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社会关怀 > 环境保护 > 正文

“心净则佛土净”的思想与诠释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8-11)

一、佛教生态主义的建立生态学是研究生命与环境之间相互关系的科学,广义地理解生态学这个概念,可以把它解…

一、佛教生态主义的建立

生态学是研究生命与环境之间相互关系的科学,广义地理解生态学这个概念,可以把它解释成研究关联的学说。但是,如果我们用佛教来理解生态学,二者之间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所以,佛教的缘起论与生态学都是说明生命与万物关联的学说,这样似乎又会产生一种新的学问——佛教生态学。当然,这不是想当然的,而是有其内在的理路与根据。

在这关联网络中, 我们人类从生态环境采撷物质资源,但是在刀耕火种时代,这种关系是十分平静的;从工业革命以后,人类对大地史无前例地掠夺,远非任何历史时期可比。人类已被形容成极度破坏性的寄生虫,他威胁要毁灭他的主人──大自然──以及最终毁灭自己。

大地是无言的,人类在大地上制造了太多的不平衡,于是大地以沙尘暴、洪水、温室效应来表示抗议。这样,我们人类似乎觉察到大地的愤怒,我们应该反醒自己对大地的行为,因为这种不平衡同时危害到人类本身的生存。当我们反醒之际,发现这种不平衡来源于人与人的关系和它的社会结构里的不平衡,正是他造成大自然失调的主要因素。

在目前国际社会中,关切环境问题可以分为两种作法:一者是实际保护运动,如防治染污、保护动植物、反对核扩散等;二者是为生态保护寻找一种理论上的依据,如从形上学、认识论、宇宙论、伦理学等方面,认为关心环境不仅需要改善人类与环境的关系,也需要改变人类自身的生活方式与生活态度,这被称为生态哲学大地伦理深层生态学。从深层生态学出发,我们才有可能对人类与环境的关联学说不会停留在认识的表层,因此生态和环保不只是科技的问题,而是人文问题,这其中包含有价值观和信念基础。

西方深层生态学是因为探讨生态环境的各种危机,将问题的症结归根于西方文明的人类中心主义。而人类中心主义的根源是基督教的教义,于是他们开始加以批判。因为,在基督教的教义中,人与自然是主仆关系,上帝付于人具有支配和控制其他生物及事物的权利,这样人类的任何作为都是理所当然的,从而激起人类最大的剥削性和破坏性的本能。当代西方批评家赫胥黎( A.Huxley ) 也曾说过:比起中国道家和佛教,基督教对自然的态度,一直是感觉迟钝得令人惊奇,并且表现出专横和残暴的态度。 他们把创世纪中不幸的说法当作暗示,因而将动物只看成东西, 认为人类可以为了自己的目的,任意剥削动物而无愧。 

于是,在寻找解决当今生态困境,只能建立一个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和责任感。于是,他们纷纷向东方宗教,尤其是佛教,寻求答案。当环保运动开始后,曾受佛教影响的环保人士中,影响最大的当属美国诗人斯尼德( Gary Snyder),他广读铃木的著作,并且在日本习禅十年。他说:草木和动物都是人( people) ”,这其实就是中国佛教所说的无情有性。斯尼德提倡自然界的一切万物也有其基本权利,如动物有动物权,草木有草木权,他也相信草木有解脱的潜力。与斯尼德相似,艾肯( Robert Aitken ) 也是一个习禅的生态学家,他认为人类和非人类  ( non-human )  的万物之间不应有隔阂,一切众生,包括草木皆处于开悟的过程中。 在他的环保伦理观中瓦石和云都有其生命权,人类只有无我忘我,才能与万物建立亲密的关系。

近现代佛教的发展,为了让更多佛教徒重视现实生活,又提出人间净土,提倡在现实社会建设美丽的净土。而人间净土佛教环保,其理论依据皆来源于《维摩诘经》中所说的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从而成为唯心净土人间净土乃至现代佛教的生态主义的理论基础。但是,对这句话的理解,会引起不同的环保理念。

清净是佛法的核心,清净包括两方面:一、众生的清净;二、世界的清净。于是,佛法为达此目标而进行种种理论的阐释与实践的要求。罗什译《维摩诘经》说: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i],这里涉及到清净心净土的概念,以及二者的关系问题,其中最主要的是心净则佛土净命题成立的可能性及其内在逻辑。我们通过对照《维摩诘经》异译本的比较研究,以及历代注解对此命题的解释为中心,考察心净则佛土净的思想史意义,突显出净土行心净故众生净的重要性。而且,依心净则佛土净的意义,我们强调佛教的生态主义不仅需要重视自己心灵的净化,更需要去教化众生与庄严净土,于清净的世界实现清净的人生。

 

二、心净则佛土净的思想史考察

现存《维摩诘经》的汉译本有三:一、东吴支谦译《维摩诘经》(222-229译),二、鸠摩罗什译《维摩诘所说经》(406译)(行文中即称《维摩诘经》,其他译本前加译者名),三、玄奘译《说无垢称经》(650译);另外,有藏译《圣无垢称所说》以及粟特文、于阗文译本,[ii]长尾雅人则将藏译本译成日语[iii]。另外,我们将比较现存《维摩诘经》注疏对心净则佛土净的解释:一、僧肇(374-414)《注维摩诘经》,二、净影慧远(523-592)《维摩义记》,三、智顗(538-597)《维摩经玄疏》,四、吉藏(549-623)《维摩经略疏》、《净名玄论》,五、窥基(632-682)《说无垢称经疏》,再参考其他相关典籍,从思想史的发展加以考察。

1、行净众生净佛土净的修行次第净土译语的出现,是鸠摩罗什首倡,比较藏译本,相当于国土的意思。[iv]《维摩诘经·佛国品》在赞佛偈后,说:

世尊!是五百长者子皆以发阿藐多罗三藐三菩提心,顾闻得佛国土清净,唯愿世尊说诸菩萨净土之行。[v]

宝积的问题包括三方面:一、发菩提心的菩萨,二、愿闻佛国土清净相,三、愿世尊说菩萨净土之行,这是三种汉译相同的。[vi]声闻乘所重的,是众生的身心清净,重在于远离烦恼,而显发出自心中的无漏清净;大乘佛教不但追求众生清净,还要追求国土清净,这是菩萨利他的二大任务。

何谓菩萨佛土?佛陀在《维摩诘经》中原则性地回答:众生之类是菩萨佛土,众生有许多不同的类别;不同类别的众生,应该有不同型态的净土(佛土)。菩萨为了度化重戒众生,创建了其地平正的净土;为了度化重施众生,则创建了七珍具足的净土。 修习净土之行的菩萨,依照他们不同的本愿,即以所化众生的不同类别,来创建不同型态的净土,所以释迦接着解释说:菩萨随所化众生而取佛土;而且,菩萨创建的目的在于利益、成熟众生,即菩萨取于净国,皆为饶益众生故。菩萨与二乘不同之处,在于修习福德,福德能感世界清净,而此福德、清净世界皆为利益众生。

《维摩诘经》在众生之类是菩萨佛土之后,便说到十七种修习净土之行的德目,前为菩萨创建净土的总原则,后为修行的具体方法。[vii]僧肇解释说:

土之净者,必由众生。众生之净,必因众行。直举众生,以释土净。今备举众行,明其所以净也。夫行净则众生净,众生净则佛土净。此必然之数,不可差也。[viii]

菩萨必须修习利他行,才能净化众生、成就佛土。僧肇于此指出净土的内在逻辑:行净众生净佛土净,而且这是必然之数,是不能有任何差错的。

对于净土之行,鸠摩罗什译本有十七种,玄奘译本有十八种。[ix]十七种净土之行是:(1)直心,(2)深心,(3)菩提心,(4)布施,(5)持戒,(6)忍辱,(7)精进,(8)禅定,(9)智能,(10)四无量心,(11)四摄法,(12)方便,(13)三十七道品,(14)回向心,(15)说除八难,(16)自守戒行、不讥彼缺,(17)十善。但是,这十七种净土之行都是以一定的因行、得果关系来加以叙述,可以将鸠摩罗什、玄奘译本的句型,列表如下:

 

《维摩诘所说经》

《说无垢称经》

直心是菩萨净土。

菩萨成佛时,

不谄众生来生其国。

发起无上菩萨心土是为菩萨严净佛土。

菩萨证得大菩提时,

一切发起大乘有情来生其国。

 

 

 

 

 

僧肇解释说:菩萨心既直,化彼同自,自土既成,故令同行斯集。此明化缘相及故果报相连,则佛土之义显也[x]菩萨在因地修习净土之行而成就众生,众生接受教化后,则亦修习净土之行,所以行净则众生净;这样,同愿、同行的众生便会一起集合在菩萨成佛的国土,所以众生净则佛土净[xi]

《维摩诘经》在十七种净土之行后,则有一段经文:

菩萨(1)随其直心(2)则能发行,随其发行(3)则得深心,随其深心(4)则意调伏,随意调伏(5)则如说行,随如说行(6)则能回向,随其回向(7)则能有方便,随其方便(8)则成就众生,随成就众生(9)则佛土净。随佛土净(10)则说法净,随说法净(11)则智慧净,随智慧净(12)则其心净,随其心净(13)一切功德净。[xii]

这是净土之行的修行次第,僧肇解释说这是行之阶渐至极深广,所以不可顿超,必须依从直心一直到一切功德净而修行,才是寻之有途,履之有序[xiii]

净影慧远、吉藏都是依此阶渐的顺序,然后配合菩萨的阶位进行解释,列表如下[xiv]

 

《维摩义记》

《维摩经义疏》

(1)直心

种性已上(心无邪伪,故名为直)

外凡 十信

(2)发行

解行心(发求出世间行,故名发行)

内凡(既有信心,则应修行)

(3)深心

初地(信乐愍至,故曰深心)

(初地已上修治地业)

(4)调伏

二地(持戒离过名为调伏)

(持戒防恶名为调伏)

(5)如说行

三地(依闻修定)

(依闻修定)

(6)头向

四五六地(修习顺忍,趣向无生)

(修于顺忍,趣向无生,名为回向)

(7)方便

七地(修习十方便慧)

(习于十方便故)

(8)成生

七地(修无量种化众生德)

(能成就众生)

(9)佛土净

八地(修习净佛国土)

(修净佛国土)

(10)说法净

九地(辩才为人说法)

(辨才为人说法)

(11)智能净

十地(成就智波罗蜜)

(成就智波罗蜜)

(12)心净

金刚心(金刚心净)

等觉地(即金刚心)

(13)佛果

一切功德净(佛果净)

妙觉地(行愿既圆,故一切功德净)

净影慧远、吉藏是将十三种净土之行解释菩萨从初发心到成佛的过程,而智顗的解释,则与二者有所不同。智顗从通、别、圆三教来解释,依横、竖两义,依横义则一一诸行皆至金刚心,依竖义则是从浅至深;[xv]而且,智顗将此十三行摄入观心,这样十三个次第则成为观心的内容,并无关实际的行为。

释惠敏在解释这一段时,引用《大智度论》的说法:菩萨住七地中,破诸烦恼,自利具足。住八地、九地利益他人。所谓教化众生,净佛世界。自利利他深大故,一切功德具足”[xvi],七地菩萨自利具足,八地、九地菩萨自利、利他的功德深大,能够教化、净佛世界;而净影慧远、吉藏则以七地菩萨教化众生,八地菩萨净佛世界,二者在位次上有所区别。另外,引用《大智度论》:

深心清净故能教化众生。何以故?是烦恼薄故,不起高心、我心、瞋心故,众生爱乐信受其语。教化众生故得净佛世界。如《毗摩罗诘》(即《维摩诘经》)佛国品中说:众生净故世界清净。[xvii]

菩萨因为深心清净的缘故,众生欢喜爱乐信受其语,这样菩萨自然容易教化众生,所以成就众生清净;而众生清净故,则能净佛世界,即世界清净。这样,十三种净土之行的前七种便可以简化成深心清净,即是深心清净教化众生(众生清净)净佛世界(世界清净),[xviii]这种次第亦符合我们前面所说的行净众生净佛土净,深心清净即是行净

2、心净行净众生净佛土净的修行次第释迦说完十三种净土之行后,便总结说:是故,宝积!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xix]这便是著名的心净则佛土净的结论。

首先,我们从十三种净土之行的排列顺序来看,佛土净为第九,心净为第十二,所以这便可能意味着内在的心净比外在的佛土净更为必要与根本,如果外在的佛土不清净,那么内在心中的烦恼便无法彻底清净。同时,从随其心净,则佛土净的思想来看,如果想让外在的世界清净无染,必须从先去除内在心里的烦恼。这样,心净佛土净之间,便不是一种顺次的条件,而是互为条件,互为影响。

僧肇解释这段经文说:结成净土义也。净土盖是心之影响耳。夫欲响顺必和其声,欲影端必正其形,此报应之定数也。”[xx]僧肇是以形、影和声、响的关系,来比喻的关系。窥基解释玄奘译《说无垢称经》相应的这段话:

此释所由。诸修行者,自心严净,外感有情、器土亦净。自心不净,何得净地?所以菩萨自心清净,五蕴假者有情亦净。内心既净,外感有情及器亦净。《佛地经》言,最极自在净识为相。故识净时,佛土便净。上来但说有情为土,本所化故,不说器界。有情土净,器界自净,不说自成。[xxi]

窥基亦是反对将此段话解释成内心清净了,则净土自然成就。心净是一种实践论的概念,并不是存在论的概念,这是通过实践的层面,净化自心,净化众生,最后达到清净国土。如吉藏解释心净智慧之本,则是其心;而在实践层面的净土之行,心为诸行的根本。[xxii]

所以,心净行净都是指实践,心为诸行之本;菩萨为了成就众生,所以建立净土。结合上面所说的行净众生净佛土净心净则佛土净的内在逻辑结构则成为心净行净众生净佛土净。而且,佛土净是动态的、实践、动词性的概念,并不是静态的、名词性的概念,因为菩萨必须透过庄严净土并成熟众生的修行过程,这是解脱成佛的义务性条件。所以,心净则佛土净的完整意思是:菩萨修习种种净土之行,净化自己,令自己的内心清净;而且教化众生,使众生能够信受自己的教化;这样,将来成佛时,同愿、同行的有情们共同生于菩萨成佛的国土,即是心净行净众生净佛土净。[xxiii]

一般的理解,都只注重佛土清净是内心清净的果,而不注重庄严净土的菩萨行愿,这样缺乏庄严净土的应然性或义务性。菩萨清净国土的原因在于,这亦是行菩萨道的义务;从共业所感来说,佛土清净是内心清净的,内心清净是佛土清净的。杨惠南指出,心净则佛土净并不是简单的条件句(conditional sentence),而是双条件句(biconditional sentence),是完全正确的。[xxiv]

3心净的意义大乘佛教的意义非常复杂,历代注疏对《维摩诘经》心净则佛土净的理解各有差异。而且,《维摩诘经·弟子品》引用《阿含经》之文:如佛所说,心垢故众生故,心净故众生净”[xxv],并且依此而论证一切众生心相无垢心性本净(玄奘译)的理论。在《阿含经》的本意,心清净并非积极的,而是消极意思的清净;说明心既有染污,也有清净,是采取净秽不定的空无我之立场。[xxvi]对《维摩诘经》的的理解,智顗解释说:四种心只是一自性清净之心,此心若显,一切佛土悉净也。”[xxvii]这是依如来藏自性清净心来理解。但是,《成唯识论》引用《阿含经》的偈颂作为证成阿赖耶识的教证[xxviii],因此窥基引用《佛地经》的最极自在净识为相来解释心净,所以,即是阿赖耶识,心净即是清净的第八识。

但是,《维摩诘经》从思想上说,是依《般若经》与中观的方法,而拒绝将实体化,并且不承认有任何足资作为经验的事物。因此,Lamotte认为,《维摩诘经》的心净只是《般若经》系统的非心之心,而不应是如来藏或阿赖耶识。[xxix]《小品般若》说:菩萨行般若波罗蜜时,应如是学!不念是菩萨心,所以者何?是心非心,心相本净故。”[xxx]“是心非心是对部派佛教中,以为相续的心或与烦恼相应的心,本来是清净的见解,从根本上给以否定。《般若经》所说的非心,是心空、心不可得,所以说心的本性清净。[xxxi]依《般若经》的特点,无心是无变异、无分别,无变异即是真实的真如,无分别即是般若,这样是虚妄分别的心心所。

是心非心非心之心并不是有一个非心的,这是指清净、真实的如成立于虚妄、不净的心之无当中。这就意味着虚妄、不净灭时,才有清净、真实者的成立。而清净、真实者的非心而又称为,表明虚妄、不净者和真实、清净者,或者心和无心的无异性。具有否定一方才能成立他方之关系的二者,保有这种否定对立关系的同时,二者又是无异乃至同一,这完全是矛盾的,这正是的本质。是心非心正是从胜义的立场,表达了的主体性体悟。

这样,《维摩诘经》中的心净应该是指般若慧,是依实践层面的行净而阐释;则是虚妄、不净的心;心性本净则解释为非心是心非心空寂心等。这样的解释,是应该比较符合《维摩诘经》的原意,亦有利于开展现代诠释,为佛教生态主义的建立提供思想资源。

总而言之,《维摩诘经》的心净则国土净不能简单解释为内心清净了,那么佛土也就自然清净了,其含有丰富的内在内容与严密的逻辑结构,是菩萨修行的成佛之道。菩萨为了成就众生,必须净佛国土;而且菩萨为了达此目标,则必须修习净土之行,化彼同自,最后同愿、同行的众生才会聚集在菩萨成佛的国土,即是行净众生净佛土净。从《维摩诘经》在十三种净土之行后说随其心净则佛土净,这是从实践论的角度来阐释,并不是存在论的解释,所以其内在逻辑结构是心净行净众生净佛土净。而且,《维摩诘经》的即是虚妄、不净的心,而经中所说的心性本净即是般若系统的是心非心等意义,不能解释为如来藏或第八阿赖耶识。

 

三、心净则佛土净的现代诠释——佛教生态主义的局限性

佛陀施教的目的,在于建立自他共存的和乐清净的人生与世界。自他生存的和乐清净,不能仅仅著眼于外表的事行。内心会引导我们趋向于合理的行为,或误趋于不合理的行为,所以内心的是否清净,是否出于善意,对于自他的和乐清净,有著深切的关系。那么,人类的德行,应内向的深刻到内心的净化,使道德的心能增进扩展而完成。净化自心的定慧熏修离惑证真,达到法的现觉,即德行的深化。由于自心净化,能从自他关系中得解脱自在,更能实现和乐清净的人生理想于世间,即是心净则众生净。佛法的德行,不但为自他相处,更应从自心而扩大到器世间的净化,使一切在优美而有秩序的共存中,充满生意的和谐,即是心净则国土净。所以,心净行净众生净佛土净体现了佛法的德行的扩展,是以自他为本而内净自心,外净器界,即是从一般的德行,深化广化而进展到完善的层次。

当然,对于心净则佛土净的现代诠释与实践基础,心净则佛土净存在两种解释的可能:一、只改变众生对现实世界的观念和情感,而不是改变现实世界本身,这是重在协调心理情绪,以适应现实的生活;二、将净心当作道德化过程,通过个人的道德化,实现全世界的道德化,这是重在群体教化,参与和改善现实世界的面貌。[xxxii]但是,在现实的实践与修道中,心理调适与道德净化的提倡是必不可分的,不可偏废。台湾佛教界证严法师预约人间净土和圣严法师心灵环保都从环保的理念与实践上,对心净则佛土净进行了诠释与推动。

证严法师所推动的预约人间净土环保运动,主要集中在资源(垃圾)回收、植树,另一方面强调环保必须去除内心的垃圾,而且,消除内心的垃圾比起消除外在垃圾,还要更重要。证严法师指出,心病地球病,人心应该净化,而我们要做好地球环保,首先必须净化我们的内心。人心有贪、嗔、痴、慢、疑五种毛病,如果能去除五种,人心就会很健康,家庭就幸福,社会就祥和,自然人人就会知福、惜福。人人知福惜福,地球的资源就可以减少消耗。[xxxiii]证严法师对心净则佛土净有最直接的解释:

人人心中都有一块净土——良善本性,若能保持明净无染,则杂草乱麻不生于心田……不仅美化自己的人生,也净化社会。心净则国土净,要时常保护心念,不要让贪嗔痴等邪恶毒害侵袭;要积极救护世界,不要让灾害破坏家园、让暴力充斥社会、让祸害污染大地。[xxxiv]

证严法师领导的预约人间净土活动,一方面强调净化自己的内心世界,拒绝内心的污染;另一方面要积极救护世界,在力所能及的范畴内,从事资源(垃圾)回收、植树等。

圣严法师所推动的心灵环保的主要理念是,若想救世界,必须从救人心做起,如果人的思想观念不能净化,要使得社会风气净化,是非常难的。只要人心染恶,人间社会即出现灾难连连;如果人心净善,人间社会即是康乐的境界。[xxxv]圣严法师对心净则佛土净解释说:

一、自心若清净,亦能不受影响,不起烦恼,所以大乘菩萨们为了救济众生而入三界火宅,犹如身居清凉佛土。

二、若能以无私无贪无嗔之心,处理日常生活,待人接物,影响所及,便能形成心灵环保的连锁反应。一人影响两人,两人影响四人,乃至百千万人。[xxxvi]

圣严法师的解释,第一层意思是:通过改变自己的心态,来适应社会,这是一种消极的心理调适。第二层意思是去除自己内心中的自私、贪心和嗔恨,然后再去影响世人,让别人亦能去除心中的烦恼,这即是心净行净众生净;最后,因为众生心中没有烦恼,世间便清净无秽了,即是众生净佛土净

所以,圣严法师推动心灵环保,一方面通过物质环境的保护,这是治标;另一方面正本清源,从人心的净化做起,这是符合心净则佛土净的意义。所谓物质环保,就是将环保落实到物质生活的每个层面,将人的日常行为变成环保行为。在生活环保方面,提倡不用一次性餐具,洗碗不用化学制剂,垃圾分类,认养流浪动物,为猫犬结扎等等;在身体环保方面,养生护生厚生为饮食原则,提倡无污染饮食;在礼仪环保方面,倡导佛化奠基、佛化祝寿、佛化婚礼,供佛时不烧香、不烧纸,供品用花果、清水;在社会环保方面,时常组织法鼓山社区关怀环保日,动员全社会参与惜福市场、资源回收、净滩、净山、植树、环境清洁、省水、厨余堆肥等活动。[xxxvii]这样,从人的心灵出发,建立了环保意识,进而自觉地将意识转化为行动,二者相互促进,最终实现了人间净土

但是,证严、圣严二位法师为代表的台湾当代佛教界的环保运动,却遭到台湾学术界的批判。其原因在于,他们所推动的环保运动,不但在上限定于少数几个环保面向,而且,更值得注意的是,被选中的这几个面向,都和大污染源——工业污染(化学污染)、核能(放射性)污染无关。但是,任何国家、地区的最大污染源,都是来自资本家和政府,而不是家庭垃圾或国人破坏行为。[xxxviii]第一、在实际的环保工作方面,二者都偏于垃圾回收和植树,未能触及污染台湾环境的两大污染源:资本家所开设的工厂,以及已与资本家利益结合的政府;第二、在环保理念的建立方面, 二者都有重(内)心(外)境的倾向二者都偏于心理垃圾(贪、瞋、痴等烦恼)的去除, 却忽略了外在世界之真正垃圾(土地污染、河川污染、空气污染、核能污染)的防治与清理。同时,杨惠南教授还认为预约人间净土心灵环保之所以有所偏颇、值得商榷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错误地以为:一己内心烦恼的扫除,即可达到外在世界污染的彻底清理。他们不了解:外在世界的清净,乃是达到内心解脱不可或缺的条件。从而,台湾学术界对证严、圣严二法师所主导的台湾佛教环保运动,定位为浪漫路线易行道环保运动

从经文我们可以看出,净土的成就是因为修习净土之行,而我们虽然清净自己内心世界的烦恼,但是无法使所有众生都得到清净,净土的关键在于众生净。只有让更多的人从事净土之行,我们的净土才能成就。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佛教作为一种宗教,在中国社会其实是一种弱势群体,出家人更是社会的另类,从古到今都是如此。我们佛教界只能呼吁更多的佛教徒参加佛教事业,对于非佛教徒来说,我们是缺乏号召力的,环保事业也是如此。佛法的教化,从来都是通过感动、劝导的方法,无法用强制力量来实行佛陀的教义。所以这样,我们就能理解心灵环保预约人间净土,所以证严法师才会把不说谎生气时念佛开车时不要赶路、抢路做好事、说好话、存好心等纯属内在心灵修养的德目,当作是环保的德目。这其实是通过佛教徒本身的努力,将更多的个体生命组成一种群体生命,从而才会因众生净而得到佛土净

 

注释:

[i]《维摩诘所说经》卷上,《大正藏》第14卷,第538页下。

[ii]有关《维摩诘经》的译本情况,请参考E.Lamotte《维摩诘经序论》,郭忠生译,南投:谛观杂志社,第2-49页。

[iii]长尾雅人《チベット译维摩诘经日本译》,东京:中央公论社,1983年。

[iv]平川彰《净土思想と大乘戒》,《平川彰著作集》第7卷,东京:春秋社,1990年,第14-15页。

[v]《维摩诘所说经》卷上,《大正藏》第14卷,第538页上。

[vi]《维摩诘经》卷上,《大正藏》第14卷,第520页上;《说无垢称经》卷一,《大正藏》第14卷,第559页上。

[vii]杨惠南《爱与信仰——台湾同志佛教徒之平权运动与深层生态学》,台北:商周出版,2005年,第281页。吉藏亦是将前为修净土意,后为正修净土。《净名玄论》卷八,《大正藏》第38卷,第905页上。

[viii]《注维摩诘经》卷一,《大正藏》第38卷,第335页中。

[ix]二者的对照、比较,见释惠敏《心净则佛土净之考察》,释惠敏主编《人间净土与现代社会》,台北:法鼓文化,1998年,第230-231页。

[x]《注维摩诘经》卷一,《大正藏》第38卷,第335页中。

[xi]《大智度论》卷五十六亦说:若不利他,则不能成就众生。若不能成就众生,亦不能净佛世界。何以故?以众生净故,世界清净。《大正藏》第25卷,第463页中。

[xii]《维摩诘所说经》卷上,《大正藏》第14卷,第538页中下。

[xiii]《注维摩诘经》卷一,《大正藏》第38卷,第337页上。

[xiv]《维摩义记》卷一末,《大正藏》第38卷,第437页中下;《维摩经义疏》卷二,《大正藏》第38卷,第930页上。二者的比较,见释惠敏《心净则佛土净之考察》,释惠敏主编《人间净土与现代社会》,第234-235页。

[xv]《维摩经略疏》卷二,《大正藏》第38卷,第593页下。

[xvi]《大智度论》卷五十,《大正藏》第25卷,第419页中。

[xvii]《大智度论》卷八十五,《大正藏》第25卷,第657页中。

[xviii]释惠敏《心净则佛土净之考察》,释惠敏主编《人间净土与现代社会》,第236页。

[xix]《维摩诘所说经》卷上,《大正藏》第14卷,第538页下。

[xx]《注维摩诘经》卷一,《大正藏》第38卷,第337页中。

[xxi]《说无垢称经疏》卷二末,《大正藏》第38卷,第1027页上。

[xxii]《维摩经义疏》卷二,《大正藏》第38卷,第930页上。

[xxiii]真田康道的理解亦与此相同,见《心净きに随いて佛土净しについて》,《印度学佛教学研究》第39卷第1号,1990年,第452页。

[xxiv]杨惠南《爱与信仰——台湾同志佛教徒之平权运动与深层生态学》,第250页。

[xxv]《维摩诘所经说》卷上,《大正藏》第14卷,第541页中。玄奘译为:心杂染故有情杂染,心清净故有情清净,见《说无垢称经》卷二,《大正藏》第14卷,第563页中。相应此段有《杂阿含经》卷十:比丘,心恼故众生恼,心净故众生净。《大正藏》第2卷,第69页下。

[xxvi]水野弘元《佛教教理研究》,《水野弘元著作选项集》(二),释惠敏译,台北:法鼓文化,2000年,第286-287页。

[xxvii]《维摩经略疏》卷二,《大正藏》第38卷,第595页上。

[xxviii]《成唯识论》卷四,《大正藏》第31卷,第18页下。

[xxix]E.Lamotte《维摩诘经序论》,郭忠生译,第94页。

[xxx]《小品般若波罗蜜经》卷一,《大正藏》第8卷,第537页中。

[xxxi]印顺《如来藏之研究》,台北:正闻出版社,1992年,第80页。

[xxxii]杜继文《中国佛教与中国文化》,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3年,第83页。

[xxxiii]林碧珠等编《慈济年鉴》(1966-1992),台北:慈济文化出版社,1993年,第520-521页。

[xxxiv]释证严《静思晨语》,台北:慈济文化出版社,1994年,第43-44页。

[xxxv]释圣严《心灵环保》,台北:正中书局,1994年,第3页。

[xxxvi]释圣严《心灵环保》,第48页。

[xxxvii]199819日台北《中央日报》。

[xxxviii]杨惠南《爱与信仰——台湾同志佛教徒之平权运动与深层生态学》,第243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