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社会关怀 > 捐资助学 > 正文

2004年春季燃灯助学随行记实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4-04)

缘 起  「燃灯助学基金会」订2004年3月再派义工前往中国内陆办事,笔者有幸由杨洪会长派往参与,心…

缘 起

  「燃灯助学基金会」订20043月再派义工前往中国内陆办事,笔者有幸由杨洪会长派往参与,心中充满了好奇。

  「燃灯助学计划」主要分为建校及助学两部份,从十二年前陈金浩无意中发心帮助小学生解困、召集好友组织「燃灯助学基金会」开始,到现在助建的五百多所小学及捐献数不清的奖助学金,不但当地教育局、乡村干部领导及老百姓重视有加,就连多年来一直在中国各地及美加地区广行布施的慈辉佛教基金会,也随喜赞助,三年来助建了三十多所小学,而且还在计划增加中。笔者希望此行能够实地发掘其中的奥秘,并忠实地向读者报告。

        

 

一、贵州助学

  3/27日星期六早晨,我们告别四川,搭机飞往贵州省的贵阳市,准备另一阶段的工作。在贵阳机场,已有燃灯在贵州的连络员毛健全教授及夫人崔淑萍教授在那儿等着。他们于午前便已送我们到预订的鲜花旅馆去注册休息。后来又陆续来了五位义工,他们是从南加州来的杨为干、上海的张明明、北加州来的李乃信、陈婉淑夫妇以及郑恬,加上我们从四川来的十位义工,总共有十五位,声势增加不少。

  说到贵州,大家都知道它“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甚至有人说它“十里不同天,一雨便成冬”,年平均雨量为1700毫米,其中的百分之八十的雨是在晚上下的,一年大概只下雪一次。贵州是一个非常贫瘠的地方,有百分之八十七的土地属于山地,听说贵阳机场还是铲平了十三座土山之后才建成的,工程艰巨浩大!但也因为如此,风景才会那么的殊胜;有如龙宫一样千变万化的岩洞、有全中国最大全世界第三大的黄果树瀑布等。和东北有三宝一样,贵州也有三宝:天麻、杜仲、灵芝草。贵州的人喜欢吃酸辣,他们卷舌地说“三天不吃酸,走路都会打转转”,但不知“一日不食辣”,是否“睡觉都会打哈哈”?贵州省内有许多少数山地民族,如苗族、瑶族、侗(音同)族、布衣族、水族等,其中的苗族有360多万人,占全国苗族的一半。一般说来,苗族住在山上,侗族住在水边,但不知水族是否住在水里?

  贵州的工作开始了,因为工作范围扩大,几乎涵盖全贵州南北,张队长把全队分成三组。往北部的遵义市组有杨为干、张明明、李乃信、陈婉淑、陈美云及唐月琴六人;往南部的黔南州组有刘元文、董观壁、陆建羊及胡本兰等四位女强将;往东南部的黔东南州组则有张温洳、陈洁怡、郑恬、周明德及我等五人。每组每人都分发有详尽的组员分组资料、考察行程表及验收学校名册,让人一目了然及知道整个行程计划,燃灯基金会真的在历年的经验中,费了不少的心思及做了不少的工作!

  由于学校多,范围大,我们黔东南州组的五个人又得再分成三个小组。个子最高大、又最“明亮”的周兄独当一面,一个人一组,两位年青的陈、郑小姐一组,笔者有幸和张队长一组,心里安了不少,有大队长“照顾”还怕事情办不好?带领我们去考察验收各地学校的地方官员及教育局领导,有黔东南政协的韩主任、榕江县政协彭副主席、丹寨县政协肖副主席、丹寨县教育局裴主任及教育局王副局长等。

 

验收文贤五小

    3/28日星期日早上八点左右,大伙儿由鲜花旅馆浩浩荡荡分道扬镳、各奔前程去了,此时的天气有雾,约13C。我们黔东南州组的三部车,向东走贵新及凯麻高速公路,直奔麻江县,约一个半小时后到达麻江政协办公大楼。在那儿,我们一起发放助学金给麻江二中的罗琼及杏山中学的姚玉兰两位同学。高一的罗同学,小时候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几年前病亡后,和小妹及爷爷相依为命,现住校求学,学校不收费帮助她;而初一的姚同学也是母亲早年离家出走,父亲于去年病故后成为孤单的一个孤儿,所幸家里的农地出租给邻居耕种,每年获得700斤米的生活津贴,现在住校,是第二次领燃灯助学金。之后,三小组由地方官员带领各自验收学校去了。

  张队长和我在路上买了一些铅笔和糖果准备当见面礼送给小朋友,当然这些费用也都是义工们自愿和小学生们结缘的。我们的两部吉普车在12公里长的乡间泥泞路里开了约一个小时后到达文贤五小。该小学是建在一个小山谷里的二层白色水泥砖头建筑,前面的四个很明显的红色大字校名竟然仍用老名 茅草小学,并未使用大家都同意的文贤五小,因为该校所在的村叫茅草村。心想现在已不是茅草做的学校,而是水泥砖头做的,至少也该叫“水泥小学”或“砖头小学”吧?大理石做的纪念校名碑,也未镶在学校正面而是镶在侧面,张队长指出这两个问题后,学校同意尽快改正,张队长并告诉校方将于秋季考察时再回到该校验收一次。至此才知,燃灯基金会为何那么需要义工、那么辛苦地非要自己来验收不可!有时候同意归同意,由于误解或沟通不佳,燃灯的要求并没贯彻到下面的学校或施工单位,负责任的燃灯领导人深知此点,因此全力求质不求量,以对捐助人负责。

  张队长很老练地先在学校的各不同点照相,然后集合全校师生在操场上,和大家说话玩拍手游戏,我则负责记录学校数据,然后我们一起把带来的铅笔糖果,也是亲手发给每一位学生,他们在高兴中略带羞涩,显得很可爱!这时心里确实感觉到,亲手发给每一位学生,和请校长或老师去发,感受和气氛真的是不一样!所以,燃灯的义工们亲自发助学金给学生,和学生自己向学校领,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肯定学生们的心里一定也是“热滚滚”的。

  我们在学校约停留了五十分钟便告别学校师生,下山后就在附近的小乡村饭店里吃午饭,然后返回麻江政协。路经佩端小学时碰到另外两组的三位义工和当地的政府及教育局领导,我们就在教室里开临时会。会中就校名不符及某些教室兼用党政办公室讨论,政协韩彬主任承认校名问题是上下沟通不彻底所致,今后当再确实贯彻命令;至于教室兼用或他用,并不影响学生上课。张队长则声称燃灯所建的校舍等,希望至少有百分之九十都是给学生使用;至于佩端小学由政府规划、增资到四十万元,扩建成三层大楼的中心小学,虽然燃灯只捐助了极少数的?万元,学校仍然采用捐助人所取的校名,除了感激之外,于心委实难安!韩主任则说,他们很感激燃灯的帮助,这真的是抛砖引玉!由于社会的变迁和政府的规划,以后似乎会在几个“教学点”之间建立一个像这样较大的“教学中心”,以免学校分散、学生分散,难以管理。对于这个新趋势,我们紧记于心,张队长说:「十多年前在四川建设的少数村小,因为政府提倡「村村通公路」,再加上村民到沿海打工风气趋盛之故,村小学生到乡小上课或流失到外地工作的人就多了;目前己有一小部份的村小已经没有学生了。我相信乡小比较没有学生流失的问题,村小今后就要注意一下。但是一所学校如果可以存在十年,我觉得还是值得的,因为它已经帮忙至少一代的人了。」

  我们五人于下午六点入住丹寨县的县城俊建宾馆,并在宾馆内使用晚餐。次日(3/29),第一次碰到下小雨,很幸运地,雨并未大又长到影响我们的外出验收小学,我们最担心的就是湿雨泥泞路了。下雨时就是穿长统雨鞋或骑马都寸步难行又危险。而我因感冒、喉咙疼、流鼻水,为了避免感冒恶化而影响往后一周的紧密行程,向张队长请了一天病假,躺在旅馆里休养,所幸该日只分成两组,每组两人,少一个人并不影响工作。张队长能做大事,小事也不遗漏,充分显示她女人心细的英雌本色,还抽空到菜市场里买了许多西红柿(蕃茄)、香菇及小馒头等犒赏大家,并把约20个又红又甜的西红柿全都放在我房内让我享用,一天吃下来,感冒真的好了不少,心里感激得很!张队长和唐月琴先前听说我身体不适,都送来消炎片和感冒药,结果两人后来也患了感冒吃药,尤其唐师姊更是严重,这令我既感激又愧疚。

 

验收培正小学

  3/30日星期二,我们仍分成两组,第一组由三位女将一起验收岂凡小学及发放两位学生助学金;第二组由周明德和我验收培正小学。当天阴天但无雨,约15C,我们从丹寨开了约三个小时的车到达八开乡,再开了一小时、23公里的乡村土毛路,于正午左右到达榕江县计划乡。午饭就在乡里的一家无招牌的小饭店里简单解决,大家坐在矮凳上,围着小矮圆桌,别具特色。含有极重鱼腥味的“鱼腥菜”首次尝试,一入口即叫人欲呕,从此不敢再碰。街上的苗族、侗族村姑穿着鲜艳的服饰,好看又别具一格,但却害羞得不敢让人拍照。

  吃饭时看到「世界宣明会」的SUV车子停在门口,榕江县政协彭奕民副主席说,香港的「世界宣明会」及「吴目根常基金会」也在此地助建了七、八所小学,但他们都是独资全部建完,一所要二十多万元人民币,和燃灯的助建原则不同。「滋根基金会」也在这里发放助学金帮助困苦学子们。

  午饭后开始走路上山,背着背包卷起袖子,在风景怡人的山区里不停地走了两小时后,于下午三点看到了迎接的队伍。让人吃惊的是,在乡路两旁站满了盛装的男女、师生,他们不停地吹芦笙、拍手、说欢迎辞,一直连到村口。在那儿,他们搭起临时的花拱门,旁边贴着“衷心感谢美国燃灯对月亮山区教育的大力支持”的大红纸,并有一长排穿着传统服装的村姑们,拿着“迎客酒”或叫“拦路酒”及鸭肉欢迎我们。她们先把手编的花袋及吉祥鞋垫挂在我们颈上,再以牛角装的酒敬我们,然后再塞一大块鸭肉在我们的嘴里,几乎叫人窒息。本以为拦路酒顶多是一小杯,想不到牛角里的酒竟有一整瓶那么多!所幸在来之前已经得知,只要手不去接它,便可以只用嘴唇沾一下酒即可,否则,一整个牛角杯喝下去,只好醉在村里给捉去当寨主或驸马或女婿了。进了寨门后,鞭炮声、芦笙声及拍手声交织一片,好不热闹!随行的彭主任说,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那么热闹、开心过了,这有点像他们的丰年祭或嘉年华会。年青的苗族姑娘们仍然络绎不绝地沿途敬酒敬肉!

  好不容易“穿过女人群、冲出酒肉阵”,抬头便看到了建在小山坡上一栋崭新的木造两层学校,总共八间教室和办公室,建价四万元人民币。大理石做的纪念校名碑,上面有「贵州省榕江县计划乡计怀村  培正小学  捐款人:周齐武  周宝珊  捐款金额2万元  美国燃灯助学基金会二○○三年十月」字样。我们两人在“人山人海”中,神智清醒,没忘燃灯所负重任,即刻展开工作,一个照相一个收集资料,如入无人之境地完成初步工作。接着,当她们仍在旁边载歌载舞,我们集合了全校师生在操场上,发给每位学生铅笔及棒棒糖,并说了一些鼓励学生的话。在验收当中,发现两边的楼梯都未加护栏,学生上下楼如人多推挤,容易发生意外,因此建议学校补上栏杆注意学生安全。

  工作至此结束,准备下山,但盛情的村民们要我们和她们一起跳山地舞,他们叫“吹芦笙踩舞堂”,我们跳了约五分钟的乱脚舞之后,赶快下来。接着,他们又已摆好了丰富的饭菜,拒之非礼,只好坐下来答应吃一点。想不到,热情的村民男女又排起了队伍敬酒,虽想如法泡制只沾嘴唇,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们猛地提高碗杯想要大口灌酒,甚至有两位男村民,各自架住我的双膀灌酒,结果是下巴胸前淋湿一片。连续接下来敬酒的也都是如此,我只好乘机溜出村口准备逃出寨门。本以为己没事了,结果发现在寨门处已有一堆姑娘等在那儿,而且各个手里不是大碗酒就是大块肉!吓得不喝酒不吃肉的我灵机一动,要求先合照留念再说。卡喳一声刚照完,我即飞快转身拔腿就跑,可惜还是给眼捷手快的姑娘们伸出秀手轻轻地抓了回来。接下来当然又是一阵热闹、一阵“攻防战”,在乱军当中我终得乘隙溜出,虽非没命飞奔,却是快步快跑,如果后面的山地姑娘们不是手里拿着碗酒,再快的平地人早就给揪了回来!回头看 “追兵” 渐远,才松了一口气,否则真要落荒而逃,这是生平第一次给那么多女生追着跑,真是美人关难过啊。而能吃能喝“肚量”大的周兄,一路吃着喝着笑着“过关斩”,轻松地出了寨门下山,凯旋而归。

  下山仍然是走了两个小时,再加上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于下午八点前和其它三位义工会合,进驻榕江县城的榕江宾馆。

 

 

验收均华一小

    三月三十一日算是我们黔东南组工作最紧凑的一天,五人需要分成四组,我和郑小姐一组,余三人各自一组,分别到不同乡村验收学校。早上八点半出发,车行一小时后开始下车爬山,山上雾很浓,但只爬了15分钟便到了均华一小,所幸他们只以鞭炮欢迎,没有拦路酒。均华一小是建在紧密的村民住宅区内,和培正小学类似,也是两层木造有八间教室和办公室的学校,楼梯则有扶手栏杆,大理石做的校名碑,上面刻着「贵州省榕江县古州镇三盘村  均华一小  捐款人:杨湛强  杨婉娟  捐款金额2万元  美国燃灯助学基金会二○○三年七月」。该校的两位女老师才刚初中毕业,她们可以教小学和初中,月薪200元人民币,所幸可以免费在学校里吃、住。郑小姐在收集完学校资料后,很有耐心地在每一间教室里发给每位学生铅笔和糖果,并当临时老师和学生问答;之后集合全校师生在学校前讲话,并在村民的重重围观下,教学生们说英语、唱中英文歌,引得全场皆大欢喜,甚得人缘!

  村民们利用一间空教室请我们吃午饭,也是矮凳矮桌,这次吃的是素火锅,乡下的蔬菜香甜美味,忍不住连下两碗饭。饭后即刻告别学校师生及村民,下山后两部车再继续前往慈辉八小勘查。

 

学验收慈辉八小

  车行约一小时后开始走路爬山,坡度很陡,一向很少运动、不善走路的郑恬小姐,此次自告奋勇前来,家人都以好奇怀疑的眼光看她如何完成任务。让人惊奇地,她竟能跟上队伍,整整一小时的费力上坡山路,独力又独立地走完,谢绝了不少好心的拉拔之手。

  由于路远又陡,队伍拉得长长的,大家都脱下外套走路,仍然汗流不止。慈辉八小终于出现在远远的树林间,它竟然是一栋L字型的三层钢筋水泥白色建筑,在那偏远的乡间显得非常明亮。校前的大理石纪念碑,上面刻着「贵州省榕江县古州镇高文村  慈辉八小  捐款人:慈辉佛教基金会  捐款金额3万元  美国燃灯助学基金会  二○○三年一月」。慈辉八小去年12月底时已由别位义工验收过,今番再来,实是因为听说慈辉八小建得非常漂亮,值得参考。现今一看,果然是到目前为止所验收过的学校中,最为坚固壮观的一所小学!

  虽是已验收过的小学,我们仍然按照一贯程序分工作业,我照相,郑小姐收集资料并到每一间教室发给学生铅笔和糖果,然后集合全校师生在操场上合照,并教学生唱歌说简单英语,和学生们快乐地打成一片。热情的村民们除了穿起华丽的传统盛服为我们吹芦笙跳山地舞之外,又特别快马加鞭地烧了一些饭菜请我们吃提早的晚饭,然后我们才互道珍重告别下山。下山的路坡度很大,为了安全,郑小姐终于不得不在较危险的地方接受“援手”,虽非独立,但也是独力地完成了一个小时的山路行军,是值得骄傲的一位女兵义工!相信她回家后一定会得到家人的大力赞扬!

 

验收高西慈辉小

  次日(4/1)我们五人重新分成两组,张队长和我一组往较远的黎平县,其余三人一起到从江县。早上八点半坐车离开榕江宾馆,两小时不到便已到达黎平县坝寨乡高西村的高西慈辉小学。一下车,已是鞭炮震耳、烟雾熏鼻,除了村民围观外,路的两旁已站满了学生,一直到山坡上的学校,少说也有一百公尺长!当我们通过队伍时,穿着整齐蓝白制服的学生与老师们,高兴地不停拍手,而且大声地一直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看他们那么地真诚,那么地高兴,忍不住也跟着大力拍起手来,而且也大声地响应着喊:「谢谢!谢谢!热烈谢谢!谢谢!谢谢!热烈谢谢!……」,引得大家笑哈哈!

   高西慈辉小学建在山腰,是两层木造黄褐色亮漆的建筑,后有绿色的山坡草地为背景,前有一层一层的梯田衬托,加上一根高高的红色国旗飘扬着,显得庄严又稳固,看起来让人喜欢!该校有七间教室(学前班、一年级至六年级)、两间办公室,学生很多有238人,总建校款为五万六千元人民币,大理石纪念碑上面刻着「贵州省黎平县坝寨乡高西村  高西慈辉小学  捐款人:慈辉佛教基金会  捐款金额2万元  美国燃灯助学基金会  二○○三年十月」。这表示余下来的三万六千元是由当地政府教育局及村民共同负担来完成的,充分显示了燃灯的抛砖引玉、民众与政府的同心同力,发挥了大家参与的美好善事!

   为了拍照学校各个不同角度,张队长拿着她的大又重的相机,爬到后面非常陡峭的山坡上,看了叫人担心,不小心滑下来可不是好玩的。之后,全校师生集合在一半水泥一半泥巴的小操场上,我代表了慈辉佛教基金会和全校师生们简单说话并勉励学生们努力用功,之后我们发给每位学生小礼物,那种温馨愉快的场面应该也算是一种享受。

   我们验收学校,除了收集资料、注意校名、大理石碑内容正确无误之外,更要注意学生的安全设备是否完善,毕竟燃灯基金会的助学建校,一切都是为了学生的,不是吗?我们在该校又发现,在二楼的楼梯口竟然未设护栏,就好像在地板上有一个四方形的大洞一样,深觉安全可虞!因此,建议学校尽快加装栏杆。

   告别该校已近中午,于午饭后继续下一行程 验收另一慈辉小学。

 

验收下阳团慈辉小学

   一到下阳团慈辉小学,也是鞭炮霹雳啪啦地响,老师和学生夹道欢迎,拍手又不停地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那是一所两层楼的学校,一楼是水泥做的,二楼则为木板教室,结构较为不同,原来的旧校就在后面山坡上。该校总共有七间教室一间办公室,学生共132人,全为侗族,总建筑费为四万二千元人民币,校前大理石纪念碑上面刻着「贵州省黎平县高屯镇绞便村  下阳团慈辉小学  捐款人:慈辉佛教基金会  捐款金额2万元  美国燃灯助学基金会  二○○三年十月」。和上午看的高西慈辉小学一样,也是二楼的楼梯口未加护栏,而且楼梯本身也没有扶手栏杆,学生安全值得担忧!学校的前后左右仍然放着许多木板、砖块等建材,似乎是刚刚才完工。

   和经验丰富的张队长一起工作轻松多了,我们重复验收小学的程序,不多久便皆大欢喜地完成工作,小朋友有糖吃有笔用,很高兴地让我们在校前的烂泥巴操场上拍照。

   告别该校,我们在黎平用晚餐,夜宿有六层楼看起来不错的黎阳「百通酒店」,结果是「难通」得很,因为房间又臭又小,而且整晚外面的谈话说笑声不绝,一直到清晨约四点钟才停止,苦了咱们这些狗年出生、鼻子耳朵都很灵敏的众生。黎平县是在贵州省边界,离湖南省已经很近,是一个很乡下的地方,路上看到的广告牌很有意思 “千算万算不如养牛划算”、”家事国事天下事,计划生育是大事!”

 

验收勇寨慈辉小学

   时间很快地又过了一天,今天(42)仍然是张队长带领我去验收勇寨慈辉小学,我们仍由韩主任等陪同,于上午八点半出发,一小时的山路车程,很快地便到达目的地。学生老师们虽不如前几所学校的阵容浩大,但也是夹道放鞭炮欢迎我们来访。校前大理石纪念碑上面刻着「贵州省黎平县德凤镇勇寨村  勇寨慈辉小学  捐款人:慈辉佛教基金会  捐款金额2万元  美国燃灯助学基金会  二○○三年十月」。该校分成ㄇ形三部份,中间楼下有三间教室,楼上是办公室,左右两栋都是一层的教室,各有两间。全校都是利用原来旧校的木材重建,因此显得老旧一些。验收当中,发现上下楼梯全无栏杆,虽大都是老师使用,仍然请学校加上栏杆以策安全。此外,亦发现中间教学楼的两边各用一根长圆木顶着,似乎是预防建筑物倾斜的样子。询问之下,学校回答说是因为地基的水泥未干之故,过些日子水泥干了,会把木头拿走。但仔细观察,似乎整栋建筑物有点向后倾的样子,只好告诉学校特别注意,并从各个不同角度照了一些相片。

   只花一小时,我们便完成了所有工作和访问,中午仍回到黎阳百通酒店吃饭。饭后一点钟,旅馆付帐后离开黎平,准备开往从江县和其它三位义工会合。路上,韩主任顺道带我们去看了一所很破旧、尚未向燃灯申请建校的小学,全校只有一栋共三间教室的建筑物,其它什么都没有,显得很孤单简陋。

   出发两小时后,竟然走错路,问了路人如何走,结果反而越走越窄,最后变成无路可通的单行车道,原来我们问道于痴,那位告诉我们如何走的妇人,好像有点智障的样子。韩主任只好下车,指挥车子倒退,刚退出窄路,又发现左后轮破胎,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车子停在路边,司机和韩主任卷起袖子,合力换上备胎,这种工作不简单,两人手脏衣服也脏地费了一个小时才完工,沿途想去参观的学校也就泡汤了。车归正路后,半路又遇修路,大排长龙,幸亏只等半个小时便让通行。车行约两小时后,终于在下午七点到达从江县县委接待室,和其它黔东南组的三位义工会合。当晚就睡在县委接待室里,一夜虽无吵闹的人声,却有一夜不停的鸡叫,心想那有鸡在晚上叫个不停的?唉!说来说去,还是五根敏感的人较易受苦,尤其是耳根!

 

验收九曰慈辉七小

   四月三日星期六,大家在接待室前和当地的领导们合影后出发。当时天晴,温度约十度C,清爽怡人,一路沿着都柳江边往停洞镇开,路平车快,一小时后便到达停洞镇。由于路过市集,大家都下车步行观赏,马路两边摆了许多摊位,有卖各种家禽、猪羊牛、蔬果、吃的、喝的等,热闹得很!他们每星期定期的一或二天各自挑着、背着或拉着货物赶到此地交易。周兄和我志同道合,他专找漂亮标致的姑娘合照,我则专找可爱迷人的小动物留影,我们都是找好看的,真可说是「天下乌鸦一般黑」!通过市集便到了从江县停洞镇人民政府的所在地。

   略为休息后,我们五人再分成两组,张队长和陈、郑两位小姐一组,我和周兄一组,各奔前程。车子爬行乡路,越来越高,放眼望去,山坡上的梯田尽在眼前,蓝色的都柳江婉转地穿梭在群山之间,曲线玲珑,好美的一幅画面!车行不久,下车走路,一开始就下大坡,而且一路下坡,和别的学校不一样。路过一池塘,看到三只刚出生不久的小鸭子在里面游得兴高采烈,可是却有一只老母鸡在池塘边咕咕地叫个不停,一副很紧张担忧的样子。原来那三只小鸭是那只老母鸡孵出来的,老母鸡认为“小鸡”在水里玩,简直是要命!这里的母鸡都是“有孵无类、照单全收”,农人也就把鸭蛋、鹅蛋等塞到鸡窝里去了。如果农人塞几个乌龟蛋进去,当小乌龟孵出来时,不知老母鸡做何反应?看到小乌龟们一出生就往最危险的水里跑,而且都钻到水里不见踪影,岂不当场把老母鸡吓昏?

   闲话不说、文归正传,半小时左右,慈辉七小便出现在眼前了,它就建在旧校的旁边,新旧对比、正斜互照,加上高低悬殊,让人一目了然以前和现在的不同!该校为两层木造、六间教室、两间办公室、粉红色屋瓦,总工程费七万八千元。漂亮的建筑物,校前大理石纪念碑上面刻着「贵州省从江县停洞镇九曰村  慈辉小学  捐款人:慈辉佛教基金会  捐款金额3万元  美国燃灯助学基金会  二○○三年一月」。学校两边的楼梯也都是未加护栏,而一边的楼梯下方又有一楼高的小断崖,正对着梯口,看起来令人担心。很奇怪,大部份的二楼木造学校,楼梯都不顺便加上栏杆,应该不差那么一点点才是,张队长已记入备忘录,作为提醒以后新建学校注意改进。除了楼梯外,大部份所看过的学校都有如下的问题:泥巴操场、破烂厕所、缺水缺电、克难或无厨房及宿舍等,至于运动设备、图书馆、礼堂等就更不用说了。

    该校学生共有181人,都是苗族,为了配合我们的行程,全校师生特别在星期六到学校和我们见面、给我们拍照。我和周兄分工合作,一起完成慈辉七小的验收,和全校师生合影、发给每位学生小礼物后告别返回。

   回来的路边有一所燃灯助建的苗棚小学正在兴建当中,我们下车参观,和慈辉七小一样是二层的木造建筑,但是长得多。有一些妇女,包括背着新生子的少妇,及老爷爷都在搅拌水泥,全体村民不论男女老少的轮流投工投劳,在学校的建设当中,占了很重要的一部份。校前的那一大片操场,也是由全体村民轮班,徒手用工具挖走土堆而开发出来的,完全没有使用机器,真的很不简单!之后,我们回到从江县停洞镇人民政府用午餐,午餐由人民政府的厨房准备,还特地为我做了素菜。饭后和从江的朋友们告别,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行车,于下午六时到达凯里市的鸿旗宾馆。

 

归队集合

 全体燃灯队员相继回到鲜花酒店,大家又再相逢,欢喜异常!晚餐席开两桌,一荤一素皆大欢喜!吃素的七个人,人人胃口大开,吃得盘盘皆空,最后的汤菜在众目睽睽之下、众口哈哈当中,由陆建羊吃个精光、一滴不留!看得女服务生花容失色,这是那里来的人?个个穷凶“饿”极!

 第二天早晨除了张队长和部份义工需要整理数据外,其余的义工都去游览有名的黄果树瀑布及龙宫水洞。本来小羊也报名参加的,却在早餐前误把肌肉松弛药当作维他命C吞服,结果在丰盛的早餐前竟然昏倒,叫也叫不醒,抬也抬不动,大家都不知她吃错药,担心她的安危,还建议送医或找医生来。最后请来旅馆的服务生先背她回房躺着休息。李乃信及陈婉淑夫妇找了医生来看她,量了血压吃了药,几个小时后她醒过来,第一句话就问说:「我的卤蛋在那里?」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