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社会关怀 > 生命关怀 > 正文

玉树地震中的僧侣:徒手挖废墟救人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5-10)

  《瞭望》文章:玉树:僧侣行动  “寺院是个社会团体,平时供奉都是从老百姓中来的。这次地震,是…

 

 

  《瞭望》文章:玉树:僧侣行动

  “寺院是个社会团体,平时供奉都是从老百姓中来的。这次地震,是给众生报恩的时候了。这个时候不行动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吕雪莉马千里

  青海玉树,藏族聚居的全民信教区,今年4月14日后,这里成为地震灾区。

  信仰笼罩下的日常生活,遭此突如其来的灾难,穿着僧袍的身影,便成了一种特殊的力量,救人、布施、超度,汇入举国救援的洪流。

  5月1日,温家宝第二次视察灾区,专门看望了当地僧侣代表,他说:“大灾面前,广大僧侣发扬爱国、爱教、爱家乡的精神,在抢救人员、安抚群众、维护社会正常秩序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我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向你们表示慰问和感谢。”

  “地震发生后,藏传佛教僧众以慈悲为怀,投身到抢险救灾之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玉树州民族宗教事务管理局局长来西这样说。

  而在嘎巴寺元旦西然活佛看来,这次地震,“是给众生报恩的时候”。

  “放下一切,去救人”

  结古寺寺管会主任久美江措累得手腕都脱臼了,直到这两天才恢复。

  4月14日7时49分,大地崩摧的声音刺破了玉树结古镇静谧的清晨,有着500多年历史的结古寺僧舍倒塌,大经堂毁于一旦。

  结古寺是玉树北部藏传佛教萨迦派(花教)的主寺。来西介绍,玉树共有藏传佛教寺院238座,僧尼2.3万人,全州35万人中,藏族占9成以上,几乎全民信教。

  面对灾害,僧侣们顾不上自己寺院的财产,久美江措迅速集结起300多名僧侣,组成三个营救队,马上下山在受灾严重的新建路、西杭路、民主路三个片区展开救援。

  他说:“当时情况紧急,有的人连鞋都没顾上换,穿着拖鞋就奔下了山。很多僧人不顾自己的安危,钻到预制板下面去救人,手、脚都受伤了。”

  “当时大家唯一的想法就是救出更多的人。”结古寺小堪布(寺院主持人员或讲师)索南说,僧侣们缺少工具,五金店的老板就把店里的铁锨、千斤顶、十字镐借给他们。

  “从佛教上讲,众生都是平等的,没有民族之分,也不分高低贵贱。只要是有爱心的人,不管什么民族,都是要做善事的。灾难发生了,让众生脱离苦难,这是一个机会,所以要放下一切,去救人!”久美江措说。

  同样在第一时间发出“集结号”的还有安冲乡嘎巴寺元旦西然活佛。地震之时,正在结古镇家中的元旦西然活佛被一阵剧烈的震动惊醒,周围尘土弥漫,腿感到隐隐的痛,他估计“地震了,而且震得不小”。

  他随即拨通了几个熟悉的僧人的电话,叫上他们一起赶赴他家附近的新建路。

  到处都是废墟,乘车已经是不可能了,他们奔跑着,以从未有过的速度。

  在一处倒塌严重的房屋前,一个人跪在地上,指着废墟向他们求援。

  他们趴在地上,用手刨,用铁锨挖,指甲伤了,手上的皮肤裂了,但感觉不到痛,终于一个人被他们从废墟下救了出来,这个人浑身是土,但气息尚存。

  他们继续挖,继续刨。从早到晚,太阳出来又落下,满天的星辰陪伴着这些穿着僧袍的人不顾一切在废墟上劳作。

  “该出手时要出手”,元旦西然活佛说,“寺院是个社会团体,平时供奉都是从老百姓中来的。这次地震,是给众生报恩的时候了。这个时候不行动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打破一切界限”

  地震当天傍晚,成千上万的受灾群众拥挤到赛马场烈士陵园门口在分领国家运送来的第一批物资,饥饿无助的人们看见运送来的物资就像看见救命稻草一样。

  看到这一幕,元旦西然活佛迅速拨通了在北京、上海、四川、西宁,甚至全国各地的一些朋友的电话,向他们发出救援信号。

  15日,一些物资陆续运来,元旦西然亲自将这些物品发放到受灾严重的禅古寺院以及西杭路附近的群众手中。当受灾的人们领到一件件物品时,激动得抓住元旦西然活佛的手说:“托真切、托真切!(谢谢,谢谢!)”

  “玉树救灾工作全国上下,不分僧俗、不分民族,不分地域,大家齐心协力、众志成城,真正体现了和谐社会理念和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凝聚力。”土生土长的玉树藏族人、玉树州州长王玉虎说。

  地震发生后,来自中国各地不同教派的数千名佛教徒,不远千里,投身到抢险救灾之中。

  玉树县安冲乡达杰寺距结古镇150公里,在寺管会主任江尕活佛的带领下,僧众83人于震后赶赴结古镇,参与到从废墟中救人、挖掘遇难者遗体的行动中。

  江尕活佛说:“对于我们的行为,当地政府不仅没有阻止,而是给予我们鼓励。当时,武警、部队、当地干部群众、还有外面来的僧人,很多人,大家一起挖人救人。不管老的少的,本地的外地的,也不管是僧人还是群众,场景非常感人。”

  四川甘孜州的色须寺也闻风而动。有300多年历史的色须寺位于四川、青海边界高原牧区,是康藏地区最大的格鲁派(黄教)寺院,有僧众1800人,其中不少人原籍是青海玉树。

  4月14日,远在深圳的色须寺活佛赤巴仁波切得知玉树地震消息后,迅速打电话命令寺管会组织僧众去增援。

  “我们根本没想到玉树受灾那么严重,第一批到灾区的僧人很多都惊呆了。他们一心救人,顾不得手头没有工具,就徒手在废墟上挖。”色须寺堪布贡却图桑说。

  色须寺僧人带上寺院做法会时用的全部200顶帐篷。由于玉树地处青海南部偏远藏区,各方救援物资无法及时送抵灾区,14日夜里,色须寺的这200顶帐篷成了玉树受灾群众最主要的避难所。

  僧人们还主动把帐篷让给了受灾群众,在寒风刺骨的夜晚,自己只拿法衣裹身,在帐篷外的地上一个挨着一个互相取暖,凑合了一夜。

  色须寺700名僧人,自14日起在灾区连续救援一星期,投入的救灾物资和捐款总计约1127万元,连寺院原本计划修建大雄宝殿的经费也全捐了。

  贡却图桑说:“在佛家眼里,自然灾害在所难免。但在大灾大难面前,我们国家的官兵、僧人、各族群众打破一切界限,齐心协力救灾是十分可贵,也是可歌可泣的。”

  “盖起一座心灵上的寺院”

  按照当地藏族丧葬习俗,必须将亡者的遗体在家中停放三天,再运往寺院诵经超度亡灵,方能进行遗体善后处理。

  由于灾害突然降临,地震中遇难的近千具尸体一时没有安放之处。紧要关头,结古寺积极响应党委和政府的号召,结合藏传佛教教义,主动到受灾群众中说服群众。

  “灾难的突然降临,更印证了佛法所讲的‘人生无常’,无论是谁都要面对这个现实。”结古寺小堪布索南说。

  结古寺组织僧人为亡者诵经、搬运遗体、遗体火化,帮助没有能力的受灾群众将亲属的遗体运到寺院,并为亡者进行诵经超度,将遗体火化。

  “有了法师的帮助,妈妈可以到极乐世界了。”在连日的悲伤和期盼后,玉树县14岁的藏族少年尼玛旦周终于实现了心愿。

  他流着眼泪说,有一位从数千公里外的大庆赶来的佛教高僧答应他,要为他超度在地震中遇难的母亲。

  现在的玉树灾区,一位位身着红袍的藏传佛教僧侣,手持法器,离开寺庙,来到居民的帐篷里超度逝者,房屋破碎的灾区正变为慈悲的海洋。

  在藏传佛教信徒心中,那些逝去的亲人还在天地间某神秘之处,49天内应由法师进行超度,才能往生极乐。

  从4月28日开始,玉树所有寺院包括周边的寺院都开始为期50天的诵经活动。诵经的内容主要是两部分,一是为亡者诵超度经,二是为地震中的幸存者诵祈祷经。

  玉树州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罗松仁青介绍,玉树238座寺院,基本都是爱国爱教的寺院。此次诵经活动将持续念49天,最后再加一天收尾经,要念到6月16日。目的就是“让死者安息,让生者安宁”。

  “藏族人认为,人死了,念的经多,对来世越好。寺院大范围的诵经是群众最大的期盼,也是对他们最大的心理抚慰。”罗松仁青说。

  在结古寺山脚下,一顶蓝色的民政救灾帐篷中,结古寺26岁的尼姑青梅卓玛正在细心地擦拭着一盏铜制的酥油灯,为它制作灯捻。

  她已经在这里十多天了,记不清自己制作了多少个灯捻,擦拭过多少盏酥油灯了。阳光从一侧的窗户斜射进来,留下一个美丽的剪影。帐篷中央,上千盏酥油灯昼夜长明。

  “所有的生命都希望生生世世都是光明的。点燃酥油灯,就是为他们照亮黑暗。”结古寺小堪布索南说。

  “我们平时享受信众的供奉,现在他们需要我们。”禅古寺堪布成林巴松说,“我们的寺院几乎全部倒塌了,需要重建,但是我们要先为信众们盖起一座心灵上的寺院。”

  “地震让我见到了真正的无常,僧人有了机会实践‘利益众生’的佛教教义。通过抗震救灾,我们的佛学修行和觉悟都上了一个层次。把所有众生都视为自己的母亲,当作自己的亲人,这样一想,人与人之间就不会有距离,不管什么民族,来自什么地方。”说这些话时,索南的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亮。

  废墟上的结古寺,彩色的经幡依旧飘扬,把天空点缀得五彩缤纷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