兴,都来到维摩诘居士家里想亲自看一看,还有诸地神、虚空神和欲界、色界天人,嗅饭香也来到维摩诘居士家里。维摩诘居士用神力让大众入其室内,礼诸菩萨后各坐在一面。  

   

【時維摩詰語舍利弗等諸大聲聞。仁者可食如來甘露味飯大悲所熏無以限意食之使不消也。有異聲聞念。是飯少而此大眾人人當食。化菩薩曰。勿以聲聞小德小智稱量如來無量福慧。四海有竭此飯無盡。使一切人食揣若須彌乃至一劫猶不能盡。所以者何。無盡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功德具足者。所食之餘。終不可盡。於是缽飯悉飽眾會猶故不[*]。其諸菩薩聲聞天人食此飯者。身安快樂。譬如一切樂莊嚴國諸菩薩也。又諸毛孔皆出妙香。亦如眾香國土諸樹之香。】  

   

这时,维摩诘居士说,诸位声闻仁者,这斋饭是佛甘露美食,大悲力所成,你们不要限量,可以饱斋一顿。此时,有的声闻人想,这么多人而这么少的饭,能够吃吗!此时,维摩诘居士所化现菩萨说,请诸位不要以声闻人的小功德智慧来衡量佛无量功德福慧,四海之水可以饮尽,此饭食无尽。此道场大众吃一劫也不能吃尽,这钵饭还是满钵。依维摩诘居士神力,诸菩萨、声闻、天人、人民每人一满钵饭食。用斋后,诸用斋者都身出妙香,如香积佛国土诸树之香。  

   

爾時維摩詰問眾香菩薩。香積如來以何說法。彼菩薩曰。我土如來無文字說。但以眾香令諸天人得入律行。菩薩各各坐香樹下聞斯妙香。即獲一切德藏三昧。得是三昧者。菩薩所有功德皆悉具足。】  

   

这时,维摩诘居士对香积佛国土来的菩萨说,香积佛说什么法教化菩萨。  

有一位菩萨说,香积佛说法,无文字言说,唯用众香让诸天人按戒律而修行;众菩萨个个坐在香树下闻其妙香,即得一切德藏三昧,功德圆满。  

   

彼諸菩薩問維摩詰。今世尊釋迦牟尼以何說法。維摩詰言。此土眾生剛強難化故。佛為說剛強之語以調伏之。言是地獄是畜生是餓鬼。是諸難處。是愚人生處。是身邪行是身邪行報。是口邪行是口邪行報。是意邪行是意邪行報。是殺生是殺生報。是不與取是不與取報。是邪淫是邪淫報。是妄語是妄語報。是兩舌是兩舌報。是惡口是惡口報。是無義語是無義語報。是貪嫉是貪嫉報。是嗔惱是嗔惱報。是邪見是邪見報。是慳吝是慳吝報。是毀戒是毀戒報。是嗔恚是嗔恚報。是懈怠是懈怠報。是亂意是亂意報。是愚癡是愚癡報。是結戒是持戒是犯戒。是應作是不應作。是障礙是不障礙。是得罪是離罪。是淨是垢。是有漏是無漏。是邪道是正道。是有為是無為。是世間是涅槃。以難化之人心如猨猴故。以若干種法制禦其心乃可調伏。譬如象馬[+]悷不調加諸楚毒乃至徹骨然後調伏。如是剛強難化眾生故。以一切苦切之言乃可入律。】  

   

众香世界来的诸菩萨说,我们不知在此世界释迦牟尼佛如何说法?  

维摩诘居士说,这个世界的众生业习刚强,难以教化。因此,释迦牟尼佛要说刚强之语,才能教化调伏。所说的刚强之语有地狱、畜生、饿鬼和世间各种灾难处,是愚痴没有智慧的人,身口意行邪恶之法的人,杀、盗、淫、两舌、恶口、无义语、贪嫉、嗔恼、邪见、悭吝、毁戒、嗔恚、懈怠、乱意、愚痴的人业习果报的地方。还说什么是持戒,什么是犯戒;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是修行人的障碍,什么不是修行人的障碍;什么是罪,什么不是罪;什么是清净,什么是污垢;什么是有漏,什么是无漏;什么是邪道,什么是正道;什么是有为,什么是无为;什么是世间,什么是涅槃等法。说这么多种法,是调伏这里心如猿猴一样的刚强众生。释迦牟尼佛说世间一切苦和诸苦有逼迫性,才有一部分众生受其教化,遵从戒律而修行。  

   

【彼諸菩薩聞說是已。皆曰未曾有也。如世尊釋迦牟尼佛。隱其無量自在之力。乃以貧所樂法度脫眾生。斯諸菩薩亦能勞謙。以無量大悲生是佛土。維摩詰言。此土菩薩于諸眾生大悲堅固。誠如所言。然其一世饒益眾生。多於彼國百千劫行。所以者何。此娑婆世界有十事善法。諸餘淨土之所無有。何等為十。以佈施攝貧窮。以淨戒攝毀禁。以忍辱攝嗔恚。以精進攝懈怠。以禪定攝亂意。以智慧攝愚癡。說除難法度八難者。以大乘法度樂小乘者。以諸善根濟無德者。常以四攝成就眾生。是為十。】  

   

众香世界来的诸菩萨说,维摩诘居士您所说的这些佛法,我们从来没有听闻过,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维摩诘居士说,释迦牟尼佛隐去无量自在之神力,以智慧贫穷的人喜欢之法度脱这样的众生。这个世界的诸菩萨,都能不顾辛劳,以谦下的无量大悲心示现生在这里。这些菩萨在此世界利益众生一世,所行功德要等于你们众香世界菩萨百千劫所行功德。因为,这个娑婆世界有十善法,其它诸佛国土没有。十种善法有:一是以布施摄贫穷;二是以净戒摄毁戒;三是以忍辱摄嗔恚;四是以精进摄懈怠;五是以禅定摄乱意;六是以智慧摄愚痴;七是说诸难法度有诸难苦之人;八是以小乘法度欢喜小乘之人;九是以诸善根所行功德,救济既无福德又无慧德之人;十是以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的四摄法,成就众生脱离生死苦海的功德。  

   

【彼菩薩曰。菩薩成就幾法。於此世界行無瘡疣生於淨土。維摩詰言。菩薩成就八法。於此世界行無瘡疣生於淨土。何等為八。饒益眾生而不望報。代一切眾生受諸苦惱。所作功德盡以施之。等心眾生謙下無礙。于諸菩薩視之如佛。所未聞經聞之不疑。不與聲聞而相違背。不嫉彼供不高己利。而於其中調伏其心。常省己過不訟彼短。恒以一心求諸功德。是為八法。維摩詰文殊師利。于大眾中說是法時。百千天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十千菩薩得無生法忍。】  

   

众香世界来的诸菩萨说,此世界的众生应修行哪些法,才能去除业力烦恼,成就菩萨行而往生佛净土?  

维摩诘居士说,此世界众生修行八法,才能成就菩萨行。八法有,一是为众生带来利益不望得到回报;二是代一切众生受诸苦恼,让功德圆满的众生往生佛净土;三是所行功德无保留的布施给众生;四是以平等的慈悲心,平等对待众生,以无有障碍的谦下心教化众生;五是对诸菩萨如诸佛一样恭敬;六是对没有听闻过的佛说大乘经典不疑;七是不与声闻人的意愿相背离,让他们多得供养和多得利益,于恒顺众生中调伏自心;八是经常反省自己的过失,不与人争论长短、高低、得失、荣辱等,而一心修行功德。  

维摩诘居士与文殊师利菩萨说此法时,有十万天人发菩提心,一万菩萨得无生法忍。  

维摩诘居士所说成就菩萨的八法,是相互融会贯通,不分修什么法门的人,都必须依法而行。否则,很难往生佛净土。  

   

維摩詰所說經菩薩行品第十一  

   

是時佛說法于庵羅樹園。其地忽然廣博嚴事。一切眾會皆作金色。阿難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緣有此瑞應。是處忽然廣博嚴事。一切眾會皆作金色。佛告阿難。是維摩詰文殊師利。與諸大眾恭敬圍繞。發意欲來故先為此瑞應。於是維摩詰語文殊師利。可共見佛與諸菩薩禮事供養。文殊師利言。善哉行矣。今正是時。維摩詰即以神力。持諸大眾並師子座置於右掌。往詣佛所到已著地。稽首佛足右繞七匝。一心合掌在一面立。其諸菩薩即皆避座稽首佛足。亦繞七匝於一面立。諸大弟子釋梵四天王等。亦皆避座稽首佛足在一面立。於是世尊如法慰問諸菩薩已各令複坐。即皆受教眾坐已定。】  

   

阿难向佛请法说,是什么因缘让佛说法道场突然间变化为高广博大,都是金色等祥瑞之相呢?  

佛说,是维摩诘居士与文殊师利菩萨等大众共同前来礼佛供养,才有此祥瑞感应。  

这时,维摩诘居士即以神通自在力,将诸大众与所坐座位一起,放在右手掌上,共同来到佛的道场,又放在地上,按顺序礼佛后避座,站于一面。佛让诸菩萨与大众复座,并如法问候!  

   

【佛語舍利弗。汝見菩薩大士自在神力之所為乎。唯然已見。于汝意雲何。世尊。我睹其為不可思議。非意所圖非度所測。】  

   

佛说,舍利弗你见到菩萨的神通自在力所作为了吗?你是怎么想的呀?  

舍利弗回答说,我当然见到了!而且见到菩萨所为佛事太神奇不可思议,出乎我的思维想象和测度。  

   

【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今所聞香自昔未有。是為何香。佛告阿難。是彼菩薩毛孔之香。於是舍利弗語阿難言。我等毛孔亦出是香。阿難言。此所從來。曰。是長者維摩詰。從眾香國取佛余飯於舍食者。一切毛孔皆香若此。】  

   

阿难向佛请法说,这是什么香气这么香,我们从来没有嗅过,香气是怎么来的呢?  

佛说,是众香世界来的诸菩萨身上毛孔所散发的香气。  

于是舍利弗对阿难说,我们身上毛孔也有此香气,是维摩诘居士从众香世界取来香积佛送给的斋饭,食用后身上毛孔就有此香气。  

   

【阿難問維摩詰。是香氣住當久如。維摩詰言。至此飯消。曰。此飯久如當消。曰。此飯勢力至於七日然後乃消。又阿難。若聲聞人未入正位食此飯者。得入正位然後乃消。已入正位食此飯者。得心解脫然後乃消。若未發大乘意食此飯者。至發意乃消。已發意食此飯者。得無生忍然後乃消。已得無生忍食此飯者。至一生補處然後乃消。譬如有藥名曰上味其有服者身諸毒滅然後乃消。此飯如是滅除一切諸煩惱毒然後乃消。】  

   

阿难问维摩诘居士说,这样的香气能存在多长时间呢?  

维摩诘居士说,此饭食消化完香气就消失了;此饭食消化完需要七日时间。但是,所说七日是对文殊师利菩萨与我这样的人而言,对于其他人另有说法。声闻人阿罗汉果未圆满的,要圆满后此香气才消失;如果是阿罗汉果圆满的人,此香气要证得心解脱后,在三界无烦恼才消失;如果是未发菩提心的人,此香气需要达到新发意菩萨时才消失;如果是新发意菩萨这样的人,此香气需要达到菩萨果位后才消失;如果是菩萨这样的人,此香气需要达到一生补处,即如弥勒菩萨时才消失;如果是有幸食到的人,此香气灭除体内一切烦恼诸毒后才消失;这样的人如烦恼未灭除再来受人身时,身上还有香气,不过这样的人极少。  

   

【阿難白佛言。未曾有也。世尊。如此香飯能作佛事。佛言。如是如是。阿難。或有佛土以佛光明而作佛事。有以諸菩薩而作佛事。有以佛所化人而作佛事。有以菩提樹而作佛事。有以佛衣服臥具而作佛事。有以飯食而作佛事。有以園林台觀而作佛事。有以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而作佛事。有以佛身而作佛事。有以虛空而作佛事。眾生應以此緣得入律行。有以夢幻影響鏡中像水中月熱時炎如是等喻而作佛事。有以音聲語言文字而作佛事。或有清淨佛土寂寞無言無說無示無識無作無為而作佛事。如是阿難。諸佛威儀進止。諸所施為無非佛事。阿難。有此四魔八萬四千諸煩惱門。而諸眾生為之疲勞。諸佛即以此法而作佛事。是名入一切諸佛法門。菩薩入此門者。若見一切淨好佛土。不以為喜不貪不高。若見一切不淨佛土。不以為憂不礙不沒。但于諸佛生清淨心。歡喜恭敬未曾有也。諸佛如來功德平等。為化眾生故。而現佛土不同。阿難。汝見諸佛國土。地有若干而虛空無若干也。如是見諸佛色身有若干耳其無礙慧無若干也。阿難。諸佛色身威相種性。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力無所畏不共之法。大慈大悲威儀所行。及其壽命說法教化。成就眾生淨佛國土。具諸佛法。悉皆同等。是故名為三藐三佛陀。名為多陀阿伽度。名為佛陀。阿難。若我廣說此三句義。汝以劫壽不能盡受。正使三千大千世界滿中眾生。皆如阿難多聞第一得念總持。此諸人等以劫之壽亦不能受。如是阿難。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有限量。智慧辯才不可思議。】  

   

阿难向佛请法说,这样的香饭也能作佛事吗?此世界上是没有这样的事啊!  

佛说,以香饭作佛事是真实如此。有的佛国土以佛的光明而作佛事;有的以诸菩萨而作佛事;有的以佛所化人而作佛事;有的以菩提树而作佛事;有的以佛的衣服卧具作佛事;有的以饭食而作佛事;有的以园林而作佛事;有的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而作佛事;有的以佛身作佛事;有的以虚空作佛事。作佛事是根据众生根基能接受;能持戒和依法修行来确定。还有的佛国土,以梦、幻、影、响、镜中像和水中月、热时炎等各种比喻而作佛事;还有的以音声、语言、文字而作佛事;还有的以清净佛国土的寂默无言,无说无表示,无有想,无有行作而作佛事。诸佛所行所作和威仪进止等一切都是佛事;佛事就是说法度众生的道场。因为诸众生有为之疲劳的生老病死等八万四千种烦恼。所以,诸佛就要有与之相适应的无量度众生脱离烦恼的法门。诸菩萨是演绎诸佛法门的人,既当演员,又归纳世间原理为佛法。如果见到清净佛国土,不以此为喜,不对此贪著,不觉得比别人高;如果见一切不清净的佛国土,不以此为忧,不对此有挂碍,不因为不清净而隐没不来。诸菩萨对佛生清净心,欢喜恭敬。诸佛功德平等,国土清净,只是为教化不同众生而现国土不同。阿难,你见诸佛国土无量,虚空无量,佛身无量,智慧无量;而教化众生的诸法,戒定慧解脱之见,大慈大悲知行,说法的时间等都相同相等,是无上正等正觉。而且,无可限量。  

   

【阿難白佛言。我從今已往不敢自謂以為多聞。佛告阿難。勿起退意。所以者何。我說汝于聲聞中為最多聞。非謂菩薩。且止阿難。其有智者不應限度諸菩薩也。一切海淵尚可測量。菩薩禪定智慧總持辯才一切功德不可量也。阿難。汝等舍置菩薩所行。是維摩詰一時所現神通之力。一切聲聞辟支佛。於百千劫盡力變化所不能作。】  

   

阿难向佛请法说,从现在起,我不敢再说我是多闻第一的佛弟子。  

佛说,你不要心生退转之意。因为,佛说你多闻第一是在声闻众弟子中第一,而没有说你在菩萨中多闻第一。所以,你不要这么说。阿难,你还要知道,海水可量而菩萨的禅定智慧、能力才干、一切功德无有限度不可量。同时,你还要知道,维摩诘居士虽然一时所现神通之力,而声闻缘觉在百千万劫中无论怎么用力也不能做得到。  

   

爾時眾香世界菩薩來者。合掌白佛言。世尊。我等初見此土生下劣想。今自悔責舍離是心。所以者何。諸佛方便不可思議。為度眾生故。隨其所應現佛國異。唯然世尊。願賜少法還於彼土當念如來。】  

   

这时,众香世界诸菩萨说,我们初见此世界,认为这里太下等低劣了。现在,我们自悔自责,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因为,诸佛以方便智慧随其众生业力,随应现不同国土。所以,是我们的智慧不足。诸佛慈悲,能为我们少说一点法,回归众香国土后留作受教而忆念您释迦牟尼佛。  

   

【佛告諸菩薩。有盡無盡解脫法門。汝等當學。何謂為盡。謂有為法。何謂無盡。謂無為法。如菩薩者。不盡有為不住無為。何謂不盡有為。謂不離大慈不舍大悲。深發一切智心而不忽忘。教化眾生終不厭惓。于四攝法常念順行。護持正法不惜軀命。種諸善根無有疲厭。志常安住方便回向。求法不懈說法無吝。勤供諸佛故。入生死而無所畏。于諸榮辱心無憂喜。不輕未學敬學如佛。墮煩惱者令發正念。于遠離樂不以為貴。不著己樂慶于彼樂。在諸禪定如地獄想。於生死中如園觀想。見來求者為善師想。舍諸所有具一切智想見毀戒人起救護想。諸波羅蜜為父母想。道品之法為眷屬想。發行善根無有齊限。以諸淨國嚴飾之事成己佛土行無限施具足相好。除一切惡淨身口意。生死無數劫意而有勇。聞佛無量德志而不倦。以智慧劍破煩惱賊出陰界入。荷負眾生永使解脫。以大精進摧伏魔軍。常求無念實相智慧行。於世間法少欲知足。於出世間求之無厭。而不舍世間法不壞威儀法而能隨俗。起神通慧引導眾生。得念總持所聞不忘。善別諸根斷眾生疑。以樂說辯演法無礙。淨十善道受天人福。修四無量開梵天道。勸請說法隨喜贊善。得佛音聲身口意善。得佛威儀深修善法所行轉勝。以大乘教成菩薩僧。心無放逸不失眾善。行如此法。是名菩薩不盡有為。】  

   

佛说,菩萨有尽和无尽解脱法门,你们应该修行。什么是有尽解脱法门,就是修行的有为法。什么是无尽解脱法门,就是证悟的无为法。菩萨的愿力是不尽有为,不住无为。  

不尽有为是对度众生不离大慈,不舍大悲,深发一切智心,永不疲倦,永不厌离。广说佛法,是经常忆念修行,护持正法,不惜身命,绍隆佛种,培育众生善心本行,永不疲倦,永不厌离。志愿久常而安稳不变,为了以方便智慧行于世间;示现求佛正法不懈怠,说佛正法不吝惜,精勤供养诸佛。为践行因地所发愿力,入生死而无所畏惧,于诸荣辱而不忧喜,不轻慢不信佛法的众生,恭敬信仰佛法的众生如佛一样,让有烦恼的人得生正念,离五欲等世间乐不以己贵,不执著自己法乐而欣庆有修行人得证法喜,虽在世间禅乐之中犹如地狱想,于生死中如观赏园林风光一样轻松,对求法的人恭敬如最善恩师想,舍身命财等诸有为圆满自己慧德想,对毁戒的人如怜悯一子的救护想,以六度万行为父母,以诸法道品为眷属,以践行自己所发善心无有等同的限制,以庄严自性佛净土无有限制,以圆满自性佛相好而除一切恶及净身口意业,有勇气生死无量劫并受持佛无量功德而心不倦,带领众生以智慧剑破烦恼贼并代受出离三界众生的业报而心不倦,以定观三昧而知出世间实相智慧,以不贪著世间乐为少欲,以上报四重恩为知足,虽出世间而不舍世间法,虽不舍世间法而不破坏威仪,用神通自在力根据不同根基来引导众生念佛、闻法、断疑、说法等,让初信之人修十善道而得人天福,随喜赞叹诸天善法,说佛住世正法,身口意不放逸而深修善法,依大乘教不失本善而成就菩萨真僧。  

   

【何謂菩薩不住無為。謂修學空不以空為證。修學無相無作。不以無相無作為證。修學無起不以無起為證。觀于無常而不厭善本。觀世間苦而不惡生死。觀於無我而誨人不倦。觀於寂滅而不永滅。觀于遠離而身心修善。觀無所歸而歸趣善法。觀於無生而以生法荷負一切。觀于無漏而不斷諸漏。觀無所行而以行法教化眾生。觀於空無而不舍大悲。觀正法位而不隨小乘。觀諸法虛妄無牢無人無主無相。本願未滿而不虛福德禪定智慧。修如此法。是名菩薩不住無為。】  

   

菩萨不住无为是,修空不以得定空为有所证得,修空无相无作而不以无相无作为有所证得,修行定空心不起念而不以心无念为有所证得。而是,观世间无常而不厌离善本,观世间苦而不厌恶生死,观诸法无我而教诲众生之心不厌倦,观我性于三界寂灭而度众生愿力不寂灭,观身心修善而身心又远离名闻利养,观三界无有皈依处而自然行于善法,观性我无生而于三界示现有生代受出离众生苦果,观性我真僧无漏而又示现不断诸漏的有情众生,观性我真僧无有行作而示现身修行依法教化众生,观诸法空相无我而不舍大慈大悲,观正法久住而知行正法艰难又不随顺小乘法,观世间诸法虚妄不真而以不满足的本誓愿力不让修行福德智慧的时间空过。  

   

【又具福德故不住無為。具智慧故不盡有為。大慈悲故不住無為。滿本願故不盡有為。集法藥故不住無為。隨授藥故不盡有為。知眾生病故不住無為。滅眾生病故不盡有為。諸正士菩薩以修此法。不盡有為不住無為。是名盡無盡解脫法門。汝等當學。】  

   

总之,菩萨具足福德才有愿力不住佛净土之无为,菩萨具足慧德才有能力不尽世间之有为;菩萨具足大慈大悲心才有愿力不住佛净土之无为,菩萨具足愿力才有能力不尽世间之有为;菩萨具足无量佛法才有愿力不住佛净土之无为,菩萨具足方便智慧才有能力不尽世间之有为;菩萨知众生诸病才有愿力不住佛净土之无为,菩萨为灭众生诸病才有能力不尽世间之有为。这就是菩萨修行无尽的解脱法门。你们应该认真地依法修行。  

   

【爾時彼諸菩薩聞說是法皆大歡喜。以眾妙華若干種色若干種香。散遍三千大千世界。供養於佛及此經法並諸菩薩已。稽首佛足歎未曾有言。釋迦牟尼佛。乃能於此善行方便。言已忽然不現還到彼國。】  

   

众香世界诸菩萨听闻佛说法后,皆大欢喜,以多种香供养佛、供养法、供养诸菩萨,礼佛后还归本佛国土。  

   

維摩詰所說經見阿閦佛品第十二  

   

爾時世尊問維摩詰。汝欲見如來。為以何等觀如來乎。維摩詰言。如自觀身實相。觀佛亦然。我觀如來。前際不來後際不去今則不住。不觀色不觀色如。不觀色性。不觀受想行識。不觀識如。不觀識性。非四大起。同於虛空。六入無積。眼耳鼻舌身心已過不在三界。三垢已離順三脫門。具足三明與無明等。不一相不異相。不自相不他相。非無相非取相。不此岸不彼岸不中流。而化眾生。觀於寂滅亦不永滅。不此不彼。不以此不以彼。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識識。無晦無明無名無相。無強無弱非淨非穢。不在方不離方。非有為非無為。無示無說。不施不慳。不戒不犯。不忍不恚。不進不怠。不定不亂。不智不愚。不誠不欺。不來不去。不出不入。一切言語道斷。非福田非不福田。非應供養非不應供養。非取非舍。非有相非無相。同真際等法性。不可稱不可量。過諸稱量。非大非小。非見非聞非覺非知。離眾結縛。等諸智同眾生。于諸法無分別。一切無失。無濁無惱。無作無起無生無滅。無畏無憂無喜無厭無著。無已有無當有無今有。不可以一切言說分別顯示。世尊。如來身為若此。作如是觀。以斯觀者名為正觀。若他觀者名為邪觀。】  

   

这时,佛对维摩诘居士说,你是怎么观佛的呀!  

维摩诘居士说,如观自身实相一样;即对佛性的实知实见。但是,我观佛不从色相观,不从受想行识观,往前观不见来者,往后观不见去者,观当下不见住者。真正的佛身等如虚空,不是地水火风所成肉体,无六根对六尘,也无六入,不在三界,远离贪嗔痴三垢,随顺世间示现戒定慧,具足三昧光明智慧,示现之肉身与众生的无明身一样,没有不一样的地方,示现相又不执著相而空无相,示现此岸又不住此岸,示现彼岸又不住彼岸,示现中道而不入中流教化众生,观佛性寂灭而不永灭,不能用世间相对法来推断论定,又不能用世间智慧想象,不能用人的意识来分别,不是昏暗也不是光明,没有名称也无形像,既不强壮也不弱小,既不清净又不污秽,既不在什么地方又不离什么地方,既不有为又不无为,既无有表示又无言说,既不布施又不悭吝,既不持戒又不犯戒,既不忍辱又不嗔恚,既不精进又不懈怠,既不禅定又不散乱,既不智慧又不愚痴,既不诚实又不欺骗,既不见来又不见去,既不见出又不见入,一切言语道断,即言而无道,语而离道,语言文字说道不是道,只是证道与悟道;既不是福田又是福田,既不应该供养又应供养,既不能拿来又不能舍去,既没有相又不能说空无,既以高能量高智慧等同法性一样真实存在又不可用什么去称呼与衡量,超出人的思维能力,不能利用一切手段称量是大是小、是看见是听到、是觉到是知道,既示现众生就同众生一样有血有肉又随顺世间法则行住坐卧等没有区别,既无所得又无所失,既无浊恶又无烦恼,既无行作又无起心动念,既示现无生又示现灭而不灭,既示现生死又对生死无有畏惧、无有忧悲、无有欢喜、无有厌离、无有过去、无有当下,无有未来,不可以用一切语言文字表示出来。如果能这样观或达到这样观的智慧,为正观。否则,为盲人摸象猜想观,是邪观。  

   

爾時舍利弗問維摩詰。汝于何沒而來生此。維摩詰言。汝所得法有沒生乎。舍利弗言。無沒生也。若諸法無沒生相。雲何問言汝于何沒而來生此。于意雲何。譬如幻師幻作男女。寧沒生耶。舍利弗言。無沒生也。汝豈不聞佛說諸法如幻相乎。答曰如是。若一切法如幻相者。雲何問言汝于何沒而來生此。舍利弗。沒者為虛誑法敗壞之相。生者為虛誑法相續之相。菩薩雖沒不盡善本。雖生不長諸惡。】  

   

舍利弗说,维摩诘居士你过去世生命是从哪里结束而生于此地的?  

维摩诘居士说,舍利弗你现在修行之法有终了和新生吗?  

舍利弗说,所修行之法不是我创立,也不是现在佛创立;不因为我不存在而终了,也不因为佛入涅槃而终了。  

维摩诘居士说,法既没有终始相,你怎么问过去世生命从哪里结束而生于此地呢!你怎么会想性我真身能如同变魔术一样一会是男、一会是女、一会生、一会死呢!  

舍利弗说,我听佛说法诸法如幻相,你怎么会没有生没呢?  

维摩诘居士说,佛所说诸法如幻相是那么回事;而你所问是另外一回事;所谓没者为终了,说法有结束的败坏之相是虚妄乱说;说法有结束与开始的相续之相也是虚妄乱说。因为,菩萨虽示现身体有灭而本誓善愿没有尽,虽示现生于五浊恶世而不见增长恶法。  

   

【是時佛告舍利弗。有國名妙喜。佛號無動。是維摩詰于彼國沒而來生此。舍利弗言。未曾有也。世尊。是人乃能舍清淨土。而來樂此多怒害處。維摩詰語舍利弗。于意雲何。日光出時與冥合乎。答曰。不也。日光出時即無眾冥。維摩詰言。夫日何故行閻浮提。答曰欲以明照為之除冥。維摩詰言。菩薩如是。雖生不淨佛土為化眾生故不與愚闇而共合也。但滅眾生煩惱闇耳。】  

   

佛说,舍利弗依你声闻知见有生没,那告诉你,维摩诘居士是从妙喜国土无动佛那里没而生于此土。  

舍利弗说,我不相信会有人能舍清净佛国土而喜欢生到多怒有恼害的地方来。  

维摩诘居士说,太阳光芒照耀的地方,还有黑暗吗?太阳又怎么会照耀这个世界呢?  

舍利弗说,太阳光芒照耀的地方无有黑暗;这个世界的自然规律就是光明去除黑暗。  

维摩诘居士说,菩萨为教化众生,示现生到这个不净的世界也同太阳照耀这个世界一样。光明不与黑暗同时同地存在,智慧不与愚痴同时同人存在。菩萨示现生此不净世界,就是以大智慧的光明,破除众生愚痴的黑暗。  

   

【是時大眾渴仰。欲見妙喜世界無動如來及其菩薩聲聞之眾。佛知一切眾會所念。告維摩詰言。善男子。為此眾會。現妙喜國無動如來及諸菩薩聲聞之眾。眾皆欲見。於是維摩詰心念。吾當不起於座接妙喜國。鐵圍山川溪穀江河。大海泉源須彌諸山。及日月星宿。天龍鬼神梵天等宮。並諸菩薩聲聞之眾。城邑聚落男女大小。乃至無動如來及菩提樹諸妙蓮華。能於十方作佛事者。三道寶階從閻浮提至忉利天以此寶階諸天來下。悉為禮敬無動如來聽受經法。閻浮提人。亦登其階。上升忉利見彼諸天。妙喜世界成就如是無量功德上至阿迦膩吒天。下至水際。以右手斷取如陶家輪。入此世界猶持華鬘示一切眾。作是念已入於三昧現神通力。以其右手斷取妙喜世界置於此土。彼得神通菩薩及聲聞眾並餘天人。俱發聲言。唯然世尊。誰取我去。願見救護。無動佛言。非我所為。是維摩詰神力所作。其餘未得神通者。不覺不知己之所往。妙喜世界雖入此土而不增減。於是世界亦不迫隘如本無異。】  

   

维摩诘居士知大众想见一见妙喜世界和无动佛及诸菩萨等,即身心不动入于三昧,显现神通自在力,以右手断取妙喜世界安置在此世界。  

这时,妙喜世界诸菩萨、声闻、天人对无动佛说,是谁将我们连同这个世界都取走,请无动佛护佑。无动佛说,是维摩诘居士用神力所作。妙喜世界虽入此世界不增不减,没有变化,众生生活等也不受影响。我们这个世界不因又来一个妙喜世界显的狭小,一切无有变化。  

这里的妙喜世界,也是化身佛国土,一有声闻,二有天人。维摩诘居士也是等同无动佛的化身佛的示现。一尊报身佛可有无量化身,如十方分身释迦文佛,又如释迦文佛在东方净琉璃世界示现护法身等。  

   

爾時釋迦牟尼佛告諸大眾。汝等且觀妙喜世界無動如來其國嚴飾。菩薩行淨弟子清白。皆曰。唯然已見。佛言。若菩薩欲得如是清淨佛土。當學無動如來所行之道。現此妙喜國時。娑婆世界十四那由他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皆願生於妙喜佛土。釋迦牟尼佛即記之曰。當生彼國。時妙喜世界於此國土。所應饒益其事訖已。還複本處舉眾皆見。佛告舍利弗。汝見此妙喜世界及無動佛不。唯然已見。世尊。願使一切眾生得清淨土如無動佛。獲神通力如維摩詰。世尊。我等快得善利。得見是人親近供養。其諸眾生若今現在若佛滅後。聞此經者亦得善利。況複聞已信解受持讀誦解說如法修行。若有手得是經典者。便為已得法寶之藏。若有讀誦解釋其義如說修行。即為諸佛之所護念。其有供養如是人者。當知即為供養於佛。其有書持此經卷者。當知其室即有如來。若聞是經能隨喜者。斯人即為取一切智。若能信解此經乃至一四句偈為他說者。當知此人即是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佛说,你们可以观看妙喜世界和无动佛,妙喜世界的国土清净,菩萨行净,声闻弟子清白。如果诸菩萨愿力成就妙喜这样美好的世界,就应修行无动佛所行之道。无动佛所行之道在哪里?维摩诘居士所说是。我们有幸见到妙喜世界和无动佛的无量人与天人,都发菩提心,愿往生到妙喜世界。佛当时证记,当生灭后就可往生彼妙喜世界。为什么佛当时证记,因这些人、天人已与维摩诘居士结善法因缘。读诵受持此经的人,也有法缘往生到妙喜世界。佛事已办,妙喜世界还归本处。  

佛又对舍利弗说,你见到妙喜世界和无动佛了吗!  

舍利弗说,见到了!我愿让一切众生都能证得如无动佛,成就如妙喜世界一样的清净佛国土;神通自在力如维摩诘居士。我们这些佛弟子有幸供养亲近维摩诘居士这样的人,很快就能得到善行的利益。如果在未来,佛灭度后,有人能听闻此经也得到善行利益;何况听闻又能信解、受持、读诵、解说、如法修行等,或亲手请到此经的人,等于得到法宝之藏,善行利益无量。如果有人读诵、解释经义并如是修行,就会有诸佛护念。如果有人能供养受持、解说、依法修行此经的人,其功德等于供养佛。如果有书写此经的地方,其室即有佛护佑。如果有人听闻此经后能随喜赞叹,这样的人非常有智慧,未来世也有智慧。如果有人能信解此经或一四句偈,自依法修行又为他人讲解,一定是佛为授记之人。  

此经义理深,难解亦难闻。受持修行者,为佛授记人。  

白衣佛不轻,菩萨在其中。天王有供养,唯人不识容。  

   

維摩詰所說經法供養品第十三  

   

爾時釋提桓因于大眾中白佛言。世尊。我雖從佛及文殊師利聞百千經。未曾聞此不可思議自在神通決定實相經典。如我解佛所說義趣。若有眾生聞是經法。信解受持讀誦之者。必得是法不疑。何況如說修行。斯人即為閉眾惡趣開諸善門。常為諸佛之所護念。降伏外學摧滅魔怨。修治菩提安處道場。履踐如來所行之跡。世尊。若有受持讀誦如說修行者。我當與諸眷屬供養給事。所在聚落城邑山林曠野有是經處。我亦與諸眷屬。聽受法故共到其所。其未信者當令生信。其已信者當為作護。】  

   

这时,忉利天主向佛请法说,我虽然在佛与文殊师利菩萨这里听闻百千卷经,还是第一次听闻到这么不可思议的神通自在的决定实相的经典。如我理解,如果有缘众生能听闻到此经佛法,信解、受持、读诵,不用怀疑一定是得闻佛说法发菩提心之人;如佛说修行此经的人,一定是行菩萨道的人。这样的人,已经关闭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善门,为诸佛所护念。这样的人在内心已降伏外道经论,摧灭魔怨,持戒修行佛道,身心安稳处即是道场,在履行和实践佛所行愿。如果有这样的人所在的地方,我就带领眷属前去供养并为其服务。此经在的地方或讲解此经的地方,我将带领眷属前去听受此法、受信此法并护佑道场。  

   

【佛言。善哉善哉。天帝。如汝所說。吾助爾喜。此經廣說過去未來現在諸佛不可思議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天帝。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供養是經者即為供養去來今佛。天帝。正使三千大千世界如來滿中。譬如甘蔗竹[+]稻麻叢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或一劫或減一劫。恭敬尊重讚歎供養奉諸所安。至諸佛滅後。以一一全身舍利起七寶塔。縱廣一四天下高至梵天表刹莊嚴。以一切華香瓔珞幢幡伎樂微妙第一。若一劫若減一劫而供養之。于天帝意雲何。其人植福寧為多不。釋提桓因言。多矣世尊。彼之福德若以百千億劫說不能盡。佛告天帝。當知是善男子善女人。聞是不可思議解脫經典信解受持讀誦修行福多於彼。所以者何。諸佛菩提皆從是生。菩提之相不可限量。以是因緣福不可量。】  

   

佛说,你这么说佛为你贺喜,此经是过去、未来、现在诸佛所说,能成就佛道,功德不可思议。如果有受持、读诵、供养此经的人,等于供养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如果有人一劫供养十方诸佛,佛入般涅槃后又一劫起七宝塔供养十方佛的全身舍利,以这样百千亿劫说不尽的福德,不能与听闻、信解、受持、读诵、修行此经的人所得福德相比。因为,诸佛证得菩提皆如此经之法而成就,佛的功德不可限量。所以,有此因缘而得福不可量。  

   

佛告天帝。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時。世有佛號曰藥王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禦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世界名大莊嚴。劫曰莊嚴。佛壽二十小劫。其聲聞僧三十六億那由他。菩薩僧有十二億。天帝。是時有轉輪聖王名曰寶蓋。七寶具足主四天下。王有千子。端正勇健能伏怨敵。爾時寶蓋與其眷屬供養藥王如來。施諸所安至滿五劫。過五劫已告其千子。汝等亦當如我以深心供養於佛。於是千子受父王命。供養藥王如來。複滿五劫一切施安。其王一子名曰月蓋。獨坐思惟。寧有供養殊過此者。以佛神力空中有天曰。善男子。法之供養勝諸供養。即問。何謂法之供養。天曰。汝可往問藥王如來。當廣為汝說法之供養。】  

   

佛说,诸供养中法供养为最上,为最第一。什么是法供养呢!如过去有大庄严劫,药王佛住世。当时有一位四天王宝盖,与其眷属五劫供养药王佛。又告诉他的一千王子又五劫供养药王佛。千子中有一名月盖王子想,还有什么样的供养能超过现在的供养呢!空中有一天人说,法供养可以胜过诸所供养。怎么样为法供养,你可去药王佛道场请教。月盖王子立即就到药王佛那里请法。  

   

【即時月蓋王子行詣藥王如來稽首佛足。卻住一面白佛言。世尊。諸供養中法供養勝。雲何為法供養。佛言。善男子。法供養者。諸佛所說深經。一切世間難信難受。微妙難見清淨無染。非但分別思惟之所能得。菩薩法藏所攝。陀羅尼印印之。至不退轉成就六度。善分別義順菩提法。眾經之上入大慈悲。離眾魔事及諸邪見。順因緣法。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命。空無相無作無起。能令眾生坐於道場而轉法輪。諸天龍神乾闥婆等所共歎譽。能令眾生入佛法藏攝諸賢聖一切智慧。說眾菩薩所行之道。依于諸法實相之義。明宣無常苦空無我寂滅之法。能救一切毀禁眾生。諸魔外道及貪著者能使怖畏。諸佛賢聖所共稱歎。背生死苦示涅槃樂。十方三世諸佛所說。若聞如是等經。信解受持讀誦。以方便力為諸眾生分別解說顯示分明。守護法故。是名法之供養。又于諸法如說修行。隨順十二因緣。離諸邪見得無生忍。決定無我無有眾生。而於因緣果報。無違無諍離諸我所。依於義不依語。依于智不依識。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依於法不依人。隨順法相無所入無所歸。無明畢竟滅故。諸行亦畢竟滅。乃至生畢竟滅故。老死亦畢竟滅。作如是觀。十二因緣無有盡相。不復起見。是名最上法之供養。】  

   

月盖王子礼佛后请法说,什么是最为殊胜的法供养呢?  

药王佛说,法为十方三世诸佛所说,世间一切众生难信难受持又微妙难以见闻到,清净无染又不是众生能思维到的深经法藏。  

这样的法藏为诸菩萨所行持,与菩萨心秘密相印,直至佛道而不退转。这样的法藏,能成就修行六度,让受持的人既善解法义,又顺行能证得菩提,为众经之上。这样的法藏,能让受持修行的人,性我真身证入大慈大悲的菩萨地,离诸魔事邪见,又能随顺世间因缘法而不染著世间,无人、我、众生、寿者四相,心无起作而度众生又能让得度的众生坐道场说法,让诸天龙神等赞叹,得成佛道。这样的法藏,为诸菩萨所行之道,并依此法藏实相之义,明明白白、言简意赅、通俗易懂地将佛说无常、苦、空、无我的灭除众生烦恼的清净之法,讲说给众生。这样的法藏,为菩萨所用救度一切毁戒众生,救度诸魔眷属,救度一切外道,救度一切贪欲著乐的受苦众生。依这样法藏修行的人,为十方诸佛赞叹,离生死苦,示现常乐我净的大涅槃乐。如果有人能听闻、信解、受持、读诵、解说并为大众分明法理义趣、又有愿力守护这样的法藏,为法供养。在此法供养的基础上,又对其它经典诸法如说修行,随顺十二因缘法,远离诸邪见,禅行定观三昧,诸法空相,得无生法忍,实知实见诸法无我又无众生,现在的我与众生只是假名的我与众生;对因缘果报的因是果、果又是因的因果律不争论、不怀疑,不以人见、我见、众生见为标准;而依于义不依语为标准,义为佛法深义,语为禅机言词;依于智不依识为标准,智为佛的智慧,识为人的思维;依于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了义经为佛说经典,不了义经为外道经论,了义为智慧了义,不了义为法不了义;依于法不依人为标准,法为常态的三宝一体相、是常住佛法僧,人为无常相、是有毒之身;在世间要随顺世间法又要恒顺众生,是示现身入世间,皈依示现有为的佛法僧,而性我真身已出世间,不入世间诸法,不皈依世间有为,于生死无明已毕竟解脱;在世间的无量众生,又因业力循环于因果律中,十二因缘法无有尽相,不舍有缘众生又示现诸相。能做到这样的人,为最上法供养。法供养和最上法供养都是一个体系,都是在自己有修有证为受持的基础上弘法,弘佛说正法,弘大乘佛法而不舍小乘;而不单是依文解义或东寻西找名人几句禅语加起来就是弘法、就是法供养。难得人身一回,难闻佛法一次,千万别误在几句口头禅上,枉死在花架子上。法供养和最上法供养在世间是苦行,是苦乐法,是无功德!此经属于十方三世诸佛所说深经法藏,忉利天主能护持此经,信受此经,已成就法供养功德。所以,佛为之贺喜!  

   

佛告天帝。王子月蓋從藥王佛。聞如是法得柔順忍。即解寶衣嚴身之具。以供養佛白佛言。世尊。如來滅後我當行法供養守護正法。願以威神加哀建立。令我得降魔怨修菩薩行。佛知其深心所念。而記之曰。汝於末後守護法城。天帝。時王子月蓋見法清淨。聞佛授記以信出家。修集善法精進不久。得五神通逮菩薩道。得陀羅尼無斷辯才。於佛滅後以其所得神通總持辯才之力。滿十小劫。藥王如來所轉法輪隨而分佈。月蓋比丘以守護法勤行精進。即于此身化百萬億人。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立不退轉。十四那由他人深發聲聞辟支佛心。無量眾生得生天上。天帝。時王寶蓋豈異人乎。今現得佛號寶炎如來。其王千子即賢劫中千佛是也。從迦羅鳩孫馱為始得佛。最後如來號曰樓至。月蓋比丘即我身是。如是天帝。當知此要。以法供養于諸供養為上。為最第一無比。是故天帝。當以法之供養供養於佛。  

   

佛说,月盖王子从药王佛那里听闻法供养后,解宝衣供养佛,出家修行善法,精勤菩萨道,弘扬正法,守护正法,化度无量众生得阿罗汉和辟支佛果或发菩提心生于人天。当时的四天王宝盖即现在世的宝炎佛是,王之千子即贤劫千佛是,月盖王子我释迦牟尼是。贤劫千佛从拘留孙佛开始,至最后楼至佛,即韦陀菩萨是。  

   

維摩詰所說經囑累品第十四  

   

於是佛告彌勒菩薩言。彌勒。我今以是無量億阿僧祇劫所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付囑於汝。如是輩經於佛滅後末世之中。汝等當以神力廣宣流布于閻浮提無令斷絕。所以者何。未來世中當有善男子善女人。及天龍鬼神乾闥婆羅刹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樂於大法。若使不聞如是等經則失善利。如此輩人聞是等經。必多信樂發稀有心當以頂受隨諸眾生所應得利而為廣說。】  

   

佛说,弥勒菩萨,在今天的法会上,佛要将无量劫诸佛所说无上正等正觉成就佛道之法,全部嘱托交付于你。如此经这样的大乘经典,在此世界末法时代,你要以神力广泛宣说让其流传世间。因为,在末法时代有发菩提的人、天人、龙、神、乾闼婆、罗刹等,要生于世间,喜欢大乘佛法。如果听闻不到此经和其它大乘经典,失去得善行利益的机会,空来人间一回。所以,一定要以神力让此经等大乘经典住世。发菩提心来此世间的人,听闻此经后一定会欢喜信受,发珍贵的稀有心去顶戴奉行、解说此经,让众生也得到善行利益。  

   

【彌勒當知。菩薩有二相。何謂為二。一者好於雜句文飾之事。二者不畏深義如實能入。若好雜句文飾事者。當知是為新學菩薩。若於如是無染無著甚深經典。無有恐畏能入其中。聞已心淨受持讀誦如說修行。當知是為久修道行。彌勒。複有二法。名新學者。不能決定於甚深法。何等為二。一者所未聞深經。聞之驚怖生疑不能隨順。譭謗不信而作是言。我初不聞從何所來。二者若有護持解說如是深經者。不肯親近供養恭敬。或時於中說其過惡。有此二法。當知是為新學菩薩。為自毀傷。不能於深法中調伏其心。彌勒。複有二法。菩薩雖信解深法。猶自毀傷而不能得無生法忍。何等為二。一者輕慢新學菩薩而不教誨。二者雖解深法而取相分別。是為二法。】  

   

佛说,弥勒菩萨你要知道,在末法时代行于世间的菩萨有二种相。一是喜欢经文中有禅机的语句或用文字装饰自己,弘法只求轰动效应。二是对佛经深义不畏惧,精勤正法修行,证悟到佛法实相,重视度人的效果。第一种人为新发意菩萨来此世间相,第二种人为久行菩萨道的菩萨来此世间相。来此世间的新发意菩萨,有的由于入胎之迷,忘记前世因缘;于末法时代,难修行证悟,又不能忆起前世愿力,虽有机缘听闻到此经,但有两种情况。一是听闻此经或大乘经典后,会吃惊世间有这样的佛法吗!是不是神话呀!怀疑世间能有菩萨住世吗!能有按佛说经典修行之人吗!不能随顺信受此经或法师讲法之义,旁敲侧击,毁谤不信。二是对护持、解说此经的人,不能亲近、恭敬、供养,而是专心挑语句的过失或挑人的过失。这样来此世间的新发意菩萨,既自伤菩提,又不能调伏自心;虽来此世间,只是了业,旧业未了又添新业。来此世间的新发意菩萨,还有二种情况。一是自己不信此经和大乘经典,自伤菩提后,还轻慢世间发菩提心的人或知而不教世间的新发意菩萨。二是根据自我喜欢意趣,对此经和大乘经典,用取舍相和分别心去信受,有的说到行不到,有的表面信而心不信。心与法为二,不能心法合一。  

   

彌勒菩薩聞說是已白佛言。世尊。未曾有也。如佛所說。我當遠離如斯之惡奉持如來無數阿僧祇劫所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若未來世善男子善女人求大乘者當令手得如是等經。與其念力。使受持讀誦為他廣說。世尊。若後末世有能受持讀誦為他說者。當知皆是彌勒神力之所建立。佛言。善哉善哉彌勒。如汝所說。佛助爾喜。】  

   

弥勒菩萨说,此经新奇妙义我是第一次听闻。如果在末法时代有人受持、读诵、解说此经,要知道就是我弥勒神力建立的道场。我要全面奉持诸佛所说诸法,让此经等大乘经典住世,让求大乘的人亲手请到此经等佛法宝藏。  

佛说,弥勒菩萨你有这样的愿心,佛也会帮助你,也为你贺喜!  

   

於是一切菩薩合掌白佛。我等亦於如來滅後。十方國土廣宣流布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複當開導諸說法者令得是經。爾時四天王白佛言。世尊。在在處處城邑聚落山林曠野。有是經卷讀誦解說者。我當率諸官屬為聽法故往詣其所擁護其人。面百由旬令無伺求得其便者。是時佛告阿難。受持是經廣宣流布。阿難言唯然。我已受持要者。世尊。當何名斯經。佛言。阿難。是經名為維摩詰所說。亦名不可思議解脫法門。如是受持。佛說是經已。長者維摩詰.文殊師利.舍利弗.阿難等。及諸天人阿修羅一切大眾。聞佛所說皆大歡喜。】  

   

一切菩萨都发愿于十方世界广说此经,四天王表示要护持此经。  

阿难向佛请法说,此经为何名?  

佛说,经名为《维摩诘所说经》,也可称为《不可思议解脱法门经》。  

佛说此经后,一切大众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感谢诸位请法!感谢诸位拥护道场!  

回 向  

天仙不坠,国主清宁。世界和平,人民安康。  

法界有情,念佛同音。智心圆成,同证佛境。  

   

   

讲于佛历二五四九年八月  

公历二零零六年九月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