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社会关怀 > 生命关怀 > 正文

利生法师:人生是苦的现代意义与价值转换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12-24)

   一、绪论 «何去何从》是宽运法师之大作,于2007年三月由香港菩提出版社发行。在…

 

   

一、绪论

«何去何从》是宽运法师之大作,于2007年三月由香港菩提出版社发行。在该书中对苦一词有深刻的思索探讨,谈到人生是苦、八苦、十八苦等。苦是相对乐而说,寻常人们用尽力气最求快乐,但究竟什么是快乐?每个人得目标看法不同。但我十分相信,世界上任何人在最求快乐时,一定经历过痛苦的过程。如果,我们在享受一种快乐的同时却没有想到即将面临的是痛苦,而当痛苦来临的时候,我们就没办法承担。痛苦并不是可悲的,痛苦是人类活着最有奋斗的精神。佛教核心之思想人生是苦,因苦才有求乐的目标,因苦才求乐的动力,因苦才能获得快乐与美好。在该书二十之八十页中都于苦作为论点,充分展示对苦的认识及佛法思想与现在价值。本文试图以该书为核心,探讨苦的现代意义与人生价值及现代人对苦误会,作为几点自我学习的建议与共分享。

   

关键词:《何去何从》、宽运法师、人生是苦、现代价值。

   

«何去何从》中,指出苦是一条道理让我们进入法流,随着这条法流行走,可以到达涅盘之城,这条直入法流、及通上涅盘的道路,叫做「思苦道」或是「入苦道」。「苦」是佛教最重要的教理,被列为四法印(注二)之一。佛教的人生观、思想观、解脱观都比较一致的,认为人生是苦,把追求人生的快乐(解脱)作为自己最高的理想。因此,佛教讲述人生是苦的思想中体现大量的众生平等、出离家庭和超越当前社会的观念,其实就是在人生是苦的事实中体现或证得圆满的人生。

   

另外,佛陀一代圣教,三藏十二部,可谓是浩入烟海,博大精深,往往让学佛者都望而生畏,不知如何着手。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千经万论,无非告诉我们要认清或解决一个基本而又核心的问题——「人生是苦」终极思想。从此看来,在《何去何从》中可说是集中的体现,大量应用佛教的文献,指引了茫茫众生走出黑暗与苦难的一种明灯。在自序中就直指佛陀的本怀,总摄了经、律、论三藏之法要。提出生于世间,纵然是王孙贵族亦免不了八苦,更是难离五蕴所引起的心苦,无法离苦就不能得乐。所以,佛陀在讲述四圣谛中把「苦」放在第一位,从而让我们了知「人生是苦」及坚定解脱轮回之苦的出离心,同时也是让一切有情众生都能真正离苦得乐而修六度万行。

   

由此可见,整个佛法是宣扬「人生是苦」为核心的,更是佛陀观察宇宙之真相。为了让我们了解或解决生、老、病、死等苦,他毅然放弃富贵的生活和幸福的家庭,在修行的过程中经历一切苦难,在追求真理智慧与解脱生死,成证为最圆满的佛果。成道之后,更是苦口婆心说法四十九年,无非是要让我们知道「人生是苦」及正视苦、认识苦、超越苦的用意。所以,我们每一个学佛者,必须要时时提醒自己,学佛的目的是为了什么?生命价值的原点在哪里?然而,一说起苦来很多人都有自己的常识,自以为很了解,从中并没有引起广泛的重视,而这对于真正了解「苦」是一大难题。佛学并非是单纯的学术,更不是谈空论有,而是要让所有的人众生了解烦恼及解决痛苦之来源。那么,学佛必要从知苦落实到每个人的现实生活中去,真诚地面对自己及其它人的思想困境与生活苦处。

   

二、人生是苦及积极价值

关于「人生是苦」这一句话,在社会上通常引起诸多误解。佛教所谓「人生是苦」有多层的意思,同时也是佛陀观察宇宙的真理。不明白其中真实之意义的人,就会产生一系列误解观念,总觉得佛教徒的生命与生活是毫无意义。因而大放厥词一番佛教是悲观主义,是取消了人生基本价值观点与不求上进,而不少人又对佛教一知半解,就把「消极」、「悲观」安放在佛教的身上。

   

对于「人生是苦」这句名言,其实就是「积极」、「乐观」的态度。只不过这种积极意思,并非是「人生不百年,及时行乐焉」的态度。乐是喜悦快乐,乐是乐意喜欢,乐是乐观。乐作为一种主观感受存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特别是在生活中,乐观向上的精神状态,能激发我们浓厚的人生兴趣。其实,痛苦也能激发人生向上,感受人生价值,触动人生目标。因为,苦一定是相伴着乐而成长,等于说我们在享受的乐过程必定有某些痛苦的成分。即是「苦中有乐,苦中求乐」谓之人生。

   

那么,佛教在解释「人生是苦」并非是一个层面上的意思。佛陀在经里强调的「苦」,是认为无常而苦。佛经上常说「无常故苦」,就是这个意思。一切无常,一切都在变化当中,一切都在生生灭灭转眼即逝。因为站立不住,因为保存不了,所以才苦。因为美丽、健康、财富、快乐都是短暂的,身强力壮并不永久,总要被衰老病死取代;钱财不能永远保有,保不齐会流失,富人也会变穷;权位势力不会持久,昨日座上客今日阶下囚,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人生当中虽有喜乐,但不永久,一当变化,苦痛就来。所以佛说人生是苦的那个「苦」,其实指的是「有缺陷」、「不永久」。

   

所指,世界上万事万物都会有走到尽头的一天,纵然回首过去是何其短暂,因为是短暂才展望现在与未来正确道路,不管是长还是短,是苦还是乐,都是不重要的。关键是在这种苦乐长短交加的情况下,我们的人生态度是如何?应用何种态度去面对人生?在感受「人生是苦」的同时能给大家带来什么,能提供大众某些价值的生活观点。而不是就停止在原地,认为苦什么善事都不用做,或者是认为苦什么坏事都做,那真是大错特错。佛陀是说正是「人生是苦」才要每天不断的升华自己,每天都是一个崭新的自己,以利他的手段达到圆满的利己。所以「苦」并非是局限自己,而是要承担苦并不是惧怕苦,要正视苦,消化苦,并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战胜苦。

   

三、正视苦及认识苦之潜力

   

人往往注视表面快乐,忘却了自己潜在痛苦边缘,甚至隐藏自己曾经所受的痛苦,当做无济于事;所以「人生是苦」固然是感受不到,明知是苦尚不承担,更是一种悲哀,可悲而又可惜的是,大多数人都浑浑噩噩地过一生,从来就没有思考人生价值方向。只等到在生活的困境以及痛苦的缠绕时,面临被淹死的危机,才慨叹说人生为何有诸多苦难。

   

想一想,自己究竟过了多少快乐时光!对于快乐是每个人都想得到的东西,甚至用种种方式来表达自己人生是快乐的。快乐现象很繁杂,快乐=能力和欲望,想表达也只不过是快乐与能力之间的正比关系,及快乐与欲望的反比关系。能力越大,相对来说更容易得到快乐,如果是欲望越大,满足欲望难度越大,想得到快乐就越难。

   

每个人都有追求快乐的本能,就象我们平凡的一天一样,我们通过尽可能高效地完成那些烦人的事情后,才等到那快乐的一刻。所以,在追求快乐实际上是一个痛苦的过程。首先,看看人的一生是怎样的。可能我们总会发现,快乐的时刻总是太少了,痛苦的时刻总是太多。有时,我们为了获得片刻的快乐,往往要付出成倍的痛苦才能获得。于是,我相信人生是一段苦旅,当我们忘却痛苦时,但觉得快乐,当我们沉溺于快乐时,痛苦正悄悄地逼近我们。似乎,快乐的记忆总是稍纵即逝,而痛苦的记忆却似漫漫长夜。

  

所以,佛教有一句话说的很好,苦的根本意义就是生存的本质,是佛陀用智慧观察生命本质。但这个苦意义不只是悲伤,并非只对事物本质的诠释。佛教所谓的苦,并不是反对快乐,佛教徒心里对追求快乐一定充满热情,但有着许多的看法和想法,也就是说在享受快乐的同时会有多层面的思考。所以,佛教强调之苦,不同以悲观主义。悲观主义面对痛苦的人生,他们的解释如何?如叔本华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他认为要把自己的意志高高地挂起来,不让它接触任何东西,在内心中对一切事物保持最大的冷漠,不再有任何愿望。佛教恰恰相反,佛陀告诉我们要去认识苦和超越苦,并不在局限苦。虽然佛陀说了好多种苦,如:二苦、三苦、四谛苦、八苦、十八苦等等,并没有一种苦叫我们离开快乐,才能解决苦的根源;而是相反,正是因为苦才要追求快乐不是放弃快乐。

   

四、消化苦及超越苦之奋斗

   

当我们对「苦」有了积极的认识之后,必须进一步探讨「消化苦」和「超越苦」。这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认识「苦」。如宋代有部很有名的史料笔记叫《老学庵笔记》,描述的唐宋八大苏轼、苏辙两兄弟的故事。情景是:苏轼受到奸人所害被贬到儋州(今海南西北部),而苏辙也将被贬之雷州(今广东湛江),他们两个见面地方是在藤州(今广西梧州)。据《笔记》中记载:两兄弟见了面之后,很有感慨,在路边上找了一个小吃店,吃点东西。藤州当时是个蛮荒之地,能有什么好吃的,一些粗糙的餠,还有些味道很奇怪的汤。这个苏辙吃了两口,实在咽不下去,叹一口气放下筷子。苏轼跟他弟弟性格不一样,狼吞虎咽,一会儿把不知道什么味道但这顿就吃下去,然后看着他弟弟说一句很有意思的话,难道你还要等着慢慢地咀嚼咽下去吗?说完这句话放声大笑。后来,黄庭坚听到这个故事,认为这是他的老师在践行佛法的一个很重要的举动。就是世间的一切苦,都成为磨砺苏轼心灵世界的很重要的契机。

   

人生有三种重要苦,我们是必须要认识:一苦是求而不得,苦;二苦是历尽艰难终于得到了,却发现不过如此,苦;三苦就是你轻易放弃了,又感觉原来失去的对你那么重要,苦。

   

其一我以为,求而不得那是不定数,谁都不能与不定数抗衡,虽苦亦是无奈。还是顺承自然的变化比较好。因此,不得的苦,只能暗自吸收,让时间来消化。

  

其二历尽艰难终于得到了,却发现不过如此。这种苦才是人类最大的悲哀。其实,我们初初看到的和所得到的都是一样。人、物,不过是因为人的欲望是无法填满的沟壑,当你拥有了,当你能近距离去看他(它)了,所有的光环就会消失。就好像喜欢一个人,当你耗尽心力耗费钱财,不计较一切得失终于能和他在一起后,突然发现,他也有着很多让你头疼的缺点,有着很多让你心烦的坏习惯,甚至,根本就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这种苦,怕是不能用失望来诠释。

  

最后一种轻易放弃后的苦,则是最不可原谅的、是咎由自取的苦。人生苦短,也许会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遗憾,谁都在追求完美,但没有真正完美的人生。得到的,哪怕只是一个不圆满,我们也可以让自己拥有一份完整的不圆满。的确,我们是需要面对苦和超越苦的态度。在我们生命的真相中,必须清醒地面对人生是苦,知苦才能积极承担与自我责任。有责任为前提,才能积极面对人生和社会的动力。一个人如果不能深刻地认识到「人生是苦」的本质即是处在无限的烦恼之中,他将永远无法体现出人生的真意。

   

五、结束语

「苦」是佛法的根本观念,「一切皆苦」是佛法的重要观点。我们必须全面、深入地把握苦的含义。透过对苦的剖析,我们知道,「苦」尽管难以忍受,但并不意味着悲观失望、无可奈何,相反,它会带给我们勇气与信心。让我们用真诚的心,去感受、去体验自己、他人以及其它所有众生的苦难吧,它会逐步扩展我们的心胸,增强我们的道念,开发我们的智慧,它会带给我们真正的快乐。

   

                                          2009年撰于香港东林念佛堂

                                                    沙门利生和南

————————————————– ————————————————– —

(注释)

(一)宽运法师,香港能仁书院本科及硕士毕业、博士研究。 1986年依止永惺上人剃度出家,1993年起担任西方寺监院一职。二十多年来一直追随永惺上人修学佛法,辅弼上人弘法利生,协助各种大小法会及社福慈济活动进行。 2007年被两序大众推举为西方寺第二任方丈。现任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中华慈善总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委员,香港菩提学会副会长兼总务主任,东林念佛堂方丈,西澳菩提寺住持,香港佛教联合会董事,佛教菩提护理安老院管委会副主席,香港虚云和尚纪念堂董事,佛教能仁书院校监,佛教慧远中学校董,佛教慈正村菩提幼稚园校监,佛教彩辉村菩提中英文幼稚园校董,《菩提月刊》主编等。着有《大悲观世音菩萨》、《因缘集世间》、《佛教改变命运法》、《何去何从》、《西方寺七宝镶嵌艺术》等。

(二)四法印乃显示诸法真理之四标印,可作为佛教特征之四种法门。即:一切行无常印一切行苦印、一切法无我印、涅盘寂灭印。参见慈恵等编《佛光大辞典》高雄:佛光出版社198810月版,2卷,页1717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