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社会关怀 > 环境保护 > 正文

弘农书院国学班:生态农业的价值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3-09-01)

离开农夫,谁能活在天地间。 农业为百业之首,无论哪个行业的进程有多快,若没有农业的依…

 

    离开农夫,谁能活在天地间。

    农业为百业之首,无论哪个行业的进程有多快,若没有农业的依托,一切都无从谈起。因为人目前还无法做到不食人间烟火,粮食是维系人类生存的能源总源,例如:鱼离开了水就无法生存一样;机械脱离石油能源无法正常运转,亦是。

    在过去数十余年间,现代工业化的农业,成功地实现了满足人口迅速增长所需的粮食需求。这是无可否认的,历史上几乎没有哪个朝代能完成这一点。这是一个国家和民族,能够稳定迅速发展的先决条件。可是,我们要清楚,一个人、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一天、一个月,和一年真正需要的粮食总数是多少。虽然,当今是个贸易自由的时代,只要你有足够的资源条件都可以换取和购买你想得到的物质。但是,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今日大家都在关注和担心的粮食危机。我们需要的并不多,可想要的太多。刺激消费,有消费,便有市场,便有为之服务的生产、种植。盲目的生产,满足了人类的伪需求。我们太多的能源、粮食耗费在奢侈品上。酒:久逢知己相互见面释放情怀的助缘而已,两杯下肚知知己。可如今酒是应酬的必需品,喝酒如同战场,为了所谓的热情、交情拼个你死我活,一决高下。结果全都吐了出来,导致身体不适上医院打点滴。而药物的制造在某种程度上也是需要粮食的,似乎又在间接地浪费和消耗粮食、能源。另外,过分包装,外包装的资源成本比酒的原料成本高出几倍。都已不足为奇!大量的饲养家禽,只为了满足我们的口腹之欲。把大量的粮食投入进去。据说,生产一公斤的牛肉所需的粮食足于供给七个人一天的粮食所需;世上最大的污染源是家畜的代谢物,而需要处理这些代谢物又需要花费巨大的能源。但问题是即使花费了巨大的能源也无法拯救对环境的危害。必须要理性、有原则的生活。没有谁固定我们必须喝酒才能体现出对友人尊重与热情,没有谁固定我们必须要吃肉才能维系身体的健康所需,更没有人固定我们必须抽烟才能体现出我们自身的忧虑。我们被太多的必须所囚禁着,无法伸展。我们的先辈,没有过多这种物质的享受,活得不比我们现在差。可见这一系列所谓的生活必需品未能带给我们什么益处,留下的只是一身的疾病。类似的情况举不胜数。但是这一切的取得都是以牺牲资源、剥削地球环境为代价。而农业也是相同的,若是一味地以工业化的生产方式:高排放,高能耗,低效益。不适合中国,既不可能,更不可取。

    农业是一个文化兴衰的关键所在,也是我们身心健康所依赖。或许,中国文化能够维系和传承不断,与中国农民数千年对土地的尊重与爱护有直接的关系。从中国的文化的渊源上不难得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凡是人,皆须爱。我们把自己当成大地“母亲”,一花一草,一虫一鸟。希不希望别人随意在您身上动刀,开膛破肚。如果不希望,请停止您对其的伤害;如果您是一花一草,希不希望被随意地践踏和摘除,如果不,请停止您的行为;如果您是一虫一鸟,您不希望被当作一条生命来看待吗?如果不,请停止您的杀戮和仇恨敌对的目光。我们需要的是彼此之间的尊重、信任,和爱护。换位思考,多站在对方的角度去着想,这是现代农业不具备的。为什么先祖没有以如今这种耕作方式去对待自然、对待土地呢?难道比我们笨拙?我想不是,和平共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先人早已看到。如今,由于我们对“大地母亲”对自然,采取敌对的态度,结果不言而喻。其实,以敌对的态度对待自然,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只看到眼前的小利,却不知灾难在后整装待发。

    或许说,农业不是单一地为我们人类而服务,在整个活的生态系统中,土地上所有庄稼的收成也都不是只有人类在付出。空气、矿物质、日光、微生物和土壤及自然界万物的贡献都不亚于人类。那为什么如今会视友为敌呢?因为我们的贪婪、狂妄。把整个系统破坏,不断地减少生物(动物、植物)的生存空间,活动空间。使它们觅食范围不断地减少,才会危及到不全属于我们的所谓利益。而这一切都是我们所导致的,要知道我们不是耸立在天地间掌管一切的主人,而是自然万物。也就是说,不是人类制造了自然,而是自然造就了我们和所以的生命。因而,彼此之间只有相互的尊重,只有尊重所以的生命,才是对我们自己的尊重。因为我们无法独自生存,彼此之间不是永恒保持界限的独立个体。

    农业,必须以大地“母亲”的胸怀作为指导思想。包容和尊重所以的生命,否则农业与工业没有区别。都是建立在剥削和消耗上。

    人生的初衷一旦偏离了方向,被虚荣掩饰,让浮华蒙蔽双眼。心境便会复杂起来,最终剩下的只有疲倦、空虚和劳累。古人常言:“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那么,如何立志,立怎样的志,这是当下的我所必须考虑的。

    最近在想,我立下这个志是为了什么。自己还是他人,之前立志要从商走工业,后来想务农。这两者反差之大,不难发现都是在为自己考虑。认为赚钱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后来发现不可能,便转了方向从事农业,又认为可以获取幸福。可是却忘了,自私哪会自利呢!如果我选择只是一味地为了自己有个好的生活和发展前程,那么这天永远无法到来。为自己,便会患得患失,便有所求,有求必然而痛苦。若做到“夫为不争,天下未能与其争”。也就是说,当今社会,需要我做什么,便去做,认真,全力以赴将其完成。工业也好,农业也罢,都是将这生的使命完成而已。都是为了更好的认识自己,体悟生命,若能落实,其实,都是一样的。尽管象上有所差异。如果说,有机农业也是为了谋利,那么与工业牟利有何区别。相反,工业是为了他人而存在,从某种程度上讲,与有机农业一样。

    所以,能够利益社会,利益他人,能够观察自己,深入探索自己,然后加以超越。这件事就可以为之奋斗终生,

而今社会需要的是能放下欲望的人,缺乏的是返璞归真生活方式和安全、健康生态的食品。

而我需要的是脚踏实地,以圣贤为目标一步步的靠近。

 

李景志

2013-8-19

 

 

[背景资料]

 

学生名叫李景志,广东湛江人。进入泰威国学班三年时间,体制内教育高中尚未毕业。家里三代务农,其中现有承包地三十亩,村里的口粮地接近十亩,共四十亩全部种植甘蔗(并非市场上所贩卖的那种,转熔糖。)家中兄妹五个,父母双亲和爷爷共八口人。本人家里排行老四,上面两位哥哥和三姐都已大学毕业。大哥现职一名初中老师,二哥刚毕业即将入伍参军,三姐是名医护人员,弟弟今年高三准备考取大学。如今,每次逢年过节,回到村里,或者现住的街坊邻居对我爸无不赞叹。村里一千多口人,出了五名大学生,其中家里就有三位。都佩服我爸爸对我们兄妹的教育(其中不包括之前尚未学习传统文化的我)很多人都很纳闷,其实我也在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同等地接受学校里的教育,为什么哥姐一个接一个的考上大学。其中目前兄妹都极其的孝顺父母和爷爷。我知道一切事物的发生都不是偶然,也就是说种什么因,必然会结出怎样的果,常用这样的一个比喻来说明其中的奥妙:一棵参天大树儿女是这棵树的树枝,树梢之类的末端,而父母是承载和输送养分的主树干,而爷爷或更往上的祖宗便是这棵大树的根。若想枝繁叶茂,必须根深蒂固。明白了这个原则之后。无论这个家族发生任何的一件事情都不足为奇。所以,我在想这一定是父母、爷爷和祖上的德。首先,是我太爷爷,虽然在我只有五六岁的时候,太爷爷已不在人世了。但脑子里依然有几个清晰的画面,第一是我哥姐他们上学星期五放假回来总会给太爷爷和爷爷带包子回来吃(之前我们兄妹几个读小学,是寄宿的,后来改革不让了)学校是星期二和星期五早餐发包子。当时我和弟弟还未上学,太爷爷和爷爷都舍不得吃,都留给我和弟。当时还小也不懂事,接过来就吃。为此,我在那时候挨了不少父母的鞭打。因为小弟比我小两岁,责任都在我。另外的一幅画面,就是太爷爷当时八十来岁时还帮家里干活,因为在我们那边农忙是十一月份之后到来年的清明的这段时间——砍甘蔗。太爷爷年龄大,个子又挺高的,站不直,便坐着砍甘蔗、去叶子。从来都不管事和人,很随和喜欢笑。最后的一个印象,妈妈告诉我:“太爷爷累了,休息去了。”此后,再也没见太爷爷了。

爷爷,今年八十三岁,用我们当地的话说,是个典型的“大头虾”。为什么这样讲呢!从来都不爱物。不是说随意地去破坏,不珍惜物品,而是把财物看得很轻。例如,下地干活,完工之后,爷爷从不拿工具回家,也不同意我们拿。总说“这些东西没人会要你的,掂着有什么用。”为此,家里的工具基本每年都需要添。另外,在家也是。爷爷从不锁门,说麻烦,没人会要你的东西。以前老觉得爷爷不适合在这个时代生活,连最基本的防人之心都没有,谁来保承家中的财物。还有爷爷从来都不记事,凡经他手借出去的物品,借主不主动归还,十有八九是没有的。爷爷喝了口酒,第二天全忘了。另外,爷爷和太爷爷一样,都不管烦琐的所谓“红尘”之事。老爸和叔叔从小到大,爷爷都没有打过。读不读书,从事什么工作也没过问。让其独立自主的完成自身的使命,负责任的走自己的人生路。

吃亏并不亏,惜福才有福。

太爷爷和爷爷最大的特点:把身为农民的职责坚守着,勤劳和朴素是农民的最好代言。

父母,尤其是老爸,之前认为没出息。光会对家人凶,对我们兄妹狠,对外人和和气气的。为这件事情,我还专门请教父母,为什么小时候别人欺负咱家,您总不能拿出您对我们兄妹的那股霸气跟他们干。老爸说:“孩子,你太傻了,如果对着干,或许你们兄妹几个能不能长大成人都不知道。”因为兄妹多,时常受人欺负,如果老爸不忍气,后果真的难以想象。对我的感触蛮深的。一个大男人,为了自己的小孩可以忍声吞气。能屈能伸,大丈夫之气概也。妈妈是个顺从的人,老爸做出的任何决定,老妈都是言听计从。每次被老爸鞭打都会跑到妈妈的跟前去“避难”。便会跟我们讲老爸的付出和不容易,应该多站在父亲的角度考虑。

所以说事出必有因,祖上的德留给儿孙享。先人成了我的祖先,而我又会成为后人的祖先。深知树根的重要。

进国学班之前的情况,因为自己的天性恶劣。父亲的管教又特别严厉,错就错不听解释。所以导致极度地叛逆,不听管教。与现今的青少年一样,身上感染着许多的习气:抽烟、喝酒、通宵上网打游戏、在学校聚众赌博、贩卖假香烟。也曾因打架和赌博,被抓进派出所。最后托人找关系出来,在里面呆了四十八小时。在外所做的事情,绝大多数家人都不清楚,可有件事情彻底暴露了自己。在学校门口打架,被老师通知家长和索赔的问题。从那时起家里便清楚,自己已踏上了一条原本不属于自己走的路,出入成帮结派,去学校开摩托车来回,在那时就认为自己可以脱离父母亲人生活。我有自己的经济来源(在学校聚众赌博和几个朋友做庄,有时运气好星期日、星期一两个晚上便一两千的收入。另外贩卖假香烟。学校对禁烟较严,学校里的小店不敢售烟,我们几个在校外带劣质的香烟进校以高于市场价格出售。通过不合法的手段接手和转卖摩托车赚取不义之财。出事情不用靠父母,觉得有能力可以托人解决,就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闹得家宅不安。父母的吵架因我而起,也曾因为自己的事情,爸爸被气昏过去。让一个原本充满和乐的家庭蒙上一层抹不去的“灰”。正因为这样,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二哥参加了我们湛江的《幸福人生的讲座》后,得知人是可以教好的,只是方法方式不对而已。所以未经我同意便帮我把下学期的学习班报了名。后硬逼自己参加学习,在学习期间也曾逃跑,逃课、没有感触。后来在第三天‘上当受骗’,说是要看电影,自己便下去上课了,结果被《孝道调查》栏目所触动。就这样便与传统文化结下不解之缘。之后继续回校读书,起初还是有所收敛,可时间长了,又打回原形。自己也有意识,若再如此下去,人生就毁了,彻底地毁了。所以经郭斌老师介绍,得知皓威有如此学习班:是边修身,边学习技能后。就提前离开了学校踏上修学传统文化的道路,最初的愿望是经商赚钱。

猛地回头,发现三年在不经意间逝去。虽然没有感受体制内教育的那份痛苦,尤其是高三,被称为“黑暗六月”。但是我们也是咬着牙,坚持下来。或许在事象上没什么,就是一些体力的消耗,可是心里的纠结和对前路的迷茫的不知所措,无人能体会。高三虽然辛苦,但有奔头,考取大学,或许其他,目标明确。但是之前的我们······。

不管怎样,“剩者为王”。概括自己三年的历程。用几个学习点来描述:皓威、斯美、东北之旅、北京的觉知,与河北的沉淀。

2010715号,第一次踏进皓威。这是进入皓威的一件重大事件,也是自己人生的转折。三年的学习无非是:无常,无我,无为,而又无所不为。计划赶不上变化,唯有变化才是永恒不变的,只有接受而不是找理由,这是无常。地球少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脱离它的运行轨道,我的思想并不重要,顺从是你当下的使命这是无我。在一件事物面前,抛下你所有的知见和想法,没有什么是应该和不应该的。还原事物本来面目,就是无为。而在弄透其真谛后,便可随心所欲而不逾矩,觉察每个当下的起心动念,便没有不可以做的事。

皓威的《第一届传统文化与精益管理经理研修班》激起了我留下学习的信心。因为自己给自己定了目标,以后要从商,做生意。学习管理,离我的目标进了一大步,不管怎样已经踏出了这一步。然后进入斯美跟随张毅师傅学习沙发设计,放样板。当然信心大增,充满激情。没想到进程蛮快的,可是“好景”不长,又离开了。持戒的一个月,奠基了学习的基础。游学的第一站东北,让责任落于肩上,长养责任心。但是,同期自己的迷茫也开始了,离开经济繁华的广东,来到了东北。离开我人生憧憬的企业,回到了我不想回来的乡村。从那时起,道路不再是我想象的那么美好,并不是我的意识能左右的,虽然有些不情愿,抱怨。但出于对李总的信任,心想或许是在考验自己,努力坚持吧!没想到这样的坚持,便彻底地“迷恋”上乡村,爱上农业。通过北京的那个会议“企业家责任与新农村建设”熟知乡村的现状,我们赖以生存的地方出现了问题,食粮出现问题,人心出现问题。

人生的第二次转折在2012410 日起,亲近安金磊老师夫妇。让我的思想活跃,见识变得广阔起来。明白什么是农业,怎样才算是个农夫。或者说农业应如何去做,农夫应如何去当,会种植生产庄稼的不一定是农夫。农民、农业是与自然最近的职称和职业。在国内从未被重视或处在社会的最底层,但又不可以没有,没有了农夫,谁能活在天下间。农业为百业之首,可现在已经变质了,农业的工业化,产业化。把大地母亲当做为自己赚取金钱利益的工厂,把农田当做造制造粮食的车间。既然是工厂,车间,便会涉及到几个问题。效率:如何在人为的条件达到效率的最大化,而不是考虑效率最大化,会留给“母亲”怎样抹不去的疼;产量:如何以最少的投入,获取更多的产量,办法只有一个,加快对“母亲”的压榨与剥削;利润:那种产品(作物),利润空间最大,便生产(种植),而不去考衡社会,人更需要的是什么,所以才导致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这是自己思想上认识的一个转变,看到了社会更迫切的需要。之前也有讲到,因为家里务农,看到的只有农民的辛苦,农民的社会地位也低,农民的经济收入少。农民没有技术为社会创造所谓更多的财富,没知识、文化。对此,其实自己从思想架构上已经被误导,本质上的认识就不够。无论是学术还是技术对我们的起居生活意义不是太大。尽管知识的积累,学习技能,是很有必要的,但是不应成为占据所有生活的东西,因为除了知识之外,还有很多是需要我们学习的。例如:生活。整个社会都在鼓吹或趋向于通过各种的手段(合法和不合法)去谋取利润空间更大的工作。以取得生活的保障。也就是说职业是首位的,所以的付出都是为之服务。而农业早已被人们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归类为“最穷”的职业。从目前的事象上不难理解,或许你也是这么认为。可如今在我的思想认识里,恰恰是相反的。农业才是“最富有”的,一位真正的农夫,他是活在诗情画意中。尽管,物质条件不如大家,可他的精神是极其富有,因为需要的并不多。安老师便是个鲜活的例子:衣食无忧,自给自足。老师的一句话,令我反思很深,“天天下地干活,怎么会没饭吃;吃健康的食物,怎么会得怪病”字里行间道破了自己生活价值观。与老子的“无为”思想,否定人类为过多满足欲望的智慧,不谋而合。大伙每天疲于奔命的工作,不外乎为了这几件事!年轻时,以透支自身健康为代价来换取金钱和物质的享受。待年龄虚长,才发现金钱和物质,换不回身体的健康,二者是不同等的关系,这样的投资建立在不平等之上。

执于农,而不误于农。从大自然这本“无字”天书获得参悟的真经。而不是说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只为了探究书本文字上的信息,却忘了领会文字背后的内容和深意。我知道,安老师说的很多话都是在干活,与自然接触的感悟。并不是从书本上得来的,当然,看书是有必要的,但若没有用心去领悟,仅成为在日常生活不管要紧的知识而已。“知道”和“行为”不是一回事。另外最重要的一点,用全新的视角去认识什么是学习:学习并没有固定要以某种形式呈现出来,我认为学习是从来是没有停止的,整个生命都是学习的过程。尽管在农田里干活、在厨房里做饭、哪怕在家里睡觉或者在卧室里看书,都是在学习。每个当下的行为都是在为活着积累资本,而这种积累的过程就是学习。并非单纯的积累知识才去学习,因为其根本意义就是为了观察自己清楚的了解自己,去挖掘自己的所思、所想、所行罢了。

一步一步的走到今日,若是没有二哥、郭斌老师、李总、安金磊老师夫妇及班主任老师的帮助和教导,是不可能的。想逃避时,在背后推我一把;想放弃时,给予我鼓励和信心。感恩你们的付出!

说起很惭愧,三年读诵和背诵的经典并不多。读诵的经典:《弟子规》、《孝经》、《朱子治家格言》、《大学》、《中庸》、《化性谈》、《了凡四训》、《太上感应篇》、《俞意公遇灶神记》。会背诵的只有《弟子规》、《孝经》、《朱子治家格言》、《大学》、《了凡四训》、《太上感应篇》。最为受用经句:“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命自我定,福自我求”,“立命者天,造命者我”。

父母对自己的期望并不是大富大贵,而是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在日常生活中不希望自己过的太劳累,有固定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心安理得的过日子;二哥极力的支持,每次都跟我说:“家里任何事都不需要操心,只管放心学习。”默默的给我注加信心。

自己的路自己走,自己人生的篇章自己挥写。

三年的学习怎能风平浪静,不起波澜呢!总是在往前走的途中,发现问题。而又在解决问题中前进,曾极度的担心和纠结自己将来的工作问题,尤其是刚到东北大阳岔时,很挣扎。是否要继续坚持往前走,不断的拷问自己:我是来学习技能、脱离农业的,怎么又回到了农村。或者不断的以这种方式学习,我学到了什么。出去之后怎么工作,与人合群,去适应当今这个社会。但出于对李总和老师的信任,坚信不会害我,因为没有任何理由。所以,信任才是化解人与人之间冲突矛盾的调和剂。如今没有问题和疑虑,因为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只要愿意,肯吃苦、脚踏实地的从最底层做起。这又怎么会成为问题呢?

之前,想从商做生意,觉得那样才能受到他人的景仰。可现在觉得,平凡真实的活在天地间做个踏实的农夫。能够认知生命,感知除我之外还有他人存在的心量

执于农,而不误于农,这是我的方向!

 

                  李景志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