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社会关怀 > 慈善救济 > 正文

佛教慈善对当代社会的作用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8-21)

一、简述宗教与慈善的关系各种宗教具有“救世主”的共性,即与人慈悲和关爱的精神。从目前中国宗教慈善状况…

一、简述宗教与慈善的关系

各种宗教具有救世主的共性,即与人慈悲和关爱的精神。

从目前中国宗教慈善状况来看,在每一次赈灾救困活动中,各个宗教都积极组织参与,不容置疑他们做出的贡献。可见,宗教慈善是社会慈善的重要补充和积极力量。慈善是践行宗教理念的重要方式,源于每个宗教的教义都具有爱他利他的思想理念。

中国现有的五大宗教,首先从道教说起。道教诞生于公元一世纪(即东汉中期),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道教奉春秋时老子为教主,尊其著作《老子》(亦称《道德经》)为经典。

道教的理想境界是长生不老修炼为仙,而其前提条件是要积德行善。因此,道教倡导矜孤恤寡,敬老怀幼济人之急,救人之危。为此,道教出了许多劝善之书。其中现存最早、最完整的著名善书是宋代出现的《太上感应篇》。为之作序、作注、作图的文人墨客甚多,故而在中国流传数百年,达到家喻户晓的地步,构成了中国古代慈善事业的思想基础之一。在道教的戒律中,初真十戒是注重道教徒的品德修养。其中就有第二戒者,不得阴贼潜谋,害物利己,当行阴德,广济群生;第三戒者,不得杀害含生,以充滋味,当行慈惠,以及昆虫。道教特别讲究广济群生,要回光返照,与人为善,如此广施阴德,普济群生,乃为人道之本。

基督教诞生于公元一世纪的巴勒斯坦。基督教于唐初,元初和明末清初三度传入中国,历时长达一千三百多年。与此同时也把基督教慈善事业传进了中国,他们广泛传播福音,开设教堂。开办慈善事业也就成为基督教在中国发展的重要工作,亦是塑造基督仁爱和实践基督博爱美德的重要途径。

在公元一世纪的一个夜晚,玛利亚受圣灵的感应而在伯利恒产下一名婴儿。而后短短的几十年光阴中,他以其博爱宽宏之心感召着无数的人。他,就是基督教的创始人,现今全球二十一亿基督徒的领袖——耶稣。他说: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怜恤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主。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主的儿子。为义受迫害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可见,谦卑、清静、慈悲、善良之心才是上帝所喜悦的心。这足以显明基督教的博爱思想理念。

天主教诞生于公元二十九年,公元六百三十六年(唐朝)景教传入中国,是基督教的主要派别之一。天主教领导中心设在梵蒂冈,首脑是教皇,实行集权制。教皇掌管除中国以外的世界各地的传教事业,有权任命各地的主教,是大部分天主教徒的精神领袖。

二战后,世界力量对比的变化和科学的进步,导致天主教的危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天主教会为克服危机,召开了第二届梵蒂冈大公会议。开始在教义、礼仪、组织和政治等方面走向现代化。凡是宗教,都具备教义、教规、教礼。论教规,天主教有教会法典,十诫等教条。从十诫的内容来看,如:应孝敬你的父母,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贪图属于你近人的一切财物。在新的圣经中,有一个少年人问耶稣如何得永生。耶稣的答复是首先要明白天主是唯一的善,接着就是遵守天主的诫命。最后,耶稣用积极的命令作总结说:【应爱你的近人,如爱你自己】。耶稣更发扬了十诫的全部要求:【你们一向听过古人说:不可杀人……我却对你们说:凡向自己弟兄发怒的,就要受裁判】。由此可见,天主教规和教义上无不充满着慈爱和善行。

伊斯兰教七世纪初发源于阿拉伯半岛,其教主为穆罕默德。至于何时进入中国?有的说隋开皇年间,有的说唐武德年间,或说贞观二年等。其教义核心内容就是安拉是唯一的主宰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具体内容为:信安拉是唯一的主宰。伊斯兰教信仰安拉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恩养者和唯一的主宰……《古兰经》教导穆斯林不仅要服从安拉,而且要服从他的使者穆罕默德。

圣训:人是天地间的精华人为万物之灵。大力倡导和呼吁人们树立起对于自身普遍本质、共同属性的内在精神自觉与认同;同时,又大力倡导、号召人们将这种内在自觉精神推恩于同类,慈爱同类。《古兰经》指出:真主是仁爱众仆的要求每一个人都应把真主的慈恩施于同类,通过对慈爱的外在践履来实现自己真正的社会价值。伊斯兰教强调慈爱,认为人的生命价值就在于对他人的慈爱,把处理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作为尊重他人、关心他人的关键。穆斯林在世时期,对穷苦大众充满同情,并对所有人表现了慈爱的情感;他重视建立伊斯兰民主协商机制,并率先垂范,表现出一代伟人关切民众生存的慈爱之心和仁道情怀,成为后代穆斯林执政者效法的道德典范。显然,伊斯兰思想中所蕴涵的对于人的浩大关怀,把爱民济众这一内在价值观外化于社会政治实践层面,这就是伊斯兰教所拥有的平等互助、团结友爱、怜贫惜弱、和乐盈盈的理想社会理念。

而对于佛教而言,慈悲更是其注重的核心精神,将与下面作专门的,较为全面、详细的论述。

粗浅综观以上世界五大宗教,尽管他们教规教义不同,修持方法迥异,但却有着共同的教义部分——“慈善爱人

 

二、慈善概念的诠释

慈善这一概念,在中国起源甚早,是一个古老的概念,在中国许多典籍中多有记载。然而其原意并不是一种行为,更不是一种事业,而只是形容人的性情慈爱,宽厚。如《北史?崔光传》就有记载说:光宽和慈善,不忤于物,进退沉浮,自得而已。而在此之前,《韩非子?内储》说:王曰,慈惠,行善也。即以慈爱仁爱之心来做善事,直接解释大意为以慈行善。而在许慎的《说文解字》里只注二字:爱也。而在《左传》的疏注里则发挥道慈者爱,出于心,恩被于物也。在这里的解释就较明了:慈,是一种发自内心世界的爱,她的恩惠遍施于万物,对为万物之灵的人尤甚。

在近代中国,如同许多概念是从西方传来的一样。慈善公益这两个概念,是经日本人转译过来的。明治年间日本学者留冈幸助曾著有《慈善问题》一书。把西文philanthropy译为慈善public  welfare译为公益。因此,这种译法始于留冈幸助。当然这与中国古代慈爱行善的概念是截然不同的。

 

三、佛教与慈善的关系

佛教起源于二千五百多年前的印度,其为释迦牟尼佛创建。自汉明帝之际传入中国,慈善二字便与之结下不解之缘。种福田布施”,“结善缘等与慈善有关的名词数不胜数。最常见的说法是大慈大悲,即崇高的、最宽泛的慈爱与悲悯。《大智度论》第二十七品《释初品?大慈大悲义》解释说:大慈与一切众生乐,大悲拔一切众生苦。使一切生命体感到快乐,称为大慈;为远离差别见解,无分别心而起的平等绝对之慈悲,称为大悲:梵语maitryamaitri^,巴利语metti:梵语karun!a,巴利语同。慈爱众生并给与快乐(与乐),称为;同感其苦,怜悯众生,并拔除其苦(拔苦),称为;二者合称为慈悲。《观无量寿经》云:慈悲为万善之基本;《大智度论》卷二十七云:慈悲是佛道之根本。可见,慈悲即为佛教之精髓。这里的解释与中国固有传统中对的解释如恩被于物恻隐怜人不仅毫无冲突,而且显现出相互融合的浓厚意识。

中国的大量慈善事业与佛教慈悲理念是分不开的。特别指出的是,佛教善恶因果业报行善事,得好报的观念引入慈善事业。对于推动更多的人投入到现实的社会慈善事业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从魏晋南北朝到盛唐,随着佛教的广泛传播与弘扬。浮屠寺院遍布大江南北,佛教的慈善事业随之兴盛而起。范围涉及济贫赈灾,施医给药等诸多方面。其中,堪称世界上最早,规模最大的慈善机构—“悲田院,始建于北魏,至唐朝武则天长安年间,在官方支持下,成为全国性的佛教慈善组织,影响深远。到宋朝改称为福田院,名称虽仅一字之差,但性质异样。其包括养老院,孤儿院,养病院;同时兼救灾,济贫,收容难民等。至明清时代,各地许多慈善会,慈善堂多创设于寺院,由僧众管理,有的由信徒张善人”“李善人出面筹资创建,这些无不反映了佛教与慈善事业的密切关系。

中国佛教的慈善事业已是传播教义,践行佛法,引导信徒,树立佛教形象的主要方式。因而,在历史上中国佛教的高僧大德对其无不重视和大力提倡。可见,慈善事业是实践佛教精髓的重要途径。事实上,没有比济人之急更为便捷的方式来让世人认识、了解和信仰佛教。

作为中国五大宗教之一的佛教。两千五百多年来,以慈悲与智慧作为大乘佛教的两大根本精神。将其传播和指导众生寻回最纯净的本性——善良,这也正是大力弘扬与倡导慈善事业的目的。古人云:释氏之教,义本慈悲。与人为善,教人利人,广度众生,已成为佛教的伦理道德准则。佛陀说法四十九年,讲经三百余回。佛陀以大事因缘出现于世,这就是度化众生。其无不劝告众生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的道理。可这也是三岁小孩都会念,却八十老翁做不到的道理。但佛法深似海,博大精深,方便有多门,为众而设,实乃难以说尽。以慈悲度世的精神是大乘佛教的根本精神之一,也是大乘菩萨道修行的基础。无论是从佛法四摄六度的精进修持,还是从慈悲喜舍四无量心的圆融运用;无论从广义而言,还是从大乘教法要义来讲,都是与慈悲理念密不可分的。对于慈善,佛法中有坚实的理论依据,可从其基本教义来分析:

(一)、慈悲观

佛教之所谓慈悲,如姚秦鸠摩罗什译的《大智度论》卷十七的《释初品?大慈大悲义》中:大慈与一切众生乐,大悲拔一切众生苦。大慈以喜乐因缘与众生,大悲以离苦因缘与众生。……大慈者能令众生得亦与乐事;大悲怜愍众生苦亦能令脱苦。由此看出,佛教慈悲观是要尽量助人得到快乐,解脱痛苦,以求普度众生之意。

可慈悲精神如何具体呈现呢?那就是布施。慧远撰的《大乘义章》中:言布施者,以己财事分布与他,名之为布,辍己惠人,名之为施。因其布施缘物从道名布施摄。布施摄中差别有四:一者财施;二者法施;三者无畏施;四者报恩施。菩萨思愿与无贪俱起身口业,舍所施物济惠贫乏名财施;以佛陀真理劝人修善断恶名法施;舍己为人济拔厄难名无畏施;菩萨先曾受他恩惠,今还以其财法无畏酬报与我有关的有情无情均予我有恩名报恩施。用此四种为布施摄,所化之人有贫有恶,若对贫人先行布施济其贫苦,次行爱语授之以法,以明利行劝物起修;若对恶人先行爱语化令舍恶,次行布施随顺资养,以后利行劝令起修。布施是一种充满慈悲心的具体表现;是实践佛陀教法的基础;是传播佛法的保障。上述四种布施摄是佛教的主要慈悲观,后来成为中国重要的传统道德思想理念。

(二)、福田观

佛教所宣扬的福田思想对中国社会的影响至深至远。佛教谈到布施时,常用福田作比喻,含有生长和收获的意思,福田即可生福德之田。凡敬待福田(佛僧、父母、悲苦者),即可收获福德,功德的福报

佛教所说增长功德福报的方法,都是有益于社会大众的公共设施。因此,可以说佛教福田思想实乃发展公益事业的启蒙。

佛教的福田思想的重要理论根据是西晋法立、法矩译的《佛说诸德福田经》。在这部经中,释迦牟尼佛号召广施七法。所谓七法就是,一者兴立佛图,僧房堂阁;二者果园洛池,林木清凉;三者常施医药,疗救众病;四者作监牢船,济渡人民;五者安立桥梁,过渡羸弱;六者近道作井,渴乏得饮;七者造作圊厕,施便利处。

与《佛说诸德福田经》相比,《大智度论》在中国的影响似乎更为广泛深远。《大智度论》把福田分为两种:一、以爱慕敬之佛法僧为对象的敬田;二、以爱怜悯之贫、病者为对象的悲田。另有三福田(悲田,敬田,恩田)、八福田看病福田等多种分类,但都不出悲敬二大福田。在悲、敬二田中,佛教更关注以贫病、孤老为对象的悲田。据《像法决疑经》所述:我于经中处处说布施,欲令出家人修慈悲心,布施贫穷、孤老乃至饿狗,我诸弟子不解我意,专施敬田不施悲田,敬田者即是佛法僧宝,悲田者贫穷、孤老乃至蚁子。此二种田,悲田最胜。这种强调救助悲苦众生的悲田思想,是启发社会福利观念的理论来源之一。

(三)、缘起论

缘起理论是佛教的核心理念。缘起是因果性的普通法则,一切法的存在,都是缘起的。这缘起的一切,广泛的说:大如世界,小如微尘,一花一草,无不是缘起;扼要的说:佛教的缘起论,是以有情的生生不已之存在为中心。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这是缘起的定义。世间万物都不是单一孤立的,而是相互依存,相互关联的,故称万法都是缘起。因为凡是因缘所成的都是假法,假法即是无自性的,无自性才能安立因果缘起。佛陀教导弟子,不但要空我执,并法执亦要空。《金刚经》非说所说分第二十一: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説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在《金刚经》正信希有分第六: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捨,何况非法。在行善事,布施时应以三轮体空来观照。即所布施的物,被布施的人,以及所布施的人,三者比是缘起法,不真实存在的。倡导众生不著诸法相而行布施,方是究竟解脱之道。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慈善公益精神。以缘起法,不著诸相而行布施,功德巍巍。

(四)财法二施等无差别

两千五百多年前,佛陀于菩提下成等正觉;两千五百多年后,佛陀慈悲济世的精神感召着数十亿信众熏修与传承。中国佛教能够经得起两千多年的历史考验,并成为中华文明释儒道三大精神主流之一,其原因众多。诸如佛教文化的精深,中华大地特有的大乘气象以及佛教四众弟子忘我的传教精神等等。然而,时光流转如梭,我们已进入到二十一世纪。佛教作为一种文化的表现因素之一,必有其延续性,继承与创新,对佛教弘法利生事业的重要性和与时俱进的必然性也就不言而喻。佛教的弘法利生事业,其中包括佛教的文化、教育、出版流通、环保、传播信息、慈善事业等。慈善,与中国传统文化美德是相互融合的。而本质上它是一种精神,即是佛教根本精神之一——慈悲。它不但以财施和无畏施去济施贫困,解救危难;更是以法施去净化人们的心灵。

慈善事业是推进社会进步的一种新动力,是社会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二十一世纪,佛教应该肩负着净化人心,环境保护,慈善救济,服务社会,维护世界和平等方面的重要使命。佛教担任着不可推卸的使命,任重而道远。以佛教的因果观、慈悲观、福田观、善恶观等,修积福德,止恶扬善。以慈悲之心广结善缘,广爱众生,从而达到自利利他。有利他,方能自利;有多为他人着想,自己方能培植福德。以观世音菩萨的大慈悲精神,从是非黑暗中超越升华,营造一种奉善、止恶、慈悲、关爱的社会氛围,而达到净化人们心灵的境地。当然发扬佛教慈悲欲令入佛智,先以欲勾牵是非常有必要的,相信佛教在物质慈善方面是竭尽全力,不负众望的。

如汶川大地震,这次空前的大团结。世界各地,全国各行各业、各部门、各团体组织及各人,无不积极捐助,这就是慈悲精神的表现。佛教界也不负使命地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也显现出佛教以慈悲为根本的一种本能。再如全国各地的佛教慈善机构,时刻无不关注着某些地方的贫穷困窘,某些人的生活贫困潦倒……。而后开展慈善活动进行济贫解困,出于人文精神的本怀。开展书画义卖等活动,这就是文化慈善的表现。诸如佛教慈善济贫赈灾,施医给药等事例枚不胜举。可见,古今那种固有佛教慈悲理念和中国固有的传统文化美德,是持续不变,令后人受益的。

 

四、佛教心灵慈善的时代意义

时代需要佛法,社会需要佛法。佛教慈善对当代社会的作用是积极,必需的。而心灵的慈善远比物质的慈善、文化的慈善重要。物质的慈善可以达到扶危济困;文化的慈善可以提高人类的素质;而心灵的慈善可以让人类懂得感恩、尊重、包容、仁爱、善良,甚至可以让人们拥有一个积极的人生观,能够正确地面对人生的起落。

佛教对心灵的净化和关爱也是无微不至的,二十一世纪的佛教应得到重视和推崇。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心是万法之源三界为心,万法为识制心一处,无事不办心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有人把佛法称为心法也是有一定依据的。

(一)继承民族传统精神

纵观今日,我们生活在一个高速发达的社会,人们生活水平日新月异。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由一穷二白到温饱解决;由原来的量变到质变的转换过程;由原来的东亚病夫到现在的世界强国迈进。如二零零八年八月奥运会成功举办,全国上下欢欣鼓舞,让全国的目光汇聚北京。从开幕式了解中国五千年泱泱文化的博大精深;了解中华民族是爱好和平,有着精深文化修养的民族;了解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辉煌成就。开幕式通过高科技手法,惊天地、泣鬼神、气壮山河的一幕幕如幻如画的卷案,将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历史呈现于世人面前。这幅气势磅礴的卷案无不体现中国发展至今的伟大成就。开幕式后我深思着:为何要用笔、墨、纸、印刷等最为古老的文化来作为这次奥运会开幕式的主题文化呢?这是不是文化兴国之举?这是不是向国人倡导要发展现代文明,必须继承古老的文化?这是不是作为有着五千年文明大国的公民,其要体现中国人的文化气息与国民基本的修养?是不是告诉国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是必须要具有国之特色的民族文化与素养?这里是不是要告知大家,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迈步前进,勇往直前,成为世界民族之林,其文化传承和发展是其魄焉?

儒释道是中国文化的精髓,是国人的灵魂。常言道:儒家是治国,道家是养生,佛家是治心。一个国家要兴旺,一个民族要发展,首先国人的心灵要健康。这如同电脑主机,如人的大脑,如机器的机芯。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确立,物质丰富的今天,出现了精神文明极度贫乏和失落的时代。可见,物质生活的优裕并不能解决心灵的贫乏和失衡。当今社会出现人与人之间的扭曲,相互猜疑,相互嫉妒;贫富差距悬殊导致人们心灵极度的不平衡;生活在富裕中,却时常跌落在空虚、孤寂、抑郁的生活情感中等现象时有发生。针对这样一些人类精神文明极度贫乏失落的现象,佛法给予我们现在的社会人生是大有启迪的。

(二)对治社会道德问题

近期三鹿奶粉事件的发生,日本毒大米事件的揭露,黑煤窑事件的屡屡曝光,这都反应出当今社会仁义、诚信、道德意识受其利益趋之若鹜的趋使,从而导致道德滑坡的现象。在救治道德滑坡,建设和谐社会,提倡精神文明建设等诸多问题上,佛教的慈悲观、心灵慈善等能给予有力的对治,因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佛教的慈悲精神是以人文关怀和慈悲济困为宗旨的公益事业。它提倡人道主义、助人为乐、使人人富有同情心。有助于形成人与人之间相互帮助、相互关爱的社会道德风尚。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之无不从此受生,而杀而食者,即杀我父母。弘扬佛教心灵慈善,有助体现以民为本,为民解困的社会责任,体现助人为乐,平等互爱,扶贫济困,热心公益的道德品质和文明风尚。道德倡导、示范和展示,也有利于弘扬与光大佛法的社会价值。

在当今社会,贫富差距悬殊导致人类的心出现不平衡。由于竞争激烈,为了利益,不顾亲情、友情,导致极度的心理变态。出现这种情况,用科学,金钱等手段,却是无法解决的。离开宗教,还有谁能胜任?而宗教之中,佛教又是治心之王。就佛教的唯识宗而言,以百法述人生,把人的起心动念,善恶无记,描绘得淋漓尽致,堪称世界上最为深透的心理学。所谓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心如工画师,能画种种物。以佛教因果观,让大家明因识果要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要知来生果,今生作者是。今生好坏,都是前生作的业,要想来世好报,只有把握当下,精进行善,平时就要以宽容心、平常心、因果心对待众人,而非以嗔恨、嫉妒等不善之心。

(三)消解现代人心理问题

随着时代的变迁,现在的企业家、明星等社会知名人士,在事业、地位、钱财等方面有成者不计其数,但却频频出现其自杀事件。生活在物质富裕中人,其内心却时常跌落在空虚、孤寂、抑郁的生活情感中。在娱乐圈里,饱受抑郁症和焦虑症困扰的明星也不少数。据业内人士估计,在高压力和竞争激烈的娱乐圈里,有情绪问题的艺人数量正处于上升态势,比例竟达近百分之五十之多。这说明仅有物质上的满足是不够的,精神上的困惑,心灵无法超越精神的负担,最终导致自杀。如果用佛法去教化他们,就能引导这种非正常念头与行为,从而令其脱离苦海。面对生命的苦境,我们无法放弃或毁灭它,而是要勇敢地面对它、转变它、提升它,即通过不同的佛法修行方式,消除内心的苦境。佛法对生命的关注和拯救,是建立在对生命本质的了解和觉悟之上的,故能有效地帮助人们化解和消除抑郁、焦虑等心理问题。

(四)面对外在灾难和人生痛苦

人类生活在科技突飞猛进的时代,对于自然灾害发生后的恐惧、哀伤和焦虑是必然的,如遇到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恐惧来源于灾害来袭时的强烈震撼与冲击,它直接威胁安全,伤及生命,身心同时受到创痛;及周边的人在受灾时的恐惧,尖叫和呼喊。顿时变得惊恐、哀号和脆弱,给孩子的惧怕更甚,其安全感因而受到破坏。佛法在此能够起到慰藉心灵和消除恐惧的作用。佛说:世间一切有为法都是因缘和合而生起,因缘所生的诸法,空无自性,随着缘聚而生,缘散而灭。因为世间万法都不是常住不变的,因此说无常,但法性是真实平等的。《大般涅槃经》说: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此时,佛陀教我们要以一颗平常心来对待一切事物。拥有平常心,就能自由地把握人生,摆脱生死和羁绊。

人成就再大,免不了人生八苦,即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及五蕴炽盛苦。病,即是生病。佛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颠沛于残酷的现实之中,有谁能保证不受到病魔的折磨?当人在病床上受病魔缠缚时,当心灵上的痛苦超越身体的痛苦时。此时通过佛法,以减轻病人的痛苦;觉悟内心从而达到内心平和。唯有看破,放下,才能自在;唯有解心牢结,将自我解脱种种的束缚,才能证得内心的自由。以此放下,解脱,心无挂碍,无有恐怖,远离颠倒妄想,而达慈悲,平等,自由自在的状态。

(五)佛法引导家庭的和谐与美满

我们生活在这个物欲横流,科技猛飞的时代,生活如此的优裕。但在这个社会,家庭观念的转变,生活观念的转变,婚姻结构的混乱如雾里看花。夫妻两的种种矛盾造成相互的不信任,愤恨厌离,反目相仇,最终以离婚收场。有关报道说,中国离婚率的不断增高。据中国民政部20075月发布的《2007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报告》中,显示了全国2007年办理离婚手续的有209.8万对,比上年增加18.5万对,增长9.7%。家庭的巩固与美满,是塑造美满,和谐社会的主要因素。幸福与美满的家庭,必定要有真诚与关怀;有感恩与喜悦;有自信与慈悲,婚姻中的一切才能取得平衡与和谐。夫妻间固然有矛盾,但如佛说应屏相教诫,必须和颜悦色,在适当的因缘场面给予纠正。佛教讲因缘,我们明白前世今生的缘分,更要珍惜当下之姻缘;佛教讲包容,有多大的心量就能担当多大的事业,对于家庭亦当如此。古云:有容乃大心包太虚,量周沙界”,真正的爱像虚空一样,能包容现象界的一切。

(六)结语

无漏的大智大慧与大慈大悲,才是佛教的宗旨所在,也是人类本真的精神所在。

最大慈善是唤醒众生的心灵,心灵的慈善是根本的慈善。它如同闪烁人生至真至纯的情感,可以超越生活的沉重苦难和人生的孤寂境遇。以仁爱音符慰藉渴望慈善的心灵,以慈悲之爱净化人类心灵的污垢。

无可厚非,物质慈善、文化慈善和心灵慈善同等重要。无论从教义基础与价值来分析慈善;还是从慈悲精神来体现慈善;以及从物质、文化、心灵来诠释慈善,佛教慈善在当代社会的作用是重要的,必需的。那么要想发挥其更大的功能,就得使佛法的甘露洒满人间,使社会众生真正得到甘露法味。从目前社会的佛教慈善状况来看,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进一步提高对其认识与完善。

中华民族素有积德行善、扶危济困、乐善好施、济世为怀的传统美德。儒家讲仁者爱人,佛教讲慈悲为怀。可见,中华民族有着深厚的慈善道德积淀。但我国当前,大家对于慈善事业在思想观念认识上不到位,很多人心里缺乏慈善公益的概念。总体而言,我国的慈善公益事业尚未形成一个长效的运转机制。通常情况下,总是某个地域发生了自然灾害,或者某个特殊的家庭遭到突如其来的重大变故,我们才会发动人们捐款捐物。在当今社会贫富差距悬殊,具有十三亿人口的中国,急需大力弘扬社会慈善。佛教慈善是社会慈善的重要组成部分,更要进一步发挥社会慈善的作用,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因此,要大力发展佛教慈善事业,增强慈善事业发挥社会功能的实力。

大力宣传佛教利人济世的理念,培育慈善价值观。发展慈善事业,需要思想先导。慈善事业是一项崇高的事业,慈善体现的是佛教慈悲的精神。慈善事业维系人心向善从美的力量,是时代发展的需要,是社会繁荣、文明和进步的标志,是佛教济世的重要途径。佛教要担任起新时代人类的心灵净化器,将佛法智慧和甘露法味灌溉于人类,融会贯通佛法的慈悲理念,不断提高全社会对慈善的认识和了解,引导大家的慈善行为。从而提高广大信众的慈善观念,增强信众慈善意识,营造信众都来关心、参与的社会氛围,这也是佛教慈善事业健康发展的基础。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中国古代提倡积善余庆,积恶余殃的观念。倡导养浩然之气,为大法而生的精神。我想,通过大力宣传佛教慈悲精神,培育社会大众的慈悲价值观,增强公民慈善意识;提高慈善管理思想和理念,完善慈善组织制度;提高精神文明建设水平,弘扬佛教爱他利他精神。相信佛教必然会赢得新时代的亲睐,在世界文明中能够起到更大的作用的。毋庸置疑:这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投入;这需要慈悲观和大愿力;这需要为大法而生的精神。以佛法践行慈善,以佛法滋润众生心田。佛教慈善对当代社会起到的作用是无法估量的,佛教应当在中国当代社会慈善充当先锋的角色,这也是所有佛教信众应当肩负的重任!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17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