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社会关怀 > 生命关怀 > 正文

美国的禅学治疗:68%的公立医院设有宗教护理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06-21)

根据美国医院协会的数字显示,68%的公立医院设有宗教护理计划,但很少有佛教僧侣,而贝丝犹太医疗中心…

 

根据美国医院协会的数字显示,68%的公立医院设有宗教护理计划,但很少有佛教僧侣,而贝丝犹太医疗中心则有20多个在职或培训中的佛教徒,他们为孕妇、癌症晚期患者等人提供冥想、祈祷甚至按摩服务,有时还帮助医院里精神压力过大的医护人员。

一个55岁的男人由于肺癌和肝硬化变得渐渐消瘦、大脑肿胀,但他却拒绝临终关怀。纽约贝丝犹太医疗中心的医护人员正在谈论着这个棘手的问题。

“这真的很可悲。”罗伯特·楚铎·肯拜尔对大家说,过去面对类似案例的时候,他会向嗜酒病人坦白他自己的戒酒史,从此聊起,谈话会缓和病人的精神痛苦。

“这是一种好方法吗?”一个医生质疑。

心理学家说:“也许是个办法,心理学家无法解释所有的事情。神职人员玩的是另一套。”

楚铎(音)和大多数神职人员不一样,他在拥有1368个床位的曼哈顿贝丝犹太医疗中心宣扬佛教精神。“我有自己明确的目标,又是为病人健康着想的,有何不可呢?”楚铎禅师说。

根据美国医院协会的数字显示,68%的公立医院设有宗教护理计划,但很少有佛教僧侣,而贝丝犹太医疗中心则有20多个在职或培训中的佛教徒,他们为孕妇、癌症晚期患者等人提供冥想、祈祷甚至按摩服务,有时还帮助医院里精神压力过大的医护人员。

克申(音)与楚铎共同创办了纽约禅学中心。去年,他们开始把学生带进医院,作为美国首个被“临床宗教教育协会”认可的临床佛教护理人员培训计划。他们从出家开始就使用现在的法名。

支持者认为,当美国数百万病人在为巨额医药费愁眉不展之时,寻求其他疗法更为重要。不用依赖药物和住院,禅学中心鼓励人们通过打坐冥想、呼吸练习和简单的谈话把自己从压力和痛苦中脱离出来。即便无法治愈疾病,这也能让人变得轻松愉快。而且禅师们能有更多时间陪伴病人,这是忙碌的医护人员做不到的。


鲍勃在听病人讲家庭和医院的伙食


鲍勃与病人祈祷


医院里的佛教徒

“我们主要是聆听。”在犹太医疗中心进修的禅学学生鲍勃说,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欢迎他。不久前他走进一间病房,病人朝他大喊:“我正要吃饭呢!我是犹太人,滚!”面对这种反应,鲍勃总是用温和的态度去面对,把他轰出房间的病人也是可以被理解的,只要病人感到平静就好。

但一些医生也怀疑所谓的中西医结合治疗。妇产科医生布鲁斯一直批评祈祷和冥想可以治病,鼓励病人进行怪异的行为,这种疗法并没有科学根据。布鲁斯说,中西医结合反映了医疗保健行业的激烈竞争,一些主流医学中心推广非药物疗法就是想“夺回一些已经流走的病人”。“你可以接受化疗,也可以换成针灸、按摩和气功,这难道是合理的吗?”

贝丝犹太医疗中心的佛徒们坚持他们会小心接触病人,并绝不反对医生的建议,他们没有捣乱,问心无愧。一次会议上,克申建议,一个拒绝胰岛素注射的63岁糖尿病严重患者可以采用非药物疗法,例如中药和蚂蝗。

但医生反对说:“她的糖尿病需要真正的医药来控制。”

鲍勃最近在肿瘤科走访,他总是轻轻敲门,然后坐在病人旁边,忽略电视里吵杂的流行音乐或是广告口号。

这天,鲍勃问一个以前接触过的患鼻腔癌的缅甸病人。“你看上去很疲惫,是不是很不舒服?”病人已经病得无法进食,但他还是想进行呼吸练习以缓解疼痛。他挣扎着坐起来闭上眼,正如鲍勃教他的:“做一次深呼吸,吹走你脸上、鼻子里、眼睛里的所有毒素,然后你就可以把平静带给自己。”

接着,鲍勃又看望了要做乳癌手术的维多利亚,一个信仰罗马天主教的菲律宾人,她泣不成声地诉说她的病情,说去世的丈夫无法陪她渡过这些艰难。而后两人一起做了祈祷。

禅学的支持者认为佛教徒的出现给忙乱的医院带来了宁静,病人通常是欢迎他们的。“很多病人还不了解禅师是做什么的。”贝丝犹太医疗中心的社工特丽说,“许多病人对法师、神父等都充满了好奇。”

克申最近陪一个天主教神父去见一对刚失去孩子的夫妇。他说神父不想单独前往,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已死的婴儿。医疗小组讨论案例时,牧师、禅师们就在旁听。针对一个30岁的中国癌症病人,楚铎建议他们要注意中国文化,“你们不能总在他们面前提到死亡。”

每星期,楚铎都会走访精神病院,那是贝丝艾滋病医疗中心的一部分。大多数精神病人都经历过悲惨人生,蓬头垢脸,坐过监狱或者曾流浪街头。

但如今,他们在享受头部按摩,嘴里一边朗诵《妙法莲华经》,楚铎轻柔的声音在房间里萦绕,驱逐了烦人的嘈杂。“每当我冥想的时候,仿佛去到了美丽的地方,尽管来自布鲁克林,我却想着巴黎和牙买加。”病人说。

另一位禅学学生,叫大家记住在法航空难中消失的228条生命。这次失事提醒我们人生是短暂的,楚铎劝告人们对自己更好些:每天少抽一根烟,少吃一个甜甜圈,少去星巴克会更好。

随后,楚铎单独约见了拉斐尔,一个曾经皮肤柔亮的艾滋病患者。他哭着谈论不再相见和交谈的未婚妻。而楚铎则一直握着他的手,只是聆听。(gorfee)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