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社会关怀 > 文化促进 > 正文

香品、香具与香文化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4-04)

人类社会早在数千年前就开始使用各种各样的香料以增香除臭、驱虫辟秽、防治疾病,无论是帝王将相、文…

   人类社会早在数千年前就开始使用各种各样的香料以增香除臭、驱虫辟秽、防治疾病,无论是帝王将相、文人雅士,还是僧道医巫、各界百姓,对于各种香品无不喜爱,与之相应的香具也是林林总总,由此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香道、香文化。
  一、我国用香的历史与香品的分类
  1、我国用香的历史
  人类使用天然香料的历史极其久远,在古代四大文明的发源地,最早使用香料的时间,其有据可考的历史都可以溯及3000至5000年之前。
  从现有的史料可知,中国对香料植物的利用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开始了。由于地域所限,中土气候温凉,不太适宜香料植物的生长,所以春秋时期所使用的香木香草种类还不多,主要有兰(泽兰,并非春兰)、蕙(蕙兰)、椒(椒树)、桂(桂树)、萧(艾蒿)、郁(郁金)、芷(白芷)、茅(香茅)等。那时对香木香草的使用方法已非常丰富,不仅有焚烧(艾蒿),佩带(兰),还有煮汤(兰、蕙),熬膏(兰膏),并以香料(郁金)入酒。《诗经》、《尚书》、《左传》、《周记》、《山海经》等都有很多这方面的记述。如《周礼》所记:“剪氏掌除箜物,以攻攻之,以莽草熏之,凡庶虫之事。”
  那时的人们不仅对这些香木香草取之用之,而且歌之咏之,托之寓之。如屈原《离骚》中就有很多精彩的咏叹:“扈江离与辟燕兮,纫秋兰以为佩”;“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户服艾以盈要兮,谓幽兰其不可佩”,“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 “椒专佞以慢稻兮,木杀又欲充夫佩帏”。
  到秦汉时期,随着国家的统一,疆域的扩大,南方湿热地区出产的香料逐渐进入中土。随着“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活跃,南亚及欧洲的许多香料也通过新疆或广东传入了中国。檀香、沉香、龙脑、乳香、甲香、鸡舌香等在汉代都已成为王公贵族的炉中佳品。道家思想在汉代的盛行以及佛教传入中国,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这一时期香文化的发展。
  西汉早期,在汉武帝之前,熏香就已在贵族阶层广泛流行起来,而且有了专门用于熏香的熏炉,长沙马王堆汉墓就有陶制的熏炉和香茅出土。
  随着汉代香料品种的增多,人们不仅可以选择自己喜爱的香品,而且已开始研究各种香料的作用和特点,并利用多种香料的配伍调合制造出特有的香气。于是,出现了“香方”的概念。“香”的含义也随之发生了衍变,不再像过去那样仅指“单一香料”,而主要是指“由多种香料依香方调和而成的香品”,也就是后来所称的“合香”。从单品香料演进到多种香料的复合使用,这是一个重要的发展。东汉时期《汉建宁宫中香》的香方就显示了汉代的这一用香特点:
  黄熟香 四斤  白附子 二两
  丁香皮 五两  藿香叶 四两
  零陵香 四两  白 芷 四两
  乳 香 一两  檀 香 四两
  生结香 四两  甘 松 五两
  茅 香 一斤  沉 香 二两
  苏合油 二两  枣 五两
  研为细末,炼密和匀,窖月余作丸,或饼爇之。
  可以看出,到东汉时,不仅香料的品种已非常丰富,而且香的配方也十分考究,已经与中药的配制有了异曲同工之妙。
  到魏晋南北朝时期,汉代就已非常兴盛的道学对社会生活的影响仍然很大,而从汉代开始传入中国的佛教也迅速传播开来,无论道家还是佛家都提倡用香;而盛行玄学(道家与儒家的融合)的魏晋文人对香更是尤为青睐;再有魏文帝、晋武帝、南唐后主李煜等爱香的帝王的带动,从而使这一时期的香文化虽经连番战乱,却仍然获得了较大的发展。合香配方的种类继续增多,并且出现了一批专门用于治病的药香。
  隋唐时期,随着对外贸易及国内贸易的空前繁荣,西域的大批香料通过横跨亚洲腹地的丝绸之路源源不断的运抵中国。虽然安史之乱后,北方的“陆上丝绸之路”被阻塞,但随着造船和航海技术的提高,唐中期以后,南方的“海上丝绸之路”开始兴盛起来,从而又有大量的香料经两广、福建进入北方。香料贸易的繁荣,使唐朝还出现了许多专门经营香材香料的商家。社会的富庶和香料总量的增长,为香文化的全面发展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在唐代,大批文人、药师、医师及佛家、道家人士的参与,使人们对香的研究和利用进入了一个精细化、系统化的阶段。对各种香料的产地、性能、炮制、作用、配伍等都有了专门的研究,制作合香的配方更是层出不穷。同时,对香品的用途也有了完备细致的分类:会客用的香,卧室用的香,办公用的香,修炼用的香等等各不相同;佛家有佛家的香,道家有道家的香……可以说在唐代已经是专香专用了。
  佛教在唐代的兴盛也对香文化是一个重要的推动。佛经和僧人对香大加推崇,几乎在所有的佛事活动中都要用香。不仅敬佛供佛时要上香,而且在高僧登台说法之前也要焚香;在当时广为流行的浴佛法会上,要以上等香汤浴佛;在佛殿、法坛等场所还常要泼洒香水。唐代皇帝大多信佛,皇室参加佛事活动甚为频繁,其用香量之大就更是可想而知了。
  及至宋代,香文化也从皇宫内院、文人士大夫阶层扩展到普通百姓,遍及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且出现了《洪氏香谱》等一批关于香的专著,步入了中国香文化的鼎盛时期。
  宋代的航海技术高度发达,南方的“海上丝绸之路”比唐代更为繁荣。巨大的商船把南亚和欧洲的乳香、龙脑、沉香、苏合香等多种香料运抵泉州等东南沿海港口,再转往内地,同时将麝香等中国盛产的香料运往南亚和欧洲(沿“海上丝绸之路”运往中国的物品中,香料占有很大的比重,也常被称为“香料之路”)。
  宋代之后,不仅佛家、道家、儒家都提倡用香,而且香更成为普通百姓日常生活的一个部分。在居室厅堂里有熏香,在各式宴会庆典场合,也要焚香助兴,而且还有专人负责焚香的事务;不仅有熏烧的香,还有各式各样精美的香囊香袋可以挂佩,在制作点心、茶汤、墨锭等物品时也会调入香料;集市上有专门供香的店铺,人们不仅可以买香,还可以请人上门作香;富贵之家的妇人出行时,常有丫鬟持香熏球陪伴左右;文人雅士则多设香斋,不仅用香品香,还亲手制香,并呼朋唤友,一同鉴赏品评……
  从宋代的史书到明清小说的描述里都可以看到,宋代之后的香与人们生活的关系已十分密切。
  这一时期,合香的配方种类不断增加,制作工艺更加精良,而且在香品造型上也更加丰富多彩,出现了香印(也称“香篆”,用模具把香粉压成特殊的图案或文字,在很多地方香印还被用作计时的工具;宋代之前就已出现)、香饼、香丸等繁多的样式,既利于香的使用,又增添了很多情趣。
  宋代之后, 与“焚”香不同的“隔火熏香”的方法开始流行起来:不直接点燃香品,而是先点燃一块木炭,把它大半埋入香灰中,再在木炭上隔上一层传热的薄片(如云母片),最后再在薄片上面放上香品,如此慢慢的“熏”烤,既可以消除烟气,又能使香味的散发更加舒缓。
  在这一时期,香在医药方面的应用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以及苏轼与沈括合著的《苏沈内翰良方》等书中都有许多专门的记载。
  到明朝时,线香开始广泛使用,并且形成了成熟的制作技术。关于香的典籍种类更多,尤其是周嘉胄所撰的《香乘》内容十分丰富。
  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就有很多关于香的记载,例如:香附子,“煎汤浴风疹,可治风寒风湿”;“乳香、安息香、樟木并烧烟熏之,可治卒厥”;“沉香、蜜香、檀香、降真香、苏合香、安息香、樟脑、皂荚等并烧之可辟瘟疫”。
  《本草纲目》不仅论述了香的使用,而且记载了许多制香方法,如书中所记:使用白芷、甘松、独活、丁香、藿香、角茴香、大黄、黄芩、柏木等为香末,加入榆皮面作糊和剂,可以做香“成条如线”。这一制香方法的记载还是现存最早的关于线香的文字记录。
  古代的香,所用都是天然香料,而现当代以来,化学香精已成为制香的主要原料。由于化学工业的发展,在19世纪后半期,欧洲就已出现了人工合成香料(即化学香精)。这些化学香精不仅能大致地模拟出绝大多数香料的味道,而且原料(如石油、煤焦油等)易得,成本价格极其低廉,并能轻易的产生非常浓郁的香味。所以它很快就取代了天然香料,成为现代工业生产中的主要添香剂,在制香行业中同样如此。
  较之天然香料,采用化学香精制作的香品价格低廉,自然是厂家愿制,商家愿卖,香客愿买。以至于现在我们在市场上能见到的绝大多数香品都是这类化学香精香。名为檀香、沉香,其实只是使用了有“檀香味”或“沉香味”的化学香精。
  化学香精与天然香料相比,虽然香味相似,甚至香气更浓,但就香味品质及安神养生、启迪性灵的功能而言,两者却不可同日而语。很多天然香料被列为上品药材,而作为化学产品的合成香料虽初闻也芳香四溢,但多用却有害于健康。而且,即使单就气味而言,化学香精也只是接近而远远不能与天然香料相媲美。
  2、香品的分类
  从远古时代直接焚烧香料植物开始,人们就一直在努力改进使用香料的方法,一方面使香料的价值能得到更充分的利用,另一方面也使人对香料的使用能更加方便。现在的香品种类之丰富和齐全,正是这种进步的集中体现。
  下面,我们从不同的角度将香品分为不同的种类:
  (1)根据所用香料的性质可分为天然香料(及中药材)类香品与合成香料类香品。其中天然香料类香品:以天然香料(动植物香料或其萃取物)或中药材制作的香品,在气味芳香之外,还有安神、养生、祛病等丰富的功效。合成香料类香品:以化学合成香料制作的香品,着重于香味的优美,香型的丰富,和成本的相对降低;基本不具备养生功效,同时作为化学制品,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副作用。
  (2)根据所用的配方可分为 灵虚香、灵馨香、宣和帷香等等。有些香品是按照特定的配方,采用多种香料制成,所以多有自己独特的名称。而且单从其名称上,大都看不出所用原料或香味的特征。不同香方制成的香品,其特点、功效也不相同。所以,香方也是划分香品的一个重要根据。
  (3)根据外形特征可分为原态香材、 线香、盘香、 塔香、香丸、香粉、 香篆、 香膏、 涂香、 香汤、 香囊、 香枕等。
  原态香材 香料经过清洗、干燥、分割等简单的加工制作而成。原态香材能保留香料的部分原始外观特征,如檀香木片、沉香木块等。
  线香 常见的直线形的熏香,还可细分为竖直燃烧的“立香”,横倒燃烧的“卧香”,带竹木芯的“竹签香”等等。
  盘香 又称“环香”,螺旋形盘绕的熏香,可挂起,或用支架托起熏烧,有些小型的盘香也可以直接平放在香炉里使用。
  塔香 又称“香塔”,圆锥形的香,可放在香炉中直接熏烧。
  香丸 豆粒大小的丸状的香。
  香粉 又称“末香”,为粉末状的香。
  香篆 又称“香篆”、“印香”、“百刻香”,用模具将香粉压制成特定的(“连笔”的)图案或文字,点燃之后可顺序燃尽。
  膏香 又称“香膏”,研磨成膏状的香。
  涂香 又称“涂敷香”,涂在身上或衣服上的香粉、香膏等。
  香汤 又称“香水”,以香料浸泡或煎煮的水。
  香囊 又称“香包”,装填香料的丝袋,有丝线可挂于颈下的称为“佩香”。
  香枕 装填香料的枕头,可安神养生。
  (4)根据香味特征(或所用的主体香料)可分为 檀香、麝香、玫瑰香、桂花香等。 “根据香味特征”与“根据所用的主体香料”的划分总体上相似,但也有差别:使用天然香料的香品,其香味的名称与所用原料一致,“麝香”既是其香味,也是所用原料;而采用人工合成香料制作的香品,强调的主要是“香味特征”,如“麝香”,强调的是“麝香的香味”,而并非以天然麝香为原料。
  (5)根据用途可分为美化环境、 陶冶情致、修炼打坐、供养祭祀、 养生祛病、净化除臭、驱避蚊虫、计时等。美化环境类香品,注重香味清新明快,多适用于公共空间;怡神类香品,注重香气的优美典雅,多用于美化居室,调节情趣;修炼打坐用香品,注重香气的安神开窍功能,辅助修炼者达到入静和正定;供养祭祀类香品,重在外形有特色,质量好,或在包装、名称上对祭祀主题有所标注。养生祛病类香品,原料为天然香料和中药材,可依据功效的不同细分为不同种类,每一种香品都有相应的特定配方和制作工艺。养生祛病类香品重在配方、用料和制作工艺,至于外形则可以多种多样,不拘定式。例如:防止瘟疫的香品:多为熏烧类的线香或盘香;改善睡眠的香品:可以是填充特殊香药的香枕、香包,或是熏烧用的线香、盘香等。
  (6)根据使用方法可分为自然散发香气、熏烧散发香气、浸煮散发香气、 浴用等。自然散发香气的香品,只须涂抹或佩戴,香料的香味就可以直接散发出来。如香精油、涂香(又名涂敷香,涂敷在身上或衣服上的香粉、香膏等)、香囊、佩香(挂在颈下的香包)、衣香(放入衣服、衣袋)、香枕、帷香等等。熏烧散发香气的香品:直接点燃使用的香,古称“烧香”、“焚香”;或不直接点燃,而是借助炭火熏烤散发香气的香(古称“熏香”)。 浸煮散发香气的香品:放入水中加热浸煮以散发香气(古人以兰膏熏衣即是用此方法)。
  (7)根据烟气特征可分为 聚烟香、微烟香、无烟香。聚烟香:香的烟气可以汇聚不散; 微烟香:烟气很淡;无烟香:看不到烟气。
  (8)根据所用香料的数量可分为单品香、合香。单品香:使用单一香料制成(最典型的是原态香材,如檀木片、沉香粉等)。合香:使用两种以上香料调和搭配制成。
  二、香具的发展历史与种类
  1、香具的发展历史
  香具是使用香品时所需要的一些器皿用具,也称为香器(严格说来,制香时使用的工具称为“香器”,用香时的工具称为“香具”)。随着制香用香的日益广泛,各种香具应运而生。
  炉香袅袅,既馨且逸。香具对中国人而言同时具备实用与装饰功能。中国人在室内焚香自战国时代即已开始。但专为焚香而设计的炉具却迟至汉代才出现。
  历代使用的香具有香熏或称香炉、博山炉、花熏、香筒及香囊等。以散发香气的方式而言,可分燃烧、熏炙及自然散发。如香草、沈香木及作成香丸、线香、盘香和香粉的合香,则必须燃烧。龙脑之类的树脂性香品,必须用熏炙,也就是将香品放在炙热的炭块上熏烤。至於调和成香油的香品,则用自然挥发的方式散发香气。各式各样香气浓郁的香草、香花,也被中国人装入花熏、香囊之内,让其自然散发香气。混合数种香的香粉,也常用薄纸包裹,装入香囊。
  炉之制始于战国时期的铜炉,以后历代出现各种式样的香炉,质料包括陶器、瓷器、铜器、鎏金银器、掐丝珐琅、内填珐琅、画珐琅、竹木器及玉石等器。
  汉代有博山炉。博山,相传为东方海上的仙山。博山炉盖上雕镂山峦之形,山上有人物、动物等图案。用此香具焚烧香草或龙脑,袅袅香烟,宛如神山盘绕终年的云气。博山炉盛行于神仙之说流行的两汉及魏晋时期。
  “博山炉”出现之后,香炉的使用与熏香的风习更加普遍。熏炉是现在发掘的汉代王墓中最多见的随葬物品。
  除了香炉,汉代还出现了能直接放在衣物中熏香的“熏笼”,以及能盖在被子里的“被中香炉”,即“熏球”。
  唐代流行有提链的金属香球、香熏。唐代的多足带盖铜香熏十分独特,也有附提链者。带长柄的手炉常见于佛画的引路菩萨图及罗汉画中。此外还出现了大量用金器、银器、玉器做的香具,即使模仿前朝博山炉的制式,外观也更加华美。
  此时熏球、香斗等香具开始广泛使用。在敦煌壁画里就常能见到香斗、博山炉等丰富多彩的唐代香具。
  宋代烧瓷技术高超,瓷窑遍及各地,瓷香具(主要是香炉)的产量甚大。宋代最著名的官、哥、定、汝、柴五大官窑都制作过大量的香炉。瓷炉虽然不能象铜炉那样精雕细琢,但宋代瓷炉却自成朴实简洁的风格,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宋人焚香,常同时使用香炉和香盒。从古代绘画中可以看到取香的动作。添香者以食指、大拇指拈出香丸,放入堆满白灰的炉具内。宋代也流行燃烧“香篆”,将粉末状的香料用模子压出固定的形状,然后燃点。
  此外,元明清流行成套的香具。元代流行“一炉两瓶”的成套香具。明代十六世纪的绘画中就已出现“炉、瓶、盒”。这种组合式香具乃以香瓶作为储放香箸、香铲之用。传世的器物中有明嘉靖官窑的“五供”。五供是一炉、两烛台、两花瓶的成套供器,使用于祭祀及太庙、寺观等正式场合。明代盛行铜香炉,这与宣德时期大量精制宣德铜炉有关。明朝宣德年间,宣宗皇帝曾亲自督办,差遣技艺高超的工匠,利用真腊(今柬埔寨)进贡的几万斤黄铜,另加入国库的大量金银珠宝一并精工冶炼,制造了一批盖世绝伦的铜制香炉,这就是成为后世传奇的“宣德炉”。“宣德炉”所具有的种种奇美特质,即使以现在的冶炼技术也难以复现。
  2、香具的种类
  香具除了最常见的香炉之外,还有手炉、香斗、香筒(即香笼)、卧炉、熏球(即香球)、香插、香盘、香盒、 香夹、香箸、香铲、香匙、香囊等。造型丰富的香具,既是为了便于使用不同类型的香品,同时也是一些美观的饰物(参见中插彩页)。
  香炉 香炉是最常见的香具,其外形各式各样,如博山形、火舍形、金山寺形、蛸足形、鼎形、三足形等。材质多为陶瓷、石料或铜等金属。明清以来流行铜香炉,铜炉不惧热,而且造型变化多端。其他材质的香炉,多在炉底放置石英等隔热砂,以免炉壁过热而炸裂。
  手炉 手炉是可握在手中或随身提带(带有提樑)的小熏炉,类似暖炉。多为圆形、方形、六角形、花瓣形等;表面镂空,雕琢成花格、吉祥图案、山水人物等各式纹样;材质多为黄铜或白铜。
  香斗 又称长柄手炉,是带有长长的握柄的小香炉,多用于供佛。柄头常雕饰莲花或瑞兽。香斗在唐代已经很流行。香斗所烧的多为颗粒状或丸状的香品。
  香筒 香筒是竖直熏烧线香的香具,又称“香笼”(以区别于插香用的小筒)。造型多为长而直的圆筒,上有平顶盖,下有扁平的承座,外壁镂空成各种花样,筒内设有小插管,以便于安插线香。其质材多为竹木、玉石或象牙。
  卧炉 卧炉用于横向点燃线香,也称横式香熏。类似于香筒,但横竖方向不同。
  熏球 熏球又称香球,呈圆球状,带有长链,球体镂空并分成上下两半,两半球之间以卡榫连接。球体内设有小杯,以承轴挂于中央,无论熏球如何转动,小杯始终能保持水平,杯内的香品也不会倾倒出来。由于这种精巧的设计,即使把熏球放到被子里也不会倾覆熄灭,所以也称“被中香炉”,其原理与现代的陀螺仪相同。
  香插 香插是用于插放线香的带有插孔的基座。基座高度、插孔大小、插孔数量有各种款式,以适用于长短粗细不同规格的线香。
  香盘 香盘又称香台,是焚香用的扁平的承盘,多以木料或金属制成。
  香盒 香盒是放置香品的容器,又称香筥、香合、香函、香箱等。形状多为扁平的圆形或方型,材质多为木制,体积大小不等。香盒既用作容器,也是装饰香案、居室的物品。
  香夹 香夹用于夹取香品。
  香箸 香箸即“香筷”,多为铜制。
  香铲 香铲常用来处置香灰,多为铜制。
  香匙 香匙用于盛取粉末状或丸状香品。
  香囊 香囊用于盛放香粉、干花等香品,以便于随身携带或挂佩,多为刺绣丝袋,也常把绣袋再放入石、玉、金、银等材质的镂空小盒里。系有丝线,能挂在颈下的也称为“佩香”。
  三、香与佛教
  袅袅香烟,灵动飘逸,上通苍穹,感格鬼神,下怡性情,净化环境,因此香在大多数的宗教和各种祭祀活动中都是必不可少的供品与用品,在佛教中更是有着特殊的意义与作用。
  佛教创立于印度,印度属热带气候,不仅盛产各种香料,而且民间广泛采用香料来增香除臭、驱虫辟秽、防治疾病。也因此,佛经关于香的记载非常之多,如《佛说戒德香经》、《阿含经》、《华严经》、《楞严经》、《悲华经》、《六祖坛经》、《瑜伽师地论》、《玄应音义》、《大唐西域记》以及许多密宗经典等等。佛经中所记载的香品的种类难以计数,现今使用的绝大多数香料在经中都有记载。如沉香、檀香、龙脑香、安息香、牛黄、郁金、苜蓿香、麝香、雄黄 、芎藭、松脂、桂皮、白芷、香附子、丁香、苇香、竹黄、细豆蔻、甘松、藿香、茅根香、芥子、马芹、龙花须等,制成品有熏烧用的“烧香”,有涂敷于身上的“涂香”,有香料浸制的香水香汤,有香料研磨成的香泥,有片状、块状的香木,也有粉状的香末;有单品香料,也有多种香料和合而成的合香。
  由于许多香能令人感官愉悦、甚至陶醉,产生贪染执着,而为佛经所排拒,为僧团所禁止、远离,例如那些特别浓郁芬馥的香,用于奢侈享受的涂香、膏香、女性的胭脂香等。沙弥十戒和居士受的八关斋戒中就明确禁止着香华鬘及香油涂身。另一方面,佛陀住世时,弟子们就以香料为供养,用于除臭、驱虫、防治疾病。随着佛教的发展,特别是大乘佛教的兴起,佛教用香也日益广泛。佛教认为“香为佛使”,“香为信心之使”,因而香被视为一项重要的供品,在各种佛事活动中,焚香上香几乎是必有的内容。从日常的诵经打坐,到盛大的浴佛法会、水陆法会、佛像开光、传戒、放生等等佛事活动,都少不了香,因香而有的仪式与名词术语也特别多。如信众入寺礼佛燃香,被称为“香客”;携香入寺礼佛之行被称为“敬香”或“进香”;信徒进香所施的钱被称为“香资”;寺庙的信徒众多,即以“香火鼎盛”来形容;僧人做法事首先必唱《炉香赞》;同时主法的法师必行至“香案”前燃香,称为“拈香”或“捻香”。斋主做佛事时也须随主法僧人佛前敬香,称为“上香”;若是代他人做佛事,则称为“代香”。施主设斋食供僧时,先以香分配给大众,而行烧香绕塔礼拜的仪式,称为“行香”。礼佛重在虔诚恭敬而不著相,此为礼佛的上乘境界,被称为“心香”;同信佛法,同在佛门,彼此往来的契合者,称为“香火缘”或“香火因缘”;佛门道友共同结合而成的念佛修持团体,亦称为“香火社”。
  又如, 丛林中专司焚香、燃灯的职务称为“香火”或“香灯”;司掌时间的职务,称为“香司”;僧人打坐以烧一炷香作为时间标准,因而坐禅亦谓之“坐香”;起坐后跑动绕佛,则谓之“跑香”;用于警策修行的形如宝剑的木板,谓之“警策香板”,用于惩诫的谓之“清规香板”;若修持者犯了错,被罚于佛前长跪,称为“跪香”。学者插香以请禅师普说或开示之仪式,称为“告香”。对大众预报告香仪式所悬挂之牌,即称“告香牌”;依此仪式之普说,即称作“告香普说”。又,住持率领僧团集体到佛前发露忏悔,亦称为“告香”。
  一些佛、菩萨和佛国净土还以香命名,佛典中也记载了许多他们的故事,如香积如来、师子香菩萨、香手菩萨、金刚香菩萨、香象菩萨、香音神王、鬻香长者、香严童子、众香国等等。佛教中的天龙八部护法神之一的乾闼婆神,以食香、从身放香著称,亦称为“香神”。
  香在佛教中是一类很重要的供养。佛经中常以涂香、花鬘、净水、烧香、饮食、燃灯六种供养分别比喻持戒、布施、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六度;《法华经》之“法师品”列出了“十种供养”:花、香、璎珞、末香、涂香、烧香、缯盖、幢幡、衣服、伎乐,其中四种都是香品;藏密中通常陈设 八种供养:阙伽水(水中有乳、青稞、芝麻、吉祥草、炒米、白花、白檀香等七物)、濯足水、花、烧香、灯明、涂香、美食、伎乐。 在密宗中,供养佛部、莲花部、金刚部等圣众的香还有所不同, 中央佛部(毗卢遮那佛,表法界体性智)供沉香,东方金刚部(阿阇佛,表大圆镜智)供丁香,南方宝部(宝生佛,表平等性智)供龙脑香,西方莲花部(阿弥陀佛,表妙观察智)供白檀香,北方羯磨部(不空成就佛,表成所作智)供熏陆香(乳香)。《大方广佛华严经》卷十三中,描述有广大不可思议的香供养:“百万亿黑沈水香,普熏十方;百万亿不可思议众杂妙香,普熏十方一切佛刹;百万亿十方妙香,普熏世界;百万亿最殊胜香,普熏十方;百万亿香象香彻十方;百万亿随所乐香,普熏十方;百万亿净光明香,普熏众生;百万亿种种色香,普熏佛刹。不退转香,百万亿涂香,百万亿栴檀涂香,百万亿香熏香,百万亿莲华藏黑沈香云,充满十方;百万亿丸香烟云,充满十方;百万亿妙光明香,常熏不绝;百万亿妙音声香,能转众心;百万亿明相香,普熏众味;百万亿能开悟香,远离瞋恚,寂静诸根,充满十方;百万亿香王香,普熏十方;雨百万亿天华云雨,百万亿天香云雨,百万亿天末香云雨。”《华严经》卷十五中记载行者“以善根迴向,供养诸佛,以无量香盖,无量香幢,无量香幡,无量香宫殿,无量香光,无量香焰,无量香住处,无量香佛世界,无量香须弥山王,无量香海,无量香河,无量香树,无量香衣,无量香莲华”……“以如是等无量无数众香庄严以为供养”。作为供养的香品种类十分丰富,除了用于熏烧的“烧香”,香料制作的香水、涂在身上的涂香、研成粉末的末香等都是常用的供物。其中在浴佛节用来浴佛的香水为多种上等好香制成,《浴佛功德经》记载的是“取牛头栴檀、白檀、紫檀、沈水、熏陆香(即乳香)、郁金香、龙脑香、零陵香、藿香等,于净石上磨作香泥,用为香水”。
  由于香灵动高贵而又樸实无华,玄妙深邃而又平易近人,因而在佛教中不仅被当作重要供品,而且常被用来比喻高尚的德行、修证境界与佛国的庄严。 如《戒德香经》说,持守戒德的人具有“戒香”,此无上之香普熏十方,非世间众香所能相比。佛教徒修习戒、定、慧三学,则能成就戒香、定香、慧香,这被视为无漏真香。《六祖坛经》中,慧能大师即以戒香、定香、慧香、解脱香、解脱知见香讲述了五分法身之理;诸经描述佛于说法之时,周身毫毛孔窍会散出妙香,而且其香能普熏十方;《华严经》说“华藏庄严世界海”中央有“无边妙华光香水海”:香水海美妙无比,“一切妙宝,庄严其底,妙香摩尼,庄严其岸,毗卢遮那,摩尼宝王,以为其网,香水映彻。具众宝色,充满其中,种种宝华,旋布其上,栴檀细末,澄垽其下。” 在香水海四周,又有无数的香水河右旋围绕,“以金刚为岸,净光摩尼以为严饰,常现诸佛宝色光云。” 《维摩诘经》记载:在娑婆世界之极上处,有佛土名为“众香”,其香气于十方世界中“最为第一”,“香作楼阁,经行香地,苑园皆香,其食香气,周流十方无量世界。”其处之佛为“香积如来”,以香开示众生,天人坐于香树下,闻妙香即可获得圆满的功德。因而这个佛国又被称为“香国”。受此经影响,禅寺中的厨房也被称为“香积厨”或“香厨”。
  佛法中,香是六根(眼耳鼻舌身意)所对的六尘(色声香味触法)之一,也就是说,鼻这个感官所感受的一切都称为香,因此,佛法意义中的香就包括香、臭、不香不臭三种情况。如《入阿毗达磨论》云:“香有三种,一好香,二恶香,三平等香。谓能长养诸根大种名好香;若能损害诸根大种名恶香;若俱相违名平等香。”《五事毗婆沙论》云:“诸悦意者说名好香;不悦意者说名恶香。”事实表明佛法对香的定义是十分深刻而科学的,因为世间所谓的香臭对于各种生命体来说都是相对的,是与众生的感官需要和心识状态密切相关的,是因缘和合的产物,是无常变迁的,虚幻不实。因此佛教将“香”定格为“尘”境,要求修行人对香境不要生起贪染执着之心,若能善于观察香境的虚幻亦能悟道。如《瑜伽师地论》三十四卷云:“云何观察香鬘涂饰所有变异无常之性?谓先观见种种香鬘,鲜荣芬馥;后时见彼萎悴臭烂。见此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又如《楞严经》中的香严童子,以闻沉香水,观香气出入无常而悟道。在《楞严经》中,大势至菩萨阐述修持者若能专诚地忆佛念佛,则能受到佛的加持与接引,将之喻为“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此则名曰香光庄严”。
  同时,佛教认为焚香有助于修道,所以提倡在打坐、诵经、礼佛等修持功课中使用熏香,在寺院内外也是处处熏香,以营造良好的修行环境。也因此,香炉(或薰炉)成为大乘比丘十八物之一,亦为佛前与佛坛之三具足(即香炉、花瓶、烛台,也称三供)、五具足(一香炉、二烛台、二花瓶,也称五供)之一。一般备置者为置香炉(又称为居香炉),最常见于印度古代之雕刻遗跡;持于手上者为柄香炉;用于跨越,以清净身体,呈象形之状者为象炉(象征传说中的香象渡河,谓香象涉水最深,直到河底,比喻佛菩萨证道最深、最彻底),亦可用于床饰与桌饰。自手持之小香炉至置于室外之大香炉,有各类形状,材料种类亦极多,有金、银、铜、金铜、白铜、赤铜、青铜等金属制品,亦有陶制、琉璃、象牙、紫檀制品等。置香炉中,以博山香炉为著名,其水盘中央有一山形之盖,当中有一细柱顶立,係汉代之大铜器,后世则用作佛具,于六朝、唐代,曾盛行一时。另有火舍香炉,类似密教法具之火舍,为一三脚平浅器皿,附有半圆形之盖,盖上有桃形与云形之透雕。此外尚有形如灯笼而无笠之金山寺香炉,与形状普遍之鼎形香炉。鼎形香炉有三脚支架,两侧有耳,半球状盖,常附有雕刻。无耳者称三足香炉。
  由于绝大多数的香料本身就是药材,如沉香、檀香、丁香、木香、肉桂、龙脑香(冰片)、麝香、降香、安息香、甘松香等,所以佛教很早就用香来治病。用于治病的香品,也称为“香药”,是“佛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佛医学关于香药的知识使我国中药材的种类得到了扩展,增加了沉香、熏陆香(乳香)、鸡舌香、藿香、苏合香等新药材,而且在《本草纲目》等经典医书中增加了“芳香开窍类”药材。佛教“七香汤”是指以陈皮、茯苓、地骨皮、肉桂、当归、枳壳、甘草等七种香药煎沸而成的汤汁。中国民间很早就有在早晨饮七香汤的风俗,律宗称为“甘露汤”,禅寺常用此汤在佛诞日浴佛,或煎七香汤给大众饮用。
  由上可见,佛教的香文化十分丰富,已成为我国香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四、弘扬香文化,提倡文明敬香
  香,既能悠然于书斋琴房,又可缥缈于庙宇神坛;既能在静室闭观默照,又能于席间怡情助兴;既能空里安神开窍,又可实处化病疗疾;既是一种精英文化,又是一种大众文化。
  我国的香文化是传统文化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相传孔子在从卫国返回鲁国的途中,于幽谷之中见香兰独茂,不禁喟叹:“兰,当为王者香,今乃独茂,与众草为伍!”遂停车抚琴,成《漪兰》之曲。孟子曾言:“香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长寿”。他不仅喜香,而且阐述了香的道理,认为人们对香的喜爱是形而上的,是人本性的需求。从魏晋时期流行熏衣开始,上流社会就将焚香视为雅事,把爱香当作美名,相沿成习。唐宋以后风潮更胜,不仅是民间,官衙府第也处处用香,甚至接传圣旨和科举考试之时也要专设香案。
  如果说香品和香具的发展与运用是香文化的外形身躯,那么,儒释道传统文化以及人们对香的心灵感受、认识与鉴赏,则是我国香文化的精神内核。从《诗经》、《史记》到《红楼梦》,从《名医别录》、《洪氏香谱》到《本草纲目》、《香乘》,历朝历代的经典著作都有对香的描述和记录;从刘向、李煜、李商隐、苏轼、黄庭坚、陈去非,到朱熹、文征明、丁渭,历代文人都有大量写香的诗文传世……
  宋代理学大师朱熹写有《香界》一诗:
  幽兴年来莫与同,滋兰聊欲洗光风;
  真成佛国香云界,不数淮山桂树丛。
  花气无边熏欲醉,灵芬一点静还通;
  何须楚客纫秋佩,坐卧经行向此中。
  宋代陈去非的《焚香》一诗云:
  明窗延静书, 默坐消尘缘;
  即将无限意, 寓此一炷烟。
  当时戒定慧, 妙供均人天;
  我岂不清友, 于今心醒然。
  炉烟袅孤碧, 云缕霏数千;
  悠然凌空去, 缥缈随风还。
  世事有过现, 熏性无变迁;
  应是水中月, 波定还自圆。
  宋代文豪苏轼的《和鲁直韵二首》云:
  四句烧香偈子,随风遍满东南;
  不是文思所及,且令鼻观先参。
  万卷明窗小字,眼花只有斓斑;
  一炷香消火冷,半生身老心闲。
  我们从这些传世的诗句可以看出,我国香文化的积淀是多么的深厚。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的香随同佛教一起于公元六世纪传到了日本,中国的香文化据说是由唐代的鉴真大师传到日本的,发展至室町时代(1333—1573),形成了日本独具特色的香文化———香道。香道是以“乐香”为基本的艺道,讲究严格的礼仪与专业的技艺,她与茶道、花道一起构成日本传统的“雅道”。茶、花、香在茶室这一特殊的场所,得到了协调统一的发展,人们从中共同体味的是一份闲寂、优雅,追求的是“和敬清寂”、“静妙求真”、“心安自健康”的境界。日本香道主要有三条西派、志野派、峰谷派,传衍至今。
  据传为北宋诗人黄庭坚所作的《香之十德》,称赞香的好处有:
  感格鬼神,清净身心,能拂污秽,能觉睡眠,静中成友,尘里偷闲,多而不厌,寡而为足,久藏不朽,常用无碍。
  通过以上的介绍,可以得出如下结论:香虽细微,却能集宗教、艺术、医疗、休闲、生活日用诸功能于一体,我们从中正可以体味天台宗所阐扬的“一色一香无非中道”的道理。
  一百多年来,中华民族积贫积弱,亟于通过革命斗争,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因而对宗教、对大多数的传统文化进行了无情的批判与严重的摧残。诸如香文化之类的东西完全被当作迷信或“封资修”扔到垃圾堆里去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巨大的社会变革,政治走向开明,经济高速发展,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但环境破坏、生态失衡、贫富差距加大、人际间疏于交流、精神空虚、道德沦丧的问题日益突出,痛定思痛,当今有越来越多的人迫切地需要宗教给予精神的支撑,需要象香文化这样的传统文化的滋养。因此弘扬香文化,实践和发展香文化,既为时代之所需,也为经济、文化条件所允许。
  从大陆佛教来说,二十多年来得到了一定的恢复和发展,这对于推动整个香文化的恢复和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从佛教界自身来说,对于佛教的香文化缺乏研究,对于信众香客的入寺烧香缺乏正确的引导和有效的管理,存在着盲目烧香、滥烧香的现象,不仅给世人造成一种迷信、功利的观感,还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环境污染和不必要的资源浪费。
  在宗教礼仪中,各种香品以其馨香袅袅的特点,常用来清洁环境、烘托气氛,但更重要的是,它们被当作一种载体,用以表达一份虔诚、一份敬仰、一种灵悟净妙之心。可惜入寺烧香的人很多,真正认识香所代表的意义、能用心来敬香的人极少。
  有鉴于此,佛教界一方面应对佛事用香的原料、配方、制作、流通、应用的情况进行调查摸底,对寺院周围的售香情况进行监督,对入寺烧香加强管理,对不法商贩兜售的劣质有害的香和带有迷信色彩的香予以抵制;一方面应指导信众正确认识香和香文化,以及如何礼佛敬香,以提高对香的鉴赏能力,应大力易风易俗,提倡合理烧香、文明敬香。
  礼佛上香有特定的仪式。据《礼佛仪式》记载:“礼敬赞德,先须至于香台,端身息虑,思念圣德,目睹尊容,双膝着地,手擎香炉,而举偈言:戒香定香解脱香,光明云台遍法界,供养十方无量佛,闻香普熏证寂灭”。也就是说,佛教敬香重在用心,以一瓣心香,通过敬焚有形如幻之香,专申供养,正心诚意,而契入无相净妙的戒香、定香、慧香、解脱香、解脱知见香,从而与十方常住三宝感应道交,如此敬香方能获得最殊胜的功德。
  入寺敬香,一般用线香,只需在每个殿堂前燃香一支或三支,一支寓意一心皈敬所礼拜的佛菩萨,三支寓意为皈敬佛法僧三宝,或礼敬十方过去、现在、未来三世诸佛,或寓意戒香、定香、慧香。不必每尊佛像前都要燃香。各地常见许多香客盛行烧头香(抢在大年初一凌晨入寺烧香)、烧高香(又粗又长的香)、滥烧香(成捆成把的烧香和到处烧香),所用香也是形形色色,且多为劣质有害之香,係用锯末染色加香精配制而成。如此一来,把一个清净幽雅的佛门圣地搞得乌烟瘴气,不仅佛像文物倍受烟熏火燎,而且寺院时有发生火灾之虞,同时还给世人造成一种迷信和不文明的印象,实有损佛教形象,也不符合香文化所体现的精神。现代化学香精类香品之所以能畅行开来,主要由于大多数香客只是把烧香作为礼拜祭祀的仪式。既然不闻香,不品香,只是烧香、看香,也就自然忽视香的用料、配方与品质,而只关注香品外形的美观、烧香的数量、价格的低廉或香味的浓艳了。可喜的是,近年已有不少寺院开始大力推行文明敬香,禁止外来香入寺,而由寺院免费提供三支香。同时鼓励信众以新鲜花果供佛。
  居室礼佛、诵经、坐禅用香,可用线香(可用于掌握时间)、卧香、盘香,也可用熏香,最好是用沉香木、檀香木等天然香料研磨制成,或质量好的合香,但必须质料、制作俱佳;外观上表面匀称,未染色;拿取时不掉香粉、不霑手;点燃后产生的香味清雅耐闻、宁神开窍;不刺眼、不刺鼻;香味的渗透力及持久性强; 不含任何化学物品(香精类),有益健康者。用好香不但身体健康,心思也容易寂静,更能表达供佛最恭敬的心意。不要用那些过于浓郁、用花粉制作的香,更不宜用化学香精制成的香。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