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社会关怀 > 参政议政 > 正文

吴欢:要尽快弥补中国人的信仰缺失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8-20)

中国人要建立自己的精神家园,找到中国人自己的信仰和文化根基,重建中国的文化形象。 对…

 

    中国人要建立自己的精神家园,找到中国人自己的信仰和文化根基,重建中国的文化形象。

    对于出生于被誉为“现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文化家族之一”的吴氏家族的吴欢来说,对于目前中国人信仰缺失所带来的道德危机,对于“用祖先的文化来包装自己,实际没有文化”的现状,有着很深的忧虑,在他看来,唯有对全国人民进行“信仰”的教育,方是解决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出现问题的根本。

   

“教育是给生命的礼物”

  《公益时报》:吴先生有信仰吗?

  吴欢:不明确,至少是没焦点,恍惚。在这个问题上指责别人,会不好意思。而反省自己则心安理得。我妈妈在世时就批评我没礼貌,粗俗、爱骂人,不严肃。我至今觉得我妈说得对。我要好好改,但我那些坏毛病都是“童子功”。改起来很难的呀!总之,我这个文化子弟都没文化了。

  现在中国缺少文化和道德标准,有些人唯利是图的心太重。是非概念也混淆不清。无论是民间的勾心斗角,商界的尔虞我诈,官场的嫉贤妒能,这些都是问题,在意识形态里有大量的隐患,就是因为没信仰才产生的。

  我最近看了一篇报道,《教育是给生命的礼物》。江苏北部的三个年轻人因为行窃被发现,将德国人普方一家四口都杀了。普方母亲赶到中国后,却写信给法院表示德国没有死刑,不希望判三个年轻人死刑,因为他们的死不能改变现实。

  紧接着,在南京居住的一些德国人及其他外国侨民设立了纪念普方一家的基金,用募集到的钱为那三个年轻人家乡贫困家庭的孩子们支付学费,希望他们能完成中国法律规定的9年制义务教育,为他们走上“自主而充实”的人生道路创造机会。因为庭审中的一个细节给他们触动很深:那三个来自苏北农村的年轻人都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实际上也是说中国人没教育,没教养!

  这等于是善意地抽中国人的嘴巴呀,太丢人了。所以我们要重视教育,尤其是重视对信仰的教育。没有信仰教育是绝对不行的。当年提出的学雷锋,实际上是不敢问责“五四”运动除进步作用以外的负面作用。一个雷锋显然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况且把所有优点集中在一个具体的人身上,把他变成神进行宣传是不科学的。会让活人选择“敬鬼神而远之”。宣传教育的重点在于从理念上规定出人的价值取向。

  我们不能得意于今天的经济成就,文化教育上不去,照样不是太平盛世。

  《公益时报》:中国人需要什么样的信仰?是需要从中国五千年的文明中寻找吗?

  吴欢:在这次全国政协委员的小组讨论上,委员们在探讨“中国人信仰”问题的时候也谈到,到底中国需要什么样的信仰?是儒教?道教?佛教?还是儒释道三教合一?其实,在中国历史上都曾经试验过:纯粹的佛教行不通,纯粹的儒教也有问题,纯粹的道教也不完整。

  我们在经济上借鉴了西方的经济模式。但是如何将中西方文明结合,将中国传统的文化和现代文明相结合,建立自己的最权威、最先进的信仰教育,是当务之急。

  我认为,中国的社会科学院和大学的各个研究所应该承担起责任,在共产党直接的领导下,投一大笔钱,请学者们下大力气,去研究我们祖先留下来的今天仍然是精华的部分,如道德经、弟子规等等。并给予甄别,鉴定,排除糟粕,取出精华,返回民间去进行一场大讨论,征求老百姓的意见。然后规定下来,看看我们中国人到底是需要什么?中国人的信仰对我们今天党的执政是辅助。只有这样,我们这个国家才有希望。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信仰教育,涉及兴亡。

  要把信仰作为一种行为科学去研究。要借鉴马克思主义精华,与中国“儒释道”传统文化精华相结合,并结合西方的现代文明,才是有中国特色的信仰。然后对国民从幼年开始进行普及推广这种信仰,完成我们的信仰教育。不能再去培育那些没文化的,等而下之的“童子功”。

  没有信仰,是要命的事情

  《公益时报》:吴先生您在《关于征收“文化税”的提案》中指出:“自上世纪初,胡适提出全盘西化到后来的文革,一次又一次对中国文化进行扫荡”。并认为您自己“作为文化人子弟,从小先学会没文化,再补学文化。你认为这种“文化扫荡”给中国带来的直接影响是什么?

  吴欢:是的,我从小先学会骂人,后学会文化。齐白石有幅画的题目叫“人骂我,我也骂人”。我的情况跟白石老人类似。五、六十年代岂止骂人,打人都是家常便饭,像我们这代人能学好吗?我以为这个情况源于“五四”运动,砸烂孔家店和全盘西化。直接导致了现在中国人最大的一个问题:信仰缺失。任何一个国家都应该有自己的信仰。信仰是一件好事情,是人们不可或缺的精神寄托,是对执政的辅助与弥补。

  我们国家过去提倡共产主义、马列主义教育,马列主义就是中国人的信仰。但文革以来,信仰被“自己人”颠覆:从1957年“反右”,到1966年的历次政治运动,造成了今天中国的信仰缺失,一旦中国人没有信仰,思想上就没有根了,精神在四处流浪,灵魂不知所去,不知所归。这是要命的事情。

  《公益时报》:信仰缺失在中国导致了什么结果?是否如你在提案中所说的:威胁着中国后续发展的民生,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的生态环境吗?

  吴欢:有可能比我提案中所说的后果还严重。现在中国出现道德品质沦丧,一切与金钱挂钩的情况,这都和缺失信仰有极大的关系。信仰的缺失导致各个阶层全面的不像话。今天我们在国外建那么多的孔子学院,那在中国呢?怎么和国人交代?用孔子去征服外国人,首先要征服中国人,这两个方面要等量齐观。要对过去一百年来从“五四”运动开始的一系列政治运动进行冷静地再认识。把不该砸烂的部分恢复起来。

  中国以经济为导向,没错,但对金钱的彻底信仰,就是对道德的彻底的沦丧,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前提是道。我们要尽快地弥补中国人的信仰缺失,不能再等了。当然,此乃一家之言,未必公允,也求教于四方贤达,衮衮诸公。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